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豪門遊戲(下)妹妹別亂來!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豪門遊戲(下)妹妹別亂來!

  • 作者:郭小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07-04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華麗教主三月兔與新星作家郭小窩,聯手出擊! ◆首刷贈送三月兔插畫♥豪華PVC角色卡! ◆上下冊同時出版! 「所謂的妹妹就是用來疼愛的!」 冰山王子校草與脫線的小惡魔妹妹? 冤家兄妹的甜蜜攻防戰,高潮迭起! 【內容簡介】 ——小鬼,妳是我最棘手的大麻煩。 莫佐毓心知肚明,他拿自家古靈精怪的妹妹沒辦法。 為了體弱多病,一出生即出國療養的莫可凌, 他的人生道路早早就被安排好,簡直像遊戲中被控制的角色。 不是沒怨過命運的不公平,也曾想過要反抗, 但一切都在與他的寶貝妹妹實際相處後被推翻── 如今他不但得一肩挑起家族事業, 還得滿足妹妹所有異想天開的要求,可他甘之如飴。 莫佐毓決定,他要當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寵寵寵、寵壞她! 因為──莫可凌,是他的,他最珍貴的「妹妹」呀……

內文試閱

  亂七八糟的禁屋裡,原本沉重窒息的氣氛開始變化。   完全清醒過來的冉御少激動地握住莫佐毓扯著他衣領的手,難以置信地再次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看著恢復過來的冉御少,莫佐毓重複道:「我說莫可凌在你這裡失蹤了。」   說完,莫佐毓便將他丟開。虛弱的冉御少腳步不穩,多虧上官樂上前相扶,他才沒有摔倒。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顧不上自己,冉御少心急地看著上官樂。   上官樂稍稍一頓,隨即認真地說道:「凌知道你被你二叔帶回家之後非常擔心,最後竟瞞著我們獨自一人來找你。等我們發現找過來的時候,只在別墅的大門口找到她的校牌,現在凌已經不見蹤影了。」   「什麼?」冉御少一下子就慌了。   「我們以為她被你二叔發現,所以……難道她沒有和你關在一起?」宮澤南認真地問道。   「沒有……可惡。」冉御少忽然覺得頭痛欲裂,他捂著腦袋,一臉痛苦的樣子。兩天沒有進食,身體著實受不了了。   瞥見不遠處臉色蒼白的翟源,冉御少恢復到以前的樣子,殺氣騰騰地走到他面前:「喂,我問你!你們有沒有抓一個女孩回來?」   「沒、沒有……」翟源緊張地搖搖頭。   「你最好給我說實話,不然老子就把你脫光丟到大門口晒月亮!」   「少爺饒命!真的沒有,沒有什麼女孩!」翟源瑟瑟發抖。他知道冉御少說的是真的,他要是真的發起火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聽了翟源不像是騙人的回答,他們面面相覷。   她會到哪裡去?她能到哪裡去……可惡!莫佐毓的手握成一個僵硬的拳頭。   「對了,到監控室去。」冉御少突然激動地說道,「從山腳開始,通向別墅的那一整條路都安裝了監控攝像頭,只要到監控室去,就能知道凌的去向了。」   聞言,少年們匆匆地往門口走去。   「少爺!」翟源忽然嚴肅地叫住冉御少,「您真的要違抗二爺嗎?」   冉御少即將邁出的腳步就這樣硬生生停住了,澄澈的雙眸赫然閃過一抹恐懼。   翟源乘勝追擊,說得更加鏗鏘有力:「您想過您這麼做的後果嗎?如果沒有二爺的允許您就踏出這間房,那麼事後不僅是您,恐怕連幾位少爺也會受到牽連。」   他心裡的恐懼越來越深,一股涼意不斷從脊背裡透出來。   見冉御少聽進自己的話,翟源緩緩上前,擺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少爺,您就……」   「大伯,你的話好像太多了。」翟源還沒靠近冉御少,眼前就被一大片陰影覆蓋住,他緊張地抬起頭,就看見了上官樂笑得格外陰森的臉。   他一陣顫抖,好像此時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冉淵契。   「走吧御少。」宮澤南輕輕地拍了下他的肩,微微一笑,「凌寶貝在等你哦。」   看著他們的臉,冉御少終於下了決心。   「少爺!」   不顧身後翟源威脅的話語,他堅定地踏出了那個糾纏自己已久的煉獄。 ※     少年們匆忙的腳步聲在長廊裡迴盪,穿過長廊後,冉御少帶著他們往別墅外的監控室走去。   翟源似乎並不死心,一直緊隨其後。   就在他們剛要出大門時,一名保鑣慌慌張張地跑進門,叫道:「翟總管,二爺回來了!」   轟——   彷彿有個驚雷在頭頂炸開,麻痹了少年們向前的身體,他們就那樣硬生生地停在原地。   與他們臉上驚異的表情截然相反,翟源宛若打了一劑強心針,瞬間變得精神抖擻。   「二爺現在人在哪裡?」   聽了翟源的話,那位保鑣沒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看向身後。   短暫的屏息等待後,冉淵契平靜無痕的臉龐出現在他們面前。跟之前的幾次一樣,即使他只是這樣平穩地站著,也讓人感到一股窒息的壓迫感。   冉淵契在看到出現在這裡的冉御少時,眸裡不由閃過一絲異樣。居然自己出來了。   像受到了某種威脅,冉御少白皙的臉又轉為蒼白,他用力地握緊拳頭,想借此來壓下內心不斷滲出的恐懼。   不過,當冉淵契身後那個嬌小的身影出現時,在場的少年們臉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小鬼。」莫佐毓頗為驚訝地叫道。   「哥哥?」莫可凌先是一怔,隨即一臉開心,她顯然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莫佐毓他們。   完全沒有意識到此時氣氛異樣的她,在死裡逃生後,本能地往哥哥的身邊跑去。   腳剛邁出去,就險些被絆倒。冉淵契伸手拉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摔倒的動作。   心裡的警鈴驟然被拉響,莫佐毓一個箭步過去,迅速將莫可凌從冉淵契的手中奪了回來,將她護在懷裡,一臉戒備地看著眼前的人。   莫可凌抬起頭看著莫佐毓,一臉茫然。   見莫佐毓這般緊張,冉淵契淺淺一笑。   「原來是各位少爺大駕光臨,難怪我回來的時候聽說我們家被弄得亂七八糟的。」他彎著眼角,笑得格外友好,只是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冰涼的敵意。   除了莫可凌之外,所有人的臉色看起來都非常不好。   「大叔在說什麼?」莫可凌從莫佐毓的懷裡離開,「這裡是你家?」她做了個上前的動作,不過很快又被莫佐毓拉了回去。   「哥幹麼?」莫可凌疑惑道。   「你給我安分一點。」莫佐毓低聲警告道。   「可是他說這裡是他家……大叔,這裡是你家?那你是誰啊?」   剛剛在來的路上她就覺得有些奇怪,特別是這裡的人看到他時那副畢恭畢敬的樣子,更是讓她疑惑不解。遇到別墅裡的人她躲都躲不及,他卻大搖大擺。   冉淵契十分優雅地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單手托腮,面帶微笑地說道:「我是御少的二叔,我叫冉淵契。」   像被某種感覺驚醒,莫可凌醍醐灌頂般瞪大眼睛,失聲喊道:「你就是哥哥他們說的那位可怕的大叔!」   此話一出,少年們頭頂赫然籠罩過來一大片沉重的黑霧。   「呵呵,大概是吧。」冉淵契打趣地點點頭。   頓了一下,莫可凌劈里啪啦地往莫佐毓的身後躲去,只露出一雙眼睛看著眼前那位優雅的大叔。天哪,我居然跟哥哥口中最可怕的人獨處了那麼久!   冉淵契斂起脣角的笑,目光穩穩地落在低著腦袋的冉御少身上:「御少,我記得我好像沒說過你可以出禁屋了。」   冉御少的身體瞬間僵如化石,他陡然抬起腦袋,面對那張不帶任何情緒的臉龐,動著嘴脣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對不起。」花了所有的力氣,他僵硬地擠出這句話。   視線稍移,冉淵契輕輕地掃了一眼同冉御少站在一起的少年們。   「各位小朋友,我不管你們是出於什麼目的,但你們今天的行為確確實實屬於私闖民宅,要是大叔我真的追究起來的話,就算你們是大企業的少東,恐怕也得吃點苦頭,你們說是吧?」他揚起的脣角,有懾人的涼意。   這股涼意,讓所有被質問的人都無法反駁一句。   「二叔,請您不要……」冉御少心急地開口,只是冉淵契一記漠然的眼神,又讓他瞬間啞然。   上一秒還是天使一般溫和的表情,下一秒就變得凜冽無比,深邃的目光幾乎要將人吞噬殆盡。   此時此刻,莫可凌也開始感覺到看起來和藹可親的冉淵契其實有多麼可怕,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們在說到冉淵契時,會是那副沉鬱的樣子。   靜默的空氣裡暗流湧動,無形的壓迫感讓人喘不過氣來。   冉淵契高高在上的姿態讓他看起來像一位悠閒的審判長,在他面前的少年們全部是等待判決的犯人。   粗神經的莫可凌也被這樣的氣氛弄得緊張起來,她下意識地想尋找安全感,手無意識地摸索著,便碰到了莫佐毓溫暖的手。感受到這股溫暖,她二話不說地握了上去。   莫佐毓稍稍一頓,看了一眼莫可凌膽怯的樣子,不由眉頭一蹙。他不動聲色地收攏手掌,將莫可凌發涼的手反握在手裡。   「冉叔叔,真的非常抱歉。」忽然,莫佐毓乾淨的聲音打破了寧靜。只見他微微頷首,一副謙卑的樣子。   莫佐毓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就連冉淵契的眸底也閃過一絲異樣。   一向心高氣傲的莫佐毓居然向人服軟!   「因為妹妹忽然不見了,所以非常擔心,給您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我真的非常抱歉。」   莫可凌怔怔地看著他。   「可不可以看在我們年幼無知,原諒我們這一次呢?」   莫佐毓目光平穩地看著冉淵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帶著小鬼離開這裡。   冉淵契亦平靜地與他對視,心裡不由想著,真不愧是那個人的兒子,由他一手培養出來的接班人果然不簡單,看樣子此子以後一定不得了。   冉淵契慢慢站起來,走到莫佐毓跟前,淺淺地勾起脣角,眯起的雙眸裡透著某種危險的氣息。   「真是可愛的孩子。」他的語氣清淺如霧,只有離他很近的莫佐毓和莫可凌才聽得見。   莫可凌又下意識地往莫佐毓的身後躲了躲。莫佐毓用力地握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可不可以讓大叔先處理完家事再說你們的事呢?」明明是商量的句式,卻帶著不容違抗的命令語氣。   眉心一低,莫佐毓的眸底閃過一絲陰鷙。   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冉淵契在心底涼涼一笑。現在還太小了,不挫挫銳氣是不行的。   冉淵契將目光轉到冉御少身上,冉御少感受到他的目光,內心又是一陣翻騰。他努力不想讓自己在莫可凌面前丟臉,可是他對冉淵契的恐懼卻像本能一樣,由不得他自己控制。   「御少,既然你都出來了,那麼你就好好選擇吧。」   選擇?冉御少的眼底多了一絲茫然。   「你是繼續和這些人在一起呢,還是現在就回到禁屋去,由你來選擇。」   冉御少看向他,臉上浮起困惑、激動和迷茫雜糅在一起的怪異表情。   誰知莫可凌比當事人還激動,她居然白目地從莫佐毓的身後跳出來,一臉開心地問:「大叔的意思是讓御少自己做決定,無論他怎麼選,你都會尊重他的選擇?」   「小鬼。」莫佐毓試圖阻止她,這個笨蛋到底搞不搞得清楚狀況啊?   「是。」冉淵契回答得十分痛快,「不過御少你最好想清楚了再選擇,因為這會影響到我之後的一些決定。」他淡淡地說道,「你應該明白二叔在講什麼。」   明明是很平和的語氣,但是字字都透著威脅的資訊。除了莫可凌,所有人都聽得出來他的意思。所以冉御少原本亮起來的雙眸又在瞬間暗了下去。   見御少遲遲沒有回答,莫可凌有些急了。   「御少,你在做什麼?趕快告訴你二叔你心裡真正的想法啊。」她單純又急切地說道,「雖然大叔有時候看起來還真的蠻可怕的,可是卻也是個挺明白事理的人。」   「呵,謝謝誇獎。」冉淵契輕鬆地笑了笑。   莫可凌竟然也傻傻地抱以微笑,完全忘記了剛剛冉淵契才讓她覺得異常恐怖。   莫佐毓覺得自己徹底被這個小鬼打敗了。   上官樂不像莫可凌那般天真,但是他跟莫可凌有著同樣的想法,也許冉御少最後的選擇未必會得到冉淵契的認可,但是他希望冉御少能夠說出來,只要一次,對他畏懼的二叔說出內心真正的想法。也許只有這樣,以後的日子裡,他才會變得更加勇敢。   時間像布滿淤泥的河床,粘稠又緩慢,靜默的空氣裡,所有人都在等待冉御少的回答。   與莫可凌焦急的眸色相比,冉御少就顯得平靜多了,他的臉上幾乎看不出什麼情緒。   良久。   「我知道了。」他低低地開口,「我會回到禁屋去的。」   像是站在懸崖邊一腳踩空,上官樂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宮澤南看著他,澄淨的瞳眸出現了少見的憂愁。   像是早就預料到御少的回答一般,冉淵契輕輕地勾了一下脣,眸裡那抹怪異的落寞淡得不著痕跡。   反應最強烈的還是莫可凌,她難以置信地瞪大眼,一副要把冉御少生吞活剝的樣子:「為什麼?御少!你明明就不是這樣想的不是嗎?為什麼要說違心的話!」   將激動的莫可凌往自己的懷裡扯,莫佐毓用眸底的火焰警告莫可凌別再多事。   一直低著頭的冉御少靜靜地看著莫可凌,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接著他像下了什麼決心似的,無比堅定地看著冉淵契。   「我可以回禁屋,可是從禁屋出來之後,我也不可能跟那個不認識的女人結婚的。」他的聲音不高,卻十分有力。篤定的話語,輕輕淺淺地觸碰著冉淵契堅固的內心。   「怎麼了御少,二叔沒騙你,對方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冉淵契好脾氣地解釋道。   「不是這個問題……」   「那是什麼問題?」他冷冷地打斷,面無表情的樣子讓冉御少好不容易堅定的心又泛起一陣漣漪。   「我……」他用力地握了握拳頭,眼角餘光不自覺地掃了一眼莫可凌。   「結婚一定要選擇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而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敏感的冉淵契隨即淡淡地瞥了一眼莫可凌。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御少?」他目光平穩地看著冉御少,深邃的瞳眸沒有一絲波紋,而越是這般波瀾不驚,就越讓人覺得可怕。   「是,除了我喜歡的那個人,我是絕對不會跟她以外的任何女人結婚的。」無視內心的恐懼,他堅定地說。   太好了,御少……像是受到莫大的感動,上官樂無比欣慰地揚起脣角。   「原來是這樣……」冉淵契邊自言自語,邊緩慢走近冉御少。   見他靠近,冉御少本能地想逃走,雙腿卻像灌了鉛,讓他動彈不得,只能任憑那片陰影漸漸將自己籠罩。站在自己跟前的冉淵契抬起手,在冉御少看來,那只手就像一個巨大的有毒花盤,它張著血淋淋的大嘴,要把自己吞噬殆盡。可是身體動不了,他能做的,只是閉上眼,等待危險降臨。   「那你要好好努力了。」伴隨著冉淵契輕淺的話語,落在冉御少腦袋上的大手正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髮,「因為你的對手看起來很多。」   冉御少茫然地睜開眼,看到的是笑得格外溫和的冉淵契,跟先前不一樣,這次他的笑容沒有刻意偽裝,甚至還帶著一絲欣慰。   「好了,這次看在小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追究了。」冉淵契平和地說道。   聞言,在場的人無一例外都鬆了口氣。只有翟源顯然對這個結果有異議,他連忙上前一小步:「二爺,您不知道,他們……」   「這裡有你說話的分嗎?」冉淵契漠然打斷了他的話,看見冉淵契瞬間冷漠的表情,翟源顫抖著閉了嘴。   「謝謝您,那麼不打擾了,我們告辭了。」禮貌又客氣地說了一句,莫佐毓轉身離開。   「不留下來一起吃頓晚餐嗎?大叔可是很喜歡你哦。」   「不了,謝謝您的好意,改天再登門拜訪。」說完,莫佐毓冷冷地離開。   「那麼御少,我們先走了。」莫可凌對御少眨了眨眼,隨即又看了看冉淵契:「大叔,我們先走了。」她可愛地揮揮手。   「再見,下次再來玩。」   「好……」   「好個鬼。」莫佐毓伸手將白目的莫可凌硬生生拉走。   跟冉淵契禮貌地道了別,又和冉御少用眼神無聲地交流了一下,宮澤南和上官樂也離開了。   冉御少站在原地,一臉安心地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   冉淵契的目光則落在他的身上,跟以往冷漠的眸色比起來,他此時表現出了明顯的喜悅。你這個孩子,終於敢違抗我了,是因為那個女孩嗎?

作者資料

郭小窩

真名郭妙茹,一九九一年生。喜歡睡覺、發呆、寫小說和看動漫。很喜歡那種把想像的東西描寫出來的感覺,好像寫出來變成文字的話,寫的那些東西就全部變成了真的。

基本資料

作者:郭小窩 繪者:三月兔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4-07-04 ISBN:9789571055350 城邦書號:SPB4502326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