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現代推理
果斷:隱蔽搜查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系列在日銷量瘋狂突破1,100,000冊,展現警察小說新格局! ◆和伊坂幸太郎《Gulden Slumber》並列2008年山本周五郎獎 ◆榮獲第26回推理作家協會獎 ◆第28回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2007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第四名 ◆「週刊文春傑作推理小說BEST 10」第九名 ◆AMAZON四顆星半,男女讀者齊聲好評! 「戰鬥不需大義,若有想守護的對象,為此戰鬥就行了。」 高潮迭起的警界鬥爭X突破僵化官僚的堅毅騎士X溫暖的家庭和人情=隱蔽搜查! 新一代守護東京、極具風骨的警察菁英‧龍崎伸也,出擊! 揮別一步一腳印的基層辦案血淚史, 直搗日本警察系統的運作後台,細寫人情和人性, 掀起警察小說新浪潮的暢銷大手作家--今野敏 【內容簡介】 龍崎伸也,東京都大森警署的署長, 一名優秀的長官、深情的丈夫、笨拙的父親、 更是鐵面無私、無比柔情地守護著日本的騎士。 東京都內發生強盜案件,一名犯人逃逸;同日下午,酒館「磯菊」發生人質挾持事件,犯人瀨島睦利持槍和警方在酒館內對峙。 龍崎大膽前往前線,率領擅長處理挾持人質事件的搜查一課特殊班──SIT和瀨島以電話談判。可是瀨島接起電話後只落下一句:「不要再打來!」就不願再接第二次電話,眼看情況陷入膠著,直到一聲槍響打破僵局。 龍崎期望的理想發展是讓犯人投降、救出人質,但對方不肯談判反而開槍,他當機立斷下令攻堅。一瞬間,周遭的空氣變得血腥,瀨島睦利在期間喪命,人質平安獲救,事情乍看圓滿落幕,但龍崎不知道,他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事後的媒體撻伐、官僚鬥爭,將龍崎逼入絕境,妻子更重病倒下,眼見樹立的敵人蠢蠢欲動,向他伸出援手的是身為刑事部長的友人和兒子,龍崎重新振作起來,準備對敵人使出一記回馬槍,而首要釐清的就是── 在酒館「磯菊」內,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真相? 【東京大森署的騎士──龍崎伸也語錄】 ◎公務員的準則 龍崎深信國家公務員該做的不是配合現狀,而是讓現狀更接近理想,所以需要堅定明確的判斷力,沒必要弄得滿身世俗污垢,指揮官具備的就是做出合理判斷的能力。 ◎部下擅自責罵署員的時候 副署長如果罵課長,課長會去罵係長,然後係長又去罵係員,這樣的連鎖效應會打擊士氣,管理者不能感情用事,重要的是合理性。 ◎面對不合理命令之際 警察組織基本上是上意下達,跟軍隊一樣,上面的戰略能夠在第一線順利執行才是第一要務。就此而言,轄區警署不能違抗上面的指令;不過當上面的人明顯提出不當要求時就另當別論了。 ◎組織產生對立之際 龍崎認為兩者的主張都有道理,同時也能夠理解雙方的立場,如今雖然被迫面臨艱難的選擇,但他一直有自覺,長官的存在就是為了在這種困難的時候做出判斷。 ◎當部下表達出挫敗感 那是理想,實際上也有不如理想的時候,我們多半只能在有限的條件中做最好的選擇。 ◎遭遇挫折的時候 我隨時都在動搖。只是當我迷惘時,我努力去正視原則。 ◎他人對龍崎的評價 唯獨在你身上,絕不可能有不法與隱瞞之事──大家都異口同聲這麼說。 【角色介紹】 龍崎伸也-原為警察廳長官官房的總務課長,但因為家人的醜聞而調至大森警署擔任署長,性格鐵面無私、嚴以律己和待人。有很嚴格的一面,不過對妻子和孩子很沒轍。 伊丹俊太郎-刑事部長,凡事親力親為的現場主義者,性格爽朗瀟灑,龍崎的同期兼小學同學。 戶高善信-大森署刑事課的警察,臉上總掛著冷笑,觀察力驚人。 貝沼悅郎-大森署的副署長,不苟言笑,令人摸不透想法。 野間崎政嗣-對龍崎懷有敵意的監察官。 【名家推薦】 「龍崎伸也出身菁英官僚體系,卻具有抵抗官僚陋習的一身反骨,不時語出驚人,被周遭人視為「怪人」,但他仍憑一己信念,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即使得罪他人也無妨,相當有角色魅力。」 --寵物先生(推理作家)

內文試閱

  回到署長室已近五點,馬上就到下班時間了,但必須蓋章的文件一半都還沒解決。

  任職警察廳時加班是理所當然,也常常回不了家,省廳的高級官僚人人皆是如此。

  然而,警察署長還要加班就值得商榷了。龍崎自己倒是無所謂,但署長不走,課長也不能走,雖然他已經告訴部下不用客氣,但部下說這已成習慣。

  他認為遲早也得改掉這種習慣,能夠早點走的人就走,可以休假的人就休假,緊要關頭不中用才是最傷腦筋的事。

  龍崎再次打開卷宗動手蓋章,署長室的門一直敞開著,此舉總算慢慢養成習慣。

  這時,署長室外傳來大吼。他抬頭看是發生甚麼事,只見一名陌生男子大步走進署長室,背後跟著貝沼副署長。

  副署長的神情前所未有地緊張。

  龍崎好奇地停下手,凝視走進來的男人。

  男人往後梳的髮型打理得光潔整齊到神經質的地步,身上雖只是深藍色西裝,但那身打扮同樣無懈可擊,領帶也像拿尺量過似地打得一絲不茍。是一條胭脂色的領帶。

  龍崎心裡這麼暗想,深藍色西裝配胭脂色領帶,簡直是標準規格的穿著。

  對方的年紀約莫五十歲;或許是刻意節制,體型倒沒怎麼發福;而眼神很銳利,不過任何人待在警界,眼神多少都會變得銳利。

  那個男人劈頭就朝龍崎怒吼。

  「太失態了!你懂嗎?」

  龍崎莫名其妙,默默回視那人。

  「我進來了,你還不起立?」

  「憑什麼?」

  龍崎反射性地回嘴。

  貝沼副署長從男人的斜後方開口:

  「這位是第二方面本部的野間崎管理官。」

  龍崎啼笑皆非。如此說來,方面本部的管理官真的上門來興師問罪了?

  嘴上嚷著基層員警多忙多忙,結果卻還這樣浪費時間嗎?方面本部的管理官,光是跑來轄區分局就已是浪費精力。

  而且,事情還不僅止這樣。

  按照規矩,轄區警署的員警、職員按照必須全體放下手邊的工作,同時起立迎接管理官,換句話說,方面本部的管理官光是露臉,該單位的工作就得通通停擺,龍崎認為這是一種浪費。

  他重新拿起印章,自己一邊蓋章也能一邊聽對方說話。

  「有事嗎?」

  可以聽見貝沼副署長微微倒抽一口冷氣,想必過去從沒有署長敢這樣對待方面本部的管理官。

  然而,他可沒那個閒工夫陪對方浪費時間。

  對方不發一語,於是龍崎抬起頭,只見野間崎管理官滿臉通紅、嘴唇顫抖,氣得講不出話。

  龍崎問,「請問你在激動什麼?」

  野間崎管理官再次怒吼,「你應該心知肚明!高輪的強盜犯的事啊,他們經過大森警署的前面,你們為什麼沒逮到人?」

  「緊急配備不可能百分之百發揮作用。不過三名犯案者中,不是已有兩人落網了?這樣不就好了。」

  「你這傢伙……就是因為你這種散漫的態度,才會讓犯人跑掉!」

  龍崎繼續蓋章,說:

  「有時間跑來這裡找碴,不如努力找出剩下那名犯案者比較好吧?」

  可以感到野間崎管理官走近一步。

  「叫你起立你還不起來!」

  「你也看到了,我正在工作。時間再多都不夠用。管理官應該也是吧?」

  「叫全體署員去講堂集合!」

  龍崎驚訝地看著野間崎管理官的臉。

  「為什麼……」

  「包括你這傢伙在內,我要讓懶散的大森署全體員警動起來。」

  這就是前線的情況嗎?

  龍崎很想嘆氣,縱使警察廳再怎麼絞盡腦汁,還是會在某些部分如刺在背或是受到扭曲。

  都是這種中階主管的官僚主義及過剩的精神主義造成的,這時絕不能向這些觀念屈服。

  「我認為沒必要集合署員。我就代表本署,所以如果有話想說,直接對我說就行了。」

  「看你這種態度,就知道你根本派不上用場。」

  野間崎管理官轉身,對貝沼副署長發話:「叫署員去講堂集合,立刻!」

  貝沼副署長神情緊張地看著龍崎。龍崎斬釘截鐵說:

  「沒那個必要。」

  貝沼副署長成了夾心餅乾。

  龍崎對野間崎管理官說:

  「好吧,沒能逮到經過眼前的犯人或許是本署的疏忽,這點我會反省,但犯不著為了這種事動不動就上門來罵人,不是嗎?」

  「逮到犯人的是本廳的機動搜查隊,方面本部丟盡了面子。」

  「是誰逮到的不都一樣。」

  「我叫你讓署員去講堂集合!」

  龍崎終於把印章擱在一旁,他已經受不了了,決定趕走此人。

  龍崎拿起電話,打到本廳。

  「找伊丹刑事部長……我是大森署的龍崎。」

  野間崎管理官臉上的憤怒當下消失,他詫異地盯著龍崎,畢竟對方面本部的管理官而言,刑事部長簡直是高不可攀的人上人。

  電話一直沒接通。

  「把電話掛掉!」野間崎管理官咆哮,「找刑事部長?那可不是區區一個轄區警署的署長可以直接通話的對象!」

  野間崎是管理官,所以階級應該是警視,就基層員警而言已是最高階級了;而刑事部長伊丹俊太郎是高級官僚,階級是警視長,比野間崎高了兩級。但這種層級的兩級,是天壤之別。   電話終於接通。

  「嗨,龍崎嗎?最近如何?」

  「轄區有很多雜務,現在也碰上一樁麻煩。」

  野間崎不可思議地看著龍崎,大概很難以相信他居然能夠與伊丹刑事部長用如此親密的態度對話。

  伊丹俊太郎與龍崎兩人是同時進入警察廳的同期,當時龍崎的階級也是警視長,但因為家人的醜聞遭到降職,才會被調到轄區警署。

  「碰上麻煩?」伊丹刑事部長說,「出了什麼事?」

  「之前有緊急配備。」

  「哦,你是說高輪的強盜案吧?」

  「犯案者好像經過我們轄區,結果在碑文谷署的轄區內被機搜逮到,可是第二方面本部的管理官很不是滋味,跑來罵人。」

  「哎,這是常有的事,你就隨便應付一下嘛。」

  「他叫我們全體署員去講堂集合,我可沒那種閒工夫。你這傢伙還欠我一個人情吧?」

  野間崎面露驚愕。

  大概是驚訝龍崎居然喊伊丹「你這傢伙」吧。伊丹與龍崎,其實不只是同期,兩人小學時也是同班同學。伊丹似乎早已忘記,但龍崎以前被伊丹欺負過,至今仍對此事耿耿於懷。

  還有之前發生現役警察殺人案件,當時也是龍崎替伊丹解圍。

  「是啊,我的確在你面前抬不起頭。」

  「你能否叫這位管理官離開?」

  「喂,龍崎,這種事可不歸我管。」

  「你欠我人情吧?」

  龍崎把話筒遞給野間崎管理官,野間崎管理官躊躇不前。

  「伊丹刑事部長找你。」龍崎說,「讓人家久等很失禮吧。」

  野間崎管理官終於接過話筒。

  「我是第二方面本部的野間崎。」

  說完這句話,他就一直在聽伊丹說話。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很差,額頭甚至開始冒汗。

  「是。」

  野間崎管理官以立正不動的姿勢把話筒貼在耳邊。

  「是,我知道了。」

  說完他把話筒遞給龍崎,龍崎直接掛掉電話。野間崎管理官看著龍崎,面露尷尬。

  龍崎不發一語地回視他。

  野間崎似乎舉棋不定,不知該採取什麼態度才好,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對;龍崎對他在想什麼絲毫不感興趣,他現在分秒必爭,只希望趕緊把這人趕出去。

  「是我一時氣急攻心,完全忘了這件事。」野間崎管理官的語氣變得很恭敬,「現在才想到您是從警察廳調過來的吧。」

  從「你這傢伙」變成「您」。

  龍崎的人事異動案當然也通知方面本部,但方面本部很忙,想必不可能記住每一樁人事異動。

  如今野間崎的態度有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肯定是因為他終於想起龍崎的來歷,也想起龍崎原本的階級。

  龍崎沒吭聲,野間崎尷尬地乾咳一聲。

  「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不過緊急配備時眼睜睜讓犯人逃走,這的確是嚴重失誤,希望你們工作時繃緊一點。」

  顯然他在試圖挽回面子。

  龍崎點頭。

  「我知道了,我會照辦。」

  野間崎轉身走出署長室,貝沼副署長慌忙尾隨而去,之後的事交給副署長處理即可。

  龍崎回到工作中,但想想很不是滋味,如果是講道理逼退野間崎也就算了,問題是自己利用了階級和伊丹的身分,這或許是卑鄙的做法。他尤其後悔借助伊丹的力量。

  不過如果不那麼做,野間崎肯定會真的叫全體署員到講堂集合。無論如何,他成功趕走了野間崎,不管用什麼手段,總之已達成目的。龍崎決定不再繼續多想。

  貝沼副署長回來了。

  「野間崎管理官已經走了。」

  龍崎沒抬頭,繼續蓋章。

  「是嗎。」

  他不想看貝沼臉上是什麼表情。

  「我很驚訝……」貝沼副署長說,「管理官嚇得灰頭土臉。」

  龍崎依舊垂眼看著手上的文件回答。

  「沒什麼好驚訝的,是對方來找碴。」

  「轄區警署通常絕不可能和方面本部及本廳為敵。」

  「警察組織基本上是上意下達。跟軍隊一樣,上面的戰略能夠在第一線順利執行才是第一要務。就此意味而言,轄區警署不能違抗上面的指令。不過,上面的人如果明顯提出不當要求時就另當別論了。方面本部管理官的面子問題,在職務上毫無意義。」

  「我也罵了課長們。」

  龍崎抬起頭。

  「你說什麼?」

  「身為警署幹部,就是這樣。當然署長是特別。」

  「我絕不特別。」

  在這裡也得到同樣的評價嗎?龍崎過去經歷過各種職場,從警察廳開始,他待過各縣市的警察本部,然後回到警察廳,如今則來到轄區警署。

  來這裡之前,周遭人對龍崎的評價素來一致──他是「怪人」。

  貝沼雖已斟酌用詞,但他想說的還是一樣吧。

  「聽著。」龍崎對貝沼說,「副署長如果罵課長,課長會去罵係長。然後,係長又去罵係員。造成的連鎖效應會打擊士氣,管理者不能感情用事,重要的是合理性,你要記住。」

  「是。」

  不知貝沼究竟是討厭龍崎還是欣賞他。總之在意也沒用,於是他決定不去思考。

  不過,身為署長的想法必須明確傳達,因為署長一旦有什麼事,代替他指揮的是副署長。

  貝沼副署長行個禮準備離開。

  「等一下。我現在想起來了,那件小酒館的吵架糾紛怎麼樣了?地域課有繼續追蹤處理嗎?」

  貝沼回答:「我叫地域課長過來報告。」

  龍崎點點頭,視線重回桌上。

作者資料

今野敏(Konno Bin)

  1955年出生於北海道。1978年就讀上智大學新聞系期間,即以《怪物來臨的街道》獲問題小說新人獎。曾任職知名唱片公司,後決定致力創作。擅寫多種領   域的高質量娛樂小說,著作超過上百部。2006年以《隱蔽搜查》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2008年以《果斷:隱蔽搜查2》獲山本周五郎獎及日本作家協會獎,成功開拓警察小說新境界,躍居一線作家。其他作品,還有改編為日劇大受好評的「安積班系列」。

基本資料

作者:今野敏(Konno Bin)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3-12-06 ISBN:9789866043697 城邦書號:1UC0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