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搶先場
目前位置: > > > >
崩壞之家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美國亞馬遜網站五顆星推薦。 ★名列「明尼蘇達州圖書獎」決選名單。 ★英國每日郵報、出版人週刊、美國懸疑雜誌、密爾沃基哨兵報、科克斯書評、啟筵雜誌、膠鞋書評等國外媒體齊聲推薦! 無法相信任何人,即便是最親密的枕邊人? 無法告訴任何人,隱藏的祕密卻引來殺機! 寧靜美麗的家園、英俊忠貞的丈夫,這是夢想中的景色,還是鮮血堆築的假象? 【內容簡介】 多年前,一場大火燒毀伯恩家。那是美麗小鎮不願提起的傷痕,一名男人活生生燒死自己妻子與孩子的人倫悲劇。 數年後,嚮往寧靜生活的布雷德利夫婦,從芝加哥般至這個風景如畫的田園小鎮──門郡。原以為是實踐夢想的第一步,沒想到是惡夢的開始。 原本就排斥外來者的小鎮,在身為高中教師的馬克被懷疑和女學生有染之後,惡意變得越來越濃烈。馬克因此失去工作,夫妻倆期待的美好生活逐漸走樣。 一年後,來到佛羅里達度假的布雷德利夫妻捲入命案。死者是一名十六歲的女孩,她正是傳聞中和馬克有染的女學生的妹妹。動機十足,加上命案當晚曾和死者見面,使馬克成為最大的嫌疑犯。 外遇、侵犯未成年少女、殺人……儘管馬克面臨的指控越來越嚴厲,希拉蕊始終相信丈夫是清白的,並且試圖證明馬克的無辜、守住逐漸崩毀的家。 一番追查之後,希拉蕊發現,女孩的死或許跟小鎮隱瞞的案件有關──當年燒毀伯恩家的大火延燒至現在,她必須挖掘出埋葬在灰燼中的祕密。 【各界好評】 ◎「逼真且充滿說服力」──傑佛瑞‧迪佛,《人骨拼圖》作者 ◎「媲美《第43個祕密》作者哈蘭‧柯本。美妙的毛骨悚然,緊張與驚悚交織」──《每日郵報》 ◎「一個重要的天才」──《衛報》 ◎「精心安排的角色,與扣人心弦的劇情高潮。」──《出版人週刊》 ◎「精采!書中包含眾多轉折與陷阱,緊拉住每一位喜愛懸疑小說讀者的心。」──《科克斯書評》

內文試閱

〈序幕〉


六年前

  葛蘿莉‧費雪躺在地板床墊上,睜大著棕色雙眼對付臉上的蚊子,同時聆聽飛蛾用翅膀瘋狂拍打紗窗。她全身薄汗淋漓,濕透的睡袍黏在纖細的腿上。葛蘿莉咬著指甲等待,現在是凌晨一點,屋內一片死寂,她確定現在是溜出家門的最好時機,一如前五個夜晚。

   沒有人會聽見她出門,也沒有人會聽見她回來。

   她的母親獨自睡在走廊對面的臥室內,枕頭旁的電扇淹沒她的打鼾聲。她的姐姐崔莎和崔莎的好朋友珍也終於睡著了,這兩個女孩一整晚都在表演吸血鬼同人誌內的故事。時值七月中的某個星期二,按時就寢和寫功課的夜晚已經很遙遠。通常葛蘿莉不喜歡珍留下來過夜,因為隔壁女孩們嘰嘰喳喳的聊天聲,老是吵得她睡不著,但今晚她並不介意,反正自己也得保持清醒。

   珍的家就在馬路對面,但是,葛蘿莉不認為她姐姐的朋友知道自家車庫的閣樓內藏著什麼——沒有人知道。珍的母親,不良於行且鮮少離家的娜蒂不知道;她的父親,成日在威斯康辛州際公路上奔波的哈里斯不知道。珍的兩個哥哥也不知道,而且他們最好別知道。萬一他們知道,一定會做出極其殘忍的事。他們就是那樣子的人,殘酷的男生。

   葛蘿莉盤腿而坐,粉紅色的睡袍皺縮到膝蓋上,從窗外吹進的熱風讓房內瀰漫著櫻桃的味道。每年此時,碎裂的櫻桃果實宛如紅色油漆點點散落在公路上。葛蘿莉彎下腰,打開衣櫃最底下的抽屜,翻出晚餐後就偷藏在內衣底下的那一包東西:一盒未開封的溫牛奶,還有一只紙袋,裡面塞滿粉碎的洋芋片、向日葵種子、軟糊糊的香蕉和一顆水煮蛋。

   十歲大的小女孩站起身,把腳丫子塞進球鞋內——該走了。她拉開破裂的紗窗,先讓一隻腳伸到戶外,接著換另一隻。她嘴裡咬著紙袋,腋下夾著牛奶盒,笨拙地跳落至五呎下的泥地。她張嘴喊一聲「嗚」,紙袋隨即掉落一地。她撿起袋子檢查一下內容物,幸好食物還有很多。

   葛蘿莉咬著嘴唇,凝視院內的草叢和附近的樹林。世界好大,自己好渺小,星星在沒有月亮的天空裡閃閃發光,宛如巨人般的松樹相互耳語著。她吞下恐懼,疾速穿過高大的野草。她心想,只要自己跑得夠快,寄居在綠色藤蔓上的壁蝨和槭蟲就不會掉到她身上。她的衣袖鼓脹,一頭長髮隨風飛揚。她跑到泥土路上,路面盡是牽引機的車轍紋路,然後她停下腳步,在窒悶的空氣中用力呼吸。

   鄉間小路看起來很寂寞,沒有車也沒有路燈,只有一排歪斜的電線杆,垂掛的電線則有如跳繩一般。遠處,兩層樓的房子若隱若現,掩蔽在車道旁的橡樹間。葛蘿莉再度起跑,在接近目的地時放慢速度,改成緊張不安的步行。剝落的油漆和垂落的百葉窗讓她毛骨悚然,只要風一吹,房子便會嘆息。她曾經問母親,柏恩家是不是鬼屋,她母親聞言露出怪異的神情,然後說這世上沒有鬼魂或妖怪,只有不幸的可憐人。

   葛蘿莉悄悄走到草原中的車庫。雖然側門被生鏽的掛鎖給鎖住,但她知道柏恩先生把鑰匙放在窗臺下的掛鉤上。她打開掛鎖,先把鑰匙放回掛鉤上,再打開門。每次溜進這裡,她總是緊張得無法呼吸。她在門旁貨架上摸找到一只沉重的手電筒,一打開它,電池便嘎嘎作響,然後費勁地朝地面投射出一道微弱的橘色光線,她看見腳邊盡是老鼠糞便。她面前停了一輛小貨車,骯髒的帆布罩在載貨區上,車庫深處有一段木梯通往閣樓。

   「是我。」葛蘿莉輕聲喚道,「我在這裡。」

   葛蘿莉踮著腳爬上梯子。在她攀爬時,腐爛的階梯隨之下陷,還被木刺扎傷手指。她爬上離地十英呎高的閣樓,那裡堆滿油漆罐和發霉的毯子。她看見天花板上下突的釘子,還有屋簷下方的黃蜂窩。

   「嘿,」她說:「你在哪裡?」

   她聽見爪子的刮擦聲以及微弱的叫聲,便將手電筒照向聲音來源,並看見小貓咪從藏身處探頭,睜著渾圓的大眼露出好奇的表情。她用手臂圈住小動物,因此博得耳邊如雷般的滿足嗚叫聲。小貓咪身上有著褐色與黑色相間的刺毛,有如老虎的斑紋。

   「看看我帶了什麼。」葛蘿莉說。她把牛奶倒進一只骯髒的玻璃罐蓋內,然後把紙袋內的食物倒在地上,於是小貓咪開始狼吞虎嚥。她撫摸著吃得津津有味的小貓咪,接著用一隻手把牠拎到牛奶旁邊,牠喝到嘴邊出現一圈白色泡沫。小貓吃完後,搖搖晃晃地爬上她的光腳,於是她又將牠放回閣樓的地上。葛蘿莉在一旁開心地看著,小貓咪在手電筒的光暈中進進出出,用小前爪拍打著一隻黑色甲蟲。

   小貓咪的滑稽動作讓葛蘿莉看得出神著迷,以至於她並沒有立即察覺,自己不再是一個人。

   接著,她的心臟劇烈跳動——她聽見車庫外碎石子路上的腳步聲。

   葛蘿莉屏住呼吸、遮住燈光,並且從閣樓邊緣往後退。她在腦子裡祈禱著「不要進來、不要進來、不要進來」,但仍聽見門鎖金屬片的撞擊聲,接著在她底下的側門隨即開啟。有人偷偷潛入車庫。有人跟她一起在這裡,在黑暗中移動著,如同鬼魅一般,如同怪物一般。   她把小貓抱在胸前,自己則貼在地面的毛毯上。臂彎裡的小貓咪扭動著並喵喵叫,她讓那個小身體緊貼胸膛,試圖掩蓋貓叫聲。底下的人聽見屋梁上的動靜便停下動作,一陣可怕的寂靜後,手電筒的光線刺進黑暗的空間,如同探照燈般掃射車庫的角落,並沿著她頭頂上的閣樓牆面行進,在蜘蛛網中尋找她。

   她想過要出聲喊叫。那人應該會嚇一跳,笑她說竟然躲在這裡,沒有理由害怕才對。可是,她還是緊閉嘴唇,甚至不想呼吸。現在是三更半夜,不應該有人在這裡。

   不知怎的,葛蘿莉的心底升起一股強烈的預感:有壞事要發生了。

   燈光熄滅,底下傳來一陣喘氣聲,陌生人正從金屬架上拉出某樣沉重的東西,她聽見塑膠的怪異打嗝聲及空氣的嘶嘶聲。某樣有如塑膠蓋的東西彈落並在地面上滾動,入侵者並不打算把它撿回來。葛蘿莉聆聽著,害怕得全身僵直。她聽見了開門聲,掛鎖匡噹作響,然後車庫再度陷入死寂。結束了,她又是一個人。

   她不知時間地等待著,不知道自己在閣樓裡待多久,動也不敢動,盤算著逃脫的時機。當她感覺到蟲子正爬上她裸露的雙腿時,她用一隻手抓起小貓咪,然後一邊爬下搖晃的梯子一邊回頭張望。她在離地最後幾呎時跳落,然後摸黑朝窗戶前進,以便窺探窗外的動靜。她透過黑暗的玻璃遠望柏恩家的西牆,窗框的高度比她還高,因此她得踮起腳尖才能看見。

   空氣從被柏恩兄弟打得彈孔累累的玻璃窗灌進來,在她伸長脖子看到窗外前,便先聞到一股甜得令人作嘔且無法忍受的刺鼻臭味。

   汽油。

   一片汽油汪洋淹沒了土地。

   葛蘿莉不懂是怎麼一回事,只覺得臭味令她想要逃跑。她想抱著小貓咪飛奔回到自己的床上,遠離這裡。

   她自窗臺上方窺視,望向窗外後,隨即猛地用手摀住嘴巴,以免尖叫出聲。一個黑色的人影站到玻璃窗的另一邊,離她不到一呎遠。她看不見那人的臉,但仍緊閉雙眼並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彷彿變成一個雕像可以讓自己隱形。汽油的氣味竄進鼻子,把她嗆得咳出來。沒有人跑過來,因此她從眼皮下偷瞄一眼,然後鼓起勇氣再往外看。那人並沒有移動。她聽見大聲的呼吸聲,宛如一隻氣喘吁吁的野獸。在她的頭腦可以理解發生什麼事之前,她看見輕彈的手、裸露的皮膚,然後看見爆裂的微弱火光。

   一根火柴。

   那隻手拿著它,然後扔掉。火焰宛如流星般降落,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閃光。就是這麼簡單,有人點燃一根香菸,然後用鞋底踩熄火柴。

   但是沒有香菸。

   葛蘿莉的世界被粉碎。地面開始燃燒,噴出一條火舌竄向窗戶,並有如一拳打在她胸膛上似的把她撞倒。她用手遮住眼睛,透過指間的縫隙,她看見火焰如同馬戲團的特技演員衝向伯恩家。火勢迅速延燒,席捲了小路,貪婪地撲上牆面,然後朝空中攀升。不出幾秒,火苗四處蔓延,侵吞房屋的骨架,彷彿它只是幾根塞在壁爐底下的引火樹枝。她聞到樹木燒焦的味道,聽見樹幹的節疤發出如扳手指的喀喀響聲。透過房子窗戶,她看見黃色的火花在屋內盛開。不一會兒,她就已完全看不見房子,它消失在濃煙與火光所形成的高塔之後。進逼的猛烈高溫讓她的雙手和臉開始發燙,她往後退、摀住嘴巴,彷彿有大量毒氣正從窗戶湧進並填滿整間車庫。

   葛蘿莉邊哭邊咳地衝向門口,但門從外面被鎖上,匡噹作響的絞鏈拒絕讓步。當她觸碰到門把時,灼熱的金屬燙傷她的手指,令她失聲尖叫。

   此刻,車庫內有如白天一樣明亮,但是空氣中形成的白色煙霧,如同黑暗一般無法穿越。葛蘿莉從火燙的地方跑向電動大門,用力拉起門把,但它不為所動。她就快無法呼吸了,煙霧滲進她的眼睛和肺部。她跪倒在地上開始哭泣,橘色的火龍穿牆而來,開始吞噬車庫。怒吼聲、嘶嘶聲,既響亮且駭人,比任何她想像得到的怪物更加恐怖。

   葛蘿莉往後退,膝蓋被地面磨破而流血。她撤退至車庫內最遠的角落,而當她已經無路可退時,便蜷縮成一團。她把小貓咪抓到臉頰邊,一次又一次親吻牠的臉,並在牠的耳邊輕聲喊著「寶貝、寶貝、寶貝、寶貝」。當火球滾向她,如同一個噴火惡魔朝她伸出邪惡的舌頭時,她閉起雙眼。

   她祈禱著,以她父親臨死前教她祈禱的方式。

   她祈求上帝用祂的手臂抱起自己,並送她回家,她將會在自己房間的床墊上醒來。一如往常的濕熱夜晚,蚊子會在她的耳邊嗡嗡飛叫,小貓咪將會在她的臂彎裡發出滿足的嗚叫聲。

   她祈禱著。

   當部分牆壁在她四周崩塌、落下一陣火花和塵土,並且裂出一個能讓她逃脫的缺口時,葛蘿莉祈禱著。

   當她爬過那道燃燒的餘火,進入安全的草地,小貓咪偎依在她的胸前時,她祈禱著。

   她用雙手摀住耳朵,但是她無法讓自己躲開那個可怕的聲音。除了火焰的呼嘯聲,她還聽見柏恩家人瀕死之前的痛苦哀號。在絕望中,她祈禱上帝讓這一晚只是一場虛幻,讓這一切永遠消失。她的記憶將被清除乾淨,即便是在最可怕的夢境中,她也不會想起。

   求求祢,上帝,讓我忘記一切——葛蘿莉祈禱著。

   忘記一切。

   忘記一切。

作者資料

布萊恩.弗利曼(Brian Freeman)

基本資料

作者:布萊恩.弗利曼(Brian Freeman) 譯者:周樹芬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3-03-21 ISBN:9789571051833 城邦書號:SPP2503418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