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國王遊戲〈終極〉(國王遊戲2)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30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3,7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日本紀伊國屋、丸善書店、TSUTAYA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改編電影於2011/12/17上映,由日本新世代偶像熊井友理奈(Berryz工房)、鈴木愛理(℃-ute)、櫻田通等領銜主演。 恐怖的進化! 國王命令再度降臨! 這一次的指令將更為慘無人道、泯滅人性! 伸明歷經第一次的國王遊戲之後,成為唯一的倖存者,之後轉學到另一所學校,原以為生活就此步入平淡,殊不知七個月後,恐怖指令再度降臨。於是,更加慘無人道、泯滅人性的國王遊戲就此展開,而且這次的對手,是另一個國王遊戲的倖存者…… 遊戲規則 1.全班同學強制參加。 2.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內文試閱

遊戲規則

1 全班同學強制參加。
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完畢

序章


【11月16日(星期一)上午8點25分】

  「老師要介紹剛轉學過來的新同學給班上同學認識。來,進教室來跟大家自我介紹。大家拍手!」

  一名同學笑著說:

  「老師,不必拍手吧!」

  「是嗎?有什麼關係,高高興興地拍手歡迎新同學,這很正常啊!」

  這個老師跟小孩一樣天真無邪。班上的同學們也都很開朗。

  教室裡洋溢著活潑快樂的氣氛,學生們都等著轉學生走進教室。

  「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呢?」

  「好期待喔!」

  「是男生還是女生?」

  「要是女生就好囉!」

  教室的門打開了,同學們嘰嘰喳喳地議論著。

  「是男生啊……班上女生可開心囉。」

  「可是,你不覺得他很帥嗎?」

  「還好吧。呃~~還過得去啦。」

  站在講台前,伸明自我介紹說:

  「我叫金澤伸明。」

  伸明依照老師的指示,走到最後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了下來,然後凝視著窗外的風景。

  有人突然拿手指戳了戳伸明的肩膀,轉頭一看,是個小個頭的可愛女生,笑瞇瞇地看著他,還伸出右手要跟他握手。

  那個女孩,皮膚的顏色像是珍珠一般,彷彿這輩子從來沒被太陽曬黑過一樣。她有著圓圓大大的眼睛、清晰的雙眼皮、淺粉紅色的嘴唇。頭髮只有留到脖子,還用粉紅色的髮夾,把前額的頭髮夾在右耳旁邊。

  「初次見面!我叫本多奈津子,請多指教!」

  伸明的眼睛突然直直地瞪著,脫口而出問道:

  「本、本多……奈津子?」

  「對!請多指教!你名字叫伸明對不對?我可以叫你伸君嗎?」

  「不會吧……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妳認不認識本多智惠美?」

  「誰啊?我不認識你說的女生。」

  「妳、妳不認識?這是怎麼回事……」

  「對了,你是從哪裡轉來的?」

  「……名叫奈津子…」

  「我在問你話耶!」

  奈津子想伸手抓住伸明的手腕,被伸明嫌惡地揮開。奈津子把嘴嘟了起來。

  「真是的,你好陰沉喔……打算一直這樣不理我嗎?」

  突然間,奈津子的眼中閃露出光芒。

  「其實啊,我認識本多智惠美喔!」

  「咦!?喂!妳們是什麼樣的關係!」

  「騙你的啦!你總算肯跟我搭話啦!智惠美是誰啊?女朋友?還是前女友?看你一聽到智惠美這個名字,就變得緊張兮兮的,真是的~~」

  奈津子忽然伸出手指點了伸明的手腕一下,但伸明依舊無言地瞪著她。

  「我想跟你開開玩笑,緩和一下氣氛嘛,抱歉……你不要生氣喔。」

  我才不想露出什麼開朗的表情、營造什麼開心的氣氛呢。打從轉學來的這一刻起,伸明就已經這樣打定主意了。

  那段令人悲痛的記憶再度湧上心頭,伸明的眼淚不禁滴落下來。發現伸明默默在哭的奈津子,這才改用認真的眼神看著伸明。

  「你該不會……哭了吧?」

  「…………」

  「對不起、對不起!我說了什麼讓你難過的話嗎?啊啊~~真是抱歉!我是大笨蛋、大笨蛋!手帕呢、面紙呢?哇啊~~都沒帶,我真是個不及格的女生!」

  奈津子在制服的每個口袋裡翻找,在身上東摸西摸,發現沒有時,便趕緊把書包拿到桌子上,想找找看書包裡有沒有。

  「妳不必為我費心啦。謝謝妳,還肯這樣關心我。」

  聽到伸明這麼說,奈津子臉上露出了笑容,她把自己的桌子往伸明的桌子旁邊拉近。

  「對啦,你一定還沒領到課本吧。我可以跟你一起看。」

  「…………」

  「你看,這是我最棒的傑作喔。」

  奈津子把英語課本翻開來尋找,打開其中一頁,用手指著上頭。

  「這是我畫的,老師的臉部肖像漫畫,像不像?不修邊幅,還有眼睛這邊,一模一樣對吧?」

  「…………」

  「還‧有‧喔!不可以因為我很善體人意,就‧愛‧上‧我‧喔!」

  「嗄?」

  「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讓胸部變大一點……稍微大一點就好。胸部大比較有魅力對不對?我想,一定會變成萬人迷吧。」

  奈津子露出可愛的表情,用手摸摸自己的胸部。   伸明呆了半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他就這樣盯著奈津子看了好一陣子。

  這女生……是怎麼回事啊?是傻大姐個性?還是自由奔放過了頭啊?

  伸明終究忍俊不住,鼻子哼的一聲笑了出來。

  下課時間。班上同學們圍繞在伸明旁邊,就像是名人造訪校園一般,跟他問了好多好多問題。

  「你為什麼要轉學到這麼鄉下的學校來啊?」

  「你住在哪邊啊?」

  「你以前的學校,有沒有很多漂亮女生呢?」

  「午休時間要不要跟我們去踢足球?當守門員如何……?」

  「你才是守門員吧!不可以因為自己不想當守門員,就逼新同學去當啊!」

  「拜託你們,不要理我……」伸明這麼說道。周圍的同學們都瞪大了眼睛。

  「不要理你……可是我們是同班同學啊,應該要當好朋友才對吧!」

  「伸明,你的運動神經一定很不錯吧!現在足球最熱門了!你看,操場這麼大,而且草皮綠油油一片。不過,學校周圍也都是綠色就是了。」

  伸明甩了甩頭,大喊:「不要管我!」說完便跑了出去,留下班上同學楞在原地。

  「你要去哪裡啊?下一堂課馬上就要開始啦!」

  伸明跑到校舍的後方,一個人蹲坐在葉子掉光、只剩樹枝樹幹的大樹陰影下。過了幾分鐘,才有人走到他身旁坐了下來。

「你剛才是怎麼了?在以前的學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轉學過來?難道是霸凌?伸君,你好像隨時都感覺到威脅似的。跟智惠美有關係嗎?如果不介意,可以跟我說嗎?」

  「……別理我。」

  「其實轉換一下心境……伸君,你要跑去哪裡啊?我在跟你說話耶!」

  伸明拔腿直奔,也不管書包還留在教室裡,就這樣跑出了學校。

  回到家門口,伸明垂著頭,打開玄關大門。母親套著圍裙出來迎接他。

  母親知道伸明在之前那個學校,發生過什麼事。當然,不可能知道全部的詳情。

  「這麼早就回來啦。還習慣新學校嗎?」

  「我……也想跟一般人一樣,和班上同學打成一片啊!大家都是好人,而且看起來是那麼的開心。他們……」

  「要是覺得難過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找媽媽。雖然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但是,媽媽會盡一切的力量幫助你的。」

  伸明把頭靠在母親的肩膀上,哭了起來。

  然後,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他、智惠美、直也三人的合照。

  「智惠美、直也……」

  伸明把照片按在胸口,躲進棉被裡,大聲地哭喊。

  「可惡──!」

  他就這樣一直躲在被窩裡,連晚飯都不想吃。

  一直到了深夜,伸明才突然從被窩裡露出臉來。

  他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

  【23:53】

  他又鑽進被窩裡去,過了好幾分鐘。

  【00:01】

  「沒有收到簡訊啊……」伸明這麼自言自語道,把手機放在枕頭旁邊。

  然後就這麼睡著了。

  你有殺人嗎?

  有。

  你殺了誰?

  智惠美……我的女朋友。

  你為什麼要殺她?

  ………

  當時你有什麼感覺?

  不要問我……

  當時你有什麼感覺?

  我沒有殺她!我沒有殺她!

  不要說謊。你明明親手殺了她。

  不對!不對!不對……

  認了吧。明明是你親手殺了她,現在才要說那是不得已的,這話能信嗎?

  不是你說的那樣!

  你為什麼要殺我?

  「哇啊啊啊啊啊──!」

  伸明一腳把棉被踢開,他的呼吸急促且紊亂。

  「呼呼……是作夢啊……」

  他用手抹抹自己的脖子,猛然冒出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落。

  那時的感受、還有智惠美的體溫,直到現在仍舊無法忘卻。

  恐怕一輩子也忘不了吧。

  再也不可能回到那一刻了。人生不像電玩遊戲,可以按下重來的按鈕。

  在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國王遊戲也沒有展開的情況下,伸明平靜地度過了7個月的轉學生活。

  這段期間,多虧了開朗熱心的同學,讓伸明逐漸轉變了心態。

  原本,他並不打算跟別人有任何交集,也不想跟別人成為好朋友的。

  可是,不知不覺之間,終究還是跟同學們打成一片了。

  因此,彷彿一直在等待這一刻到來似的,悲劇開始上演了──

命令1


【6月2日(星期三)下午4點10分】

  下課後,級任導師守老師身穿全套靛藍色的運動服,站在講台前,奮力地大喊:

  「明天就是我們等候已久的運動會啦!一定要拿優勝!打倒4班!」

  「喔喔!打倒4班!」班上同學們跟著守老師一起喊道。

  「這話可別傳出去,因為老師也不希望輸給4班的前田老師。」

  「為什麼?」

  「簡單地說,就是我的勁敵!」

  「有說等於沒說嘛。老師,今天就穿運動服,太早了吧?」

  在班上吵雜又歡樂的氣氛中,奈津子用雀躍的語氣這麼對伸明說:

  「交棒給我的時候,一定要搶到領先的第一名喔!」

  「我知道啦。」

  「嗯,不過,就算你被別人超越了,我也會追回來的。反正到最後,一定會第一名抵達終點。」

  奈津子吐吐舌頭,微笑地說道。

  伸明和奈津子都有參加男女混合接力賽,排定的接棒順序是勝利、優奈、伸明、奈津子。

  「伸君,要是你被人超越,變成最後一個的話……我可饒不了你喔。」

  「放心吧!體力和腳力我很有自信,不可能輸給別人的。」

  當天放學後,伸明穿過走廊時,看到兩個女生拿著水桶,在水龍頭那裡洗抹布。當伸明走過她們身後時,無意間聽到了她們的對話。

  「聽說奈津子的爸媽都已經過世了,妳知道嗎?」

  「沒聽說過耶。真的嗎?」

  「嗯。奈津子好像曾經自殺過喔。大概是自殺的後遺症和精神創傷吧,她完全想不起小時候的記憶了。現在她和祖母住在一起呢。」

  「好可憐喔……」

  「妳不要跟別人說喔。奈津子好像不希望別人知道她的過去。」

  雖然有著悲慘的過去,但是,奈津子現在卻過得那麼開朗,真是堅強呢。要是沒有母親的話……我就真的變成孤伶伶的一個人了。

  伸明心中抱著一股哀愁,離開了校園。

  【收到簡訊:1則】

  當天深夜,手機出乎意料地響起鈴聲。

  【6\3星期四00: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你們全班同學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男生座號7號‧金澤伸明、女生座號24號‧本多奈津子 兩個人要親嘴 END】

  這則簡訊和7個月前一模一樣。

  7個月前,某個打著【國王】名號的人傳來謎樣的簡訊,一切事件便由此展開。

  簡訊裡的命令,彷彿殘酷地玩弄著班上同學,要他們為了生存而彼此競爭,是令人內心戰慄不已的命令。

  要服從命令?還是要接受懲罰?班上的同學們,必須在終極的抉擇夾縫中做出決定。

  有人為了保護心愛的人,寧願犧牲性命,卻也有人在憎恨之中,不惜害死同學。

  就算想要逃避,也逃避不了。一旦把手機門號解約,或是拒絕接收國王的簡訊,就等於違反了遊戲規則,一樣要接受懲罰。

  沒有任何方式能夠躲過懲罰……

  原本和樂相處的同學們,突然變得互相敵視,友情被無情地撕成了碎片。

  伸明失去了同學、摯友、女朋友……失去了一切,只剩他一個人存活下來。

  【選擇要繼續國王遊戲或是接受懲罰】

  這是最後一道命令。在終極的抉擇之中,伸明選擇了再一次參加國王遊戲。

  「……終究還是收到了。雖然這麼說有些任性,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期望,這樣平靜的日子能夠多過一天。這次……指名的對象是奈津子嗎?」

  他回想起那段內心像是被利爪挖空一般的記憶。

  伸明這樣望著手機的螢幕,過了好一陣子。接著,他緩步走向母親就寢的臥室。

  母親睡得正熟,微微地發出了打鼾的聲音。伸明用幾乎是不想吵醒母親的微小聲音說道:

  「開始了。」

  「……雖然我早就有覺悟了,可是,真的開始了。」

  「啊!媽還沒睡啊?」

  母親裹著棉被,翻身朝向伸明,用惺忪的睡眼看著伸明。

  「我已經睡了,不過還沒睡著。來,到這邊來坐著。」

  母親從被窩裡伸出手來,握著伸明的手,慢慢地撫摸著。

  「伸明已經長這麼大了,真的變成大人了呢。就像你的名字一樣,體格不斷地伸展抽高,而且個性明朗,看起來就像爸爸呢。爸爸一定也很想看到伸明長大的模樣吧。我們搬來的這個地方,其實是爸爸和媽媽充滿回憶的地方喔。」

  「充滿回憶的地方?」

  「是啊。這裡很平靜安詳,對吧?我想,這樣應該會讓伸明放下心頭的重擔才對。」

  「……真是個好地方。」

  「從今以後,媽媽每天都會親自下廚做菜,等伸明回來。每天都會做,而且要做很多,多到你吃不完那麼多。」

  伸明什麼也沒說。他的雙手顫抖,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在母親面前,真的忍不住淚水,伸明趕緊走出臥室。

  正要走出房門時,聽到母親在身後用哭喊的聲音說道:

  「不要丟下媽媽一個人……」

  聲音聽起來有些朦朧,大概是用棉被蓋著臉哭喊的緣故吧。

  眼眶裡積蓄的眼淚,一下子傾瀉而出。

  「對不起,媽。」

  伸明已經決定,要再一次參加國王遊戲。可是,這對他來說還是太困難了。只有他一個人孤軍奮戰,真的太困難了。

  伸明回到自己的房間,正要趴回床上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來電:本多奈津子】

  「喂喂,聽得到嗎!剛才我收到一則很奇怪的簡訊耶!」

  「…………」

  「寄件者寫【國王】,還有【國王的命令絕對要達成】呢!更扯的是,命令內容是【我要和伸君親嘴】!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這是什麼簡訊啊?看不懂是什麼意思!會不會是誰在惡作劇啊?」

  「就是說啊!可是,寄件人的帳號怪怪的………」

  「別在意!一定是哪個蠢蛋亂傳簡訊。當作沒看到就行了。」

  「對喔!不多聊囉。明天要比賽,早點睡吧!拜拜~~」

  「晚安。」

  通話結束之後,只聽到空虛的電子嘟嘟聲。 【6月3日(星期四)上午7點21分】

  隔天早晨,伸明打開房間的窗戶,仰頭看著天空。

  清澈的藍天,緩緩飄過波浪狀的雲,太陽發出耀眼的銀色光芒。

  戶外不冷也不熱,是很舒服的氣溫。

  讓人心情愉快的風,吹動著伸明睡覺時被壓得翹起的頭髮。

  伸明準備好今天上學要用的東西,在玄關前小聲地跟母親說了一句「我要出門了」,母親則是用一如往常的笑臉,對他說「路上小心」。

  伸明勉強自己微笑以對。

  到了學校,走進教室。教室裡鬧哄哄的,已經有好多同學換上運動服了。大家都不瞭解自己身處在什麼狀況之中。在這個舉辦運動會的日子裡,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

  運動會依照預定行程順利進行中。

  一百公尺賽跑、滾大球、團體跳繩、借物比賽,一個項目接著一個項目進行下去。

  女生穿著啦啦隊的服裝在旁邊加油,男生也不甘示弱,用歡呼聲來為隊友打氣。

  「參加接力賽的同學,請到操場入口集合。」廣播聲響起,奈津子馬上站起身來,變得渾身充滿鬥志。

  「一定要贏喔!各位同學,知道嗎?伸君,你有沒有拿出決心啊?」

  「嗯……有。」

  「太小聲了,聽不到!」

  「抱歉。」

  「一定要贏,絕對不能放棄喔!」

  混合接力賽開跑了。擔任第一棒的勝利跑第二名,他把接力棒交給了第二棒的優奈,優奈又被別隊超越,順位倒退一名變成第三,她一面喊著「抱歉!抱歉!」一面把接力棒交給第三棒的伸明。

  一接過棒子,伸明就使盡渾身的力氣猛力衝刺。

  可是,不管他怎麼拼命,雙腿卻仍舊不聽使喚似的,和前方的第二名距離越來越遠。

  奈津子臉上露出無比的鬥志,她的身體搖動著,在交棒區裡盡量往後退,等著伸明抵達。伸明維持住第三名的位置,以些微的差距落後第二順位,總算把棒子交到了奈津子手上。

  「交給我吧!」奈津子一接過棒子,就以短跑衝刺的速度邁開步伐。

  伸明用雙手撐著膝蓋,一面大口地喘氣,一面望著迅速遠去的奈津子的背影。

  「妳……要跑400公尺耶,妳跑得……太快了啦……」

  穿著純白運動服的奈津子,身上斜掛著最後一棒的背帶,奮力地衝刺。她超越了第二順位,又逐漸拉近她和領先跑者的距離。

  和領先跑者的差距越拉越近,可是終點線也急速逼近。

  奈津子在只剩最後20公尺時,終於超越,取得領先地位,就這樣一路奔向終點,贏得了勝利。

  這一瞬間,大夥歡聲雷動。奈津子天真無邪地高舉雙手,開心地接受同學們的歡呼讚揚。

  「呼……呼……謝謝!太好啦~~!勝利、優奈、伸君,集合啦!」

  「辛苦啦!妳一接棒就用衝的,我好擔心妳的體力撐不到最後呢。」

  勝利這樣跟奈津子說,順手把毛巾交給了她。

  「啊、謝謝!這叫做必勝的意志啊!因為我真的不想輸嘛。」

  「妳好厲害喔!」優奈開心地抱著奈津子。

  「不要這樣啦~~」

  奈津子閉上一隻眼睛,另一隻眼睛卻睜得大大的四處張望。

  「伸君呢?」

  「伸明啊,就在那裡啊……咦?」

  「在哪裡?」

  「不見了。剛才還在那裡,站在終點線附近啊。」

  「咦?」

  「對啦,伸明還跟我說,要我轉告妳『恭喜恭喜,還有,真的很抱歉。』這句話。難道他回家啦?」

  勝利這才回想起伸明有這樣交代他傳話。

  「很抱歉?伸君!你跑到哪裡去啦!」

  一小時後,伸明的手機接到了一則簡訊。

  【6\3星期四14:27 寄件者:本多奈津子 主旨:伸君~ 本文:你跑到哪裡去啦?到處找你都找不到。馬上就要進行大會閉幕儀式囉,要發表比賽成績囉。現在馬上給我現身。留言跟我說對不起,是因為接力賽的事嗎?是不是我一直說非贏不可,給你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才要跟你道歉。我是個大笨蛋。可是,我們都是同一隊的啊,本來就應該互相彌補失誤嘛!啊~~我到底想說什麼啊?跟大家一起領獎嘛,一起開心才好玩啊!】

  這時,伸明已經走到學校外頭了。他把頭頂在圍住校園四周的鐵絲網上,出拳捶了鐵絲網好幾下,然後抓住鐵絲網,用力地拉扯,發出喀鏘喀鏘的聲音。

  伸明把手機的電源關掉,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學校。 【6月3日(星期四)晚間11點42分】

  夜深了,黑暗吞沒了一切。唯一的亮光,是照明道路的路燈,以及幾間民宅窗戶的燈光。

  伸明尋找著能讓自己鎮定下來的地方,四處走著,到頭來,還是回到了學校。

  他走到沒有人的頂樓,攀爬過四周的圍欄,坐在頂樓的牆邊,雙腳則是騰空搖晃著。

  往下俯瞰,白天熱鬧不已的操場,現在卻變得非常安靜。

  「運動會,好開心啊!真是個美好的回憶……媽,妳一定很擔心吧。不知道今天的晚餐有什麼菜。早知道,先回家一趟也好。」

  伸明深呼吸了一口氣,把手機拿出來,重新開啟電源。他閉上眼睛,在腦海中思索著。

  ──我是把這個班級捲進國王遊戲的人。這場國王遊戲如果繼續下去,我恐怕還是會變成最後的生還者。

  而且這次,到最後又會要我親手殺死某個同學。

  就像我對智惠美做的事一樣。

  要和奈津子接吻嗎?

  智惠美是個很容易吃醋的女生,一定會很生氣吧。不過,隨便親一下,搞不好她會諒解也說不定?

  當他望著自己的手掌時,背後突然傳來鐵門用力撞擊水泥牆的巨響。

  「果然是伸明!找到啦!」

  伸明把視線轉向聲音的來源。在黑暗中,實在看不清對方的長相。把眼睛瞇起來想要看得更真切一點,卻只有一個輪廓。是用手按住胸口、蹲在地上的人影。

  「受不了~~一直跑一直跑……你真的很會找麻煩耶。」

  聲音的主人重新站起身來,發出腳步聲,走向伸明。

  是同班的愛美。

  「為什麼中途就跑掉了呢?」

  「我才想問妳呢,妳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當然是拼命找啊。大家都很擔心,都在找你呢。可是怎麼打電話,都沒有人接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愛美,拜託妳,妳先回家去吧……」

  「人家是因為擔心,才會到處找你耶,你怎麼這麼沒禮貌啊?沒有別的話可以說嗎?」

  「已經很晚了,妳還是快點回家比較好。」

  「你這句話,跟剛才那句還不是一樣。既然你沒事,我就照你說的,先回家去囉。不過,你要記得跟奈津子聯絡一下。因為是她在擔心你,才會要我幫忙找人的。」

  「奈津子啊……我知道了,謝啦。」

  「唉,真是累死我了,我以後不想再這樣雞婆替你擔心了!你要記得打電話給她喔!」

  說完之後,愛美就離開了伸明的視線。

  「還是讓大家擔心了,真是……」

  眼淚從臉頰滑下,一滴又一滴,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從頂樓一直滴落到操場的土地上。

  「我是怎麼了?最近怎麼老是動不動就想哭呢,真是……」

  為了忍住淚水,伸明仰頭望著夜空。因為空氣非常清淨,天上的星星格外清晰。

  無數顆閃耀的星星,點綴在夜空中。彷彿會把人吸入黑暗之中的深遠夜空。

  看著看著,還真是令人著迷呢。

  「今天的星星好漂亮呢。喂、你有沒有打電話給奈津子啊?」

  「剛才打過啦。妳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我有事情忘了說,所以又回來了。」

  伸明回頭一看,站在那裡的竟然是穿著黑色襯衫、斜紋布牛仔短褲、腳上套著高跟涼鞋的奈津子。

  大概是穿了高跟涼鞋的關係吧,她的雙腿看起來非常修長,跟平常穿制服的氣質不同,感覺比較成熟。

  「你都沒打電話,奈津子只好自己來啦。」

  奈津子的臉上泛起微笑。

  「妳該感謝我喔!」後頭還聽到愛美以開玩笑的語氣這麼說。

  「謝謝妳打電話告訴我,愛美!」

  奈津子走到圍欄旁,蹲了下來,想要看清楚圍欄外頭的伸明臉上的表情。

  「我們班得優勝囉!」

  「是嗎?」

  「怎麼這麼冷淡啊。為什麼你中途就離開了呢?因為我的關係嗎?你都沒有回我的簡訊。」

  「不是因為妳的關係。」

  「那為什麼要離開呢?」

  此時,手機收到簡訊的鈴聲在黑暗中響起。   【收到簡訊:1則】

  「奇怪,你的手機在響嗎?可是,剛才我打了好幾通電話,全都打不通啊!」

  伸明拿出手機,轉個角度不讓奈津子看到,確認簡訊的內容。

  【6\3星期四23:55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還有5分鐘 END】

  「妳別管我,先回家去啦!」

  伸明的眼眶有些濕潤,冷冷地這麼說道。

  「你在哭嗎?好!今天我有記得帶手帕來喔!」

  奈津子深呼吸幾口氣,好像是要讓心情平靜下來似的。

  「我早就決定了,要是今天比賽得第一名,我就要遵從國王的命令!所以,我才會一直找你啊。所以我才會那麼想要贏得比賽啊!距離12點只剩5分鐘了吧?」

  「別這樣。」

  「因為你喜歡那個叫智惠美的女生嗎?」

  「……對,我喜歡智惠美,無時無刻都在想她。永遠也不會忘記。」

  「想她……意思是?已經分手了?是單戀?還是遠距離戀愛?至少跟我說嘛!」

  「……算是遠距離吧?非常非常遠。」

  「難道說,我就不行嗎?」

  奈津子想要攀過圍欄,伸明慌張地站起身來,想要阻止她。

  「蠢蛋!別過來!高跟鞋太滑了!」

  「我不管!」

  完全不聽從伸明所說的話,奈津子翻過了圍欄。伸明只好趕緊抓住奈津子的手腕。

  「啊啊~~嚇死我了!謝謝你。」

  「別說什麼謝不謝的!快點爬回去啦!」

  「你看今天的我,漂不漂亮?我有稍微用心打扮喔!看起來和平常不同,比較有魅力吧?」

  在伸明眼前,奈津子轉了一圈。

  「那才不重要呢!妳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啊!」

  「你好過分喔,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凶呢?」

  「我已經變了。」

  「雖然你是生氣的表情,可是眼神卻充滿了哀傷……」

  「你們根本不瞭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不久之後……就要發生最糟的壞事了。」

  「那就告訴我,會發生什麼事啊!」

  這時,伸明和奈津子的手機同時發出了鈴聲。

  【收到簡訊:1則】

  「剛才,伸君和我的手機,也是一起響呢。而且,是一樣的簡訊鈴聲。這是偶然嗎?」

  奈津子一面這麼說,一面拿出手機看簡訊。

  「還有5分鐘?還有60秒?【寄件者:國王】……?」

  伸明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奈津子則是朝他的方向靠近,往前走了幾步。

  「別靠近我。」

  「噯,難道說,我不能成為伸君的依靠嗎?」

  「別說傻話了……」

  「你又哭了,眼淚是不會說謊的,其實你很悲傷難過吧。為什麼?」

  「我不需要依靠。」

  「還在嘴硬。」

  奈津子靜靜地把自己的臉埋進伸明的胸膛。洗髮精的香味……或是香水的香味,總之,一陣香氣飄入伸明的鼻腔。

  奈津子伸出雙手,環抱住伸明的背,用力地抱緊他。

  「請你和我交往吧。」

  「為什麼是我?奈津子不怕找不到男朋友吧。我這樣的人,什麼優點都沒有……」

  「反正我已經決定了。」

  「…………」

  「時間快到了吧?如果你願意和我交往的話,請你吻我。」

  伸明用雙手按住奈津子的肩膀,把她推開。奈津子覺得非常訝異。

  「這就是你的回答?」

  「嗯。」

  「唉,被甩了……我真的好羨慕智惠美喔。」

  「這、這沒什麼好羨慕的吧。」

  【收到簡訊:1則】

  手機鈴聲又響了。懲罰的時間到了。

  伸明撫摸著奈津子的頭髮,溫柔地把她抱在胸口。

  「剛剛才把我推開,現在又為什麼要抱著我?」

  「真的很抱歉。不該把妳拖下水的。」

  「你想道歉的話……」

  奈津子挺直背脊,輕輕地把自己的嘴唇貼在伸明的嘴唇上。

  「誰叫你要抱住我,我可不會輕易放棄喔。」

  雖然她的嘴唇是那麼的柔軟,但是,卻非常冰冷。

  「這是我向智惠美下的挑戰書。」

  「挑戰書……?」

  好堅強的女孩啊。可是一想到……奈津子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伸明的內心不禁揪緊了起來。

  就像是要溫柔地保護她似的,伸明再一次抱住了奈津子。

  「伸君,剛才我做的,都是跟你鬧著玩的啦。」

  「鬧著玩的……是嗎?不過……這樣也好。」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是收到簡訊的鈴聲。

  【收到簡訊:1則】

  「你的表情怎麼這麼嚴肅?有什麼事嗎?」

  「不、沒什麼。妳的身體沒有什麼異狀嗎?」

  奈津子臉上露出害羞的表情。

  「你、你想知道?」

  「告訴我!」

  「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好快。就像是要從胸口迸出來一樣。」

  伸明抱著奈津子,正想要確認一下簡訊內容,可是,伸明的手機又再次發出了簡訊鈴聲。

  【收到簡訊:1則】

  怎麼會這樣?不太對勁。總共收到了3則簡訊。

  伸明趕緊拿出手機,打開收件匣確認。

  第一則是:

  【6\3星期四23:59 寄件者:村角愛美 主旨:給奈津子和伸明 本文:你們有沒有遵從國王的命令啊?我好期待喔,等你們報告囉~~!】

  第二則是:

  【6\3星期四23:59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確認服從 END】

  接著,第三則是……

  [死亡0人、剩餘31人]

命令2


【6月4日(星期五)午夜0點0分】

  【6\4星期五00: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你們全班同學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

  *命令2:男生座號6號‧大居勝利、女生座號29號‧村角愛美 大居勝利要舔村角愛美的腳。

  男生座號23號‧古澤翼、女生座號30號‧桃木遙香 古澤翼要摸桃木遙香的胸部。

  男生座號20號‧永田輝晃、女生座號24號‧本多奈津子 兩個人要做愛。

  男生座號1號‧赤松健太 要在大家面前自由下達命令。接到他的命令的人,必須服從照做,就像服從國王的命令一樣。

  女生座號8號‧倉本綾 要失去最重要的東西。

  男生座號27號‧綠川隼人、女生座號31號‧雪村美月 這兩人各自傳送兩則寫著【去死】的簡訊給同學。※不發出簡訊的話將受到懲罰。收到簡訊的同學將會受到懲罰。指名已死的人無效。

  全班同學 切勿做出國王遊戲中不必要的行為。

  全班同學 不得深深安息。要朝已經決定的道路前進。 END】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多達50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譯者:許嘉詳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2-04-12 ISBN:9789571048130 城邦書號:SPP250341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