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華文推理小說
隨機死亡(第7屆【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隨機死亡(第7屆【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 作者:凌小靈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1-09-06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121 VIP感恩月/書市最熱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外版強推79折!

內容簡介

第7屆 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決選入圍作品 日本推理評論家玉田誠:島田獎歷代入選作品中,風格最為搶眼的一部作品! 是陰謀還是巧合?是生存還是死亡? 在魔女的審判之下, 所有的罪人,將再也無處可逃…… 我會親手實現妳的夢想,即便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當他們回過神來,已經置身在錯綜複雜的「機關塔」之中。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跑到這裡,只知道自己即將被迫參與一個「遊戲」。 一個自稱「機關魔女」的人說,若想逃出生天,他們必須共同解開每一層機關的謎題,而每突破一個關卡,機關塔便會隨機挑選一個人死亡。只有相互合作,彼此競爭,才能找到活命的機會。 處境無比兇險,但他們卻一無所有,沒有頭緒,沒有武器,更缺乏對彼此的信任。面對密室之謎、毒氣機關、死亡迷宮,當倖存的人數不斷減少,人性的醜惡也一一現形。 「如果不先下手為強,下一個死的人可能就是我!」猜忌與暴力開始在他們之中蔓延,而在真相揭曉的那一刻,他們終將發現,他們之所以會來到這裡,正是因為那個埋藏多年、沒有人願意提起的「秘密」……

導讀

【導讀】島田獎史上風格最搶眼的作品
(本文涉及部分情節設定,請自行斟酌閱讀) ◎文/玉田誠(日本推理評論家) 本作在這次入選的三部作品中,以特異的風格,堪稱是最為搶眼的一部作品。被困在「機關塔」這座詭異建築內的人們,眼前出現機關魔女卡莉。以她提示的規則當線索,他們在機關塔的各樓層挑戰解謎,賭上性命試著要逃離此地—這是它的故事大綱,乍看會讓人聯想到電影《異次元殺陣》(Cube),或是米澤穗信的推理小說《算計》,不過,這個仿效死亡遊戲的故事結構中,投注了許多熱中於本格推理小說遊戲的各種機關。 在這樣的作風和展開下,有誰能倖存呢?讀者應該會對這點感興趣吧。然而,本作並非只著墨在這一點上,登場人物們為了生還而持續在各樓層解謎的過程中,謎團逐漸明朗,多重層次的「誰是兇手」,別具巧思。 本作同樣也是一部讓人對於是否該詳細說明其內容感到猶豫再三的作品,這方面我不能詳細說明,不過,在各個樓層對參加者提示的謎題,與不時會插入的機關塔外的故事逐漸產生連結,在這樣的展開背後,靜靜的潛藏著機關魔女的企圖以及她的真面目,想必會讓讀者為之瞠目。 本作的作風,與腳踏實地,重視寫實主義的本格推理小說可是大相逕庭,讓人聯想到昔日的梅菲斯特獎的眾多作品。看得出作者從中大量吸收日本新本格乃至於現代本格的各種技法,將它們納為己用的軌跡。 而當作支線插入故事中的「機關塔外的故事」,作為一個優質的短篇推理故事,它也無比巧妙。與風格特異的機關塔內極具遊戲性的展開所形成的對比,令人拍案叫絕。隨著故事進行,這些支線與故事主軸就此呈現出緊密的關聯,解開某個失落環節的關鍵就此逐漸浮現。而一面俯瞰故事全體,一面在支線的細部上安排伏筆的構成,也如同精密的機械一般。 大量投入本格推理小說的機關,同時窮究極致與特異風格,本作與其說是本格,不如說已變身成堪稱「破格」的故事,成為島田獎歷代入選作品中,風格最為搶眼的一部作品。 如果你是對通俗的本格推理小說早已看膩的讀者,本作的特異風格與破格,應該會讓你樂在其中。可說是愛好者非看不可的一本書。

內文試閱

機關塔之前的故事:自殺 目擊者與殺人者同罪。 從踏上第一級臺階開始,這句話就在她的腦海中慢慢成形。當她邁著沉重的步伐,頂著暴雨爬上天橋時,這個結論已如洞窟裡的野獸一般盤踞在大腦中了。 目擊者與殺人者同罪。 她輕聲念叨著,同時,將身體靠在了天橋的邊緣,遙望著遠處路面上橘黃色的光團由遠及近。 殺人者終有一天被逮捕,受到法律的制裁,或是被懷有復仇之心的人牢牢記住,死於他人的刀下。但那些無動於衷的目擊者們呢?他們又有誰來制裁? 擔心自身的安危,害怕被人報復,因此不敢上前……如此自保的心態當然能理解,誰也沒有理由去譴責這類人。 可同樣的理由卻不能用在那幾個人的身上。 他們雖是目擊者,卻犯下了與殺人者同樣的罪。 她仰望著漆黑的夜空,任由雨水打進自己的眼眶裡,感受著如針刺般的痛苦。而被雨水打濕的視野中,數個名字一一顯現出來。 那是她調查得出的人——都是些與殺人者無異的罪人。 她想復仇,想要將這些人悉數殺害,但她又屈服於自己的道德觀,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某些事是有底線的,是做為人類的她絕對無法觸碰的。 如果我不受人類的束縛就好了,如果我能跳出這個世界的法則就好了,如果…… 氣憤、懊惱、自責……種種情感滙聚在一起,最終組合成了一種名為失望的情感。 對那些罪人的失望,對這個世界的失望,對自己的失望。 所以,她才會站在這裡。 時間已經不多了,剛好一輛重型車正趁著沒有車的空檔高速朝著天橋的方向駛來。 沒有絲毫猶豫,緊貼著欄杆的身體向前傾倒,一旦跨過了某個界限,重心便脫離了支撐,帶著整個身體向地面墜去。 ——如果我能跳出人類的世界,去制裁那些罪人就好了。 這是她最後的願望。 刹那間,鮮血四濺,引來天橋上幾位路人的尖叫聲在虛空之中迴盪。 她自殺了。 第零階層:魔女的規則 1 那是一個陰沉的雨天。 起初只是零星的幾滴,可不到幾秒的時間,就成了傾盆的大雨。 少年在雨中奔跑著,到了最近的圖書館才終於有了個躲雨的地方。他懊悔不已地捏著校服上衣的一角,但又覺得這麼做無濟於事,只好放下手,充滿擔憂地望著外面的雨幕。 他想起這節課是自己最討厭的音樂課。 其他班教音樂的都是年輕的大姐姐,唯有他們班是一個自視甚高的中年禿頭大叔。那個大叔操著大家都聽不懂的口音,平時也沒見他彈過琴,每次都是放個視頻了事,完全看不出他和「音樂」二字究竟有何關聯。 上週的課上,他還和這個禿頂大叔起了矛盾,被趕出了教室。那個老師甚至放出狠話,讓他別再出現在音樂課上。 既然如此,他就乾脆不去了。就算禿頂問起,就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去了醫務室。 此舉被同班的一個同學嘲諷了一番。他說這種行為就好像日本的青春文學裡,不願上課的女學生會藉口身體不適躲進保健室裡一樣。 這番話裡的諷刺意味少年也聽出來了,可他絲毫不在意。因為一來自己是被禿頂「趕」出去的,並非是自己不想去上課,二來是自己也不是真的要去醫務室,只是四處閒逛罷了。 可沒想到在操場上漫步的時候,卻遭遇了大暴雨,淋濕了身子。這下說不定真的要去醫務室了。 透過灰色的雨幕,教學樓的影子依稀可見。少年想著,既然一路從操場跑到這邊,不如再加把勁,衝回教室算了。 有了想法,便立刻付諸行動,這也是少年的行為原則。 他一路小跑著,總算是跑到了教學樓前的一片小庭院。因為藝術節的緣故,庭院裡擺著幾道白色的牆壁,上面掛著學生們的字畫和活動的照片。不過平時也不會有學生會在這裡欣賞吧。 正因為有此想法,所以當少年注意到有位少女佇立在庭院中時,心裡不由得驚了一下。 他在教學樓的天台下方停下,回望著庭院中那位微仰著頭凝視著字畫的少女。明明是一些稱不上好看的字畫,她的嘴角處卻有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 少女的肌膚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白。穿著白色無袖連衣裙,撐著乳白色雨傘的她,就好像整個人都與牆壁融為了一體。 少年呆呆地望著少女的方向,腦子裡跳出了某個聽來的傳聞。 ——隔壁班有個不用穿校服的女生。 ——據說是她的爸媽沒有給她買。 ——因為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就連來上學這件事,也是為了滿足她的願望。 莫非眼前的這位少女,就是那個被病魔宣判了死刑的女生? 像是注意到了身後有人一般,少女收回了目光,隨即轉身,朝著圖書館的方向走去了。少年目送著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了拐角處。 少女身上的憂鬱氣質,讓少年想起了某部電視劇裡的女主角小雨。巧的是,現在剛好是個雨天。 抱著玩笑般的心態,少年在心底為她取了個外號——小雨。 2 「快醒醒!求你了快醒醒!」 女子的聲音灌入他的耳朵裡,將他的意識一點點拉回到了現實中。 他睜開了眼。第一個進入視野的,是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 她明明長得不算漂亮,也不太會化妝,唯一的優點就只是五官端正了,說起話來像是在撒嬌一樣,沒有涵養也沒有氣質。自己嚮往的女孩子明明不是這個類型的,可為什麼眼前這人卻最終成了自己的未婚妻呢? 唐繼和在抱怨之中逐漸蘇醒過來。 「怎麼了,小雨?」 唐繼和一邊揉著自己的後腦,一邊活動著僵硬的身子,從地上坐起身來。他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地上,這絕對不是正常的情況。 「小雨?」女子略顯狐疑地問道,「你之前從沒這麼叫過我。」 「啊,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給你起的外號,還沒跟你說過呢。」 他輕描淡寫地就將這個話題一筆帶過。而對方似乎也接受了這個說法。 她的名字是秦雨雯,是唐繼和名義上的未婚妻,兩人將於今年年底舉行婚禮。除此之外,兩人就再沒有更深入的關係了。 不,或許是有的。只是唐繼和不想兩人之間存在這樣的間接關係罷了。因為這麼做只會讓他想起某個人,想起一段痛苦的回憶罷了。既然這份關係的存在如此礙事,不如就乾脆忘了它,坦然地接受兩人是未婚夫婦的關係好了。 「米米,」秦雨雯親昵地叫著未婚夫的外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醒來之後就在電梯裡面了!怎麼辦啊……」 聽秦雨雯說起之後,唐繼和才察覺他們倆現在所處的地方是電梯的轎廂。 這個四方形的空間除了一面牆壁是電梯門之外,另外三面都是白色與棕色組成的內壁,白色與棕色的交界處各有一個長條的扶手。另外在電梯上方的毛玻璃罩內裝著白色的節能燈,這就是整個電梯轎廂唯一的光線來源了。 這是怎麼回事呢? 唐繼和追溯著之前的記憶—— 今天是他求婚的日子。他大清早就將秦雨雯從家裡約了出來,然後一起去遊樂場玩。最後兩人一起乘車到了早已預約好的酒店,在頂層的旋轉餐廳相對而坐。在夜景最美的那個瞬間,他遞出了戒指…… 到這裡為止的記憶尚且清晰,可是在那之後又發生了什麼呢?為什麼現在他們被困在了電梯裡? 「這是酒店的電梯嗎?去按鈴叫服務生過來吧?我記得面板上應該有——」 唐繼和乾脆站了起來,比起慌亂,還是冷靜地觀察現在的處境,尋找可能的解決方法比較好。 他走到了電梯面板前,本意是想尋找求救鈴。求救鈴雖然是找到了,但有一處異樣吸引了他的目光, 唐繼和不解地看著最上面的電子顯示幕,上面標著的數字居然是「0」。 這個世界上絕沒有第零層。 是電梯壞了嗎?還是—— 「米米,我有點害怕,該不會是有人故意……」 「怎麼可能呢。」 他下意識地反駁道。但很快他也發覺了,這種情況不太像是會自然發生的。 難道是有人偷襲了他們,然後將兩人放進了電梯裡?可是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將他們兩個困住又有什麼好處呢? 「總之,先試試看能不能出去吧。」 哪怕是最渺茫的希望,也要親身嘗試一下,這是唐繼和的行事準則。 他伸手去按開門的按鈕。 門緩緩地打開了,可是唐繼和的手卻還沒按下按鈕。 這扇門不是他打開的。 兩人幾乎同時撲到了門邊上,可是門後卻是如監獄般的鐵柵欄,將外面的世界分割成了一塊塊長方形。 唐繼和示意秦雨雯後退,然後一個人抓住了鐵欄杆。他試著前後晃了幾下,卻完全沒有鬆動的跡象,看來是沒有突破的可能了。 確認無法逃脫後,他很快就放棄了,轉而趁此機會觀察外面的情況。 外面似乎是個圓形的空間。中央有個巨大的圓柱體擋著,因此看不到對面的情形,左右兩端似乎也有相同的電梯轎廂。由於視線所限,所以沒辦法確認其他轎廂裡面的情況,但他猜測那些轎廂裡應該也是有人的。 也就是說,在圓的四個方向上均有一個電梯轎廂,而在圓心處有一座高大的用途不明的圓柱體。 這也是有預謀的嗎?唐繼和覺得有些難以解釋。 他試圖在視線所及的區域內再尋找些有價值的線索,但四周都是雪白的牆壁,根本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這時候,中央的圓柱體的體壁變得透明起來,一名戴著華麗禮帽,身著貴婦人的洋裝和棕底黑色豎條紋長襪的女性在圓柱體內部現身。她的衣著上充滿了齒輪的元素——從帽子、到洋裝的花紋,再到襪子的襪沿——使得她的穿著充滿了蒸汽時代的氣息。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唐繼和有種現實崩塌的感覺。 貴婦人心滿意足地環顧了一圈,同時以高傲的語調做了自我介紹。 「大家好,初次見面,我是機關魔女.卡莉(カラクリの魔女.カーリー),請多關照。在接下去的時間裡,希望大家能在這座機關塔內玩得盡興。」 她的視線最後落到了唐繼和的方向,並朝著這裡行了一禮,帶著嘲弄般的微笑。 3 機關魔女.卡莉起身,像是在看圈養的寵物一般掃視著眾人。 難以理解,難以接受,可是這超自然的一幕就在他們的眼前發生了! 「是玩笑吧!這不是真的吧!米米——」 秦雨雯拉扯著唐繼和的褲腳。可比起想要逃避現實的未婚妻,唐繼和反而冷靜地接受了。 這一幕就是現實,此刻沒必要去懷疑了。那麼下一步該思考的,就是在此基礎上如何離開這裡。 「你囚禁我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唐繼和開口問道。他覺得搞清楚魔女的目的更為重要,因為離開的方法常常藏在目的之中。 作為遊戲規則的一環,魔女遲早會介紹的,但由他的口中問出來,至少有種目前的事態還在掌握中的安心感。 「哦?有個急性子還沒等我介紹完就提問了。」魔女轉向唐繼和這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不過也好,還是讓我們快點切入正題吧。」 唐繼和的手不自覺地抓緊了鐵欄杆。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魔女的身上,就連秦雨雯還拉著他的褲腳都沒有察覺。 「古往今來,在封閉的空間裡聚集若干個人,這麼做的理由會有哪些呢?或者換句話說,我把你們八個帶進來的理由,難道只是讓你們相親相愛地聊天,等時間到了就讓你們獲得自由嗎? 「當然是不可能的!自由與生命都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 「你們本來會被拋棄到荒島上,讓你們自己去找武器,然後自相殘殺,直到最後的一個人獲得活下去的機會! 「你們本來會被赤身裸體地丟到野外的山上,在兇猛的野獸面前慌忙逃竄,沐浴著同伴的鮮血才能離開! 「你們本來會被關在一座洋館裡,然後讓你們在猜疑與恐懼中一個個喪命,直到最後一個人因精神崩潰而自殺! 「但幸運的是,我並沒有選擇這些方案,而是將你們放在了這座機關塔裡。」 魔女停頓片刻,似乎是在享受著大家的反應。 可唐繼和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他終於注意到了秦雨雯在自己的腳邊發抖,似乎很害怕的樣子。於是他蹲下身子,將未婚妻摟進了懷裡。 「要問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我已經厭煩了。 「我已經厭倦互相殘殺的劇情了。 「因此從現在開始,我要求你們合作,共同解開機關塔裡的謎題,一層一層地往上爬。 「但光是這樣豈不是太無趣了?和相親相愛地聊天又有什麼區別? 「於是我規定,每當你們通過一個階層,我都會在你們之中隨機挑選一個人,賜予他死亡。 「當最後只有一位倖存者時,他就獲得了生命與自由。 「如何?這是何等寬容與平等的規則!還不快點感謝機關魔女.卡莉的仁慈!」 也就是說,如果在場的人有八個,那麼每爬上一個階層,就會有一個人被魔女選中而死去,直到最後一個人。 唐繼和感覺到懷中的未婚妻的身體在微微顫抖。 她是在害怕嗎? 這是當然的。 以他對秦雨雯的了解,她絕對不怕自己會死,而是害怕兩人會分開。 「哦?好像有個沒教養的女孩在說著一些沒教養的話。」魔女愜意地說道,轉而看向右邊的電梯,「還請你收斂一點吧。要是現在用光了力氣,一會兒可就麻煩了。」 接著,魔女轉向了左側。 「這邊已經準備好了,希望我快點說出規則。比起某個只會跺腳罵人的偵探,還是這位更加明智。 「現在,我就來公佈機關塔內的規則。機關塔內的一切都絕對遵循本規則,這是魔女最後的善舉了,請感恩戴德地收下吧。」 第一,不能破壞房間。 第二,不能奪取或破壞非任務需要的物品。 第三,每當通過一個階層時,魔女會按照某個原則隨機選擇一人賜予他死亡。 第四,所有出現在這裡的人物,只有本體與一件附屬品。本體是指肉體的成分與肉體之外必要的衣物,附屬品是指參與者最想要的物品。 第五,機關塔內絕不會有任何傷害目的的道具。 第六,每一階層都有解謎房間與處刑房間。在完成解謎房間的謎題後,就能抵達處刑房間,站到相應的位置就能啟動處刑,並打開前往下一階層的通道。 「全都記下了嗎?請務必要記住哦,這會對你們的解謎相當有利的。 「好了,開場白有些太長了,差不多該正式開場了吧?期待你們的表現。」 魔女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柄手杖。輕輕一揮,便有一道棕色的光芒閃過。 唐繼和覺得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起來,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吸走了一樣。 忽然間,他想起來了。 那一天,他和未婚妻進了賓館。在他們互相解開了對方的衣服,一起躺倒在床上準備交合的時候,腦子裡開始混沌起來,接著就什麼也記不得了。 現在的感覺,就和那時候一模一樣。 唐繼和努力睜著眼睛,想要將魔女的形象牢牢地記在眼睛裡。可是他做不到。很快,他就和其他人一樣,整個墜入了深沉的黑暗中。

作者資料

凌小靈

興趣廣泛的推理小說愛好者,認為推理小說創作應該是一個發散的過程,將「自由」作為推理小說創作的宗旨,筆下也有數個風格迥異的系列推理作品。 短篇小說《三色館死亡陷阱》、《永恆之劍》分別獲第14屆、第16屆全國高校BBS偵探推理大賽最佳謎題,《轉世》收錄於《2019年中國懸疑小說精選》,《折翼的伊卡洛斯》刊登於《銳閱讀•推理》雜誌。 【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shimadakavalanMysteryNovelAward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com.tw/no22

基本資料

作者:凌小靈 出版社:皇冠 書系:JOY 出版日期:2021-09-06 ISBN:9789573337867 城邦書號:A13005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