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陰陽無界異聞錄(三)獨活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陰陽無界異聞錄(三)獨活

  • 作者:黯然銷混蛋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11-29
  • 定價:22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僅此一檔 $499升級VIP/暢銷5折

內容簡介

◆第三集即將進入最高潮!雙生姊姊的身分呼之欲出! ◆最爆笑的靈異小說?最靈異的爆笑小說?不管是哪個,蛋式風格都將給你最難以忘懷的不可思議冒險! ◆隨書附贈可攜帶趨吉避凶保平安名片卡PART III之是否總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哼哼!爛桃花什麼的,交給姊姊砍光光!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楊華菱的療養還在進行,而這棟陽昱天生母生前居住過的房子,如今也越來越熱鬧。 除了理所當然住進來的學長傅家林、修行中的韓奉軒外,還附帶一個兇巴巴的師叔潘詩潔。 每天吵吵鬧鬧,反倒更有家的感覺。 但是,一個突然降臨的消息打亂了平穩的步調。 原本在醫院裡沉睡的楊家老么——不、見、了! 在一陣慌亂之下,單人病房的浴室裡,潘詩潔和陽昱天查出了蛛絲馬跡。 陽昱天尋著線索而去,卻赫然發現,線的這一頭連得竟是自己的雙生姊姊。 「水一向都是陰陽兩界最好的媒介。」嘩啦一聲濕漉漉地爬了起來,潘潔詩挪了個位置,大方邀請楊昱天 坐下,後者遲疑了一會兒後,也跟著跨進浴缸裡,這時候如果有任何人闖進來,肯定會覺得一對男女硬擠在一 個浴缸中的這個畫面很詭異且十分不恰當。 「然後?」 「沒有然後,我猜那五隻小鬼就是從這灘水進出,我們可以利用它來反追蹤——」 「媒介為什麼一定要是水?為什麼不能是一扇門?又或者是一通電話?水不是太危險了嗎? 洗個澡,沖個馬桶就連通陰陽兩界,這樣多尷尬……」 【目錄】 第一章 ◆ 柳仙〈上篇〉 第二章 ◆ 柳仙〈中篇〉 第三章 ◆ 柳仙〈下篇〉 第四章 ◆ 大王花〈上篇〉 第五章 ◆ 大王花〈中篇〉 第六章 ◆ 大王花〈下篇〉 後 記

內文試閱


  「這一定是誤會了,華菱……華菱沒害過任何人。」

  「華菱?這關華菱什麼事?」

  原本打定主意不理不管,結果卻聽見楊華菱的名字,不是來查楊昱中的事情嗎?

  又跟那名久病未癒的可憐女孩有關?傅家林忍不住又多嘴一句。

  「沒害過人?等害了人之後還得了?你也看見她的樣子,五鬼都奈她沒何……」

  「那……那也不能一口咬定是華菱做的,說不定是奉軒的結界起作用了。」

  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楊昱天心虛嚷嚷著,充當司機的傅家林這聽一句,那補一句的東拼西湊,或多或少讓他還原案發現場,忍不住也跟著嘟囔起來。

  這麼有趣、刺激的事情竟然漏了他?

  早知道就不去停車了,雖然半信半疑,但他還是很想見識一下什麼叫移星換斗的道術,楊華菱又變得像什麼妖怪一樣恐怖?

  「我知道這些話你可能不愛聽,但曾經有這樣的案例,用道術召回的魂魄並不是原本的那人,也許……這麼多年過去,醒來的並不是你的雙生姊姊……」同樣也不願意相信,一個年輕無害的女孩子,會有著柳仙似的尖牙、分岔的長舌。

  潘潔詩唯一想到的,也許一開始她就讓毛玄奇的邪法害得夭折了,結果身軀陰差陽錯地被道行不夠高深,又或者受傷了的柳仙強佔,十八年過去,該修行,該療傷的全辦完,於是衝破毛玄奇的道法甦醒。

  這一切都解釋得通,否則一個普普通通的年輕女孩,怎麼有辦法憑自己的力量清醒過來?

  「耶……這麼說很有道理喔!那個毛玄奇不是普通人啊!當年你們只不過是小嬰兒,有什麼理由害你們不死?」

  沒神經地脫口而出,傅家林的語音剛落,就收到了楊昱天殺人似的譴責眼神,手刀毫不留情地斬了過來,要不是他機靈過人、阻擋得快,只怕就直接被劈中喉嚨,然後手打滑加腳抽筋地讓車子失控翻了出去,平白無故地多添三條人命。

  「不會的,我跟華菱是雙生子,不都說了雙生子有心靈感應,她有什麼不對勁,我會沒感覺?」用力猛甩頭,彷彿這樣就能將腦海中的景像全拋乾淨,楊昱天相信自己的直覺,楊華菱肯定還是那個跟他擠在同一個子宮裡的人,他對她的親切感從沒有一天消失、改變過。

  「得了吧你……華菱從沒清醒過,你跟她有哪門子的默契啊?還心靈感應……」

  「行了!不用爭論,等回去就能弄清楚了!」一聲令下,潘潔詩強勢的結束話題,平靜地在後座閉目養神。

  比起在這裡爭論楊華菱究竟是人是妖?

  對她而言,還不如養足精神,關鍵時刻,必須狠下心腸、辣手無情。



  「楊華菱呢?」一回到洋房,潘潔詩神情肅殺地質問,就差沒翻出金錢劍或桃木劍,一間間房去追查了。 「送她回房間休息了。」正在收拾著法器,很顯然的,在接到楊昱天的電話後,韓奉軒謹慎且認真地在洋房四周巡視一遍,能補強的盡量補強,希望結界不會再出現任何漏洞。

  「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看了潘潔詩一眼,楊昱天緊張地追問一句,他很擔心對方會突然暴走,二話不說地對付楊華菱,如果真是這樣,都不知道該怎麼制止?

  「是啊!我不是要你留意她?怎麼可以放她單獨一人?」

  「我知道,師叔妳懷疑華菱是柳仙,可柳仙有柳仙的習性,道行再怎麼高深,也不可能完全掩飾,更何況在妳和我眼前,怎麼可能沒有半點破綻?可華菱並沒有這些反應,再說……如果華菱真的有問題,她有大把的時間害我們,這段時間裡,她除了待在自己房間外,就是在小庭院曬太陽,如果她真是柳仙,那也太沉得住氣了。」

  彷彿天塌下來都能這樣心平氣和,韓奉軒面帶微笑地回應著師叔潘潔詩的質問。

  他承認他對楊華菱很有好感,就像待在楊昱天身旁一樣,總有股源源不絕的力量在吸引他,同時,有著俠義心腸的韓奉軒,自然無法對病弱的楊華菱置之不理,習慣性地照顧弱小,在相處的過程中,他從未察覺對方有任何詭異的狀態。

  她永遠像池湖水般安靜,現在突然告訴他,楊華菱可能被柳仙附身,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喂喂喂!恕我直言,華菱是人是妖還有待爭議,但那五鬼搬運總是真的了吧?昱中都憑空消失了,我們是不是先解決這個問題比較妥當?」看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沒有任何交集,傅家林像小學生似的舉手打斷其他人的發言。

  他可不想哪天睡著睡著就讓小鬼「抬」到荒山野嶺然後消失不見,人生十分美好,他沒有意願提早結束它。

  「師叔說……水是媒介,那時……我們是從冰箱出來的……」邊說邊望向廚房,楊昱天心底泛起異樣的感覺,現在打開冰箱都有心理陰影了。

  「水是媒介?……有水的東西這麼多,幹麼從冰箱裡出來?怎麼不選馬桶?」理所當然地反問,傅家林像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畫面,不由自主地嘿嘿笑了起來。

  「就算是鬼,也有品味,也有自己的堅持好嗎?你才去鑽馬桶!」狠瞪了傅家林一眼,潘潔詩率先走進廚房,皺起細眉地瞪著冰箱良久。

  先前的五鬼已經讓楊華菱「消滅」了,不確定毛玄奇會不會改用其他方式進攻,又或者捲土重來,實在防不勝防。

  「這該怎麼辦?冰箱耶……能不能用墨斗沾黑狗血還是黑雞血,然後把冰箱『彈』得滿滿的?」緊跟在潘潔詩身後擠進廚房,傅家林異想天開的提議,雖然不清楚該上哪找黑狗血跟黑雞血,但那對白茅山的師叔姪應該有辦法吧?

  電影不都這樣演的?會施展道術的高人,身上必備的法器啊!

  「要不要再撒滿一地的糯米?……神經病啊!墨斗跟黑狗血是用來對付殭屍的,少在那裡出餿主意!」哼一聲,然後揮了傅家林一掌,潘潔詩瞪著冰箱左搖右晃,總能想出辦法徹底阻斷五鬼出入的地方。

  「還是用老方法,符紙跟咒語?」看了看韓奉軒,楊昱天當然記得剛買下這棟洋房時,多虧了對方在門窗上貼滿和寫滿符紙及咒語,才讓他們躲過了可怕的怨念攻擊,雖然對付的對象不同,但將咒語稍微修改一下,應該抵禦得了吧?

  「嗯,我來吧!」自動自發地翻出一疊黃符紙,沉吟了一會兒後寫下咒語,韓奉軒知道還有其餘更有效的法器,能夠阻擋「五鬼搬運」這類的道術,不過為了這點小事,刻意跑回白茅山道場,只怕會讓師父、師伯們教訓一頓。

  本能地留下幫忙,同時向傅家林連使好幾記眼色,要他跟緊那名漂亮且輩分高的女性,楊昱天可不希望他在這頭補漏洞時,潘潔詩跑上樓去捅另一個簍子。



  「……你們在幹麼?」冷不防傳來質問聲,楊華茵皺緊細眉地站在廚房門邊,眼神半是同情,但更多的是鄙夷地瞪著楊昱天及韓奉軒,目光最後停留在冰箱上,如果那個背轉過去對著牆,上頭還貼滿符紙的東西還能被稱為……「冰箱」的話。

  「師叔查過了,昱中是讓『五鬼搬運』的道術弄不見的,毛玄奇下一個要捉的是華菱,所以我們把冰箱……把冰箱……就這樣了……」

  略退了一步欣賞著自己的傑作,韓奉軒的意思是,盡量不要影響日常生活,所以除了貼上符紙跟寫些咒語外,他其實不想弄得太誇張。

  可楊昱天卻不這麼認為,一不作,二不休,絕不能給毛玄奇任何機會,有多嚴重就把它想像得多嚴重,背轉過去面對牆壁,連冰箱門都打不開了,看看那些小鬼還有什麼方法入侵。

  「天才……你把冰箱弄成這樣,我要怎麼拿啤酒?」

  「妳不會暫時別喝?」

  「暫時?請問這個『暫時』要維持多久?」

  「……」

  「既然這麼怕,你乾脆把冰箱扔了算了!」

  果然不是一母所生,楊華茵十分受不了楊昱天的白癡,這麼無稽的事情相信就算了,解決辦法竟然這麼愚蠢,她還以為韓奉軒是個正常人,沒想到跟她的白癡弟弟一起發瘋。

  「扔了沒用,水是媒介。」

  「那你封了冰箱不也一樣沒用?再說……既然毛玄奇的目標是華菱,你幹麼不直接把符咒寫她身上?無耳芳一的故事聽過沒?兩個蠢蛋……」

  平日裡總是高高在上的驕傲公主模樣,必要時卻意外清醒,楊華茵嗤地冷哼數聲,離開廚房之前,還不忘提醒那兩個蠢蛋,別犯了無耳芳一同樣的失誤,害得楊華菱缺這個,少那個。

  「她說的沒錯,是我們想岔了。」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韓奉軒當然不會將所有過錯全推到楊昱天頭上,不過看他一頭熱地搬搬抬抬,他便不忍心阻止對方,只好陪著搬搬抬抬,全依對方的提議,把整個冰箱搞成現在這個模樣。

  「嘖……你不早說?」

  「我看你很投入。」

  「……你,上樓去!記住,別寫在華菱身上,輪椅四周來一圈就差不多了,要真脫她衣服,我跟你翻臉!」

  臉頰一陣躁熱,耳根泛紅,楊昱天惱羞成怒地命令著,韓奉軒仍舊掛著笑臉,三步并兩步的溜上樓,他表現得愈服從,楊昱天就愈覺得尷尬,好像全是他的餿主意一樣,那個年輕的修道人只是陪他瞎胡鬧而已。

  費了一番勁才將冰箱翻轉回來,還拿了幾罐楊華茵想要的冰啤酒,楊昱天也跟著晃進客廳裡,一點也不意外那名公主病末期患者,像軟骨動物似的,大大方方地癱在沙發上,長腿毫不客氣地架上茶几,用眼神命令楊昱天替她打開,最後再慢條斯理地伸手接過冰啤酒。

  「不是報警了?我以為妳回去等昱中消息,怎麼又跑來這裡?」揮開楊華茵的腳,楊昱天皺著俊眉擦了又擦,雞婆的傅家林把洋房裡裡外外打掃的這麼整潔乾淨,他就算幫不上忙,竭力維持住這份整潔,也算盡了一份心力。

  「早就找到了,哪用得著你們那些陰陽怪氣的東西瞎攪和。」

  「找到了?昱中人呢?」

  「……在媽那裡,她名下還有好幾棟房子。」

  「那妳怎麼不把昱中接回醫院?」

  沒好氣地翻了幾記白眼,楊華茵也不喜歡她那位任性母親的獨斷獨行,但現在的情況是,黃麗青跟楊冠泉夫妻沒離婚也沒分居,她當然有權「照顧」寶貝兒子。 現在將其中一戶房子改建得適合靜養,私人醫生跟護士都聘請妥當,連追查上門的警察,都覺得是她在大驚小怪,母親照顧病重,昏迷不醒的兒子,這根本是天經地義又充滿母愛的事情,阻止的人才有問題。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可是昱中前腳才剛失蹤,五鬼後腳就來捉華菱,毛玄奇分明就是想用華菱的命來換昱中的命。」

  「喂!我要怎麼說?警察先生,有個奇怪的傢伙,要用以命換命的方法來救我弟弟,所以請你們保護我妹妹,順便逮捕那個人?……就算警察放我一馬,也會把我扔進精神病院的,拜託你清醒點!」

  自然不是什麼事都沒做,楊華茵在來之前,已經先跟她母親連繫過,確認了楊昱中一切平安才放下心來,不過她母親苦苦哀求,不要阻止她拯救她唯一的兒子。

  楊華茵嘴上雖然敷衍地說好,說她懶得理會,可實際上卻十分不安,否則也不會下意識跑來洋房這裡,為的就是想知道楊華菱是不是平安。

  「那怎麼辦?」頹喪地坐在楊華茵身旁,楊昱天煩躁地搔著亂髮,為什麼他一點道術都不會?否則他願意二十四小時守在楊華菱身邊保護她。

  「別想太多,吉人自有天相,華菱又沒做過什麼壞事,老天會保佑她的,你看……你莫名其妙的認識了韓奉軒、潘潔詩,這不就是老天派來保護她的?」伸手將楊昱天的頭髮揉得更亂,楊華茵沒想過自己也有安慰別人的一天,而且做得還不錯。

  看來她還是有些天分,這個「大姐」不是白當的。

  勉強自己被說服,楊昱天也想心平氣和的看待這次的事件,畢竟,報警確實一點意義都沒有,就算警察相信他們,也沒辦法「逮捕」那些小鬼啊!

  「嗯?……華菱,妳怎麼跑下樓了?他們不是說妳在休息?」做賊心虛似的立即收回手,楊華茵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大反應,就算不是同父同母,楊昱天仍舊是她的弟弟,跟自己弟弟親近有什麼不可以?

  為什麼一看見楊華菱,就有種搶了她什麼似的不安感,楊華茵勉強擠出點微笑,故作親切地關心著。

  反應更快一步,楊昱天長腿一邁地竄到輪椅旁,正想詢問究竟是誰送楊華菱下樓,卻在長廊上東張西望半晌,連個鬼影都沒見著半個。

  秒針咯咯咯咯朝前爬了五格,腳步聲從四面八方衝了過來,楊昱天愕然地望著韓奉軒、傅家林及潘潔詩,那三人則看了看他,然後目光最後定格在楊華菱身上,彷彿瞧見什麼怪物似的神情複雜。

  「華菱/她是怎麼下樓的?」長廊上的眾人,除了楊華菱之外全都面面相覷,像是讀秒般精準,所有人異口同聲地驚問,洋房頓時陷入黑暗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   「有沒有搞錯啊……電箱老舊就叫人來換,老是這樣關鍵時刻整棟洋房大跳電,沒事都讓你嚇出病來……」撫著自己心口大喘氣,楊華茵沒好氣地狠踹了楊昱天好幾腳,氣鼓鼓地搜出蠟燭點燃。

  房子太大就有這個壞處,一旦沒電,即使到處擺滿蠟燭和手電筒,也都顯得有些陰森。

  「天地良心,電箱和線路這些全都重拉過了,我怎麼知道會這樣?」叼著手電筒,站在電箱前面不清不楚地回應,楊昱天對家事原本就不拿手,磨蹭了半晌電力始終沒有恢復。

  「師姪……」戒備地盯著輪椅上的楊華菱良久,潘潔詩朝著韓奉軒努了努嘴,後者心領神會的消失在黑暗中,希望這只是一次跳電的意外,而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喂……師叔啊!妳剛剛……有看見華菱是怎麼下樓的嗎?」鬼鬼祟祟湊到潘潔詩身旁,傅家林面孔扭曲地問了一聲,他接到楊昱天的命令,跟著潘潔詩上樓,就怕她一時興起會對人偶般的楊華菱不利。

  誰知道在各個房間轉了這麼多圈,就是沒找到那個需要輪椅代步的年輕女性,直到韓奉軒也上樓來,情況變得更加詭異,這洋房大歸大,但還沒大到能讓三個人、六雙眼睛看走眼的地步,楊華菱是怎麼避開他們下樓的?

  「沒有……」神情凝重地盯著楊華菱,潘潔詩沒來由的有種前有狼,後有虎,腹背受敵的感覺,如果她膽小怕事的話,乾脆就讓毛玄奇將這個不知是人是妖的年輕女子帶走。

  不過潘潔詩從來都不是這種見死不救的人,如果楊華菱真讓柳仙附身,身為白茅山的弟子,她一定會想辦法救她。

  「我放棄了……電箱是正常的,但就是沒辦法恢復電源……」灰頭土臉地踱回客廳,楊昱天無奈長嘆一口氣,求救似的看向傅家林,後者低吼一聲後接手這個工作,果然不能依靠只懂得坐在電腦前生根的動畫設計師。

  「我重設了一次結界,包括冰箱也貼上符紙了。」另一頭,韓奉軒平靜地走了回來,理所當然將楊華菱推進客廳,順手在門框上又寫下一長串咒語,多一道防線,多一道保障。

  「結界?怎麼回事?」小心翼翼地在客廳四周擺好蠟燭,楊昱天讓這沒來由的肅殺氣氛弄得緊張起來。

  「把門窗關好、鎖上……『這』不會是平白無故發生的。」指了指天花板上全黑的吊燈,聽楊昱天的回應,潘潔詩更有理由相信,這次不是偶發事件,肯定是大規模攻擊前的預告。

  就她所知,茅山派的道術能驅策的東西可多了,但絕大多數都不喜歡光亮,所以這次的停電事件絕不單純。

  「還有事要發生?有完沒完啊?」哀叫數聲,傅家林哪敢多耽擱,手腳並用地將門窗全關好、鎖緊,還怕不夠保險似連窗簾都拉上了,只可惜不夠時間,否則他們真該將整棟洋房改裝成銅牆鐵壁,省得麻煩、危險一件接著一件。

  愕然地瞪著潘潔詩,不明白她客廳正中央擺了那些法器是想做什麼,楊昱天下意識望向韓奉軒,那名年輕的修道人比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微皺起眉的一邊幫忙一邊詢問。

  「師叔……妳要扶乩?」看了一眼擺在地上的法器,韓奉軒有些困惑,這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扶乩,與他們現在的狀況不大吻合,不明白潘潔詩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

  「當然不是!……我只想跟『她』溝通,不管她到底是誰。」嘴角微微上揚,扯出一抹冷笑。

  潘潔詩迅速地剪下楊華菱一小撮頭髮包進符紙裡,她不清楚附在那名女孩身上的「靈」,是故意示弱、迴避他們,還是真的沒辦法完全控制這個身軀,潘潔詩唯一有把握的,是她能利用這個道術將對方逼得現形。

  不很明白為什麼硬要擠在這種時刻節外生枝,不過潘潔詩一向想幹麼就幹麼,其餘人除了配合之外,根本沒有反對的餘地,韓奉軒十分認命地幫忙擺著擺那,不一會兒,整個客廳就讓法器、蠟燭,渲染成一副無法形容的詭異氣氛。

  「喂喂……這是萬字玄機圖吧?師叔妳要玩碟仙啊?」原本一頭霧水地傻站一旁的傅家林,突然瞧見了一樣自己熟悉的東西,忍不住興奮地嚷了幾句。

  「萬字玄機圖?那是什麼?」茫然地回望著傅家林,楊昱天打從心底佩服這名雞婆的學長,真的是雜學多聞啊!什麼見鬼了的東西,他都略知一二。

  「喔……你也拜託一點,碟仙你沒玩過?筆仙?錢仙?筷仙?老天……就算沒真的玩過,好歹也看過幾部電影吧?」每問一句,楊昱天就搖一次頭,傅家林忍無可忍地怒吼一聲,這混蛋沒有童年啊?

  這麼新鮮刺激的事情竟然沒有經歷過?遙想當年他還用這招騙過不少小女生,把她們嚇得哇哇亂叫,真是美好又青蔥的年代啊!

  「這有什麼好玩的?」嘴上雖然這麼說,可眼神卻洩露了他的好奇,楊昱天緊盯著潘潔詩的一舉一動,她跟傅家林可是天差地別的等級,如果是由她來主導一切,肯定十分震撼。

  「碟仙是由扶乩演變的,重點是……這不是拿來玩的,正是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傢伙胡搞瞎搞,才會引起這麼多麻煩,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句話沒聽過?」用眼神示意讓韓奉軒將楊華菱推過來,既然「他」沒辦法透過楊華菱與他們溝通,逼出原形或許是個不錯的辦法。

  對潘潔詩而言,攘外必需先安內,不弄清楚他們面對的是什麼,遇到緊急關頭,有人在背後放冷箭,那他們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那……我們該做什麼?還是要迴避?」知道有些道術在施展的時候,是禁止閒雜人等觀看的,楊昱天看潘潔詩這麼嚴肅、慎重,把場面搞得這麼大,說不定這就是那類禁止窺伺的道術。

  「不用,圍著萬字盤坐下。」

  十分識相地閉上嘴巴,傅家林摸不清究竟發生什麼事,他的車子都還沒來得及停妥,楊昱天就急忙把他叫回來,活像他是隨傳隨到的計程車一樣,原本還想抱怨兩聲,同時很好奇楊昱中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能這麼快處理完畢,誰知道那一男一女面色鐵青的上車,渾身還莫名其妙的濕淋淋,楊昱天電話不離手地嘰嘰咕咕,他又沒膽去問神情更肅殺的潘潔詩,只能把狐疑和氣惱全嚥回去,認命地猛踩油門,當他的司機。

  「……行了,奉軒知道了,他會留意的。」長長呼出口氣,楊昱天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沒想到這樣一來一回才不過短短幾十分鐘,結果像比完鐵人三項一樣疲累,看來他真的不是學習道術的料子,幾乎什麼事都沒做,卻氣喘吁吁地丟人現眼。

  「留意?哼……留意毛玄奇還是留意你姊姊?」扯了扯嘴角,愈想就愈覺得氣惱,潘潔詩原本還想教訓韓奉軒不夠警醒,五鬼搬運的小鬼都登堂入室了,竟然都沒察覺,誰知道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同吃同住這麼多天,楊華菱掩飾得夠好啊!

作者資料

黯然銷混蛋

經歷了這麼多年,依舊愛碼字的米蟲v( ̄︶ ̄)y 近況:天熱,啤酒、災難片、啤酒、恐怖片、啤酒、災難片、啤酒、恐怖片無限輪迴中……

基本資料

作者:黯然銷混蛋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11-29 ISBN:9789863440222 城邦書號:RA6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