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公子們接客了1:人生就像小倌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公子們接客了1:人生就像小倌

  • 作者:逍遙紅塵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2-07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1:貓君笑豬精心繪製「客官請進百草堂」人設海報 ◆隨書附贈2:加大版書衣,「人物款」與「完整款」裡外兩款封面任君選擇 作者全新創作,從未在網路上曝光的內容,實體書獨家首發,小說搶先看! 人生就像小倌,不但要懂得賣笑,還要耐操! 歡迎來到全新的女尊世界,看公子們各展風情、各顯神通! 正宗《美男十二宮》續作,之前《花君宴》畫冊搶先曝光的八皇子的故事終於登場!許多謎團有待作者以更加曲折離奇的劇情為大家一一解答! 天增歲月姐增夫,春滿乾坤爺滿門。老鴇變皇上,小倌理論成治國良方?女尊天后「逍遙紅塵」風華再現,展開另一段蕩氣迴腸、美男環伺、危機四伏的旅程! 「我想請妳做一件事。」 「不,誘惑越大,任務也越可怕,我拒絕。」 「給妳數不盡的美男,讓妳的青樓開遍天下?」 「數不盡的美男?那包括你嗎?」 「嗯,只要妳答應,我也是妳的。」 「噗……你是鳳后……你該不會想讓我去當皇上吧?」 「正是!」 「啊?我只會做老鴇,當皇帝,我沒經驗啊!」 這是一個女子為尊的世界。 七國中最為富庶的澤蘭國京師,因著名的青樓「百草堂」在國喪期間重新開張而吸引無數民眾圍觀,結果來了一位神祕客人指名要包下閣主煌吟一個月!這位神祕人正是澤蘭國師兼新任鳳后「容成鳳衣」!因甫登基的皇上離宮下落不明,偏偏各國使節即將入京慶賀新君登基,因此容成鳳衣希望外貌與皇上相似的煌吟能入宮假扮皇上一個月,以應付當前危機。 煌吟用一個又一個的「小倌理論」大刀闊斧地整頓重文輕武的澤蘭內政。但,煌吟自己卻有著與白蔻國太女不共戴天的祕密,究竟她們兩人之間曾發生什麼事?煌吟的長相為何會酷似失蹤的皇上?煌吟想尋回被拆散的初戀情人能否成功?她和鳳后朝夕相處最後是否會假戲成真? 客官別走開,好戲才正要登台!公子們,接客了! 「喂喂,你們一個是朕的鳳后、一個是朕的將軍,還記得自己的身分嗎?別急著接客行不行啊!」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狼大筆下的女主角們,傲立朝堂,生殺予奪,狂妄霸氣,令人折服;筆下的男主角們,風華絕代,性格分明,情深如許,令人嚮往。這就是狼大的文風,痞氣只是表面,那些角色深深印在腦海中,是豪情萬丈或似水纏綿,一筆一畫接深刻,一刻一痕皆銷魂。這是女子可以主政的時代,女主角的能力才識確實擔得起國,擔得起家,也擔得起那些愛她的男子們。喜歡煌吟的自信與自傲,還有很多美人尚未出現,許多謎題還沒解開,期待狼大寫出後續發展,煌吟的荒淫美人路,嗯啊,很讓人期待的未來呢。」 ──讀者 pythagoras0314 「本書是《美男十二宮》的續作,但不用顧慮沒看過前作的話會不了解本作情節,因《公子們,接客了》乃是全新篇幅的展開。情節發展饒富意味,我總是很訝異作者能置入些令我實在想像不到的驚豔手法,仿若各色花朵遍路播開,爭奇鬥豔,概而論之便是四字——出奇不意。本書女主角的個性依是瀟灑氣概、敏智風流人物,而角色一開始的老鴇設定實在有趣,於角色身分的轉換上,作者也是別出心裁。而作者這次在老鴇這個身分當中又置入了一個畫龍點睛的元素──小倌理論,這可是其一將我逗得最樂的部分了,道理直白不呆板,實在是深得人心。本書中的美男,媚、柔、俊、美、勇,各色皆有,其中描寫之細緻玲瓏,似如品味美人瓷肌玉貌,帶來令人久而難忘的霽月雲雨。」 ──讀者 卿虎 「作者的故事架構依然讓人覺得龐大而深厚,文字間不時有氣勢磅礡之感,且用詞精妙,即便主角罵粗話竟也不覺突兀。且與上一套作品《美男十二宮》的故事設定有明顯不同,我一口氣看完了這本書,實在是讓人欲罷不能啊!目前出現的每個男角都很有魅力!不曉得這次女主角又會將幾位夫君金屋藏『嬌』呢?」 ──讀者 芴穎 「逍遙紅塵的作品都有一個共通點,故事中段以後劇情都會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虐身又虐心,讓讀者的心情常常跟著劇情大起大落,也因為如此,我們這些書迷們才會如此地為她著迷。讓我最喜歡的片段就屬煌吟在回憶起過去的時候吧,那種哀傷悲痛也深深地傳達給我,我在那段停留了十分鐘,遲遲不能緩解情緒。」 ──讀者 Lin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序跋


寫一個讓大家持續記掛著的精彩故事

  
  《美男十二宮》是我在四年前寫的文,當時無畏無懼的我,也算得上是意氣飛揚,不在乎結果如何,只想著能寫一本很特別的小說,但是它的成功,讓我對自己一向最為拿手的女尊文有了畏懼。
  畏懼什麼?
  每一個人都畏懼從成功的巔峰摔下來,每一個人都害怕自己不能超越,尤其是作者,害怕被人說江郎才盡,害怕被人說沒有新的段子,只知道吃老本;改變,可能讀者不再接受,覺得作者不再是自己喜歡的那個風格,不改變,可能讀者覺得這個作者已經不再吸引自己,寫來寫去都是那個調調。《美男十二宮》給了我無法想像的肯定,也給了我無法想像的壓力。
  這個……就好像被大家寵幸過了,又被大家拋棄,好像一個過氣的小倌,嗚嗚嗚(請原諒我寫公子文寫入魔了,到哪兒都是小倌理論)。
  在《美男十二宮》之後的四年,我寫過正劇,寫過現代言情,寫過武俠,就是沒有再觸碰過女尊,即便心裡再癢,即便再多讀者呼喊,我還是不敢,甚至我有過這樣的想法——逍遙紅塵的女尊巔峰就停在這裡也挺好的。
  當編輯提及姊妹篇的時候,我心裡是渴望的,但又是恐懼的,這個稿子從《美男十二宮》時期就在構思,一直到二○一二年動筆,直到二○一三年年中才有十七萬字,其間重寫了三次,在十萬字的時候全部推翻改寫一次,幾乎是耗時最久的一本書,只因為我心裡的壓力很大。
  因為我知道,讀者喜歡比較,比較男主角有沒有特別的地方,比較文筆有沒有變化的地方,比較故事情節有沒有創新的地方,越是姊妹篇或者續集,越是容易出現這種情況,我與編輯的溝通和我的固執堅持,也是前所未有的,因為我太在意。
  編輯對我的肯定和鼓勵、讀者的期待,讓我不能放棄也不敢放棄,既然選擇了為《美男十二宮》寫一個相關的故事,我就想把《美男十二宮》的意氣風發延續,就算不是同樣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但是風格和我在故事裡想要傳達給大家的想法,是不會改變的。
  當然,我並不希望大家把這部作品當作《美男十二宮》的延續來看,它雖有前作的影子,但主體故事是新的女主角,新的男主角,其間的伏筆和暗線,大家一定要仔細看喲。
  照慣例,本該在書的第一冊,向讀者介紹所有男主角的名字和身分,而我在與編輯溝通後,決定先不給名字,只給一個代表的花名,剩下的就讓大家去猜,至於為什麼這樣做,看下去大家自然會明白的。
  真心地感謝編輯Debbie,沒有她的幫忙,這個構思我也許就完成不了,在這裡向我敬愛的編輯敬禮。
  所以,指望從我的人物設定裡查探伏筆的人,嘿嘿,註定你們什麼都翻不到嘍(某狼頓時被打翻在地)。
  大家從書名《公子們,接客了》就能猜到,這個故事大概跟青樓有關,但其實青樓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個背景,重點是——公子們嘛。
  色女們都懂的,是吧?
  早在寫《美男十二宮》的時候,我就為這本書埋下了伏筆,如果你們想找線索,我不介意大家把《美男十二宮》再看一遍,找到伏筆的可以得到某狼香吻一枚,嘿嘿。找不到的嘛……也沒關係,因為他們之間的關係是——沒有關係(某狼頓時又被打翻在地)。
  某狼掙扎求饒:好吧,是有一點點,但是我不告訴你們(某狼第三次被打翻在地)。
  也許這一次的女主角不會如上官楚燁那般風流又夾雜著不羈,也不會如上官楚燁那種少時的成就和萬般皆通,但她肯定有吸引人的一面,以我的親媽性格,大概可能也許應該不會委屈她吧,頂多就是男主角死幾個(無辜望天)。
  一本書,肯定有笑有淚,如果我能讓大家開懷一樂,請大喊逍遙紅塵親媽萬歲,如果把你們弄哭了,那……某狼弱弱地遞紙巾,看在我這麼乖的分兒上,就不要拔狼毛撕狼皮了吧。
  我曾經以為寫一本書,要儘快地讓大家看到結局,這樣久懸的心就能放下,可當一本書真正完結的時候,也有人告訴我,面對牽掛了這麼久的文完結時,心裡又會空落落的,因為突然覺得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所以,我會努力地寫一個精彩的故事,讓大家在未來的數個月中都記掛著,當作《美男十二宮》的延續也好,當作一個獨立的故事也罷,希望你們會喜歡。
  我最後鄭重聲明一句:此文是單P還是NP,我還沒想好,在此不能保證會給你們什麼樣的答案,扠腰仰天狂笑(某狼徹底被編輯打翻在地,拖走)。
  
  逍遙紅塵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

內文試閱


讓我做皇上?

  
  長串的鞭炮炸響在空中,劈劈啪啪的火光中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指指點點著鮮紅的布簾遮擋著的牌匾,在四散的糖果中哄搶著,一時間街頭好不熱鬧。
  是有哪家公子出閣嫁人?錯!
  是誰富豪大戶做壽?錯!
  是將軍百戰得勝歸來?是名門高官告老?還是誰家得封誥命?統統錯錯錯!
  這裡是……
  門前有人高聲呼著:「今日我家開張,主人說了,一律半價消費,還有特殊禮物贈送。」
  一時間人頭攢動,想要看清楚這紅綢遮擋的匾額下揭開的,是個什麼鋪子。
  半價消費,除非是賣棺材冥紙,否則大家都摩拳擦掌等著衝上去搶購。
  手指抽過,頂端紅綢大花流瀉著漂亮的弧度,垂墜落下,傾瀉在地,幾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鐫刻其上——「百草堂」
  藥鋪啊……
  歎息聲連綿,所有人都垂下頭,就算是半價也沒了搶購的慾望,誰買一堆藥在家放著,這不是找晦氣呢?
  門前禮賓顯然看出了大家的心情,手掌一揮,門前上下聯上的紅綢同時落地,露出兩排金光燦燦的對聯。
  「天增歲月姐增夫」
  「春滿乾坤爺滿門」
  哄……一群人頓時笑開了花,有人忍不住指著禮賓狂點,「還是青樓啊,快說,你家東主誰?」
  禮賓大人沒回答,抬起下巴揚了揚,遙指向二樓的方向。
  圍欄邊,我輕搖紙扇淡笑盈盈,接受著一干人等的注目禮。
  冬天的紙扇,搧出陣陣涼風,順著我銀狐皮氅往裡鑽,全身雞皮疙瘩集體起身敬禮,果然飄雪的天氣,是不適合裝腔作勢的。
  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下,我淡定地把紙扇闔上,雙手抱拳,朝著樓下一敬,「在下開店三載,承蒙街坊鄰居關照,今日蓬門二開,一律半價。」
  哄笑聲更大,有女人忍不住喊出口:「煌東家,好好的為什麼要重開店門,搞得我還以為您不做了,這京城中,就數您家的公子最貌美、也最善解人意,一月前看您關門,我還傷心了好一陣子呢。」
  我呵呵一笑,手中紙扇遙指著門上的金字大招牌,笑得比這難得的太陽還要燦爛,「各位街坊一句煌吟大人,我怎麼捨得關門?這不是天朝大喪,不准娛樂,咱們多少改改名字避諱下麼。」
  手揮過,掌心中一把金葉子灑下,紛紛揚揚的在空中墜下,「昔日蒙各位賞光,今日重開,討個好彩頭。」
  一般開張大手筆的,也無非撒些銅錢,我出手的絕對是貨真價實的金子。雖然是「澤蘭」國最為富庶的京師之地,這一擲千金的手段,也是絕對稀有的。
  同時,大門開,金碧輝煌下,粉紗飄搖,我的聲音飄飄蕩蕩傳入眾人耳中:「今日『小茴』公子出閣,價高者得之,酒水免費。」
  「小茴」公子是誰?那是京師裡響噹噹的小倌,奈何人家是清倌賣藝不賣身,勾得無數人垂涎三尺,今天我甩下這麼一句。人群頓時如潮湧,進門的客人卡在大門處,憋得滿臉通紅,那燙金字的招牌震了震,總算屹立住了。
  我支著下巴,懶懶地撐在欄杆邊,每一個人在我眼中,都像是明晃晃的銀錠子,一個又一個,再一個,進了我的門。
  「閣主,妳拋出這麼多金子,不怕收不回本麼?」我身後的陰影處,一道頎長的人影雙手抱肩,懶散地靠著,斜睨著的眼神下,是調侃。
  輕聲一笑,我轉身,手中的紙扇勾上對方的下巴,兩人親密地相貼,我的衣裙劃過絢爛的色彩,歸落他的腿彎邊,「我打賭,他們撿去的,今夜全都雙倍還給我。」
  手中扇尖挑起面前人俊美的容顏,我吐著氣,「不過,如果你肯接客,別說雙倍,十倍都有可能。」
  手指輕晃,拍開我調戲的扇子,他淡淡一哼:「我不賣。」
  每次調戲固有的回答,連換一句都不肯,這傢伙,一點也不可愛!
  收回扇子在掌心中拍著,我的氣息撒播在男子面頰上,「只怕你賣了,我的『百草堂』要改名叫『蟲草堂』了?你那小蟲蟲會讓我的客人不滿意的。」
  眼中薄怒飄起,他手心一晃,推上我的肩頭。
  我一聲哀哀的叫嚷,人往地上摔去,還未落地,一雙有力的胳膊已經扣上了我的腰身,將我拉了回來。
  「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湊上他的臉頰,似有如無地唇擦過他白皙冰玉的面頰,得到白眼兩枚。
  身體無痕地晃出他的臂彎,我大笑而去,「蜚零,晚上記得給我燒好熱水伺候我沐浴,要好好地按摩下,今夜只怕會累斷我的小蠻腰喲。」
  回應的,是冷哼,他的人影沉在雕梁畫棟的陰影間,轉首不見。
  目送著他的離去,笑容依舊掛在面頰中,心頭的思緒,唯有自己最清楚。
  三年前,我與蜚零來這裡的時候,除了空空的四隻手,就是一身的傷,轉眼間我掙下這些基業,倒也算是滿足。
  一月前,先皇殯天,國喪期間不准任何娛樂,各行都想著辦法避諱,我不過閉門一月,轉手再開時又是一番熱鬧光景。
  我與什麼過不去,都不會與錢過不去。
  我不但要活著,還要活得比任何人都好,這是我煌吟三年前許下的誓言。
  手指輕快地在欄杆邊抹過,我緩步行下樓,就在轉身的剎那,心頭一震。
  步停,身頓。
  我抬手客套地朝著樓下的人群拱手,眼神卻藉著手的遮擋看向目光的來處。
  如果我沒感覺錯,這兩道目光絕不屬於來尋歡的客人的,因為那兩道視線,停留在我身上,很久了;我的感應不會出錯,絕不會。
  目光望去,一頂青呢小轎,軟重門簾被兩根手指輕輕挑著,人影被轎簾擋著,我所有的視線裡,都只有那兩根手指。
  如筍似冰的手指,尖尖白潤,指節如無骨。以我閱盡千帆的資歷來點評,只有兩個字——仙品。
  我挑選小倌一向挑剔,非上品不要,久而久之行內甚至有過這麼一句話,只要是煌吟大人樓中出來的公子,天下任何樓坊皆做的頭牌。
  可惜我樓中的小倌,竟無一人能有此肌膚,這清薄如玉的細緻,讓我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奶奶的,他賣身麼?
  那道目光從簾後透出,第一次與我觸碰。
  好一雙漂亮的眼睛!但是更漂亮的是眼神,空靈剔透,霧雨空蒙,卻不是空洞,而是深邃包容,猶如雨後的青山,籠罩在無邊的仙氣裡。
  簡簡單單一碰,還不讓我感慨更多,那手指便抽回,門簾垂了下去。
  心頭,竟然浮起一絲失落。
  他也察覺到了我的回眸,落簾不想讓我打探更多。但是他的視線並未轉移,我甚至還能感覺到,隱隱約約的門簾後,那視線依然停落我的身上,像一隻無形的手,慢慢游移在我的臉、我的肩、我的胸口、我的腰身!
  操!老娘一開青樓的,只有老娘調戲男人的份,今天居然被一個男人隔著個簾子意淫了。
  想了想,我咧了個大大的笑容,雙手叉腰,迎著他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你敢用眼睛摸,老娘敢隔著空氣爽。
  眼見著轎子抬起,不是我想像中的離去,卻是朝著「百草堂」快步而來。
  我略微沉吟了下,笑容掛回臉龐,蹬蹬蹬地走下樓。
  我剛走到門前,正巧那轎子也停下。一名轎夫衝著我抱拳拱手,「請問是閣主大人煌吟姑娘嗎?」
  我點了點頭,卻沒有回答。挑著一雙玩味的眼神,將所有的注意力,給了那轎中人,手中扇子拍著掌心,「我『百草堂』不接男客,如果賣身,可以詳談。」
  方才那一眼,我已能辨認出,那是一雙男子的手,男子的眼。不過這樣的排場,這人肯定不是來賣身的。
  「我家主人敢問煌吟姑娘,若要姑娘相陪,多少錢一夜?」
  我?
  他想買我陪夜?
  這是青樓沒錯,這裡花錢就能嫖也沒錯,大人我自認身材不錯臉蛋上佳更沒錯……
  可是,女尊的世界,只有女人嫖男人,哪有男人嫖女人?
  這人,瘋得比我還魔怔。
  果然,身旁各種流言四起,猜測來者身分的,看我如何回答的,還有好事起鬨的。
  「煌閣主,妳不是號稱只要有錢什麼都賣的嗎,今天自己賣不賣啊?」
  「會花錢買女人的,天曉得要醜成什麼樣子,煌閣主行不行啊?」
  扇子插入腰際,我雙手抱肩,我輕輕一笑,在眾人哄笑的聲音中啟唇:「來者是客,豈有不接之理,百兩黃金一夜。」
  想買我,也要看出不出得起價錢!
  轎中傳出一道溫潤沉穩的男子嗓音,雪山清泉般雅致,「那我先買一月。」
  一個月!
  這價錢,足以讓我關門帶著蜚零吃喝三輩子有餘了。
  好奇、倨傲、探查,所有的心思在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化為了諂媚,我側身讓出了位置,只說了一句話:「內院,我房,現在出貨。」
  於是,這「澤蘭」京師中,瞬間流傳出了一個神話,「百草堂」閣主煌吟大人,不僅在開張第一天收穫酒資百兩黃金,更親身接客,賣出了比「小茴」公子出閣還可怕的價錢。
  三千兩黃金,老鴇賣身。
  
  燭光魅影搖,映照人一雙。
  那軟軟的顏色投在床榻間,被輕紗遮掩的大床此刻正散發著旖旎的氣息。
  我的手指抹過頸項間的珍珠環扣,皮裘大衣在柔軟的聲音中落在床榻上,隨意地歪倒在床頭,衝著眼前的人揚起誘惑的眼神,舌尖輕劃過唇邊,「你來我來?床上桌上?站著坐著抱著歪著,還是……倒立著?」
  有道是客人的一切要求都要對的,如果客人有無禮要求,請參照第一條。收君錢財,寬衣解帶。
  「地方任君挑,不過……」掌心拍了拍小小的床頭櫃,「客官,如果您要求別致想要在這,我只能說不了。」
  男子喉間發出很輕的一聲呼氣,似乎是笑,卻沒有在臉上看到笑意。他撩起衣袍,當他旋身的剎那,白色金邊的袍角旋起,寬大的衣袖恍若回風舞雪般絢爛了我的眼神,這本被我氣息掩蓋的房間,剎那被他侵占了半壁江山。
  輕輕地吸口氣,空氣裡瀰漫著淡淡的龍涎香味,高貴得與這小屋子格格不入。
  真正有侵略性的男人,不需要武學,不需要力量,一顰一笑,舉手投足,便足以令人臣服。
  他,就屬於這一類。
  當他從轎子裡出現的時候,久經風月的我都忍不住被吸引忘記了呼吸。
  那完美的指尖再現,將簾子挑起,白玉冠上嵌著金絲流彩,在入眼的剎那讓我微感意外——他是束髮的,這是已嫁了人的標誌。
  衣衫也是兩種顏色,白衣勝雪,金絲高貴。兩種顏色融合在他身上,奇異的統一。
  那衣衫的白,反射了全部陽光的燦爛,將整個「百草堂」的金碧輝煌都壓制了下去,有種無形的氣息,彷彿他才是這方天地的主人。
  或許說,從轎子破格一路從大門口抬到我房門前的時候,當他的轎夫不經我同意就隱藏在院子的角落中時,這裡的一切就已經被他主導。
  他的眼角很深,眼睛的弧度非常漂亮,這樣的一雙眼在看人的時候,哪怕是靜默都有一種穿透人心的力量。
  此刻,他就用這樣的一雙眼打量著我,什麼也不說,只是看著。
  他不是上下打量,不是仔細捕捉我的每一寸,他只看一個地方,眼睛。
  他看我,我也在看他,看的也不是其他地方,同樣的是眼睛。
  對視,他沉默,我輕佻。他平靜,我含笑。
  兩個人,就像是兩尊雕像,誰也沒有動,無形的爭奪,從眼神交匯的時候開始,爭的是兩人間的控制,奪的是雙方的主動權。不需要說明,彼此心知肚明的較量展開。
  小爐上的壺滋滋地冒著水氣,氤氳了彼此的視線,我伸手欲拎起小銅壺。
  手指還沒來得及碰上,他的手已覆了上來,他的掌心貼著我的手背,看上去親昵無比。
  相同的精緻,不同的是,他比我的更完美,因為他肌膚清滑,而我的指縫間,有著細微的薄繭。
  他的掌心,握上我的手腕,將我的手掌翻了過來,掌心托著我的手背,另外一隻手細細地撫摸著。
  指尖冰清,明明是微涼,擦過肌膚又帶著幾分暖,手撫過掌中無痕,心頭卻已被劃出漣漪。
  「不管我的手、我的人你滿意不滿意,記得付錢。」我悠閒地撤回身體,靠回了床頭,臉上浮起慵懶的神情,勾勾手指。
  「我不賴帳。」他起身,「錢會稍後送上。」
  我懶懶開口:「雖然我這裡一向不容人賒帳,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破格許了。」
  才轉了半個身子的人影停了下來,還是那極有侵略性的眼神,只多了幾分詢問的意思——難得有了人氣。
  「我多嘴,您當沒聽到,儘管離去。」我調皮地擠了擠眼睛,拿起了火爐上的小壺,斟上了兩杯茶。
  是的,兩杯。
  果然,當我一杯茶端起的時候,他已重坐了下來。
  他坐定,我茶至,一切都這麼剛剛好。彷彿他不曾想要離去,彷彿我不曾開口挽留過。
  「妳知道我是誰?」他的表情平平靜靜的,聲音也是從容不變。
  我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盞,輕抿了口,暖暖的茶入吼,清香滿喉,「幹我們這行的,無論客人什麼身分都不應該多嘴,看穿不看穿都應該保守祕密,今日的話我不會透給他人,我只是……」
  手指托上自己的腮,輕叩著臉頰,「我只是不喜歡你身上盛氣凌人的態度,所以多嘴了。」
  男子的唇角露出很淺的一抹笑,絕豔,卻冰冷。我的話,在他聽來,似乎是一種讚美。
  「你在我身上找誰的影子?」蓋碗抹去茶水上的浮沫,我放下茶盞,看了看他身上的衣衫,挑了挑小火爐中的炭,房間裡的火光更濃了些,溫度也更暖。
  他的眼角,幾不可見地跳了下,不答反問:「妳的名字?」
  我嗤了聲,毫不掩飾眼中調侃的光芒。
  還不承認自己盛氣凌人,我就不相信他來尋我之前,會連我的名字都沒打聽?
  「煌吟。」付錢的是大爺,服務良好是我的宗旨。
  「鳳凰的凰?」
  嗤笑聲更大,我搖了搖頭,手指點向小火爐裡升騰的紅色小火苗,「煌煌燁燁,火光明亮的煌,那個字太高貴,我這種人承受不起的。」
  鳳凰?那是皇家的圖騰,我這種下等人哪敢用這種名字。
  「妳知道我是誰?」這一次,他端起了面前的茶盞,似乎有長談下去的意思。
  「隱約知道一些。」我悠閒地靠著,眼光掃過他身上的衣衫,「金色是皇家專屬的顏色,先皇龍馭殯天不足三月,你身著金絲白衣守孝,我最先肯定你是皇家的人。」
  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眼神中流露出幾分興致,等待著我下面的話。
  「你所乘的轎子雖然盡力遮掩了華麗,卻遮不住黃楊木的質地,這比紫檀還貴重的木質是專供皇家所用,我猜到不稀奇。」我隨口回答:「你的轎夫身懷武功,在你行過處下意識地將所有地方供你專屬的護衛架勢,又多了幾分篤定而已。」
  我說著他聽著,始終沒有反駁,似乎默認了我的猜測。
  在我語聲停落時,他忽然抬起眼皮,「還有嗎?」
  還有的我沒說,因為那是一種感覺,很虛幻的東西,但是我最堅信的就是自己的感覺,這才是讓我一直立於不敗之地的原因。
  他的氣質,他的氣度,他的氣韻,都不是普通人家或者一般的豪門能夠教養出來的,這麼多點點面面放在一起,猜到真的不難。
  「皇家人丁不旺,先皇膝下不過當今皇上一人,在先鳳后早逝後連侍君也不曾立過一個,沒有其他子嗣,所以你的身分應該是當今聖上新娶之夫……」我停了停,「我該不該下跪三呼,鳳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端木凰鳴,容成鳳衣,似乎他們的名字與生俱來就註定了他們的天作之合,鳳凰和鳴,鳳凰天翔,這是坊間傳言最多的話。
  更何況,他不僅僅是這個國度裡最高貴的人物,也同樣是最受人敬仰的人,這敬仰不僅僅因為是鳳后,更因為他是——國師。
  祈禱上蒼,福澤天下,甚至可以上朝堂聽政,他當之無愧的可稱為權勢最大的男人。
  這身分,足以讓他盛氣凌人了。
  猜到身分不難,難的是猜到他來的目的。
  「妳對皇家很熟悉。」在我突然地沉吟後,他卻開口了。
  我笑笑,「坊間最喜歡談論的,就是自己觸摸不到又嚮往的人,皇家的傳言是最多的,我這裡是風月場所,聽得多了。」
  「是嗎?」他的反問中,是看穿,他不信我的話。
  「你都說了黃楊木是皇家專屬的木質,按理說一個下九流之地的老鴇是不可能識得的,更別提皇家侍衛的守護習慣。」
  我沉默,除了沉默,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而他,並沒有停下的意思,「妳三年前來到『澤蘭』,空手建立這間青樓,三年後壯大成京城第一名樓,但是妳從不出面與任何達官貴人結交,按理說這麼喜歡賺錢的人不應該放過這些關係網。」他環首這間小小的屋子,「妳的屋子小,全部被厚簾遮擋,是因為妳防禦性太強,妳要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他停了停,「妳三年前的訊息,全空。」
  一個空字,已經透露了太多。
  即便我不在「澤蘭」,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我接觸過什麼人,我的戶籍所在,都不可能沒有任何痕跡,更何況是皇家派出的暗探。
  對於他所說的話,我冷靜而淡然地聽著,唇角噙著一縷若有若無的笑。
  他抬起眼,「與妳相談很愉快,讓我忽然有個大膽的決定,請妳替我做一件事。」
  話未落,我的手已擋在臉前,「無論你給多少錢,我都拒絕。」
  「一天三百兩黃金呢?」
  「拒絕……」
  「一天一千兩黃金呢?」
  「拒絕……」
  「內宮庫房所有的財寶,加之給妳正大光明的身分,甚至可以調動皇家給妳庇護。」
  「我……」遲疑了下,我還是搖頭,「誘惑越大,任務也越可怕,我還是拒絕。」
  「數不盡的美男,讓妳青樓開遍天下。」
  「數不盡的美男?」我笑出聲,斜挑起眼皮,輕啜了口杯中的茶,「包括你嗎?」
  容成鳳衣不輕不重地點了下頭,「只要妳答應,我也是妳的。」
  「噗……」我一口茶噴了出來,落在小爐的火堆上,撲哧哧地響,「你該不是想讓我去當皇上吧?」
  他是鳳后,能得到他的人,只有皇上。
  那笑容,在悠然間淺淺綻放,那一下微微的頷首,不啻一記重錘敲在我的身上,「正是。」
  我盯著眼前的人,表情有一瞬間的呆滯,「我只會做老鴇,你那個皇帝,我沒經驗啊。」

作者資料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基本資料

作者:逍遙紅塵 繪者:貓君笑豬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2-07 ISBN:9789863420859 城邦書號:A20006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