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束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1天賣30萬本!上市3個月,全球熱銷突破3千萬 ◆三部曲攻佔亞馬遜書店總榜、《紐約時報》暢銷榜前3名 ◆讓美國原本只做純文學的Vintage出版社用7位數高價版權金簽下 ◆環球影業砸下1.4億天價買下電影版權 ◆從紐約律師到鄉間主婦,從歐美到亞洲40多個國家皆議論不休 ◆中文版上市後,TVBS、華視、蘋果日報、中國時報等媒體熱烈報導! 今年最火辣、最刺激的情愛小說 他們說,愛就是要能包容對方的一切,但若這份愛超越身體忍耐的極限,我到底該不該繼續…… 這世上有什麼比世界末日還悲慘? 若要安娜回答,她會說:「是我愛他,卻不能愛他。」 她這輩子第一次愛的告白就被當面狠狠拒絕,理由是「這是不對的」,天真地想探索格雷黑暗的世界卻反被吞噬,弄得身心皆傷,於是,她提出分手,狼狽逃走,卻發現:沒有他的日子更勝煉獄…… 他只有軀殼沒有心,這輩子也只懂一種男女關係:我支配,妳臣服,在安娜進入他的生命之前,這一切本來都沒問題,她在他一步步的帶領下,似乎也逐漸接受他獨特的性愛傾向,但他沒料到,她簡單的「我愛你」三個字,不僅逼出他內心最深的恐懼,更將她推離得遠遠的,更糟的是,失去她的日子,他的世界只剩無止境的黑暗, ──去他的契約!他決定了,他要提出另一項提議,她絕對無法拒絕的提議…… 這是一場性與愛彼此磨合的戰爭,要對抗的,除了格雷內心的黑暗惡魔,還包括真實的「羅賓森太太」、崩潰的前任臣服者,那不僅在他們之間掀起波瀾,更威脅到他們的性命,與此同時,安娜也即將做出重大的決定,這個決定將會改變她的人生,或說,他們的人生…… 【名家推薦】 ◎Melody(知名藝人) ◎許維恩(知名歌手)

內文試閱

序曲


  他回來了。媽咪還在睡覺,不然就是身體又不舒服了。

   我縮著身體躲在廚房的桌子底下,透過指縫可以看見媽咪,她在沙發上熟睡,手垂在黏答答的綠色地毯上。他穿了那雙有閃亮釦環的大馬靴,正站在那裡對媽咪大吼大叫。

   他用一條皮帶抽打媽咪。起來!起來!妳這個沒救的爛婊子。妳這個沒救的爛婊子。妳這個沒救的爛婊子。妳這個沒救的爛婊子。妳這個沒救的爛婊子。妳這個沒救的爛婊子。

   媽咪發出一聲啜泣。停手,求你停手。媽咪沒有尖叫,身子縮得好小。

   我用手遮住耳朵,閉起眼睛。聲音停止了。

   他轉過身,我看見他的馬靴走進廚房。皮帶還在他手上,他正試圖找我。

   他彎下腰,露出笑容,聞起來好噁心,都是菸味和酒臭。你在這裡啊,小混蛋。



   淒厲的痛哭使他醒來。老天!他滿頭大汗,心臟怦怦狂跳。搞什麼?他在床上坐起身,用手摀著臉。可惡,它們回來了,那些噪音是我發出的。他平靜地深吸一口氣,試著消除腦海和鼻腔中那股廉價波本酒和陳舊駱駝牌香菸的臭味。

1


   我已經熬過了三天沒有克里斯欽的日子,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工作是轉移注意力的好方法,時間就在一堆新面孔、待辦事項及杰克‧海德先生之間糊里糊塗的過去了。杰克‧海德先生……他低頭對我笑,藍眼閃閃發亮,正靠在我的桌旁。

   「表現很出色,安娜,我想我們會成為很棒的團隊。」

   我努力揚起嘴角,做出一個看似微笑的表情。

   「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就先下班了。」我低聲說。

   「當然,都已經五點半了。明天見。」

   「晚安,杰克。」

   「晚安,安娜。」

   我拿起包包,穿上外套往大門而去。走出戶外,我深深吸進一口西雅圖傍晚的空氣,但它無法填滿我胸口的空虛。從上週六早上就出現至今,心痛的空洞提醒著我失去的一切。我垂頭走向公車站,盯著自己的腳,仔細衡量沒了我心愛的汪達老金龜車的利弊得失……或是那部奧迪。

   我立刻將這念頭關在心門外。不行,不能想到他。當然啦,我買得起車子,一輛不錯的新車。我想他給我的金額有點太過慷慨了,我嘴裡泛起一陣苦澀,但我拋開這些,試著盡可能保持腦袋空空。我不能想起他,我不想又開始哭哭啼啼──特別是在大馬路上。
  
  公寓裡空無一人,我想念凱特,想像她正躺在巴貝多群島的海灘上,喝著清涼的雞尾酒。我打開平面電視,讓聲音填滿空虛,假裝有人陪伴,但我沒在看也沒在聽。我坐下來盯著磚牆發呆,整個人放空。除了痛苦我什麼都感覺不到,這種情形我還得持續多久?

   門鈴響了,嚇到正陷入痛苦的我,心跳漏了一拍。會是誰呢?我按下對講機。

   「史迪爾小姐的快遞。」一個沉悶又無精打采的聲音說,失望刷過我全身。我懶洋洋地走下樓,發現一位嘴裡咂咂作響嚼著口香糖的年輕人靠在大門邊,手裡拿著一個大紙箱。我簽收,帶著它上樓。盒子很大,但卻出乎意料的輕。裡面是兩打長莖白玫瑰和一張小卡。

   恭喜妳第一天上班。

   我希望一切都很順利。

   謝謝妳的滑翔機,很貼心,

   它在我書桌上最顯眼的地方。

   克里斯欽


  我瞪著打字的卡片,胸中的空虛感加深。不用懷疑,是他的助理寄來的,克里斯欽可能沒出什麼力。心痛到想不下去,我查看那些玫瑰──它們很美,我不忍心就這樣丟進垃圾桶,便認命地走向廚房找花瓶。



   生活變成了某種循環:醒來,工作,哭泣,入睡。唔,應該說試著入睡。我連在夢裡都逃不開他。銀灰熾熱的雙眸,迷失的神情,閃亮耀眼的髮全都縈繞在我心裡。而音樂……那麼多的音樂,我無法忍受再聽見任何音樂。我小心翼翼地避開它,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因為連電視廣告的配樂都會讓我打冷顫。

   我沒和人交談,連我媽或雷伊都沒有。我現在沒有餘力閒話家常。不,我不需要這些。我變成自我封閉的孤島,像被戰火蹂躪過,殘缺破碎,寸草不生,放眼望去只有一片荒蕪。沒錯,這就是我。工作上我可以不帶感情的與人交流,但也僅限於此。如果要和媽媽聊這件事,我知道自己會心碎得更徹底,而我已經崩潰到體無完膚了。

   我完全沒有食慾。星期三中午我終於吃了一杯優格,而那是我從上週五以來吃進的第一份食物。我的新發現是,我竟然可以靠拿鐵和健怡可樂活下去。咖啡因讓我保持行動力,但也讓我焦慮。

   杰克開始會在我身邊徘徊,有時會來煩我,問一些私人問題。他的目的是什麼?我對他很客氣,但有必要和他保持一點距離。

   我坐下來開始處理那一疊寄給他的信函,這令人分心的勞動作業讓我很高興。我的電子郵件收件匣發出輕響,我很快地查看是誰寄信來。

   要命,是克里斯欽。噢,天哪,不要在這裡……不要在上班的時候。

  
寄件者:克里斯欽‧格雷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點5分
收件者: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親愛的安娜塔希婭,

  原諒我打擾了妳的工作,我希望一切都很順利。妳收到我的花了嗎?

  我記得明天是妳朋友攝影展開幕的日子,我相信妳也還沒有時間去買輛新車,而那段路程並不算近。如果妳願意,我會很高興能夠載妳一程。

  請再告訴我。

克里斯欽‧格雷
格雷企業控股有限公司總裁

  
  淚水幾乎要奪眶而出,我急忙離開座位,衝到洗手間逃進其中一個隔間。荷西的展覽,該死,我完全忘得一乾二淨,我還答應過必定出席。唉,克里斯欽說得對,我要怎麼去那個地方?

   我按著額頭,荷西怎麼沒打電話來?話說回來,為什麼沒有任何人打電話給我?我一直失魂落魄的,沒注意我的手機根本沒響過。

   可惡!我真是個白癡!我把電話全轉接到黑莓機了。這下慘了,克里斯欽八成接聽了我所有的電話──除非他已經把黑莓機丟了。他怎麼弄得到我的Email地址?

   他連我穿幾號鞋都知道,Email地址對他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我能再見他嗎?我忍受得了嗎?我想再見他嗎?我閉上眼睛仰起頭,悲傷和渴望刺穿了我。我當然想啊。

   或許……或許我可以告訴他我改變心意了……不,不,不行。我不能和一個以傷害我為樂的人在一起,一個無法愛我的人。

   折磨人的回憶閃過眼前──滑翔機、牽手、親吻、浴缸、他的溫柔、他的幽默、他那陰暗憂鬱又性感的注視。我想念他,已經五天了,五天的痛苦折磨感覺像永無止盡。我每天哭著入睡,但願我當初沒有離開,希望他會有所改變,期盼我們仍然在一起。這種可怕的失心瘋狀態還要持續多久?我簡直像身處煉獄之中。

   我緊緊環抱雙臂,想讓自己振作一點。我想念他,我真的很想他……我愛他,就是這麼簡單。

   安娜塔希婭‧史迪爾,妳還在上班耶!我得堅強些,但我想去參觀荷西的攝影展,我心底深處的那個被虐狂也想見克里斯欽一面。我深吸一口氣,走回辦公桌。 寄件者: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點25分
收件者:克里斯欽‧格雷


嗨,克里斯欽,

  謝謝你的花,它們很美。

  你說對了,若有便車可搭我會很感激。

  謝謝你。

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SIP購稿編輯杰克‧海德助理

  
  我查看電話,發現還是轉接的狀態。杰克正在開會,所以我很快地打給荷西。

  「嗨,荷西,是我,安娜。」

  「妳好呀,陌生人。」他的口氣親切又溫暖,讓我差點再次情緒崩潰。

  「我不能講太久。我明天幾點去你的開幕活動比較好?」

   「妳還是會來嗎?」他聽起來很興奮。

   「當然會。」想像他一定樂得合不攏嘴,我露出五天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七點半。」

   「那明天見囉。再見,荷西。」

   「拜,安娜。」
  
寄件者:克里斯欽‧格雷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點27分
收件者: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親愛的安娜塔希婭,

   我應該幾點去接妳?

克里斯欽‧格雷
格雷企業控股有限公司總裁
  
寄件者: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點32分
收件者:克里斯欽‧格雷


   荷西的活動七點半開始。你建議幾點好呢?

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SIP購稿編輯杰克‧海德助理
  
寄件者:克里斯欽‧格雷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點34分
收件者: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親愛的安娜塔希婭,

  波特蘭和這兒有點距離,我大概五點四十五分過去接妳。

  很期待見到妳。

克里斯欽‧格雷
格雷企業控股有限公司總裁
  
寄件者: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主旨:明天
寄件日期:2011年6月8日下午2點38分
收件者:克里斯欽‧格雷


   到時見。

安娜塔希婭‧史迪爾
SIP購稿編輯杰克‧海德助理

   我的天,我要和克里斯欽見面了,這五天來我第一次鼓起些許勇氣,放任自己想像一下他過得如何。

  他想我嗎?可能不像我這麼想他。他找到新的臣服者了嗎?這念頭太過痛苦,我立刻將之抹去。看著眼前那一疊該幫杰克整理的信件,我開始動手,好將克里斯欽再次逐出腦海。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輾轉反側,嘗試入睡。這麼多天以來,我首次沒有哭著睡著。

  我在腦海裡描繪最後一次看到克里斯欽,也就是離開他公寓時他的表情。我忘不了他那飽受折磨的模樣,我記得他不想讓我走,這很奇怪,事情根本已經陷入了死胡同,我為什麼還要留下來?我們都在自己的問題裡原地踏步:我害怕被懲罰,他害怕……什麼?愛嗎?

  我翻了個身,抱著枕頭,一陣傷感襲來。他認為自己不配被人所愛,為什麼他會這麼想?和他的成長過程有關係嗎?是不是他的生母,那個吸毒的妓女害的?我胡思亂想了好一陣子,直到睡意將疲憊不堪的我席捲而去。



  上班時間過得很慢,但杰克今天卻特別殷勤,可能是凱特的紫色洋裝和黑色高跟靴子的功勞,不過我沒多想。我決定收到第一筆薪水後就去置裝。這件洋裝現在穿起來有點太鬆,但我假裝沒注意到。

  終於,五點半了,我拿起外套和皮包,試著鎮定心神。我就要見到他了!

  「妳今晚有約會嗎?」正要下班的杰克經過我座位旁時問道。

  「對。不對,不是那樣。」

  他挑起眉看著我,明顯充滿興趣。「男朋友?」

  我臉紅了。「不是,朋友而已。前男友。」

  「也許明天下班後妳可以賞臉一起去喝一杯。妳第一週表現得很好,安娜,我們應該慶祝一下。」他微笑,臉上露出一抹難解的表情,讓我有點不自在。

  他雙手插在口袋裡,悠哉地走出雙扇大門。我對他剛才的邀約皺眉,和主管喝一杯是個好主意嗎?

  我搖搖頭。我得先和克里斯欽‧格雷一起度過今晚,我該怎麼做?我匆匆走進化妝室做最後的整理。

  我在牆上的大鏡子前仔細審視自己的臉:還是一貫的蒼白,過大的眼睛底下掛著兩個黑眼圈,我看起來憔悴得跟鬼一樣。真是的,我希望自己懂得如何化妝。我塗了睫毛膏,上了眼線,掐掐臉頰希望可以帶來些好氣色,也梳了頭髮,讓它們乖乖地垂在背後。我做個深呼吸,這樣應該還過得去。

  我緊張地走出門廳,微笑著和接待櫃台的克萊兒揮手道別,我想她和我會成為朋友的。我走向大門,杰克正在和伊莉莎白說話,他咧嘴一笑,快步上前幫我開門。

  「妳先請,安娜。」他低語。

  「謝謝。」我有點尷尬地笑。

  泰勒正在大樓外的人行道上等我,幫我打開了後車門,我怯怯地瞄了跟在我身後的杰克一眼,他驚訝地看著那輛奧迪休旅車。我轉身坐進車後座,他就在那裡──克里斯欽‧格雷,穿著灰色西裝,沒打領帶,白襯衫領口敞開,銀灰眼眸炯炯有神。

  我的嘴發乾,他看起來好耀眼,只是正一臉不悅地瞪著我看。怎麼了?

「妳上次吃東西是什麼時候?」泰勒一幫我關上車門,他就厲聲質問。

  該死。「哈囉,克里斯欽。嗯,我也很高興見到你。」

  「現在別跟我耍嘴皮子,回答我。」他的眼睛似要噴出火。

  完蛋了。「呃……我中午吃了優格,哦,還有一根香蕉。」

  「妳上次好好吃頓飯是什麼時候?」他生氣地問。

  泰勒坐進駕駛座,發動車子,駛入車流之中。

  我往外望,杰克正在對我揮手,我不知道透過隔熱玻璃他怎麼看得到我,但我也向他揮揮手。   「那是誰?」克里斯欽忽然提問。

  「我主管。」我偷看身邊這個俊美的男人一眼,他的唇抿得死緊。

  「所以呢?上一頓飯?」

  「克里斯欽,這真的不關你的事。」我低聲說,覺得自己特別勇敢。

  「妳做的一切都關我的事。告訴我。」

  不,才不是!我挫敗地低吼一聲,向天空翻個白眼,克里斯欽則瞇起眼。這麼久以來頭一遭,我想要大笑。我努力壓下格格笑的衝動,看到我拚命想板著臉的樣子,克里斯欽的表情柔和了些,他那優美如雕刻般的唇漾起一抹笑意。

  「怎麼樣?」他問,聲音溫和了點。

  「蛤蜊義大利麵,上週五吃的。」我輕聲回答。

  他憤怒地閉上眼,臉上掠過一抹像是悔恨的情緒。「我知道了。」他的聲音不帶情緒。「妳看起來像瘦了三公斤,可能不止。請多吃點東西,安娜塔希婭。」他責備我。

  我低頭盯著交纏的十指。為什麼他總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他移動身軀,轉頭看我。「妳好嗎?」聲音依舊溫柔。

  唔,其實我糟透了……我嚥了一下口水。「如果我說很好,那就是在騙你。」

  他猛地吸一口氣。「我也是。」他低喃,伸手握住我。「我想妳。」他補充道。

  噢,不妙,肌膚相親。

  「克里斯欽,我……」

  「安娜,拜託妳,我們得談談。」

  我快要哭出來了。不行。「克里斯欽,我……求求你……我已經哭夠多了。」我輕聲說,試著穩住情緒。

  「噢,寶貝,別這樣。」他拉住我的手,我一不注意就被拉上他的大腿。他摟著我,鼻子埋在我髮間。「我好想妳,安娜塔希婭。」他呢喃。

  我想掙離他的懷抱,保持一點距離,但他將我壓在他的胸前抱得好緊。我融化了,噢,這裡就是我心之所向。

  我將頭靠向他,他不斷地吻著我的髮。我回家了。他聞起來有亞麻、衣物柔軟精、沐浴乳和我最喜愛的香味──克里斯欽。那一剎那,我容許自己幻想一切都會好轉,這稍微舒緩我破碎的心。

  幾分鐘後,泰勒將車停在路旁,但我們還在西雅圖市區。

  「來吧,」克里斯欽扶我離開他的大腿,「我們到了。」

  什麼?

  「直升機機場,在大樓屋頂上。」克里斯欽解釋,同時抬頭往上方看。

  想也知道,查理探戈。泰勒開車門,我下了車,他對我慈愛溫暖地微笑,我感到安心地回他一笑。

  「我應該把手帕還你。」

  「留著吧,史迪爾小姐,連同我的祝福。」

  我臉紅了,克里斯欽繞到車子這一側牽起我的手,他納悶地看了泰勒一眼,後者面無表情地回看他,什麼都沒有洩漏。

  「九點?」克里斯欽對他說。

  「好的,先生。」

  克里斯欽點頭,轉身帶我穿過雙扇大門來到那華麗的門廳。我因為與他那修長的手指交握而狂喜。我感受到那股同樣的引力──我被吸住了,就像伊卡洛司之於太陽。我已經被燙傷過一次,卻又再次回到原點。

  走向電梯,他按下按鈕,我偷偷看他,他臉上是那神祕又若有似無的微笑。門打開了,他鬆開我的手輕扶我入內。

  電梯門關上,我大膽地再看他一眼,他低頭,銀灰眼眸望著我,眼神灼熱,兩人之間的電流再次出現,幾乎觸手可及。我似乎能嘗到火花的滋味,那使我們興奮不已,縮短了彼此間的距離。

   「老天。」我驚呼,這股原始本能的濃烈吸引力充滿我全身。

  「我也感覺到了。」他說,眼眸迷濛熱切。

  深沉致命的慾望在我的小腹聚集,他握住我的手,拇指輕擦過我的指背,我體內深處的肌肉愉悅地縮緊。

  他怎麼還能如此影響我?

「請不要咬嘴唇,安娜塔希婭。」他輕聲道。

  我抬頭看他,鬆開唇。我想要他,就在這裡,現在,在這電梯裡。我該如何忍住?

  「妳知道這樣做對我的影響。」他低喃。

  噢,我依然能影響他啊。我內心的女神鬧了五天脾氣後醒過來了。

  電梯門忽然打開,破除了魔咒,我們已來到屋頂。風很大,雖然我穿了件黑色外套,但還是有點冷。克里斯欽伸手環住我,將我拉進懷裡,我們快速前往停在停機坪中心的查理探戈,螺旋槳正在緩緩轉動著。

  一位高大、金髮、臉型方正、穿著黑西裝的男人跳了下來,蹲低身子跑向我們。和克里斯欽握了握手,他在螺旋槳的噪音下大吼──

  「可以出發了,先生。她是你的啦!」

  「檢查都做好了?」

  「是的,先生。」

  「你八點半左右會來接她?」

  「是的,先生。」

  「泰勒在外面等你。」

  「謝謝您,格雷先生。祝您前往波特蘭一路順風。小姐晚安。」他向我致意,依然抱著我的克里斯欽點頭回禮,隨後彎下腰帶我到直升機門邊。

  進到機艙後,他幫我將裝備牢牢穿好,安全帶拉得緊緊的。他別具深意地看我一眼,露出神祕的微笑。

  「這應該可以讓妳乖乖的不亂動,」他輕聲說。「我必須說,我真喜歡看妳被五花大綁的樣子。別亂碰東西。」

  我的臉紅到發燙,他的食指劃過我的臉,接著將耳機遞給我。我也想碰你啊,是你不允許而已,我拉下臉。他把安全帶繫得死緊,我完全動彈不得。

  他坐上駕駛座,繫好安全帶,開始做那一套起飛前的例行檢查。他做什麼事都如此幹練,真的很迷人。他戴上耳機,撥動一個開關,螺旋槳開始加速,噪音震耳欲聾。

  他轉頭看著我。「準備好了嗎,寶貝?」他的聲音透過耳機傳來。

  「嗯。」

  他露出孩子氣的笑容。哇噢──我好久沒看到了。

  「呼叫Sea-Tac塔台,這裡是查理探戈Golf─Golf Echo Hotel,起飛準備就緒,將經由PDX前往波特蘭。請確認,通話完畢。」

  航管局人員模糊的聲音傳來,下達著指令。

  「收到。塔台,查理探戈準備起飛,通話完畢後離開。」克里斯欽撥動兩個開關,抓緊操縱桿,直升機開始緩慢平穩地升空,飛向傍晚的天際。

  西雅圖和我的胃一起往下墜,眼前的景色美不勝收。

  「我們曾經追逐過黎明,安娜塔希婭,現在輪到日落了。」他的聲音從耳機中傳來,我驚訝地轉頭看他。

  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總是可以講出無比浪漫的話語?他微揚嘴角,我忍不住害羞地回他一笑。

  「日落時分一樣有很多美景可看。」他說道。

  上一次我們飛往西雅圖時天色很暗,但傍晚的景色令人嘆為觀止,確實超凡脫俗。我們在摩天大樓群中飛翔,離地面越來越遠。

  「愛司卡拉就在那裡。」他指著大樓方向。「波音公司在那邊,妳剛好可以看到太空針塔。」

  我伸長脖子。「我從來沒去過。」

  「我再帶妳去──我們可以在那裡吃飯。」

  「克里斯欽,我們已經分手了。」

  「我知道,但還是可以帶妳去那裡,把妳餵飽。」他望著我。

  我搖頭,決定採取比較輕鬆的應對方式。「空中景色非常美,謝謝你。」

  「令人印象深刻,對嗎?」

  「你飛機開得這麼好才令人印象深刻。」

  「這是出自妳口中的讚美嗎,史迪爾小姐?不過我本來就相當多才多藝。」

  「我很清楚這一點,格雷先生。」

  他轉頭對我扯扯嘴角,五天來第一次,我放鬆了一點點。事情可能不會如想像的那麼糟。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E L詹姆絲(E L James)

度過二十五年的電視圈生涯後,決定追尋童年的夢想,撰寫能讓讀者深深愛上的故事,於是誕生了「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系列——全球銷量超過一億兩千五百萬本,被翻成五十二種語言出版的三部曲鉅作。 二○一二年,她獲芭芭拉.華特絲評選為「十大最具魅力年度人物」之一,同時榮獲《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及《出版家週刊》的「年度人物」。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長踞《紐約時報》暢銷榜長達一百三十三週。二○一五年改編為電影,並由她擔任製作人,上映後隨即打破環球影業全球票房紀錄。 她目前和丈夫——小說作家及編劇奈爾.雷諾及兩個兒子住在倫敦市西區。身為製作人的她在監製接下來兩部《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自由》電影的同時,依然不忘創作更多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E L詹姆絲(E L James) 譯者:朱立雅 出版社:春光 書系: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2-11-16 ISBN:9789865922085 城邦書號:OG0012 規格:膠裝 / 單色 / 5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