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噗通噗通我的人生【電影書衣珍藏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噗通噗通我的人生【電影書衣珍藏版】

  • 作者:金愛蘭(김애란)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4-09-29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內容簡介

◆韓國熱賣突破40萬冊!蟬連暢銷排行榜18週! ◆改編同名電影,由宋慧喬、姜東元領銜主演,10/3感動上映! 17歲的心靈,80歲的身體 我們的兒子是這世上最特別的存在……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你聽到了嗎? 那是風,是初戀,是你們緊緊抱住我—— 是我所有的心痛與心動。 爸爸和媽媽在他們17歲的時候就生下了我。 今年我17歲了, 但我無法知道能不能活到18歲,或19歲。 那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當其他的孩子像大樹一樣成長茁壯, 而我則在快速地老去。 別人的一小時,是我的一天; 別人的一個月,是我的一年。 現在的我,比爸爸還要老了。 爸爸可以在我身上看到他80歲時的樣子, 我則在爸爸身上看到自己34歲時的模樣。 無法來臨的未來和無從經歷的過去,在此刻相遇, 它們互相提問: 17歲是不是適合成為父母的年齡? 34歲是不是適合失去子女的年齡? 爸爸問:下輩子你想成為誰? 我大聲地回答:爸爸,我想成為爸爸! 爸爸問:世界上有這麼多更好的選擇,為什麼偏偏想成為爸爸? 我不好意思地小聲說:爸爸,我想成為爸爸, 然後再生下我,這樣我就能懂得爸爸的心。 爸爸哭了…… 備受期待來到這個世界的亞凜,擁有爸爸的純真和媽媽的感性,卻不幸罹患了「早衰症」,據說這樣的孩子很難活過17歲。然而現在的他已經17歲了,即使被困在80歲的身體裡,亞凜透過閱讀來認識這個世界,並透過其他孩子的臉龐來想像自己青春飛揚的模樣。 活到17歲,是亞凜迎來的第一個奇蹟,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亞凜越來越衰老,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地漫長,但不可思議的「奇蹟」,卻一個接一個發生……

內文試閱

  我今年已經十七歲了。人家說我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蹟。我也是這麼認為。跟我一樣的人很少能活過十七歲的。然而對我來說,更大的奇蹟總是存在於平凡之中。過平凡的日子,然後平凡的死去,我一直相信這就是所謂的奇蹟。我認為奇蹟是我眼前的這兩位——我的爸媽。也是舅舅和舅媽、隔壁大嬸和大叔、酷暑和寒冬,但並不是我。   幾年前,隔壁一位阿姨跑來我家。   「聽說這病原因不明,也無藥可醫啊?」   「是啊。」   「這不是病。」   「啊?」   「那是一種訊息。」   她旁邊放著一本老舊的聖經和一條聖珠。   「阿姨,他不是訊息,他叫作亞凜,韓亞凜。」爸爸說。   剎那間,這個和我的外表不搭調、優雅又無可挑剔的名字令我很難為情,但同時我也對爸爸感到驕傲——他現在也成熟多了呢……在他還只是個十幾歲的一家之主時,大人們說什麼,他只能低著頭,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而現在他會保護我們,不受那些人的指指點點。然而爸爸還是難免感到難過,那天晚上他喝得滿身酒味回來,手上還拎著一盤一千圜的水餃。這種人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為什麼爸爸這次特別在意。他來到我房間,枕在我無力的腿上。他鼓著臉頰,一邊嘿嘿笑。   「亞凜啊,亞凜,你喜歡什麼樣的音樂?」   我使盡力氣,用微微顫抖的聲音說:   「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知道我兒子喜歡什麼。」   我笑著用昏花的視力,心有點刺痛地望著眼鏡另一頭的年輕爸爸。為了讓他開心,我故意搞笑。   「只要是正妹唱的歌,我都喜歡。」   爸爸立刻發瘋似的喊叫:   「我也是!」   接著他立刻跳起來大叫。   「李孝利讚!」   「朴志胤讚!」   我也傻呼呼地跟著他舉高雙手呼喊。我奮力喊叫,雖然聲音沒有想像中渾厚有力。   「嚴正花讚!」爸爸興奮地在原地手舞足蹈。   「成宥利讚!讚!」   「寶兒最棒了!」   突然間,他又像失了魂一樣靜默下來。   「不過,聽說人要是年紀大了,就會越來越喜歡悲歌?世界上最悲傷的歌,就是酒後聽的歌。所以啊,你長大以後要聽抒情歌,一定要喝了酒再聽,懂嗎?」   「明白了。」   我露出幾乎掉光的牙齒,笑咧了嘴。   「爸爸……」   「嗯?」   「你現在覺得難過嗎?」   「嗯。」   「是因為我嗎?」   「嗯。」   「我該怎麼做好呢?」   爸爸傻傻地望著我,想了一下,平靜地說: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不該做的是什麼。」   「是什麼?」   「不要覺得對不起。」   「為什麼?」   「畢竟人很少能夠……」   「嗯?」   「因為別人而感到難過......」   「……」   「我很高興你是我心中的痛。」   「……」   「所以啊……」   「嗯。」   「你以後一定要成為某個人的痛。」   「……」   「而且傷心的時候,一定要哭得像個孩子。」   「爸爸!」   「嗯?」   「我現在就是個孩子啊。」   「對,是啊。」   我的十七歲生日禮物是一台筆記型電腦,這是爸媽為了讓我在病房也能上網而買的。雖然是台笨重的中古電腦,但我老早就需要一台個人電腦了,一拿到這沉甸甸的東西,我就開心的像隻小狗一樣,立刻把它抱得緊緊。為了讓爸媽知道我有多喜歡它,我還哈哈傻笑。剛好我也正想用電腦做某一件事。   獨處的時候,我大部分都在閱讀。剛開始是為了追上學校的進度,後來因為無聊而漸漸會去找書來看。書對我來說,是整晚念故事給我聽的奶奶,是傳授給我各種知識和訊息的老師,也是與我分享秘密和煩惱的好朋友。從小我因為身體不好而沒辦法常常出去玩,於是就和各個作者一起做運動。我在平空想像的足球場上和前鋒福樓拜、中場荷馬、門將莎士比亞一起踢足球。我也在有著捕手柏拉圖、投手亞里斯多德的露天球場裡打棒球。在球場上,柏拉圖手指向天空,正嘎吱嘎吱嚼著口香糖的亞里斯多德點點頭,一隻手朝地面打手勢。緊接著一記畫出美麗曲線的變化球就以飛快的速度從古代飛來。我胡亂揮動比自己身高還長的球棒,揮棒落空。雖然哲學很難懂,而且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的東西仍有一籮筐,但我把它看作是一首優雅的長篇詩詞來欣賞。我相信當下無法理解的東西,總有一天會自己出現,笑著對我自我介紹「我是……」人生中重要的教訓也是一樣,幾乎都是要到往後的未來才會出現。除了棒球,我和詩人的網球、和劇作家的棋藝、和科學家的排球也是如此。就算不跑步,我也能從他們身上學會怎麼讓心跳加速。   不管哪種類型、多薄多厚,只要是紙和文字組合我都喜歡。我喜歡的書從昆蟲、植物、魚類圖鑑,到能撼動內心的詩集,甚至還有如挨耳光般讓你靈魂灼熱的社會學叢書。這中間偶而還會插入一些天外飛來一筆的入門教學——《第一次下圍棋》、《高爾夫是什麼》、《初級日語》、《電子工學基礎》、《與古典樂的第一次接觸》、《簡單好懂的女性主義》……回想起來,很多書我也不知道為何而讀。雖然我讀過電子工學,但換電燈泡的時候仍然冒了一身冷汗;雖然我背了五十音,卻從來沒去過日本。這樣想想,我會閱讀似乎並非因為熱愛知識,而是出自於一種焦慮,一種地球毀滅只剩我一個生存者的焦慮。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從來沒去過高爾夫球場,看高爾夫球的書也就算了,但地球上只剩下一個人的話,他想主張的女性主義會是什麼呢?我想,一定會有人這樣問我──你這個小不點怎麼會讀得了這麼多書?而我應該會這麼回答:人如果獨處久了,你會發現有許多事可做。不是因為「我得做什麼」而做,而是一回神卻驚覺自己已經在做了。我最喜歡的類型非小說莫屬了。從人類最早寫成的故事,到國外年輕作家剛出版的處女作;從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類型,到因為討厭「類型」和「準則」之類的框架,而寫來愚弄前輩的實驗性作品,我都喜歡。而就在我和各國作者玩在一塊的時候,當現在來不及讀,以後可能永遠讀不到的書正一本一本狂擲而來的時候,我正在急速老化。或者說,是以年老的樣貌和他們遊玩。很久以前我已經開始皮膚鬆垮,頭髮也一根根掉。然而,我只是外表看起來老而已,我並沒有長者的智慧或經驗。在我不斷增加的年歲裡,沒有層層疊疊的皺紋和身軀。我的年老是一種空殻狀的老化。因此我很好奇比我年紀大的人他們的人生是如何?我也想知道那些沒有我這麼老的人,他們有著什麼樣的感覺或是煩惱?書雖非包羅萬象,但幸好還是有很多東西在裡頭。   有一天,爸爸問我:   「亞凜,你在看什麼?」   我靠滿口缺牙的牙縫隙,擠出尖銳的聲音。   「我在看小說,爸爸。書中的男主角準備和家人移民到美國,卻遇到暴風雨而發生了船難。」   「喔?」   「對啊,這男孩和一隻老虎被困在無邊無際的太平洋上,而不知道從哪個瞬間開始,他對絕望的懼怕已經超過了對老虎的害怕。然而後來,那隻令他戒慎恐懼的老虎突然離開時,他還哇哇大哭。」   「這怎麼可能?」   「真的,這是真的。從這看來,很多事情都有它的原因。」   「是這樣嗎?」   「是啊!」   我眨了眨泛白的睫毛,以顫抖的聲音說:   「爸爸,所以啊……」   「嗯?」   「當爸爸你很寂寞、很寂寞,覺得這個世界像是太平洋一樣可怕又不知何去何從的時候……」   「嗯。」   「那時候,我來當爸爸的老虎。」   爸爸陷入短暫的沉默,接著摸摸我的頭說:   「是隻沒有牙齒的老虎啊?」   看了這麼多作家寫的書,我也自然而然想要動筆寫些什麼。其實之前我就會利用空檔亂寫一些日記、隨筆或是電影影評等文章。幾篇文章上傳到網路上反應還不錯,不但有幾十篇回覆,還曾經被推薦為熱門文章。不過,下定決心要寫看看真正的「故事」則是最近的事。不,如果要講得更確實一點,應該是幾個月前我從加護病房出院之後。當時我臉上戴著氧氣罩,遊走在生死邊緣。院方似乎已經要爸媽做好心理準備。以前也不是未曾經歷過險境,但那次的狀況真的很嚴重。外婆、舅舅們和幾個人在加護病房裡來來去去,大家雖然嘴裡不說,但心裡大概都想著這是最後一次了吧。他們陪著我好幾天,也聊了很多事情。我陷入長而深的睡眠中,但神奇的是,這段期間居然有幾次意識清楚。好幾個瞬間,即使我閉著眼睛,卻跟平常醒著的時候一樣。親戚們完全沒有發現我在進出鬼門關的剎那曾豎起耳朵偷聽,所以我可以把他們的對話全都聽得一清二楚。   「就是說,當時應該把他拿掉的。」   「媽,妳現在要在孩子面前說這些嗎?」   「妳重視妳的孩子,同樣的,我也重視我的孩子啊,妳這丫頭。我本來以為妳生了孩子會比較懂事,怎麼一輩子都要媽操心!」   「美羅,當時沒借你三百萬,真的很對不起。我知道妳心裡一直很悶,但那時候我們家的狀況也很差。」   「嫂子,妳還記得亞凜第一次寫字嗎?他在院子牆上寫『韓大洙是笨蛋』,全家人都笑歪了呢!」   另外,我曾經有過一個很奇異的經驗,那就是從大人那邊聽到的故事與我所知道的故事交織在一起,像電影一樣播放出來。演出者的我和拿著攝影機的我是同一人。睡著時看到的現實以及清醒狀態下做的夢無從分辨。我看到把制服褲管向上捲得高高的爸爸,還看到在化妝台前面蜷縮著身子擠痘痘的媽媽,以及兩人在河邊接吻時的表情。除此之外,還有好多好多景象,像褪了色的照片掠過我眼前。爸爸在新開幕的店前露出驕傲的笑容;媽媽背著我忘情地盯著櫥窗內一件洋裝;爸爸在便利商店打工時被誤指為小偷,慘遭老闆搧了耳光;媽媽光著腳丫,奮力追罵那些取笑我的小孩……而這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又把那些片段重新活過一次。一種不全然是謊言或真實,有點遠而模糊,又感覺迫近且清晰的某個東西,以悠遠的節奏晃了過去。一天、又一天……親戚的談話彷彿被扔進井裡的石頭,一顆顆堆積在我心裡。幾天後,我突然醒過來,看到爸爸正因為我不規則的心電圖而誤以為該來的終於來了,便躺病房地上打滾嗚咽。我對他說了一句「爸爸,你在幹嘛?」害全家人都尷尬極了。恢復意識後,我知道原來上天這次又給了我一個機會。而且這麼大的奇蹟一生中不會再有第二次。搞不好把我救回來的,是想要聽完他們之間的故事的那份渴望,或是那些不知道我們是不是一起做過的夢。   出院後,爸媽說再過不久就是我的生日,問我想要什麼禮物。以前我幾乎不曾要他們買什麼,但這次我獅子大開口說想要筆記型電腦。這項大禮似乎超出他們的意料,兩人有些猶豫。接著他們討論了一陣子,然後闊氣地、尷尬地笑著說:知道了。   ◎   「亞凜啊。」   我倏地回神,四處環顧,看見媽媽斜站在房門前。靠在黑暗的客廳牆壁,她用有氣無力的問我:   「幹嘛嚇成這樣?」   三十四歲。她逐漸鬆垮的臉鋪著一層怎麼洗都洗不掉,像煤灰般的疲勞。   「啊,沒什麼,只是在上上網。」   我慌張地把寫到一半的文件縮起來,打開入口網站的首頁。   「早點睡,明天要去醫院。」   「嗯,再一下下。」   「降血壓的藥吃了嗎?」   「吃了。」   「止痛藥也吃了?」   「當然。」   「關節藥呢?」   「就說吃了啊。」   「胃腸藥呢?這也吃了?」   「吼,媽媽。我又不是第一次吃。剩下的我自己會弄,妳不用擔心。」   媽媽為了對青春期孩子的隱私表示尊重,一直站在門前遲遲不進來。因為有一次我拜託他們以後進房前要先敲門。我還記得當我第一次吐出「敲門」這個字眼時,媽媽臉上露出的悵然與悲傷。   「媽媽。」   「嗯?」   「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看你燈還亮就進來看看。我還做了一堆亂糟糟的夢。」   「妳看起來很累。」   「是啊,假日怎麼會更累呢?」   「妳夢到什麼呢?」   媽媽遲疑了一下。   「夢到水,每天都會夢到的那個。」   「吼,我以為是什麼呢?」   「我當時應該把你拉上岸救醒你的……」   媽媽當真懊悔了起來。   「媽媽。」   「嗯?」   「我今天也打算作個夢,希望自己會是一個游泳選手。可以的話,我一定會游到妳的夢裡,然後跳一段優雅的水中芭蕾給妳看。」   「不會被沖走?」   「不會被沖走。」   媽媽笑到講話都模糊不清了。   「你這孩子……」   「……」   「不應該生病的。」   我用沒半根眉毛、凹陷成窟窿的眼睛呆呆地看著媽媽。猶疑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應答,然後小心翼翼地說:   「媽媽,那個,像我這樣的孩子……」   「嗯。」   「像我這樣真的很不錯的孩子啊……」   「對啊。」   「只會變成像我這樣的父母。」   「……」   媽媽思索了一下,終於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別再用電腦了,快去睡。再這樣以後不准你用電腦了。」   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我每天寫一頁,有時候只是斷斷續續寫個一兩行。至於我在寫什麼、想要寫來做什麼,目前還是個秘密。首先,我的目標是在明年生日之前完稿。事實上,這也是為什麼我出院後會向爸媽要一台筆電。我們家客廳裡已經有一台規格老舊到不行的桌上型電腦了,但我並不太喜歡它,因為它不但常常故障,而且是全家輪流使用。再加上,一旦坐上電腦桌就不會想把屁股抬起來,全家人就像是等待七○年代公共廁所而大排長龍的偏鄉村民,個個掛著憋屎的痛苦表情,希望下個就輪到自己。爸爸坐在上面,我就焦慮不安;我在上網時,媽媽就會遞眼色過來。老實說,我覺得爸爸用電腦都在做些無意義的事。當然,從爸爸的角度來看,他肯定也看不慣兒子這樣「敲鍵盤」。   我手叉腰盯著電腦螢幕,最後終於放棄解題,打開了另個視窗。先來做今天的作業吧,我在空白的文件打上今天要做的事。   「寫下看了爸媽舊照片後的感想」   我的書桌上放著從家庭相簿抽出來的一張相片。那是他們生下我不久,在村裡的照相館照的。   「好年輕的手……」   爸媽看著鏡頭露出不太自然的笑容,還不到百日的我則坐在媽媽膝蓋上看著別的地方。我看著十七年前的爸媽的眼睛,苦苦地笑著。說不定兩人對著笑的不是鏡頭,而是位於遠方未來時空的我。我在空白畫面上寫下第一個簡短想法。   「為什麼不管做父母的再怎麼年輕,看起來都像父母?」   這種感覺大概不只出現在我爸媽臉上。幾天前我在電視上也看到差不多的景象。當時我正在吃晚餐,無意間看到這個實境節目,那是一對組成家庭不久的十多歲父母的故事。看起來純樸老實的他們,在簡陋的小房間裡照顧小寶寶。和我同年的男孩在便利商店偷奶粉被抓到的事件被寫成報導後,引發社會大眾一片同情和關注。畫面中的兩人無異於任何一個青少年,他們有著相同的口吻、穿著,一樣喜歡吃速食、瘋偶像歌手。那張不懂人情世故的臉,一看就是十七歲的樣子。然而他們眼中蘊含的氣息卻似乎哪裡不太一樣。一種必須對某個生命負責所帶來的疲憊、悲傷以及自負,微妙地凝聚在他們的眼神之中。   「那個要怎麼形容好呢?」   左思右想後,我繼續寫下「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所以就稱它是父母臉吧」。父母因為是父母才變成大人;並非是大人了就能成為父母。接著我又看了看照片裡的兩人。我的爸媽有著年輕的眼睛、年輕的脖子、年輕的頭髮。他們看起來有點壞壞的,而且年輕到令人害怕。我提起手指頭,像是往另一個世界伸手,小心翼翼地摸摸他們的頭。   當然,也有相反的例子,那就是隔壁的張爺爺家。他們家有住了七十歲的張爺爺和他九十歲的老父親。但這個七十歲的老人家不知道是犯了什麼錯,動不動就被爸爸教訓。為了避開爸爸的大聲咆哮而逃出家門的張爺爺,看起來像極了個十七歲的小孩。我常常走到坐在水泥矮牆下悶悶不樂的張爺爺旁邊,與他並肩坐下。   「爺爺,你又被罵了喔?」   「嗯。」   「為什麼被罵?」   「這次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他生氣,我被罵。」   「爺爺,你很委屈嗎?」   「嗯,老實說在家裡倒還好,但希望不要被其他小孩看到。」   他所說的小孩,是指在老人活動中心裡比他年紀輕的老人們。雖然他常常跟我抱怨自己的父親,但我想一方面他其實又很欣慰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把他當孩子看待。後來,我發現他和他父親在一起與不在一起時的表情是不一樣的。於是,我在剛剛寫下的問句底下又寫了一句結構相似的句子。   「為什麼不管當小孩的再怎麼老,看起來都像小孩?」   就在那剎那,不久前還在腦中糾結的問題突然浮出了頭緒。   「人為什麼要生小孩?」   為了不讓那剎那出現的靈感消失,我急忙敲打鍵盤。   「因為想要重新體驗自己記不得的那段人生。」   這樣寫下之後,似乎還真有可能是這樣。因為沒有人能清楚記得自己的小時候,尤其是我們完全無法恢復三、四歲前的記憶,所以人們透過孩子來回顧、重新經歷那段時光。啊!原來我是這樣吸奶的。啊!原來我是這時候出現脖子的。啊!原來我看媽媽的眼神是這樣的。人們看到自己看不到的自己、藉由為人父母而再次成為一個孩子。這些難道不是我們生小孩的原因嗎?那麼我的爸媽在三歲就開始老化的我身上會看到什麼呢……我緊接著又面臨到另一個問題。   「上天為什麼要創造我呢?」   罹患早衰症的亞凜,一邊承受的身體的病痛,一邊想為他心愛的爸媽做點什麼。接下來的日子裡,亞凜持續和命運奮戰,但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他終於明白,為什麼上天要創造他這樣一個脆弱又堅強的生命……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金愛蘭(김애란)

一九八○年生於仁川廣域市,韓國國立藝術大學畢業。 十七歲便以描寫五個女生宿舍生活的短篇小說《不敲門的家》一鳴驚人,贏得「大山文學獎」,正式踏入文壇。二○○五年,二十五歲的她再以短篇小說集《奔跑吧!爸爸》榮獲「韓國日報文學獎」,並創下有史以來最年輕得獎者的紀錄。此後她又陸續獲得「今日新銳藝術家獎」、「申東曄創作獎」、「李孝石文學獎」、「金裕貞文學獎」、「新銳作家獎」,成為韓國新生代最受矚目的小說家。以短篇小說聞名的金愛蘭,《噗通噗通我的人生》是她的第一部長篇作品。至於為什麼會寫下這部小說? 其實源自一個乍現的靈感:她想寫「一個關於最年輕的父母與他們最衰老的孩子的故事」。而這個動人的故事果然一推出就大受歡迎,在韓國三個月即熱銷十四萬冊,目前更已突破四十萬冊,並被改編拍成電影,由人氣演員宋慧喬、姜棟元主演。金愛蘭的作品常描寫二十世代年輕人離鄉背井來到首爾生活所面臨的諸多衝擊,她以俐落的文字、跳躍的想像與細膩的內心獨白,深刻詮釋平凡人物的不平凡生命,備受評論家和讀者的盛讚,也使她成為繼孔枝泳、申京淑、黃善美之後,又一位揚名國際的韓國女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金愛蘭(김애란) 譯者:袁育媗林文珠楊琬茹 出版社:皇冠 書系:JOY 出版日期:2014-09-29 ISBN:9789573331094 城邦書號:A13001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