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惡靈談判專家4:黑山妖搶妻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惡靈談判專家4:黑山妖搶妻

  • 作者:張廉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3-12-21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85折 196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內容簡介

◆加量不加價!隨書收錄全新番外「風與清的故事」,一次看個過癮! ◆起點中文小說網連兩年不敗作品!171萬總點擊數,9萬9千讀者好評推薦! ◆金石堂暢銷週排行榜NO.1!張廉首部奇幻愛情小說——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斑目繪製「夢迴前生」精美人設海報! ◆首刷贈送:超閃光票貼「狂妄囂張修羅魔—阿修」(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這分明是活脫脫的《倩女幽魂》掉漆版── 「黑山小妖」不吸男人精氣,改搶人妻! 張玄捉妖論:當然是讓徒弟擋妖、擋鬼、男扮女裝當砲灰人妖妻! 為了修補封印刑天的神器, 天行與張玄靈力爆發、引發時空扭曲, 竟穿越到數百年前的前世──明朝, 兩人也因此在時空亂流中失散。 而這個救了張玄、被封印靈力的邋遢小子張世懷, 居然是N代以前的張家祖先? 為了找回天行重回現代, 張玄一邊當起張世懷的導師、一邊南下尋人, 卻發現天行不僅改名換姓成為席家少主, 還有女人試圖軟禁她的戀人! 此時又傳出黑山妖搶人妻的怪事, 妖怪是該用力收拾沒錯, 但對天行意圖不軌的女人更要好好「招待」…… 【讀者一致好評】 「我以前從不敢看這種靈異的故事,不過這本書真的是太好看了,很喜歡張玄,還有半月,每個角色都喜歡。」 ──網友 游客 「看張廉的文簡直是一種享受,《惡靈》所有的章節都不囉嗦,而且其連貫之意真讓我佩服,如果能拍成電視劇會更好。」 ──網友 紫蝶蝶 「我很喜歡這本書,也很喜歡作者。精彩的故事情節,豐滿的人物,這一切都那麼精彩非凡。請繼續加油!」 ──網友 書友 「我太喜歡這部小說了,真的,我都看了好幾遍了!越看越喜歡,要是能出書就好了!我一定要珍藏一套!」 ──網友 匿名 「喜歡張玄,喜歡天行,喜歡藍狄……喜歡他們這一群真心與共的朋友。」 ──網友 小小迷01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明朝天啟六年五月初六。

   京城一如往日,一派繁華景象,人來人往,喧鬧聲鼎沸。時而有轎子穿行而過,或有駿馬疾馳。

   道路兩旁是擺攤的小販,吆喝聲此起彼伏。百姓過著每天都一樣的平凡生活,或許……今日會有所不同,就如方才的小偷,他得意之時卻又被巡街的捕快逮個正著。

   一頂轎子在捕快和小偷身邊穿過,這是一定可以坐兩人的轎子,而轎子裡,正坐著偷情的少婦和情郎。

   這幾年,淫風四起,上至達官顯貴,下至普通百姓,一片混亂。比妻妾已為尋常,比男寵才是時下流行,一時間,男伶的身價翻了幾倍。

   淫風所引發的問題也越來越多,謀殺、陷害、強姦、強搶,整個社會一片黑暗。

   這邊轎子偷情,那邊小巷調戲。在繁華的表面下,卻是腐朽,天怒人怨,而且怨氣衝天。

   或許已經習慣,百姓照樣這般生活,他們已經麻木,像他們這樣身分低微的人,只求別長得太好看,否則早晚被人盯上。

   姑娘不再塗脂,少年不再洗臉。就像這邊這位少年,灰頭土臉,衣衫襤褸,頭髮隨意地紮了個辮。他剛賣完今天的柴火,換了兩個饅頭,將剩餘的都藏於懷中。

   他戰戰兢兢地在街上走著,是的,他總覺得今天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是件可怕的事,可究竟是什麼,他卻不知道。

   他迅速離開京城,這個預感在踏進城的那一刻越加強烈,好不容易挨到賣完柴火,便立刻動身。他此刻只想盡快離城,回到郊外他那個小窩。

   可就在這時,京城東北方的上空突然疾雲翻滾,遮天蓋日,伸手不見五指。頃刻間,只見京城上方形成一個黑雲漩渦,漩渦壓在京城上空,宛如天即將塌落,黑雲裡閃電滑行,銀光閃閃。

   京城百姓都駐足觀瞧,如此天文奇象,又有誰人見過?

   突然,一聲轟響,地動山搖,整個京城都跟著晃動起來,人群,震驚了。尖叫聲四起,四處逃竄。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見一個巨大的光球,從黑雲漩渦中心吐出,砸在京城地面上,頓時地裂三尺,火球急急前行,所及之處無不化作灰燼,帶動的氣流將周圍的東西震飛,一時間,鬼哭神嚎,人、物滿天亂飛,一片慘狀。

   少年驚悚地望著那光球朝自己滾來,他拔腿就跑,跑出京城南門,但他豈有光球快,眼看著光球就要將少年吞沒,奇蹟發生了,光球在接近少年的那一刻頓時炸開,強大的氣流將少年震飛。

   此少年命不該絕,在光球炸開的那一瞬間,少年隱隱看見裡面有兩個人,二人頓時化作黑白兩道光束,射向空中,隨即分開,形成兩道優美的弧線,射向東、南兩個方向。

   少年呆滯地站起身,望著那已經消失的城門,而眼前,是一條長長的溝壑,直通前方,望不到邊際,那是光球滾過的痕跡,如同掃地般,將少年面前的東西房屋全部掃盡。兩旁的房屋都殘破不堪,樹上還掛著人的胳膊和腿,沒有一具完整的屍體。

   而奇怪的是,光球並沒有殺死所有被它壓過的人,有的是完好無損,呆滯地站在原地,而有的卻僅僅只有衣服消失,就像方才在轎中偷情的男女,他們赤身裸體,呆坐在轎中。有的少了胳膊,有的少了腿,有的還直接消失,不留下半點痕跡。

   「是神罰!」愣住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鴉雀無聲的京城,頓時沸騰起來。

   「神罰啊……」一聲又一聲痛苦的喊叫傳遍京城每個角落。

   「菩薩啊……請寬恕我們吧……」人們開始跪地膜拜,人心在那一刻得到淨滌。

   陰雲漸漸散去,陽光又灑滿人間,這個污穢不堪的世界,在那一刻開始反省。

   少年眨巴著眼睛,摸了摸身體,還好,什麼都不缺,就連銅板和饅頭也沒少,他慶幸自己逃過劫難,他跳了起來,大喊著:「我張世懷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哈哈哈……」

   原來這個命大的少年叫張世懷。劫後餘生的張世懷,屁顛屁顛地往東邊的山林走去,他的家就在那裡。

   一路上,到處都是殘破的衣服,應該是方才光球氣流所帶出來的,還有不少金銀財寶,當然,還有胳膊和腿。

   張世懷寒毛一陣又一陣地豎著,口中喊著「阿彌陀佛!」,一邊撿著沒有血跡的銀子,覺得撿了差不多,便心滿意足地跑進樹林,這對他來說已是破了規矩,因為母親從小就教育他,要路不拾遺,因此,這些銀子已經讓張世懷良心不安。

   沿著小溪往上走,不久便看見他的小木屋,小木屋建在一條小瀑布邊,也算是背山靠水,堪稱風水寶地。

   只是,今日屋邊的潭水怎麼有點不同?只見潭水居然散發著隱隱的白光,那光如同從潭底射出般,將整個池子照得通徹。而潭裡居然有一個人仰面漂浮著,身上穿著奇怪的衣服,好像是個女人。

   難道是被光球帶來的人?張世懷這麼想著,來到潭邊,潭並不深,只有半公尺,張世懷走入潭水,來到女人身邊,他驚愕地發現,女人雖然在水裡,卻並不濕,她的身周彷彿有奇異的氣流,將她與水恰到好處地分離,她就這麼漂浮在水中。

   「神仙!」張世懷當即驚叫起來,想起方才光球裡的兩個人,和其中一道白光射的方向,不正好是自家方向!

   張世懷趕緊將女人拉上岸,拍著女人的臉,「神仙姐姐,醒醒,神仙姐姐,醒醒!」 女人終於緩緩睜開雙眼,無力地望著周圍的一切,和面前這個邋遢的少年,再次闔上眼睛,沉沉睡去……

   ※

   「我永遠不會放手!」天行緊緊抓著張玄的手,在那一刻,張玄感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和天行在光球中,感覺飛了好久好久,他們不知會去哪兒,也不知最後會如何,但只告訴彼此,不會放手。

   眼前一道白光,兩人只覺得滾了好久,忽然一股強大的拉力要將他們分離,那巨大的拉力,讓張玄感覺到彷彿被一隻猛獸撕扯。他放手了,最後還是放手了,不想對方被撕裂,他們放手了,兩人堅定地望著彼此,喊著最後一句話:「我一定會找到你!」

   「我一定會找到妳!」張玄猛然睜眼,眼前是破陋的屋頂,是木頭屋頂,還有橫梁,隱隱聽見水流潺潺的聲音。她緩緩坐起身,頭暈目眩。

   她好不容易定下亂晃的眼睛,眼前是一間簡陋的小屋。我還活著?張玄努力吸著氣,太好了,自己還活著,能呼吸真好!張玄驚喜著。腹中傳來一陣咕嚕聲,提醒著張玄該吃東西了。

   回想著方才的夢境,不,不是夢境,而是真實經歷,如果自己沒死,那天行也一定沒死。

   想到此處,她下了床,趔趄地走到門口,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訝,居然是一片樹林,屋邊是一條小小的瀑布,方才聽到的正是這條小瀑布發出的水聲,而門邊,正坐著一個穿著古裝的少年,黑漆漆的臉,雜亂的頭髮。他守在爐邊,似乎在熬煮什麼東西,陣陣香味刺激著張玄的嗅覺。

   古裝?張玄一愣,再次環顧周圍的景象,維護妥善,也不像是人工的,最主要還有悅耳的鳥聲,沒有攝影機,沒有導演,什麼都沒有,該不會……

   她對著少年大喊道:「這裡是哪兒?什麼年代?」

   張世懷被突然的喊聲嚇了一跳,回頭一望,哇,那女人什麼時候醒的,怎麼像個鬼一樣?可轉念一想,人家是神仙姐姐,自然不同,於是恭敬道:「稟神仙姐姐,這裡是京城東邊的山林,現在是大明天朝天啟六年。」

   「四百年前!」張玄吃驚地倒退兩步,怎麼會回了古代?還是歷史上最亂的明朝晚期!這感覺就像《齊天大聖東遊記》的至尊寶。天哪,這到底怎麼回事?張玄頹然地蹲下,這下子要怎麼回去啊!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張世懷也蹲在張玄身旁,好奇地問著:「京城那個光球真是神罰嗎?您什麼時候回天上?」

   張世懷的話讓張玄發懵,什麼光球,什麼天上?她疑惑地看著張世懷,總覺得這少年很面善,好像有種親切的感覺,「你在說什麼?」

   「就是三天前的京城大爆炸,不是您幹的嗎?」張世懷疑惑地望著張玄,原來神仙真的挺糊塗的。

   張玄騰地站起身,驚呼道:「天啟大爆炸!」

   「嗯!是啊!」

   張玄啞然失笑,原來天啟神罰是她和天行的傑作?神族還真是節省力量。當時,他們為了修補鏡,而運用了天地力量,可為何會穿越時空?難道是因為鏡?

   ※

   山林並不茂密,一片清晰的白樺,和一條清澈的溪流,溪流的源頭就是右邊的小瀑布,其實那小瀑布也並不高,大約五六公尺左右,所以這瀑布,也只是由高低落差的溪流造成,潭水的另一邊是五公尺左右的高地,上面也是一片林子。張玄輕笑著,還好這裡不是桃林,否則定會以為自己來了世外桃源。

   張世懷一臉崇拜地看著張玄,「神仙姐姐到底是神仙姐姐,就連妳待過的潭水就變成了仙池,一直冒神光!」

   「潭水冒神光?」張玄轉頭望向瀑布下的深潭,方才沒怎麼留意,現在仔細一看,果然,一陣一陣的白光在潭底閃爍。

   張玄立刻明白潭底有神物。這下她一下子來了精神,就連肚子餓也忘了。她繞過張世懷,當即躍入潭中,嚇得張世懷一陣驚叫:「神仙姐姐,潭只有半深,小心撞頭!」

  
張世懷的話剛出口,張玄的頭也撞到了,一陣鬱悶,不早說。順著光源,摸入潭底,卻沒想到居然越摸越深,潭底有一個大洞。看來這個洞應該是新出現的,否則那少年必然知曉。

   張世懷蹲在岸邊疑惑著,怎麼剛才還看得見神仙姐姐的身影,此刻卻沒了?潭水波光粼粼,小瀑布沖下的水四散飛濺,在陽光下形成一道亮麗的彩虹。彩虹在神光下越發光鮮。

   潭裡,張玄一路往下,只覺這個洞好深,忽然看見了光源,居然是鏡!只是此刻的鏡只有巴掌般大小,呈圓形,兩邊是金屬的鏤空花紋,粗看之下,還以為是個吊墜。 張玄撿起鏡,奇怪的事發生了,鏡被撿起時忽然爆發出一陣強光,張玄頓時有一種被吸入的感覺,再次睜眼,已不在水中,而是另一個世界,全是鏡的世界。

   鏡中是張玄,無數個張玄在鏡中晃動。忽然一個身影出現在鏡中,那閃耀著神聖霞光的白色身影,居然是得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玄劈頭就問,對於她來說,得失並不陌生。

   得失垂下眼瞼,淡然道:「在修復鏡的時候,你們的力量和鏡的力量融合,產生共鳴,穿越了時間,同時,鏡穿越空間的力量開啟。鏡是神器,我雖然使用,但它的力量也並不全知。」

   「原來如此。」張玄微皺雙眉,「也就是說,現在的鏡可以穿越平行空間,然而要穿越時空,可能還要再動用天地力量?」

   「也不一定……」得失歎了一口氣,「或許還要其他條件,其實妳可以試著找找女媧族,他們是鏡的製造者,應該知道它的使用方法。」

   女媧族,張玄無可奈何地笑了,沒錯,女媧族是發明創造一族,無論神器還是神兵都是女媧族的產品,他們的最高境界就是製造了人!可哪有說要找就能找到的?

   「玄,以後的路要靠妳自己了,希望鏡能幫到妳……」說罷,得失一揮手,張玄眼前又是一道強光,整個人被拽離。

   再次睜眼,手中是已不再閃光的鏡,身邊是微冷的潭水,她腳下一蹬,游回岸邊,而那少年還傻乎乎地蹲在岸邊。

   張玄朝那少年喊道:「喂!有沒有乾衣服?」

   張世懷點了點頭,「有!還有……我不叫喂,我叫張世懷!」說完,張世懷朝林子裡走去,他自己的衣服都很破,也很短小,張玄比他高了一個頭,不合穿,不過林子裡可有不少的死人衣服。

   張玄愣了愣,他也姓張?有趣,難怪覺得這麼親切。她等在岸邊,不一會兒,張世懷就捧著一大堆衣服回來了,有男有女,什麼都有。

   他疑惑地問道:「神仙不是可以自己變衣服的嗎?」

   「呵呵,我不是神仙啊。」張玄笑了,隨便撿起一件衣服,似乎是男裝,便走進屋子。

   張世懷愣愣地看看張玄,又看看深潭,兀自說道:「不是神仙怎麼會飛?」

   張玄換上乾衣服,衣服上有股青澀的泥土味,也不知那小子從哪裡撿來這麼多衣服,天哪,該不會是死人的吧?想到這裡,張玄雞皮疙瘩掉落一身。罷了,既來之則安之,還講究些什麼?

   然後再用條紅繩,將鏡掛在脖子上,倒也是個挺好看的掛件。張玄順便將這間屋子看個仔細。

   屋子有三個房間,先前自己睡的是臥室,只有一張木床,和一個木櫥,而且一開門出去便是小溪,倒也方便。

   旁邊有一個簾子,應該還有另一間。

   撩開簾子是客廳,還有爐灶,有張方桌,三把木椅,桌的一邊抵牆,正與大門相對,牆上掛著的居然是一幅白虎圖!

   這白虎圖張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正是張家家傳虎圖,虎圖是由特殊材質做成,千年不腐,萬年不濕,遇火不熔,遇水不化,是張家身分的象徵。但一旦離開張家,便會化為烏有。

   張家祖訓:「人亡圖不亡!」

   如此說來,外面那叫張世懷的小子豈不是張家傳人?張玄吃驚地愣在原地,沒想到居然遇到自己的祖先,而且這個祖先還沒有半點靈光!

   這時張世懷正端著兩個冒著熱氣的碗走了進來,將碗放在桌上,問道:「神仙姐姐可要吃?不過神仙姐姐到底是神仙,躺了三天,滴水不進,居然也這麼有精神。」

   被張世懷這一提醒,張玄當即跌坐在椅子上,原來自己躺了三天了。不知天行如何?

   昏迷了三天,醒來後就知道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事,讓她一時大腦停擺。先是天啟爆炸原來是他們一手造成,再是鏡帶著他們穿越了時間,三是面前這個沒有半點靈光的窮小子,居然是張家傳人!

   張玄的腦子開始發脹,鼻前是陣陣誘人香氣,不管了,先吃吧。於是,張玄毫不客氣地大吃起來。

   看著張玄的吃相,張世懷的額頭開始冒出冷汗,這位神仙姐姐好能吃,居然把他那份也吃了。

   胃部充實的感覺讓張玄不再無措,她擦乾淨嘴巴,朝著發傻的張世懷笑道:「不好意思啊,我全吃了,還有啊,我不是神仙,所以你以後別叫我神仙姐姐,我叫張玄,跟你還有親戚關係呢,對了,你救我的時候有沒有看見一個哥哥,應該有這麼高,穿得很奇怪。」張玄在張世懷面前比劃著。

   張世懷眨巴著眼睛,這個姐姐也姓張,還是自己的親戚?難怪他覺得親切,於是努力地想了想,搖了搖頭,見張玄的眼神漸漸暗淡,小心說道:「當時光球炸開的時候,我看見兩個人,一道白光射向東方,我想應該是姐姐妳。還有一道青黑的光射向了南方……不知是不是姐姐說的哥哥。」

   張世懷的話給張玄帶來了希望,她雙眼泛出淚光,臉上滿是欣喜,整個人頓時容光煥發,一掃病容,看來只要往南方找就會有天行的消息。不過首先是把身體養好。張玄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很不穩定,似乎還有一點內傷。想起白虎圖,張玄問道:「你父母呢?」

   「爹娘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死了……」張世懷落寞垂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張世懷哀傷的表情讓張玄心生憐惜,原來他們同病相憐,張玄微點著頭,心想這小子可能被封印了,正色道:「那你知道你真正的身分嗎?」

   張世懷驚訝地抬起頭,瞪大了眼睛,望著張玄,不知為何這個姐姐讓他安心,他想告訴她一切!於是,他異常嚴肅道:「我是張家傳人!」可隨即洩氣道:「但我不明白張家傳人是什麼意思,父親在我不會說話的時候就過世了,母親在去世前只告訴我,我是張家傳人,是個很神聖的家族,讓我守護好這個屋子裡的每樣東西,所以……我一直不明白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

   原來如此,張玄暗道。她站起身,仔細地打量著張世懷,張世懷被張玄瞧得耳根子發熱,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

   張玄陰沉說道:「你父母說得一點都沒錯,張家是個神聖的家族,張家傳人四個字,背負的是神聖的命運,你可願意接受?」不知為何,張玄覺得自己遇到祖先是天意,難道天意讓她幫助張世懷接受張家命運?

   張世懷抬起頭,臉上滿是疑惑的神情。

   張玄繼續說道:「一旦接受,你就不再是普通人,能夠看到你目前無法看到的世界,你可明白?」

   張世懷不明白地搖了搖頭,世界就是世界,怎麼還會不一樣?

   張玄笑了,他自小就被封印,過著普通人的生活,自然不明白,「簡單地說,你將會和鬼物打交道,你將能看見鬼魂!」

   「啊!」張世懷顯然嚇到了,半天才說道:「真的?」

   「所以,你還想擔起這個責任嗎?」張玄收起笑容,認真地看著張世懷,或許這次回到古代,就是為了替這個張家傳人開竅(沒開竅之前,神族家譜及張家力量都不會展現,就像是箱子上的鎖,這樣說有點抽象,開竅就是那把鑰匙。張玄身上有力量,其實就是在暗示開竅成功。其實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過程。),否則,張家力量會就此失傳。

   張世懷膽怯地望著張玄,他很害怕,鬼怪究竟是怎樣的?它們會傷害他嗎?他想說不,可母親的話忽然在他耳邊響起:「世懷啊,母親無法讓你開竅,如果將來有機會,你一定要成為真正的張家傳人,接受張家的使命,擔負起神族給張家的任務!」

   張玄有點失望地望著張世懷害怕的神情,可在她心中已有另一套想法,就是不管他高不高興,她也要讓他成為真正的張家傳人。忽然,張世懷臉上驚恐的神情已不再,卻是一臉的堅定,大聲道:「我願意!」

   張玄笑了,「好,從今開始,我就是你師傅,我會讓你成為真正的張家傳人!」

   張世懷揚起欣喜的笑容,父母的遺願終於在這一刻完成,爹!娘!你們一定要保佑世懷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張世懷在心中祈禱著。

   張玄輕柔地拍著張世懷的肩膀,讓他的心情漸漸平復。輕撫著胸前的鏡,上面彷彿有著天行的力量,眼神堅定地注視著南方,暗道:「我一定會找到你,天行!」

  

作者資料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基本資料

作者:張廉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視界INjoy 出版日期:2013-12-21 ISBN:9789863420446 城邦書號:A2000600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