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溫水裡的青蛙:你我的責任,啟動社會幸福機制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溫水裡的青蛙:你我的責任,啟動社會幸福機制

  • 作者:黃凱盈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2-12-05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我們的社會像一鍋慢慢煮沸的溫水 我們,是溫水裡的青蛙 每天努力工作,卻一天一天被擠往M型化社會貧窮的那一端 跳出這一鍋溫水,用你的力量轉變這場不幸福的循環重新爭取幸福與機會 你相信你決定向誰買東西,就會影響社會的幸福指數嗎?你知道有種方法,讓你花出去的錢,有一定比例會用來解決社會問題嗎? 當企業願意用20%淨利投入社會公益,身為消費者的你,將能成為啟動公益鏈正向循環的力量。 當公益企業與消費者聯手,將能改變M型化社會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困境,建立公益鏈三環,完善企業、消費者與非營利組織之間的合作,將打破因少數人的貪婪所造成的多數人困難的現況。等於啟動了社會幸福的回饋機制,讓社會擁有幸福的溫度,不再是一鍋煮沸青蛙的溫水! 【精采內容】 本書作者黃凱盈雖然是位學音樂的女孩,於二〇一二年五月帶著博士學位學成歸國,但她不自限於音樂的領域,反而有感於全球貧富不均、青年失業的現象,深覺必須為弱勢者與缺乏機會展現自我、追求成功的年輕人,振臂疾呼:社會需要公平正義的發展,年輕人需要貢獻活力與才能的機會。 於是,在紐約佔領華爾街運動的背景下,M型社會與崩世代顯現的警訊,青年成為失業族、窮忙族與啃老族的現狀下,黃凱盈與順發電腦合作,提倡企業責任的重要性。順發企業是台灣首創的公益型企業,設定企業提撥固定比例的獲利,與非營利組織共同從事社會公益事業。公益型企業的想法是,企業必須以實質金錢與行動回饋社會,使現在貧富不均、財富失衡的社會,變成弱勢者、年輕人都可重新找回幸福生活的社會。 本書細細剖析公益型企業的想法、順發電腦推動公益事業的規劃,並提出消費者在公益鏈循環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作者希望以本書為磚,吸引更多個人消費者支持公益企業,也吸引更多企業投入實質的企業公益行動,使企業甚至消費本身,都成為促成社會往幸福循環的正向動力,一起成為幸福回饋機制的一環。 【專業推薦】 ◎李家同(教授) ◎吳妍華(國立交通大學校長) ◎吳錦昌(順發電腦董事長) ◎馬彼得(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團長) ◎陳順像(七賢國小校長) ◎楊志良(亞洲大學講座教授) ◎鍾惠民(國立交通大學EMBA教授兼執行長) (依姓氏筆劃排序)

序跋

【作者序】追求夢想是通往幸福最直接的路


◎文/黃凱盈

  小時候,大人常常會問,你長大後的夢想是什麼?小時候做的夢,建構在周圍所能看到的人、事、物之上。因為單純。因為沒有負擔,因為對社會還沒有這麼多的體驗,我們有更多作夢的能力、作夢的勇氣。慢慢的,我們長大了,體驗到實現夢想的困難與必須的犧牲,有些人因此逐漸失去了做夢與逐夢的動力。

  我有一位學姊,從小立志要當鋼琴家。她有很強的企圖心,但因為資源有限,她說這一條路走得很辛苦。後來她在國際上有了成就後,回到台灣,希望能盡她所能,給予和她有相同夢想的小鋼琴家們協助與機會。 我知道在現今社會裡,想成為一位鋼琴家是多麼不容易。但我逐漸地發現,最讓人喪氣的,不是意識到實現夢想的困難度,而是因為看不到機會、看不到一條能夠通往夢想的道路,而失去了追逐夢想的機會與動力。

  失去了動力,如同失去了靈魂。能夠保持夢想、與追逐夢想的動力,永遠都是幸福的。

  在實現夢想的過程裡,最讓人興奮的,是能夠持續不斷拉近理想與現實的距離,並從中發現無限的樂趣與寶藏。我希望能感受到周遭更多的人,能對夢想有更多的渴望,也希望各種夢想都能有更多被實現的機會。但是從紐約擴散到世界各地的佔領運動中,我們卻聽到在貧富差距擴大、資源分配不均、高失業率等情況下,有越來越多夢想被剝奪的聲音。

  追求夢想是一條通往幸福最直接的道路。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反抗聲音,即是因為通往幸福的道路,被社會發展的不公平與不正義所打斷。除了佔領運動外,難道沒有其他管道可以透過眾人的力量,打通前往幸福道路的方法?在面對各種問題時,我們是不是能不斷找到更好、更具影響力的解決方法?

  我曾聽長輩談起,相較之下,六○年代左右,台灣的社會新鮮人有更多選擇工作的機會,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機會與需求就不斷地下降。過去的二十年間,若將通貨膨脹納入考量,平均薪資不但沒有增加,甚至還有下滑的趨勢,一另方面,生活的負擔卻一直不斷上揚,經濟成長的同時,大部分的民眾反而受到經濟成長的冷落。

  資訊交流與傳遞的便捷,讓每一個人的聲音更容易被聽見,當來自民間的「微革命」行動越來越多時,是否也反映出有更多人開始相信自己有創造、改變的能力?

  二〇一一年秋天,我回到紐約,青年人、失業人在華爾街上所燃燒的忿怒之火,被警方的催淚瓦斯引爆。日本趨勢學家大前研一,數年前就已提出的M型經濟問題不但沒有被解決,反而全球性地惡化。上個世紀被信奉的資本主義,那種以人們相信市場發展必須仰賴經濟自由,並將國內生產總值 GDP做為國家經濟發展的指標,從政府、社會、企業到個人,上上下下,我們的行為準則、價值觀甚至生活,無不直接間接地受其影響。當金錢、利益、物質成為界定一個人成功的標準,而正義、熱情、關懷、憐憫心等成為無法衡量的價值時,我們的視野變狹隘了,資本主義愈加蓬勃發展,我們的社會問題也益形增加。至今已經過數百年的民主社會,還朝向公平正義的目標發展、邁進嗎?不是企業經營者,也不是華爾街金融家的一般老百姓,難道就只能扮演被動的角色、或是發起不知何時才有回應的抗爭運動?

  在音樂圈的教育裡,我學習著如何將過去作曲家的作品詮釋好,從傳承下來的方法中,找出自己的聲音,但從來沒有人鼓勵我尋求全新的改變,或朝向沒有人走過的方向前進。不過,在商業與企業經營的領域中,我卻發現了孑然不同的態度,尤其當我們面對著失衡的狀態,勢必也要做出改變,才能使社會更進一步。

  記得還在美國、準備回台灣時,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正計畫著要放棄在科技產業的高薪工作,申請回到商學院讀書。我問他,為什麼覺得重回商學院,會比放棄現在穩定、待遇又好的工作更好。他笑了笑說道,這樣出來以後,就可以自己開公司,說不定就有機會靠自己的想法,改變世界啊!我不確定他說那番話時有多認真,但我想,雖然美國中小企業每年的淘汰率高達十%,鼓勵年輕創業的力量卻也讓美國的商業活動更蓬勃地發展,更促成美國在過去幾十年來經濟發展的領先地位。
 
因此我更相信,如果在面臨問題時都能以更積極、樂觀的態度,更勇於嘗新、勇於挑戰,就算面對著前人足跡也勇於提出疑問,碰到瓶頸時就不會感到悲觀,甚至會希望為社會帶來更多活力與動力。

  做為音樂人,我之所以會對企業與公益的議題產生興趣,也是因為在往返台北、紐約,以及在世界各地的旅途中,真切地體會到在報紙、雜誌上所見的問題。

  之所以要撰寫這一本書,就是因為發現,在面臨日漸惡化的貧富差距、失業率攀升等問題時,我也聽到了來自企業界尋求改變、挽救現況的聲音。

  舉例來說,在世界上,以幫助社會解決問題做為目的企業轉型風氣,不但已有成功的案例,並且持續地擴散。在台灣,更有企業家於二〇〇九年首創了第一家公益型企業,並以企業經營者的角度,構思出能提供未來社會更多元的競爭方式。其理念實現了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對於將「企業、公益、使命」三者結合的預言,更是為現代的企業發展,指引出一條前所未見的新方向。本書的重點,就是從探討幸福的真諦開始,並提出我們在面對社會發展時,若要持續追求個人、以及社會整體的幸福,勢必要提出的改變,而公益型企業,正提供我們一項具體的改變方法。

  本書共分為五個部份,在第一章,我將再與讀者們一同回顧世界各地資源分配失衡、貧富不均現象惡化、失業率高漲、佔領運動不斷等現況。第二章所探討的,是在社會上愈來愈受重視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 CSR),特別是因為現代化的經營,為企業所帶來的進步、擴張,導致了社會問題。我相信,深受企業影響的民眾,有必要了解企業與社會發展的關係,以及企業需要對社會負起的責任與照顧。當我們從企業社會責任的觀點延伸討論時,也會發現企業在執行社會責任時,與各種非營利組織間的關係密不可分。第三章(及附記一)將從一個企業家的角度,呈現不論是企業或是非營利組織,在公益執行上存在的問題與現象,並對非營利組織的運作方式提出建議,建立企業與非營利組織間的對話,並強調非營利組織所展現的執行力與影響力,會成為促使社會更進步的重要力量。

  為了解決日漸惡化的貧富懸殊問題,企業發展需要有新的走向。第四章所提出的「公益型企業」以及「公益鏈」,正是要指出這一個新的方向。藉由訪談台灣首創公益型企業的順發電腦董事長吳錦昌,我將在本章裡呈現公益型企業與公益鏈,將如何能使民眾在消費時,就能為社會帶來幸福回饋的機制;也使企業工作者在為生活、為自我努力的同時,也能為社會共同的幸福產生實際的貢獻。此外還會討論到,在企業社會責任意識、企業轉型風氣提升的今天,公益型企業以及公益鏈理念的落實,與一般企業將投入公益的行為轉為行銷企業,並以此作為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不同,公益型企業與公益鏈的重心與目標,是放在公益與社會回饋的本質上,以為社會帶來最大效益為宗旨。

  當然,對於公益型企業、公益鏈等,一般人都還不太熟的新公益「專有名詞」,我也會在文章中做進一步的描述與解釋。

  第五章開始,會談到首創公益型企業在初期,先選擇投資在弱勢學童課後輔導的原因。公益型企業與公益鏈的首要目標,不僅是要對社會造成影響,並且使其對社會的幫助與影響力不斷的提升。在未來的計畫與目標中,我們更希望藉由喚起各界有心人士的投入,讓公益型企業所開發出的資源,投入在一個具有公信力、專業知識甚至是能夠開放公開討論,或是讓非營利組織公平競爭的平台。除此之外,也希望喚起一般民眾以消費者的角度,更積極地投入公益鏈的循環,以行動支持公益型企業,或是對社會產生具體影響與回饋的企業。因為只有當社會大眾都能夠更深層地意識到消費選擇的力量對企業的重大影響,我們才能藉由這份影響力,促使更多企業轉型公益,激起企業投入更多的資源,為社會帶來更多機會、正義與幸福。

  科技的進步與資訊快速的交流,讓每一個人在實現夢想的道路上,出現了更多的可能性。這一本書更是在為正準備要踏入社會、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或是為對未來充滿疑問、在社會之路上徬徨的人所寫的。因為,當我們進入社會,卻發現身旁的機會與以前不再相同,傳統的社會給予我們的方向越來越少時,我們必須要用開闊的胸襟、走出自己的方向,才能擴大我們的機會,邁向更好的未來。
 
  以非暴力的方式,促成美國民主進步的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在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八日發表了他最具有影響力的《我有一個夢想》演說。他的話之所以能夠感動每一個前來聆聽的人,是因為他使每一個人相信,民主提升與人權平等的夢想不僅將會被實現,也將會發生在不久的未來。而反觀現今社會,種種資源、機會分配不均的問題,若能藉由消費民主的力量,讓更多企業以投入公益的方式,使社會有更多更好的發展機會,我相信也會是每一個人樂見成真的夢想。

  讓我們平息四起的不安與憤怒,擺脫暫時性對未來的悲觀與無奈,騰出多一點沉澱的空間,多關懷身旁的人一點,傾聽內心的聲音,重新審思生命的價值。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讓自己繼續在領向劣勢環境的浪潮中隨波逐流。

延伸內容

為何企業應該注意公益


◎文/李家同

  做為一個企業家,當然首要任務就是將企業辦好,使得企業是個賺錢的企業,因此如果有人說,我們企業家也應該注意公益,就會使人覺得這不是企業家該注意的事,公益應該是另外一批人注意的事。

  我們不能從純道德的觀點來看這個問題,其實我們應該從利害關係來看。我的意思是說,假如所有的企業家都一心一意只想使企業賺錢,最終的結果一定是企業也賺不到什麼錢。

  去過歐洲的人都會注意到歐洲有很多古堡,有些古堡在非常荒野的地方,外面有護城河,也有吊橋,人要走出或者走進古堡,吊橋先要放下,吊橋如果一旦升起,任何人都進不了這個古堡,所以古堡裡面的人是相當安全的,可想而知的是,古堡的主人是大地主,外面的農人都非常貧困。古堡主人知道他們這個家族非常富有,當然會造成外面窮人的心懷不滿,為了怕這些窮人偷進古堡,他們建築了堅固的城牆,也造了護城河,他們認為這樣他們會永遠安全。可是歷史告訴我們,這些古堡的主人最後也無法保持他們的財產,幾乎所有這一類的古堡都變成了廢墟。

  如果我們到一些有社會嚴重不公平的國家去,不難發現這種古堡其實仍然存在,有的時候會看見有高牆的住宅,門口有荷槍實彈的私人警衛,高牆上還有鐵絲網,四個圍牆角落都有塔台,塔台上又有衛兵。這一個高牆內並不是犯人所居住,而是住著富豪,他們唯有這樣做才會有安全感。可是,他們其實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和諧的社會裡,對他們而言,這種嚴重貧富不均的現象,不僅對窮人不利,對富人也不見得好。

  一個企業生產的東西總是要賣得掉,如果企業賺錢而未能回饋社會,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社會上有很多人買不起這家企業所生產的東西,其最終的結果往往有可能是生產過剩。反過來說,一個企業如果不僅僅注意到自己賺錢與否,也幫助了整個社會,社會安定了,人們富裕了,這個企業的經營絕對會更好。

  我們總以為我們只要把自己搞好就可以了,其實任何一個人如果要有成就,不能完全靠他自己一個人的努力;企業也是如此,無論這家企業的老闆如何精明,如果政府的公共建設不好,道路沒有修好,水電不夠普及,教育沒有辦好,試問,這個精明的企業主能夠發揮他的才能嗎?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注意到公共利益,也就是說,我們要使更多的人能夠生活得比較好,唯有如此,我們自己也可以有較好的成就。所以,過去很久以前那種資本主義社會早就不存在了。不存在的理由並非完全基於道德上或者良心上的覺醒,而是因為大家終於知道,我們一定要有一個好的社會,在這個好的社會裡,所有的人都能夠有好的生活,唯有如此,企業才能發展。近年來,社會福利政策也是基於這種想法而發展出來的。

  我非常感激順發集團對於公益的注意,我所負責的博幼基金會就得到很多順發企業的支持。我也知道很多機構在做公益的事情,可是像順發這樣認真做的,其實並不多,我覺得我們應該注意公益的重要性,如果有更多企業能夠學習順發的榜樣,很多弱勢團體將會得到更多幫助,如果能使社會裡的弱勢得以逐漸脫離弱勢的階層,我們的國家就會往更好的境界前進。

大愛理念的永恆傳遞


◎文/吳妍華(國立交通大學校長) 

  看到台灣新一代鋼琴音樂家黃凱盈在為追逐一個社會公益理念夢想的實踐,為讓人們永遠都感到幸福,而付出撰寫社會公益推動概念的努力。讓忝為國立交通大學大家長的我在由衷感佩之餘,謹以榮幸感念的心情來為黃凱盈即將出版的新書《溫水裡的青蛙》提筆寫序。

  凱盈為深入瞭解一個社會公益理念的實踐,也為了使本書的內容更加貼近現實我們的社會實況,書中特別聚焦在實體訪談首創「公益型企業」的概念的我校EMBA第十二屆學長順發3C董事長吳錦昌先生。而此也是本書所言為推動社會公益理念夢想的核心述說。書中特別介紹曾榮獲第七屆「遠見企業社會責任獎」中小企業標竿的順發3C公司與其推動的公益型企業的理念。文中點出錦昌學長如何藉由目前在順發3C所推動,經由社會大眾在順發的消費行為,將公益型企業經營模式融入企業的日常營運,以達到善盡社會責任。訪談中也描述錦昌學長對推動「公益型企業」的願景,他認為「任何CSR方案的創意,都應該是可以被複製、學習的,才能發揮最大的社會價值!」。此外,他也點出目前台灣企業所做的公益案,其實多屬「公益行銷」性質,藉公益來行銷企業。此點他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企業更應要推動「行銷公益」!他也樂見這個創意被複製,且期待業界能比他做得更好。讓我對錦昌學長的公益創意與付出深受感動。

  現今企業間無不致力於相互的競爭與獲利,作者也認為社會給予每個人機會均等且自由競爭的權力無可厚非。但若此則社會所衍生不具競爭力的社會弱勢要單靠政府改變徵稅的方式來實現資源的分配實無法充分解決。故錦昌學長在對作者的訪談中語重心長的提出是否可藉由「公益鏈」來改變遊戲規則,讓大家在公平社會競爭之餘,能將所創財富進行全贏式的再分配,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的公益機會,而企業也要有執行的勇氣來帶領社會更向前邁進。作者強烈的支持錦昌學長的立論,他深深認為企業不求回報的奉獻又擁有明確的方向及堅定的信念是對生命價值及追求幸福開始,而行善的力量是一種對社會無形的投資與對社會的付出及關懷。

  余對本書的出版致深深的期許,或因本書的社會公益理念能改變目前社會在盲目追求利潤偏離的社會價值觀,也得轉型導入社會公益的省思中。期待此大愛理念得作永恆的傳遞,就猶如一位演奏中的音樂家透過樂章的共鳴來帶動,傳遞出社會福祉的連鎖效應。

用企業盈餘二十%推動公益


◎文/吳錦昌 (順發電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我想要寫這本書跟大家分享「公益型企業」這個理念,已經是二〇一一年上半年的事,過程中也曾與幾家出版社討論過,但一直沒有找到適合撰寫的人,這書的內容涵蓋了一些專業,也必須瞭解現在的國際情勢對M型社會問題的影響,以及一些國際上對非營利組織發展、社會趨勢等的主張,從這樣的經驗來看,要找到一個能理解併用文字描述出來的人並不容易,也就這樣把出書的事給緩了下來。

  很意外、很高興也很感謝凱盈這樣從沒有受過經濟面及非營利組織發展面訓練的人,可以有這樣的熱忱及勇氣投入此書的撰寫,她以一個剛返回台灣之年輕人的角度,來看M型化社會問題及我所提出的「公益型企業」消費就是做公益的理念,並且分別在美國與台灣經過深入的資料蒐尋後,用淺顯易懂的文字把它分享出來。本書已完整地詮釋我所提出的,以推動公益鏈及建立公益型企業,作為解決M型化社會問題的方案之主張。希望藉由本書讓社會大眾更瞭解公益型企業所要推廣的理念,也希望認同「消費做公益」的理念的人能夠採取行動,以消費力量支持企業轉型為「公益型企業」,一起推動改變社會的巨輪。

  面對日趨嚴重的M型化社會問題,順發轉型「公益型企業」,推動「消費就是做公益」的概念,讓消費者不需多花錢就能做公益。順發承諾最少捐出二十%的盈餘,並且把這樣的資源落實在需要被幫助的弱勢學童上。致力改善M型社會問題的態度,絕對是不容置疑的,若我們做得不夠,也許欠缺的是更多專業力量的協助。我更希望在給予建議的同時,也能提供您專業的協助,讓我們一起把這件事做得更好。

台灣處處有愛、時時懂得分享


◎文/馬彼得(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團長)

  二〇一二年暑假,我在參加的一場私人聚會中,第二次遇見凱盈。凱盈在這場聚會中,擔任演出。雖只是一場小小的私人聚會,但凱盈不失音樂家的風範,認真、賣力地演奏,共演奏了李斯特、拉赫曼尼諾夫等的鋼琴名曲。其演奏技巧與風格,令在場所有人讚嘆不已。我因一年多未見,便於他演出後寒喧,也試著邀請她於八月份上山為原聲的孩子做五十分鐘的小品音樂會,凱盈竟一口答應,令我意外又驚喜。

  那次的談話中,凱盈告訴我最近正忙著寫書。但沒想到凱盈所寫的書竟是有關社會關懷而非音樂領域之書,這倒令我意外又敬佩。

  公平正義與均富的社會是每個國民的期望,是政府施政的目標。然而在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發展之下,我們看到的現象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形成典型的M型社會。根據二〇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自由時報》的報導:「台灣貧富差距惡化速度驚人!根據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最新統計,⋯⋯二〇一〇年最窮五%家庭平均年所得只有四.六萬元,最富有五%家庭平均年所得達四二九.四萬元,貧富差距飆升至九十三倍(最窮與最富者年均所得相差四百二十萬元),⋯⋯」凱盈在書中提到,只要M型社會問題及財富愈來愈集中的情況持續惡化,新貧窮人口也就會越來越多。

  面對貧富差距快速拉大,政府的施政力量與因應政策似乎緩不濟急。在這個時候,企業的態度與參與是一個重要的力量。凱盈在書中提到企業社會責任與公益型企業,認為企業的存在不應只是為經濟的目的,應該兼顧社會的責任。在追求發展之際,同時應協助解決社會問題、幫助社會發展、與社會服務結合,讓企業永續經營。正如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所說:「企業社會責任係指一位成功的企業家,認知到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將經營成功以行善為圭臬,甚至可能逐漸成為社會的改革者。」

  四年前,與一群友人共同成立台灣原聲音樂學校,照顧鄉內中、低收入戶與單親家庭孩子做課業的強化與輔導。並藉由成立合唱團,延伸孩子們的觸角、擴展視野、建立信心。我因此參與了一些募款活動,也讓我重新思考布農分享的的意義。就布農的思維來說,分享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共同承擔、共同負責。也就是在生活、發展過程中,透過共同承擔、共同負責,帶動整體社會向上發展,讓每一個人在不同的位置上,都能得到適當的機會與獲得,而不只是結果的分享。這與書中所提公益型企業的價值──為社會更多的人帶來更公平、更自由的發展機會──是一致的。

  從事台灣原聲音樂學校四年多來,深深感受台灣是一個藏愛於民、藏富於民的社會。行善做公益,對台灣的人來說是普遍的價值,而企業做公益也已形成文化。洛克斐洛說:「賺錢不應該是我們經營的唯一的目,我們當學會貢獻。」洛克斐洛認為,生命在最有意義之時,是當我們知道如何達成所想要的目標,並且在達成之後,懂得如何去分享。現今的台灣,雖然我們眼前所看到的常是一片紛擾,但我對台灣始終充滿著信心,因為我看見台灣處處有愛,台灣時時懂得分享。

  凱盈以一位初返國的年輕音樂家,對台灣這塊土地有如此深厚之情,有勇氣將內在想法、價值外顯化,並親自體現,實屬不易,值得多按幾個讚。

序給公益型企業最大的喝采


◎文/陳順像(七賢國小校長)

  「世界變了,變得和我們所想的不一樣了;在面對資源分配失衡的M型社會裡,許多人縱使再怎麼努力,結果還是一樣,他們逐漸失去追求幸福夢想,也失去該有的動力。」這是一個原本只應讓音符輕輕由其纖纖細指滑落、腦中充滿浪漫與幸福的音樂家,出版《溫水裡的青蛙》第一章所寫下的一句話,很諷剌,也讓人感傷,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初次認識凱盈,從名片上得知她是位留美的音樂博士,旅居海外多年,長期遠離台灣現實生活。人長得文文靜靜、氣質高雅,看起來對未來應該有許多憧憬且滿懷希望;但拜讀其大作並與之對談多次之後,我完全改觀了。没想到這年輕人不僅自己專業了得,對世界經濟脈動與發展也瞭解透徹、觀察入微;更難得的是,她發現世界經濟的畸形發展,已讓年輕人失去公平競爭的機會,這如何能讓他們對未來的幸福與理想抱持期望?是誰讓這群未來的社會尖兵變成如此,我們不該重視嗎?

  抱怨總是於事無補,面對問題應以更積極樂觀的態度接受挑戰,才能扭轉頽勢、創立新局。一個音樂家能這樣體現現實,為社會憂心,那我們的政府呢?我們的企業家呢?我們知道在這經濟大崩裂的世代,世界各國政府莫不使出渾身解數,期朌能有所挽救;不過單靠政府力量絶對不夠,因為他們應對外在的危機己弄得焦頭爛額,那還有精力思考這潛在已久的社會問題,這時唯有喚起資本家、企業家良知,讓這一群最有辦法改變現實,也是最有力量投入的頂尖分子,共同為這社會盡點力、做點事。畢竟企業利益所得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天公地道,如此不僅能善盡責任,提升企業形象,也能獲得消費者肯定。
  
企業能投入幫助社會發展是好事,但缺乏計畫的投入或是視企業盈餘多寡而決定,都無法長久發展;於是有人提出公益型企業,希望每年都能提撥盈餘固定的比例,委由民間非營利組織有計畫性照顧弱勢,期望能對這社會有些許幫助。這企業就是「順發3C量販」,這概念是該公司吳錦昌董事長所提出。吳董事長說服全體董監事率先執行,每年提撥盈餘20%做公益,更提倡買貴退差價之信用,希望鼓勵消費者能藉消費行為順便做公益,此不僅建立起企業優良形象,更能與消費者合作創造盈餘,投入社會服務。

  經過幾年的推展,順發企業已普遍獲得消費者認同,提撥款項甚多,目前,已贊助弱勢兒童生活津貼約近兩百校,有兩千名學童之多,而受其撥款贊助之慈善公益團體也相當多數,成效卓著。不過吳董事長並不以此滿足,他覺得這是個起步也是個帶頭,期盼有更多的企業能積極投入,所有消費者都能支持這概念,共為社會美好明天而努力。

  走筆至此,感觸良多,為這社會擔憂,也為這世界慶幸;憂的是崩世代的經濟態勢何時休,讓人們重拾往日歡樂時光;慶幸的是還有處方,能為這病入膏肓的經濟體系改善體質,讓它逐漸好轉。當然我也要利用這小小篇幅對這個少女音樂家喝采,因為她點出所有年輕E世代心中的苦悶,也為這揺揺欲墜的經濟體提示明燈,照亮邁向幸福之路。同時也要為多年提倡公益型企業概念的順發企業吳錦昌董事長鼓掌,真希望他的抛磚引玉,能引起共鳴,讓世界每一個角落裡的大小企業都能起而效尤,共同為這讓人漸感無望的社會,帶來希望、有感,並日趨幸福。

  最後願那溫水裡的青蛙都不是你我,若你不幸已浸在裡面,請趕快跳出來,因為逃避不能解決問題,悲傷只能自艾自憐;未來要靠自己創造,唯有更積極、更奮起,目標理想才可能離我們愈來愈近。

助人為快樂健康之本


◎文/楊志良(亞洲大學講座教授)

  「助人為快樂之本」,這不是因為老師教的,請不用懷疑,測量腦波及多巴胺的分泌(一種令人有幸福感的腦內分泌物),都顯示幫助別人會令人健康快樂。很多嚴謹的研究也證實長期從事義工的人,平均而言,比不擔任義工的人為健康長壽。

  古有明訓:「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然而「己」是什麼,只是自己一個人嗎?多數父母把「己」包括了子女,可以位子女做很重大的犧牲。部落族長、國家領袖常把「己」擴大到族人及國人,如文天祥、史可法,或為保家衛國犧牲性命的將士。如果「己」只是自己一個人,就沒有「己」了。一個成功的人、一個興盛的社會國家,就是有很多人把「己」擴大了,否則就是衰弱敗亡。

  另一方面,對億萬富翁而言,多或少一萬元對生活沒有任何影響,也通常無感,若分給一家四口只有一碗泡麵或繳不起學費的年輕人,一萬元就有很大的效果。因此錢較多的人捐給急迫需要的人,對社會整體而言,錢的效用或幸福感增加了,捐助者也因此獲得益處。因此,即使只是捐出幾件舊衣服,也都會有莫名的愉悅感覺。

  黃凱盈小姐是位優秀的音樂家,卻特別關心在M型社會下人們的困境:經濟成長了,卻不但沒有提升社會整體幸福,反而讓更多人生活在貧困與潦倒之中。她觀察吳錦昌先生的「消費做公益」──企業銷售物品保證價格最低、將企業獲利的二十%拿出來做公益、公司財務完全公開,可說是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典範。

  因此黃凱盈特別在書中倡導,期望有更多企業加入。未來若能由社會公正人士組成審查認證及監督的社團,讓消費者既消費又是做公益,愈多企業與消費者認同公益企業的理念,社會必將更為和諧與美滿。

打天下、治理天下、共榮天下

 
◎文/鍾惠民(國立交通大學EMBA教授兼執行長)

  敝人從事EMBA教學多年,對於何謂成功的企業家有許多的觀察,二〇〇八年我也接任了國際上最重要的公司治理期刊《公司治理:國際性評論》 (Corporate Governance: An International Review, Blackwell-Wiley)的副編輯。對於好的公司治理與企業社會責任的實踐,如何幫助企業與社會發展,也累積不少理論與實務個案的觀察。

  成功的企業家要能打天下、治理天下進而愛天下與共榮天下;在創業初期必須要將企業從創業中帶出成長與持續獲利,進而成為產業中的重要參與者。創業期所面對的相對是環境變化大且資源的不足,所以企業在創業期可能人治的色彩較濃厚,但當企業進入成長期、永續經營期,除了不斷追求創新與卓越的管理,更需要好的公司治理制度。成功的企業家不僅需要有自己的企業倫理要求,更要有與社會共榮的理念。公益型企業的出現,正是實踐企業與社會共榮的理念。
 
  在世界面臨日漸極端M型化之際,以幫助社會解決問題做為目的之企業轉型風氣,不但已有成功的案例,並且持續地在擴散。本書從與企業家的訪談中,深入討論公益型企業,並且從一個企業家的角度,分享如何將公益型企業執行地具有社會價值的做法──從分析非營利組織在公益執行上所存在的問題與現象開始;然後對非營利組織的運作方式提出分析,建立企業與非營利組織間的對話;並強調非營利組織的所展現的執行力與影響力,會成為影響社會更進步的重要力量。

  本書也特別介紹公益型企業與公益鏈,能使民眾在消費時,就能為社會帶來幸福回饋的機制,也使企業工作者在為生活、為自我努力的同時,也能為社會共同的幸福產生實際的貢獻。公益型企業與公益鏈的重心與目標,就是放在公益與社會回饋的本質目標上,以為社會帶來最大效益為宗旨。

  敝人多年從事高階主管教學與擔任國際上最重要的公司治理期刊的副編輯的經驗顯示,全球華人各個國家中,台灣應該是最能發揮公司治理制度的國家。作為亞洲的領先者,台灣已有許多企業家對於公益的實踐都非常受到尊敬,不少企業家除了企業治理能力佳,更具有崇高的品格,但將理念傳播者則較少。本書的出版期望喚起各界有心人士的投入,讓公益型企業所開發出的資源,投入在具有公信力、專業知識、甚至是能夠開放公開討論的公益平台。也希望能促使一般民眾,從消費者的角度,更積極地投入公益鏈的正向循環,以行動支持公益型企業。

作者資料

黃凱盈

畢業於耶魯大學、茱莉亞音樂院,二〇一二年五月自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取得博士學位後返台,目前身兼音樂家、鋼琴家、作家等多重角色,演奏足跡遍及美國、英國、德國、丹麥、義大利、日本等地,並曾於紐約卡內基、林肯中心等知名音樂廳演出。二〇一二年返台後投入「異樂季室內樂工作坊」以及「古典好好聽音樂協會」,致力於藝文推廣、國際音樂交流等工作。 網站:www.twchambermusic.com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twchambermusic

基本資料

作者:黃凱盈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不歸類 出版日期:2012-12-05 ISBN:9789862722855 城邦書號:BO70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