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絕境三部曲之2:暗夜前哨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美國亞馬遜數百條 評價口碑鉅作 ◆2012年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Top10選書 ◆2012年美國最具聲望文學獎RITA最佳青少年羅曼史作家 ◆美國三大公信書評《出版人周刊》、《科克斯書評》、《浪漫時潮書評》一致強推 在黑暗中,我擁有你的愛 到了光明之地,你卻轉身離去 巨大圍牆保護的救贖之地,危險被擋在外面,卻把無知鎖在裡面 也讓我們之間曾經築起的一切分崩離析…… 讀者同聲讚嘆:「史上最精彩的續集」 離開地底的時候,我失去了所有在乎的人。 而在這裡,人們都說我錯了──我不可能既當自己又當個好女孩,現在就連你也離我越來越遠。 有時候我還真寧願回到地底。 杜絲、菲德、史托克和緹根逃離舊紐約市的廢墟後,成功來到被圍牆保護的小鎮──薩維森。 但杜絲發現,這裡並不是她原先以為的和樂天堂。在地底,她被視為勇敢的成年人,但在這個被稱為救贖之地的小鎮裡,她被強迫穿上長裙,必須在學校裡乖乖上課,做個「好女孩」。但除了杜絲,其他人似乎都很能適應薩維森的新環境。緹根想要忘記過去而跟杜絲疏遠,菲德又因為史托克對杜絲的追求而和她保持距離,儘管杜絲很清楚她最渴望的是哪一個。 與鎮上格格不入的杜絲決定加入夏季巡邏隊,前往圍牆外的田地保護作物。生活似乎開始步上正軌,贏得其他守衛的尊敬、養父母持續的關愛,都讓杜絲慢慢瞭解,除了為生存而戰鬥,生活中還有許多美麗的事物。 但薩維森卻突然面臨了毀滅的危機──屍怪的攻擊變得更有組織、更狡猾,它們的目的似乎不是為了殺戮,而是對人類復仇。除了屍怪的威脅,圍牆內也開始出現不滿的耳語,指控杜絲帶來了噩運。更糟的是,屍怪偷襲了巡邏隊的前哨站,帶走了菲德…… 為了救出唯一的摯愛,杜絲必須深入森林前往屍怪的出沒地,但她永遠也猜不到她即將面對的命運是什麼…… 屍怪到底是什麼?薩維森也要面臨和隱地一樣的結局嗎? 杜絲、菲德、史托克、緹根各自選擇了不同的生活方式,但他們可能是決定人類存亡的最大關鍵……

內文試閱


學校


  在剩餘的休息時間,我繞著學校跑步,其他人都因此驚訝的看著我。不過這樣坐一整天會讓我變弱;勞動才能讓身體保持強健。
  
  跑到第四圈時,有兩個男孩站在一旁看著我,臉上掛著一模一樣的嘲弄表情。他們用手肘互推著,要對方壯起膽子,然後就追過來。他們跟著我到了房子的側面,接著我停下腳步,打算跟他們正面對決。在學校,他們會選跟大家不一樣的人來找麻煩;女孩會說惡毒的悄悄話跟嘲笑,男孩則是用更直接的方式。
  
  我看著他們。「需要什麼嗎?」
  
  「看情況。詹姆絲太太有沒有找到治療愚蠢的方式了?」
  
  其中一個傢伙把另一個人推向我。「小心哦,那可能會傳染的。」
  
  「我聽說妳是站著上廁所的。」體型較大的男孩說。
  
  他的朋友發出一陣怪聲──混合了不屑與咯咯笑的聲音──彷彿他說了某種既缺德又好笑到不行的事,他們的臉頰也泛紅了。看來我本來是應該對這段話感到震驚的。我一直盯著他們看,直到兩人開始站立不安。
  
  「妳為什麼一直繞著學校跑?」體型小的男孩問,「妳很笨嗎?」
  
  「她以為有東西在追她啦。」
  
  我受夠了,不想再讓這些無知的小鬼批評我是個怪人。這兩個傢伙該學點教訓。不過要是出手了,有麻煩的人會是我。總之我忍住了脾氣,這時突然有人從我背後出現。
  
  「夠了。」菲德輕聲說。
  
  雖然你不跟我說話,但是你會解救我。
  
  讓我更生氣的是,他只要一出現,就能把他們趕走,而我卻得用拳頭才能證明自己。不只一次了。我已經因為打架被送回歐克斯大媽家兩次,她警告說要是再發生一次,就會責打我。不過我從來就沒找過那些小鬼的麻煩,是他們一直不肯放過我……但詹姆絲太太才不會相信,她已經下定決心認為我就是壞人。
  
  「謝謝。」我從菲德旁邊擦身而過,卻無法看著他的臉,因為我對他不理我的事非常困惑,同時卻又渴望跟他在一起。
  
  就算他想回答,在那之前,詹姆絲太太就出來把我們趕進教室了。幸好,我們只要在學校再待一個月。我完全相信老師一定會利用這段時間,用絲克認同的方式好好折磨我。無所謂,我知道自己真正的價值。女獵人才不會光靠一群小鬼來證明自己。不過在最後一天課程結束時,我用手指摸了摸袖子底下的疤痕,讓自己知道這不是在作夢。雖然薩維森救了我,但是他們的保護有很多限制。他們的規定讓我無法做自己。然而,我曾經屬於一個需要我的團體。也許我能再次扮演那種角色。
  總有一天會的。
  

挑戰


  接下來兩個星期緩慢的過去,感覺一成不變。詹姆絲太太抱怨我在學校表現很差;其他小鬼在午餐時間找到了新方式想欺負我。菲德跟緹根繼續交新朋友。有些夜裡,史托克會偷偷爬進我的窗口,跟我一起去找大膽,然後我們會在那間祕密小屋裡對打。在其他的夜晚,我會自己去找那老人,跟他無所不談,包括他為什麼要自願參與這麼危險的貿易行動。
  
  今天中午,我很緊張。
  
  沒有理由緊張。大膽說我得證明自己,但那不是我焦慮的主因。我在馬廄外站立不安,聽著裡面動物發出的聲響。自從上次被詹森先生趕走之後,我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找過菲德了……不過菲德也沒來找我,而且他知道我住在哪裡。我最後一次接近他,就是他在學校插手那次──我好想念以前那段親近的日子。雖然讓緹根跟史托克同行增加了我們生存的機會,不過這麼做也改變了一切。
  
  可是我不能沒有邀請他就自己加入夏季巡邏隊。不管我們有沒有說話,就算他所有的時間都和緹根在一起,他還是我的搭檔。從一開始在地底下,這就表示要互相照顧對方,並且相信他會為了救我而戰鬥。來到地表上之後,這份關係加入了更多情感上的深度,讓我有種聯繫感,讓我渴望他的觸碰,想要他陪在身邊。於是我鼓起勇氣,走進馬廄。
  
  菲德會在放學後幫忙照料動物,我發現他正在替某種生物刷背,那比大膽用來拉車的動物還要大隻,身體的線條看起來也更為優雅。我一進去,牠就轉過頭來,輕輕嘶叫了一聲。牠的眼睛很漂亮,有長長的睫毛,身上的皮毛散發著光澤,這大概是因為菲德照料得很好。
  
  「杜絲。」他說。
  
  他的語氣很冷淡拘束,讓我感覺體內有某種東西蜷縮了起來,開始啜泣。如果我像老師一樣有某種頭銜,他一定會那樣稱呼我的。重點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還勉強記得起剛到薩維森的時候,他那時並沒有這樣對我。不,這種冷漠是後來才出現的。當然,他偶爾會變得拘謹,但態度並不會冰冷,不會一直沉默。
  
  可悲的是,我還是像以前那樣喜歡看著他,而這不是女獵人該做的事。這種反應來自我心裡那塊生育者的部分,是從我的生母傳下來的弱點──這讓我在地底下跟其他獵人之間產生不少麻煩。在我需要勇敢並強硬起來的時候,這種衝動會讓我非常痛苦。我不願去想他用手臂抱住我的感覺有多麼好,或是被他親吻的感覺跟我洗熱水澡時一樣舒服。一開始我並不想這麼做,但是菲德很細心也很有耐心,讓我知道不是一定要戰鬥才能有肢體接觸。而現在,我好想念他親吻我嘴唇的感覺。
  
  「你在做什麼?」這不是我想要問的。
  
  「幫這隻漂亮的動物理毛。」
  
  我猜那是指使用刷子,不過我從來沒聽歐克斯大媽說過要替什麼東西理毛,所以這個詞一定只能用在動物身上。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永遠也學不會其他人認為是小事的東西。就連跟我一樣無法融入這裡的史托克,都可以運用本能來理解地表上的事情。
  
  「我們要跟大膽談談夏季巡邏隊的事。」我直接說。
  
  菲德露出懷疑的表情。「我們是指誰?」
  
  「史托克跟我。如果你有興趣,也包括你。」
  
  「妳看過的戰鬥還不夠多嗎?」他的語氣似乎認為我有什麼不對勁,好像我應該滿足於什麼事也不必做,只要去上學還有跟歐克斯大媽縫紉就好。
  
  「我從以前就受訓成為這種人了,這就是我在行的。」我挺起肩膀,決心不讓他害我難過,儘管我的行為會讓他失望。
  
  他接下來的話讓我充滿了希望:「妳還是我的搭檔,我不會讓妳沒有信任的同伴就這樣出去。」
  
  而我也確實信任他,不管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還是一樣。我內心的冰塊有些融化了。「那就來吧。」
  
  「先讓我告訴詹森先生我要去哪裡。」菲德大步離開馬廄,接著他們那裡就傳來一陣小聲的爭論,沒有持續很久。
  
  「你喜歡他嗎?」幾分鐘後他跟上來,我這麼問他。
  
  他聳了聳肩膀,漂亮的嘴唇悶悶不樂的皺了起來。「不算喜歡。但是他並沒試著要當我的父親。」
  
  跟歐克斯大媽很不一樣,她下定決心要當我的母親。
  
  我們到鐵匠舖找史托克的時候,菲德並沒有反對。這兩個男孩都沒說要去邀請緹根。在我們來到這裡的旅途中,她就不是戰士,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會想參與夏季巡邏。不過我很想念她。雖然她比較喜歡跟一般的女孩在一起──她想忘掉自己經歷過的那一切──但是我覺得其他女性都無法像她那樣當我的朋友。然而有些時候,朋友也代表肯讓對方做出令人難過的事──例如跟自己保持距離,就只是為了能讓他們高興。
  
  圍牆裡,鎮上的布局相當整齊。我記得這個地方已經重建了三次,這是少數我有印象的歷史課內容。在這附近曾經發生過真正的戰爭,因此要塞變成了廢墟。他們大概在兩百年前發現了遺跡,然後重建成以前的樣子。讓我不明白的是,詹姆絲太太說要尊重「我們的」文化遺產。但因為我來自這個世界不在乎的角落,所以我想她的那種驕傲感不適用在我身上。
  
  我們沉默的穿過鎮上,偶爾向認得我們的人揮手打招呼。女人們看見我出現,全都安靜下來,睜大眼睛想找我的過失,等著打小報告。跟我們旅途一路上看到的廢墟比較起來,這裡的刷白建築顯得井然有序。然而,我還是不明白管理整個薩維森的交易規則。他們使用某種木製物品來代表貨品與服務的價值。兩個男孩跟我都沒有那種東西,所以我們需要任何東西都得依靠養父母。我真討厭這樣子。
  
  沒有家庭的單身男子,會留在西側的營地,那裡距離圍牆夠近,需要的時候可以安排更多守衛。自從我抵達薩維森以來,這種狀況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的守衛數量就足以擊退屍怪的侵襲了。我應該要對這種情形感到更滿意一點的,但也許我算是那種等災難出現才能夠感到安心的人。
  
  總之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無法擺脫這種預感。我們先前見過那些種類不同的屍怪,到時一定會對薩維森造成麻煩。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史托克跟菲德並沒有跟對方說話,這一點也不意外。雖然他們對彼此有很深的敵意,不過他們兩個似乎都決意要在這個夏天跟我並肩作戰。在心裡深處,我明白自己只能擁有一位夥伴,可是我心中有另一部分又很困惑:為什麼我不能跟兩個人都當朋友?他們都能替我帶來不同的東西,而且他們的戰鬥風格並不一樣。
  
  這跟戰鬥無關,有個細微的聲音說。可惜的是,這聲音突然出現,也突然消失,讓我覺得自己很愚蠢。
  我們找到大膽時,他正在營地裡玩牌。他的袖子捲了起來,露出飽經風霜的前臂。就算到了現在,我還是對他的年紀感到非常驚奇。如果有好的食物跟新鮮空氣,再加上屍怪不來找我,說不定我也能活得那麼久。這樣細想下去,我待會的請求就顯得更不合理,不過我在保護別人這方面已經落後很多了。如果不能達到對自己的期望,我就會覺得生命缺少了什麼。你可以把女獵人趕出隱地,但無法減少她對戰鬥的需要。
  
  「小孩兒。」他擺了一下頭說。
  
  這是他們在薩維森叫孩子的方式。他們養了一種動物來擠奶,那種動物的孩子也是這樣稱呼。【註:前一句的「小孩兒」原文為「kids」,此詞另一個意思指「小山羊」。】對我來說,這個詞似乎比小鬼更難聽,不過對地表上的人很明顯並不是這樣。雖然他們會生孩子,但是也不喜歡我把別人稱為生育者。
  我順著大膽的話回答:「聽說你需要一支隊伍。」
  
  兩道白眉毛往上揚。他演得很好,彷彿兩個星期前沒有聽過我的要求。「真的嗎?」
  
  「他們很快就要播種了。」史托克說,「而你需要人力去保護那些播種的人。」
  
  「還有之後也得保護田地。」我接著說。
  
  大膽歪著頭。「我知道這件事。」
  
  「我們想要加入你的隊伍。」菲德明講。
  
  「你們三個?」老人假裝很懷疑,目光掃向我的長裙。「妳會用槍嗎?」
  
  我搖搖頭。「不過在田地那裡也沒有圍牆。如果選擇有徒手戰鬥經驗的人,對你還是會有好處的。」
  
  「就是妳嗎?」他聽起來似乎覺得有點好笑。
  
  如果不是因為我知道他的意圖,這句話會讓我很不高興。大膽不能在一開始就表現出願意接納,而我也知道自己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穿著女孩的衣服,頂著歐克斯大媽綁的辮子,代表女獵人身分的疤痕也被遮住了。我的目光掃視過營區,發現有群守衛也用覺得好笑又不耐煩的表情看著我們。用談話的方式就只能達到這種效果。
  
  我隨便選了個看起來有點能力的年輕人。「我會向你證明的。我們到外面去,如果我不能打倒他,這件事情就算了。」
  
  由我來為我們這組人出頭,是有原因的。守衛們覺得我是其中的弱點。他們可能會考慮讓史托克跟菲德加入夏季巡邏隊,但我必須先表現自己的能力,才能得到他們的認真看待。
  
  我選中的守衛發出不可置信的笑聲。「我才不跟女孩打架哩!」
  
  「我聽到的可不是這樣哦,法蘭克(Frank)!」某個人突然大聲說。
  
  他的臉頰突然一陣紅。「閉嘴啦,杜利(Dooley)。」
  
  大膽推著牌桌站了起來。「看不出有什麼不好的,反正只要妳能遵守規定就行了。」
  
  這個守衛不可能受過像我那樣的訓練,也沒有相同的戰鬥經驗。在地底下,獵人會把我們的眼睛蒙住,教我們只靠聽覺和嗅覺來戰鬥,最後我進步到能夠從周遭的動作察覺對方的襲擊。我可以輕鬆打敗他。
  急著想表現的我,轉身背向史托克,他知道我要做什麼。他解開我的前兩顆扣子,然後我就把連衣裙拉過頭脫下。營地裡的男人全都嚇了一跳,只有史托克跟菲德例外,他們知道,在歐克斯大媽強迫我穿的女性衣裝下,我隨時都準備好可以戰鬥。我的大腿繫著刀,身上穿著從地底下帶來的褲子跟上衣。
  
  「所有的女孩都是──?」有個守衛低聲說,不過話還沒說完就被另一個人噓聲阻止了。
  
  「那就出去吧。」大膽說,「不見血,公平對決,先讓對方倒下的人就是贏家。」
  
  我可以接受這些條件。對於那位即將出糗的年輕人,我感到很抱歉,不過從臉上的表情看來,他覺得這是個大笑話。其他守衛都在偷笑,竊竊私語討論我贏的機會有多少,然後他舉起了兩隻手臂,驕傲的轉了一圈,認為會輕鬆獲勝。所以他或許是活該吧。
  
  他咧開嘴笑著,牙齒之間露出一個洞。「我會盡量不傷害妳的。」
  
  史托克在我後方輕輕笑了,不過我沒看他、跟他一起露出有預謀的表情。我把注意力放在必須打敗的對手身上,讓其他人相信我有能力加入大膽的隊伍。那個守衛過來時,沒擺出什麼特別的姿勢,以為很容易就能打贏我。他用笨拙的動作想抓我,而我蹲低避開,迅速繞到他的背後。我一隻腳踢在他背上的時候,其他守衛都發出了嘲弄的叫聲,而他也馬上轉身,因為難堪而臉紅。
  
  「別跟他玩了,杜絲。」菲德提醒我。
  
  我在腦中聽見絲克的責罵。別浪費體力了,解決他。
  
  雖然那個男人嘲笑我,但是他不應該被耍著玩。所以下次他衝過來的時候,我掃倒了他的腳,然後撲到他身上,雙手抓住他的喉嚨。要是我拿著刀,他現在已經死了。
  
  四周一片沉默,只聽得見他急促震驚的呼吸聲。接著,被我壓在底下的那個年輕人喘著氣說:「我慘了。」
  
  從這場對決,我看得出他們受的戰鬥訓練很少。也許是他根本就不覺得應該使出全力對付我。總之,我抬起頭看向大膽,確認他接受這樣的結果。老人點了點頭,於是我跳起來,慢慢轉了一圈,看看這個守衛有沒有憤怒的朋友想替他出口氣,不過其他人的樣子看起來比較像嚇到,而不是受到羞辱。
  
  為了表現出心裡沒有惡意,我伸出一隻手。法蘭克遲疑了一下,然後讓我拉他起身。他搖搖頭,用既欽佩又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雖然這個決定不會大受歡迎。」大膽說,「不過浪費這種人材實在太愚蠢了。要是妳的朋友有妳一半厲害,我很榮幸能讓你們加入隊伍。」
  
  我突然感到一陣驕傲。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能夠在薩維森感到快樂,彷彿他們會同意我展現出真正的實力。「總共有多少人?」
  
  「八個。一個巡邏隊長,也就是我,還有一個偵察專家,其他人負責防守。」
  
  「我的偵察能力很強。」史托克說。
  
  這並不是開玩笑。雖然我的感官能力很敏銳,菲德的直覺也很準,但我們卻完全沒發現史托克在廢墟中追蹤我們。我點點頭替他背書。
  
  大膽對我們說:「你們這個夏天的工作,可以換取一小筆津貼。」
  
  我猜他指的是我們能賺到貨幣,可以到鎮上的商店使用。如果真是如此,那一定很不錯,因為我討厭完全依賴養父母,想要的東西都得找他們拿。雖然他們已經夠慷慨了,然而這並不是重點。我必須獨立,只有小孩才會一直乖乖的受人施捨。
  
  「如果你也讓我加入,我會很感謝的。」我身邊的男人說。
  
  大膽打量著他。「為什麼,法蘭克?我才不會讓你找這個女孩麻煩,害她不好過。她很公平的打敗了你。」
  
  「不是這樣的,長官。」他停了一下,然後低聲說,「我想我也許可以從她身上學到東西。」
  
  「這並不意外。看來我只需要再找三個人──」他的話都還沒說完,就有另外三個守衛走上前,自願加入隊伍。他們似乎也都是出於欽佩才來的,沒有批判或憤怒的樣子。
  
  或許與眾不同並沒有關係,至少在守衛之間是這樣。說不定我的本領比性別還重要。如果他們不像女人一樣愛八卦,我一定會更加喜歡薩維森的。
  
  「什麼時候開始?」我問。
  
  「從明天開始的一星期之後要播種。」大膽回答,「我們就在那個時候出發。」
  
  去保護種植者,這跟地底下的運作差不多。我的心裡有一部分還不敢相信這個結果。經過了這段時間,我在世界上終於有了合適的位置,還有重要的工作。到時候,他們說不定還會教我開槍,讓我像其他守衛那樣在圍牆上輪值。這能讓我在交易隊伍休息的期間內有事情做,就跟大膽一樣。
  
  前提是妳夠幸運,能夠被選上當他的徒弟。妳必須先念完書。想到這,我的興奮感就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過,我還是說:「謝謝你,長官。我會準備好的。」
  
  老人點了點頭。「下星期六的日出之前,到營地集合。要是歐克斯大媽找妳麻煩,就叫她來跟我談。」
  我心裡感覺到一股暖意。我很想擁抱他,不過他應該跟絲克一樣都不在乎。於是我滿意的用力點頭,然後趕回營地裡拿那套蠢衣服。我咕噥著把連衣裙套過頭,菲德接著替我扣好。從背上那種刺癢溫暖的感覺,我知道是他沒錯。在地底下,他一開始觸碰我是為了能安心,當時彷彿能夠從我的皮膚找到慰藉。在地面上,他用一隻手繞過我的肩膀,然後品嘗我嘴唇的甜味。我非常習慣菲德的雙手,好像我從來沒碰過其他人一樣。
  
  「我得回鍛造場了。」史托克離開時,用指尖撫過我的臉頰,可是我的目光無法離開菲德。
  
  他看到這個情景,嘴唇隨即緊抿起來,然後咬緊牙關。這兩件事在我的腦中連結起來了:或許他刻意疏遠,跟他對緹根的感覺一點也無關,而是完全因為史托克跟我。這種分離的關係在我們抵達這裡之前就已經開始了。史托克愈展現他喜歡跟我在一起,菲德也就愈抽離。
  
  我以為菲德還在對我生氣,因為屍怪殺了他的老朋友波兒──而我們救不了她。史托克在廢墟中曾經是我們的敵人……而在我們帶著緹根逃離他的幫派時,他還利用波兒當誘餌來獵捕我們。不過,屍怪在我們第二次對決時攻擊,讓史托克成了看似不可能的夥伴。菲德把波兒的死怪在史托克身上,我猜他也是出於這個原因而不喜歡我跟他一起訓練對打。而現在,我納悶他的冷漠是不是帶有更私人的情緒。
  
  如果不問,我永遠也不會知道。
  
  「你馬上就要回去嗎?」這是幾個星期以來我第一次試著打破他的冷淡,我的心裡受到一陣焦慮襲擊,不知道他會不會拒絕──要是他真的拒絕了,會讓我有多難過。
  
  他考慮著,然後勉強喃喃擠出了幾個字。「我的工作可以晚點再做。」

作者資料

安.阿吉雷(Ann Aguirre)

從小在玉米田中的小黃屋裡成長,擁有英國文學學位。在成為全美暢銷排行榜上的常客作家之前,她曾當過小丑、收銀台店員、配音員,現與丈夫住在墨西哥。 她熱愛每一種類型的小說,不論成人或青少年作品。安.阿吉雷的作品主要為奇幻、科幻小說,創作類型橫跨都會奇幻、奇科幻羅曼史、超自然懸疑羅曼史、蒸汽龐克奇幻(和她丈夫一起),以及青少年小說。每本作品都在美國亞馬遜網站和Goodreads書評網得到四顆星以上的評價,分別在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今日美國》暢銷排行榜屢獲佳績,從此奠定阿吉雷類型娛樂小說大家的地位。 《絕境三部曲》是她在青少年領域的初試啼聲,甫出版即獲各方媒體及讀者的廣大好評,也陸續拿下青少年圖書界的重要大獎,更加肯定了《絕境三部曲》的魅力與阿吉雷的實力。

基本資料

作者:安.阿吉雷(Ann Aguirre) 譯者:彭臨桂 出版社:臉譜 書系:Q小說 出版日期:2014-03-28 ISBN:9789862353479 城邦書號:FY1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