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最終神諭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美國亞馬遜五顆星推薦! ◆超越湯姆.克蘭西與丹.布朗,新一代驚悚冒險小說霸主--詹姆士.羅林斯首度在台登場!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聖骨拼圖》、《黑色密令》、《猶大病毒》作者詹姆士‧羅林斯,再度帶著西格瑪中隊與一群冷酷無情的科學家奮戰,否則野心勃勃的生物工程計畫將帶著人類踏上滅絕之路。 【故事簡介】 在這個新世界中,無論是軍事國防或科學研究,道德的最後防線早已模糊不清…… 一位手握染血希臘古錢幣的遊民,被子彈射殺死在葛雷‧皮爾斯指揮官的懷裡,他的死亡留下了複雜的謎團。無情的殺手四處追索被偷走的古錢幣,葛雷也發現古錢幣是個重要關鍵,它可以破解一場始於冷戰時期,並且將威脅人類存活的陰謀。 國際知名智囊團「傑生」,發現可以利用生物工程的方法操控在數學、統計、藝術方面嶄露頭角的自閉天才,並將他們的才華無限擴充至不可思議的境界,以創造出千年難得一見的偉大先知,一個接受操控且能為世界帶來和平的先知。 半個地球之外,一個男人在病床上醒過來,他不記得自己是誰,只知道是某實驗室的俘虜,而三個特殊的孩子幫助他逃離。他們越過大山,穿過被輻射汙染的鄉野,但成功逃生並非他的目標,為了粉碎敵人的陰謀,他願意犧牲一切,不得已時,甚至必須犧牲曾經幫助他的三個孩子。 從希臘神殿、印度貧民窟到車諾比輻射廢墟,兩個男人必須和時間競賽,解開千年前的祕密──古希臘的德爾菲神諭。 【好評推薦】 ◎羅林斯是當代最具創造力的說故事人。 ──林肯‧柴爾德,《琉璜之火》作者 ◎羅林斯的作品充滿智慧,條理清晰,還有一種令人耳目一新的幽默感。──《科克斯評論》 ◎值得書迷期待、有趣緊湊且處處玄機的故事……羅林斯為大家呈現了絕妙的動作冒險故事。──《書單》

內文試閱

  人啊,瞭解自己之後,就能明白宇宙和眾神的奧秘。──德爾菲神殿碑文

西元三九八年
巴納塞斯山
希臘

  他們是來處決她的。

  女人站在神殿的門廊處,身上只穿著單薄的白色亞麻束帶連衣裙,全身瑟瑟顫抖,但這並不是破曉前冰冷的空氣所造成的。

  下方的山坡上,拿著火把的人群列隊朝上而來。遠遠望去,他們宛如著火的河水那般流過神聖的石板路,呈之字形朝阿波羅神殿湧來。軍劍碰撞著盾牌的聲響,伴隨著羅馬五百步兵團前進。石板路穿過一座座殘破的紀念碑,和早被洗劫一空的寶庫。所有能燒的東西,全都著火了。

  火光晃動,搖擺的烈焰令人產生錯覺,以為已成廢墟的神殿回復了往日的榮景。她彷彿又看到寶庫滿溢著金銀珠寶和精雕細琢的雕像,以及等著聽神諭的人群萬頭攢動的景象。

  但這只是錯覺。

  過去一百年來,因為高盧人的侵擾、色雷斯人的掠奪,特別是百姓的冷漠忽視,德爾菲的地位已每況愈下。現在很少人會來尋求神諭,頂多只有牧羊人前來詢問妻子的貞節,或水手祈求通過南方柯林斯灣的好兆頭。

  繁華已逝,德爾菲神諭的時代已成為過去。擔任神殿皮媞亞三十年的她,將是最後一位傳遞神諭的人。

  最後的德爾菲女祭司。

  但肩負重任的她,必須再面對最後一個挑戰。

  皮媞亞轉頭面向曙光漸露的東方。

  噢,紅潤的曙光女神厄俄斯,要催促阿波羅將四匹馬拴到太陽戰車上。

  皮媞亞的姊妹,也是廟裡的侍祭從她身後的神殿走了出來。「皮媞亞,現在還來得及,跟我們一起走吧,和其他人一起逃到山頂的洞穴去。」年輕女人如此懇求著。

  皮媞亞伸手放到侍祭的肩膀上,試圖安慰她。其他女人在前天晚上都已經逃往險峻的戴奧尼索司山洞避難,但皮媞亞必須留下來完成最後的責任。

  「皮媞亞,我們真的沒有時間做最後的預言。」

  「我必須完成。」

  「那趁現在還來得及,開始吧。」

  皮媞亞轉開了頭說:「我們必須等到第七天的破曉,這是規則。」

  昨天太陽下山後,她就開始了準備工作。她在卡斯提爾的銀色溫泉沐浴,飲下卡索提之水,並且在廟外一個黑色大理石祭壇上焚燒了月桂葉。她像千百年前的首位皮媞亞那般,一絲不苟地遵循祭禮的程序。

  只是這次,她不是一個人進行齋戒儀式。

  她身旁有位剛滿十二歲的小女孩。

  如此嬌小的小東西,如此怪異的行為舉止。

  皮媞亞洗身、抹油時,女孩只是光裸著身體站在水裡。她一言不發,只是站著, 並且伸出一隻手臂,張開握起,彷彿在抓取某樣只有她看得到的事物。是哪一位神,如此折磨女孩,同時又庇護著她呢?絕對不是阿波羅神。不過女孩三十天前所說的話,絕對是出於神祇。那些話迅速蔓延開來,並且招惹來正朝德爾菲神殿前進的軍隊。

  噢,真希望他們沒把女孩帶來這裡。

  皮媞亞任由傳言淹沒德爾菲神殿。她想起幾十年前過世的前輩所預示的凶兆。

  羅馬帝國的第一位皇帝奧古斯都,曾經問她已辭世的姊姊:「為什麼啓示神諭的殿宇變得如此沉默?」

  她姊姊回答:「有位希伯來男孩,他是掌管靈魂進入天堂的神祇,命令我離開這棟殿宇……」

  這個預言果然成真。基督信仰興起並襲捲整個帝國,摧毀了神諭復興的可能性。

  後來,就在一個月前,這個奇怪的女孩被帶到她屋子的門階前面。

  她移開盯著火焰的目光,朝裡面的聖室望去。現在,女孩就在那裡等待著。

  小女孩是遠方契歐斯城的一位孤兒。過去一段時間來,很多人將孤兒運來這裡,企圖將養育的重責大任丟給侍祭們。他們拒絕了大部分的請求,因為只有最適合的女孩才能留下來。於是他們只收下四肢修長筆直、眼眸清澈、乖巧聽話的女孩。阿波羅神只使用頂級的器皿,來承受祂預示的神靈。

  所以,當這位枯柴般的女孩光裸地被帶到阿波羅神殿的階梯上,皮媞亞連正眼也沒瞧她一眼。女孩骯髒蓬亂,黑髮糾結在一起,身上都是痘疤。但不知道為什麼,皮媞亞就是覺得她有些不對勁。她不斷地前後搖晃,兩眼呆滯無神。

  孤兒院的職員聲稱,她是被神觸摸到的小女孩。只要瞥過一眼,就能說出樹上結了幾粒橄欖,只須輕觸綿羊一下,就能預測牠何時生產。

  這引起了皮媞亞的興趣,於是她招手要女孩走上階梯,來到神殿門前。女孩聽話走了上來,但她走路的姿態相當奇怪,四肢不協調,反倒像是被風吹上來似的。皮媞亞立刻扶她在最上層的階梯上坐下來。

  「可以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嗎?」她問小女孩。

  「她叫安希亞。」一位孤兒院職員在階梯下面回答。

  皮媞亞沒有移開目光,仍然注視著小女孩。「安希亞,妳知道妳為什麼被送到這裡來嗎?」

  「因為妳家是空的。」小女孩終於開口輕聲說話。

  至少會說話。皮媞亞往神殿內部望去。主殿中央的火爐,烈焰翻騰。它這時的確空盪盪的,但小女孩的意思似乎不只是如此。   安希亞給人的感覺好奇怪,好疏離,彷彿一條腿踩在這個世界,而另一條卻跨到世界之外去了。

  小女孩清澈的藍眼睛仰望著她,好純真的眼神,但她接下來說的話卻又另當別論。

  「妳老了,快死了。」

  孤兒院的職員在下面責駡小女孩的無禮,但皮媞亞仍然柔聲對她說:「我們最後都會死,安希亞。死亡,是必然的結局。」

  小女孩搖頭說:「那個希伯來男孩不會死。」

  那雙奇特的眼睛,直盯著她看,彷彿望進了她的靈魂深處。皮媞亞手臂上的汗毛都豎立起來。這個小女孩顯然受過基督信仰的教義訓練,知道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悲慘事蹟。但她說話的語氣,還是好奇怪。

  那個希伯來男孩……

  這讓她想起前輩所預示的凶兆。

  「但還會再出現一個,」女孩繼續。「另一個男孩。」

  「另一個男孩?」皮媞亞傾身靠近她。「誰?在哪裡?」

  「在我的夢裡面。」女孩用手腕搓揉著耳朵。

  她察覺到女孩話裡有話,於是追問下去。「這個男孩?是誰?」

  小女孩接下來說的話,嚇得下面的群眾倒抽一口氣──就連他們也知道那褻瀆了上帝。

  「他是那個希伯來男孩的兄弟。」小女孩緊抓著皮媞亞的裙襬。「他在我的夢裡,燃燒起來……他會燒毀全世界,完全燒光,就連羅馬也會被燒光。」

  過去一個月來,皮媞亞嘗試更深地瞭解這個預示的凶兆,甚至將小女孩帶進他們的聚會中。但女孩似乎又退回自己的世界,一句話也不說。但她還有另一個辦法。

  如果這個女孩真的是被神觸摸過的,那麼阿波羅氣息的能量(祂的預言氣體)或許能釋放困在女孩體內的神諭。

  但來得及嗎?

  有人輕輕碰觸她的手肘,打斷她的思考將她拉回現實世界中。「女祭司,太陽……」她的妹妹催促著。

  皮媞亞望著東方。已經破曉了,太陽就要升起。羅馬軍團的嘶吼聲,從下方傳了上來。小女孩的預言已經傳開了,凶兆的預言飄送到遠方……甚至傳進皇帝的耳朵裡。皇帝派遣使者前來逮捕這個被邪靈附身的小女孩,並且要把她押解到羅馬去。

  皮媞亞拒絕了使者。天神將女孩送到阿波羅神殿,送到她的門口,她不可能就這樣放手任由別人把她帶走,至少要對她的預言做進一步的查驗。

  第一道陽光,鮮亮地刻蝕著東方的天空。

  這是七月七日的破曉。

  他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

  皮媞亞轉身背對著軍容浩大的軍團。「走,我們必須加快步伐。」

  她往神殿的內室走去。在那裡面迎接她的也是熊熊烈火,但那是聖爐裡溫暖人心的聖火。她的兩位姊姊因為年紀太大無法爬到崎嶇的山洞,因此留下來守著聖火。

  她向他們一一點頭致謝,然後快步從爐火旁繞過去。

  他們來到神殿的後方,並走下階梯往隱密的聖室走去。這裡只有傳神諭的女祭司才能進入。他們越往下走,大理石建築逐漸變成了石灰岩壁。樓梯底端,是個小山洞。好幾世紀前,一位牧羊人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小山洞。他來到山洞口,聞到阿波羅甜甜的氣息而陷入出神狀態,並且看到幻影。

  但願這份神賜的禮物,能再一次顯明。

  皮媞亞看到在裡面等著她的小女孩。她穿著過大的白袍,盤腿坐在安置著神聖石臍的青銅三腳架旁邊。那顆及腰高的拱形石頭,象徵著世界的肚臍,也象徵宇宙的中心。

  山洞裡還安放著一張高高的三腳椅,它的下方有道裂縫。皮媞亞雖然已經很習慣從裂縫中逸出的阿波羅氣息,但那甜甜的花香味仍然深深地憾動她的靈魂。
它是天神的精氣,是祂呼出的預言。

  「時候到了,」她對跟下來的妹妹說:「把女孩帶到我這邊來。」

  皮媞亞朝三腳椅走去,並爬上去坐好。從裂縫往上升騰的阿波羅氣息將她包圍起來。「快。」

  她妹妹把女孩抱起來,放到她的大腿上。她像母親抱嬰兒那般輕輕地摟抱女孩,但女孩對她的柔情沒有任何反應。

  皮媞亞明顯地感受到從地底冒出的氣息,已經令她開始恍惚。她的四肢,也出現了熟悉的麻癢感。她的喉嚨微微發熱,眼睛也慢慢地闔上。

  女孩小小的身軀,更容易受到影響。

  她的頭往後仰倒,眼睛閉了起來。她當然無法在阿波羅的氣息裡撐太久,但只要有一絲希望,還是必須帶她到這裡來問明真相。

  「孩子,」皮媞亞突然大聲說話。「告訴我們那個男孩對妳說了什麼預言,他會在哪裡現身?」

  她小小的嘴脣蠕動著,低聲說:「在我的夢裡。」

  她的小手找到皮媞亞的手,然後握住她。

  她繼續說:「妳的房子空了……妳的泉源也枯竭了。但一個新生的預言泉源,將開始流動。」

  皮媞亞抱著女孩的雙臂繃緊起來。關於神殿毀滅的預言,已經流傳得太久了。「一個新生的泉源。」她充滿希望地問:「在德爾菲嗎?」

  「不是……」   皮媞亞的呼吸變得急促。「那麼是在哪裡?」

  女孩的嘴脣蠕動著,但沒有出聲。

  她想將女孩搖醒。「哪裡?」

  女孩軟綿綿地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皮媞亞看到一道銀色水流從女孩的肚臍,她的子宮湧流出來。一個新生的泉源。但這個幻影,是來自阿波羅的嗎?或者,是來自她自己的願望?

  一道尖叫聲,穿透她昏沉沉的腦袋。從下面傳來嚴厲的命令聲。一個人從樓梯口跌跌撞撞地衝過來,那是其中一位守護聖火的姊姊。她抓住皮媞亞的肩膀,從她的手流出來的鮮血,染紅了女祭司的衣服,一支黑頭弓箭,穿透了她的手掌。

  「來不及了,」老太太大喊著,並且癱倒在地上。「羅馬軍隊……」

  皮媞亞聽到了她的話,但整個人還是昏沉沉的。她閉著眼睛,看見一道泉源從女孩身上湧流出來,一個新生的預言泉源。但她也聞到了從羅馬軍隊的火把飄送過來的煙味。鮮血和濃煙闖進了她的幻覺中,那道銀色泉源出現一條深紅色的絲帶,它往未來漂散而去。

  女孩突然癱倒在她懷中,被阿波羅的氣息徹底迷昏。但皮媞亞仍然閉著眼睛,看著那道深紅色的泉源變成一個黑色人影……一個男孩的形影。火焰在他身後熊熊燃起。

  她耳邊響起女孩一個月前所說的話。

  他是那個希伯來男孩的兄弟……他會燒毀全世界。


  皮媞亞抱著癱軟的女孩。這個孩子的預言,隱含了毀滅和救贖雙重意義。或許她應該把女孩交給羅馬軍隊,讓不確定的未來就此結束。嚴厲的斥吼聲,從樓上迴盪下來。沒有退路了。只有死路一條。

  但幻影仍然浮現在她眼前。

  阿波羅將這個女孩,送到她面前。

  一個新生的預言泉源,將開始流動。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阿波羅的氣息充滿她的身體。

  我該怎麼做?

  那位羅馬軍隊的百夫長,從主殿中央穿過去。他的任務是殺了詛咒帝國滅亡的女孩。他們昨晚抓到神殿的一位女僕,並用鞭子逼供出女孩仍然在神殿中,然後他把女僕送給士兵。

  「拿火把過來!」他大聲命令著。「好好的給我搜,一個角落都不能放過!」

  有人從主殿後方走了出來,引起他的注意,他抽出刀來。

  一個女人從陰暗的樓梯,爬了上來,然後搖搖晃晃地往前走來。她的步伐蹣跚,又走了兩步進入視線範圍內,整個人呈現茫茫然的狀態。她穿著白袍,戴著一頂月桂冠。

  他認出這個站在面前的女人。

  她就是德爾菲的女祭司。

  百夫長故作鎮定,強迫自己壓下一股懼意。他和其他士兵一樣,仍然私底下暗中進行傳統的祭拜儀式,甚至會殺牛獻祭給光神,並用牲祭的血擦洗身體。

  不過,天命難違,一個新的太陽已經升起了。

  勢不可擋。

  「誰敢在阿波羅神殿中撒野?」女人對著他們大聲喊叫。

  士兵冷冷地看著他,他只好跨出去面對女人。「把女孩交出來!」

  「她不在這裡,你們抓不到她了。」

  不可能。他們早已經包圍了神殿。

  但他仍然不安地往前走去。

  女祭司擋住他的去路,並伸手按在他的護胸甲上。「聖室是男人的禁區。」

  「這條規則不適用於皇帝,而我有皇帝的授權。」

  她拒絕讓路。「你不能過去。」

  百夫長握有狄奧多西皇帝的印璽,是王子阿卡狄奧斯親手交給他的,命令他摧毀帝國版圖內所有傳統信仰的神殿,包括德爾菲神殿。除此之外,皇帝還有一道命令。

  職責所在,他必須遵從。

  他的刀用力刺進女祭司的肚子,直沒到刀柄。她倒抽一口氣,倒在他的肩膀上,乍看兩人好像擁抱在一起的情侶。他的肩膀一頂,粗魯地將女祭司推開。

  鮮血噴濺到他的盔甲上,灑落到地面。

  女祭司倒在大理石地板上,然後側躺下去。她伸出一隻顫抖的手,碰觸那灘鮮血。「一個新生的泉源……」她輕聲說,彷彿在對某人承諾。

  她全身一癱,被死神帶走了。

  百夫長跨過她的屍體,拿著刀走下樓梯來到黑暗的山洞中。一位老太太躺在鮮血中,她身上插著箭。一張三腳椅倒在地板裂縫旁邊。他整整轉了一圈,四處搜尋。

  不可能。

  山洞是空的。

作者資料

詹姆士.羅林斯(James Rollins)

出生於1961年8月20日,是美國紐約時報暢銷小說作家詹姆士.查考斯基的筆名。詹姆士原本是一名獸醫和潛水員,在經過多年的寫作之後推出了《西格瑪中隊》系列,讓他一舉成為紐約時報排行榜的常客,從此專心於寫作。結合科學和歷史,他的動作冒險小說倍受稱譽,《西格瑪中隊》系列已經推出至第六集。另外詹姆士.羅林斯也曾經幫奪寶奇兵之水晶骷髏國撰寫電影小說,同時以詹姆士.克里蒙(James Clemens)的筆名寫作奇幻小說。他目前居住在內華達山區。 相關著作:《血修會系列3(完結篇):煉獄之血》

基本資料

作者:詹姆士.羅林斯(James Rollins)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2-05-10 ISBN:9789571048031 城邦書號:SPP25034151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