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傳聞中的女人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馬可孛羅社方展,3本74折

內容簡介

囊刮日本文壇直木賞等各大文學獎項,最善於觀察世相百態,極盡刻劃人性能事之鬼才作者——奧田英朗,用最輕盈的筆調,寫出最腹黑的人性,糾葛著愛、悲哀與慾望的最新長篇力作! 如果你看過溫馨的《家日和》和爆笑的《一郎二郎》,那就更不能錯過如擁有變色龍功力般的奧田英朗,以另一種嘲諷筆調所寫出的這本「黑小說」! 「絕對是那個女人幹的!」 在這個城市的一隅,每晚每晚都有關於她的闇黑傳聞 三個男人的命案,所有線索都指向她—— 酒精、安眠藥、溺斃 究竟,兇手真的是她嗎? 她出現在中古車行、麻將店、料理教室、柏青哥店、高級俱樂部 她周旋在營造公司小開、不動產社長、寺廟住持、地方縣議員之間 她有著豐厚的雙唇、豐滿的肉體,是男人一看就喜歡的性感女人 可是,每一個與她扯上關係的男人都沒有好下場 接二連三的命案,讓這個女人成了令人又愛又怕的黑寡婦 「那個人啊,只有在男人面前才會散發費洛蒙,吸引對方注意,她就是這種型的女生。拋媚眼的功夫是一流的。……短大時有個年輕的帥哥講師,聽說和糸井發生過關係……」 「糸井啊,直到半年前都還是營造公司小老闆的情婦喔。可是那個小老闆喝醉酒,在旅館浴池溺死了。然後,第一發現者是糸井……」 「那個叫糸井的女人,只要相中了哪個男人,就會想辦法接近對方勾引人家,等到發生男女關係之後,就把對方當成金主,等能撈的錢都撈光了,再拋棄對方。她就是這種女人。」 每天晚上都跑到中古車行去客訴的奧客三人組 在麻將店打牌到天亮的上班族 在柏青哥店打小鋼珠消磨時間的失業女性 跑去向寺廟住持抱怨捐款太多的檀家們—— 出現在這些過著既無聊又平凡日子的他們眼前的謎樣女子,就是糸井美幸。 「她的弟弟好像是混黑道的」 「她會設計仙人跳」 「她勾引男人的手段簡直就是專家級的」 「她是個可怕得教人難以置信的魔性之女啊」 「喜愛男色是她的天性吧」 關於糸井美幸的各種傳聞滿天飛 她是男人眼中性感肉慾的象徵 也是女人心中讚嘆佩服的對象 她的出現為平靜的小鎮掀起了波瀾,也一一揭開了人性中不堪的一面 可是,真正的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在她背後,藏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到頭來,傳聞終究結束在傳聞中…… 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正義之士 也沒有誰是真正清白無辜的 在這本書中 奧田英朗將一一揪出藏在每個人心中的黑暗小惡魔

目錄

中古車行的女人 麻將館的女人 烹飪教室的女人 公寓裡的女人 打小鋼珠的女人 柳瀨的女人 穿和服的女人 檀家的女人 暗中調查的女人 晴空塔的女人

內文試閱

  公司裡有人買了輛中古車,隔天發電系統就壞了,於是一群同事決定去中古車行客訴。   成員共有三人。二十六歲的當事人田口、身為主任的二十八歲後藤,以及二十二歲的雄一。   提議的人是後藤。一開始是田口憤憤不平地抱怨自己貸款七十五萬買的日產Skyline,晚上開著開著大燈就熄了。後藤聽了馬上起鬨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客訴啊」。   「北島也一起來。」在後藤的命令下,雄一立刻回答:「是,知道了」。平常在公司裡都跟著這兩位前輩行動,這次也順利成章地跟了去。雄一正值不跟誰混在一起就會覺得不安的年紀。   北島雄一今年剛出社會,在首都圈外一家經營工業用機械的小公司任職。考上被烙上三流烙印的私立大學經濟學系後,因為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便把時間都花在打工和打麻將上,就這樣過了四年。雖然想找個好工作,但會來這種大學招募畢業生的,只有國道旁賣便宜貨的量販店業者而已。雄一只好自己看徵人廣告找工作,接受面試,最後沒經過任何考核就進了這家只有十名員工的小公司。   儘管這裡薪水低,員工福利幾乎等於沒有,但總比穿上祭典時那種短外衣在量販店的店頭吆喝好多了,一想到這個,雄一就決定來這裡就職。   大學裡的指導教授大概對學生們的將來毫不關心,什麼建議都沒給。至於父母,只要兒子能當上正職員工就放心了。這都是拜報紙和電視永遠對景氣悲觀的報導所賜。   準時下了班,三人移師附近的咖啡廳商議。發言的幾乎都是後藤。田口的個性原本就比較溫馴,即使車子壞了,抱持的還是只要店家負責修好就算了的態度,然而後藤卻不認同。   「你在說什麼啊!修理是他們應該做的好嗎?既然敢賣給客人維修不良的車,受點教訓也是理所當然的。你這傢伙,當什麼老好人!」   後藤嘴裡淨說些搧風點火的話,一臉看不慣後輩軟弱的樣子。   後藤天生就是個貪婪的男人,對中飽私囊不遺餘力,作一次假帳就是盜用好幾千圓公款。除此之外,和廠商勾結收取回扣對他來說根本就像是家常便飯。只要一得到什麼好處,就會瞇起一雙狐狸似的眼睛嘻嘻竊笑。據說他家每次要訂新的報紙時,都會讓各家推銷員像競標一樣到家裡來,然後從中揀選贈品最好的一家訂閱。總而言之,他就是個貪小便宜的男人,也是個吝嗇鬼,雄一他們一次也沒吃過他請的東西。   「好!來擬定作戰計畫吧。我負責客訴,田口只要在一旁低下頭,盡量擺出受到打擊一蹶不振的樣子就行了。」   後藤一邊在MILDSEVEN上點火一邊說。   「喔、好的。」   田口點頭稱是。他明明是個身高一百八,體重一百多公斤的彪形大漢,個性卻像隻鴿子,落差很大。聽說送車子去修理時,還對車行的人低頭說:「那就麻煩您了」呢。這件事也被後藤唸了一頓。   「北島你就盡量裝出凶狠的眼神嚇唬對方。坐在椅子上的時候就雙手抱胸,把腿伸長,演出不爽的感覺……」   後藤邊說邊自己示範表演。「我知道了。」雄一畢恭畢敬地回答,內心卻懷疑娃娃臉的自己到底能演出幾分效果。   「然後呢?田口你想要什麼?」   「呃、我沒……」   「這怎麼行,得好好提出要求啊。對方頂多只想用一罐車臘打發我們,我可不接受這種事。」   「可是,應該很難殺價呢。」   雄一在一旁插口。在公司,年紀最輕的雄一為了跟上話題,總是裝得一副見多識廣的樣子。   「為什麼?」   「因為貸款已經辦好了,如果再殺價,對方就得支付現金了吧?這筆錢在他們的帳面上會變成支出,那是很麻煩的事,我不認為車行的人會願意這麼做。」   「這樣啊……那只能要東西了。目標至少也要四個新輪胎,最好還可以要到鋁圈和車燈。你覺得怎麼樣?」   「我都可以……」田口小聲回答。   「想要到汽車導航大概不可能吧。」後藤撐大了鼻孔繼續說:「要是能拗到輪胎和導航,就把導航給我吧。然後把我車上的導航拆下來給田口。」   「喔,我可以啊。」   「好,總之先要輪胎。」   後藤興奮地坐立不安,一口喝完咖啡。看得出來他真的很享受這種事。   均分了咖啡錢,走出咖啡廳,大家一起鑽進後藤的LEGACY。車內掛滿汽車吊飾,還充斥著汽車芳香劑的味道。   雄一還沒有自己的車,他打算等領到冬季獎金之後,用那筆錢當頭期款,買一輛五十萬日幣左右的中古車。住在這種鄉下地方,沒有自己的車出入很不方便,教人難以忍受。   車子行駛在周遭完全暗下來的街道上。車內的對話盡是盤算著要向車行要求什麼東西。   目的地的中古車行是這一帶國道沿線上整排同業中的一間。寫著「朋友汽車」的大看板就立在頭上,青白色的室外照明打在展示車上,朝四處反射出冷清的光線。店面雖不大,看起來應該是正派經營的車行。隔著櫥窗往建築物裡看,員工身上統一穿著工作服。   從田口之前的描述已經知道並不是什麼可疑業者,但車行乾淨明亮的第一印象還是讓雄一鬆了口氣。他的膽子本來就不大。   三人走進辦公室,所有在場員工一起站起來,發出精神抖擻的「歡迎光臨」。   「是田口先生啊,歡迎光臨。您的車已經維修好了。這次真的給您添了很大的麻煩。」   一個頭髮梳成三七旁分的中年人走出來對田口打躬做揖。他的胸前掛著「店長.中川」的名牌,年齡應該是介於三十五到四十之間,其他員工的年紀則參差不齊。其中有名年輕的女性辦事員,穿著像是制服的迷你裙。   「結果,好像是配線的問題。我們順便幫您將保險絲也換新,應該不會再有問題了。售後有半年的保固期,所以之後如果還有任何問題,隨時歡迎您來,本店會負起責任幫您處理到底。那麼能不能請您先過來確認一下您的愛車呢?」   店長精神奕奕地說著,就要帶一行人到修車廠去。「給我等一下。」後藤介入發難,用低沉的聲音說道:「關於這次這件事,我們談一下。」店長聽了,露出狐疑的表情。   「賣那種維修不良的車,害客人差點出事,低個頭道歉就想當作沒事,我是覺得啦,你未免想得太美了吧。」   聞言,店長臉上立刻蒙上一層陰霾,連員工們都緊張了起來。收音機裡傳出廣播DJ活力十足的說話聲。   「不好意思,您是哪位?」店長採取低姿態。   「田口公司的人啦。田口這人比較老實,我怕他被你們誆了,看在同事的份上過來幫他看看。」   「怎麼說我們誆他呢……」   「事實不就是這樣嗎?你們連個禮盒都沒準備,只修理了車子而已啊。我是覺得啦,生意是這樣做的嗎?太瞧不起顧客了吧。」   後藤是個辯才無礙的男人。平常跟公司客戶應對時,總是誇大其詞,把對方唬得一愣一愣。   「我們怎麼可能瞧不起貴客呢?本公司打從開幕以來,一直秉持顧客至上的經營原則。」   「既然如此,怎麼還會賣出有瑕疵的車啊?」   後藤提高了音量。店長臉上雖然還保持笑容,臉頰卻微微抽搐。   「我們並沒有賣有瑕疵車,只是剛好沒發現發電系統的問題,給田口先生添了麻煩,所以這才負起責任免費修理了啊。」   「修理是最低限度應該要做的吧。怎麼,想翻臉不認帳啊?」   「我沒有翻臉不認帳。我明白了,既然您認為賠罪做得不夠,我向田口先生道歉。這次真的非常抱歉,請您原諒本店的疏忽。」   店長深深低下頭,其他員工也跟著這麼做。田口只能尷尬地站在原地。   「所以我現在就是在說這樣不夠啊。畢竟,是我們來抗議,你們才低頭的吧。要是我們沒跟他來,你們只會說聲修理好了喔,下次再來喔,是吧?這就是你打的如意算盤嘛。總之,我想好好跟你談談賠償條件,站著不好說話,可以坐那裡嗎?」   後藤用下巴努了努後方的接待中心,店長考慮了一下才回答「好吧」,對那位女辦事員做出倒茶的指示。   三人在看似廉價的合成皮沙發上並肩坐下。雄一裝出一臉不悅的樣子,雙手環抱在胸前,背往後仰。店長坐在三人對面,其他員工則搬來圓凳在旁邊圍成一圈坐下。   女辦事員端上茶。由於彼此年紀差不多,雄一又自認理虧,連對方的表情都不敢看。不過,眼光倒是紮實地瞄了胸部和臀部,看見她穿的黑色絲襪有小小的勾絲。女辦事員關掉店裡的收音機。   「按照順序說吧。」後藤喝一口茶,身子往前傾。「上週末,田口剛從這裡取完車開回家的半路上,在材木町那附近,周圍已經全暗了喔。時間大概是晚上六點過後,就在要開上境川堤防時,車頭燈突然熄了。當時他整個人都慌了,趕緊踩煞車,在那麼狹窄的堤防上靠邊停,幸好沒釀成意外。這要是當時對向車道有車,或是前方有個騎腳踏車的小學生,事情可就嚴重了吧。對田口來說,要是那裡沒有路邊護欄,也可能就這樣摔下堤防。你知不知道,其實你們實在是很幸運欸?這件事你們到底有沒有自覺?」   店長紅著臉仔細聆聽。或許是怕被抓到話柄而沒有回話,只是偏了偏頭,做出不置可否的回應。   「要是他真撞到了孩子,你想這家店會變成怎樣?大概會因為賣瑕疵車而遭到檢調搜索,信用掃地關門大吉吧。對各位來說這是很嚴重的事吧?」   「田口先生,真的非常抱歉。因為我們的失誤,讓顧客遇到那麼危險的事。為了讓這種事今後絕對不會再發生,我們一定會更加強維修檢查,全體員工團結一致,為了讓顧客能更安心搭乘而努力。」   店長對著田口說著老調重彈的台詞。田口不發一語,只是低著頭。   「所以說,光是那樣我們無法接受。」開口的是後藤。   「不好意思,可以讓我直接跟田口先生說嗎?」   「那田口,你說啊,問他差點置顧客於死地是什麼意思。」   「不、這……」田口沒料到會突然被要求開口,急了起來。   「田口先生,真的非常抱歉。可以請您原諒我們嗎?」   「我不是說了嗎?光用嘴巴說,我們不接受。」後藤插嘴說道。   「喂、那個什麼同公司的人,這件事根本與你無關,可以請你先閉嘴嗎?」   這時,另一名工作人員從旁發出低沉的聲音。那是位臉色黝黑、體格健壯的男人,看起來年紀比店長要大,說話的口吻也和低姿態的店長不同,表情挑釁的臉上明顯寫著「你們來找什麼碴」。   「你這傢伙又是誰啊?」後藤也變了臉色。   「我是維修部主任佐佐木。你又是誰?」   「我叫後藤,這邊這個小夥子是北島。話說回來,你那是什麼態度?」   「還不是因為你不讓我們跟田口先生直接談。」   佐佐木語氣更強硬了。店長似乎也得給這男人三分面子,什麼都沒說。   「你說你是維修部主任是吧?既然如此,這件事要負最大責任的就是你囉?」   「對,沒錯,所以我車子已經免費維修,也換了新零件,也對田口先生賠過罪了。除此之外,我還能怎麼做?」   「那種事,你們自己想才對吧?」   「就是不知道才問啊。」   後藤撐大鼻孔,做了個深呼吸。「一般都是看賠償多少金額吧。」說著,從口袋裡取出香菸,叼在嘴上。因為他把下巴朝自己伸過來,雄一心想這也是演戲的一部分吧,就幫他點了火。   「請原諒我們無法支付賠償金。」這次是店長做的回答。「本店已經將成本削減到最低,因此才能用比他店便宜的價格提供商品。顧客取車時,其他店家會收的手續費本店也沒有收,以田口先生買的Skyline來說,價格已經是這條街上最便宜的了。您說是吧,田口先生。所以您才會選擇在本店購買。」   「呃、是這樣沒錯……」田口含混囁嚅。   「便宜又怎樣?便宜就可以故障嗎?」後藤說。   「他沒這麼說吧。」佐佐木又在一旁插口。「我們也希望維修能做到萬全啊。可是,中古車不可能和新車一樣,這一點要請你們理解。」   「怎麼?你這傢伙想強詞奪理?」   「哪裡有強詞奪理。那輛Skyline已經開了七年,買的人自己心裡也要有個底。」   「已經開了七年,所以大燈就可以說熄就熄嗎?」   「剛才也說過了,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車行的態度比想像中還強硬,雄一還以為可以更輕易獲得錢或贈品,看來是想得太簡單了。   他突然察覺到一道視線,抬起頭來,正好和坐在辦公桌後方的女性辦事員四目相對。女人緩緩低下頭,繼續整理單據。   女人染成褐色的頭髮在後腦紮成一束馬尾。描出清晰眼線的眼睛看起來很大,是個隨處可見的時下年輕女人。至於是不是美女就很難說了。   一時之間,雄一還以為對方對自己有意思。雖然自己現在沒有女友,但畢竟還算是有女人緣。   不過很快地,雄一就自嘲地想著,不可能吧,這邊可是來客訴的奧客,真要說的話該是被瞧不起的一方才對。   這麼一想,他突然坐立不安了起來。說起來,來這裡原非己願,自己不過是個跟班。   雄一收回大剌剌伸長的腿,目光朝窗外望去,那裡正展示著一輛自己打算要買的本田INTEGRA,價位是五十幾萬。從車子的年份看來,這家店賣的確實便宜。   「我說啊,至少得幫他換四個全新輪胎,或是裝個全新的汽車導航吧。」   後藤終於提出具體要求,工作人員各個面面相覷。   「請饒了我們吧,這樣會虧本的。」店長表情僵硬,很快地拒絕了。   「少騙人了,怎麼可能這樣就虧本?」後藤也不甘示弱。   「我們賣車靠的是誠心誠意,負責到底。請客人期待我們的售後服務。如果到時候還是不滿意,再讓我們考慮一下,好嗎?田口先生,不知您意下如何?」   「啊、嗯……」   田口差點就要點頭了,然而,後藤可不打算輕言和解。   「不成、不成!太不像話了!喂、田口。你絕對會後悔的。今天先到此為止,也給你們時間好好考慮一個晚上,明天我們還會再來。但是有句話我先說清楚,敢瞧不起我們當地人可有你們苦頭吃的喔。我們要求的,不過是要你站在田口的立場,認真想想他當時受到的驚嚇有多大。」   後藤失望地站了起來,田口和雄一也跟著起身。   又和那女人四目交接了,這次她大概盯著自己看了三秒,那眼神像是有話要說,雄一腦中記憶的線索動了起來,這女人在哪見過。雖然想不起來她是誰,但是一定見過。   店長原本要送一行人出去,佐佐木卻說:「店長,不必做這種事。」小聲制止了他。看來這位維修部主任並不惜與奧客對決。   田口取了車,兩輛車一起駛離「朋友汽車」。坐在後藤的副駕駛座,遇到路上第一個紅燈時,雄一想起來了。   剛才那名女辦事員是國中時的同班同學。   名字也馬上想起來了。她叫糸井美幸。   回家路上,三人找了間家庭餐廳商量接下來的對策。雄一點了綜合天婦羅套餐。白飯加大。   「對方的態度比想像中還強硬啊,尤其是那個叫佐佐木的阿伯,是怎樣啊?」   後藤憤恨地說著,點了日式漢堡排。   「他地位好像比店長還高。」   「這麼說來,那個維修部主任好像是自衛隊退下來的,聽說他有在教兒童柔道喔。」   田口一邊吃著咖哩炒飯,嘴裡低聲地說。   「很囂張啊。仗著自己塊頭大吧。喂、田口,絕對不能退讓。事到如今就看誰撐得久了。明天也要去。這種事就是要比耐力,不能被對方逼退。北島,你有沒有什麼好點子?」   「我想想喔,威脅他們說要寫在部落格上散播出去怎麼樣?」   「喔喔,不錯唷,這點子。用網路當武器啊。那田口,你就從今天開始寫部落格。」   「不、我已經覺得……」   「怎樣啦?」   「事情再鬧下去也很尷尬,以後車子要是哪裡故障了,豈不是很難再送回去修……」   田口想收手了。其實雄一也不是真心想湊這熱鬧。   「你怎麼這麼懦弱!我們可是顧客耶,沒必要跟他們客氣。」   後藤是連自己客訴過的理髮店都能滿不在乎繼續上門光顧的人,臉皮可說相當厚。   「難道你不會不甘心嗎?至少要換到新輪胎吧。」   「嗯……」   田口一臉凝重,繼續吃飯。   「啊,對了。剛才那中古車行裡那個女的,是我國中同班同學。」   雄一說。   「這樣啊。」   「回來時在車上才想起來的。女人一化妝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我當場完全沒察覺是她。」   「和北島同年的話,應該是二十二或二十三歲囉。奶子很大耶,那女的。」   「可是,國中時是個完全不起眼的女生,也不大跟男生說話。」   事實上,糸井美幸成績和長相都很平凡,是個讓人幾乎不會留下印象的女生。只知道國中畢業後她進了商業學校,之後就連她的傳聞都沒聽過了。   「女大十八變啊。那女人一定很好上。」   「是這樣的嗎?」   「一定是的啊。北島,你今晚就打電話約她出去,把她搞上床,從那裡套一點他們的內部情報來。」   「要上嗎?卸妝之後應該是個醜女耶。」   「你不上我上,幫我約她出來。」   後藤已婚,也有小孩,可是生活習慣還是跟單身時沒什麼兩樣,在外搞七拈三對他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總之,明天再去一次。」   後藤這麼一說,田口與雄一也只能點頭。   各自付過晚餐錢後,這天就這樣解散。

作者資料

奧田英朗(Okuda Hideo)

一九五九年生於岐阜。二○○二年以《邪魔》獲得大藪春彥獎,○四年以《空中鞦韆》獲得第三十五屆直木獎,○七年以《家日和》獲得柴田鍊三郎獎,○九年以《奧運的贖金》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其他還有《一郎二郎》《女孩》《重新思考吧,純平》以及散文《港町食堂》《明知無用》等多數著作。

基本資料

作者:奧田英朗(Okuda Hideo) 譯者:邱香凝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楽読 出版日期:2014-11-04 ISBN:9789865722296 城邦書號:MR0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