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銀河帝國三部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銀河帝國三部曲」!了解縱橫十萬光年銀河未來史的最佳起點! ◆八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得主,二十世紀科幻小說三大巨頭之一! ◆艾西莫夫中文世界代言人/台灣科幻推手葉李華專文導讀! ◆Amazon四星★★★★推薦! 沒看過銀河帝國三部曲,別說你是艾西莫夫迷。如果你從未接觸艾氏科幻,這一部短小精悍的科幻,也足以喚起你對科幻的信心,因為艾西莫夫一向以說故事見長,你根本不會被其中的科學知識所難倒。 繁星若塵 ‧時間:在地球核爆之後的一千年。 ‧背景:地球人向星際移民,在銀河間建立了數以萬計的殖民行星。 ‧情節:所有大大小小的行星邦國間,同樣上演著合縱與連橫、統治與反抗,一個扣著一個的陰謀、策略、詭詐和暗盤的情節。 ‧主角:在地球大學留學的應屆畢業生拜倫‧法瑞,在畢業前夕忽然發現他必須在太空中逃亡,躲避追殺,他還得尋找一份神祕的文件,以便解放整個銀河系,讓每個行星都能自由選擇領袖。 《繁星若塵》是《銀河帝國三部曲》中,年代最早的第一部。從第一章開始就是緊張刺激、性命交關的懸疑情節,用好萊塢的術語來說,簡直就是「高潮迭起,絕無冷場」。但是艾氏科幻可不是只有情節而已,在表面上驚悚的太空追逐中,艾氏充分展露他化科學知識於情節中的技巧,書中不只讓你知道如何在太空中逃命,你也會對太空旅行、超光速躍遷、星際探險,甚至天體力學有基本的認識。快翻開《繁星若塵》,一起到未來的帝國探險吧! 星空暗流 ‧時間:經歷數百年的星際戰國時代後。 ‧背景:川陀行星已席捲銀河半壁江山,只剩富甲天下的薩克行星能與之抗衡。 ‧主角:愚可,一位遭受洗腦而失憶的太空分析員。 ‧情節:在愚可逐漸恢復記憶的同時,想起整個銀河系的末日即將來臨,他腦中究竟藏著什麼祕密?接二連三的凶殺案,是否與這個天大的祕密有關? 《星空暗流》所描繪的背景,是處於帝國成形的中間階段。全書充滿超越時代的高科技場面、遼闊浩瀚宇宙的描繪,而且故事情節緊湊,一環接著一環地發展下去。書中除了蘊含基本的天文學,想必更能開拓你對太空及高科技的想像。 蒼穹一粟 ‧時間:經歷數萬年的征戰後,川陀終於建立一統銀河的大帝國。 ‧背景:川陀人已統治了整個銀河系,地球只是一個被殖民的次等星球。 ‧主角:史瓦茲,一位二十世紀的退休裁縫師,因受到實驗室外洩出來的輻射衝擊,來到這個陌生的未來地球世界。 ‧情節:人類的發源地、如今遭到銀河文明遺棄的地球,仍有一群民風強悍、桀驁不馴的劫後餘生者,夢想恢復地球昔日的光榮。史瓦茲這位因聽不懂未來地球語言、看不懂他們文字而被視為精神有問題的人,如何成為拯救銀河帝國的英雄呢? 《蒼穹一粟》是《銀河帝國三部曲》的最後一部,當時銀河帝國已建立起來。由於時間距離我們這個時代最遠,因此全書充滿了超現實的儀器、都市結構和社會制度。故事情節緊湊,主線清晰,展露艾氏洞察社會體制並以誇張手法表現和諷刺的技巧,是一部讓人一旦投入即難以停止的精采科幻小說。 【名家推薦】 ◎李有成(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兼所長) ◎李嗣涔(前台灣大學校長) 「艾西莫夫扎實的科學知識、豐富的想像力和高超的寫作技巧,使科幻小說在「科」、「幻」和「小說」三方面都成就非凡。」 ──景翔(翻譯及文字工作者) 「心靈改造器、三維電視、三維化身影像、閱讀機、霹靂砲、迴旋機、太空遊艇、扭曲空間結構、空間躍遷、爆前行星、太空原子流…艾西莫夫以繁多的科幻巧思串織成銀河帝國的商旅、爭戰、凶案故事,華麗多彩,波瀾壯闊,肯定地球是人類起源的行星。」 ──黃海(作家.靜宜大學講師) 「毫無疑問,星空中有暗流存在。幸運的是,艾西莫夫加上葉李華,把這個祕密呈現在我們眼前。」 ──葉言都(科幻作家及歷史學家) 「葉李華的權威譯筆,科幻迷豈能錯過?科幻推進大業,又翻開了新的一頁!」 ──鄭運鴻(工業技術研究院創意中心計畫主持人) 「艾西莫夫的腦海中,想必藏著一個(或許多個)宇宙,以人類的肉體之身,編織而出的卻是無窮的世界,令人神往,也令人嘆服。」 ──蘇逸平(科幻作家)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呢喃的寢室   寢室中傳出輕聲的呢喃,音量幾乎在聽力極限之下。那是一種不規律的聲響,但相當明確,而且相當要命。   不過,並非這個聲音吵醒拜倫‧法瑞爾,將他從沈重、不寧的睡夢中拉回現實世界。此時,他正在不停地輾轉反側,想擺脫小桌上發出的一陣陣「嘟嘟」聲,而他的努力卻徒勞無功。   他一直沒張開眼睛,只是笨手笨腳按下了開關。   「喂──」他咕噥了一聲。   收話器中立刻有聲音傳出,聽來既刺耳又響亮,拜倫卻懶得將音量調低。   那聲音說:「請找拜倫‧法瑞爾好嗎?」   拜倫終於張開眼睛,面對著周遭濃重的黑暗。他感到口乾舌燥得難受,並察覺室內有一絲徘徊不去的氣味。   他答道:「我就是,請問哪位?」   那聲音不理會他的回答,逕自說下去,聽得出越來越緊張,而且音量不算小。「有人在嗎?我想找拜倫‧法瑞爾。」   拜倫用一隻手肘撐起身子,看準視訊電話的位置,猛力拍了一下視訊控制鍵,小小的螢幕便亮起來。   他說:「我就在這裡。」螢幕上出現一張刮得乾淨、左右有點不對稱的臉孔,他認出那是桑得‧鍾狄。「早上再打來吧,鍾狄。」   他正準備關掉通話裝置,鍾狄又說:「喂,喂,有人在嗎?這是不是大學樓,五二六室?喂。」   拜倫突然發現訊號輸出電路的小指示燈沒亮。他暗自咒罵一句,趕緊按下開關,指示燈卻沒有任何變化。這時鍾狄終於放棄,螢幕變得空無一物,只剩下一塊正方形的空洞光芒。   拜倫關上螢幕,然後趴下來,拱起雙肩,試圖再將腦袋埋進枕頭裡。他不大高興,原因之一,誰也無權三更半夜對他大吼大叫。他瞥了一眼床頭板上微亮的數字,現在是三點十五分。將近四小時後,室內的光線才會重新亮起。   此外,他不喜歡必須在完全黑暗的房間醒來。雖然累積了四年經驗,他仍無法適應地球人的傳統建築──全部採用鋼筋混凝土,低矮、厚實、沒有任何窗戶。這是一種上千年的傳統,可回溯到力場防護罩尚未發明、原始核彈依然無堅不摧的日子。   不過那已經是過去式。核戰曾對地球造成莫大的危害,使大部分地區充滿無法清除的放射性,變得毫無利用價值。如今情況壞到不能再壞,但建築物依舊反映出古老的恐懼。因此當拜倫醒來時,四周是一片絕對的黑暗。   拜倫再度用手肘撐起身子。好像有什麼不對勁,於是他頓了一下。他察覺的並非寢室中致命的呢喃,而是某種或許更不容易引起注意,而且顯然安全無數倍的東西。   他發現空氣不再緩緩流動。平時空氣總會不斷更新,那簡直是理所當然的事。他試著輕鬆地吞嚥口水,結果做不到。即使他了解到這種情形,室內的氣氛仍有種壓迫感。通風系統早已停止運作,現在他真不高興了,他甚至不能用視訊電話報告這件事。   為了確定起見,他又試了一次。乳白色的方形光芒再次閃現,在床上映出一團朦朧的珍珠色光輝。它仍能接收,卻已無法發送訊號。好吧,沒關係,反正天亮前,根本不可能找人來修理。   他打了個呵欠,開始摸索他的拖鞋,又用掌根揉了揉眼睛。通風設備失靈,啊?這就能解釋那種怪味道。他皺起眉頭,使勁嗅了兩三下。沒有用,還是那種熟悉的味道,可是他無法找到來源。   他起身向浴室走去,自然而然伸手摸向電燈開關,雖然他只是要倒杯水,不一定真需要燈光。開關按下後,室內卻黑暗依舊,他又氣呼呼地試了幾次。每樣東西都壞了嗎?他聳了聳肩,在黑暗中將水一飲而盡,立刻感覺舒服許多。走回寢室的時候,他又打了個呵欠,然後他試了試寢室的總開關,發現所有的電燈都不亮了。   拜倫坐在床沿,將一雙巨掌放在肌肉結實的大腿上,開始思索這一切。通常,這種事值得跟管理人員好好理論一番。沒人期望在大學宿舍受到旅館般的待遇,可是,太空啊,學生至少能要求一些最低的效率水準。不過,現在這點也不怎麼重要,畢業典禮在即,他的學業已經結束。三天後,他就要對這間宿舍說最後一聲再見,同時,也要向地球大學與地球告別。   話說回來,他也許還是該報告一聲,但完全不予置評;他可以出去使用大樓的電話。他們可能會送來一盞自備電源的電燈,甚至可能臨時裝設一台電扇,讓他可以安穩睡上一覺,不至於因心理作用產生窒息感。假如沒人理睬,讓他們都飄到太空去!反正只剩兩個晚上。   藉著失靈的視訊電話發出的光芒,他找到一條短褲,又套上一件短上衣。他認為這樣穿就夠了,並沒有換掉拖鞋。雖然這棟混凝土建築有著厚實、幾乎隔音的隔間,即使他穿上釘鞋在走廊用力踏步,也不會驚醒任何人,他卻看不出有換鞋子的必要。   他向門口大步走去,拉下了門桿,這個動作倒很順利。他馬上聽到「卡答」一聲,代表門鎖已被開啟。但實際上卻不然,雖然他使盡力氣,連二頭肌都已墳起,大門仍舊絲毫不動。   他後退了幾步。真是活見鬼,難道整棟大樓都停電了?不可能是這樣,電鐘仍在走,視訊電話也還能正常收訊。   慢著!有可能是那些傢伙──那些該下地獄的東西。這種事不時發生,當然是一種幼稚的行為,但他自己也參加過這種愚蠢的惡作劇。比方說,他的兄弟之一若要在白天溜進來,將這一切布置妥當,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可是不對啊,當他準備就寢時,通風系統與電燈都還正常。   好吧,那就是晚上溜進來的。這棟大樓是一座古老、過時的建築,要使電燈與通風系統的電路失靈,不一定需要機械天才方能做到,而將大門堵死同樣不難。現在他們一定都在等待天明,看看冤大頭拜倫發現出不了門時,究竟會有什麼好戲。他們也許到中午才會放他出來,再好好嘲笑他一番。   「哈,哈。」拜倫繃著臉,默默自言自語。若是這樣,那就沒什麼關係。不過他總得做點什麼,好將局勢多少扭轉些。   他轉過身來,腳趾踢到一樣東西,它在地板上滑開,發出金屬般的聲音。藉著視訊電話昏暗的光芒,他勉強能看見那東西的掠影。於是他將手伸進床下,一面拍著地板,一面向左右畫出個大弧。摸到後,他將那東西湊到螢幕光芒附近。(他們還不夠聰明,應該讓視訊電話完全停擺,而非僅僅拉斷送訊電路。)   他發現手上抓的是個小圓柱體,半球形的頂端有個小孔。他將小孔湊近鼻端,仔細聞了一下,至少室內的怪味真相大白了,那是催眠瓦斯的氣味。當然,那些傢伙在破壞電路時,得藉著它令自己昏睡不醒。   現在,拜倫已能將經過一步步描繪出來。用鐵棍撬開大門是件簡單的事,而且是整個過程中唯一危險的步驟,因為他可能在那時驚醒。為了這場惡作劇,他們也許白天就對大門動過手腳,因此看來好像關上了,實際上根本沒有,而他昨晚也未曾檢查。無論如何,一旦打開門,他們就能丟進一罐催眠瓦斯,再將大門關上。罐中的麻醉劑會慢慢滲出,只要達到萬分之一的濃度,就絕對能讓他昏迷不醒。這時他們可再進來,當然是蒙著口鼻。太空啊!一塊濕手帕就能阻擋催眠瓦斯十五分鐘之久,這點時間綽綽有餘了。   這也解釋了通風系統為何故障。為預防催眠瓦斯瀰散太快,他們必須讓空氣循環中止。事實上,這件事得放在最前面。視訊電話失靈使他無法求救;大門堵住使他無法逃走;切斷電燈則有助於引起恐慌。好傢伙!   拜倫哼了一聲。對這種事不能太敏感,否則根本交不到朋友。玩笑總歸是玩笑,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他很想把門打壞,讓這個惡作劇半途夭折。想到這裡,他上半身結實的肌肉開始繃緊。可是蠻力絕對無濟於事,這種門是為了防禦核彈攻擊設計的。該死的傳統!   但總該有辦法出去,他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首先,他需要一個光源,一個真正的光源,不是視訊電話那種既不理想又動不了的光芒。這不成問題,衣櫃裡面有個自備電源的手電筒。   當他摸到櫃門控制鈕的時候,一時之間,他甚至懷疑衣櫃是否也被堵死了。不過櫃門輕易就打開來,平穩地滑進壁槽。拜倫對自己點了點頭,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們沒有特殊理由堵死衣櫃,而且無論如何沒有太多時間。   他抓起手電筒,正準備轉身,他的整個理論卻在瞬間完全垮台。他嚇得全身僵硬,腹部因緊張而肌肉突起,然後他屏住氣息,開始用心傾聽。   他醒來這麼久,直到現在才聽到寢室裡的「呢喃」。他聽到的是一陣微弱且斷斷續續的「笑談」,並立刻認出這聲音代表了什麼。   他不可能聽不出來,那正是「地球死亡之音」,是一千年前所發明的一種聲音。   說得明白些,那是放射計數器發出的聲音。每當一個帶電粒子或硬伽瑪波射入計數器,就會令它產生一次響應,電子的大量躍動便匯聚成低聲的呢喃。它是計數器發出的聲音,為它唯一能倒數的事──死亡──倒數!     拜倫緩緩地,躡手躡腳地向後退。退了六呎後,他才讓白色光束射進衣櫃深處。計數器果然在那裡,在遠處一個角落,但它無法提供更多的訊息。   他還是新鮮人的時候,那個計數器就躺在那裡了。大多數從「外世界」來的新鮮人,在他們來到地球的第一週,便會買一個這樣的計數器。因為剛剛抵達地球時,他們都對地球的放射性非常敏感,感到需要採取一些保護措施。通常在第二年,他們就會將計數器賣給新生,但拜倫一直沒那樣做。如今,他萬分感謝自己的決定。   他轉身走向書桌,睡覺的時候,他都將腕錶擺在那裡,而它沒有不翼而飛。當他拿起腕錶,湊近手電筒光束之際,他的手已在微微發抖。這種錶的錶帶以柔韌的塑料編成,呈現近乎液體般的潔白,而它現在顏色未曾改變。拜倫將它拿遠一點,試著從不同角度觀察,結果發現它純白如昔。   這種錶帶也是新生必購之物。硬輻射會使它變成藍色,而藍色在地球上代表死亡。假如你迷了路,甚至只是不小心,大白天都很容易走到一塊放射性土壤上。城外數哩就開始有這種區域,政府盡可能將那些地帶隔離起來。當然沒人會故意走向那種死域,不過錶帶總是一種保險設備。   假使錶帶竟然變成淡藍色,你就得上醫院接受治療,絕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錶帶的原料對放射性敏感的程度與你一樣,而利用適當的光電裝置,便能測量藍色的強度,藉此即可迅速決定傷害的嚴重程度。   紫藍色則代表完蛋了。正如同這種顏色變不回來,你同樣已經回天乏術,不會再有任何療法、任何機會、任何希望。你所能做的,就是隨便找個地方等上一天到一週;而醫院能做的,則是進行準備火化的最後手續。   但至少他的錶帶還是白的,拜倫心中的喧擾總算平靜了些。   所以說,現在還沒有多少放射性。這會不會是玩笑的另一部分?拜倫思索了一番,最後判斷沒這個可能。沒有任何人會對他人開這種玩笑,至少在地球上不會,因為根據地球的法律,非法使用放射性物質是一項死罪。在地球上,對放射性的處理非常謹慎,他們必須如此。因此,假如沒有天大的特殊理由,不會有人做出這種事情。   他將這種想法仔細地、清楚地默想一遍,勇敢地面對這個問題。比如說,是什麼天大的特殊理由,使某人想要謀殺自己。可是為什麼呢?根本沒有動機。他今年二十三歲,這二十三年來,他從未樹立大不了的敵人。沒有「這麼」大不了,嚴重到非致他於死地不可。   他緊抓著剪得短短的頭髮。這是一種荒謬的思路,可是他無法擺脫。他又小心翼翼地走回衣櫃,那裡必定有什麼放射性物質,而四小時前還不在那裡。結果,他幾乎立即發現答案。   那是個小盒子,長、寬、高都不超過六吋。拜倫認出它是什麼東西,下唇不禁微微打顫。他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可是很早以前就聽說過。他提起那個計數器,將它拿到寢室中,那種低聲的呢喃便減弱許多,幾乎接近終止。當他將薄層雲母隔板對準那盒子時,聲音又重新出現,放射線就是從隔板射入計數器的。現在他心中再無疑問,那正是一顆「放射線彈」。   目前的放射線本身不會致命,它們只能算引信。在那盒子的某個角落,裝置了一個微型原子堆。壽命短暫的人造同位素放出的粒子會穿透它,將它慢慢加熱。在達到熱度與粒子密度的閾值後,原子堆就會開始反應。雖然反應的高熱會將盒子熔成一團金屬,通常並不會發生爆炸,但會爆發出巨量的致命放射線,使附近所有的生物無法倖免。它的有效半徑視其大小而定,從六呎到六哩不等。   沒有任何辦法看得出何時會達到閾值,或許不會超過幾小時,也或許就在下一刻。拜倫仍無助地站在原地,被汗水濕透的雙手緊握著手電筒。半小時前,視訊電話將他叫醒,當時他還心平氣和,現在卻知道自己死期已近。 拜倫可不想死,但他被禁閉在自己房間內,根本就一籌莫展,也找不到任何可供躲藏的地方。   他知道這間宿舍的地理位置。它位於走廊的盡頭,所以僅有一側緊鄰另一間宿舍。當然,樓上樓下也都有人住。他對樓上的宿舍毫無辦法,同樓隔壁的宿舍緊貼他的浴室,也是以浴室與他的浴室相連,他不信能讓隔壁的人聽到自己的呼救。   只剩樓下那間宿舍了。   房間中有幾把摺椅,是招待訪客用的,他舉起了其中一把。當摺椅撞向地板時,發出「啪」的一聲,但聲音實在不怎麼大。於是他改用椅子的側面敲擊地板,發出的聲音才變得較刺耳有力。   每敲一下,他都會稍微等一陣子,尋思這樣做能不能吵醒樓下的人,能不能對他構成足夠的騷擾,使他不得不向舍監告狀。   突然間,他聽到一陣微弱的嘈雜聲,於是停止了動作,那把破椅子還舉在頭頂上。嘈雜聲又傳了來,像是微弱的叫喊,是從大門方向傳來的。   他丟開摺椅,也開始大喊大叫,再將耳朵緊貼門縫。可是大門與牆壁接得嚴絲合縫,即使門縫處聲音一樣模糊不清。   但他聽得出來,有人正在叫自己的名字。   「法瑞爾!法瑞爾!」這樣叫了幾次後,對方又說了些別的,也許是「你在裡面嗎?」或者「你還好嗎?」之類的話。   他以大吼答道:「把門打開。」這樣連吼了三、四次。他急得滿身大汗,因為即使是這一刻,放射線彈也隨時有可能爆發。   他認為外面的人聽到他了。至少,又有含糊的叫聲傳進來。「小心,……,……,手銃。」他知道他們的意思,趕緊離開門邊向後退去。   接著便響起幾下尖銳的爆裂聲,他確實能感到室內的空氣也在振動。然後是扯裂什麼東西的巨響,大門應聲向內倒下,走廊中的光線立刻灑進來。   拜倫猛然向外衝,兩隻手臂急伸開來。「別進去!」他吼道:「看在地球的份上,別進去,裡面有顆放射線彈。」   他面前出現了兩個人,其中之一是鍾狄,另一位則是厄斯貝克。後者是他們的舍監,他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好。   「一顆放射線彈?」他結結巴巴地問。   鍾狄卻說:「有多大?」即使三更半夜,鍾狄的服飾與裝扮還是講究得過分,而他手中仍握著手銃,因此看來很不相稱。   拜倫只能用雙手比一比。   「好的。」鍾狄應了一聲。當他轉身面對舍監時,似乎顯得相當冷靜。「你最好將住在這區的學生全部疏散,如果校園內找得到防護鉛板,趕快把它們搬到這裡來,在走廊上一字排開。如果我是你,清晨之前我不會讓任何人進來。」   他又轉身面對拜倫。「有效半徑也許有十二到十八呎,它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我也不知道。」拜倫用手背擦了擦額頭,「要是你不介意,我得找個地方坐一下。」他向手腕瞥了一眼,才發覺腕錶仍留在室內。他突然有一種瘋狂的衝動,想要衝進去將腕錶搶救出來。   疏散行動開始了,學生被迅速驅離宿舍。   「跟我來吧,」鍾狄說:「我也認為你最好坐一會兒。」   拜倫說:「什麼風把你吹到我的門口?並非我不感激你,這點你該了解。」   「我打電話給你,結果沒人接聽,我又非見你不可。」   「見我?」他試圖控制著不均勻的呼吸,每個字都說得很仔細。「為什麼?」   「為了警告你,你的性命受到威脅。」   拜倫發出一陣不由衷的笑聲。「我也發現了。」   「這只是個序幕,他們還會繼續嘗試。」   「『他們』是誰?」   「別在這兒說,法瑞爾。」鍾狄道:「我們需要私下談談這件事。你是個特定目標,而我現在這麼做,或許已經讓自己也身陷險境。」

作者資料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二十世紀科幻大師,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生於白俄羅斯,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聰明絕頂的他十九歲即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陸續於該校獲得化學碩士與博士學位。一九四九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講師,一九五五年升副教授,三年後由於太過熱中寫作,遂辭去教職成為專業作家,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艾西莫夫無所不寫,一生著作近五百本。但不論他自己或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還是他的科幻作品。他生前曾贏得五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以及科幻界最高榮譽的科幻大師獎,逝世後又陸續獲頒三次雨果獎。近年兩部機器人科幻鉅片「變人」與「機械公敵」,便是根據他的名著改編。 相關著作 《曙光中的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之III:曙光中的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之II:裸陽》 《機器人四部曲之IV:機器人與帝國》 《機器人四部曲之I:鋼穴》 《機器人與帝國:機器人系列完結篇》 《艾西莫夫機器人故事全集》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上)》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下)》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II:蒼穹一粟》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I:星空暗流》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繁星若塵》

基本資料

作者: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譯者:葉李華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書系:科幻推進實驗室 出版日期:2013-09-04 ISBN:4717702084486 城邦書號:YZ00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83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