國際書展搶先場
目前位置: > > >
最後一次呼吸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黑暗童話改編名家傑克遜.皮爾斯,再次出手! 甜美的《小美人魚》加上《控制》的驚險懸疑, 意想不到的刺激情節連《美麗魔物》的作者都嚇一跳! 她是海洋女孩,把他拉到大海最深處,一點都不難。 她俯身親了男孩,男孩吐出最後一口珍貴的氧氣,氧氣漂到水面上。 他死了。 可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那些戲水的男孩不知道艾蘿兒在海中看著他們。 究竟誰才是她命中註定的那個男孩? 也許他會第一眼就愛上她,也許不會, 但無論如何,她都必須毫不留情地殺害他。 她隱約記得自己曾經是個人類女孩, 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誰,過去又是誰。 她現在與其他姊妹住在深海中,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 水中女神、人魚……這些名稱對她來說太過夢幻, 她知道自己正和其他女孩一樣,逐漸變成毫無靈魂的怪物。 姊妹們告訴她,只有一個方法能找回過去的記憶: 她必須讓人類男孩愛上她,並奪走他寶貴的生命…… 【媒體好評】 「充滿黑暗力量,如刀般銳利,傑克遜.皮爾斯的聲音宛如斧頭般砍下。」 ——卡蜜.嘉西亞及瑪格麗特.史托爾(紐約時報暢銷書《美麗魔物》作者) 「在這個刺激性十足的故事中有強烈的姊妹羈絆、致人於死的野狼、以及充滿危險的愛情,給予童話故事現代新解。」 ——梅麗莎.瑪爾(紐約時報暢銷書《邪惡可人》作者) 「皮爾斯所描繪的海浪下的世界,以及兩個女孩為了搶奪同一個男孩的愛而產生的戲劇張力,既甜美又令人恐懼。」 ——《校園圖書館期刊》 「一個像海洋一樣黑暗、深沉、強烈的故事。」 ——《科克斯書評》 「縈繞人心的故事。」 ——《出版人周刊》 「這個寫功高超且動作性十足的冒險旅程緊抓讀者不放。」 ——《重點書評》 「追求驚悚的讀者肯定能獲得滿足。」 ——《VOYA雜誌》 「皮爾斯用出人意表的轉折和緊湊的節奏,把大家熟知的《小美人魚》轉變成充滿懸疑氣氛的故事,強烈吸引著喜歡看奇幻愛情與謀殺情節的讀者……喜歡史蒂芬妮.梅爾(《暮光之城》作者)、唐娜.喬.拿坡里(《糖果屋的秘密》作者)、夏儂.海爾(《珍愛夢公園》作者)的讀者一定會喜愛《最後一次呼吸》的刺激、浪漫、超自然元素以及童話故事色彩。」 ——《書單雜誌》 「皮爾斯寫出了青少女間充滿火花的對話,在這本書中她更展現了高超的描寫技巧,表現了兩個時而自私、時而樂意給予、纖弱卻又堅定的女孩,能引起讀者的高度共鳴。」 ——《書評雜誌》 「這本書超越了所有我讀過的《小美人魚》改編作品,當我讀到三分之二的地方時,我根本停不下來,而且我實在為這些角色感到心痛……這本小說的寫法相當獨特,故事是由三個女孩的獨白寫成,但實際上她們只有兩個人,而且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這是美人魚傳說的嶄新嘗試,不管你怎麼解讀我剛剛說的話,我保證實際上絕對比你想像的還複雜。」 ——亞馬遜讀者L.K.Hill五顆星推薦

內文試閱

  水面上有光。   這些光和太陽如此不同,無法深入海的深處。只有探出水面,才能見到。她在腦中不斷思索這個想法,用盡全力想像著光,但是最後還是不得不開口,再一次請姊姊幫忙。   「那嘉年華呢?遊樂設施上會有光嗎?遊樂設施是什麼?」她問年紀最長的姊姊,姊姊只是別過頭去,她已經很少開口說話。艾蘿兒嘆口氣,找另一個年紀較小的姊姊,她最近才到過水面。「告訴我嘛,萊?」   「光,到處都是光。我猜遊樂設施上也有。不知道現在遊樂設施都叫什麼了。」提到光似乎讓萊有些惱火。「還有噪音,真的,艾蘿兒,沒有什麼好興奮的,一切都和妳的回憶不一樣了。」   ※   她們總是這麼說——和她的回憶不同了。因為,她上次看見人類的世界時,她還是個人。   她曾在陸地上漫步,坐在陽光下,有時甚至到遙遠的內陸,到看不見海洋的地方。這些事她快要記不住了,感覺就像夢境,她和新姊妹一起在海底開展新生活時,過去的回憶日漸模糊。   這些女孩不是她的親姊姊,但有時候她逼自己相信她們是。她們穿梭在大海,一同開懷大笑,某種電流在海洋中連結大家的心,她們在海底太久了,已經忘記人類的世界……那時,她們就是她的親姊姊,就是她的親人,這裡就是她真正的家。   她最先忘記的是最深刻的回憶,接著是一些回憶的片段,然後是一些有關她的小細節,但即使她已經忘記過去的生活,但還是有一個想法、一段回憶從未離開她的心:她曾經是個快樂的女孩,比現在在海裡快樂。這個微小的念頭讓艾蘿兒無法毫無保留的接受浪潮下的生活。至少,她必須回頭看看人類的世界。   每一年三個月一次的深潮來臨時,姊妹們會一起到水面,有些是為了記得過去的生活,但大多是為了想起她們為什麼忘記。為什麼海洋要一點一滴奪去她們舊生活的回憶,猶如海水對海岸的侵蝕。為什麼大海奪走了她們的靈魂,將她們從人類變成……現在的樣子。   水面有光。我只需要看看光,就永遠不會忘記它們的模樣。艾蘿兒如此告訴自己。她還是覺得記得過去、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比較好。姊姊們多半早已決定:遺忘比較輕鬆。   「準備好了嗎?」年紀最大的姊姊問道。她的聲音宛如銀鈴般悅耳。每個姊姊從從聲音到掌心都美麗動人。她們每一天都越來越美,直到有一天隨著低潮漂浮遠去,或甚至捲入暴風雨中,永遠不再出現。根據故事的說法,她們會成為天使。姊姊大多相信天使的故事,年紀較大的姊姊游到水面時,俊美的男子與美麗的女子會來歡迎她們到天上去。艾蘿兒心裡抱持懷疑,大多數和她同齡的女孩也是,但隨著她們長大,疑慮逐漸淡去,最後深信不移。她猜想這個姊姊還剩下多少日子、多少個月、多少波浪潮。   「時候到了?」艾蘿兒問道。   「只要妳覺得海浪進來,就是時候了。任何一刻都可以……」   姊姊停下來,等著大海最微小的改變,在她身上的改變。艾蘿兒初來乍到時並沒有注意到這種改變,她懷疑只有水中生物才會知道。艾蘿兒發現海水一天比一天不可思議,發現住在海中的生活越來越完美、越來越美妙……   可是,她還是想記得。   海洋變了。姊妹們整齊劃一的像同一隻生物一樣往上升。她跟隨著她們,大姊姊就在她後面,艾蘿兒等著她們呼喚她回來。她剛來時,有好幾週的時間一直想衝出水面,姊妹會把她抓到海底。但是不,現在時候到了。她的新生活已經過了好幾個月,姊姊們可以信任她,讓她一窺自己舊生活。水的重量越來越輕,直到……   艾蘿兒喘著氣,乾燥的空氣充滿她的肺。她很痛,但她笑開了,強迫自己在風中張開眼睛。是風——她還記得風。她站在小屋附近的田野中,家人就站在她後面。她剛到海裡時,會從海底挑出最漂亮的貝殼,讓海浪送走貝殼,希望家人能找到,她想像家人發現貝殼,知道是艾蘿兒送給他們的,知道艾蘿兒還活著……但是現在,艾蘿兒已經不記得家人的臉。她甚至不記得自己有幾個家人。   光,我想要看見光。她意志堅決,或許光能讓她想起家人。她仰望滿天星斗、皎潔明月,最後看見海岸。沙灘上閃出兩道明亮的光線,緩慢的移動,前後搖擺著。   那是人的手——那兩道光是兩個肩並肩走路的人手上拿著手電筒的光。我以前也能夠走路。她心想。但她又忍不住想到,比起在水裡悠游,走路的樣子多笨拙。她靜靜地稍微往前游,想看得更清楚。   男孩和女孩正在談天說笑,海浪聲中聽不清楚他們在聊什麼。碼頭後方的嘉年華會燈光色彩斑斕,粉色、紅色、綠色、黃色的光線在他們的臉上跳躍——但比較起來,他們兩人更耀眼。他們看起來好溫暖,閃閃發光,看起來好開心。   「妳想試試看嗎?」姊姊問她。   「他?」艾蘿兒回應,「我要怎麼接近他?」兩人經過幾棟屋舍前面,然後是一棟門廊有光的白色建築物,映照出兩人完美的側影。   「妳可以唱歌給他聽,有時候很有用。他們覺得我們很美,妳也可以利用這點。」   「但他身邊有個她,他已經戀愛了。」   「說不定妳可以破壞他們。」另一個姊姊建議道。   「妳們不去嗎?」艾蘿兒轉頭看著她們。為什麼她們沒有爭奪這個男孩的靈魂。她們比她更年長,比她更美麗,更有經驗。讓他愛上妳、親吻他、淹死他。奪走他的靈魂,妳就能變回人類——這是她第一天到海裡時,姊姊告訴她逃離海洋的方法。可是,只要她想,她們卻願意讓她擁有這個男孩。   「去吧,艾蘿兒。」萊說。   艾蘿兒吞了一口口水。她愛姊姊,但是她知道,她們都知道,她們原本不屬於海洋。她想要完全想起過去的生活,回到過去的生活,在她變老、變美、完全忘記人性之前。她要對那個男孩做的事情對他來說太不公平了,可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也不公平呀。這樣一切都對了,不是嗎?   她不記得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不記得自己是如何成為海洋女孩的。這是她最深刻的記憶,因此也是最先遺忘的。艾蘿兒只記得,她和一名男子站在海邊,她已經不記得他的臉。她全身疼痛,胸口上有一個鋸齒狀的傷痕。男子把她帶到海裡,告訴她其他女孩會找到她。後來她到海裡時,萊說那個人是天使。   艾蘿兒對這點也半信半疑。   她摸著胸口上快要完全消失的傷疤。腦中有個聲音要她停下來,要她回頭,但她置之不理,越游越靠近浪花與沙灘交界處。   唱吧,另一個聲音說,一個渴望重新成為人類的聲音,是過去那個她的聲音。   姊姊總是在唱歌,她們的歌聲融合在一起,讓海洋飄揚著音樂。艾蘿兒張開嘴,唱出旋律。   男孩率先停下腳步,女孩也跟著停下來。他們往海面上看。他們看見她了嗎?這個想法令人興奮又危險。她唱得更大聲,聽見後面的姊姊加入她,小小聲的,帶領她唱著歌。   男孩彎腰,將手電筒放在沙灘上,指著海面和女孩說話。他向艾蘿兒揮手,兩隻手高舉過頭。他看見她了。他看見我了,他要來找我了——太棒了。他猶豫地踏入水中。來吧,來更深的海裡,來吧……   女孩大喊、尖叫,試著把男孩拉回來。但他仍往前走一步,又一步,再一步。歌聲越來越響亮,艾蘿兒在月光中伸出手。他的臉蛋英俊,深邃的輪廓宛如雕像。身上的衣服浸濕了,黏在他的身上,他向艾蘿兒伸出手。   艾蘿兒拉著他的手。別害怕。當他碰觸到她時,更多過去的回憶浮現了。被爸爸抱在懷裡,爸爸身上古龍水的味道。烘焙的香味,火光跳躍的光影。她用力吞一口口水,用盡全力緊抓住任何一段回憶,然後看向男子的雙眼。   「哈囉。」男孩說。他的聲音恍惚,眼睛狂眨。艾蘿兒停止歌唱,姊妹們的歌聲變得更大聲。   「你愛我嗎?」艾蘿兒低語。   男孩瞬間有些訝異。姊姊們的歌聲更嘹亮了,他無法抗拒。「我……」他回頭看著岸上的女孩。「我愛她。那個站在教堂邊的女孩,我愛她。」   艾蘿兒的臉僵了,她握著男孩的手抓得更緊。「不,不。你愛我。」   海又變了。姊姊們的歌聲停了下來,開始低語。她們已經受不了空氣和她們皮膚的接觸,想要回到海裡——她們想離開了。艾蘿兒咬著嘴唇,手指在男孩袖子上游移。曬衣繩上的衣服,摺好的衣物,毛巾擦拭過肌膚的感覺,她的腦海浮現更多的回憶,更難緊緊抓住。回憶原本像小小魚兒游出她的心,現在又衝回原本躲藏的深處。她已經遺忘那些回憶了。   下一個深潮來臨時,我會把一切忘得一乾二淨。就像姊姊一樣,艾蘿兒心想,轉頭看著姊姊。所以她們不想要那個男孩。她們不在乎自己的靈魂。一年三個月之後,我也會不在乎。   現在。現在就得行動。要勇敢。我一定要成功。   她把男孩拉得更近,男孩的呼吸溫暖她的肌膚。「愛我。」   「我……」   沒有時間了。或許他已經愛上她了,或許這樣就夠了,或許——海又變了。年紀較大的姊姊們潛入水中。艾蘿兒吸一口氣,抓住男孩衣服的兩邊,將她的唇貼上他的,痛苦、絕望,宛如渴求般地吻了他。   然後,她把男孩拉入水中。   他一開始幾乎不做任何掙扎,她們的歌聲讓他出神,滿腦困惑。而且她在水裡比他有力氣多了。她輕輕鬆鬆地把他拉進深深的海裡,一直到海底,輕鬆到艾蘿兒有一瞬間忘記自己對男孩做了什麼事。他的眼睛睜大,開始掙扎著要呼吸,想要掙脫她。就是現在,我成功了。我的靈魂,我要回去了——   他翻白眼。艾蘿兒知道姊妹就在旁邊看著,等待著。她傾身再親了男孩一次,最後一絲珍貴的氧氣從男孩嘴裡吐出,漂浮到水面上。   然後,他死了。   可是一切都沒有改變。   艾蘿兒盯著自己的手、腳,等著蒼白的藍色肌膚變回粉膚色。等待浮出水面的衝動,快樂地大口吸氣,游到岸邊在沙灘上奔跑。   但是,一切都沒有改變。   「每個女孩都得要自己試試看。」萊游近她,溫柔地說道。男孩的身體躺在海底,像一株海草。艾蘿兒彎腰,把自己的臉藏起來。「我們都試過了,但是沒有用。妳不可能那麼快就讓他愛上你。」   「我根本不相信這種說法是真的,說妳可以拿回妳的靈魂,」另外一個姊姊說,「那只是童話故事而已。噢,艾蘿兒,別哭。妳還有我們啊。妳現在不需要他們的世界了。妳不需要再擔心妳的回憶了。只要在這邊開心地生活就好。然後有一天,天使會回來找妳。一切都會很美好的,艾蘿兒,會很完美的。」   艾蘿兒轉身,撲到姊姊的懷裡哭泣,為了她的靈魂、為了男孩、為了回憶而哭。姊姊梳起她的頭髮,緊緊抱著她。她們把男孩的屍體推開,不讓艾蘿兒看見。她們唱著歌,開始玩起遊戲,轉移她的注意力。   當那一晚結束,姊妹們都去睡覺時。艾蘿兒在浪潮下盯著太陽,盯著藍色的細細光線穿過水面,一直照到她所在的地方。   她的靈魂永遠消失了。男孩死了,女孩孤單地留在岸上。換來了什麼呢?什麼都沒有。除了一個童話故事和些許在陸地生活的殘存回憶。放手吧,全部放手吧。   她開始允許自己遺忘。   ※   第一章   希莉亞   ※   姊姊喜歡這個地方。   空氣中有沙子、香菸、棉花糖的味道,也有防曬乳和鹽巴的味道。氣味在整個夏季逐漸積累,現在到了觀光旺季的最高潮,味道濃到好像只要揮舞空瓶子,瓶子裡就會裝滿香水。   我們穿過滾球遊戲的小店,來到遊樂園的主支架下,燈光四射,聲音喧鬧,還有一大群嚴重曬傷的人。我的姊姊對著彼此咯咯笑,她們兩個步調一致地走在我前方。我們是三胞胎,但她們兩個是同卵雙胞胎,有著高高的眉毛和漂亮的嘴唇,是一對完美的組合。對大多數人來說,我們三個長得很像,但對我們彼此而言,我的五官有點不一樣。差了她們一點,有點像是安和珍壞掉的複製品。   「去玩雲霄飛車吧,」安轉頭看著我,把她的頭髮撥到肩膀後,「遊戲區壞了。」   遊戲區看起來一點都沒問題,燈光和警告燈閃爍不停,小孩擠在大人的腿間,但她說的「壞了」不是指真的壞掉了。她的意思是,那裡沒有男生。   我們往雲霄飛車前進,每次車子在軌道上呼嘯而過時,這台巨大的木製怪獸就會嘎嘎作響,稍微搖晃。車子在最高點停了下來,乘客指著前方,第一個山丘緊密地靠著破爛的碼頭階梯,遊客可以看到海洋的絕佳景致。乘客專心地看著令人驚艷的海浪,沒有想到車子會突然往下墜。他們放聲尖叫。   姊姊不用說出口我就知道她們會選誰了。有一群男生靠在排隊的欄杆旁,可能是剛上大學的男大生,他們的肌膚是古銅色的,穿著刷舊的新T恤。珍先上前,不經意地蹭到他們,剛好讓他們碰觸到手臂的肌膚。她微微笑,道了歉,看著安,以其他人不會注意到的幅度稍微歪了一下頭。就是他了。   「嗨。」安微笑說道,她悄悄靠近欄杆,傾身說:「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拉雷。」目標男孩回以微笑,「妳們呢?」   「我們住這裡。」安答道,「我們是米爾頓的學生,一間寄宿學校,你們進來的時候有經過。」   「天主教學校的女學生?」目標男孩的朋友打趣,裝出性感的聲音,其他人也笑了。不過目標男孩看看安,接著看著珍,目光甚至短暫地停留在我身上。   「我們不是天主教學校的女學生,只是一般學生。」珍的語氣讓男孩知道該閉嘴,但又讓他們覺得很誘人。

作者資料

傑克遜.皮爾斯(Jackson Pearce)

畢業於喬治亞大學,主修英文,副修哲學。她一直是個作家,但也曾擔任過其他工作,例如訃聞寫手、摩托車酒吧服務生、櫃檯接待人員。她曾為馬戲團試鏡,但沒有獲選。她著有多本小說,作品包括《純淨》、《如你所願》、《甜蜜糖果屋》、《獵狼小紅帽》、《最後一次呼吸》、《冰雪魔咒》……等。她和一隻迷糊的小狗和有點鬥雞眼的貓住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 皮爾斯的個人網站:www.jacksonpearce.com

基本資料

作者:傑克遜.皮爾斯(Jackson Pearce) 譯者:陳維真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4-12-16 ISBN:9789571057958 城邦書號:SPB250362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