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第一法則首部曲:劍刃自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榮獲軌跡雜誌推薦書單、二十一世紀最佳奇幻代表作TOP 16! ◆SFX科奇幻雜誌年讀者票選、連續兩年榮獲SFFWorld.com的最愛TOP 5! ◆康普頓.庫克獎、芬蘭奇幻之星獎、法國想像力大獎入圍優選! 「劍刃自身便會招致暴力。」──荷馬 第一法則:不得接觸異界。 這是終結遠古混沌時代的第一條規則,也是絕對的禁忌。 相傳曾統治環形世界的舊帝國便是因為接觸異界而一夕毀滅。如今,第一法則再度瀕臨崩解…… 美國奇幻讀者票選最愛作者!血腥殘酷、硬派暴力與機智諷刺,最具男子氣概的奇幻小說,搶眼奇才喬.艾伯康比熱血史詩之作登場! 【精采內容】 傳說中,數百年前終結神話紀元的「第一法師」,將帶著強大魔力回歸,取走屬於自己的東西,無視任何阻礙──包括所有活物都必須恪守的第一法則…… 曾威震八方的聯合王國,現今權力階層腐敗、社會結構逐漸崩毀;不只北境蠻族進犯邊疆、南方敵國蠢蠢欲動,甚至還有傳言流竄:古老傳說中的條件已備齊,「第一法師」即將歸返,準備再次君臨世界…… 局勢動盪不安,聯合王國面臨內憂外患,此時,一名來自北境的流亡冠軍鬥士,聽從神靈指示,與自稱是舊帝國遺民的法師學徒同行,遇上一個墜入地獄後歷劫歸來的病態拷問官,以及一位前途光明但自私自利的劍術天才;他們無意間深入傳說之中,掌握了王國的存廢關鍵。 殘酷的戰爭一觸即發,準備揭開血腥的序章,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殺機十足的陰謀浮現,準備改寫舊日傳說。英雄與惡徒之間的分際點、敵人與盟友的交界線,尖銳鋒利得使人濺血! 作者以精采流暢又略帶譏諷的筆調,描繪出在暴力與權謀當道的時代裡,最具男子氣概的反派和英雄;書中身歷其境的戰鬥、血腥縝密的計畫、剛硬威猛的角色,絕對能滿足奇幻小說迷的狂熱飢渴、走在奇幻鋒刃最尖端! 【名家推薦】 ◎派崔克.羅斯弗斯(《風之名》作者) ◎史考特.林區(《盜賊紳士拉莫瑞》作者) ◎譚光磊(奇幻文學評論者) ◎Hjordis(PTT奇幻版版主) ◎微光(知名奇幻譯者) 【好評推薦】 「喬.艾伯康比為喬治.馬丁推薦的四位當代奇幻作家之一」 ──(其他人包括丹尼爾.艾伯罕、派崔克.羅斯弗斯和史考特.林區) 「『第一法則』很棒,非常棒,令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發展完善的世界、獨特又令人信服的角色,我實在太愛他們了。」 ──《風之名》作者派崔克.羅斯弗斯 「這傢伙若能寫上一輩子,就會是奇幻文學的天賜瑰寶。」 ──《盜賊紳士拉莫瑞》作者史考特.林區 「這本奇幻小說塞滿了夠多的諷刺及稍微不以為然的幽默,還有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式的暴力場面,使一般的讀者會想更深入探究,但裡頭也有足夠、能大大取悅一般托爾金式奇幻讀者的內涵。就拿脫胎自奇幻典型人物但稍微扭曲過的偉大角色葛羅克塔審訊者來說,他是我好久以來在任何文類任何書中見過最棒的典範,是個有豐富同情心刻劃的反派角色,他的某些內心戲絕對值得當成名言……要是這系列接下來跟第一本一樣有趣,出版社儘管沒收我的十塊美金書錢吧……本雜誌強烈推薦!」 ──《血、劍與推進器》雜誌 「我可能不會真的嫁給這本書,但我當下絕對是著迷不已。讀來可口,人物刻劃鮮明、動機可信,外加各文明的對抗──這對作家來說一直是很難寫的,他也寫得令人信服……裡面有巫師、神話、國王、王子、一位自私貴族、遠古傳說和擊劍──寫得實在太棒,我每回不得不放下書時都會忌妒得咬牙切齒。這是一套三部曲的美妙開端,我真等不及弄到後面兩本書,好讀到接下來的故事。」 ──《替惡魔賣命》作者莉莉絲.仙特克羅 「書評們會拿喬.艾伯康比和狄更斯比較──拜託,狄更斯才沒這麼有趣呢!複雜的故事有自己的生命,帶出身懷真實勇氣(並承受真實傷害)的蠻族戰士、有救贖機會的公子病貴族、擁有擾人陰謀的法師……外加史上最具同情心的拷問者。第一法則三部曲,這段冒險裡的角色用強悍與奇怪地令人滿意的方式成長,活在堅韌又具異國情調的世界裡,這世界有時很可怕,但永遠教人著迷。準備迎接快節奏、有趣的對話跟極速狂飆吧。」 ──《矛盾》與《骨之歌》作者約翰.明尼 「喬.艾伯康比的《劍刃自身》是我過去十年來讀過最棒的新人奇幻小說。對,你沒聽錯。」 ──《凱爾傳奇》作者安迪.雷米 「具備黑色幽默,浸滿豐富角色刻劃及優異的語氣掌握,艾伯康比設立了當代奇幻小說的新標準。」 ──《北方之犬》作者丁.史崔頓 「令人興奮的英雄奇幻小說新成員──狂暴混亂,大膽又絕對原創。」 ──《聖徒與狂人之城》作者傑夫.范德米爾 「迂迴又邪惡得令人喜愛。」 ──《衛報》 「他的筆下世界帶股強韌氣質,還有種對於暴力的體悟感,手法非常現代……讀者會收穫良多。」 ──《時代雜誌》 「對喬.艾伯康比這樣的剛出道作者,他的作品是強硬、快速、毫不矯飾的美妙閱讀體驗,對搞噬血破壞和懸疑的創作領域揮下一記重拳。書裡塞滿了拷問、復仇與壞行為,是野蠻對抗文明的鮮明故事。《劍刃自身》或許沒有重新發明輪子,卻端上了一整席暴力動作戲跟陰謀的饗宴。」 ──《SFX》科奇幻雜誌 「有趣、暴力和出色。想想要是昆汀.塔倫提諾寫本劍與魔法的小說會怎樣!」 ──推下書架(Unshelved)讀書俱樂部 「你絕對猜不到,《劍刃自身》是喬.艾伯康比的出道之作,文筆有如老手。裡面有卓越的人物、火花四濺的對話、動作戲滿場的劇情,從開場戲第一句話就扣人心弦,真的像是掛在懸崖上。讀下去你就曉得這是趟厚顏無恥、生動又令人振奮的冒險旅程。」 ──芭芭拉.戴維斯,《星光》(Starburst)科奇幻雜誌 「艾伯康比以大師手筆推出了他的英雄奇幻系列,當中卻無傳統角色。很顯然人物是書中的主軸,對白充滿譏諷與機智,生命充滿了陰謀、戰鬥與魔法。」 ──《浪漫時代》雜誌 「節奏快、無比嘲諷、具備惡毒的機智和良好觀察力。對話銳利如剃刀,作者很擅長根據敘事角度變換口吻,當中也幾乎挑不出缺點。」 ──《Dreamwatch》科奇幻雜誌 「整本書遍布譏諷和黑色幽默,動作戲節奏快速,暴力能令讀者的身心都產生感受。一段長遠旅程的偉大開端。」 ──《Dreamwatch》科奇幻雜誌 「熱愛以角色導向之史詩奇幻的書迷,只要願意讓他們心目中的英雄多一絲道德模糊地帶,就應該把這本書加入他們的必讀清單……《劍刃自身》是本筆法伶俐、不落俗套的處女作,擁有令人信服的角色、複雜劇情和酷風格。」 ──《Strange Horizons》科奇幻周刊 「除了優異的人物塑造與迷人的世界設定,艾伯康比也寫下了我好長一段時間以來所見過最棒的戰鬥戲。我很高興整本書很棒,但我可以只憑戰鬥戲就大力推薦《劍刃自身》。」 ──科奇幻評論網SFSite 「哇,終於有新面貌啦!一個用機智、銳氣描述的故事,對角色眼光敏銳……想在塞滿奇幻文學領域的二流作家中找到艾伯康比這樣的人,就宛如撥雲見日,他會讓你醒過來,提醒你當初是為了什麼讀奇幻小說。」 ──科奇幻網站Infinity Plus 「《劍刃自身》是本成就驚人的出道之作。」 ──《翡翠城》(Emerald City)科奇幻雜誌 「令人驚艷不已的處女作!喬.艾伯康比是位前景看好的作家。這本小說確實就跟書名一樣鋒利。」 ──《SFRevu》科奇幻雜誌 「《劍刃自身》輕輕鬆鬆就與過去幾年(按:二○○六年前)發行的任何史詩奇幻平起平坐,甚至能凌駕其上……這本書以人物為軸心,艾伯康比技巧出眾地描繪他們,以理想節奏寫下近乎完美的內心戲與外在對話……他直接停在奇幻文類面前,對它吐一口口水,帶我的心奔馳過任何文類中最棒的打鬥戲之一。這本書適合的對象不只是史詩奇幻讀者。」 ──著名科奇幻評論部落格Neth Space 「《劍刃自身》是本能讓你火速讀完的小說,結合快節奏動作場面和生動有趣的譏諷。不過或許更引人注意的是艾伯康比設計場景的手法。」 ──《Edge》電腦與電玩雜誌 「本書大明星無疑便是葛羅克塔審訊者,他根本是我這輩子見過脾氣最壞、最譏諷的美妙人物。葛羅克塔所有對話中都有非常好笑又聰明的內心戲,他到書末就跟一開始一樣悲慘又齷齪──而這種處理放在英雄奇幻小說裡,實在是絕佳拍檔。」 ──《SF Crowsnest》科奇幻雜誌 【國外讀者評價】 「這是我第一次在亞馬遜上給五星評價,我已經等了這種像暴風一樣的小說,等了四年!這是一個迷人、完美、精采的黑暗故事」 ──亞馬遜讀者J. Bowling 「 有生以來讀過最好的小說!充滿黑色幽默、痛快的情節,令人耳目一新!完全沒有陳腔濫調。」 ──Christopher "chris c 「這是我讀過最好的奇幻小說,故事本身並不複雜,但是透過作者的描述,可以看見扭曲的人性,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深度、以及人性的弱點,我迫不及待要看故事會怎麼發展!」 ──Mr. Smarty 「這是我多年來讀過最好的小說!」 ──Mark Pawlyszyn 「高人一等!是面上還有很多劍與魔法的小說,但只有一個人能撼動戰斧,喬艾伯康比就做到了!他創造了令人難忘的情節、深入刻劃的角色。」 ──Cartimand 「就像是一首無法從腦中揮之而去的歌。我喜歡這本書!總是讓人迫不及待的往下一頁翻。」 ──G-Dexter 「這本書是從托爾金之後氾濫的奇幻小說中的清流,它令人耳目一新,堅毅剛猛,還夾雜許多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不過本書最吸引我的,是人,他們都是人,有缺陷有醜惡面的人,而不是英雄。我強烈建議閱讀!」 ──nontoxyc

內文試閱

  過了午夜時分,中央大道漆黑一片,陰暗又惡臭。靠港口附近的地方聞起來總是很臭──陳年鹹水、腐爛的魚、瀝青、汗水及馬糞。再過幾小時,這條街就會湧入許多聲響和活動,店主叫賣、勞工被重擔壓得咒罵、貿易商來回奔波,上百臺推車和馬車隆隆穿過髒鵝卵石路,還有宛如無止盡海浪的大批人潮上下船,世界各地來的人於陽光下吼著不同的語言。不過在夜裡,這裡靜悄悄的毫無動靜。寂如墳場,味道還更難聞。   「在這邊。」賽佛爾德說,往一條窄巷的黑暗入口走去,鑽過兩旁矗立的倉庫中間。   「他有給你惹很多麻煩嗎?」葛羅克塔問,痛苦地拖著腳跟上。   「不太多。」審訊士調整面罩,讓一點空氣流進去。面罩底下一定又冷又濕,吸到的都是自己的呼吸和汗味。難怪審訊士們向來脾氣暴躁。「他弄壞了魯斯的床墊,劃得皮開肉綻,然後白霜敲了他腦袋。真有趣,那孩子只要敲別人的頭,挨揍的人就惹不了麻煩了。」   「魯斯呢?」   「還活著。」賽佛爾德的提燈燈光掠過一堆腐敗垃圾。葛羅克塔聽見老鼠在黑暗中吱吱叫,匆匆走避。   「你很熟這一帶對吧,賽佛爾德?」   「這就是你雇我的理由啊,審訊者。」賽佛爾德沒留神,髒黑靴嘎嘰踩進那團發臭糊狀物。葛羅克塔小心翼翼跛行,繞過那攤東西,把外套摺邊拉起來。「我在這一帶長大的,」審訊士繼續說。「這裡的人不會多問問題。」   「除了我們。」我們永遠有問題想問。   「當然了。」賽佛爾德發出壓抑的咯咯笑。「我們可是審訊處的人。」他的提燈照出一扇撞凹的鐵柵門,上面的高牆豎著生鏽尖刺。「就是這裡。」的確,看來真是吉利的地址。柵門顯然很少用,審訊士解開門鎖推開時,門軸磨擦和尖叫。葛羅克塔笨拙地跨過地上車轍形成的水坑,外套沾到臭水,忍不住咒罵。   賽佛爾德將沉重鐵門推回去關上,費勁得皺眉,門軸也再度尖叫。然後賽佛爾德拉起提燈罩布,照亮一個寬敞、充滿裝飾的庭院,塞滿瓦礫、雜草及破木材。   「我們到啦。」賽佛爾德說。   這裡從前一定是棟宏偉的豪宅,某方面算是。那全部的窗戶要花多少錢?裝飾石雕需要多少費用?主人就算缺乏好品味,訪客想必也會對屋主的財富驚嘆不已。唯獨好景不再,窗子釘滿了腐爛木板,石造建築被青苔淹沒、沾滿鳥糞,柱子上的綠大理石薄層碎裂剝落,露出底下爛掉的灰泥。一切化為斷壁頹垣,粉碎佚失,建築正面裝飾的碎塊掉滿地,在光線中對高牆投射出深長的影子。葛羅克塔一跛一跛經過,有具破碎的小天使雕像只剩一半頭,張大嘴盯著他。   葛羅克塔本來預期會來到某個昏暗的倉庫,或一個臨水的潮濕地窖。「這是什麼地方?」他問,抬頭看破豪宅。   「某個商人多年前蓋的。」賽佛爾德把一團碎雕像踢開,使之噹啷滾進黑暗中。「非常有錢的人,家財萬貫,想住在自己的倉庫和碼頭附近,好盯緊生意。」他走上破裂、長滿青苔的臺階,到龐大和表面剝落的門邊。「他以為這種想法會流行起來,可是怎麼可能?要是有能力,誰想住在這附近?然後他跟其他商人一樣賠光了錢。他的債權人當時找不到買主買下屋子。」   葛羅克塔望著毀壞的噴泉,噴泉以某個角度傾斜,裝滿汙濁的水。「實在不意外。」   賽佛爾德的提燈只能勉強照亮廣大如洞穴的前廳。兩道尺寸驚人、弧形的萎靡樓梯從他們兩邊的幽暗中伸出,二樓牆邊有個寬敞的陽臺,但有一大塊陽臺塌了,砸穿下面的濕地板,使其中一道樓梯被截短和懸在空中。濕地板灑滿破灰泥塊和掉落的屋瓦,四處到處是碎木板與一灘灘灰色鳥糞。夜色穿過屋頂幾個大洞往下望。葛羅克塔能隱約聽見鴿子在屋椽的陰影中咕咕叫,某處也有緩緩滴水聲。   真是好地方,葛羅克塔忍著別微笑。某方面而言讓我想到自己。我們都曾榮耀一時,如今昔日好光景不再。   「這裡夠大了,你不覺得嗎?」賽佛爾德,小心在瓦礫堆中找路,走到斷樓梯板下方一道敞開的門口,移動時提燈投出詭異歪斜的陰影。   「噢,我想夠了,除非我們一次要遷移超過一千名囚犯。」葛羅克塔拖著腳跟上,重重倚著枴杖,擔心腳會在濕滑地板上滑跤。我會腳滑,跌個四腳朝天,剛好跌在這邊這攤鳥屎上。那樣就太完美了。   拱門通往一處頹圮的大廳,腐爛灰泥一片片掉落,露出底下的濕磚。大廳兩邊有黑暗的門口。這種地方能讓別人緊張──假如那人容易緊張的話。他可能會想像這些房間有令人不愉快的東西出沒,就潛伏在燈火範圍外,漆黑中正有恐怖的行徑在進行。他抬頭看賽佛爾德,審訊士從容輕快地獨自走在前頭,不成調的口哨聲從面罩後面隱約傳來,這令葛羅克塔皺眉。可是我們卻生性不會緊張。也許我們就是那些不愉快的玩意兒;也許恐怖的行徑正是出自我們之手。   「這地方有多大?」葛羅克塔跛著腳前進時說。   「三十五間房,不包括僕人的房間。」   「跟宮殿一樣。你到底怎麼找到這地方的?」   「我母親過世後,我以前某些晚上會睡在這裡。我找到辦法進來,當時屋頂大多還在,也乾得適合睡覺。多少算是又乾又安全。」啊,一定是很艱苦的日子,當上暴徒和拷問者對你一定是人生的一大步吧?每個人都有藉口,而一個人越卑微,故事就越動人。不曉得我現在的故事又是什麼?   「你向來都這麼聰明是吧,賽佛爾德?」   「這就是您雇我的理由,審訊者。」   他們經過一個廣大空間:也許是會客室或書房,甚至大得可能是舞廳。曾漂亮一時的牆板在牆上搖搖欲墜,蓋滿黴菌與剝落的金漆。賽佛爾德走到其中一面還掛著的牆板邊,用力按下一側。牆板輕輕咯一聲轉開,背後出現一條黑暗拱廊。隱藏入口啊?真棒,真邪惡。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這地方就跟你一樣深藏不露。」葛羅克塔說,痛苦地朝門口跛行。   「你不會相信我花了多少錢買下這裡。」   「我們買了這裡?」   「噢,不是,是我自己買的,用魯斯的錢。現在我租給你用。」賽佛爾德的眼睛在油燈燈光中閃爍。「這可是座金礦噢!」   「哈!」葛羅克塔大笑,小心拖著腳走下階梯。賽佛爾德有這一切,加上有做事的頭腦。也許我將來會替賽佛爾德大教士工作吧;這種事不無可能的。葛羅克塔踏進黑暗,陰影在面前延伸,他像螃蟹費力下樓梯,右手摸索粗糙石磚之間的縫隙,好增加一點支撐力。   「地窖有好幾哩長,」賽佛爾德在背後低聲說。「我們有私人入口通往運河,下水道也有,假如您有興趣去下水道的話。」他們左邊經過一個黑暗入口,接著右邊又一個,樓梯仍然繼續往下。「白霜跟我說,你可以從這邊一路回到亞葛利昂堡,完全不必在地上露臉。」   「這點很有用。」   「要是您能忍受味道,我也會同意。」   賽佛爾德的提燈照到一扇沉重的門,上面有個小小的柵欄開口。「又回到家啦。」他說,很快敲四下。一會兒後,白霜審訊士戴著面具的臉突然在漆黑小窗後面浮現。「只有我們。」白化症者的眼睛沒露出任何熱情或認可。話說回來,他從來都沒有反應。門對面的沉重門閂抽掉,門平順轉開。   裡面有張桌子和椅子,牆上有新的火炬,只是沒點燃。我們的小油燈抵達之前,這裡大概還是伸手不見五指吧。葛羅克塔看白化症者。「你剛才一直都坐在黑壓壓的房間裡?」龐大的審訊士聳聳肩,葛羅克塔搖頭。「有時候我真替你感到難過,白霜審訊士。真的。」   「他在這邊。」賽佛爾德說,從容穿過大廳,腳跟在地上的石板輕輕敲出回聲。這裡以前一定是酒窖:房間兩邊有幾個桶形拱頂的小房間,現在用沉重的柵欄鎖起來。   「葛羅克塔!」撒冷.魯斯的手指緊緊抓住欄杆,臉貼著柵欄空隙。   葛羅克塔停在牢房前,將體重從抽搐的腿挪開。「你好嗎,魯斯?我實在沒料到這麼快會再見到你。」魯斯已經瘦了,皮膚鬆弛蒼白,臉上仍帶著褪色的瘀傷。他看來不好,糟透了。   「這是怎麼回事,葛羅克塔?拜託回答我,我為什麼在這裡?」   唔,回答也沒害處吧?「看來大教士認為你還是有用處。他要你提供證據。」葛羅克塔挨近欄杆。「而且是在公開議會上。」他低聲說。   魯斯臉更白了。「然後呢?」   「到時再走著瞧。」你會被送去昂格蘭,魯斯。昂格蘭。   「我如果拒絕呢?」   「拒絕大教士?」葛羅克塔咯咯笑。「噢,不,想都別想,魯斯。你不會想做那種事情的。」他轉過身去,拖著腳跟上賽佛爾德。   「可憐可憐我,葛羅克塔!這裡好黑!」   「你會習慣的。」葛羅克塔回頭說。一個人能習慣的事絕對教人訝異。   最末一個房間關著他們最新的犯人,用鏈條綁在牆上的托架上,當然,已經全身剝光,且用袋子套住頭了。他身材矮壯,只能算稍微有點胖,膝蓋上的擦傷是新的,想必是被扔進粗石監牢時弄到的。   「所以這就是我們的殺手啊,嗯?」男人聽到葛羅克塔的嗓音,翻身跪坐起來,用力往前扯鍊條。頭上袋子前面滲出來一點血,乾掉成帆布上的棕色汙漬。   「的確是相當討厭的角色,」賽佛爾德說。「現在看起來沒那麼可怕了,對嘛?」   「他們一旦被擒,就兇狠不起來了。我們要在那邊辦事?」   賽佛爾德的雙眼透出更多笑意。「噢,你會喜歡的,審訊者。」   「很有戲劇效果,」葛羅克塔說。「不過這樣反而不差。」   圓形房間很大,有個拱頂,上面的壁畫一路延伸到弧面牆壁。畫中有個男性軀體倒在草地上,身上多處傷口流著血,背後是森林。另外十一個人物走開,一邊六個,另一邊五個,畫成姿勢怪異的側影,雖然可見穿著白衣服,臉孔卻很毫無分別。他們面對房間彼端的另一個人,那人一身黑衣、伸出手臂,身邊繞著一團七彩色澤的火焰。牆邊六盞刺眼的油燈並沒有讓這幅作品變得更好看。稱不上精細,與其說是藝術,還不如叫做裝飾;不過對觀者的效果仍然很強烈。   「我不曉得這是在畫什麼。」賽佛爾德說。   「工降搭師。」白霜審訊士喃喃說。   「的確,」葛羅克塔說,抬頭看著牆上的黑人影,以及人影背後的火焰。「你應該多讀歷史,賽佛爾德審訊士。這位黑衣人是坎那迪斯,工匠大師。」他轉身指對面牆上的瀕死之人。「這是朱文斯,坎那迪斯剛殺死的人。」他的手朝白衣人一揮。「這些則是朱文斯的法師學徒,正前去替他復仇。」很適合嚇小孩的鬼故事。   「怎麼會有人花錢在牆上畫這種鬼東西?」賽佛爾德問,搖搖頭。   「噢,這主題有段時間很受歡迎的。王宮就有個畫成這樣的房間,這裡是廉價的複製品。」葛羅克塔抬頭看坎那迪斯那張被陰影籠罩的臉,對方正嚴肅低頭,看著房間和對面牆上流血的屍體。「不過看了還是很讓人不安,對嗎?」如果我在乎的話才會。「血、火、死亡和復仇。不曉得幹嘛要畫在地窖裡。也許我們這位商人朋友有什麼陰暗的一面。」   「有錢的人總有陰暗面。」賽佛爾德說。「這兩人又是誰?」   葛羅克塔皺眉,往上仔細看。畫中看得出來,工匠大師手臂下抱著兩位更小的模糊人影,一邊一個。「誰知道?」葛羅克塔說。「也許是他的審訊士。」   賽佛爾德大笑,白霜的面具後面甚至也傳來隱約呼氣聲,儘管他的眼睛毫無笑意。老天,他一定完全被逗樂了。   葛羅克塔拖著腳走到房間中央的桌旁,兩張桌子擺在桌子兩邊,越過擦得光亮的桌面對望。一張椅子是那種你能在釋疑院地窖找到的簡單硬木椅,不過另一張就令人印象深刻多了,幾乎像個王座,有扶手和高椅背,鋪著棕皮革墊。   葛羅克塔把枴杖靠著桌子,小心坐下,背一陣疼痛。「噢,這椅子太棒了。」他喘息,慢慢沉進軟皮革,伸展走了很長一段路而陣陣抽痛的左腿。他的腳碰到東西;他看桌子底下,那邊有張跟皮椅搭配的腳踏凳。   葛羅克塔仰頭大笑。「噢,這真不賴!你不該費心的!」他把腳擱在凳子上,舒服地嘆口氣。   「我們起碼能替您做這些,」賽佛爾德說,交叉雙手,靠在牆上,就在朱文斯的血腥屍體旁邊。「我們靠你朋友魯斯撈了很多好處,進帳可多了。您總是照顧我們,我們不會忘記人情。」   「呃嗯。」白霜點頭說。   「你們寵壞我了。」葛羅克塔撫摸椅子的光滑木扶手。我的好手下,少了你們我該怎麼辦?我大概會淪落回老家的床上,讓老媽對我大驚小怪吧,她會煩惱現在該怎麼找個好女孩嫁給我。他看一眼桌上的儀器。他的盒子就在那裡,外加幾樣使用已久、但依舊耐用的工具。桌上有把長柄鉗子特別吸引他的目光。他抬頭看賽佛爾德。「要動牙齒?」   「似乎是個著手的好地方。」   「很好。」葛羅克塔舔自己的空牙齦,然後輪流把指關節捏得劈啪響。「那就來動牙齒。」 ※  刺客的頭套一掀掉,他就用史戴瑞亞語對他們尖叫,吐口水加咒罵,徒勞無功跟枷鎖奮鬥。葛羅克塔一個字也聽不懂。不過我多少聽得出意思;可想而知是極為侮辱的內容,關於我們的老媽等等。不過想激怒我可難了。此人一臉強悍,臉上痘痕累累,鼻子斷過不只一次,早就變形了。真令人失望,我本來希望絲綢商人起碼為了這件事找個高手,不過商人就是商人,老是以划算為優先。   白霜審訊士重重揍那人肚子一拳,終止了無止盡的辱罵。這會讓他暫時喘不過氣,足夠讓我插入第一個字了。   「好啦,」葛羅克塔說。「我們就省省這種胡鬧吧。我們曉得你是專家,派來滲透跟執行任務。要是你連講我們的語言都不會,那就融入得不夠徹底了,對吧?」   囚犯恢復呼吸。「願你們全部長水痘,混帳東西!」他喘氣。   「真棒!共通語言對我們的小小閒聊十分有益,我有預感我們會多聊幾回。在我們開始以前,你有沒有哪些事情想知道?或者我們直接開始?」   犯人抬頭,狐疑看著繪畫中的工匠大師身影,坎那迪斯籠罩在葛羅克塔頭上。「我在哪裡?」   「我們就在中央大道旁的濱水區。」葛羅克塔腿部的肌肉突然抽搐,令他皺臉。他小心伸展腿,直到聽見膝蓋發出喀嚓聲,才繼續說下去。「你知道,中央大道是本市的動脈之一,直接從位於心臟的亞葛利昂堡通到海邊。它經過好幾個行政區,沿途有各種重要建築,全市最高檔的幾個地點都位在大道上。不過就我看來,它不過是兩位牙醫之間的路罷了。」   囚犯瞇眼,眼睛迅速瞄過桌上的裝置。但是他沒咒罵。看來提到牙醫這點引起了他注意。   「沿大道往上走到另一端,」葛羅克塔大略指著北方。「在城內最高價的地段中,於公共花園對面有棟美麗的白屋子,正是法瑞德醫師的住家,藏身在亞葛利昂堡的陰影當中。你或許聽過他的大名?」   「去操你自己!」   葛羅克塔揚起眉毛。但願我能就好了。「據說法瑞德醫師是全天下最棒的牙醫,據我所知他原本是葛克赫人,但是逃離皇帝的暴政,加入聯合王國的我們以便過更好的生活,拯救我們最富裕的公民免於壞牙齒的恐怖侵擾。我自己去南方晃了小小一圈回來後,我家人要我去見他,看他能否幫我。」葛羅克塔微笑,把問題展示給殺手看。「想當然爾,他也無能為力。皇帝的拷問者確保了這點。不過大家都說他是該死的優秀牙醫。」   「那又怎樣?」   葛羅克塔讓笑容褪去。「至於中央大道靠近海邊這頭,身在碼頭穢物、渣滓和爛泥當中的則是我。也許這裡的租金很低,不過我頗有信心,一旦我們花底時間相聚,你絕對不會認為我的才華比法瑞德醫師絲毫遜色。那位好醫師能減緩病人的牙痛,至於我這位牙醫……」葛羅克塔身子緩緩往前傾。「……則負責製造牙痛。」   刺客當著他的面哈哈大笑。「你真以為拿個袋子套我的頭,給我看一幅醜畫,就能嚇倒我?」他回頭看白霜和賽佛爾德。「怎麼,你們是一群怪胎嗎?」   「你覺得我們怕你?我們三個?」葛羅克塔讓自己咯咯笑。「你獨自坐在這裡,手無寸鐵,被五花大綁。除了我們以外,又有誰曉得你在此?你是無緣獲救或逃走的。我們都是專業人士,我想你多少猜得到接下來會怎樣。」葛羅克塔露出病態的咧嘴笑。「我們當然把你嚇個半死,少裝了。我承認你掩飾得很好,不過假裝總有個限度。你很快就會哀求我們,讓你回到頭套的世界裡。」   「你休想套出我的話,」刺客怒吼,目不轉睛瞪他。「門都沒有。」好強悍頑固的人吶,不過在刑求前逞強是很容易的。我自己就很清楚點。   葛羅克塔輕輕揉腿。現在血液循環得很好,幾乎沒有痛覺。「我們就讓一開始的事情簡單點。我現在只要幾個名字就好。你為何不先告訴我們你叫什麼?至少你不能說不曉得答案吧。」   他們等待。賽佛爾德和白霜低頭瞪犯人,那雙綠眼在笑,粉紅色眼睛則無。一片沉默。   葛羅克塔嘆息。「好吧。」白霜把拳頭按在殺手的下巴兩邊,用力擠到牙齒被迫分開。賽佛爾德將長鉗末端插進去,硬撐開下巴,張到令人難受的程度。刺客的眼睛凸出。會痛對吧?可是相信我,這還是小意思。   「注意他的舌頭,」葛羅克塔說。「我們要他能講話。」   「別擔心。」賽佛爾德小聲說,往殺手的嘴裡看,立刻縮回來。「噁!他的呼吸臭得像大便!」   真可惜,雖然我不意外。受雇的殺手很少會優先考慮過乾淨生活。葛羅克塔慢慢站起身,跛行繞過桌子。「那麼,」他喃喃說。「從哪個開始好呢?」他拿起一枝解剖針,彎下腰小心戳刺客的牙齒,另一隻手緊抓著枴杖柄。的確不是好看的牙。我寧願留著我的牙,也不要他的。   「天哪,牙齒狀況真糟糕,整個蛀掉了。難怪你的呼吸這麼臭。你這種年紀的人還搞成這樣,可就沒藉口了。」   「啊啊啊!」葛羅克塔戳到神經時,囚犯痛得大叫,想要說話,嘴卻被長鉗卡住,使話語比白霜審訊士的還難聽懂。   「安靜,你說話的機會已經過了。也許你稍後可以再說,我還沒決定。」葛羅克塔把針放回桌上,悲哀搖搖頭。「你的牙齒真是他媽的醜,噁心至極,我認為它們已經快掉出來了。不過你知道嗎,」他說,從桌上拿起小鎚子和鑿子。「我倒是相信,你少了這口牙會更好……」

作者資料

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

喬.艾伯康比於蘭卡斯特皇家文法學校和曼徹斯特大學畢業,攻讀心理學。他先進入電視製片領域,接著成為自由電影剪輯師。他在二○○二年兩件工作的空檔間撰寫《劍刃自身》,於二○○四年完成,且於二○○六年由Gollancz出版社推出。可能與其經歷有關,喬.艾伯康比擅長描寫如動作電影般精采流暢、讓人身歷其境的戰鬥畫面,也擅於細緻刻劃帶有爭議的熱血英雄。他在二○○八年初與奇幻作家麥克.摩考克、泰瑞.普萊契與柴納.米耶維一同參與BBC《奇幻世界》節目的製作。目前與妻女定居倫敦。 其他《第一法則》相關的作品尚有《絞刑之前》、《最後手段》、《永誌之仇》、《血戰英雄》及《赤色國度》,作品獲獎無數,並名列「冰與火之歌」系列作者喬治.馬汀最為推崇的四位當代奇幻作家之一,在奇幻文學界具有相當地位。

基本資料

作者: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 譯者:王寶翔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3-05-03 ISBN:9789865880125 城邦書號:1HB0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544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