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松林異境3:最後小鎮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松林異境》三部曲震撼終章 ◆《羊毛記》作者休豪伊盛讚:「你絕對猜不到克勞奇下一步要將你帶往何處。」 ◆福斯影視立即搶下改編影集,由《靈異第六感》導演執導 ◆一出版就在亞馬遜暢銷榜急速竄升,並搶占當代科幻、動作探險、恐怖驚悚#1 他拆穿天堂幻象,卻引來地獄進門肆虐—— 當整個世界都反對他們繼續活著,還有哪裡是安全的地方? 松林鎮是堡壘也是牢籠,既美麗又邪惡, 但終究會有那麼一天,人們開始懷念起知道真相前的生活…… 我們住在愛達荷州一座名為『松林鎮』的小鎮。 坐標44° 13' 0"N,114° 56' 16"W。 有人在聽嗎? ——十一年來,從松林鎮不斷對外發送的訊息 風景如畫的松林鎮坐落在巍峨峭壁與茂密松林之中,它被通電圍牆與刺網圍繞,儘管如此,仍然有人認為這裡是天堂—— 直到伊森.布爾克戳破了幻象,激怒了小鎮的創造者,使他惡意切斷了通電圍牆的電力、讓地獄進門肆虐。 伊森懊悔不已,認為從前鎮民雖然活在二十四小時的監視之下,至少能安全呼吸;雖然不能擅自離鎮、不能對外聯絡,至少不必和家人生離死別。但伊森已經沒時間自責,因為他還得保護鎮民和妻兒、帶領他們到安全之處,然後找到重新啟動通電圍牆的方法。昔日他拚命逃離且恨之入骨的地方,如今竟成了必須全力捍衛的家園。 但伊森沒料到,安置鎮民的避難所並不如他想像中安全;從外面世界返回的探險者將吐露更令人絕望的消息。這一切混亂中,他甚至必須面對最親近的人隱瞞已久的祕密,最讓伊森措手不及的,莫過於關乎松林鎮命運的殘酷真相…… 他揭開了松林鎮的美麗外衣,也擊碎了它的邪惡骨架, 卻發現裡頭藏著的,只是人類最脆弱的存在。 當生存已變成最奢侈的願望,他們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換得? 【更多在松林異境迷失的人們】 「也許一百分的小說在世上並不存在,但對我來說,這一本已經趨近完美。」 ——美國書評網站Top of the Heap Reviews 「《松林異境》是一本超乎你所有期待的小說,完美融合了驚悚、懸疑、科幻與動作場面。」 ——Goodreads讀者 J. Stroh 「我看了上千本書,(這不是誇飾法,我真的看了上千本),但找不到與《松林異境》相似的書……從頭到尾充滿了轉折與驚奇,讓你感覺像坐上一輛由瘋子駕駛的失控計程車,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Goodreads讀者 C.C. Thomas 「我只給這本書四顆星,因為這麼好看的故事竟然完結了!」 ——Amazon讀者 Pamela Cox-Pedersen 「我對布萊克.克勞奇唯一的不滿就是他寫書的速度太慢了。布萊克,我已經對你的作品上癮了,拜託寫快點!」 ——Amazon讀者 Jason Brant

內文試閱

山裡基地 松林鎮 十四年前 大衛.碧爾雀   他睜開雙眼。   覺得好冷。   全身發抖。   頭一陣陣地抽痛。   有幾個戴著手術用口罩的人站在他身邊。他們的臉很模糊,說的話也不清不楚。   他不知道他在哪兒,事實上,他甚至不知道他是誰。   他們將一個透明面罩放在他的嘴巴上,然後彎腰靠近他。   一個女人的聲音告訴他:「深深吸一口氣,繼續深呼吸。」   他吸入的是溫暖的純氧。氣體滑入他的氣管,為他的肺帶來了一陣久違的熱氣。雖然她的嘴巴被口罩蓋住,但從那女人的眼睛,他可以看得出來她正在對他微笑。   「覺得好些了嗎?」她問。   他點點頭。她的臉看起來清楚許多。而她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熟悉。不是她的音質,而是聽到她的聲音內心所產生的情緒。感覺他受到了保護。彷彿孩子聽見父母的聲音似的。   「你的頭很痛嗎?」她問。   他又點頭。   「很快就會不痛了。我知道你現在覺得很迷惑混亂。」   點頭。   「完全正常。你知道你在哪兒嗎?」   搖頭。   「你知道你是誰嗎?」   不知道。   「那也沒關係。畢竟三十五分鐘前,血液才流進你的血管裡。通常需要兩、三個小時,感覺才會恢復正常。」   他瞪著頭上的燈光。長長的日光燈管,好刺眼。   他張開嘴。   「先不要試著講話。你想要我為你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點頭。   「你的名字叫大衛.碧爾雀。」   他想了一會兒,消化這個資訊。他無法解釋,不過這名字感覺上確實是像自己的名字。至少,感覺像一顆屬於他天空裡的星星。   「你現在不是在醫院裡。你沒有遇上車禍,也不是心臟病發作。完全不是諸如此類的事。」   他想說他沒辦法移動。他覺得身體像死人一樣冷,而且害怕得不得了。   她繼續說:「你才剛脫離生命中止期。生命跡象很穩定。你在你所創造的一千個『生命中止櫃』其中之一睡了一千八百年。我們所有人都非常興奮。你的實驗成功了。工作人員的存活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比原先預期的還高了幾個百分點,而且沒有任何重大損失。恭喜你。」   碧爾雀躺在病床上,對著燈光眨眼。   他身上貼著的心跳監視器發出愈來愈快的「嗶」聲,可是卻不是因為恐懼或壓力。   而是興奮。   不到五秒,他全想起來了。   他是誰。   他在哪兒。   為什麼他在那裡。   一下子,全部的事都在他的腦子裡歸位。   碧爾雀舉起像大理石一樣沉重的手,將蓋在他嘴上的氧氣罩扯掉。他仰望著護士,講出他在睡了將近兩千年之後的第一句話。   很粗啞,但很清楚:「有人出去過了嗎?」   她拿下她的口罩。是潘蜜拉。年方二十,才剛從她長長的睡眠中醒來、宛如鬼魅的潘蜜拉。   可是仍然……非常非常美麗。   她微笑。「你知道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大衛。我們全都在等你。」   * * *   六小時後,碧爾雀靠著自己的雙腿,步履蹣跚地在一樓的走廊上移動。泰德.厄普蕭、潘蜜拉、阿諾.波普和一個名為法蘭西斯.里芬的男子陪在他身邊。里芬的職稱是基地的「總管」,他正連珠炮似地向碧爾雀報告。   「──七百八十三年前,『方舟』出現了一條裂縫,還好真空偵測器及時發現了。」   碧爾雀問,「所以我們的食物備品……」   「我的手下正在測試,不過看起來似乎所有的東西都被順利保存下來了。」   「現在有多少工作人員已經醒了?」   「八個,包含我們在內。」   他們來到通往貯存所有食物和建材的大倉庫的電動玻璃門前。這個大山洞被稱為「方舟」,容積高達五百萬立方英尺,不但是人類歷史上最驚人的野心之一,也是最偉大的工程之一。   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潮濕、礦坑般的味道。   放眼望去,方舟的天花板吊著數不盡的球形燈具,照耀著整個山洞。   他們走向一輛停在隧道入口處的軍用悍馬。碧爾雀已經激動得快喘不過氣,覺得他的腿似乎快抽筋了。   波普開車。   隧道裡的日光燈還沒通電,悍馬只能依靠它照在溼滑岩壁的兩盞孤獨頭燈,在一片黑暗中衝入陡峭的十五度斜坡。   碧爾雀坐在副駕駛座。   迷惑混亂的感覺仍在,但逐漸消退。   手下告訴他,他們的生命中止了一千八百年。可是他每吸進一口空氣,頭腦運作得更順暢一點,就愈懷疑它的真實性。事實上,他覺得二○一三年的新年派對不過是幾個小時之前的事,彷彿不久之前他才剛和整個團隊猛灌香檳王,脫光衣服,爬進自己的生命中止櫃裡。   隨著地勢降低,耳朵裡的壓力開始讓他不舒服。   胃也因緊張而絞痛。   他轉頭,看著後座一張娃娃臉卻聰明得不得了的年輕人里芬。   「我們在這個大氣層呼吸安全嗎?」碧爾雀問。   「大氣層確實變了。」里芬說,「不過變得不多。氮氣和氧氣還是主要成分。感謝上天。不過現在的氧氣比例較之前多百分之一,氮氣則少百分之一。溫室效應氣體已經恢復到工業革命前的水準。」   「我相信你開始為基地減壓了吧?」   「那是第一件要做的事。我們已經開始從外頭抽送空氣進去了。」   「還有什麼我需要知道的重要事情?」   「我們的系統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完全啟動,恢復正常運作。」   「根據電子時鐘,現在是西元幾年?」   「今天是西元三八一三年二月十四日。」里芬露齒一笑。「情人節快樂,各位。」   * * *   阿諾.波普將悍馬停下。遠光燈照耀著保護隧道、基地和在裡頭昏睡的每一個人不受外界侵擾的巨大鈦金屬車庫門。   波普關掉引擎,但讓車燈繼續亮著。   在大家下車時,波普反而走到車子後方,打開行李箱車蓋。   他從架子上拿下一把泵動式散彈槍。   「看在老天的份上,阿諾。」碧爾雀說,「你一定要這麼悲觀嗎?」   「那就是為什麼你會付這麼多錢雇用我,不是嗎?」   里芬說:「潘蜜拉,能不能麻煩妳把手電筒拿過來?」   她將光束照向鍵盤時,碧爾雀卻說:「等一下,好嗎?」   里芬挺直身體。   波普走過來。   泰德和潘蜜拉轉頭看著他。   碧爾雀的聲音因為清醒的藥效未退,仍然有些沉重。   他說:「我們不該輕忽這個歷史時刻。」他的手下全神貫注地聽著,「你們明白我們做了什麼嗎?我們剛完成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危險、最大膽的一趟旅行。不是穿越了距離,而是時間。你知道是什麼在門的另一邊等著我們嗎?」   他停頓,讓問題凝結在空中。   沒人接話。   「前所未有的發現。」   「我聽不懂。」潘蜜拉說。   「我以前就說過了,不過我現在再說一次。這就像阿姆斯壯第一次要踏出阿波羅十一號太空船登陸月球;萊特兄弟在基蒂霍克(Kitty Hawk)試駕他們建造的飛機;哥倫布從船上走進新大陸。我們完全不知道這扇門另一邊有什麼。」   「根據你的預測,人類應該已經滅絕了。」潘蜜拉說。   「是的,但我的預測就只是個預測。也有可能我弄錯了。說不定門的另一邊,立著一座一萬英尺高的摩天大樓。想像一下,一個活在西元前二一三年的人忽然走進二○一三年,會是什麼感覺。『奧祕,是我們所能經歷的最美的事物。』這是愛因斯坦說的。我們應該稍微停下來,好好品味這個時刻。」   里芬將注意力轉回鍵盤上,輸入六位數字的密碼。   「先生?有這個榮幸請您開門嗎?」   碧爾雀走向鍵盤。   里芬說:「請按下『#』字鍵。」   碧爾雀壓下鍵盤。   過了幾秒,什麼都沒發生。   悍馬的車燈熄了。   黑暗中,只剩下潘蜜拉手上微弱的光束。   然後他們腳下的某樣東西開始呻吟,彷彿一艘很舊的船吱吱嘎嘎響個不停。   厚重的門抖動。   然後……   光線先照進門下方的柏油路面,再慢慢擴大,往他們的方向移動。   碧爾雀的心臟跳得好快。   到目前為止,這是他生命中最興奮的時刻。   他看著門一英寸、一英寸、一英寸地往上開。   夾雜雪花的寒風掃過柏油路面,刺骨的冷空氣宛如利刃吹進隧道裡。碧爾雀瞇起眼睛,對抗射進來的明亮光線。   當門完全打開時,隧道入口將外頭的世界框住,像一幅畫。   他們看到一座暴風雪中、有許多突起圓石的松樹森林。   * * *   他們踏著一英尺高的柔軟積雪,走進森林裡。   四周異常安靜。   雪花飄落的聲音簡直像人在耳語。   走了兩百碼之後,碧爾雀停步。其他人也跟著停下來。   他說:「我相信這是從前進入松林鎮的路。」   他們站在濃密的松樹林中,完全看不出來哪裡有路。   碧爾雀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指南針。   * * *   他們往北走進山谷裡。   松樹高聳入雲。   「你會想……」碧爾雀說,「這片森林不知道被燒毀又重新生長了幾次了。」   他覺得好冷。他的腿好痛。他知道其他人一樣也有同樣的感覺,可是沒人出聲抱怨。   一夥人蹣跚前進,直到森林的盡頭。他們走了多遠?他不確定。雪一直下。從離開隧道後,他第一次看到熟悉的景象──環繞松林鎮周圍的岩壁仍然和兩千年前一模一樣。   再度看到這些岩壁感到的莫大慰藉讓他嚇了一跳。兩千年對森林和河流來說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是岩石山壁卻幾乎沒變。就像一群老朋友。很快的,他們就站在山谷中央,一片荒涼。   沒有一棟建築物留下。   連一點斷壁殘骸都沒有。   里芬說:「彷彿這裡從來沒有任何小鎮存在過。」   「這代表了什麼?」潘蜜拉問。   「什麼代表了什麼?」碧爾雀說。   「大自然掌控一切。小鎮徹底消失。」   「很難說。也許愛達荷州現在成了一個超大保護區。也許愛達荷州現在根本不存在了。關於這個新世界,我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   碧爾雀看向波普。他走到離其他人二十英尺的空地,然後單膝脆在雪地上。   「找到什麼嗎?阿諾?」   他招手要碧爾雀過去。   大家圍住阿諾,他指著地上的幾個腳印。   「是人嗎?」碧爾雀問。   「尺寸和男人的腳差不多,不過間距很奇怪。」   「怎麼說?」   「不管這東西是什麼,牠移動時,是四肢並用的。看到了吧?」他觸摸雪地,「這裡是後腳。那裡是前腳。看牠一步的距離有多大!這種走伐實在太驚人了。」   * * *   在山谷的西南方,他們看到一堆凸出地面的石碑散布在長滿灌木和白楊樹的山丘上。   碧爾雀蹲下來,將雪從其中一個的基座撣開,檢視其中一塊石碑。   它原來是塊被磨平的光滑大理石,但時間卻讓它變得凹凸不平。   「是什麼東西?」潘蜜拉一邊摸著另一塊石碑的頂端,一邊問。   「墓園的遺跡。」碧爾雀說,「上頭刻的字都已經被腐蝕掉了。這就是二十一世紀松林鎮留下的唯一遺跡了。」   * * *   他們往山裡的超級基地走。   每個人都很虛弱。   每個人都覺得冷。   大雪下得又急又猛,峭壁和常綠樹的背風處很快積了一大片白雪。   「不覺得這裡會有人居住。」里芬說。   「我們要做的頭幾件事之一……」碧爾雀說,「就是派出無人偵查機。要它們飛去博伊西、密蘇那,甚至西雅圖。然後我們就會知道還有沒有任何東西留下來了。」   他們照著自己在森林裡留下的腳印往回走。大家安安靜靜趕路,突然間他們身後的山谷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嗥叫,悠長可怕,在白雪遍佈的山峰間迴盪。   所有的人全停下腳步。   然後,傳來了另一陣對應的嗥叫。雖然音調比較低沉,但摻雜著同樣的悲傷和攻擊性。   波普正要開口說話時,陣陣尖叫聲響遍周遭樹林。   他們加快腳步,在雪地上疾行,先是小跑步,可是尖叫聲愈來愈近時,所有人開始拔腿狂奔。   離隧道口的距離只剩一百碼時,碧爾雀的腿再也跑不動了。他的臉上全是汗。其他人跑到隧道口,緊張大喊著要他趕快跑。他們的聲音和他身後的嗥叫嘶吼全混在一起。   他的視線變得好模糊。   他轉頭往後看。   瞄到松樹間有東西在跳動,有什麼灰色物體四肢並用地穿過樹林向他奔來。他大口大口喘氣,心裡想著,我居然在出來探看新世界的第一天就要死了。   眼前突然一黑,他的臉感覺到刺骨的冰涼。   他沒有失去知覺。   他只是臉朝下栽進雪地裡,動彈不得。   後頭的嘶吼聲愈來愈近,愈來愈響亮,突然間有人將他從雪堆裡拉出來。他在阿諾.波普的肩膀上搖晃,他看到樹林在背後退去,似人的生物正在努力追趕他們,最近的一個離他們不到五十英尺。   巨大的鈦金屬車庫門慢慢往下,離地面只差四英尺時,阿諾縱身一躍。後頭的怪物並不放棄,仍然繼續追來。波普將碧爾雀放在地上,一把抓下肩膀上的散彈槍,將子彈上膛。   碧爾雀的臉貼在冷冷的水泥地上,看著那群怪物在雪地上競相朝他們奔來,波普大叫:「退後!門就要關上了!」   金屬門終於落地。   他們聽到一連串東西撞上金屬門所發出的悶哼聲。   知道自己安全時,碧爾雀失去了知覺。   他昏倒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潘蜜拉歇斯底里的大叫:「那些他媽的是什麼東西?」   伊森.布爾克揭發真相後兩小時       伊森仰頭望著二十五英尺高的鐵塔,和繞著一圈圈鋒利鐵片的導線。原本比死刑電椅還強大一千倍的高壓電流總是不斷發出嗡鳴,聲音大到站在一百碼外就能聽見,而當你愈走愈近,空氣中的電流感也愈強烈。   可是今晚,伊森什麼都沒聽到。   更糟的是,三十英尺寬的鐵網門居然開得大大的。   而且是被固定在敞開的狀態。   雲狀的霧氣飄過,感覺風雨欲來。伊森動也不動地凝視著通電圍牆後黑暗的森林。   在如雷的心跳聲中,他聽見森林裡此起彼落、相互呼應的嗥叫吶喊開始響起。   畸人來了。   大衛.碧爾雀最後對他說的話在腦中一再重播。   地獄就要來找你了。   而這都是伊森的錯。   地獄就要來找你了。   他戳破了那個瘋子的謊言。   地獄就要來找你了。   他將真相告訴所有的人。   所以現在每一個鎮民,包括他的太太、兒子,全都要死了。   * * *   伊森全力衝刺穿越森林,往越野車的方向跑,每跨一步,每呼吸一口氣,心裡的惶恐就增加一點。他先是跑在松樹之間,後來乾脆沿著無聲的通電圍牆前進。   他的越野車就在前面,可是嘶吼吶喊的聲音已經明顯變大、變近。   他跳上車,在樹林裡開得飛快,將懸吊系統操到極限,把擋風玻璃上僅存的幾小塊碎片都晃得飛出邊框。   車子很快來到繞回小鎮的迴圈馬路,它飛過路堤,跳上柏油路面。   他用力一踏,將油門踩壓到底。   引擎咆哮。   他駛離森林,飛快駛過牧場。   遠光燈掃過小鎮邊緣的大型廣告看板。一家四口揮著手,臉上掛著一九五○年代無憂無慮的討人厭老式微笑,上頭的大字寫著:   歡迎來到松林鎮   在這裡,天堂就是你家   再也不是了,伊森心想。   如果他們運氣夠好,畸人們會先經過牧場,先攻擊牛群飽餐一頓才進城;那麼也許能拖延一點時間。   到了。   就在前方。   松林鎮的外緣。   天氣晴朗時,小鎮看起來是那麼完美。顏色鮮艷的維多利亞樓房整齊排列。白色低矮柵欄。肥沃翠綠的草地。小巧的大街總擺出能吸引觀光客閒逛、幻想他們退休後可以搬來這裡度過悠閒餘生的迷人模樣,古樸雅緻的退休生活。環繞小鎮的峭壁讓人覺得既安全又放心。第一次看到它時,不會想到它是一個無法離開的小鎮,一個如果試著離開就會被殘殺的恐怖地獄。   除了今晚。   今晚,所有的房子和建築全籠罩在不祥的黑暗裡。

作者資料

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

除了史蒂芬.金與休豪伊,我們也應該知道這號人物! 克勞奇一九七八年出生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他從小就愛說故事,弟弟喬丹(Jordan Crouch)是他的第一個聽眾,睡覺時克勞奇總愛說些恐怖故事嚇唬他,兩兄弟長大後甚至還合寫了一本哥德驚悚小說《毛骨悚然》(Eerie)。克勞奇出版了為數眾多的小說和中篇故事、短篇故事和單篇文章。小說《滿載》(Fully Loaded)、《逃》與J.A.康拉斯(J.A. Konrath)合著的《煽動》(Stirred)全順利登上亞馬遜電子書暢銷排行榜的前十名。至今最受歡迎的作品《松林異境》三部曲也已改編成影集,預計在二O一五年五月首播。他自述自己的寫作風格深受多位名家影響,包含《納尼亞傳奇》作者C.S.路易斯、《長路》作者戈馬克.麥卡錫、說故事大師史蒂芬.金與《隔離島》作者丹尼斯‧勒翰。克勞奇現居克羅拉多州杜蘭戈巿,仍舊持續創作驚悚刺激的故事。《羊毛記》作者休豪伊如此誇讚克勞奇:「他的確很會寫作,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怎麼訴說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 譯者:卓妙容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14-10-03 ISBN:9789862353936 城邦書號:FR652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