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惡靈談判專家2:靈魂的羈絆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惡靈談判專家2:靈魂的羈絆

  • 作者:張廉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3-09-27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85折 196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內容簡介

◆起點中文小說網連兩年不敗作品!171萬總點擊數,9萬9千讀者好評推薦! ◆2012年金石堂、博客來暢銷作家張廉,首部奇幻愛情小說 ◆加量不加價!隨書收錄全新番外「夢中的女人」,一次看個過癮! ◆人氣畫家斑目繪製「愛在烽火蔓延時」精美海報! 如果時光能再重來,背負的孤獨宿命能否就此改寫…… 回到過去,不僅僅是為了伏魔,更為了那一段不可挽回的愛情! 所謂「重生」,當然不包括再和這個總是壓迫她、亂扣她薪水的可惡男人相遇! 修羅之門現世,浩劫降臨, 張玄與天行等人聯手竟無法阻止修羅鬼亂世, 一行人死的死、傷的傷。 用盡靈力拚死一搏,終於讓張玄盼到了一線生機, 時空之門在關鍵時刻開啟, 時光因此逆轉,回到了一年前…… 命運重新改寫,張玄與天行也從此形同陌路, 但才平靜沒多久,她就又撞上靈異事件, 這次失蹤的居然是「鬼」! 張玄接了任務踏進深山,路上卻遭鬼襲擊, 臨危之際,救她的居然是天行! 宿命將彼此的緣分再次牽起, 但張氏一族背負的千年詛咒, 讓她不敢靠近也不能和天行相認, 誰知緊接而來的詭異事件,竟將他們推進了陷阱裡。 兩人迫不得已被困在一起, 然而張玄的閃躲與似曾相識的感覺,卻讓天行起了疑…… 【好評推薦】 「我以前從不敢看這種靈異的故事,不過這本書真的是太好看了,很喜歡張玄,還有半月,每個角色都喜歡。」 ──游客(網友) 「看張廉的文簡直是一種享受,《惡靈》所有的章節都不囉嗦,而且其連貫之意真讓我佩服,如果能拍成電視劇會更好。」 ──紫蝶蝶(網友) 「我很喜歡這本書,也很喜歡作者。精彩的故事情節,豐滿的人物,這一切都那麼精彩非凡。請繼續加油!」 ──書友(網友) 「我太喜歡這部小說了,真的,我都看了好幾遍了!越看越喜歡,要是能出書就好了!我一定要珍藏一套!」 ──匿名(網友) 「喜歡張玄,喜歡天行,喜歡藍狄……喜歡他們這一群真心與共的朋友。」 ──小小迷01(網友)

內文試閱


  天行和司徒姍在人群中擠著,而司徒昊早被某個漂亮妹妹勾去。司徒姍緊緊挽著天行的胳膊,此時,天行是屬於她的,她絕不放棄和他單獨相處的任何機會,儘管在對方心中是妹妹的身分,但她絕不放棄,只要沒有張玄,她定能成功!

  天行被盂蘭聖會這種安逸祥和的氣氛所感染。這種氛圍讓他想起了一個人,若是她,定然喜歡這種有得吃又有得玩的聖會。想起她那張興奮的臉,天行心中就一陣失落。

  漸漸行至中央廣場,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從他眼前一晃而過,他愣了一會兒,隨即一聲苦笑,自己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嗎?居然產生了幻覺。

  司徒姍感受著天行身上所散發的縷縷哀傷,他還在想她!真沒想到用計趕走了張玄,自己卻還是無法走進他的心,難道自己真的不如張玄?自己到底哪裡不如她?

  這半個月,她為了身邊這個男人徹底改變,無論性格還是打扮,她恍然發覺自己居然在模仿張玄,自己到最後居然去做了張玄的影子,真是可笑,這就是她司徒姍的下場?

  她好恨!恨身邊的情侶,他們的親熱在她眼中成了對她最大的諷刺,真希望這世上沒有愛,沒有情侶,更沒有張玄!

  就在這時,奇怪的事發生了,中央的那團篝火,陡然之間變成了綠色,綠得磣人,綠得恐怖,宛如鬼火,幽幽晃動。

  圍在篝火邊歡舞的遊客,頓時愣住了,他們停下舞步,呆立在那裡,他們交頭接耳,滿臉疑惑,以為是篝火起了某種化學作用,例如磷粉。

  可就在人們發愣的時候,篝火附近的地突然晃動起來。四周的人,頓時騷動沸騰,只聽有人大喊道:「石柱要出現啦——」是的,每次石柱出現,該處的地都會晃動。

  人群迅速散開,他們激動地看著篝火附近的地。可篝火邊高台上的人就沒這個心情了,他們緊緊抓著高台的欄杆,大叫著:「救命啊——救命——」從上面掉下來可不是好玩的。

  地晃動得愈發厲害,整個高台開始跟著搖晃,只聽「垮擦」一聲巨響,終於,高台下面的水泥地爆裂開來。

  與此同時,一隻黑色的巨爪從爆裂的地面中伸了出來,可當它伸出地面的時候,它僅僅拍在地面上,一動不動。那是一隻無比巨大的黑色爪子,絲絲黑氣從漆黑的裂縫中像蠕蟲般冒出來,它們在地面蜿蜒前進,猶如一條條黑色的毒蛇。突然,其中一縷黑氣探向圍在周圍的人群,引起人群的一陣騷動。

  人們誠惶誠恐地看著那隻巨爪和黑氣。有的以為是盂蘭聖會特殊的表演,其中還有些膽子大的,居然去觸摸那股黑氣,覺得並沒有威脅,便得意地大笑起來。於是,人們再次沸騰了,他們大笑著,笑自己的膽小,掌聲在人群中爆發出來,他們為這特殊的表演而鼓掌呐喊。

  可就在這時,那些原本看似溫順的黑氣,突然迅速向人群衝去,隨即捲起數名人類,高高舉起,他們大聲叫著:「啊——啊——」

  騷動當即安靜下來,接下來的便是寂靜,死一般的寂靜!恐懼在人群之間迅速蔓延。靠近黑氣的人們開始往後退縮,而不明就裡的人卻好奇地往前擠。

  突然,那些黑氣用力一甩,那數名人類當即帶著慘叫被甩向天空,人群炸開了……

  尖叫聲頓時響徹在盂蘭聖會的天空,給遠處的人們敲響了警鐘!

  可就在這時,巨掌消失了,黑氣消失了,連那個高台也消失了,只剩下地面那個黑漆漆的裂口,人們再次疑惑地圍攏,面面相覷。忽然,他們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掌聲再次爆發起來。

  「很高興大家能喜歡我們的特別表演,請大家及早散開,我們要修復地面。」喇叭裡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隨即,一個柔和的女聲用英文再次重複了一遍。

  接著,一群護衛隊趕到現場,他們驅散了人群,在裂縫周圍形成一個十公尺寬的隔離圈,護衛隊站在隔離圈外,禁止任何遊客進入。

  司徒姍呆滯地站在隔離圈外,他居然沒把她帶進結界!這表示自己對他而言已不再重要,她不再成為他的戰鬥夥伴,他不需要她,她是他的包袱,的確,在面對可視的惡靈前,她司徒姍又能做什麼?

  她充其量不過是個小小的靈媒師,甚至連掐訣驅鬼都不會,她果然還是不及張玄!她真的希望自己能像張玄一樣擁有強大的靈力,這樣一來,跟天行並肩作戰的就不會是別人,不是張玄,而是她,司徒姍!

  司徒姍再次祈禱,祈禱張玄立刻在這世上消失,最好永遠不再出現!一絲陰冷而又扭曲的笑容在司徒姍的臉上蔓延開來……



  天行、連琛和宮本櫻佇立在那巨爪之前,緊緊地盯著這隻充滿邪氣的爪子,他們心中一寒,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就在方才巨爪散發黑氣開始攻擊人類時,正在人群中的天行迅速撐起結界,將巨爪與人類世界隔離,但卻把高台上的人帶了進來,這是無法避免的,因為高台的基座已被黑爪破壞,黑爪上的黑氣,已纏繞在高台之間,他天行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將高台與黑爪分離。

  而同時,在人群中的連琛和宮本櫻,也迅速衝入結界,加入戰鬥!

  「先救人!」天行厲聲道。

  宮本櫻和連琛立刻點頭,向高台衝去……

  此刻,高台上的兩名鼓手和三名少女,已經徹底癱軟在那貌似安全的平台上,他們的腦子早隨著周圍世界的消失而抽空,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經歷如此詭異的事。

  這邊,連琛和宮本櫻分別召喚出玄武棍和朱雀刀,向巨爪靠近。高台站立在巨爪上,宛如它的玩具,隨時有被遺棄的危險。

  巨爪依然平靜地躺在那裡,但它周圍的黑氣卻不安分地跳躍著,它們向宮本櫻和連琛襲來,卻被連琛和宮本櫻紛紛擊散。與此同時,天行從另一個方向朝巨爪逼近,但很快被巨爪發現意圖,黑氣迅速陡增,將三人圍困在黑氣中。

  就在大家忙於脫困之時,忽然,一條白色的光鏈,穿梭於黑氣中,宛如一根月色的綢帶,纏繞在黑氣之間,那綢帶猛然一收,所有的黑氣無力地掙扎扭動了兩下,便斷裂消失。一個人影迅速躍上巨爪上的高台,站在平台之間,尾隨其後的居然是一隻斑斕白虎。

  天行、連琛和宮本櫻因為黑氣的陡然消失而一懵,但他們隨即清醒,立刻也躍上巨爪救人。一眨眼工夫,白虎已落於地面,救下兩名鼓手,而那個神祕人,也迅速背著一名少女向下衝來,快,真的好快,以致於眾人無法看清她的面容。

  當她與眾人擦肩而過時,連琛和宮本櫻露出會心一笑。而天行的呼吸頓時停住了,一股強烈的熟悉氣息湧上心頭,但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他依然迅速往上躍去……

  終於,他們的行為惹怒了巨爪,它開始挪動了。同時,連琛和天行已抱起剩餘的兩名少女,順著高台一路滑下,並將她們放於地面。而那個神祕人和白虎,卻已消失不見!

  「啪!」一聲巨響,地面在那巨掌的帶動下劇烈震顫著。巨掌慢慢向前攀爬著,緊接著,又是一隻巨掌,赫然出現在地面上,它們一起攀爬著,是的,有東西要爬出來,會是什麼?

  手掌都已經如此巨大,那本體又會有多麼……!天行三人都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若不出意料,這將是一個,他們有史以來從未見過的巨大惡靈!

  「哞——」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一個身高十幾公尺的巨大惡靈,終於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它沒有臉,只有一對銅鈴般火紅色的眼睛,在黑氣中顯現。

  它,終於出現了!正是邪靈之王!

  「這怎麼可能?」宮本櫻驚呼道:「這難道就是史書上記載的邪靈之王?」

  大家都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心開始緊繃起來。

  邪靈之王,是由邪氣集結起來,數百個惡靈的結合體,是實體化惡靈中最難對付的一種,因為它本就是集結體,很難將其收服,除非徹底驅除!

  三人,互相凝視著,默契地點了點頭,拿起了手中的武器,朝邪靈之王奔去!

  張玄躍出結界,喘著氣,心想那女人可真重。再看看一旁的白虎,倒是神態如常。

  「妳不幫他們?那東西可是邪靈之王!」半月回頭看了看結界,若有所思。

  張玄一撇嘴,「他們三個若連邪靈之王都打不過,怎麼對付阿修啊!」說完,調理了下氣息,準備去鐵塔。可身後卻傳來一聲驚叫:「張玄!」

  張玄一回頭,嘿,是認識的,原來是司徒姍,可是她怎麼是這種表情,好像見鬼似的。張玄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喲!姍,好久不見!」

  「妳、妳怎麼來了!」司徒姍滿臉的不可置信,彷彿她根本不該出現。

  張玄一皺眉,這女人吃錯藥了吧,怎麼比半個月前還要變態,隨即笑道:「嗯,有事!對了,姍,最近有沒有見到奇怪的人?」若她是命運少女,那阿修遲早會找上她。

  可一旁的司徒姍似乎並沒聽見她的問話,反而一臉恐慌地繼續追問:「為什麼?為什麼妳會來?為什麼我以為妳消失的時候,妳又再次出現!妳到底什麼居心?」

  張玄徹底無語,而司徒姍那好像搶了她老公的表情,更讓張玄莫名其妙,看來今天她情緒不佳,莫非是那幾天?還是下次找個機會再說吧,於是轉身準備離開。

  「慢著!」司徒姍突然躍到張玄面前,雙手一攔,陰冷一笑,「我要跟妳決鬥!」

  決鬥?張玄沒聽錯吧,看她那神態,就像是第一次見到她時,那般傲慢,目中無人。司徒姍到底怎麼了?司徒姍那天嘲笑的話再次迴盪在耳邊,「連粵語都聽不懂,做什麼靈媒師!」她只是個靈媒師啊,渾身半點靈力都沒,怎麼跟她決鬥,瘋了,司徒姍瘋了!張玄心中暗道,臉上露出關切的表情,「姍姍,妳沒事吧。」

  「誰要妳假好心,來吧!」說完,一掌襲來,張玄倏地一躍,收斂靈力,畢竟擁有靈力的她,對付沒有靈力的司徒姍,終究不妥。

  「鐵塔邊有異動!」身邊的半月,忽然感覺到從鐵塔方向傳來的異動,好心提醒道。

  張玄心中一緊,難道他來了?張玄瞬即虛晃一招,躍出圈外,正色道:「姍,改日再戰!」說罷,一轉身,消失在街道人流中。


  司徒姍看著張玄離去的身影,她明白,她根本無法阻止張玄的離開,因為她明顯感覺到,張玄在接招時已經收起靈力。是啊,自己沒有靈力,憑什麼去跟張玄打?

  力量!力量!她真的很需要力量!究竟怎樣才能得到力量!她司徒姍需要的就是力量。仇恨的火焰在她心中燃起!

  「妳真的需要力量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司徒姍的背後響起。

  司徒姍緩緩轉過身,空洞的眸子裡除了嫉妒、仇恨,別無他物。她看清了眼前的男人,是個十八歲左右的少年,並且擁有一雙漂亮的湛藍色眼睛,長長的頭髮隨意紮成一束掛在腦後,「你是誰?」

  少年嘴角一揚,邪邪地笑著,「妳只要告訴我,妳是不是需要力量?」

  司徒姍渾身一怔,突然,她的目光變得陰冷,堅定地說道:「是!我需要!」

  「那妳就到這個地方,他會給妳力量!」少年扔出一張紙,便消失無蹤。

  紙張在空中飛舞著,緩緩落於司徒姍的手中,是地址,一個她不認識的地址。落款為阿修。

  「阿修……」司徒姍輕喃著,這個阿修到底是誰?他真能給自己力量嗎?仰天輕歎,怕什麼?她司徒姍需要的不就是力量,既然機會來了,何不試試?

  將紙張收於包內,眼神變得堅定,為了他,她一定要變強!



  結界裡,天行、連琛和宮本櫻三人奮力一擊,終將困在天罡大陣裡的邪靈之王徹底瓦解,張玄說得沒錯,他們三個定能將邪靈之王解決。

  擦著汗,天行跌坐在地上,靈力耗盡的他,幾乎連站起來都有困難。

  而宮本櫻和連琛更好不到哪兒去,方才他們已被邪氣所傷,胸口發悶,咳出兩大口鮮血。

  一個女人匆匆朝他們跑來,正是治癒師琸依,她立刻對連琛和宮本櫻進行治療,驅除殘留的邪氣。

  琸依手法熟練,氣息沉穩,靈力在她的控制下,遊走在連琛和宮本櫻體內,小心地將黑氣帶出。

  宮本櫻和連琛長吁一口氣,頓覺心口不再鬱悶,人也精神挺多。

  這時,連琛才想起了張玄,他四處一望,對宮本櫻說道:「小玄呢?她剛才明明還在啊。」

  聽到他這句話,宮本櫻反應倒還好,但一旁的天行卻騰地站了起來,大聲道:「小玄?張玄?」

  「啊!」連琛被他一喊,頓時有點心虛,心想天行這麼激動,而張玄也說要找他,莫非兩人有瓜葛?

  哪知天行露出欣然一笑,聲音轉為柔和,「她來了,我就放心啦!」

  「啊?」連琛和宮本櫻面面相覷,著實不明白他這句放心從何而來。

  「走,我們找她去!」說著,天行撤去結界,四處觀望,似乎在尋找張玄的蹤影。

  連琛和宮本櫻相視一笑,站起身,也準備加入找尋張玄的行列。

  「邪氣剛驅除,二位還是要小心啊。」琸依好心提醒著,笑容中滿是告誡。

  連琛和宮本櫻朝琸依露出一個要她安心的笑容,隨即凝神靜氣,感受著周圍的氣息,希望能從中找出小玄。

  忽然,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讓正在靜神的三人著實嚇了一跳,眼前一片明亮,原來是晚會的煙火,滿天爛漫的煙火在夜空中編織著絢麗的圖案,一朵朵牡丹爭相奪豔,絢爛而又繽紛,連星月都羞愧無光。

  天空中,頓時下起了五彩的星雨……

  可下一刻,在鐵塔方向卻傳來了特殊的靈壓,眾人眉頭皺了起來。



  張玄穿梭在樹林間,越想越奇怪,司徒姍的妒火到底從何而來?怎麼會這麼強烈、這麼變態?總覺得哪裡不對。究竟哪裡不對,一時卻說不上來。算了,張玄甩了甩腦袋,先別想司徒姍的事了,還是趕緊趕到鐵塔,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鐵塔處傳來的異動,在張玄到達時,頓時消失了。

  張玄愣愣地站在石柱邊,周圍的靈能者和警察被倒在地上。上前一探鼻息,沒死,只是昏迷。是誰?是阿修嗎?

  她順著石柱往上望,夜晚的石柱更加詭異磣人。

  「砰!」的一聲巨響,把張玄嚇了一跳,隨即眼前一亮,原來放煙火了。

  可當煙火照亮石柱的那一刻,張玄的身體僵住了,只見在一根石柱的頂端,站著一個人,太遠,看不清,但可以確定,那是一個人!

  那個身影在煙火下,若隱若現。

  「砰!」又是一朵金燦燦的牡丹,可再看那石柱頂端,那個人消失了。

  張玄警覺地望著四周。

  「妳是在找我嗎?」一個人漸漸飄落在她的背後。

  張玄猛然轉身,正對上阿修陰沉的眼神。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張玄,一絲驚喜劃過他的眉梢,他向張玄飄近,右手撫上張玄的臉頰,被張玄一把拍掉。張玄怒視著他,「說吧!你是不是修羅界的?」

  阿修嘴角一揚,雙手交叉,「妳給我的驚喜可不小啊,原來是妳自己封印了力量!」

  「不行嗎?」張玄陰沉著臉,隨時準備跟阿修大幹一場。

  阿修輕蔑地看著張玄,得意一笑,「我說過,等妳恢復力量,我會回答妳所有的問題。沒錯,我是魔族。」

  「為什麼要召喚魔獸?」

  「滅世啊,你們人類不好好照顧這個世界,乾脆讓我滅了重來。瞧瞧你們人類,越來越腐敗,把這個美麗的世界搞得烏煙瘴氣,邪怨之氣比我的世界都厲害,你們人類究竟都做了什麼?」阿修憤怒地吼著,頗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那也是我們人類的事,要你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張玄一臉鄙夷,好像阿修就是條狗。

  「妳!」阿修的臉色變得鐵青,居然拿他與狗比擬,他眉一橫,「惹怒我,妳應該知道下場!」

  張玄冷哼一聲:「怕你啊!」

  阿修眉稍抽動著,冷言道:「算妳運氣,我現在很忙,沒空殺妳!」

  「哈哈哈……」張玄爆出一串大笑,身邊的半月已漸漸散發著白色的靈光,「我看你是擔心和我戰鬥後有損體力,無法召喚石柱吧?」

  一滴汗滑過阿修的眉腳,還真讓張玄蒙對一半,方才他為了埋入惡靈已耗損大半力量,此刻的確不是和張玄對戰的時候。更何況他還要留著體力去收集惡靈,每召喚一根石柱,就需要大量的惡靈,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

  他袍袖一甩,仰天長笑,「哈哈哈,有趣,我越來越喜歡妳了,還真捨不得殺妳!」

  張玄冷冷一笑,「可是你還是要殺我!」

  「果然聰明,放心,我會讓妳痛快點的。再見!」說完,阿修消失在黑夜中,而被它植入惡靈的地面開始孕育著新的石柱。

  張玄一皺眉,終究還是晚來一步,也不知道那傢伙之前在這裡做了些什麼,定是在為召喚石柱做準備。而盂蘭聖會上的巨型惡靈,也定是這傢伙的調虎離山之計。

  一陣寒風颳過張玄的臉龐,身邊的樹葉發出別樣的嘶鳴。這些樹在邪靈石柱的作用下,生長得愈發茂盛,黑壓壓一片。枝幹扭曲著,宛如地獄的死士。就連水泥也無法限制它們的生長,被盤根錯節的畸形根莖所撐破。

  半月渾身的靈光漸漸消逝,無奈地長歎一口氣,「讓他跑了!」

  張玄久久佇立在那裡,一股細微的靈力捲著變形的樹葉圍繞在她身邊,她眼睛一瞇,那一圈樹葉迅速向遠處的石柱飛去,但隨即卻似乎被什麼東西擋了下來,無力地飄落在地上,張玄深深一歎氣,邪靈石柱完全用不著那群人保護,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人能破壞,除非是神!

  樹叢中忽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有人!張玄警覺地望著那片詭異的樹林,它們張牙舞爪,枝葉交錯,的確,是有人!黑暗中,數個黑影朝這裡急速靠近,他們若隱若現,在樹枝間穿越,會是誰?

  終於,一個人從樹叢中躍出,居然是他!

  來人站在原地呆了數秒後,一個大步跨到張玄面前,一把將她擁入懷中,頭深深埋入張玄的長髮間,乾澀地輕喃道:「玄!」

  「噹——」凌晨的鐘聲迴盪在東京的上空,繁星再次變得清澈迷人。東京鐵塔下,石柱邊,兩個人站在一起,男人緊緊擁抱著那個女人,可卻得不到對方的任何回應。

  這就是連琛等人趕到時看到的景象,所有人都驚呆了。

  全到了啊……張玄靠在天行的肩頭,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天行強行擁入懷中,她抬起手,輕拍天行的背,提醒道:「喂,他們都來了。」

  天行慢慢離開張玄的肩膀,微笑地看著張玄,那溫柔似水而又灼熱的眼神,讓張玄渾身一顫,心立刻停止了跳動。這眼神好熟悉,好像那僵屍藍狄也常這樣看她。心中一陣揪痛,希望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天行柔聲道:「妳真的來了!」眼神中滿是關切。

  「嗯!」張玄平淡地回應著,感情的事,讓她頭疼,更何況現在,也不適宜。她冷冷說道:「天行,我們是好朋友!」張玄將好朋友三個字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絲失落劃過天行的臉,但他隨即微笑道:「是啊,是好朋友,怎麼了?」

  「所以我要幫你解開封印!」很好,看來天行明白她的意思,那她張玄就該做些事情,為不久之後的大戰作準備。

  「玄?妳?」天行愣愣地看著張玄,她居然要幫自己解開封印。難道她不知道入夢大法的危險性嗎?她居然為了自己冒這麼大的危險,長歎一聲,「這……太危險……」

  「危險也比死好!」

  「我不許!」

  「容不得你不許!」張玄可不想再拖下去,至少天行解開封印,可以增加勝算。她張玄還沒這麼偉大。

  「妳……」

  一時間,兩人就那麼尷尬地對峙著。

    「小玄,原來妳認識天行啊。」連琛的話打破了他們之間的尷尬,張玄回過神,這天行也真是的,危險的是自己,他這麼猶豫幹麼?她跑到連琛身邊,點頭微笑著,宛如天上的彎月。

  就在他們大敘離別之情的時候,一雙陰冷的目光從石柱上射下,是阿修,他並未逃跑,只是將自己隱藏在張玄的感應之外。他嘴角一勾,眉一挑,張玄來得正是時候。也只有她才能引發命運少女內心深處的恨!事情正朝著對他有利的方向發展。對了,司徒姍該到了吧。

  阿修得意一笑,轉身隱逝在空中……

作者資料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基本資料

作者:張廉 繪者:斑目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視界INjoy 出版日期:2013-09-27 ISBN:9789862299845 城邦書號:A200058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