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一:仙姿媚骨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一:仙姿媚骨

  • 作者:青衫煙雨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2-07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85折 204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新銳插畫家畫措精美繪製「修仙就是扮豬吃老虎」角色設定拉頁海報 ◆獨家收錄:書中書《我欲成神》攻略本 2013年成績最亮眼的修仙穿越小說!粉紅榜玄幻仙俠類第2名、打賞紅書榜第4名、玄幻仙俠總榜第5名 ◆書友點擊榜玄幻仙俠類第5名、推薦總榜玄幻仙俠類第8名! ◆總點擊數超過480萬!網友按讚推薦:經典必讀! 言情仙俠大手 青衫煙雨 橫掃起點女頻排行榜的奇想巨作! 反派女砲灰含淚OS:我也不想當免洗餐具啊…… 砲灰的逆襲之道:夾縫求生、奪寶打怪、發達致富、收集美男! 「小姑娘,我看妳資質挺好,只是妳修煉的這功法,咳咳!不錯是不錯,進階卻是挺麻煩的……」 穿到一部自己吐槽過的種馬修仙文中,蘇寒錦覺得自己真是史上最衰的穿越女──竟然成了一個登場就要被男主角宰了的反派女魔修「媚娘」!哪有人剛過來就要被殺?幸好魔修同道「鬼面書生」仇千凜助她死裡逃生,但……為何他又莫名搞失蹤?害她孤伶伶地在作者沒寫到的地方夾縫求生,唉!而且媚娘修的這什麼「慾女心經」,要靠男人提升功力?為了不被功法控制,又要躲避正派追殺,她痛下決心──漂白成正道! 蘇寒錦投奔到散修大城「渾元城」,正巧趕上城主府舉辦擂台大賽,只要打贏,就能參加組隊入祕境的尋寶任務;這時,透過神祕組織「摘星樓」的消息,下落不明的仇千凜或許就在祕境,為此,她決定站上擂台! 但在城中,蘇寒錦遇上一個喊她「夢姑」的正道大俠廖長青,表面君子內心邪惡,一路糾纏不休,莫非媚娘以前曾惹了不該惹的禍?而擂台上,蘇寒錦三番兩次被刁難,擂台下又屢屢出現陰招,是誰看她不順眼?原書男主角金鐘良也突然現身,卻對她示好,這又在演哪一齣?打怪過關還沒完,謎團卻越來越多,難道是現在的她成為書中最大的bug,所以良緣也變孽緣,正路也會走歪? 她明白了,在修真界裡最為重要的法則便是——扮豬吃老虎! 【讀者一致好評】 「這本書很像乙女向的金庸,內心刻劃得很真實。誰說反派角色就只能當綠葉呢?跑龍套的配角也是能躍上枝頭成為鳳凰的」 ──讀者 天晴 「媚娘真是讓人羨慕又心疼,秉持著『穿越既已成定局,砲灰之路我無敵』的精神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好想看女主角攻克仇千凜啊!」 ──讀者 流風 「真的是一本賦予人物無限想像的書,而且劇中的變化萬千讓人摸不著頭緒!真的是迫不及待看到下一集啦~」 ──讀者 晴晴 「其實作者的真愛是金老筆下的諸位英雄豪傑、溫柔嬌娃吧?這般若有若無地一一點出對應的角色,也讓人越來越好奇接下來還有哪個角色會出現?」──讀者 舞櫻 「這部小說的出版,是想要入門玄幻卻又討厭龐大的修仙設定、在入口處徘徊不前之讀者的一大福氣!」 ──讀者 小雨 「設定穿越在女魔頭身上,實屬別有一番新意的構思,如此設定也令讀者跳脫一般仙優魔劣的概念。修仙之路何其漫長、何其苦難,想來修魔之路如是。但修魔之苦,又有誰知曉?笑笑鬧鬧的劇情中,也隱隱透露一股淡淡惆悵。」 ──讀者 墨雨 「這本書的開頭以為是一本很平常的穿越小說,沒想到居然是穿越到小說之中!這還不是讓人驚訝的,接下來主角居然不是大家所認知的正派角色,而是魔修!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我想這一定會吸引到許多看膩一般穿越小說的朋友們。」 ──讀者 落痕

序跋


這其實是一篇炮灰逆襲文

  
  台灣的讀者朋友們好,我是青衫煙雨,攜《天下男修皆爐鼎》與大家見面,希望大家喜歡哦。
  這其實也可以算一篇炮灰逆襲文,還是一個修煉慾女心經採陽補陰的女魔頭,一出場就被原來的男主角給咔嚓了的超級炮灰。當然,我們堅信,炮灰也有春天!
  構思這篇文的時候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筆下的人物按照作者的安排在行動,那沒有輪到他出場的時候,他們在做什麼呢?乖乖躲在角落裡種蘑菇,等到主角召喚就蹦出來?然後打個醬油就領便當了?想得越多,就越想動筆,於是此文應運而生,乃是天時地利人和。
  女主角蘇寒錦穿越到一個男主角是種馬的小說中,成了一位只是幾筆帶過的女炮灰。是原文男主角建後宮、升級路上最先炮灰掉的棋子,用自身修為成就男主角的進階。因為是小說,所以直到故事中斷之前,那框架是搭好了的,女主角只能在夾縫裡掙扎求存,與原文所謂的天道對抗,這就是一條漫漫求生路。
  慾女心經廢不掉?圈圈叉叉才能漲修為?
  女主角是黑寡婦啊,還會吸對方的修為,一個控制不住,男方就成乾屍了有木有?慾女心經還是一個驚天大黑幕,修煉這個心法的女魔頭都沒有好下場?一環扣一環,劇情跌宕起伏,聽到這裡,大家有興趣了沒?
  當然,女主角與天鬥、與人鬥,終究會逆天轉運,什麼天道規則統統閃邊,帶領門派發達、致富、奪寶、打怪、收美男才是王道!
  說到美男,青衫不得不提一下文裡出現的各色美男。
  修真世界,怎麼能少得了美男?
  讀者:你走開!仇千凜一點兒都不美麗,還是殭屍臉、面癱!
  大師兄美吧,眉目如畫、眼若星子,桃花樹下依樹而站,人比花更豔,白衣飄飄宛如謫仙,銀色面具也遮不住那張讓人肖想的臉。
   讀者:尼奏凱!面具之下都是蚯蚓一樣的青筋。
  可是血脈力量解除之後就沒了啊(委屈)……
  掌門美吧,謙謙君子、溫潤如玉,芝蘭玉樹還有萌萌的起床氣!
  讀者:看不到、吃不到好憂鬱
  狐離天美吧!妖孽美男、邪魅惑人!
  讀者:再美也是個傲嬌騷包的蠢狐狸,而且根本沒有變人的意思。就變過一次人吧,還是為了嚇唬女主角!
  
  感人至深的愛情,同門之間的親情,相互扶持、一同前行的友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喲!
  扯遠了拉回來。青衫裝得了霸氣、賣得了萌,甩得掉節操、犯得了傻,第一次和台灣的讀者朋友見面,我要高貴冷豔大聲地說——
  「求包養喲!」(喂,節操呢?)
  美人風流,談笑間,天下男修皆爐鼎。

內文試閱


神傷

  
  她與小瑤又聊了一會兒之後便開始修煉,然而剛剛運氣不久,便又感覺到一絲異樣。
  周圍彷彿出現窸窸窣窣的聲音,她感覺不到靈氣,卻覺得有鬼祟的身影在四周晃動。神識所見的樹林之中,更是鬼影幢幢。而四周的修士,雖都盤腿打坐,卻神色猙獰,格外可怕。蘇寒錦全身冒汗,丹田處猶如針扎一般疼痛。靈氣入體,卻不似從前那般,而是隱隱帶著黑氣,流過每一寸經絡皆讓她痛苦不已。而恰在此時,前方一道鬼影閃過,猶如以前看過的鬼片貞子一般,長髮覆面,五指成爪朝她面部襲來,蘇寒錦大驚之下,手中長劍全力一斬,擊碎虛影,而她自己卻兀地噴出一口鮮血。
  鬼影破碎之後,化作漫天邪影。蘇寒錦心驚膽寒,正欲使出落葉飛花,卻見劍尖被什麼東西纏住,她反手絞斷,雙目圓睜,臉上一片狠戾之色,「何人在裝神弄鬼?」
  這裡的其他人呢?難不成是那些修士聯合起來設計她?蘇寒錦正欲催動魔音鈴,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震得她頭昏眼花,接著一股淡淡清香出現在她鼻尖,讓她狂躁不安的心有了片刻安定。
  「姐姐,當心,妳中了毒,險些走火入魔了!」眼前的鬼影高聲叫道。
  蘇寒錦眉頭微微一皺,隨著香氣加深,她丹田的疼痛減弱,片刻之後眼神恢復清明,只見眼前一片狼藉。十來位修士遠遠地站在一旁,而小瑤兄妹則立在她身前,廖長青守在一旁,用等階威壓罩了她全身。他身邊不遠處的山壁被打出了一個大洞,想來是剛才那聲巨響所致。蘇寒錦默默打量片刻,身子有些站不穩,她微一搖晃,小瑤立時上來將她扶住,「小心。」
  小瑤將蘇寒錦扶著坐下之後,見她一臉莫名其妙,這才解釋道:「姐姐可是被一種紫色的毒蟲傷過?那是噬神甲蟲,專門攻擊神識,讓中招者慢慢陷入幻境。若有不察,很容易走火入魔。」
  「只是噬神甲蟲十分少見,似乎只有隱霧山才有,並且數百年都未曾有人發現過。一隻已經是上千中品靈石的天價,蘇道友在何處遇見的?」
  問話的是廖長青,蘇寒錦抬頭看他一眼,接著便搖了搖頭。
  「我沒見過,也不知道,不知究竟什麼時候著了道的。」她轉頭看向小瑤,「這種神識上的毒可有法子解?」
  小瑤沉默了一下,隨後低聲道:「碧梧草可解。只是碧梧草與噬神甲蟲都長在一處,若姐姐不知道在哪裡被甲蟲攻擊的,恐怕也難以找到碧梧草。」她說完之後,又怯怯地看了廖長青一眼,「傳聞廖大哥有一株碧梧草的,不曉得……」
  蘇寒錦立即抬頭看了一眼廖長青,卻見他無所謂地笑了笑,「百年之前我僥倖得到過一株,不過已經將它送了人。」
  他一句話將蘇寒錦所有的話都給堵住了,她先前將萬愁的乾坤袋給扔了,等下掉頭回去撿起來看看,不曉得裡面還有沒有什麼碧梧草。也因為她傻不識貨,看到密密麻麻的蟲子就犯噁心,結果扔了價值一顆上品靈石的甲蟲,還中了毒。若是和仇千凜在一起,自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想到這裡,她心頭一涼,鼻子也微微有些發酸。
  「那噬神甲蟲會緩慢影響人的心志,將她內心最害怕的一角呈現出來,沒想到蘇道友竟是怕鬼。」廖長青呵呵一笑,眼中露出戲謔之色。
  蘇寒錦沒理他,暗自琢磨著如何偷偷離開這裡,卻聽他又道:「與我相識的那位故人,亦是十分怕鬼。蘇道友與她不僅僅神韻相似,連害怕的東西也是一樣的。」
  他說的是媚娘?蘇寒錦下意識地想到。
  只是媚娘會怕鬼麼?她是鬼見愁好不好!
  
  ※
  
  第二日,蘇寒錦見著他們又招了一名築基初期的修士加入,而另外兩位拒絕加入並且想要離開的被幾位修士合力擊殺了。那幾人殺人分贓之時,廖長青裝作沒看見,想來這修真界所謂的名聲好也不過如此,算不上什麼好人。在這期間,有人被一條毒蛇咬了一口,雖然他反應靈敏地將毒血逼出體內,依然中毒頗深。接著蘇寒錦就見識到了小瑤的醫術,以丹藥輔佐靈氣,不過一炷香的功夫,便讓那人徹底痊癒。
  閒暇時,小瑤便用一種草藥替蘇寒錦擦拭太陽穴,緩解她的疼痛,讓她也覺得好過了一些。
  「若是找不到碧梧草,我會怎樣?」見到小瑤空閒下來,蘇寒錦終於出聲問道。
  小瑤支支吾吾了一會兒,終於道:「書上說會變得很蠢笨。」
  變成神經病?蘇寒錦心中惡寒。她的穿越生涯要不要這麼與眾不同,簡直是穿越大軍裡的一枝奇葩,別人穿越成神,她倒好,成神經病?想到這裡,蘇寒錦心頭悲戚,用劍將面前的泥戳得到處都是。
  「沒想到蘇道友也有如此小女兒神態。」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蘇寒錦斜了一眼聲音的主人,嘴裡沒有作聲,心頭卻將這人鄙棄了一萬遍。
  「發脾氣?」廖長青也不見惱,原地站著,右腳微微施力,稍一運氣,一道細縫從他腳底裂開,延伸到蘇寒錦面前。
  蘇寒錦驚訝著後退,卻沒看到什麼異常,她詫異地側頭去看,便看見廖長青微笑著跺了跺腳,大量泥土瞬間彈起,噴了她一頭一臉。
  蘇寒錦:「……」
  這廖長青長得人模人樣,看起來還有假冒偽劣的正直大俠氣質,而且是位半步金丹的高階修士,怎麼能幹出這麼不靠譜的缺德事情啊?
  她心裡簡直有千萬匹草泥馬在狂奔,然而此時此刻卻也只能低著頭,默默地打理頭髮、臉上的泥土,這坑爹的世界,這坑爹的弱肉強食,這坑爹的作者,我詛咒你吃泡麵只有調味包,拉屎永遠不帶紙!
  「這麼看來倒也不像。」他自顧自地說道。
  像你媽個鬼!蘇寒錦徹底崩潰了。
  
  ※
  
  又過了一天,蘇寒錦對廖長青的厭惡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
  「廖長青,廖長青,神經病,腦殘,智障兒童歡樂多,傻逼,二百五……」她在心裡將他罵了千萬遍,念叨得多了,突然覺得這傢伙的名字格外熟悉,似乎在哪裡聽到過。她本來想在乾坤袋裡掏一顆聚氣丹來吃,沒想到摸到了一個木盒,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腦中靈光一閃,突然就想起了這名字的熟悉感從何而來。
  因為廖長青的修為高深,所以她先前一直沒想起來,這個廖長青,與那一男一女兩名修真人士口中所說的名字,竟是一樣的。
  那叫錦妹的女修說廖長青中了她的追魂散,三日之後便會發作,神仙也救不了。而當時的三日之後,正是明日,也就是與妖獸搶奪七轉輪迴草之時,想到這裡蘇寒錦先是一陣興奮,然而等冷靜下來,卻又覺得如果他真的毒發身亡,對她來說不見得是件好事。
  首先,這群人是不會給她機會讓她先行離開的,而到時候被押上戰場,實力最強的廖長青若是出了問題,他們說不定會被妖獸直接弄死。退一萬步來講,沒被妖獸弄死,她的神識靈氣受限,也難以在那群修士的手裡逃脫,小瑤兄妹的修為也算是這裡最低的,肯定顧不上她,所以她最終也是個被殺被搶的命。只是難不成她還得去提醒他?
  她很不情願啊!
  蘇寒錦猶豫片刻,趁著小瑤替她搽藥之時,低聲問道:「小瑤,妳能瞧出我中毒,那妳看廖長青,他是不是也有什麼問題?」
  她話音剛落,就見小瑤眼睛一亮,「蘇姐姐也懂醫術?」
  蘇寒錦扯了扯嘴角,怕她聲音再大,點頭應了,「略知一二。」
  「便是我瞧出廖大哥中了毒,他們才留下我們一道探寶的。」小瑤很得意地揚起了頭,「我最喜歡讀醫書,曾在一本古籍上看過,廖大哥所中的是追魂散,上面恰巧有救治之法,我正好解了他的毒。」
  那女修不是說神仙也救不了麼?到底是見識短淺、井底之蛙!看到她對敵經驗那麼差,也該猜到那是株溫室裡被呵護的花朵。想到這裡,蘇寒錦鄙夷地看了一眼廖長青的背影。讓你囂張,老婆跟別的男人狼狽為奸,設計殺你,活該!
  恰在此時,廖長青突然轉過頭臉,若有所思地盯著蘇寒錦,眼睛裡充滿探詢之意。兩人視線相對,蘇寒錦心虛地轉過頭,只是隱隱覺得他仍舊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臉看,讓她極為不自然的同時,心頭警鈴大作。難不成這廖長青真的跟媚娘打過交道?只是記憶之中似乎沒有這號人物啊!媚娘只來過渾元城一次,而僅有的那一次記憶裡,就只是在隱霧山辦了幾個炮灰散修,此外並無其他印象了。更何況如今她修為大跌,容貌也起了變化,這廖長青所說的故人,到底是誰?
  難不成是老套的搭訕之法?想到這裡,蘇寒錦臉色古怪地扯了一下嘴角,隨後垂著頭沉默地看著地面。
  又過了半晌,廖長青出聲道:「今夜子時一過,我們便過去埋伏。」
  絕壁上怎麼埋伏?把你掛牆上!蘇寒錦默默吐槽。
  不過顯然眾人唯廖長青馬首是瞻,紛紛附和,點頭稱是。而廖長青倒也大方地賞了眾人每人一顆中品靈氣丹,說是讓大家養足精神,全力一戰,就連蘇寒錦也得了一顆。不過其他人是由那位叫張毅的年輕人分發的,而蘇寒錦則是廖長青親自過來,將靈氣丹遞到她面前。
  蘇寒錦剛開始並未接過丹藥,任由他的手伸在那裡。廖長青也不惱,彎腰伸手站著,臉上帶著點兒溫和的笑容,倒把一名樂於助人的大俠演繹得十分精彩。於是自然有人誇讚,但也有人不滿道:「那女修不能用神識也不能用靈氣,靈氣丹給她也是浪費,如今還這樣不識好歹,要我說,不給她點教訓,不知道自己姓什麼!」
  「姐姐姓蘇。」小瑤很認真地接嘴。
  「呸!」大漢吐了口唾沫。
  正欲再罵,就看到廖長青站直身子,雖沒有回頭,聲音卻透著森寒之意,「她姓蘇。」
  那大漢頓時打了個寒噤,也不敢再多說,訕訕地坐回原處。
  而廖長青說完之後,又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彎下腰來,將手中的丹藥輕輕拋了兩下,神情中帶了點曖昧。他居高臨下地看著蘇寒錦,「要不要?」
  蘇寒錦抬頭,只覺得有一些異樣。順著他的視線,她低下頭,赫然發現自己的領口微鬆。雖然換的這身衣服已經很保守了,但是媚娘天生魔鬼身材,目測罩杯D+,從廖長青的角度,應該能看到領口裡的春光。蘇寒錦頓時臉色一變,將領口捂住之後瞪了他一眼。
  廖長青沒事地笑了笑,眼神再次曖昧地瞟了瞟她領口的位置,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道:「再不接,就扔到妳衣服裡去。」
  臥槽!這就是渾元城名聲很好的修真界大俠!看他長得滿正氣的,簡直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活該戴綠帽!
  蘇寒錦異常苦逼地接過回氣丹,伸手去拿的時候,還被廖長青曖昧地摸了下手,雖然僅僅是捧著指尖,也讓她渾身上下都噁心反胃,將手縮回袖子的時候,偷偷地擦了又擦。
  若是身體的原主人媚娘,這個時候肯定會抓緊時機大獻殷勤了吧?畢竟一名半步金丹的強者,對她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十全大補湯。只是蘇寒錦覺得自己做不到,尋找另外的天級功法絕對刻不容緩!錢錢錢,到底要到哪裡去弄錢?她紅著眼睛看了一圈周圍的人,那個什麼七轉輪迴草很值錢,她能夠把所有人都幹掉然後奪草麼?現在小命都難保呢……
  欸,要是仇千凜在就好了。最終,蘇寒錦眼神一黯,默默地嘆了口氣。
  夜漸深,周圍一片靜謐。蘇寒錦不能使用靈氣和神識,自然什麼事情都幹不了,她閉著眼睛想了很多事情,二十一世紀的那些人、那些事,恍如隔世。她的爸媽過世得早,家裡只有個小她三歲的弟弟,不過弟弟已經成家了,所以不用太過擔心。她養的貓沒人管會不會餓死?她偷偷肖想的年輕上司跟那位女祕書會在一起麼?那個作者會不會再次出山續寫這個故事,給這故事一個結局?或者就此封筆消失,在網路文學裡又留下一個大坑?有多少人會為她的失蹤感到傷心難過?
  仔細回想自己的一生,果真是一事無成,所以上天讓她穿越,是想讓她平凡的生活出現變數,給她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蘇寒錦苦笑了一下。這真是一個不一樣的人生,是拿生命在奮鬥的人生啊!

作者資料

青衫煙雨

自稱萌妹子,群眾眼裡霸氣側漏的一位女漢子。會將書名取為《天下男修皆爐鼎》,似乎暴露了某種刻意掩蓋的本性。生於重慶火爐,個性自然也是熱情似火。腦子裡總有很多奇思妙想,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時候討厭班上的某個男生,就編了個故事講給全班聽。每天的課後故事樂園為以後的寫文打下了基礎……

基本資料

作者:青衫煙雨 繪者:畫措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2-07 ISBN:9789863420569 城邦書號:A20006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