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尋找幸運星(復刻紀念版)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本書為布克於2007年出版的《尋找幸運星》復刻紀念版! 2013年 復刻紀念版上市 書籍規格 頁數 內文編排 重新企劃製作 提供讀者全新的閱讀感受 攝影師蜷川実花從流行雜誌攝影起家,活躍於CD封面、廣告、雜誌等領域,在書裡,她要和讀者分享他從拍攝相片中得到的喜悅以及發表作品的幸福感。 ◎蜷川小姐的手──松浦彌太郎 蜷川的手,用施魔法的手來形容是最為貼近的吧。她的作品不像是存在這個世界,看了令人不自覺地想閉上雙眼,猶如進入夢境。那些成為蜷川相片中的自然景物,即使是花或是金魚,都像是被施了魔法般的入鏡。以能把美的事物和更多人分享為最大目標的蜷川實花,她的許多話,應該可以成為那些才正要開始做些什麼、一直在相同的路上堅持下去、看不見未來道路的人們,照亮道路的一個指標吧。 ◎從小就是個怪小孩 小時候的蜷川是個神經質的小孩。坐車過橋時會想:「現在,如果橋斷掉的話怎麼辦?」然後想像著車子掉下去的樣子,如果父母親因此死去,只有她一個人生還的話怎麼辦?從小就愛鑽牛角尖、神經質、總是往壞的一面想。 高中時還會穿著制服、拿著LV包包,在澀谷的街道闊步逛街。不過她的包包裡放了各式各樣的書,一個人去美術館和小戲院,也去看舞台劇。因為都是一個人行動,朋友都不太知道她這一部分的生活。蜷川說:「當時的我生活在一個二極化的世界中。有兩個我,一個是文化氣息微薄,每天只是膚淺享樂的我,另一個是迷上小戲院這種次文化的我,兩個世界的我都很快樂。」當時儲存的文化藝術養分,成為後來揮灑在影像中的元素。 ◎僵固的教學與評分方式,反而看見對立面的自由 在美術預備學校的制式繪畫教學,反而開啟她對攝影個人化與自由度的追求。於是她在大學時幾乎都沒有去上課。比起去上課,心理急著想要快一點發表些什麼,拍攝些什麼。不過,蜷川雖然很想早點出社會,但沒有勇氣休學,所以一邊上大學,一邊把空閒的時間全部花在拍照上。 ◎努力一直往前,想嘗試全然未知的新世界 蜷川說自己喜歡把自己放在困難的處境。把每一天都過得超努力,毫無保留地掏出全部的自己。她說:「即使做完後仍無法有成就感,那麼,下次再努力,還有下次。」蜷川往哪走或出現什麼都好。年齡漸增不但不會讓她感到不安,反而會對累積了經驗而安於現狀一事感到不安。這種不安,讓她強烈地想推翻自己的一切,嘗試一個全然未知的世界。讓蜷川實花的視覺意象如此艷麗飽滿的原因,或許就是這種不顧一切往前的衝勁。 【名家推薦】 ◎李佑群(國際知名造型師) ◎吳東龍(《東京設計誌》作者) ◎林黛羚(友善生活記錄者) ◎馬克(職場圖文部落客) ◎黃威融(小日子編輯顧問) ◎葉怡蘭(飲食旅行作家) ◎楊員彰(O’logy Boozine 總編輯) 【只工作不上班】系列 日本暢銷的生活雜誌《暮しの手帖》總編輯松浦彌太郎策劃,全套共七本,集結日本重量級人物 皆川明、相原一雅、福田春美、中原慎一郎、蜷川実花、五十嵐路美,分享即使沒在上班,依然朝著夢想踏實過日子的精彩生活。

目錄

◎序言 蜷川的手 松浦弥太郎

◎第十年的全贏
◎地獄谷的芭比娃娃
◎拍照的自由
◎成長與自立
◎成立幸運星工作室
◎我珍視的東西

◎對談 和他人分享的喜悅 松浦弥太郎 × 蜷川実花
◎後記

內文試閱

成長與自立


第一次個展和彩色照片攝影集

   大學畢業前的三個月,我在銀座守護神花園藝廊舉辦了第一次個展。這算是一年前獲得「攝影一坪展」最優秀獎的附獎。當時我很想出攝影集,去了好幾家出版社,都被拒絕(苦笑)。每個拍照的人都會想出攝影集,這是件很自然的事,但我更想從那股女性攝影風潮裡掙脫出來。最後沒辦法,只好自己沖洗彩色照片,製作成手掌般大小的攝影集,直接拿到青山書店i,希望他們暫時讓我寄賣。一本六百日圓,越賣越賠錢,但現在卻變成珍貴的稀有版本(笑)。當時,即使切腹也想讓別人看到我的照片的心情,到現在依然沒有改變。

   最後,來看那次個展的某個出版社編輯,突然對我說:「在我們家出版吧。」我記得我當時真的好高興。那時,不像現在,根本連主題都沒有定。後來攝影集主要以妹妹和我自己的肖像照為主,加上在亞洲、紐約,以及一些充滿陽光溫暖的南方地區等等拍的一些照片。現在,我已經無法拍出那些東西,年輕時拍的這些照片,算是集結成了一本好的攝影集。我很嫉妒當時的自己呢!這本攝影集在個展之後的一年出版,但工作卻沒有因為攝影集的出版而激增。當時的我,有時幫雜誌社拍音樂家,或是CD的封面等等,勉強可以拍照維生,以職業攝影師而言,工作算是少的。

   雖然我在大學二年級時接到了第一份拍照的工作,但第一次下決心成為專業攝影師,決定以一台相機走下去,是在參加公司就職說明會的時候(笑)。當時,我雖然把攝影當成職業,並且希望能夠以此維持生計,達到經濟獨立的目標,但是在想法上還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吧。

自立

   我在大學畢業那一年就結婚了。

   畢業那一年,父親因心肌梗塞病倒,動了極大的手術,那時,我才發覺自己在精神上還是依賴著父親。連我自己都很驚訝,父親在我心裡佔的份量比自己想像的還重要。在那之前,我在許多次受訪時,明明斬釘截鐵地說道:「身為蜷川幸雄女兒的這件事,和我的相片有什麼關係嗎?」所以當我發現在自己內心底層,其實是依賴著父親的時候,受到很大的衝擊。因為這件事發生的很突然,所以成了我精神上的轉捩點。

   那時剛好被身邊一位年長的男性所吸引,於是立刻結了婚。我心想,有這個人在,我就能豪不猶豫地走自己想走的路,而且他也會指引我。後來,父親的病痊癒了,我的婚姻生活也只持續了四年就畫下句點,這些事我不想多談。那個時期,真的是我精神上最痛苦的時期,每天幾乎是哭著度日。

   當然,結婚也有許多好處。結婚之前我只拍自己生活範圍之內的照片,結婚後二個人開始出外旅遊,到很多國家旅行,也學會了在旅途中拍照。在出了攝影集《17 9 '97》後,獲得了第九屆「柯尼卡攝影獎勵獎」,我把得到的獎金全部花在海外的攝影旅行。五百萬的獎金全部都花在旅費上。因為當時也沒有很多的工作,所以一年內去了十三個國家旅行。旅途中拍的照片,後來成為以Isla Mujeresj島為背景的《Baby Blue Sky》(Metalogue出版,一九九九年)和集結了旅行照片的《Pink Rose Suite》(Édition Treville,二○○○年)攝影集。

   身為一位攝影師和成熟的大人,在精神上也達到自立,我想是在我離婚後一個人獨立的時候。我當時改變很多。因為有那四年的婚姻生活,才有現在的我,這是絕對的事。當我離開家一個人自立時,當時的男性攝影助理對我說:「蜷川小姐,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吧!」於是我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小小工作室。真的是一間很小的工作室,感覺像是工作間,但能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我真的很高興。這是二○○一年的秋天,現在這位男性依然擔任工作室的社長。

拍立得?攝影棚?

   當時和現在比起來十分空閒,因為工作行程表是空白一片,所以只要有工作,什麼都接。即使如此,空暇的時候,我還是會出去旅行,然後拍自己的照片。我想拍音樂家,想拍時尚雜誌,也想拍自己的作品。

   一開始我就喜歡攝影的工作,自己想拍的照片把它當成自己的作品就行了,就像之前說過的,接受指定主題,一件一件去完成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快樂的過程。例如,把花和金魚當成自己喜歡的主題來拍攝,總是會走到瓶頸,但是,如果是外人賦予的主題,自己不擅長的主題也不得不去拍,如果能夠好好地利用,其實常常有新的發現。因此,我現在的工作範圍可說是很廣泛,反而不喜歡只集中拍攝自己的作品。

   作品和工作,兩者兼顧,才能取得平衡。

   大學畢業後的一、二年,大多是和音樂雜誌或是文藝雜誌合作。開始從事時尚雜誌的工作,是幫《Zipper》k拍照,好像是第二年下半年開始合作的。現在回想起來,真感謝他們來找我(笑)。

   當時我還沒有助理,也沒有利用拍立得來確認相片成相結果,也沒有反射式相機(Reflex Camera)l。脖子上掛著三五(使用三十五釐米底片的相機)相機,口袋裡塞滿了底片,就這麼去拍照(笑)。過不久後才買了反射式相機,第三年買了六四(被稱為Brownie,使用六十釐米底片的中型相機。片幅尺寸六×四.五公分的略稱)相機,也開始習慣使用拍立得。

   最初編輯對我說:「請給我看拍立得。」我完全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拍時尚照片,並不像拍音樂家,在他們自由動作時,我只要在一旁拍就是了。因此,即使看拍立得,也無法掌握實際照片洗出來的感覺,底片不同的話,顏色也會跟著改變。我是徹頭徹尾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拍照流程要使用這樣的方式,所以也堅持己見,不拍拍立得。我認為如果在拍攝途中看拍立得的話,拍攝本身也就必須中止。如此一來,重要的瞬間反而會溜走,我對自己這樣的理論十分有自信,硬是說服對方沒有必要拍拍立得(笑)。結果,我想就當成是免費服務(特別優待)來拍這場工作。

   因為不曾當過任何人的助理,也沒有在攝影棚學習的經驗,所以完全不知道攝影棚內的攝影方法。「攝影棚內拍?不會!」的感覺(笑)。讀者如果看過集結了模特兒和女演員的攝影集《Sugar and Spice》(河出書房新社出版,二○○○年)就知道了。裡面只有一張照片是在攝影棚裡拍的。

   對於從來沒有接受過正規的攝影教育,我沒有任何的自卑感。因為不管是向誰學習,總是會繼承那個人的血和肉。我認為我也有自己的個性,還是自學比較好。此外,我一直打從心底認為,因為自己很喜歡拍照,所以想自由隨性地拍。自由隨性地拍照應該有很多的優點才是。

   雖然這麼說,但現在要以我這樣的方法闖蕩攝影界,或許不是那麼容易。我以攝影師身分出道時,當時已經有很多攝影師,想找攝影師的人也經常打開天線在四處探聽「有沒有有趣的人呢?」當時得獎的頭銜比現在有更大的意義,現在要以我這樣的方法出道,或許不是件容易的事。 擅用機會的力量!

   獲得第二十六屆「木村伊兵衛攝影獎」是在二○○一年的三月,二十八歲時。我自己一直想在幾年內拿到這個獎項,但沒想到二十八歲時就可以拿到這個獎。而且,還是和長島有里枝和HIROMIX三個人同時獲獎。接到「三人同時獲獎,妳要領取嗎?」的電話時,老實說,我心想為什麼不是一個人獲獎。但是,我還是立刻回答:「當然,謝謝。」(笑)。當時只想到,父母應該會替我高興吧,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感想。

   即使如此,周遭的朋友們似乎比我想像的還要替我高興,而且女性攝影師三人同時獲獎,引起了不小的話題,攝影師蜷川実花的名字變得十分的好用。廣告界的工作,只要報上自己曾得過獎,客戶好像比看到作品還要感到放心。說起來很怪,但好像是常有的事(笑)。

   在這之前我每年都在原宿的ROCKETm或是NADiffn的藝廊舉行個展,獲得「木村伊兵衛獎」後,我很想在PARCO藝廊o舉辦個展。我記得對方最初是提出合展的想法,但我表達了想獨自辦展的意願後,沒想到後來真的讓我辦了個展。

   現在想起來,我真的因為這些獎而受益良多。如果沒有得獎,可能連起頭都沒有,更不用說什麼之後的計畫了。第一次獲得「攝影一坪獎」時純粹只是感到很高興,在那之後開始去思索,要如何擅用得獎的機會,讓它成為自己的糧食。當然,受到獎勵時的心情還是一樣純然的開心,得獎的喜悅心情是始終不曾改變的,但在獲得「木村伊兵衛攝影獎」之後,我立刻趁著得獎之勢,舉辦了個展,這種思考變得很強。

   或許我得獎的時機很對。基本上,千萬不能讓來到身邊的機會溜走。評價是由他人來下的,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事,但在獲得評價後,如何利用它來進步到下一個階段,卻是自己必須思考的。我現在依然能很有自信的說,我從來沒有讓身邊的任何機會平白溜走過。

   在獲得「木村伊兵衛攝影獎」之後,工作也突然增加了不少。讓我直接感受到獲獎的威力,包含這一次,我共體驗過三次。另外二次,一是獲得「攝影一坪獎」的最優秀獎和「攝影新世紀」優秀獎的雙重獎項時,另一次是在出版了集結登載在雜誌上的肖像照攝影集《Sugar and Spice》時。攝影集出版後,大家都知道我也接拍雜誌的工作。很好的朋友也對我說,原來除了「拍攝作品以外,你也拍這些工作啊」。對我來說,至少有這些效果。當時,因為大家對我的印象都停留在拍自己作品的攝影師,所以一出版《Sugar and Spice》,我已經在暗中思量,工作應該會增加吧(笑)。如我預想的,在那時點,時尚雜誌的工作突然增加了不少。我的預測果然成真了。

   我認為作者性格很強的創作攝影集也是絕對不可少的。這就像是攝影師蜷川実花的品牌形象般,是非常重要的核心。不管怎麼說,出版自己的攝影作品,對我來說還是最重要的事。

蜷川「等於」那張照片

   不論是出版什麼樣的攝影集,只要出版後,工作總是會增加。某種程度上,我已經能夠預估出版後的效果。集結了雜誌上刊登的女子寫真的《Like a Peach》(講談社出版,二○○二年)出版後,大家開始了解「原來蜷川也能拍攝影棚內的照片」,攝影棚的拍攝工作突然急速地增加。《mika》(講談社出版,二○○四年)出版後,給大家一種「這種濃烈的效果,一定得找蜷川才行」的印象,自由度很高的拍攝工作也隨之增加。受託拍攝的種類,在攝影集出版前後也有了很大的轉變。因為《mika》的出版,和風事物的拍攝工作增加了,尤其是拍穿和服女性的工作急遽增加。決定把那張相片放在封面(圓圓的日本國旗太陽圖像前,站著一位穿著比基尼泳裝肩上扛著武士刀的女孩)時,我就想過,這和我之前的相片印象完全不同,大家一定會很驚訝,現在回頭來看,大家已經有了蜷川等於和風事物的印象。我把自己想表達給大家的印象用攝影集的封面來傳達。想讓大家一看到照片就留下深刻的記憶,一想到蜷川,就「等於」那張照片。這些我都計畫性地一一將之付梓,自己操作自己想給世人的印象。

   只是,在拍照時我完全不思考經營規畫的事,在按下快門的瞬間,只是單純地因為想拍而拍。

   拍照時,能夠排除多少不純粹的事物,只是單純地去拍照?能夠以多純真的心情按下快門?這一點真的是很重要。相反的,在發表作品時,能以多單純的第三者眼光來看自己的照片?在我的創作過程中,要如何取得這兩極的平衡變成極為重要之事。這兩者的距離,能拉得越遠越好,不需要中間值,我很用心地在貫徹這件事。

   此外,我也思考出書的順序。因為經常同時進行好幾個系列,所以必須控制出版的時機和轉換不同的看法等等。在出版高單價的作品時,同時也出版低單價的作品;出版了比較硬性的作品後,接著是否要出些柔性的作品?我真的有異常的表現慾,希望讓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自己的慾望還真大啊,連我自己都這麼覺得。

的工作

   拍攝時尚雜誌、CD封面、廣告這類平常的工作和為了攝影集而拍攝的作品,若我缺少了任何一個,那麼就會失去平衡。我沒有什麼很創作者的奇特部分。嗯,還是應該說我比較擅長取得精神上的平衡?總的來說,工作和作品,如果缺少其中一項,我想就無法保持平衡。

   拍攝自己的作品真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而且絕對誰也不能干涉,是個非常孤獨的作業過程。但在工作上,則需要和各式各樣的人接觸,大家獻出自己的力量,有時相加,有時相乘,往負面方向拉扯的時候,有時甚至會變成相減。那種和大家一起朝相同的目標努力的感覺很快樂。或許大家會覺得意外,對我來說,以職業身分接拍的攝影工作,我的第一優先是客戶的滿意度,其次是實際看到作品的人、再來是現場的工作人員,至於我自己的個性可能排在很後面吧。我在工作上其實比想像中還要容易相處(笑)。

   只是最近有許多的工作會要求「蜷川風格」,或許大家會認為,這樣的要求我會覺得很感謝吧。但是,我覺得不論是什麼樣的工作,一定都有全部的人都滿意的ALL WIN境界,我總是以此為目標。我在工作時,真的沒有那麼強烈的藝術性格。當然,需要堅持的部分我也不會讓步,但其他方面,倒是很願意去努力達到大家的要求,我自己是這麼認為,像我這樣的個性算是少有的吧。

   最近我也覺得許多事有很大的改變。我的照片最初是為了參加公開召募展才拍的,之後才開始接攝影工作,所以絕對是作品的品質比較高吧!要怎樣才能讓工作上拍的照片接近作品的品質,是我的課題。但是,我突然發現,比起那些被我當成作品的旅行和花的照片,也有人比較喜歡雜誌上我拍的女生的照片,也有人一想到蜷川実花,就連想到《mika》風格的照片。因此,我認為作品和工作,其實沒有哪一邊好哪一邊不好的分別。我不知道我是否追上了同樣的水平,但或許兩者是平行的。因為至今為止,我在工作時都有盡量想追上自己作品的想法,收錄了為雜誌所拍的照片的《mika》,或許會變成自己的代表作品,這一點倒讓我有點意外呢!

女性工作者的特質

   拍照現場,我總是想營造出柔和的氛圍。尤其過了三十歲後,我時常會想拍出更有女性味道,只有女性才能拍出的東西。三十歲以上,還拚命工作的女性,總是給人個性很強悍的印象(笑)。即使作風比較女性化,但是工作的品質是沒有變的,這樣應該比較好吧。

   我也經常被問到,身為一位女性專業攝影師的優點及缺點是什麼?我認為沒有什麼差別。也就是說,我盡量把缺點不當成是缺點。當然,我也很想帶著大型相機去旅行拍照,但實在太重,所以無法帶著走,這種體格上的限制是有的。而且年輕時,也曾突然被編輯壓倒在地(笑),這種讓我嚇一跳的事,非常的多。仔細想想,因為身為女性所以很辛苦的地方很多,但我盡量不去在意。我認為,不去想這些辛苦的地方,而去思考只有女性才能發揮的特質會更好些。

   例如,我認為那些第一次面對鏡頭的女生,女性攝影師反而比那些滿臉鬍子的叔叔更容易一起合作。因為是女性,所以現場的氣氛比較柔和,也比較快樂,就像這樣,去發揮這些長處反而好。當然男性也有他們辛苦的一面,兩者都有好有壞吧!

   把自己原本的個性放在一旁,積極、正面地看待事物的態度,可能和我是個女性也有一些關係吧。雖說攝影師和性別無關,但要背攝影器材對女性來說,體力上是比較吃緊的,到了現場被看輕的情況也時常發生。因為出發點已經比別人不足,所以要更正面地思考才行。

   以前接受訪問時曾被問到:「有遇到因為身為女性而覺得很吃虧的事嗎?」我真的認為:「不,沒有沒有。」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當然不可能完全沒有,只是我要求自己不把這些缺點當成負面的事來思考,我會這麼想是始於二年前,當時我的工作室有女性助理也有男性助理,當我到海外去拍照時,我經常帶能夠提重行李的男助理去,這不是兩個人的能力問題,和工作能力好不好沒有關係,只是體力上的差別罷了。這種情況讓我注意到自己選擇的基準,所以身為女性,天生的弱勢,無論如何還是存在的。

   更具體來說,女生每個月一定有身體狀況不好的時候;或是,要如何調整生小孩的時機等等。不論先生如何有心幫忙,女性產後至少也得休息二、三個月才行。對工作來說,簡直是無可避免的吃虧。但是,轉換正面思考,只要想想「在生產之前,讓自己的工作維持在即使暫時休息三個月也不會有任何影響的狀態」,即使在產假期間,大家依然願意等我,成為這樣的一位攝影師不就好了。只能把缺點轉變成優點來看待。如果因為身為女性,在攝影現場被看輕,就利用像是「蜷川小姐的拍攝現場氣氛很輕柔、很愉快耶!」這種只有女性才做得到的特點來改變現場拍照的氣氛就是了。

作者資料

蜷川實花(Ninagawa Mika)

1972年生於東京。攝影師、導演。 作品刊載在時尚與各式雜誌,此外還活躍於CD封面、廣告攝影等領域。首部執導電影《惡女花魁》於2007年上映。曾獲得「攝影一坪展優秀獎」(96年)、Canon攝影新世紀優秀獎(96年)、大原美術館獎(06年)等獎項。出版之攝影集有處女作《179 ’97》(98年,Metalogue出版),近作《floating yesterday》(06年,講談社出版)等。亦曾於澀谷Parco博物館(03年)、小山登美夫畫廊(05年)等舉辦過多次攝影展。

基本資料

作者:蜷川實花(Ninagawa Mika) 譯者:黃碧君 其他:松浦彌太郎/企劃 出版社:布克文化 書系:只工作不上班 出版日期:2013-06-05 ISBN:9789866278785 城邦書號:1BG107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182頁 / 12.8cm×18.6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