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史上最G8除靈師03:試煉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史上最G8除靈師03:試煉

  • 作者:八爪魚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8-07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故事的拼圖即將完整!史上最G8除靈師第三集隆重登場! ◆不要再比基尼了!這次超爆笑四格漫畫將會有滿滿的傲嬌少女! ◆精美角色卡,隨書限量贈,還不趕快來收集! 除靈師試煉展開,守護他人或被人守護。 真正的危機降臨,面對挑戰或選擇逃避。 ——「只有當人面對困境時,才會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 【精采內容】 神魔監牢舵天廳被劫獄,七星中真正的「虐殺」被釋放出來。 而湊齊夥伴的北斗,前往下一個目標處。 為了可以保護自己,也為了可以保護別人。 余澄瑄做出了人生中想都沒想過的決定,參加五年一次的除靈師試煉! 好不容易終於得到阿莫點頭的她,踏上了未知的試煉之旅。 沒想到測試還未開始,余澄瑄就已經是所有考生的注意目標?備受期待五大新星之一? 還來不及搞清楚,主考官便將所有考生從飛船上往下扔! 到底余澄瑄能不能安全降落到試煉地點——噩夢之島呢? 凶多吉少、危機四伏的除靈師試煉,正式開始! 與此同時,阿莫和玄老也來到了被劫遇後的舵天廳…… 「我大概知道那傢伙會去哪,元氣大傷的他,需要能夠讓他飽餐一頓的能量。」 「難道……」玄老愣了一下,隨即醒悟。 媽的,草履蟲,妳真的很衰。 「噩夢之島嗎?」玄老又吐出一口白煙,臉色凝重起來。 【目錄】 ◎楔 子 ◆ 我回來了 ◎第一章 ◆ 試煉大會,來了! ◎第二章 ◆ 噩夢之島,來了! ◎第三章 ◆ 五大新星,來了! ◎第四章 ◆ 怪物軍團,來了! ◎第五章 ◆ 吸血鬼王,來了! ◎第六章 ◆ 惡靈古堡,來了! ◎第七章 ◆ 絕望危城,來了! ◎第八章 ◆ 那個男人,來了! ◎尾 聲 ◆ 你來了。 ◎後 記 ◆ 給史上最G8的喪屍 ◎附 錄 ◆ 傲嬌 x 賠償 x 雷頓市/櫻井實繪

內文試閱


楔子‧我回來了

  舵天廳,隸屬於除靈師公會,地位不下於除靈師總部。

  這是一個關押妖魔鬼怪、特異人類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神魔監牢」,據說它是仿造陰界的十八層地獄所創造,越下層所囚禁的人物就越凶狠,而關這些囚犯的設施也跟著越殘酷,很多妖怪寧可魂飛魄散,也不想進去那裡。

  雖然整個舵天廳有著十八層,但其實並非建造在同一個地方。每一層都有相對的位置,分別設立在世界各地。而距離台灣極近的外海處,正好有著這十八層囚牢中的其中一層──深海煉獄塔。

  深海煉獄塔為舵天廳中第六層,外型為一個漆黑色、表面沒有任何凹凸起伏的巨大三角狀柱體,就這麼屹立在狂捲而起的海水中──

  普通船隻無法靠近這片海域,天空上就算飛機飛過,也看不見這矗立在大海中的漆黑建築,共有九十九層結界包圍著它,裡頭更是駐紮著強悍的軍隊,看守著各式各樣兇惡的囚犯。

  可以這麼說,只有被「舵天廳」認可的存在,才能有機會接近這邊。

  而通常,能得到認可的只有兩種人。

  一種,為獄卒。
  一種,則為囚犯。

  而今夜,深海煉獄塔的大門即將開啟。
  因為,將有幾個新的囚犯要進入這邊。

    ◆

  2024年,夜。
  今夜,風狂雨大,天空更不時閃耀起一陣又一陣雷電。

  「門開!」

  一個吼聲在大海中響起。深海煉獄塔的大門緩緩開啟,狂風暴雨中好像裂開一道通往深淵的口子,讓一組身披黑色斗篷的「客人」進了深海煉獄塔。

  掌管著這層監獄的獄卒,一個高壯的牛頭人,身上穿著一件古老戰甲,雄赳赳氣昂昂地審閱著這匹「新人」。而身後大約三十多個同樣穿著戰甲的牛頭人則分立各頭,每個戰士手中都握著不同武器,危險氣息透發而出。

  不用特別感應,就能知道這些牛頭人各個非同小可,濃郁的戰氣擴散而開,警告著這些新進來的「新人」,最好要遵守這裡的規矩。

  「我不管你們之前犯過什麼罪才會來到這裡,殺人、放火、偷盜還是怎樣都沒有差別。」牛頭人的首領,同時也是除靈師公會中超A級除靈師──亞錘斯,一邊比對著名單,一邊用那對銅鈴般的大眼掃了一圈所有新人,冷冷出聲:「但來到這邊,就得遵守『舵天廳』的規矩。」

  那來自強者的威壓讓所有新人一抖,不敢多說什麼。
  「很好。」亞錘斯滿意地點頭,轉身大吼:「帶他們進牢房!」

  三十頭牛頭人紛紛領命,分成六個小隊帶著六個新人往不同方向走去,而那些囚犯新人在這樣的分隊方法後,還恰恰剩下一個新人。

  這過程中沒有一個新人想過要跑,因為這三十頭牛頭人氣息太過危險,雖然現在還看起來溫溫馴馴,但隱藏在眼眸深處的嗜血氣息,卻貨真價實的警告他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畢竟以實力來劃分的話,這些牛頭人可都是B級除靈師,每個都來自希臘神話中的兇猛戰士,能單獨面對危險魔獸,更何況現在可是有一整群。

  「剩下你嗎?跟我來吧。」
  亞錘斯看了一眼那人,而那新人也沒有回話,便乖乖跟著亞錘斯走去。

  整個深海煉獄塔其實構造非常簡單,一個中空的建築物個體,階梯圍繞著牆壁蜿蜒螺旋而下,而一間又一間的牢房就在每段階梯後的走廊處,門上繪著代表其後人物的標誌。

  而整個柱體空間終不時迴盪著風暴跟狂雨聲響,轟隆隆、轟隆隆,而每個監牢裡也不時報以各式各樣尖叫、慘嚎,讓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亞錘斯帶著這新人不斷往下、再往下,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越往下,所有聲音就越小,到最後甚至連滴水聲都消失了。
  若以深度來算,他們似乎已經進入海面以下了。

  「……」新人沿著斑駁的樓梯不斷地走著,斗篷下的眼睛突然看見了對面樓梯處,出現了一條與之前每一條走廊都不一樣的……漆黑走廊。

  走廊處有七個監牢,每個都是漆黑色的,看不見任何標示、任何花紋,也不知道理面關押什麼樣的人物。

  「那是什麼?」新人忍不住問:「那七間牢房,怎麼跟跟其他牢房都不一樣顏色?」

  「哦?你眼睛還滿利的麼?」亞錘斯瞥了一眼這新人,淡淡地說:「那七個黑色牢房,是準備要關押『特別人物』用的。」

  「裡面關著什麼樣的人物啊?」新人好奇無比,好像忘記自己是囚犯般問著。

  「哞,不對喔。」似乎也沒想到竟有囚犯有勇氣跟他攀談,亞錘斯忍不住笑了,「那七個牢房是空的,理面沒關任何人。」

  「空的?」新人看著那漆黑走廊後的漆黑牢房,忍不住咦了一聲。   「那七個空牢房,是舵天廳中已經『預定』好,要關住『某些存在』的空牢房。」亞錘斯口氣變得有些陰森,繼續往前走著,「那七個牢房可是要關七個窮兇惡極、罪惡滔天的大魔王啊!」

  「哇……」新人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加快腳步跟上亞錘斯。
  「這七個牢房是很特別的存在。」亞錘斯嘿嘿冷笑,眼珠中不由閃過一縷恐懼,「而且不只是這層深海煉獄塔中,其實舵天廳中其餘每一層都有這樣七個監牢……它們被稱為『囚神牢』啊。」

  「『囚神牢』?」新人忍不住重複。
  光聽這樣的名字,就有種不祥的氣息。
  到底這些空牢房,是預定要關什麼樣的人物?

  「嘿,說出來你可別嚇到。」亞錘斯看出他的疑惑,冷笑出聲:「這七個空牢房,可是預定要關住『地獄七魔王』的可怕囚籠啊!」

  地、獄、七、魔、王。

  這名詞一出口,整個深海煉獄塔彷彿突然震動一下,所有牢房突然安靜了下來,空氣溫度也驟降。

  「……」感覺到四周的改變,新人有些害怕般地抖了一抖。

  「哞,不過裡頭當然都是空的。」亞錘斯也抖了一下,隨即忍不住笑了,「畢竟如果地獄中那七位大魔王想來人間,恐怕世界就得毀滅了。」

  「這七位大魔王,這麼厲害?」新人喃喃地問著。

  「非常厲害……甚至可以這樣說,『他們』代表的是絕對的毀滅,無妖、無人、無神能擋。」亞錘斯嚴肅地說道:「據說十二年前,地獄界大門曾開啟過一次,就造成現在的世界幾乎瀕臨毀滅啊——」

  新人在斗篷下的眼睛睜大。

  「當時地獄僅僅來了一位魔王,就把整個人間搞個烏煙瘴氣。」亞錘斯講這段時,語氣中難掩恐懼,「那時後,整個世界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神祇都現身,全部都想阻止這位大魔王……然而卻都失敗了。」

  那一夜,諸天神祇殞落,被稱為「諸神殞落之夜」。   也就是那一天,各大神話體系接近崩潰,只剩下希臘神話能獨撐大局。   「若不是其中一位希臘主神急中生智,想出了一個能拯救世界、讓世界免於毀滅的方法,恐怕世界末日早就該來臨了。」亞錘斯繼續說,邊說著語氣中閃過一絲仰慕的情緒,「這一切,都要感謝那一位女神啊!」

  「嗯。」新人又點了點頭,似乎還在咀嚼剛剛聽到的故事。
  那是多麼壯闊的一個故事。

  那一晚,來自地獄的魔王入侵人間,神祇想要聯手抵禦,卻紛紛無力墜落。
  在熊熊的地獄烈火中,那位大魔王是何等魔威凜凜,屠殺著所有神祇?
  而那位希臘主神,又是如何勇敢地站了出來,面對這樣一個可怕的魔王?
  「很壯闊的故事呢。」新人點了點頭,深深地嘆了口氣。

  故事說完了,他們似乎也走到了盡頭。這裡是深海煉獄塔中的底部,一個寬廣而巨大的廣場。

  「到底十二年前的那一晚,是怎麼樣的景象呢?」邊嘆著氣,新人的一隻手緩緩抬起,慢慢地逼近了前方牛頭人粗壯的背頸,「可惜我沒有見識過……」

  「故事說完了,目的地到了。」亞錘斯停下牛蹄,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身後新人不軌的動作,「我在想,你也差不多該動手了哞?」

  亞錘斯這句話一說完,後頭新人猛然警覺。

  幾乎是肉眼都看不見他的動作,亞錘斯手中一把戰錘直接往後飛射而出,轟然貫穿了新人的身影。

  颯!新人身影四處爆散開來──仔細一看卻沒被擊中,原來碎裂的是他穿在身上的黑色斗篷,而那把戰錘也在風聲中重新回到亞錘斯手中。


  一個輕巧靈敏的身形,如貓一般的輕輕落在另一個方向。

  「好吧,我還以為牛頭人都很笨呢。」那個人嬌笑一聲,四肢匍匐在地,「沒想到還是有聰明的?」

  「當獄卒當這麼久了,這點警覺性都沒有怎麼可以?」亞錘斯冷笑一聲,戰錘中隱隱發出風雷之聲,雷電在上面跳動著。

  從一進來時,這牛頭人就發現了名單上有出現錯誤。而當這牛頭人獄卒發現不對勁時,並沒有立刻發難,而是選擇帶這「新人」來這最深處,想在這邊解決掉這個大麻煩。

  「已經很多年了,沒有人敢這麼光明正大入侵『舵天廳』。」亞錘斯慢慢說著,牛眼瞪視貓女,「妳,是誰?」

  「我嗎?」貓般的女孩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甚至慵懶地打了個呵欠。

  黑髮如瀑布,姿態嬌憨,這女孩一身緊身黑皮衣,有著美麗而俏麗的容貌,看起來三分頑皮、三分晶名,烏溜溜的雙眼一眨又一眨,貓耳正靈活抖動著,一根貓尾巴在身後甩呀甩。

  這樣的氣質,不把任何規矩看在眼裡的女孩,以及那一身深不可測的妖氣,絕對不是普通人物──亞錘斯深深警戒著。

  「我是北斗七星中,『善變』的Q。」貓女微笑。
  北斗七星,以「善變」為執著的Q,登場!
  「原來是『七星』?」亞錘斯皺了皺眉,「妳來這邊有什麼目的?」

  這個組織在前一陣子才被消滅,雖然後來聽說又有復甦再起的跡象,但一直也沒做出什麼大事情。

  然而今天這自稱「七星」的傢伙出現,恐怕又在策畫什麼陰謀詭計了。

  「我呢,今天來這邊是來找人的。」Q的眼睛靈活鬼祟的轉著,「你願意大人有大量放行嗎?」

  「想太多,不管妳的目的是什麼,敢孤身闖入這『舵天廳』就是罪惡。」亞錘斯從腰間上取下一個號角,鼻孔一噴氣,「我先把妳四肢給打碎,然後直接挑一間比較乾淨的房間讓妳住吧!」

  這號角長的奇特,就好像一個金色牛角一般。亞錘斯對準號角奮力一吹,轟隆的雷響猛然炸開!

  而回應這聲號角聲,廣場四周不知何時出現無數晃動身影,大約百來頭牛頭人四面八方現身,緩緩包圍了Q。

  「整個深海煉獄塔中,可是佈滿了吾族軍隊。」亞錘斯冷冷說著:「只要我使用手中的這把寶具──『米諾陶之角』,一聲令下就能召喚它們。以為能避開的妳,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哞!」牛頭人大軍怒吼、嘶吼,齊聲跺動牛蹄。

  「哇,好聰明的牛哥哥喔!」Q笑嘻嘻的,看了一眼遙遙圍住自己的牛頭人大軍,「只不過呢,你搞錯了兩件事喲!」

  「……」亞錘斯瞇起牛眼,戰錘舉起。
  「哞!」牛頭人大軍持續進逼,武器高高舉起。

  「第一件事,我並沒有把你們這幾頭『牛』給放在眼裡。」Q笑笑說著,兩隻貓爪子中彈出一疊撲克牌。

  刷刷刷刷,這些撲克牌圍繞著她飛舞,好像魔術一般。
  「衝啊!」亞錘斯怒吼一聲,牛頭人大軍衝上!
  「第二件事……」Q舔了舔嘴唇,嬌笑。

  她的身影消失之前,所有牛頭人只來的聽清楚最後一句話。
  「誰說,今天只有我一個人來呢,喵?」

  深海煉獄塔外頭,風雷正激烈響動,雨越來越大、風越來越強,甚至連雷電都越來越猛,一道道凶狠地擊打在海面上。

  一個氣質風雅,穿著一件白色狩衣的俊美男就這麼懸浮飄在半空,透過紛亂  雨水看著底下矗立海面的黑色柱體。

  「小貓女還真性急,就這麼跑進去了嗎?」這男子微微一笑,而風雨完全無法逼近他,好像他四周有隱形的防護罩一般。

  「她一向這樣啦,別管她。」旁邊,一個躺在一團紫黑色亂雲上的男子,雙手枕著頭,用力打了個呵欠,「啊啊啊──你有把握嗎?」

  不同於風雅的男子,這穿著一件寫滿各式各樣塗鴉的男子任由雨水淋著,依然自在打著呵欠。

  「小事。」風雅男子微笑,雙手開始結印。

  「那就轟開它吧。」男子揉掉滴進眼中的雨水,懶懶地比出一根大拇指,「交給你了,日本國史上最強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

  風雅男子微微一笑,一手舉起指天,而天空中成千上百的雷電,隨著他這一指好像受到無形牽引,開始盤旋著、凝結著,最後匯聚成一束耀眼雷光。

  九百九十九道雷電成光,光成球,宛若烈日。

  「陰陽咒術──『神雷』。」語畢,下一秒驚人雷氣膨漲嘶吼落下,雷光貫穿了天地,以光的速度、雷電的力量直接擊中了那漆黑之塔上。

  轟!

  驚天炸響和刺眼光芒之中,防護「深海煉獄塔」的九十九層結界當場崩破,千萬碎石夾雜雷電噴散而開,整個漆黑的柱狀建築體崩裂出一大個缺口,滾滾塵煙噴冒而出!

  「YA,現在入口已經打開。」慵懶男人看著那大洞,輕輕地拍了拍手,「是時候進門拜訪嘍。」

  刷,一個穿著古老東方鎧甲的男人,不知何時現的身,就這麼穿過了雨水落在那巨大的缺口上。

  「阿不的動作還真快啊!」慵懶男人笑了,而那盔甲男人頭也沒回,直接往裡頭跳去。

  「我們兩個應該就夠了。」安倍晴明微笑著,輕輕飄向那缺口。



  大陰陽師落地。

  深海煉獄塔裡面,正因為這驚天的雷電襲擊而亂成一片,不過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裡頭的獄卒大軍已經迅速地反應過來,大批大批的牛頭人開始集合,一面憤怒噴氣、一面踏著啼聲往這邊聚過來。

  轟!盔甲男人降落在大廊之上,踩出爆裂的大坑洞。
  簌,安倍晴明輕輕落地,從容地看著前方一眨眼便聚集成牆的牛頭人大軍。

  「西方希臘神話中的牛頭人?」他喃喃說著,一眼瞥見身邊盔甲男人正緩緩舉起手,「你要先上?」

  牛頭人大軍幾秒間就已經集合出數百之眾,以軍隊的規模衝向這邊。
  盔甲男人沒回答,雙手只是慢慢地虛握住「某種兵器」然後舉起。
  回應這動作,一股晴天霹靂的「氣」迅速揚起,直接壓制住了那些衝過來的牛頭人呼吸!

  哞哞,怎麼好像要死了?
  這種壓力,這種威迫……

  生物本能作用,牠們發現自己意識一空。
  同時,盔甲男人的無形長戟落下。
  裂!

  大廊剎那崩裂,無數裂縫噴張撕開,幾百頭牛頭人手中武器瞬間全碎,一邊慘聲鳴叫、一邊隨著裂開的地面往下墜去。

  盔甲男人僅僅一戟,就消滅了整整三百個牛頭人。
  「真有效率。」安倍晴明聽著無數往下墜落的牛叫聲,忍不住嘆氣。
  也在此同時,那慢吞吞的慵懶男子總算抵達,落在了他們身邊。

  「唉呀,哪來這麼多牛?」他抖掉滿身雨水,喃喃地看著塔中各處又是一堆一堆牛頭人衝出,怒吼連連的往這邊衝來。
  「無妨。」安倍晴明舉起了雙手捏印,指結上亮起了燦爛火光,「聽我咒令,現身吧——前鬼。」

  一喝,熊熊火光中站起了一個紅色魔影,拖著長到地面的棕毛,手中一根狼牙棒甩著,魔壓凜凜。

  前鬼狼牙棒一掃,前三排的牛頭人在兇猛火風中倒飛而出。

  「看來,我們要找的人在底下喔!」慵懶男子抓了抓頭,看了一眼深邃不見底的中空通道。

  「我來擋住這些小動物吧。」安倍晴明一笑,火咒施放,「『炎神』。」

  火焰凝聚,剎那間張開一層又一層火牆,將所有牛頭人牢牢擋住,而旁邊的盔甲男人沒有多說一句廢話,直接往底下跳落。

  「唉呀,真是性急。」慵懶男子愣了一下,隨即失笑,大團大團紫黑濃雲竄出,嗡嗡嗡地托起了他的身形,緊跟著往底下降去。

  咚。
  當慵懶男子與盔甲男人落地時,底層廣場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喵!」坐在巨大的亞錘斯身軀上,Q正苦惱地舔著貓爪子。而整個廣場上還躺滿呈現不同姿勢倒下的牛頭人,簡直可以用屍橫遍野來形容。

  「這種力量,妳是埃及的……埃及的……九命……」亞錘斯嘴角冒著血泡,死命瞪著牛眼,四肢都無力癱著的牠,只能聲嘶力竭怒吼。

  若說米諾陶擁有絕對的暴力,是蠻力與勇猛的代表,那剛剛擊敗他們的,就是無與倫比、絕對的「速度」。


  「答對了,你這頭牛果然很聰明,我就是埃及神話中的『九命怪貓』。」Q笑嘻嘻地說著,還戲謔的用貓爪敲了敲亞錘斯的頭,只氣得牠快昏過去,卻偏偏無法反抗。

  而看到慵懶男子與盔甲男人時,Q忍不住眼睛一亮。

  「北斗哥哥,阿不!」她尾巴轉了一圈,「嘻,你們動作真慢。」
  「下次妳再偷跑,我可要修理妳嘍!」慵懶男子皺了皺眉。
  「下次不敢了啦!喵。」Q吐了吐舌頭。
  「你就是七星之首,北斗嗎?」亞錘斯瞪著那慵懶男子,怒聲。
  「對,就是我。」北斗笑笑,低頭看向了地面。

  「哞!你以為你能猖狂到什麼時候?」亞錘斯奮力嘶吼:「整個深海煉獄塔中,可是有足足『一萬名牛頭人』大軍啊!」

  好像回應著他的話,整個深海煉獄塔開始隱隱震動起來,牛蹄聲雷般響起,所有塔內的牛頭人力量動員著,足以衝垮任何國家軍隊的暴力軍團,將要對入侵者發動最嚴厲的制裁。

  「一萬名嗎?」北斗依然專心看著地面,一邊挖了挖耳朵,還打了個懶懶地呵欠,「好像是有那麼點……麻煩喔?」

  邊說著,他的眼睛突然一亮。
  找到了。
  「我們可是有著兩個『天下無雙』呢!」Q在旁笑嘻嘻地說著。

  盔甲男子依然沉默,看著從廣場四面八方逼近的牛頭人海,手中長型兵氣重新舉起。

  轟!雄渾至極的暴風掃起,近百牛頭人當場飛離地面,慘叫著摔出。

  而同時,天空突然飄下陣陣火雨,處在其中的安倍晴明優雅落地,隨之落下的還有大量燃燒的牛頭人身軀!

  「……」亞錘斯目瞪口呆,看著這幾個入侵者。

  天下無雙的「武」,天下無雙的「咒」,光這兩個七星就代表絕對的強大,若再加上那擁有可怕速度、傳說中的貓女……

  這組合,是何等恐怖啊!

  「他們的數量越來越多了,一萬個牛頭人就算是我也會累。」安倍晴明一邊慢條斯理捏咒施放,一邊依然從容說:「不管你要做什麼,還是快一點吧?」

  「好啦,是時候讓一個『有點討厭』的老朋友出來透透氣了。」
  北斗瞇眼一笑,一隻手輕輕按在了地面。
  而看到這動作,亞錘斯猛然驚恐睜大眼睛。

  不會吧?
  難道……難道這傢伙,竟然知道?
  知道這個「深海煉獄塔」中,正關押著那最可怕的吸血鬼王啊!

  「不可以!」亞錘斯驚怒大吼。
  「出來吧,北斗七星之中,真正的『虐殺』。」
  北斗微笑,掌底猛然爆開驚人的火焰。

  那火焰不屬於人間,濃濃的紫色火焰將整個地面剎那爆破,層層結界封印相互引爆,化成千萬光塊四散炸開。

  然後,一個血紅色的棺木緩緩從一片凌亂氣流中浮起,靜靜地矗立著。   無邊無盡的血腥氣味,從那棺木中隱隱散發著。

  「怎麼可能……竟然這麼輕易的……輕易的……」亞錘斯傻在那邊,呆呆地看著那血紅棺木,「把關押重度囚犯的結界給破了,你到底是……」

  在這整個深海煉獄塔中,恐怕只有他知道這個機密。
  十八層舵天廳中,封印著十八位人間界最可怕的惡之王。
  他們無法被普通手段殺死,靈魂不散、陰界不收,只能用不同的殘酷方式來關押。像是這深海煉獄塔中,就是藉著奇特符咒引導,依靠海底數萬丈的水壓封印此血紅之棺,讓其無法有機會重新回到人間。

  這是絕對的機密,而那封印咒語要解開更是難中之難──
  然而,這古怪的慵懶男子,卻僅僅一隻手就破了這封印。
  「噁。」Q皺眉往後輕輕一跳,退了好幾步想離那紅棺遠些。
  「如何,很久沒呼吸新鮮空氣了吧?血族之王──『德古拉』。」

  在漫天殘火中,北斗收回手,笑了。
  血紅棺木打開,一個蒼白、瘦削的身形踏了出來。

  金髮及腰,因為沒有血色而呈現慘白的肌膚,邪惡而詭異的容貌,鮮紅的瞳孔之中,無法遮掩的殘暴氣息正透發而出。

  「是有點久了。」金髮男子,吸血鬼之王,德古拉微笑。
  隨著腥紅的風吹起,這曾帶給中古歐洲巨大恐懼的血腥之王,再次現世。

  亞錘斯驚恐地看著這吸血鬼王,又看了一眼那慵懶男子,好像明白了什麼,忍不住大叫:「我……我知道你是誰了!」

  能夠在剎那間破除掉封印德古拉的結界,這種等級的力量,只有「它們」才可能擁有啊!

  「你、你是地──」亞錘斯奮力大吼,然而,這話牠永遠也吼不完了。

  「噓。」德古拉不知何時出現在旁邊,看著牠已經失去頭顱的身軀,一手捧著亞錘斯的牛頭,溫柔一笑。

  刷!濃烈獸血噴開,這位獄卒還茫然地瞪著牛眼,根本不知自己何時死去的。緊接著最靠近他的數百牛頭人猛然停住身體,身軀四分五裂爆開。

  後頭的牛頭人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一面慌慌張張退後、一面發出驚疑叫聲。

 「畜生們,還是安靜點好。」德古拉滿身是血,眼底閃過噬血光芒,四周滿是碎裂的牛頭人屍塊,然後靜靜地看向了Q與安倍等人。

  「喵!」Q被那血紅的眼神一掃,整個耳朵與尾巴同時豎起。

  轟!德古拉身形這一秒才剛消失,下一秒已經現身在Q的身前,而北斗、盔甲男子、安倍同時出現在他身邊。

  「住手。」北斗嘖了一聲,一手輕壓在德古拉的背脊,盔甲男子則一手虛握住無型兵器,刀刃隱隱約約架在德古拉的脖子上。

  「喵,我會殺了你喔!」Q又驚又怕,看著差點戳瞎她的鋒利指甲,快被嚇壞。要不是反射性退後數公尺,這一指就要戳瞎自己了。

  「嘻嘻。」德古拉眼中瘋狂悄悄褪去,露出充滿病態的一笑,收回了染滿鮮血的指甲。

  「……」安倍晴明皺了皺眉,收回綁住德古拉四肢無形咒線,也將另一手醞釀著的咒印散掉。

  這吸血鬼王果然絲毫沒變,還是瘋的。

  「話說,我很期待你之後的計畫。」德古拉舔掉流到嘴唇上的鮮血,滿足一笑,「北斗。」

  「是、是、是!你很期待,這樣很好、很棒、呱呱叫,不過最好搞清楚你的敵人是誰。」北斗嘆了口氣,聳了聳肩,「不然,小心他們反過來摘掉你腦袋。」

  「嘻嘻。」德古拉將亞錘斯的牛頭拋在地上,然後走向了旁邊靜靜地站著,不再說話。

  直到這時,Q才總算放鬆下來,只不過仍對著那吸血鬼王齜牙咧嘴著。

  「那,現在該怎麼做呢?」安倍晴明一面凝神警戒德古拉、一面看著四周戰慄著的牛頭人大軍。

  連續這麼幾下兔起鶻落,他們這群野獸已經感覺得到,眼前這幾個人到底有多可怕──若是冒然衝鋒,絕對會死!因此,他們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啦!現在第二樂章已經演奏完畢。」北斗忍不住笑了,「是時候上演最精采的第三樂章,給這世界一點訊號了。」

  「什麼訊號?」Q眼睛大亮。

  「藉由『舵天廳』的淪陷,告訴這個世界我回來了。」北斗看著頭頂上,看著那巨大缺口外的無盡夜空,眼中閃過一絲魔光,「告訴這個世界──十二年前他們沒有殺死我,所以我回來了。」

  他伸出了雙手,紫黑色的濃霧嗡嗡嗡的從寬大袍口中湧出,眨眼就暴漲成驚人的龍捲風,然後往四面八方轟捲而去。

  紫霧成焰,不屬於人間的紫色魔火,眨眼間就吞沒了整個深海煉獄塔。

  幾千個牢房燃燒著化為灰燼,裡面的囚犯不管以前犯過什麼罪,現在一視同仁的全部成了飛灰。近萬名凶狠的牛頭人,在這地獄烈火中也化成了飛灰。

  所有獄卒與囚犯,連同整個深海煉獄塔,化成千萬燃燒的碎塊殞落,永遠消失在歷史上。

  盔甲男人依舊沉默,身上無形氣場張開,彈開所有落下的建築物殘骸。

  「所以,要宣戰了嗎?」安倍晴明微微一笑,防禦結界擋下所有亂流。
  「終於可以大玩特玩嘍!」Q的貓尾巴興奮地打轉,貓耳抖動。
  「嘻。」德古拉的嘴角扭曲,露出獰笑。

  不斷崩落的碎塊、殘骸中,北斗突然看見了某種東西,那是半扇正灼燒著的黑色牢門。

  這半扇門,正是剛剛那漆黑走廊盡頭處的其中一扇。
  看著那扇漆黑、不祥的牢房門,北斗忍不住笑了。

  「世界,我回來了。」

  是夜,舵天廳第六層,深海煉獄塔──
  淪陷!

作者資料

八爪魚

有一天我來到尖端,然後我就被刺死了。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nf

基本資料

作者:八爪魚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08-07 ISBN:9789861739618 城邦書號:RA6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