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心的免疫學:有不生病的腸道,才有不生病的大腦,遠離憂鬱、躁鬱、恐慌……,關鍵在腸道!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心的免疫學:有不生病的腸道,才有不生病的大腦,遠離憂鬱、躁鬱、恐慌……,關鍵在腸道!

  • 作者:藤田紘一郎(Fujita Koichiro)
  • 出版社:如果出版
  • 出版日期:2013-06-06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決定心情好壞的不是你的腦,而是腸! 健康新發現! 腸是人體的第二個大腦,腸道製造出來的血清素、多巴胺等才是大腦感覺的源頭。 心理也有免疫學,日本免疫學專家為你解開大腦與腸道間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腦內讓人覺得幸福的物質,其前驅物95%都是在腸內生成的。 ◎把與大腦幸福物質有關的神經傳導物質運送到大腦的,是腸內菌。 ◎腸內細菌夠,抗壓力一定夠。 ◎調節人體身心運作的免疫、自律神經、荷爾蒙三大恆定系統的關鍵是腸道。 心要健康,腸道一定要健康,吃對食物、補充好腸菌,免疫力提高,壞情緒自然不能奴役你! 大腦決定你是誰?錯!是腸道決定你是誰! ◎動物進化的過程中,最早擁有的器官就是腸道。在沒有大腦的動物體內,腸道就代替了大腦。 ◎生物擁有腸道的時間長,擁有大腦的時間短。 ◎消化道與大腦擁有大多數接受神經傳導物質的受體。 ◎當人接受外在刺激時,大腦和腸道會同時有所反應,甚至腸道會更快反應。 在人體中,連結心理和生理的機制就是腸!讓腸道健康,你的身體和心理都會一起重獲健康! 現代人的飲食過度精緻,以致腸內好菌得不到所需的營養,且過多的化學物質、食品添加物破壞腸道細胞,甚至迫使大腦下達指令攝取這些對腸道不利的食物,長此以往,大腦的生理化學運作當然出問題。 心會出問題絶不僅是大腦問題,而是包括食物、腸道健康的身體整體問題。 遠離憂鬱、壓力、怒氣……第一步要從腸道健康做起! ◎積極攝取發酵食品,補充好腸菌 ◎多吃蔬菜、豆類、穀類,補充膳食纖維,提供腸菌所需的食物 ◎遠離壓力,避免腸內壞菌增加 ◎避免攝取反式脂肪破壞細胞膜,造成腸及腦的傳導機能衰退 ◎適量攝取蛋白質提供製造血清素所需的原料 ◎遠離甜食,保持大腦能量來源穩定 腸道健康、吃對食物、免疫力提高了,憂鬱自然遠離你!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心的疾病」是一種個性
‧反覆情緒「爆發」的人
‧被拋棄的不安與恐慌障礙
‧引導出復原力
‧「回歸土地的生活方式」
‧「爆發」與繭居
‧愛情可以治療憂鬱症嗎?
‧藥物無法治癒憂鬱症
‧過度投藥可能引發自殺
‧「心的疾病」日益嚴重
‧憂鬱症患者為什麼會增加?
‧全世界最乾淨國家所造成的憂鬱症
‧「心」的不適多半來自個性
‧「伯特利之家」
‧心的免疫力與認知行為治療

◎第二章 幸福從腸道開始
‧除了投藥與諮商之外的治療方法
‧腸是「第二個大腦」
‧糞便量可以反應腸內菌多寡
‧何謂益菌生
‧腸內菌的餌食—糖醇
‧日本人的膳食纖維攝取量
‧「日本人死亡率高於墨西哥」的原因
‧在心理研究所的乳酸菌研究
‧乳酸菌讓豬隻安靜下來
‧乳酸菌的功效
‧百分之九十五的血清素都是在腸道中製造出來的
‧壓力對腸內菌叢的影響
‧HPA軸與腸內菌
‧記憶愉快心情的物質
‧過敏性疾病的增加

◎第三章 心的健康從食物開始
‧預防「心的疾病」的日本傳統飲食
‧砂糖製造出憤怒的年輕人
‧控制醣類飲食有益身心
‧脂肪和蛋白質也是大腦的能量!
‧糖尿病與憂鬱症的關係
‧緩釋食品
‧菸鹼酸抑制幻覺和妄想
‧壓力增加時的大腦營養
‧膽固醇與憂鬱症的關係
‧油與脂肪
‧大腦機能和不飽和脂肪酸
‧對大腦造成損傷的反式脂肪酸
‧免疫力低下與反式脂肪酸
‧薯條不會爛 
‧「心的疾病」可用營養來治療嗎?

◎第四章 共生的「心的疾病」
‧正常與異常的界線
‧生物膜 
‧用共通語言打造一個場所
‧由當事人的力量所支撐起的精神醫療 
‧當心說NO 的時候 
‧復原的觀念
‧捨棄精神療養院的義大利,無法捨棄精神療養院的日本
‧所謂的不正常為何?
‧社區心理衛生活動的充實
‧「富士模式」 
‧城市就是一間大醫院

◎第五章 何謂心理神經免疫學
‧行為治療的基本概念是「免疫」
‧「體內恆定的三角」 
‧從心理免疫學到心理神經免疫學
‧為了控制免疫反應
‧連結心理和生理的腸道
‧人體統禦系統
‧大腦和身體在對話
‧免疫系統也會傳遞訊息到大腦
‧免疫系統資訊傳導物質也會誘發憂鬱症
‧內分泌細胞因壓力所引發的反應
‧因壓力造成的免疫低下
‧心情變化與免疫反應
‧用正面想像抑制癌症
‧西洋醫學的極限與東洋醫學
‧終章 靠復原力擺脫「心的疾病」
‧無法脫離惡性循環
‧引導出「原本的自己」 
‧發現「認知的偏差」 
‧提高復原力

◎結語 參考文獻

序跋

前言


  近年來,「復原力」(resilience)這個名詞,在精神科的領域裡備受矚目。而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就任後的首次國情咨文演說中使用這個名詞,更讓這個名詞廣為人知。「resilience」一詞的中文翻譯,尚有韌性、恢復力等義。在精神科的領域裡,這個名詞雖然尚未有統一定義,但一般是指即使遭遇極大壓力或陷入逆境時,也能抵抗壓力並恢復的能力,或者用來指稱這個恢復過程的本身。

  精神醫學第一次使用「復原力」這個詞,是在一九九○年代,用於兒童精神醫學上。出生時為早產兒、貧困的家庭生活,或者曾有精神創傷等經驗,都是兒童在身體發育和心理衛生上的風險。然而,有些小孩雖然處於這些風險中,卻能不屈服於壓力,擁有抵抗、抒解壓力的能力而順利成長。像這種「雖然身處逆境,但仍社會適應良好」的能力,就稱為「復原力」。

  不過, 近年來「 復原力」 被理解為是在「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或憂鬱症等多樣性的精神疾病上,從預防到治療的長期時間來引導出人類原本即具有的恢復力。因此,「復原力」被視為是「心的疾病」的預防因子之一,而開始受到注目。這種狀況下的「復原力」,可說是「心的免疫力」。

  現今社會的每個人都被迫處於激烈競爭中,被這些競爭所消費而身心俱疲。日本自一九九八年起連續十三年,自殺人數每年都超過三萬人;憂鬱症患者人數在二○○八年時,已經累積超過一百萬人。此外,殘暴的犯罪案件日益增加,父母親虐待小孩等悲劇也每天上演。

  社會之所以發生這些情況的主要原因,或許就是人們「心的免疫力」低落所致。為了解決這些情況,必須引導出人類與生俱來的「心的恢復力」,建立一個新的典範。從某個層面而言,或許就是要重新檢視活著這件事的原點。

  話說回來,大家知道這十年間增加了兩倍以上的疾病是什麼嗎?那就是異位性皮膚炎、氣喘等過敏性疾病,以及憂鬱症等「心的疾病」。在五十年前的日本,幾乎沒有這些疾病。我認為過敏性疾病和「心的疾病」同樣增加兩倍的原因,在於現在人們的免疫力急速減弱。

  說日本是世界上最乾淨的國家,應該很少人會有異議。然而,這種愛乾淨的傾向,卻也可說是一種異常。因為,這樣的傾向導致人類不可或缺的腸內菌無法安心地棲息在腸內,最終造成日本人的免疫系統衰弱,進而為過敏性疾病所苦。

  現代社會充斥著壓力,能夠讓人發自內心微笑的機會也顯著減少,結果除了身體的免疫力降低之外,連「心的免疫力」也低下,以致憂鬱症等「心的疾病」增加。

  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免疫系統是一種對抗病原微生物、腫瘤等外來者(Non-Self)的人體防禦機制,是人體內唯一不受大腦支配的系統。不過,最近的研究發現,免疫系統絕非自發性運作,也會受大腦支配與荷爾蒙影響。而且,大腦與免疫系統彼此不僅能交流資訊,大腦機能也同樣會受免疫系統的影響。

  也就是說,除了身體之外,在精神壓力上,大腦與免疫系統兩者是會相互影響的。在這種狀況下,新的學術領域「心理神經免疫學」(Psychoneuroimmunology)應運而生。

  過去的精神醫學認為,多數精神疾病的引發,是由於大腦脆弱與心理社會方面的有害因素(也就是壓力)的相互作用所致。這種論點在占絕對優勢的主流思想中相當普遍,在精神科或身心內科所實行的治療,也都是以投藥和諮商為主。但我認為僅依賴這樣的方法,並無法治癒「心的疾病」。因為,「心的疾病」不只是大腦的問題而已,還包括免疫系統、食物、甚至腸內菌等,是身體整體的問題。因此,「心的疾病」的治療,不能只交給精神科醫師,為了引導出人類原本即具有的恢復力,必須全面重新檢視當事人本身。

  放眼海外,目前在義大利的公立精神療養院裡沒有任何病患,在美國、英國、法國等先進國家,精神科的病床數也正急遽減少。然而,日本卻是持續增加,這個現象反映了日本把「心的疾病」全交由精神科負責的問題。

  我目前在人間綜合科學大學(University of Human Arts and Sciences)的研究所,教授心理神經免疫學課程,致力於研究以「心的免疫力」讓「心的疾病」復原的可能性。

  「心的疾病」的治療,需要從所有角度來探討疾病的「全面性治療」,而德國心理學家馬克斯.韋特海默(Max Wertheimer)所提出的「完形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 ;又稱「格式塔心理學」),被認為是「全面性治療」中有效的基本理念之一。完形心理學認為「全體是超過部分總和以上的東西」,我確信這種思考模式正是治療「心的疾病」的基礎。

   本書將依序說明免疫系統如何影響「心的狀態」,以及該怎麼做才能讓「心的疾病」好轉。此外,亦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來介紹確保心靈健康的根據—心理神經免疫學。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心的疾病」是一種個性


反覆情緒「爆發」的人

  這一節的內容就從一個我曾經看過的「心的疾病」案例開始。首先登場的,是五十五歲的某醫科大學身心內科教授石川卓(化名)與三十七歲的本田理繪(化名)。

  「如果你敢拋棄我,我就殺了你!」

  「不要說都是我不好!」

  「不要叫我要努力治療!」

  理繪這麼嘶喊著,並拿起桌上的杯子朝石川教授扔了過去。杯子撞擊地面砰的一聲,碎裂一地。石川教授想繼續說些什麼,但理繪大聲哭喊打斷他的話語。

  理繪在和石川教授對話之時,只要隱約感覺到任何一點點自己就要被拋棄的語氣時,她就會突然情緒「爆發」,陷入恐慌狀態,而且是以一個月一次的頻率突然發作。每一次,直到情緒「爆發」的前一刻,理繪的心情都還很愉悅,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苦惱的樣子,但她就是突然「爆發」了。這時,石川教授就會對她說:「這就是妳不對了,要不要換個方法看看」,並提出一些建議。但聽到這樣的說法,理繪就會失控變得更暴躁。

  本田理繪擁有護理師與心理諮商師的執照。石川教授在傾聽理繪內心煩惱的過程中,兩人漸漸發展出特殊的關係。

  但即便是長年在身心內科看診、與理繪最為親近的石川教授,也無法阻止她情緒「爆發」。不過,在經歷過理繪多次的「爆發」之後,石川教授逐漸能夠冷靜地觀察理繪,並了解到透過提出「妳在什麼時候會有這樣的心情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之類的問題,理繪就會冷靜下來說話。溝通不良與自己是否會被拋棄的不安全感,就是理繪「爆發」的誘因。

  此外,理繪的不安還包括下列問題:「無法走在人群中」、「對太亮的照明感到不舒服」、「百貨公司很恐怖」、「無法上街購物」、「對於花錢有罪惡感」、「討厭接近別人」、「不喜歡發生性行為時的肌膚碰觸」、「當然不想把性器官給別人看,也討厭被觸摸」、「但又覺得性行為是維繫關係的手段」、「不相信人,但更討厭孤獨」等等。

  為了探究理繪為什麼會變成這種狀況,石川教授決定試著從她的成長經歷追溯原因。

引導出復原力

  石川教授在陸續傾聽理繪訴說的過程中,慢慢開始覺得她的這種狀態,與其說是「心的疾病」,不如想作是一種「個性」還比較貼切。理繪因為童年不愉快的經驗,使得她「害怕被拋棄的不安」比別人加倍強烈。而由於無法有效控制這種不安,所以才會情緒「爆發」。因此,石川教授認為,要讓理繪不把「心的煩惱」直接表現在行動上,就必須培養她的復原力,也就是「心的免疫力」。

第二章 幸福從腸道開始


除了投藥與諮商之外的治療方法

  目前,精神科和身心內科所進行的「心的疾病」治療,絕大多數都是以藥物與心理諮商為主,幾乎沒有任何諸如為了提高免疫力應該吃哪些種類的食物、要攝取哪些維他命等營養補給品較好等,從免疫學或營養學觀點出發的指導。

  心理諮商的效果雖然有目共睹,但我認為以非藥物、非諮商的方法來治療「心的疾病」,也具有同樣的效益。

  如同在第一章中所述,為「心的疾病」所苦的人,免疫力普遍都很低下。此外,當多巴胺和血清素等神經傳導物質的比例失衡,不安或焦躁的感覺就會升高,也是眾多周知的事實。

  重要的是,多巴胺和血清素等神經傳導物質是在人體內無法獨自合成的物質。換句話說,為了在腦內聚集「幸福物質」,首先必須攝取富含蛋白質的食物。不過,只是吃蛋白質也無法把多巴胺和血清素送進腦內。

  其實,在這些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維生素B 群、維生素M(葉酸)等的產生,都與腸內菌密切相關。

  若腸內沒有大量比例均衡的腸內菌,腦內的「幸福物質」就無法增加。事實上研究發現,為憂鬱症等「心的疾病」所苦的人,腸內菌較少,比例也不理想。

  人類的免疫力有百分之七十是由腸內菌所掌控。為了提高免疫力,大量攝取能夠成為腸內菌餌食的膳食纖維,如穀類、豆類、蔬菜等植物性食品,打造出一個適合腸內菌棲息的環境非常重要。

  相信各位都已經明白,為了治療「心的疾病」,必須提高免疫力。攝取維生素B6和維生素M(葉酸)的營養補給品來輔助補充維生素,也是不錯的方法。當然,在日常生活上避免過度壓力、放鬆心情等,也很重要。

  據說,加拿大的精神科醫師賀佛爾博士(Abram Hoffer, 1917-2009),在面對「心的疾病」患者時,都會詢問他們:「你以前都吃些什麼?」賀佛爾博士認為,在每天的飲食上多下點工夫,就能夠預防和治療「心的疾病」。在治療「心的疾病」上,運用免疫學和營養學的方法有其必要。

腸是「第二個大腦」

  絕大多數的人一定都認為人是靠著大腦來思考、行動。但真的如此嗎?我反而覺得是腸道在主宰這些活動。

  當然,神經細胞都集中在大腦,大腦的確是聚集「思考細胞」的地方。不過,腸道裡同樣存在「思考細胞」,所以腸道也被稱為是「第二個大腦」。

  在此,我們不妨思考一下生物的進化。先是單細胞生物在地球上出現,而多細胞生物約在十億年前誕生。然後,在約五億年前時,動物開始出現爆炸性的進化。對生物進化而言,具備適者生存的特質,是最重要的因素,而動物所選擇的適者生存戰略,就是製造具備特定機能的細胞集團,也就是製造器官。動物最早擁有的器官,正是腸道。

  多細胞動物中擁有最單純構造的,就是以水螅為代表的腔腸動物,這種動物只有腸道。在生物界中,有些動物沒有腦、脊椎、心臟等,但沒有任何一種動物是沒有腸道的。換句話說,沒有腦的動物體內,腸道就代替了大腦。

  我們以為是大腦接收資訊後,再傳遞指令給身體做出動作。但實際上,很多時候正好相反。並不是因為大腦覺得哀傷所以流淚,而是因為流淚引發大腦哀傷的訊息;並不是因為大腦覺得開心所以微笑,而是因為微笑讓大腦有開心的訊息。

  我曾經進行透過笑來提升免疫力的相關研究。研究結果發現,在明明沒有好笑的事,也勉強擠出笑容時,大腦也會釋出多巴胺等神經傳導物質,活化NK細胞(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換句話說,身體的反應是早於大腦反應的。

  若問大腦和腸道何者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會回答大腦吧。關於這一點,我也有不同的看法。

  現代人生在一個豐衣足食的年代。遵循著大腦的指示,總是在吃美味的食物,而且吃得很飽。一直以來都在大腦的引導下行動,絲毫沒有考慮到身體的因素,就這麼持續地吃。另一方面,除了美味的食物之外,我們還吃進各式各樣的東西。但實際進到腸道裡的,幾乎都是營養不均衡的食物。久而久之,腸內菌的比例當然就會失衡,以致免疫力減弱,變得容易生病。

  而且,在比較大腦與腸道時,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大腦並無法判斷食物是否真的安全。人類不斷地開發出含有防腐劑等食品添加物的食品。的確,含有防腐劑等食品添加物的食品,能讓我們在想吃的時候就有東西可以吃,非常方便。但是,這對腸內菌而言是有害的。腸道明明不喜歡這樣的食物,但現代人的大腦卻覺得這些食物才是美味。說起來,現代人所處的情況就是,「第一個腦」強迫「第二個腦」要遵從它的指令。

  又或者,不妨來思考一下腦死的問題。我們的身體也有可能面臨一種狀況,就是大腦已經死亡但人體還活著。也就是說,只要腸道還是活的,我們就能存活,一旦腸道死亡,我們就活不下去。雖然這個例子很極端,但我想表達的是,腸道與大腦一樣重要,不,應該說腸道比大腦更重要。

  甚至,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決定人類性格的也是腸道。東大名譽教授.光岡知足以《腸內革命》、《腸內菌決定人類健康!》等著作而聞名,根據他的說法,「決定人類性格的是腸內菌」。

  追蹤在同一家醫院、幾乎同一時間出生的小孩後發現,這些毫無血緣關係的小孩,其性格比與自己的手足更為類似。在過去的知識裡,一直都認為人的性格主要由遺傳基因所決定,環境和社會的影響反而比較小。光岡教授則是主張,腸內菌扮演了比遺傳基因更具決定性的角色。嬰兒只要沒有發生胎內感染,基本上都是在無菌狀態中誕生。因此,在同一家醫院、幾乎同一時間出生的小孩,幾乎都擁有同樣的腸內菌,而這個影響會持續一輩子。

  所以,腸道是遠比我們所認為的還要重要的器官。

第三章 心的健康從食物開始


砂糖製造出憤怒的年輕人

  當人體攝食精製砂糖時,砂糖會被身體急速吸收,血液中充滿糖分,就會增加對胰臟等的負擔。

  岩手大學名譽教授的臨床心理學家大澤博博士談到,近年來時有所聞的青少年兇殘犯罪,其原因為糖癮(Sugar addiction)的飲食生活造成低血糖,所引發的行為失常。

  陷入糖癮的年輕人或兒童,一旦低血糖時,馬上就會攝取果汁或甜的零食來提高血糖值。這麼做雖然能夠維持身心安定的狀態,但若恰巧低血糖時無法順利補充砂糖,自律神經就會失衡,最糟的狀況就是引發兇殘的犯罪行為。

  所謂的血糖值,是指血液中葡萄糖的量,正常值在空腹時是一一○mg/dl以下,若數值持續偏高,會演變成糖尿病,若持續偏低就會變成低血糖。血糖值低到五○mg/dl以下時,會出現焦躁不安、憤怒或想睡、感覺疲勞、心情陷入憂鬱狀態等。再低到四○mg/dl以下,就有可能失去意識。

  承如各位所知,構成人類身體能量來源的三大營養素,就是醣類(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與脂肪。身體能夠儲存這些能量。葡萄糖會變成肝糖被儲存在肝臟或肌肉中,脂肪則會變成體脂肪被儲存在皮下或內臟裡。

  另一方面,大腦的能量來源以葡萄糖為主,但葡萄糖卻無法事先儲存在任何地方,因為它們必須經由血液被運送至大腦。換句話說,若無法維持血糖值的穩定,被運送至大腦的葡萄糖當然也無法穩定。

  最終甚至會影響大腦的機能。又或者會導致控制葡萄糖分量的各種荷爾蒙失衡,進而影響到自律神經。這將會助長不安的感覺,受到恐懼心態的驅使,據說有些人甚至會變得更為殘暴。

  攝取清涼飲料或蛋糕等零食,以及白米等精製的碳水化合物時,胰臟會急速分泌出胰島素來促進葡萄糖進入細胞作為能量使用。此時,胰島素會和位於細胞膜、被稱為胰島素受器(insulin receptor)的物質結合,讓葡萄糖可以進入細胞內部,結果就是造成血糖值急速下降。如此一來,要運往大腦的能量就會減少,進而引發注意力不集中、強烈睡意、類似憂鬱的症狀等。

  此時,身體想要提高降得太低的血糖值,於是又急遽地釋放出腎上腺素(adrenaline)與正腎上腺素,而這又會導致心悸、手腳發麻、肌肉緊張等症狀,造成精神上的焦慮不安。

  一般認為,當像這樣的血糖值不穩定狀態一直反覆發生時,不但會讓年輕人增加憤怒,也容易罹患憂鬱等「心的疾病」。

  低血糖症往往容易被認為是一種血糖值變低的疾病,但其實它是一種「血糖控制不良,無法維持在適當狀態」的疾病。這種疾病經常會被誤以為是思覺失調症或恐慌症(panicdisorder),必須特別注意。

控制醣類飲食有益身心

  日語俗諺中有所謂「醫生不養生」的說法,這樣的比喻實在讓人羞愧地想找個地洞鑽下去,但實不相瞞,我自己也曾兩度罹患糖尿病。第一次是十年前在印尼進行長期研究調查的時候。當地氣候炎熱,每天的活動量也很大,因為我是容易流汗的體質,為了預防脫水,我每天照三餐地喝運動飲料。

  突然間,我瘦了下來。在一個星期內,腹部上的脂肪組織都消失了,手臂的肌肉也變細了。體重更是一口氣就掉了五公斤以上。

  尿液有很多氣泡,我試著舔了一下竟然是甜的。於是我測了一下血糖值,沒想到空腹時竟高達五○○mg/dl。我罹患了所謂的「寶特瓶症候群」(PET Bottle Syndrome) 。

  回國後,我請糖尿病專科醫生的學弟當我的主治醫生,接受了徹底的飲食治療。採取的就是日本糖尿病學會所推薦的「高醣類熱量控制飲食」,約六成能量由醣類中攝取。但這個飲食療法仍無法改善我的高血糖,最後只好進行胰島素治療,才終於讓血糖值恢復正常。

  康復之後,身體一直都沒什麼狀況,但到了二○一○年,我的體重又開始急速下降。腹部、臀部的脂肪組織還有肌肉,似乎都急速消失,體重果然又一口氣掉了五公斤以上。一測血糖,空腹時竟高達四五○mg/dl以上。

  回顧我的飲食生活後發現,因為曾經罹患過糖尿病,所以後來也都非常注意控制熱量。但是我最喜歡米飯,也總是在吃拉麵、餃子、炒飯。然後累的時候,就攝取冰淇淋或果汁等甜食。

  我多少也算是個知識工作者,覺得必須給大腦補給充分的營養。關於大腦的營養,我知道的只有葡萄糖,所以我確實地攝取醣類,認為只要整體上控制熱量就好,也極力避免吃牛排等食物。

  回想起來,這次的高血糖一樣也是發生在體力衰退的夏天。我的糖尿病多半是因為攝取過多醣類和疲勞,引發胰臟β細胞疲乏所致。

  我選擇再次嘗試飲食療法,這次採用的是江部康二(日本高雄醫院理事長)所提倡的「醣類控制飲食」。這種飲食療法非常簡單,無須介意卡路里總數,「只要除去醣類就好」。我試著實踐之後發現,十年前用「高醣類熱量控制飲食」仍難以改善的高血糖,在不必注射胰島素的情況下,短短兩個星期後,空腹時血糖就降到了九○mg/dl。而且,以往我常常動不動就發火、焦躁不安,但在採用這個方法後,心情也開始變得平靜穩定。

  靠著「醣類控制飲食」,不但血糖值降低,連中性脂肪也迅速減少,好膽固醇的HDL(high density lipoprotein,高密度脂蛋白)也增加了。而且最令人開心的是,也不再發生心情陷入憂鬱,或是相反地情緒忍不住爆發的情形了。

「心的疾病」可用營養來治療嗎?

  我的同學中,有不少人的專業是精神科或身心內科。在詢問他們後發現,為憂鬱等「心的疾病」所苦的人,似乎都擁有共同的飲食傾向。最大的特徵,就是他們通常都很偏食,譬如有人一天要喝幾十杯咖啡、有人喜歡吃白米或麵包等醣類食品,或是有些案例的砂糖攝取量異常的多。

  而年輕女性患者中,則很多人都有減肥經驗。而且,似乎正是因為減肥導致的營養不足對大腦造成影響,然後引發了「心的疾病」。

  除了藥物治療、心理諮商等治療方法外,也有一派學者試圖從營養學的角度來治療「心的疾病」。加拿大的精神科醫師賀佛爾博士就主張,無論是憂鬱症,或是有幻覺或幻聽症狀的精神疾病,都一定與腦內物質的變化有關。為了維持腦內多巴胺和血清素的均衡,不能偏食,無論是醣類、蛋白質或脂質,都必須均衡攝取。

  《憂鬱,是食物造成的!?日本名醫以營養素療法破解現代人憂鬱的真相!》的作者溝口徹醫師,也是以營養學角度從事精神疾病治療的醫生之一。二○○三年時,他在東京新宿創設了日本第一家營養治療的專門診所。 

  營養治療的基本觀念就是,「心的疾病」所出現的症狀,主要在於營養素的不足或缺乏所致。

  若無法透過均衡飲食攝取必要的營養素,就無法擁有健康生活。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理,但不僅是身體的健康,「心的疾病」也需要正確的飲食。

  然而,我們仍無法否認,即使維持正確均衡的飲食生活,仍存在著某些無法治癒的「心的疾病」。就算已經增加攝取能把多巴胺或血清素等「幸福物質」送入腦內的腸內菌的食物,並修正了營養比例,有些人還是無法治癒心的創傷,那該怎麼辦呢?下一章裡,讓我們一起試著思考解決方案。

作者資料

藤田紘一郎(Fujita Koichiro)

一九三九年出生於中國東北(滿州)。 東京醫科齒科大學醫學系畢業,東京大學研究所醫學系博士班結業。醫學博士。歷任金澤醫科大學教授、長崎大學教授、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研究所教授、人間綜合科學大學教授,現為東京醫科齒科大學名譽教授。 主要研究寄生蟲學、熱帶醫學及感染免疫病學。曾獲頒日本寄生蟲學會小泉賞、講談社出版文化賞.科學出版賞、日本文化振興學會.社會文化功勞賞及國際文化榮譽賞等。 主要著作包括,《讓身體重生的「長壽飲食」》(三笠書房《智慧生活文庫》)、《東大醫學博士 腸內革命:不怒、不憂、不焦慮!管好腸子,健康長壽幸福一輩子!》、《腸很聰明,腦是笨蛋:一生不肥、不病、不衰老的秘密!》、《50歲以後,不要吃碳水化合物:不生病、不失智、不衰老的養生法》、《九成的過敏都能靠腸道治好!》等。

基本資料

作者:藤田紘一郎(Fujita Koichiro) 譯者:陳光棻 出版社:如果出版 書系:About 出版日期:2013-06-06 ISBN:9789866006340 城邦書號:A9200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