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冰鑑識人學(改版):看曾國藩如何成功識人、用人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冰鑑識人學(改版):看曾國藩如何成功識人、用人

  • 作者:公孫策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2-09-03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本書為商周於2006年出版的《冰鑑識人學:看曾國藩如何成功識人、用人》改版書! 深入剖析兩百年來天下第一相人奇書《冰鑑》,精采破解曾國藩出將入相、明哲保身的官場絕學,教你準確識人,也教你提升個人形象。 掌握比面相學更準確的識人術,幫你看透對方身體語言、晉升職場社交紅人! 曾國藩一生以識人、用人而成功,據說《冰鑑》一書正是他觀人的重要參考依據,幫助他在短時間內羅致了如李鴻章、左宗棠、郭嵩燾、彭玉麟、沈葆楨、胡林翼等傑出將帥。這些人不僅幫助曾國藩成就一代偉業,也各有建樹、名垂青史。 《冰鑑》不同於一般「削皮剝骨」的相書,全書只有七章、二千多字,說的是原則而非細節;它屏棄了重形輕神、重奇輕常、重術輕理的面相傳統,著重觀人的整體,從相、神論人的本質及發展,講究內外在的均衡、對稱與適度,不僅適用於觀「文人」,更適用於觀現代人,特別是今日的「上班族」! 我們身處每天都在「觀人」、人家也在「觀我」的現代社會中,自然十分注重個人形象;本書不止可以用來觀人,更可用於改善自我形象——應對進退時,眼神、態度與聲音應該如何呈現?又該如何適宜地改善外型?本書不僅對一般人的職場生涯與交友進退亦有所助益,亦是需要進用新人的管理階層的絕佳參考書。 【名家推薦】 ◎朱振藩(專欄作家) ◎何麗玲(春天診所.艾美郵購創辦人) ◎何飛鵬(城邦出版集團執行長) ◎邱文仁(職場專家) ◎曾繁城(台積電副董事長)

目錄

◎〈專文推薦〉冰鑑的前世今生  朱振藩 03
◎〈導讀〉曾國藩的觀人術,現代人的形象學  公孫策 11

◎一、神骨
‧神與骨 24
‧論眼神 32
‧論精神 37
‧論頭骨 46
‧骨色與骨質 56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63

◎二、剛柔
‧主張先天調和 68
‧外剛柔 76
‧內剛柔 81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89

◎三、容貌
‧身體四肢與五官 94
‧論身材 101
‧論相貌 107
‧論五官 115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123

◎四、情態
‧精神的延伸 128
‧情態四型 136
‧與人的態度 145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152

◎五、鬚眉
‧鬚眉男子 158
‧論眉毛 165
‧論鬍鬚 170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175

◎六、聲音
‧聲與音 178
‧論聲 184
‧論音 192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199

◎七、氣色
‧主近期運勢 204
‧與時轉換 211
‧論好氣色 217
‧論壞氣色 222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227

◎附錄:《冰鑑》原文 229

導讀

曾國藩的觀人術,現代人的形象學   


  《冰鑑》一書,世傳為曾國藩的相人術。但是,有人說此書係曾國藩所著,則誤傳了。

  本書附錄之手抄本,最後一段明明白白寫著:「余家有《冰鑑》七篇,不著撰人姓名……,南海吳榮光荷屋氏并識」。易言之,這本書既是吳榮光的「家藏」,且不知作者姓名,當然是吳榮光的先人藏書,而曾國藩則是吳榮光的晚輩,自無可能為曾國藩的著作。

  吳榮光,字伯榮,荷屋是他的號。清期中葉名臣,歷任江西、河南、陜西、福建、浙江、湖南等地方官。他在湖南巡撫任內,於著名的長沙嶽麓書院修建「湘水校經堂」,專課經史,以經義、治事、詞章為主。在當時,那是一種「導正八股,講求實學」的作為。

  湘水校經堂於一八三一年建立,而曾國藩在一八三四年到嶽麓書院「進修」,同年考中舉人,翌年上京赴試。極有可能,他在這段期間讀到了《冰鑑》這本書,甚至成為他日後「觀人」的重要參考書。

  至於《冰鑑》這本書,一般人將它當相書來讀,可是它卻不是那種「削皮剝骨」的相書,更沒有「毫釐剖析」的面部圖譜,反而只有戔戔七章、二千多字,說的是原則而非細節。再就吳榮光註解來看:「觀人之法,孔有焉廋之辭,孟有眸子之論」——孔子在《論語.為政》說:「視其所以(動機),觀其所由(過程),察其所安(目標)。人焉廋(掩藏)哉!人焉廋哉!」《孟子.離婁上》:「聽其言也,觀其眸子(瞳),人焉廋哉!」孔孟說的都是觀人術,而非相人術。做為封疆大吏,肩負為國舉才之責,觀人術當然是「經世致用」的重要學問,所以吳榮光說「吾輩其可不知乎此」,並將之刻印傳世。所以,曾國藩既然師承湖湘學派,以經世致用為職志,有這麼一本觀人術參考書,乃是合理的推論。

  然而,即使《冰鑑》是一本「最不像相書的相書」,它畢竟還是一本相書。曾國藩一生以「識人之明」見稱,帶過數十萬兵、用過數百名將領、推薦過十數位督撫封疆大吏,他是憑著閱歷觀察,或者參考了多少相法?

  基本上,曾國藩對命運、占卜是不信的。

  曾國藩一八六一年兵困江西時,心情低潮令他「實無生人之樂趣」,甚至已經寫好「遺囑」給兒子曾紀澤和曾紀鴻。遺囑最末段叮嚀祖父星崗公(曾玉屏)的家訓「八字、三不信」:八個字是「書蔬魚豬,早掃考寶」,三不信是不信僧巫、地仙、醫藥,其中所謂地仙,就是風水師、相卜師(不信醫藥是指不要相信走方郎中為賣藥而誇大病情,並非有病不吃藥之意)。

  曾國藩對所謂「富貴之相」的看法,在他的《日記》中有一段:

  端莊厚重是貴相,謙卑涵容是貴相。

  事有歸著是富相,心存濟物是富相。

  易言之,他信的是內在修為會引導「相隨心轉」,莊重能容自然貴,踏實有同情心自然富。

  然而,關於曾國藩善於看相的故事卻流傳甚廣,其中最有名的一則見於《古春風樓瑣記》:

  李鴻章募成淮軍之後,帶領幾位將領赴營參謁曾大帥,曾國藩接見這幾位淮軍將領,一言不發,點點頭、揮揮手讓他們先退出,然後對李鴻章說:「少荃(李鴻章字),這些人確都不差,將來有成就的,當以那個麻面少年的成就最大。」

  李鴻章問何以見得?曾國藩說:「各人見我出來,都改容屏息肅之,只有那麻面少年見我走過,昂然而立,眉宇間似有不平之色。此人膽量與才氣,都遠在諸人之上。你如不能用,殺了他,以免後患。」

  那麻面少年,就是劉銘傳。以此見之,曾國藩是善於「相人」的,可是卻不是用一般相法那種「削皮剝骨」的解剖方法,而是望其神、氣、色——這就和《冰鑑》的方法相合了。

  在他的《日記》中有一例,針對當天見過的幾位新任哨官:

  王春發:口鼻方正,眼有清光,色豐美,有些出息。

  毛全陞:鼻梁正,中有斷紋。目小,眼無神光。口小,不可恃。

  康順利:目小有精光,眉粗,笨人。

  曾國藩觀人一定先觀眼神,其次看五官配置,這和《冰鑑》的方法:「文人先觀神骨,開門見山,此為第一」的確是相合的。

  命相占卜之學,信者言之鑿鑿,不信者嗤之以鼻。我個人視之為「統計學」,甚至包括「現代相術」如血型、星座等,皆屬統計經驗的累積,不能說完全沒有根據,也不能以個案不符而全盤否定。但是,既然是統計,就有誤差,所以不可能完全命中,端視下斷之人累積了多少經驗(樣本數),以及他的判斷方法(解讀功力)如何。

  若以此言之,則曾國藩的「樣本數」可是大得不得了,而且這些「樣本」更容許他長期觀察印證——因為他是大帥。

  初募湘軍之時,曾國藩每天親自坐在招募處,看到「黑腳桿又不多話的鄉野老實之人」,就出聲「好,好」,此人就錄取了;看到「白面皮的城市之人」或話多之人,就出聲「唔、唔」,此人就不選入。易言之,打開始是每一個兵都經他親自看過(這個樣本數夠大了吧),而且這些子弟兵都跟著他出生入死,有些後來因戰功而賞賜「黃馬掛」(相當一級勳章之榮典),當然也有更多人壯烈成仁——這就是「印證」,什麼樣的人「福薄」、「福壽」都印在曾國藩的腦子裡。

  湘軍後來膨脹到數十萬人,當然不可能由曾大帥一一面試,但是麾下所有營官(校級)、統領(將級)仍然全都由他委派、批准,而且湘軍的幹部一律內升:「營官由統領挑選,哨弁由營官挑選、什長由哨弁挑選,勇丁由什長挑選」,也就是得一級一級上報,這也使得曾國藩個人的「樣本數」一直在累積當中——有了如此龐大數量的資料庫、樣本數,曾國藩縱使不懂相法,也比任何半仙、鐵嘴準得多了吧!   此所以有一位幕僚後來著書回憶:「大帥在軍命將,說某人可為營官、某人可為大帥;某人福薄,當以死難著名;某人福壽,當以功久終。皆一一驗證。」有本事一一驗證,就是憑著曾國藩一生閱人無數。

  《冰鑑》對曾國藩的幫助,更因為它是專門針對「文人」的一本相書,這又和當時的社會背景有著深刻的關係。

  清朝的社會主幹是中小地主階級的知識分子,亦即所謂「耕讀世家」。中國社會雖然農民佔絕大多數,但是無田無產的佃農並沒有能力晉升他們的社會地位,因為供不起子弟讀書。耕讀世家則「進可攻,退可守」:家族中一旦有優秀子弟做了大官,不只是光宗耀祖,其他堂兄弟、子侄輩就都有機會得到庇蔭;而任一家族「發家」了,同學、同鄉、世交也都有了夤緣的機會,從而他們的佃農、長工也受到比較好的待遇。但是,書讀得好卻未必仕進順利,那些考運不好、做不到官的就安心在家開館授課,期待教出一個「英才」來光大門楣。

  久而久之,一個龐大的紳士階級就形成了,他們是鄉梓的意見領袖,佃農階級則習慣於聽從紳士階級;到了清朝中葉以後,由於仕進的機會太少,全國紳士人數超過一百萬人,可是政府官職(包括候補虛銜)只能容納十五萬,也就是閒居不得志的紳士有幾十萬近百萬。

  洪秀全就是一個考不取秀才的紳士,可是太平天國造反的號召卻是「外教」,非但不能贏得紳士(意見領袖)階級的支持,反被以儒家為正統的讀書人視為異端邪說——這給了曾國藩大好機會。

  與曾國藩同時受命在地方組織鄉勇團練的不止湖南一地,後來卻只有湘軍成功,就是因為旁人只招募勇丁,曾國藩卻是「用紳士為將,用農夫為勇」。他在一個募勇奏摺中指出:「大抵山僻之民多獷悍,水鄉之民多浮滑;城市多游惰之習,鄉村多樸拙之夫。故善用兵者,嘗好用山鄉之卒,而不好用城市近水之人」。這也是前述他「好好」、「唔唔」的選卒原則。

  用紳士擔任軍官,剛好符合農夫聽從紳士的慣性。而紳士階級閒居者既多,滿腔「報國血忱」,滿腹「經國大志」,有這麼一個天上掉下來的機會可以「上馬殺賊,下馬草露布」,自然熱衷參與。再加上一些原本已經享有名聲的知識分子,基於保衛先聖賢哲道統的立場,紛紛投入曾國藩幕府,於是人才昌盛——有將、有兵、有好幕僚,這是曾國藩成功的要件。

  總之,紳士階級知識分子既是湘軍主幹,而《冰鑑》又專注於「文人」,自然對曾國藩在選擇將校時大有參考價值。

  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曾國藩面對的是戰陣凶危,後頭卻還有慈禧太后與滿族親貴的猜忌隱憂,偏偏他還得負責保舉人才——萬一保舉之人出了狀況,例如打了敗仗,一則被保舉之人遭殃,二則自己也會被連累。他在給曾國荃的家書中就說:「近世保人亦有多少為難之處。有保之人而旁人不以為然,反累斯人者;有保之而本人不以為德,反而仇隙者。余閱世已深,即薦賢亦多顧忌,非昔厚而今薄也。」以此得見,曾國藩愈到後期,推薦人才愈保守,而保守的原因則是擔心「若他闖了禍,我跟著倒楣」。

  事實上,人生是有運氣的,有的人就是官運不好。

  漢武帝時,下詔全國推薦人才,這些人才先安置在「郎署」見習,表現好,受到皇帝賞識就派官給他做。有一次,武帝到郎署巡視,遇見一個白髮老翁,這人名叫顏駟,從漢文帝時就擔任「郎」官。武帝很詫異:「為何年事已高,仍然為郎(郎多半是年輕人)?」顏駟回答:「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喜老而臣年少,陛下喜少而臣已年老,因此歷經三世都沒有晉升機會。」這就是造化弄人的例子。

  曾國藩帶兵打仗數十年,遇到的意外(意外之勝、意外之敗)、見到的造化弄人不知凡幾,儘管他秉持「盡人事,聽天命」,終不免希望能夠趨吉避凶,而《冰鑑》若能助他觀人運氣(參考〈氣色〉一章),當然太好了!

  無論如何,曾國藩以識人、用人而成功,縱使他不信相術,也必定擅長觀人之法,《冰鑑》乃是他觀人術的重要參考書。

  曾國藩本人的面相,更是《冰鑑》優於其他面相之書的絕佳見證:

  作《湘軍志》的王闓運曾記載,曾國藩的面相以相法而論「當刑死」(不得善終),但是後來卻能封侯拜相,且庇蔭後人(子、孫婿皆受益)。這裡所謂「以相法而論」的相法,就是一般的面相學——曾國藩一生殺人無數、樹敵無數,仇敵恨他「必啖之而後快」,政敵恨他「必去之而後安」,刑死似乎是合理的。但是曾國藩最厲害的一門功夫就是持盈保泰,在他的家書、日記當中,不斷出現自我戒惕與警告弟、子的言語,所以他能常保尊貴。

  相對於信任傳統面相術的王闓運,中國第一位留學生(耶魯大學)容閎卻是另一種觀人術,他在回憶錄中記載第一次見到曾國藩的印象:

  余見文正(曾國藩諡文正)時為一八六三年,文正已年逾花甲,精神奕然,身長約五尺八九英吋(在當時算高個兒),軀格雄偉,肢體大小成相稱。方肩闊胸,首大而正,額闊且高,眼三角有稜,目眥平如直線。凡尋常蒙古種人,眼必斜,顴骨必高,而文正獨無此,兩頰平直,髭髯甚多。目雖不巨,而目光銳利,眸子作榛色,口闊唇薄,是皆足為其有宗旨、有決斷之表徵。

  容閎的觀人術就接近《冰鑑》的方法了。同時,由曾國藩的面相氣質能令容閎起欽佩之心,讓我對本書的寫作,有了不同於一般相術的方向:

  相術既不是「普通人」學得會的,看了也沒有實用的價值,因此鮮少有「普通人」愛看。但是若換一個角度:我們每天都在「觀人」,人家也在「觀我」,現代人又注重形象,那麼,這本書可以不止用於觀人,更可用於改善自己的形象——應對進退時,眼神應該如何?態度應該如何?聲音應該如何?甚至我的外型可以做何種改善?於是這本書又可以當做現代人的形象自修參考書來讀。

  商周出版邀我寫一本「普通人可以閱讀的《冰鑑》」,我最初持保留態度,因為我本人缺乏慧根不愛看相書,當然談不上研究。但我仍然為此做了一些功課,發現所有書店都將《冰鑑》放在「命相、占卜」的架子上,而且內容都側重相術專業,絕非普通人會去翻閱的,即使去翻閱也看不下去。所以,我將曾國藩的故事,和他同時期中興名臣、名將的故事,乃至歷史上其他人物的故事加進去,相信對可讀性應有裨益。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神骨第一節 神與骨


本文

語云:「脫穀為糠,其髓斯存。」神之謂也。
「山騫不崩,惟石為鎮。」骨之謂也。
一身精神,具乎兩目;一身骨相,具乎面部。
他家兼論形骸,文人先觀神骨。開門見山,此為第一。

語譯

  俗話說「稻穀脫去糠皮,稻髓(白米)仍在」,精神就是一個人的精髓;俗話又說「山上的土石剝落流失,但是山不致崩塌,因為有山岩支撐」,骨髓就是一個人的基石。

  一個人的精神具體顯現在兩隻眼睛;一個人的骨相具體顯現在面部。

  為一般大眾看相,必須兼顧整體外形和全身軀幹,為讀書人看相則首先看他的雙目和頭骨。正如一開門就看見山,看一個讀書人的相,看了神骨便知大略,這是第一要點。

深入剖析

  開宗明義就指出《冰鑑》和一般相書不同之處:這是一本專注於「相文人」的相書,也就是針對清朝時期的「紳士階級」的相書。

  中國的知識分子階級在周朝以前只有貴族(士大夫)才能讀到書,因為文字是刻在竹簡上面,農民大眾是無緣讀書的;春秋戰國時期,大量的貴族變成平民,但他們有讀書的特權。知識就是力量,於是民間出現一個新的平民知識分子階級,不但學而優則仕,且有能力由布衣而致卿相;漢朝開始有選舉制度,由地方官推薦民間人才做官,且因為有了毛筆這種書寫工具,知識與資訊開始快速膨脹,平民知識分子階級隨之膨脹,於是形成了官僚文人階級;到了唐朝以後,科舉取士已非求才的單純目的,而是維持「學而優則仕」的一種社會公平手段。

  科舉制度一直沿襲到清朝末年,平民知識分子階級則在清朝形成「紳士階級」,他們耕讀傳家,考試順利則晉身官僚,考運不好就安分務農、開館授課,進可攻、退可守,彼此互通聲息,形成一個龐大的社會力量,既是鄉梓間的意見領袖,又有在朝為官的優秀族人為靠山。簡單說,紳士階級的家族隨時會因為有人做官、甚至做大官而發達,做官的人就成為夤緣對象,若能在他做官之前就預知這個人或這家人會發達,就可以提前「燒冷灶」,於是就有《冰鑑》的出現——專看這個階級的面相。

  為什麼相一般大眾要「兼論形骸」,相文人則「先觀神骨」?理由不外兩點:文人的生活條件較農、工、商階級變化較大,家境好與不好差別較大,而外貌形骸受物質條件影響較大,所以先看頭骨,頭骨是先天不變的(軀幹四肢則和營養有關係),此其一;文人求的是學而優則仕,仕進的目的是升官發財,所以比農、工、商階級更會做假,而最騙不了人的是那對眼睛,所以先看「雙目」,此其二。而「神」又先於「骨」。

  這個道理在《孟子》就已經講得很明白:「存乎人(心)者,莫良於眸子(目瞳),眸子不能掩其惡。胸中正,則眸子瞭(明)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眊(模糊)焉。聽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廋(匿)哉!」

  以此解釋本文:一個知識分子的外觀猶如稻穀的糠皮,他可能風光鮮麗、可能貌似忠厚、可能故作瀟灑、可能落魄狼狽,但是那一對眸子所透露出來的精神,才是穀中之髓,能看透穀糠裡面究竟是空殼子還是大白米?這才是《冰鑑》相法的第一要義。

  同樣道理,一個知識分子即使眼前落魄,若只是「土石剝落」,而山岩仍挺立,還是可能有朝一日揚眉吐氣。這就要看他的頭骨,而非面皮。

  俗話說「畫人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應該是本節的最佳註解,而文人(紳士階級耕讀為生)可能經由考試、做官的途徑由窮而達,所謂「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則是《冰鑑》開宗明義告訴讀者的第一要旨——看人不要看眼前,要看他的未來性。

靈活運用

  中國讀書人常講「讀聖賢書,所學何事」,這句話常用在提醒:學而優則仕的目的在經世濟民。但是,大多數人的目的卻在「升官發財」:發了財就可以賄賂上官、籠絡顯貴,再升更大的官、發更大的財,於是有「才—官—才」(讀書做官以後,發揮所學經世濟民,做更大的官,盡更大的才)和「財—官—財」(用錢買官、升官,發更大的財)兩條路線,前者得「守」得住清苦,後者的風險則是一旦東窗事發,下台、坐牢。

  曾國藩是「守」得住那一型。他在給諸弟的家書中說:「自三十歲以來,即以做官發財為可恥,以官帛積金遺子孫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總不靠做官發財以遺後人。神明鑒臨,予不食言」。

  清朝的官俸很微薄,雍正皇帝建立「養廉銀」制度,是將一些「灰色收入」正規化,除了證明官俸「不足以養廉」之外,更顯示清朝官員的清廉程度是「各憑良心」的——所謂養廉銀,是在租稅「加耗」當中,保留一定比例(行情是十二、十三%)做為地方衙門辦公費用,這種做法當然給了官吏很大的彈性空間。

  地方官有養廉銀,京官可沒有,但京官掌握行政大權(包括財政、人事),於是地方官就得報效,即所謂「冰敬」、「炭敬」(一年二季的陋規)。

  曾國藩考取進士後,進了翰林院,這是士人宦途的主流,宰相(大學士)都必須是翰林學士出身;翰林入值南書房(皇帝辦公廳)更是主流中的主流,有機會接近皇帝,就有機會「進言」,就是「紅翰林」,否則就是「黑翰林」。紅翰林就不愁沒有人報效,黑翰林就苦哈哈。

  曾國藩初入翰林第一年,當然一文炭敬也沒有,只好借銀五十兩過年;到了第二年底,已積欠四百兩銀,連佣人都給他臉色看,為此他還寫了一首〈傲奴〉詩嗟歎一番。

  但是他仍清廉自守,並且還能體恤外官(地方官)的辛苦。他的好友劉覺香到京城與他一席談,曾國藩在日記中寫下:「愈知我輩捨節儉則無可自立。若冀幸得一外官,以彌補罅漏(欠債),缺瘠(到窮地方任官)則無以自存,缺肥(好差使)則不堪問矣。可不懼哉!」

  一件青緞馬褂非年節慶典不穿,「三十年衣新如初」;舅舅要進京,他說「京城苦,舅勿來」,平淡六個字,蘊藏了多少清官的辛酸。

  這正是曾國藩成大功、立大業的根基——清廉。而他能識人、用人,拉拔了無數寒士、農夫成為文臣武將,莫非就因為他的觀人術「棄糠就髓」嗎?如果不是看出這個人的神骨不凡,未來大有發展,曾國藩哪來那麼多得力幹部?

  湘軍三大帥之一、與曾國藩齊名的胡林翼則是「山騫不崩,惟石為鎮」的最佳範例。

  胡林翼的父親官至三品詹事,岳父陶澍則是一品總督,他的青年時期生活頗為放蕩。最初胡、陶兩家論親時,陶夫人曾大力反對,可是陶澍堅持答應;洞房花燭夜,新郎不見了,到處尋找才從妓院找回一個爛醉如泥的新郎倌。

  陶夫人埋怨老爺誤了女兒終身,陶澍對夫人說:「胡家少爺將來是國家棟樑,前途未可限量,他未來的功名事業皆在老夫之上。」不只對太太如此說,陶澍對幕友也說過:「潤之(胡林翼字)之才,他日為國勤勞,將十倍於我。以後他將沒有閒暇時間行樂,現在就由他去,算是預先補償他日後的辛勞吧!」

  胡林翼後來果然成為中興名臣,而他的岳父陶澍莫非真會看相,看得出胡林翼必定成為國之干城?無論如何,胡林翼的青年放蕩生活,並未損及他的本質,一旦改過遷善,立即頭角崢嶸——這不就是「山騫不崩,惟石為鎮」嗎?

第二節 論眼神


本文

相家論神,有清濁之辨。清濁易辨,邪正難辨。欲辨邪正,先觀動靜。
靜若含珠,動若水發;靜若無人,動若赴敵;此為澄清到底。
靜若螢光,動若流水,尖巧喜淫;靜若半睡,動若鹿駭,別才而深思;一為敗器,一為隱流,均之託跡二清,不可不辨。

語譯

  相學上研究人的神(眼神),將之區分為清,濁二類。但是,辨別清濁還容易,邪或正卻難以一眼分辨。要想分辨邪正,得從目光的動靜之處觀察。

  眼神靜止時,瞳仁有如含蓄的明珠,流動時有如水波澎湃;另一類是沉靜時旁若無人,心動時眼神鋒芒畢露像要上陣殺敵那樣。這兩種都是澄清透徹,也就是忠、誠,不另懷鬼胎者。

  眼神靜態時如螢火蟲的光,微弱而閃爍,動態時如水流,游移不定,這種人善於偽裝,有小聰明,喜歡走捷徑。另一類是靜止時似睡非睡,心動時眼睛睜大如受驚駭的鹿,這種人城府很深,思考複雜。前者的才具有瑕疵,後者處處留一手(不坦誠)。以上二種類型同樣有著兩道清澈眼神,卻不可不辨別清楚。

深入剖析

  中國的面相書首推《麻衣相法》,其中對清濁之辨是這樣說的:

  眼明則神清,眼昏則神濁。清則貴,濁則賤。

  亦即,相法對目光清澈者,認為是貴相,目光昏黯者,認為是賤相。《冰鑑》對眼神混濁昏眊者根本不加討論,但是卻特別強調對同為「清」者,要做邪正之辨。因為,文人比較善於隱藏、掩飾,正人君子固然眼神澄清,奸臣小人也懂得態度恭謹,所謂「貌似忠厚,心存狡詐」。唐朝奸相李林甫被稱為「口有蜜,腹有劍」,他待人溫文有禮,但是陰險狡獪,他肯定不是眼神昏濁的「賤品」,但卻精於諂媚、陷害忠良,一直到他大權在握,才顯露出奸邪本性。

  《冰鑑》教我們如何分辦一個神清氣爽的人是邪?是正?——從動靜之間看他目光的流轉。但可別看書上戔戔數語說得簡單輕鬆,實際去看還真不簡單,就拿「動若水發」和「動若流水」來說好了,同樣目光如水,怎樣是水發?怎樣是流水?我從字義上去體會,水發是「一往直前,盈科(填滿窟窿)而後進」,是堅定的;流水則是目光游移不定的。然後我刻意觀察電視新聞上那些發言者,果然,同樣口若懸河的人,講話時眼神會告訴我「他相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靈活運用

  曾國藩求才心切,可是不喜歡說大話的人,他多次教導兄弟、部屬「觀人之法,以有操守而無官氣,多條理而少大言為主」。但即使曾國藩閱人無數,仍有看走眼的時候。

  有一次,某人自我推薦進入曾國藩幕府,面對曾國藩侃侃而談用人之道,談到如何不受欺騙,此人說:「受欺不受欺,全在於自己是何種人:像中堂(大學士的尊稱,指曾國藩)大人至誠盛德,人不忍欺;像左公(左宗棠)嚴氣正性,人不敢欺。而別人不欺仍懷疑別人欺騙者,或已被騙而不知者,實大有人在。」

  曾國藩很欣賞此人,命他在營中「一觀眾人」。第二天,此人鄭重其事地向曾大帥報告:「軍中多豪傑之士(武人),其中有兩位稱得上君子(文武兼修)。」曾國藩求才心切,忙問「何人?」此人回答是徐守瀛及郭遠堂——顯然對這二人的評價與曾國藩相合,曾大帥很滿意,派他督造船砲。

  過了一段時間,手下報告此人挾千金逃跑,曾國藩默然良久,雙手捋鬚,口中直唸:「人不忍欺,人不忍欺。」這個故事誠可為「清濁易辨,邪正難辨」最好的例子。

  另外一個故事,是曾國藩擔任禮部侍郎,主持一次拔貢考試,考取的分發去當知縣,當時的慣例是以到省報到先後作為補缺順序。有兩位門生同去向老師(主考官)曾國藩辭行,曾國藩問他們赴任的行期,其中一人說:「已經雇好了車,很快就可動身。」另一人說:「還待準備行裝。」

  前面提過,曾國藩清廉自守,不喜歡太急切想要當地方官的人,所以對那個已經雇好車的門生就頗不以為然。但是後來聽說,先去赴任的卻是另外一位。於是喟歎:「人真是難以看透啊!我本以為他尖巧,誰知卻是拙誠。」(不懂得在曾國藩面前掩飾、做假)易言之,尖巧和澄清也同樣難辨。

  曾國藩感歎綠營軍的風氣太壞:「岳(飛)王復生,或可換孱兵之筋骨;孔子復生,難遽變營伍之習氣」、「今大難之起,無一兵足供一戰之用,實以官氣太重,心竅太多,離樸散淳,其意蕩然」。所以湘軍絕對要「多用少心竅之人」。心竅多,就是思想複雜,就是「別才而思」,這種人的忠誠度很容易出問題,也就是所謂「隱流」——處處留一手,心中另有打算,出賣朋友的往往就是這種人。

《現代人的冰鑑對策》

  神就是精神,既然「精神抖擻處易見,斷續處難見」,而我們平常很少遇到會看「斷續」的高手,那就好辦了。
 
對策一:永遠保持精神抖擻。

  其實,每個人都不喜歡看到一個精神萎靡的人,但是現代都市生活卻很難讓人永遠保持精神抖擻。試著觀察每天早晨和傍晚在捷運、公車上看到的上班族和學生就知道了,你可以毫無困難地分辨哪些人已經「形神俱耗」,哪些人仍然「行有餘力」。

  然而,遇到重要的面談、簡報、會議,建議你務必保持精神抖擻:如果安排在上午第一個行程,前一天晚上絕對不可睡眠不足;如果不是當天第一個節目,之前一定要把精神調到最佳狀態——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喝濃咖啡、熱毛巾敷臉、上健身房出一身汗……,也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偏方。重點在於,不是把眼皮撐住就可以了,你的眼神會透露「真相」。

  精神抖擻的目的是讓眼神清而不濁,但雖說「清濁易辨、邪正難辨」,我們仍然會有所感覺:「這傢伙沒講真話」、「這傢伙另有隱情」,這種感覺的由來經常是「他的目光閃爍」、「他不敢正視著我講話」、「他的眼睛轉來轉去,他並不相信自己所講的內容」——看別人不順眼時,謹記自己別犯同樣毛病。

對策二:敏感性眼睛癢一定要治。

  如果你是說謊,那我絕不鼓勵;如果你是不得已而言不由衷,那你不能怪眼神不聽指揮、洩露了隱情;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樣)是過敏體質,隨時可能眼睛發癢,初發癢時眨個不停,一副沒信心的樣子;癢到不行時,把兩顆眼珠子揉到快要擠出眼眶、揉到眼睛四周和貓熊一樣——非但不雅觀,而且讓人產生誤解,那就太不划算了。所以,我隨時都有眼藥水在手邊。

  針對「不了處看其脫略,做了處看其針線」,所謂脫略,就是不做什麼,所謂針線,就是做事有條理。請留意下述對策:

對策三:謙讓不是美德。

  古代的社會節奏慢,比今天慢很多,所以觀察一個人可以花比較長的時間,謙讓可以搏得「脫略名利」的美名。但如今是十倍速時代——謙讓?機會可是一閃即逝!你不做,別人做去了,你脫略,老闆或客戶對你也「脫略」。所以,謙讓在現代社會是缺點,不是美德,但請分清楚「謙虛」和「謙讓」不同。謙虛仍是美德,臭屁肯定是缺點,但孔子的五種德行當中,「溫良恭儉」都還適用,卻絕對不可「讓」(讓的意思在這裡是指退縮、不積極爭取,搭公車讓位仍是美德)。

對策四:同流而不合污。

  這是針對「孤僧」所做的建議。一般而言,頭大通常是好相,頭圓也是好相。《冰鑑》說「頭圓而無串骨,半為孤僧」,意思是成大功業者必須有友佐,無論同學、同年(一榜及地,猶如今日特考同期或EMBA班)、幕僚、幹部……,人脈愈豐沛則助力愈多。然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家醜不外揚,行行也有不足為外人道的內情,行規不可輕言破壞。抗拒團體裹脅要有很強的毅力,不同流合污得忍得住孤寂。如果你不是那種願意為理想拋頭顱、灑熱血,或甘於寂寞無聊的人,那就只能同流而不合污(絕不鼓勵合污)。但如果你是和彭玉麟一樣鐵面無私、嫉惡如仇的人,我向你致敬!畢竟,也只有「半」為孤僧而已,還有一半機會是「德不孤、必有鄰」。

延伸內容

冰鑑的前世今生   


◎文/朱振藩(專欄作家)

  《冰鑑》絕對是本奇書,不僅身世玄,詞藻美,論述精,而且格高品雋,特別耐人尋味。

  記得三十餘年前,我初讀南懷瑾大師的《論語別裁》時,就對其中的「有人說,清代中興名臣曾國藩有十三套學問,流傳下來的只有一套——《曾國藩家書》,其實傳下來的有兩套,另一套是曾國藩看相的學問——《冰鑑》這一部書。他所包涵看相的理論,不同其他的相書」這幾句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多方搜羅後,得曾大經綸閣氏手書的影本及簡沙侶重抄於澳門客次的手抄影本,如獲至寶,不但置諸案右,且常隨身攜帶,朝夕捧讀,玩味其中。忽焉至今,已超過二十五年的光景了。而我個人最得意的事蹟之一,便是將《冰鑑》與另一相學鉅著《人倫大統賦》二書,從頭到尾,背誦如流,且在運用之時,「不擇地皆可出」。這對我日後在教授相學及幫人觀相時,出口即成章,實受益匪淺。

  冰鑑原本是遠古時候的一種盛冰陶器,猶如今之冰箱。後人引而申之,成為有識之官。如南朝梁金紫光祿大夫江淹(註:撰寫〈別賦〉、〈恨賦〉兩千古名文之作者)於〈謝開府辟召表〉奏稱:「臣謬贊國機,職宜冰鑑。」其後再將精於鑑別賢與不肖者,稱之為「冰鑑」。有鑑於此,本書作者遂將此一扼要精微之著作,命名為《冰鑑》。

  早於南懷瑾之史孝庵,曾編《曾文正之冰鑑》一書,此當為《冰鑑》一書作者為曾國藩之所本。只是冰鑑七篇,世上甚少刻本,一向稱為秘笈,大約至清德宗光緒以後,才有刻本行世。據王派滄的先祖年堪公表示,曾獲覽此書之手抄本三種及庚辰活字印刷本一種。其中二種之序,皆指出作者乃「真人羅祖」,一稱此書「湮沒久矣,余獲贈一鈔本而弗敢私也。偏示同人,莫不稱善」;另一稱此乃「純然為闡道之言,但世不經見」。然而,羅祖究竟是何許人,二序皆語焉不詳,復遍查其他典籍,亦渺茫而不可考。

  經鍥而不捨下,查到清人紀昀《烏魯木齊雜記》寫著:「薙公所奉神曰羅祖。」又《道光朝東華錄》記載:「各幫糧船舵把謂有三教:『一曰潘安;一曰老安;一曰新安。』所祀之神,名曰羅祖。」此外,《九疑齋筆記》亦記載:「奉羅祖者,盛於乾隆,其黨曰安清道友。」可見這位羅祖,終為一神秘人物,一般認為是下層社會所崇奉。遂有人認為相士們因本書「世不經見」、「湮沒久矣」,乃故弄玄虛,託羅祖之名欺世,以神其說。

  關於此點,王派滄先生考證甚詳。原來羅祖諱清字愛泉,道號淨清。甘肅蘭州渭源縣東鄉羅家莊人。生於明世宗嘉靖十七年三月三日。父名天文,母秦氏,兄弟五人,羅祖居次。其相貌清奇,生性耿直,且博學廣聞,素識滿蒙回藏文字,七歲能文,十二歲入黌門、十七歲中嘉靖恩科舉人,後賜進士出身,擢任監察御史、戶部侍郎,因征西有功晉封平西侯。自修道後,以有功於朝廷,嘉靖帝封他為定國真人,並受賜石匣天書。編撰《定國天書五部》,內容均為治世修道之大法。爾後追隨恨修禪師參道,終成清門第二代淨字派之祖師爺。基於此,《冰鑑》一書應係羅祖所撰,絕非假托或訛傳。

  以相選將始於唐代名將李勣,據《譚賓錄》記載:「李勣每臨陣選將,必相有福祿者,而後遣之。人問其故?對曰:『薄命之人,不足與成功名。』君子以為知言。」曾國藩從《冰鑑》中獲益良多,其擅知人之稱,以識新寧江忠源岷樵始。兩人在京師晤談後,曾氏對其他人說:「是人必立功名於天下,然當以節義死。」後竟如其所言。不過,曾國藩一生之事業,「均從知人善任四字做出」。曾表示:「閱歷世變,但覺除得人外,無一事可恃。」由此觀之,從《冰鑑》著手,乃立身處世、縱橫職場的不二法門。

  歷來於註釋、解讀《冰鑑》者不乏其人,我所見過者,以王派滄、簡熙堯、歐陽相如三家最佳,均有其創見。今觀公孫策先生所撰之導讀,由清代中興名臣曾國藩、胡林翼、左宗棠及李鴻章入手(註:實以曾氏為主),與《冰鑑》原文環環相扣、互為表裡,堪稱別開生面之力作。除文字明白曉暢,探討深入淺出外,更與現勢結合,供現代人取法,實業商者寶典、迷津者之指南。如能再三玩味,必將「大匠能授人以規矩,不能使人巧」之「巧」字,發揮得淋漓盡致,進而在詭譎難測的商場中,百戰百勝,無往不利。

  末了,引曾國藩拈出的另一相術口訣,聊供讀者諸君參考。其訣曰:「邪正看眼鼻,聰明看嘴唇;功名看氣宇,事業看精神。壽夭看指爪,風波看腳跟;若要問條理,全在語言中。」

作者資料

公孫策

知名專欄「去梯言」作家,擅長借用歷史典故,批判政治亂象,針針見血,將「以史鑑今可以知興替」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著有:《勝之道:十位名將與十場戰役印證孫子兵法致勝思維》、《大唐風:帝國盛極而衰 詩人隨波浮沉》、《夕陽紅:百位三國英雄勾勒成敗興衰》、《黎民恨:王莽篡漢到光武中興的人心離變》、《大對決:秦末真假英雄的權謀與爭霸》、《英雄劫:春秋時代南方三國的恩怨情仇》、《去梯言:歷史之眼看台灣》、《水滸傳教你職場生存術》、《西遊記教你職場不敗術》、《冰鑑識人學》、《跟康熙學策略》、《公孫策說唐詩故事》、《公孫策說名句故事》、《史記經典100句》、《戰國策經典100句》等書。 公孫策此番發願,以4年時間在網路上連載1000個歷史故事,目前已經發表超過目標,仍繼續寫作中。繼2011年《英雄劫》、2012年《大對決》、2014年《黎民恨》、2015年《夕陽紅》、2016年《大唐風》、2017年《勝之道》之後,2019年要帶領讀者一起覘探天命,收穫先哲賢者的智慧 相關著作:《勝之道:十位名將與十場戰役印證孫子兵法致勝思維》《大唐風:帝國盛極而衰 詩人隨波浮沉》《大對決:秦末真假英雄的權謀與爭霸》《西遊記教你職場不敗術》

基本資料

作者:公孫策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ViewPoint 出版日期:2012-09-03 城邦書號:BU3017X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