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芭樂愛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芭樂愛情

  • 作者:菌菌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3-09-27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超萌!超有才!15歲天才美少女作家-菌菌 初試啼聲一鳴驚人之作,10萬網友爭相拜讀! 即使是芭樂愛情我也要, 寧可芭樂,也不願談一場毫無溫度的戀愛。 寂寞的聲音太吵,吵得我睡不著覺, 像在提醒我,自己被小三徹底打敗的事實。 愛情變質了,不在了,這些特質很容易聞得到, 是我太倔強,不肯承認。 瀟灑的放手,以為自己成功壓抑對幸福的渴望, 卻被你輕易識破偽裝。 「如果我們相愛,即使不是最幸福的,那至少也離幸福更近一點點了。」 我不確定兩個被拋棄的人在一起會不會幸福, 反正已經受傷了,那就硬闖、硬撞, 抱著頭破血流也要幸福的心情試一試吧! 【好評推薦】 ◎范曉萱(音樂創作人) ◎納豆(小宇宙33號主持人) 「這故事真的好好看,我極度不擅長在電腦上長時間閱讀,總覺得很容易眼酸頸麻,但在追《芭樂愛情》連載時,完全沒有這個困擾,一章接一章,迫不及待想知道後續,最奇妙的是,閱讀它的感受很豐富,搞笑逗趣中帶著淡淡傷感,傷感中又有一絲療癒。 我已在引頸期盼菌菌的新作了。」 ──讀者 J子 「能寫出這種讓人一看就陷進故事裡,追文的過程還沒辦法控制只能跟著劇情邊哭邊笑的小說,菌菌真是太強大!」 ──讀者 香蜂草 「看前半段時笑得太大力,椅子整個翻倒,但看到後半段又忍不住淚流滿面,整本讀完覺得好累喔,因為情緒實在太激動了!如果《芭樂愛情》出實體書的話,我一定會買兩本,一本拿來翻,一本珍藏。」 ──讀者 Minaco 「我覺得自己中了菌菌文字的毒。巴托巴托菌菌,快點寫新小說啦!」 ──讀者 淺井

內文試閱

  「妳這是什麼意思?」
  「離婚的意思。」
  在車上,我違規地邊駕駛邊講行動電話,只能祈禱不要被警察大人發現。

  「為什麼?」即將成為前夫的人問道。他的聲音裡沒有不解的情緒,只有悶悶的,好像是例行公事一樣。
  只要其中一方提到提到「我要跟你離婚」,另一方一定要問「為什麼」,我想,這也是芭樂對話吧。
  「替我跟陳祕書問好。」
  「妳什麼意思?妳懷疑我跟她有一腿嗎?」
  動怒了呀?四字帶過,惱羞成怒。
  我笑了笑,沒有什麼情緒:「只有毫無根據的猜想才能稱作懷疑。所以,你應該要說『妳認為我跟她有一腿嗎?』這樣。」
  「顧思禹,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
  「那你也少跟我玩官兵捉強盜的遊戲。」我說,「你不會希望我拿出證據的。」

  對方沉默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問:「妳找了徵信社?」
  「再更正,你應該說:『妳找過徵信社?』」我的聲音依然沒有半點起伏,和他完全相反。
  「妳──」
  「我有權利知道我丈夫在外面和什麼樣的女人搞在一起。」我冷靜地說,儘管雙手已經在顫抖,「我也有權利知道,你還有沒有心經營我們的婚姻。」
  陳雅娟,我早就知道她是誰了。
  因為她是我的大學學妹。
  芭樂吧?
  當初,介紹我和游致玄認識的人是她,湊合我和他的人是她,連伴娘也是她。

  什麼都是她。
  起初發現致玄不對勁的時候,是因為他總有出不完的差。因為出差,所以連祕書也一起跟去了。
  後來才聽到同公司的人轉述,目前根本就沒有需要出差的案子,但兩人卻掛著公務之名一起出遊了。

  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卻隻字都不向自己的枕邊人提起,總是想著或許有誤會?或許是別人在捕風捉影?
  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他可是妳最愛的人。
  每天每天,重複催眠自己,沒事……沒事……
  甚至還為自己不相信最愛的老公而感到可恥。
  連工作都荒廢了,差點被fire掉,還是因為之前幾個大case讓我能在公司裡苟延殘喘地工作著。
  那時,躺在床上的我,問著背對我的他──

  「老公,你愛我嗎?」
  「……嗯。」


  嗯。
  一個字,一個音節,敷衍掉了一個女人的真心。

  「顧小姐,這是我們拍到的照片。」

  當時我完全無法相信眼前那一張又一張的事實。
  在又小又破爛的公寓裡,兩人還沒上電梯前就開始親熱,甚至衣衫不整。
  在RAV4的廂型車裡,兩人深情地接吻。
  還有在公司裡的照片……
  他們以加班為由,讓我一個人在空虛的套房裡等到凌晨,完全沒想到原來兩人早就……
  崩塌,我的世界崩塌了。
  但我從來不向任何人提起,我把想吼出口的一字一句全忍了下來。
  當別人問起:

  「哎呀,才二十六歲就把自己嫁掉,會不會後悔啊?」

  會。

  「不會呀,怎麼會呢?」
  「結婚這一年,新婚生活還好嗎?」


  不好。

  「好的不得了耶,謝謝關心哦!」
  「妳會不會想要趕快生個愛的結晶呢?」


  想。

  「哎喲,目前我跟他都在拚事業,還沒有這個想法啦!」

  才一年,我的婚姻就宣告結束了。
  她和他的愛情,比我和他的婚姻長跑多了。
  我不稱陳雅娟叫小三,我叫她小偷。偷腥,又偷心。
  「離婚協議書到時候我再寄給你,」我說,「我不會帶走任何一毛錢的。」
  「思禹,妳可不可以冷靜下來聽……」
  嘟──嘟──
  聽什麼?聽你解釋?聽你有多愛她?
  不必了,你的解釋只會顯得我有多愚蠢,所以,省掉你的解釋吧。

  「媽,我回來了。」回到離臺北市區有些遠的淡水,回到熟悉的家,聞到熟悉的味道。
  她什麼也不問,只是摸摸我的肩,輕聲地說:「回來就好……」
  頓時紅了眼眶。
  忍住,一定要忍住。
  「我幫妳拿。」她嬌小的身軀拉著我那白色的行李箱。
  媽媽知道的,媽媽什麼都知道的,她只是沒有講。
  「媽……」
  「嗯?」她停下腳步,溫柔地看著我。
  我一把抱住她:「我好想妳哦。」
  「我知道,媽媽知道……」她放下行李,輕拍我的背,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
  她的髮香,她的懷抱,她的溫柔……
  「我好想妳。」
  「我真的真的好想妳!」我越來越大聲。
  「我真的好想、好想妳!媽──」
  她輕輕地拍著我,讓我坐在沙發上,像是在哄五歲小孩一樣:「委屈了就回家。」
  「為……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為什麼──」我大聲地吼著,緊抱著她。
  「乖,」她哽咽地,「不要哭了,小思什麼都沒做錯,別哭了……」
  「媽!」我哭著,接近崩潰,「我要離婚!我要離婚!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
  她輕輕擦掉我臉上的淚水,自己卻也一滴滴地落下眼淚。
  「好,離婚,就離婚。」
  到最後,我哭著倒在媽媽身上,就這樣睡去了。
  直到最後一刻,我還能聽見,媽媽輕拍我背的聲音,那樣安定,那樣慈藹……



  「聽說顧家的女兒要離婚了?」
  「亂講,不是才結婚一年?」
  「應該是老公在外面偷吃吧,昨天我兒子齁,看見她一臉『塞面』地回家!」
  「是哦……欸,噓!出、出來了啦……」
  一大早就聽到這些三姑六婆廢話。
  我瞪她們一眼,禮貌性地點了點頭,便開著RAV4離開。
  話說,這台車上也有他們兩個的相愛痕跡吧……

  「顧思禹,我需要林先生的訴訟狀。」搭檔何宥謙拍拍我道。
  他是我的新搭檔,我們還被大家還戲稱「黃金二人組」,工作效率超高,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可是我們兩個人始終培養不出大家口中的「革命情感」,什麼日久生情我看都是屁。
  他長得斯斯文文的,每天頭髮抓得很有型,打扮簡單樸實,不是一件白色T恤、黑色西裝外套加牛仔褲,就是一件襯衫外加窄版西裝褲。
  他曾被許多女同事們告白過,不過聽說他有個未婚妻,因此當他的fans知道了這個壞消息時,個個消極了好幾天。
  「喏。」把文件丟給他,我繼續寫我的。
  「就這樣?」他問。
  「不然還要怎樣?」我反問。
  龜毛,廢話一堆。
  他冷笑了一下,丟回來:「別讓我跟著妳丟臉,妳所提到的重點根本就不一針見血。」
  他就是這種賭爛賭到家的男人。
  「一針見血?」我反駁,「這個官司不管怎麼看都是輸定的,因為事實擺在眼前,林先生確實是錯誤的一方!」
  他又回擊,連正眼都不瞧我:「只要幫忙辯論就好,」他道,「其他的都不干我們的事」
  幹!
  「不然你來寫狀子吧,我無法了解你所謂的『一針見血』。」
  他看我一眼,當我還在等待他反擊時,手機響了。
  「親愛的……」
  掛掉,關機。
  此時,桌上分機響起。
  「喂,您好,我是SAYA律師事務所的顧思禹。」
  「思禹──」
  掛掉。
  無法理解,為什麼男人總是對即將要失去的東西特別感興趣?
  嘆口氣,我刻意忽視何宥謙困惑的眼神。
  桌上分機再次響起。
  「喂,您好,我是SAYA律師事務所的何宥謙。」低嗓的聲音,故作性感,超做作。
  「是。欸,顧思禹,妳的電話。」他把電話拿給我,似乎是不爽為什麼要當我的傳話筒。
  「誰?」不祥的預感。
  「妳老公啦。」
  「啊,小芹,妳剛剛說有問題要問我是吧?怎麼了,什麼事呢?」
  我飄到坐在我正對面的小芹旁邊,搭上她的肩,故作和藹。
  「我?」她被我嚇到,困惑地眨眨眼,「沒有啊,我什麼問題都沒有。」
  呃……
  我看了一下何宥謙,他的表情說明了他認為我是智障。
  「騙人,妳剛剛明明就有問我,就別害羞了嘛!」
  我故作忙碌地拿一堆有的沒的文件,假裝在跟小芹討論,而她也只是在旁邊傻傻地嗯嗯啊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地當個應聲蟲。
  真是不好意思嘍!
  「唉,」我聽見何宥謙嘆口氣,「不好意思,顧思禹小姐現在正在忙,有什麼需要幫忙轉告的嗎?」
  不知道游致玄跟他說了什麼,他用驚訝地眼神看我一眼,然後說:「知道了,我會通知她的。」
  「顧思禹,妳老公說,他會賠償妳的。」他大聲地說。
  賠償?
  「離婚協議書他會寄到公司,他已經幫妳準備好了。」
  游致玄,等不及我寄給他,已經主動將離婚協議書送來了嗎?早就想跟我離婚了是吧?
  我就像個白痴一樣,以為自己高高在上,還奢望能得到一些挽留,即使嘴上說「無所謂」、「解釋都是屁話」之類的瀟灑話,但心裡還是期待著,可以有點不一樣的結果。
  「咦!」這時小芹突然驚呼,和剛剛跟我討論文件快死的模樣完全不同。
  「小思,妳跟妳老公……」
  這聲驚呼,引來更多同事的關心。事實上那也不算關心,就是純粹的八卦。
  我想他們在下班後的聚會一定會開始聊我的事:「怎麼會這樣呢?唉呀!就跟妳們說吧,太早嫁不好。」
  「天啊!小思,妳還好吧?」
  如果哪天妳老公外遇,跟妳學妹搞在一起,妳會好嗎?
  「很難過吧?」
  不會,一點都不難過,開心得不得了。
  「男人沒一個好的──」
  唉呀,那該怎麼辦,不要跟我說妳是蕾絲邊。
  「沒什麼,」我笑笑地這樣說,「我們是協議離婚,所以沒什麼的。」
  受傷的時候,最痛的不是受傷的剎那,而是別人無謂的關心,就像在傷口上撒鹽。
  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怪他──我瞪向何宥謙。
  他一臉無所謂地向我聳聳肩。
  在大庭廣眾下提這件事是什麼意思?怕有人不知道我要跟我老公離婚嗎? 這個人真的很賤。
  我沒多說什麼,回到座位上,故作沒事地繼續工作。
  抱歉,和別人吐露離婚心情不是我的專長,我也不希望那會是我的專長。
  沒什麼好難過的,腐敗的婚姻就像是爛掉的水果一樣,壞了,就丟吧!別硬是要往肚子裡吞,最後吃壞肚子的話,可是會很麻煩的。
  一發,就不可收拾了。

  「咦。」
  中午,我跑到樓下7-11充飢,身後傳來一個聲音,使我困惑地回過頭。 是何宥謙。
  我好像忘了說他的耳環真的很刺眼?好好的男人戴什麼耳環,帥帥氣氣的雄性生物為什麼非得要做些女人做的事才爽呢?
  不解。
  於是,我看他一眼,沒多說什麼,繼續啃我的飯糰。
  「為什麼要跟妳老公離婚啊?」他坐到我旁邊的位子,吃起了關東煮。
  我只能說,7-11真的是國民的好朋友,應有盡有,根本就是簡單的自助餐嘛!
  「我爽。」
  對於今天早上的事我還耿耿於懷,因此對他沒什麼好臉色。
  「他外遇了吧?」他咬了一口日式昆布,語氣毫無起伏地問。
  我忍不住驚訝:「你怎麼知……幹,干你屁事啊!」居然還差點掉入這個人的陷阱!我決定繼續乖乖吃我的飯糰,少跟這個人來往為妙。
  「他外遇,很正常啊。」沒想到,他居然冒出這句話,「早就看出來你們兩個的婚姻不會久到哪裡去。」
  拳頭緊握。
  「問題是出在妳身上吧,之前看你們兩個一起出席尾牙的時候,感覺妳對妳老公好像愛理不理的。」
  再緊握。
  「感覺不到妳的溫暖,所以另找新歡,這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想來想去,其實妳也有一些責任。」
  啪!
  沒有將蓋子蓋上的咖啡灑了出來,原因來自桌子的巨大震動。
  「你有權利繼續講這些廢話,但你沒有資格指正我的婚姻態度。」
  我站著,他坐著,我低頭,他抬頭,我憤怒,他錯愕。
  「所以,你只要好好把你碗裡的狗食吃完就可以了。」指著他的鼻子,我一字一句清楚地道,「再見!」
  拎起包包,準備離開。
  現在只要誰跟我提到「離婚」二字,我總是特別敏感,更別說還在那邊講「妳老公外遇妳也有責任」的狗屁話。
  「我未婚妻……毀婚了。」才踏出一步,就聽見他幽幽的聲音。
  感覺還是對一切都滿不在乎的樣子,但聽在我耳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停下腳步:「呃?」
  平常見他在法院、在工作室的樣子都是伶牙俐齒,嘴砲無敵,像機關槍似地「答答答」廢話講個不停。
  就是沒見過他這副德性。
  「表面上說無法接受我的興趣……」興趣?興趣跟兩人相愛有什麼關係嗎?

  「其實是愛上其他男人了吧,我猜。」
  「興趣?」我挑了挑眉,不是很了解。
  他看我一眼。
  「妳知道『人可老爺』是誰嗎?」喝了一口湯,他問。
  我瞪大雙眼,超興奮,坐了下來,完全忘記剛剛有多賭爛眼前的男人。
  「有誰不知道啊?足以媲美蔡阿嘎的奇葩,可爺欸!」
  人可老爺,大家簡稱「可爺」,是個神祕的網路紅人。他總是在各大論壇遊蕩,講話非常犀利。在YouTube上,他的影片擁有超高人氣,不過,無論是晴天、大熱天、雨天,他都穿著雨衣,然後戴著口罩、大墨鏡,不斷拍一些搞笑又智障的影片。
  當然啦,偶而還會講一些很低俗的黃色笑話……
  然而,他的長相,他的身分,他的背景,沒有任何人曉得。甚至連肉搜能力超強大的鄉民都沒有找到他的真實資料,可見他掩藏得多麼周到。
  「我超愛看他的影片,他講話超──賤!但是賤得很高level耶,而且很一針見血,我之前看他批評各大明星的影片,笑到快瘋掉了,那時候我還拉著我的老……」公一起看他的每部搞笑影片,我們在電腦前笑得合不攏嘴。
  我沒有把句子說完。
  應該是說,我還沒有適應要將「老公」變成「準前夫」的生活。
  我頓時暫停了興奮,又陷入一陣沉默。
  見我沒說話,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於是他繼續說:「那妳一定看過在大安森林公園的那個影片。」
  「對啊,那個也很智障!」
  「那天很熱欸,穿著雨衣還要戴口罩跟太陽眼鏡拍,真的很辛苦……」
  「呃?」
  他把碗裡的關東煮全部吃掉,泰然地看著遠方,完全不理會嚇到快把一隻蒼蠅吞進嘴巴裡的我。
  「你說什麼?」我愣愣地問。不會吧,何宥謙這個爛咖怎麼可能會是我最愛的網路紅人之一?
  「妳會不會寫『何』這個字?」他問,指著自己,表示是他姓氏的那個「何」。
  我翻白眼:「會啊,」說著說著,在餐巾紙上寫下一個「何」字。
  咦?「亻」和「可」……
  我不可置信地瞪著他,實在無法相信我居然看這個腦殘的搞笑影片看了好一段時間!這真是晴天霹靂!要是哪天妳突然發現每天在身邊講五四三的partner居然是妳最愛的網路明星,妳一定會超級懊惱,當初怎麼會笑一個低能的梗笑到人仰馬翻!
  「看不出來耶?」我盯著他的眼睛,想測試看看他是不是在說謊。
  「對吧。」他聳聳肩,「不過,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她離開了。」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跟我講這些,但我更不解自己為什麼要留在這裡,聽他被未婚妻甩的過程。
  「呃,她無法接受自己未來的老公是可爺嗎?」
  「我瞞了她很久,不過,這只是導火線而已,因為我明白,她是想拿這件事當作自己變心的藉口。」他說,聲音毫無起伏,很平靜。
  但我可以看出他的眼神在閃爍。他的眼中好像藏著一台投影機,正在重新播放他和她之間的種種。
  「她說她喜歡平常的我,對於『可爺』這種小丑,她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   「可是再怎麼說,可爺也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啊,她就算不可置信,也不能說離開就離開吧?」
  「所以我說了,她以『可爺』當藉口,遺棄『何宥謙』。」他緩緩繼續說:「我和她都生在律師世家,我們雙方的父母不知道這件事,也不會允許我弄這些搞笑影片。所以我們協議,她毀婚無所謂,但不能將我是可爺的事情向大眾公布。」
  「只是我從來沒想過……原來我無心在網路上創辦一個虛擬人物,竟會讓我失去一個女人。」
  那女的真是有病,如果我發現我的未婚夫是「可爺」,我一定馬上撲倒他!
  原來可爺會如此保護自己的基本資料,是因為家庭環境與工作的因素,他們家世世代代都在法律相關的領域工作,當然無法接受自家小孩居然打扮得跟神經病一樣,還在大馬路上講些黃色笑話。
  至於在職場上,當他替被告或原告辯論時,更不能落下任何把柄被敵方指指點點……
  點點頭,我能理解他的擔憂。
  「講了這些廢話,我只是想跟妳說……」他起身,帶走自己的垃圾,轉身,看著我,「如果另一半離開妳了,那不是妳的問題,也不是妳的責任。先前我說的那些話,妳就忘了吧!別因為我幾句只是拿來講爽的話而不愉快。就這樣,等會兒見,掰。」
  你,你這是在道歉嗎?

  何宥謙是可爺,可爺是何宥謙。
  這件事對我衝擊太大了,大到我忘記去警衛室拿游致玄寄來的離婚協議書,居然還麻煩警衛室阿伯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謝謝哦,真是對不起,麻煩您了。」接過協議書,我感激地向阿伯道謝。
  阿伯笑笑地用臺灣國語回應我說不扣氣不扣氣。
  將協議書從牛皮紙袋抽出,發現上面有張便條紙。

  證人,一人找一個吧。

  當律師每天就是在看這些有的沒的文件,卻沒想到離婚協議書上,寫有我名字的日子居然這麼快就來臨。
  我沒有很傷心。我沒有。

  經雙方同意訂立本兩願離婚書約,嗣後雙方嫁娶互不相干。

  嗯,不相干了,都不相干了。
  我們沒有孩子,所以一切都好辦,一切都好說。我看著立書人男方的部分,他已經將自己的資料填好了,就剩女方這邊了。
  「妳為什麼要用協議的?」神不知鬼不覺,一名妖魔就這樣滾到我旁邊。
  「有意見嗎?」我瞪可爺……呃不,瞪何宥謙一眼。
  他聳聳肩,問道:「妳可以告他啊,如果有證據的話,這樣還可以拿到更多賠償欸,多爽?」
  「何宥謙先生,聽說您最近搬家搬到海邊了是嗎?」按住想要吼他的衝動,我以甜美的聲音,笑容可掬地對他說。
  他卻裝作沒聽見:「啊,妳可以以妨礙家庭的名義告那個小三啊!」
  「到底是我要跟我老公離婚還是你要跟我老公離婚?」
  「妳呀。」
  「很好,那就閉嘴,乖。」
  他又露出招牌表情,一副無所謂的屎樣,摸摸鼻子,回到位子上繼續工作。
  我其實可以告的。
  因為我有他和她的親密照片。沒辦法,他們喜歡在車上搞車震,被徵信社拍得一清二楚,證據確鑿。
  以訴訟的方式離婚,絕對可以得到更好的賠償。
  這些話,我以前每天都在跟那些失婚婦女們講,她們的回應通常都是沉默一下,然後跟我說:「顧小姐,請讓我再考慮幾天。」過了幾天後,接到電話,她們的答案通常都是不提出訴訟。
  原因是,她們不希望老公受到刑罰。至於小三?省了吧,退一步海闊天空。
  聽了她們的見解時,我非常驚訝,於是我套用《犀利人妻》裡的角色──藍天蔚的至理名言:「婚姻呢,是退一步人去樓空哦。」試圖提醒那些受害者,其實她們有權利得到更多賠償。
  但是現在,我想我可以明白她們的心情了。
  提得起,就要放得下。
  女方姓名、身分證字號、戶籍地址。
  我熟練地填寫自己的基本資料,但好像有那麼一剎那,我想把這份離婚協議書撕掉。
  那麼一剎那。
  「喲──」何宥謙又飄過來,難得他那麼關心我的事,「咦,妳戶籍在淡水?」
  這個人真的有病,連這種無聊事也可以跟我聊。
  我沒有理他。
  「欸,離婚證人要兩個耶,妳要怎麼辦?」他指著我手中文件的下方。
  隨著他的食指,我看到「證人」那欄已填入一個名字,我倏地瞪大雙眼。

  證人:陳雅娟

  我們的離婚證人是陳雅娟?
  她居然要當我們的離婚證人?
  應該是說,她居然「有臉」當我們的離婚證人?!
  何宥謙看著我瞠大眼睛瞪著證人的簽名,他問:「幹麼?妳跟她很熟哦?」
  我快瘋了。
  真的快瘋了!
  不理會何宥謙的呼聲,我帶著手機,氣沖沖跑到廁所。
  撥著熟悉的號碼,我覺得我的HTC都快被我按爛了,突然覺得HTC的觸控式螢幕怎麼那麼不靈敏?那麼難用?平時覺得它好用到炸開,偏偏在這個時刻……
  我知道,心理作用。
  「你那什麼意思?」電話一接通,我劈頭就問。
  對方沉默了一下:「學姊。」
  陳雅娟!
  我都忘了,陳雅娟是他的貼身祕書,幫他接電話是很正常的。
  貼身,祕書。
  「妳閉嘴。」我覺得好像有人狠狠地揪著我的心臟,呼吸變得很急促,彷彿整個世界都快毀滅了,「我不想聽妳這爛人講話,把電話給他。」
  「學姊,妳聽我說……」
  「我他媽叫妳拿給他!」我吼。
  整個廁所環繞著我的吼聲,回音在耳邊隆隆作響,特別刺耳。
  原本要進來上廁所的小芹聽到我一吼,又連滾帶爬地奔出去,還不忘對其他要上廁所的女同事說:「我勸妳們,先、先忍一下!」
  又嚇到小芹了……
  「對不起,學姊……」
  「趁我還有理智選擇不告妳妨礙家庭,妳最好把電話拿給他。現在!立刻!馬上!」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我想陳雅娟已經把電話交給他了。
  「是我。」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男聲。
  「陳雅娟是你找的證人?你找小三當證人?」聽見他的聲音,心跳又變得更急促,但我努力恢復冷靜,對付游致玄和對付陳雅娟是不一樣的。
  至少我是這麼想。
  「思禹,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咄咄逼人?」他受不了我地說。
  「怎麼樣?你現在是在幫你未婚妻求情嗎?」
  「顧思禹,證人是誰已經不重要了!妳難道就不能想想,就算沒有雅娟,我們之間也是不可能長久的嗎?」
  就算沒有雅娟,我們之間也是不可能長久的。
  我聽著。

  「問題是出在妳身上吧,之前看你們兩個一起出席尾牙的時候,感覺妳對妳老公好像愛理不理的。」
  「感覺不到妳的溫暖,所以另找新歡,這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想來想去,其實妳也有一些責任。」


  我一直認為,女孩總該保留些矜持。
  我不會每天對他說:「老公,我好愛你,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但是我會每天一回家就努力學做菜。
  我想著,總有一天,我這個從來不下廚的女人,也可以為自己的老公做個滿漢全席。
  然後,他就會摟著我的腰,頭靠在我肩上,聞著我的髮香,說:「老婆做的飯最好吃了。」
  我不會用言語去表示我對一個人的愛,因為我明白──撒謊,誰都會的。
  所以我努力去學,努力用我的行動表示我的感情。所以,我從來不和他說甜言蜜語,不和他說天方夜譚的夢話。
  事實證明,一句簡單的「我愛你」,可以勝過實際付出的一切。
  我想,是我理智過頭了。
  見我沉默,對方也沉默。反正花的是我的電話費,所以他老子乾脆也陪我耗著。
  收起眼淚吧。
  「游致玄,你好像忘了,現在正在跟你談判的是個律師。」我道,「你們兩個要裝傻裝蒜裝蔥隨便你,我只是想提醒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證據都在我這兒,一清二楚。」我一字一句清晰地說,看著鏡子裡拿著手機的自己,頓時覺得,女人狠起來其實也是挺可怕的。
  「思禹……」
  「你知道我有權利告你和陳雅娟嗎?你們倆有可能被冠上妨礙家庭和通姦的罪名,手牽手一起進監獄!我還沒有這麼做,是因為我尊重你,也尊重我們之間的曾經,但是,你卻一再挑戰我的耐性,所以──」
  我停了一下,然後冷冷地說:「等著收法院傳票吧!」
  嘟──結束通話。
  好爽。

延伸內容

這個文字超齡的小天才真令人讚嘆!


◎文/范曉萱 (音樂創作人)

我是一口氣讀完這本書的!
在菌菌幽默、直白、貼切的文字裡,腦子除了徜徉在角色的內心獨白和對話的享受中,故事就如劇本般充滿畫面感,三不五時,我不禁會抽離內容納悶著:這真的是一個15歲少女寫出來的嗎?Wow~這個文字超齡的小天才真令人讚歎!我相信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天賦。
透過她的作品,我試著用自己的想像來認識她,就像聽眾會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從音樂中認識歌者一樣,那是充滿神祕及有趣的過程,很主觀的只屬於自己。
很開心看到一位前途無量的新血,用她獨特的角度,帶著新作品展開這個旅程。

祝福妳!菌菌。

作者資料

菌菌

早慧的17歲天才美少女作家,現於美國洛杉磯就讀女中,喜歡將心中的夢想寫入小說中,擅長打壘球、長笛演奏,還曾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榮獲第一名的優秀成績。才華洋溢的她,2012年底開始在POPO原創網連載作品,雖正值花樣青春,卻擁有超齡的創作能力。成熟的文字表現、幽默逗趣的敘事風格,讓她筆下的愛情故事大受網友好評。 曾出版:《芭樂愛情》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popoeam

基本資料

作者:菌菌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09-27 ISBN:9789868905290 城邦書號:3PL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