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追逐日光:一位跨國企業總裁的最後禮物(改版)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商業周刊封面書摘推薦! ◆紐約時報、經濟人、美國線上、美國今日爭相報導! ◆上市一周即搶登金石堂、博客來、誠品暢銷書排行榜! ◆讀者爭相推薦,媒體好評不斷。你絕對不能錯過! 值得一讀再讀、仔細品味的感人故事! 一位坐在世界頂端的企業總裁,為他生命最後的100天,寫下一生中最勇敢的企畫案,並成為他生命中最棒的時光 「夕陽低垂,站在高爾夫球場上有種莫名的感動,對周遭的知覺也變得更為敏銳,好似我們不只是在打高爾夫球,也是在追逐日光,想好好把握住僅剩的光陰。」――尤金.歐凱利 二○○五年五月下旬,行程永遠排得滿滿、對未來總是充滿計畫的尤金.歐凱利踏進醫生辦公室,得知自己罹患末期腦癌。幾天後,他辭去美國KPMG總裁兼執行長職務,拿出向晚時分在高爾夫球場上追逐日光的精神,將僅剩的生命時日發揮到淋漓盡致。 他善用職場智能,積極處理自己的臨終大事,包括選擇想要的醫療方式、了結塵緣,以及為自己和親朋好友創造一段永誌不忘的美好時光。他以最清醒的意識來咀嚼這一切。過程中,他歷經生命頓時失控的挫敗,直至放手,終至彼岸。 《追逐日光》是歐凱利送給世人的最後禮物。全書以令人悸動的親切口吻,寫下他最後的人生篇章;從診斷之日到辭世,前後不到四個月的時間,記錄了一個熱愛生命、克服死亡恐懼的勇者的生命歷程。 在一段看似短暫的生命嚴冬,歐凱利卻成功締造了無數個美麗的春天,並留給世人豐富的生命智慧資產。 【名家推薦】 ◎「當歐凱利被告知生命只剩下三個月可活後,他能在一個最短暫的時間走出「為什麼是我?」的情緒,之後他就以開朗的心情去享受走向死亡前的分分秒秒。……我認為這是一本人人應讀的好書,它談論生死而不悲泣憂傷,它面對死神卻無恐懼逃避。」~孫越,宇宙光終身義工 ◎「當他(尤金‧歐凱利)面對人生最大的患難時,他開始思想,思想如何將生命的盡頭變成一次積極的經驗,甚至成為人生最棒的一部分。……看了這本書之後,是不是應該更懂得如何數算自己在世上的日子?」~張五益,台灣安侯建業會計事務所主席 ◎「坦然面對與放空、挑戰毅力與開展熱情的分享,是閱讀本書最大的收穫。而我有機會先研讀,更加深了我對身心健康的珍惜。希望讀者能共同體會健康的福分及生命的可貴!」~趙藤雄,遠雄企業團董事長 ◎「人生該是「活在當下」的生活體驗。偶給心靈暫緩,喝一杯咖啡、嚐一道美食、爬一座山,拿出「追逐日光」的精神,細細品味生活的點滴!」~戴勝益,王品集團董事長 ◎「尤金.歐凱利讓本書成為一份厚禮,留給世人一些人人皆可受用的智慧和生命體悟。」~保羅.紐曼,美國知名影星 ◎「在所剩無幾的生命裡,一個公司老闆提出新的任務宣言:保握時光,而他也真的在臨終時成功做到了。」~《紐約時報》 ◎「也許《追逐日光》最感動人的部分在於,尤金‧歐凱利揭示了人唯有在丟掉對生命的掌控後才得以真正掌控生命的真理。」~《美國線上》 ◎「這本書除了教導讀者如何面對死亡,也是一本生存守則,提醒讀者如何放慢速度,接受既定的事實,並更珍惜與家人的相處時光。」~《經濟人》 ◎「一位臨終的企業總裁善用了他在世間的短暫時間,留下許多激勵人好好活下去的珍貴話語。」~《美國今日》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春末的一份禮物


  我很幸運,醫生說我還可以活三個月。

  這兩句話放在一起,你一定會以為我是在開玩笑,不然就是瘋了;或者我過得很慘,很不滿意自己的生活,倒不如早死早超生。

  你想差了!我熱愛我的生活,摯愛我的家人,喜歡我的朋友、我的職業、我任職的那間仁慈慷慨的機構,也很愛打高爾夫球。我沒瘋,也不是在開玩笑。

  二○○五年五月的最後一週,我聽到了一則宣判,內容是我不可能活到女兒吉娜(Gina)八年級開學典禮的那一天,也就是九月的第一週。

  不過,這則宣判後來變成一份禮物。真的。

  我被迫認真思考自己的死亡,這表示我不得不用更深入的角度思考自己的生命,再怎麼不好受,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走到生命的最後階段,非得決定該如何度過這最後的一百天(加減七天)不可,而且也得鞭策自己依照這些決定行事。

兩個要緊的問題

  簡單地說,我要自己回答這兩個問題:生命的盡頭非得是最糟的部分嗎?以及,可不可以把它變成積極、有建設性的經驗,甚至成為人生最棒的部分?

  不是。是。

  這是我分別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我能在神智(通常)還清楚、身體狀況(尚稱)良好時,走向人生的盡頭,所愛的人也都在身邊。

  所以我說:我很幸運。

  當然,很少有人會把自己真的會死這件事考慮得透徹詳盡。就算是已到了非想不可地步的我,也依然做不到——不算真正做到。一般人對死總是感到惶恐焦慮。就算是快死的人,也不會去思考為了自己好、也為了所愛的人好,該如何善用最後的日子,以及如何確保自己能按照既定的行動方針行事。

  死到臨頭的人是如此,身強體健的人就更別提了。有些人之所以不思考死亡,是因為死亡來得太早且太突然;好比說,死於車禍意外的猝死者,有許多是連想都沒想過自己會死。

  我雖然死得有點早(宣判死刑時我才五十三歲),卻還稱不上突然(無論如何,還有兩週讓你接受自己已經被判死刑,就不算突然了),我清楚知道自己在世的最後一天,會發生在西元二○○五年。

  有些人之所以無法思考如何把最後的日子過得盡善盡美,是因為臨終前的他們早已身心俱疲,無法再按照自己的意思過最後的日子;如何脫離痛苦才是他們最關心的事。

最後一份企畫案

  但我不是這樣,我不會讓自己接受那樣的折磨。在診斷數週前,當非典型徵兆(其中大多數是不會讓人注意到的)開始出現時,我並不會痛,一點也不會。後來醫生告訴我,臨終時也差不多就是這樣,毫無痛楚。

  偷偷籠罩我神智的黑影即將緩緩地愈拉愈長,就如向晚的高爾夫球場,遍地是光影搖曳,那如夢似幻的景致啊!我最喜歡在這時候待在高爾夫球場裡。然後,天色轉暗,球洞——我注目的目標——慢慢變得模糊,最後連瞄準都不行了。

  光明逐漸黯淡,我會陷入昏迷,黑夜侵襲,死亡降臨。

  環繞在我死亡周邊的,還包括我尚稱年輕、依然擁有靈活的頭腦與還算不錯的健康狀況(若不把腦癌這件事算在內)、平日沒什麼病痛、所愛的人多半處於壯年而能相伴左右。由於上列種種,我決定採用不同的方式度過自己最後的一百天——這方式需要我盡可能睜大雙眼,即便屆時我將兩眼茫茫。   喔,對了……還有一項因素也影響了我處理死亡的方式,或許是最重要的一項,那就是:我的頭腦,我的思考模式。我一開始是會計師,然後是野心勃勃的企業家,最後是一間美國大公司的總裁。

  打從職業生涯一開始,我就對工作與成就,對一致、持續與投入,具有高度的敏銳度,使得我這一路走來如魚得水。因此我很難想像,倘若沒把這敏銳度運用在我最後的任務上,會是何等景況。正如一位成功的管理者會自我鞭策,要求自己盡可能運籌帷幄、準備萬全,以創造事事皆「贏」的局面。現在我也鞭策自己要在最後的一百天之內,盡可能做到「有系統的規畫」。

  擔任總裁的技能組合(綜觀全局、處理各種問題、防患於未然等能力),有助於我為自己的死亡做好準備。(而且,不容忽略的是,我的臨終經驗教會我一些事,倘若我能早些知道這些事,我將會是一位更好的總裁、更好的人。)我希望這份有系統地處理我的﹁人生最後企畫案﹂,對我身邊的人能是積極、有助益的經驗,也是我生命中最棒的三個月。

  我真的運氣很好。

如果不是只剩一百天……

  假如老天不只給我一百天的時間,我現在可能在做些什麼事呢?

  可能正在思考下一次要到哪裡出差,也許是去亞洲;計畫如何吸引新生意上門,同時管理好已有的客戶;擬定未來六個月、或一年、或五年的提案。

  我的行事曆永遠排滿了未來十二到十八個月的事;這份工作就是這樣。我的職位需要我不斷地思考未來:如何把公司的成功發揚光大、如何確保我們提供的服務品質能持續下去。

  沒錯,我是活在現在,但我的視線卻永遠專注在時間的洪流裡,某個較難掌握、也似乎是更為重要的時間點。(診斷之前,我每晚睡前的最後念頭,通常是關於未來一到六個月後會發生的事;診斷之後,我睡前最後的想法卻是……明天。)

  二○○二年,我被選為美國KPMG(編按:在台灣的會員所是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總裁兼執行長,任期六年。可是到了二○○六年,假設一切按計畫進行,我預計自己可能會成為KPMG全球區總裁,任期或許為四年。那麼到了二○一○年呢?也許就退休了吧。

  我不是個喜歡假設的人——我是很務實、想法中規中矩的人——但是,只要一下下就好,假設沒有被判死刑這件事,我還能像之前一樣,計畫、創建、領導、忙忙碌碌數年,這不是很好嗎?是……也不是。

  是,因為我當然還想再經歷一些事。

  我想看到小女兒吉娜高中、大學畢業、結婚生子、開創未來(管她是用怎樣的順序完成這些事)。我想在下次聖誕夜,也是我大女兒瑪麗安(Marianne)的生日前夕,陪她一起趕在最後關頭採購禮品,進行我們每年慶生的活動:吃吃喝喝、談天說地、開懷大笑。

  我想和結婚二十七年的妻子柯琳(Corinne)——我夢想中的女郎——一起旅行、一起打高爾夫球,在我們幻想、也計畫了很久的退休地亞利桑納州安享晚年。我想看到我的公司建立品質與成功的新標準——我商研所還沒畢業就已經在這裡工作了,一待就是三十多年。我想親眼見到洋基隊再贏一場、或三場冠軍賽。我想到北京參加二○○八年奧運。我想看到孫子、孫女長大成人。

  但,也不是。

  因為我的狀況使我獲得全新層次的覺察,這種醒悟,是我生命的前五十三年不曾擁有的。要我重回之前那種思維模式,現在的我連想都不敢想,因為新的思考方式使我受惠良多。

  我失去了某樣珍貴的事物,卻也獲得了另一樣珍貴的事物。

作者資料

尤金.歐凱利(Eugene O’Kelly)

在紐約市出生和長大。 1972年進入KPMG,擔任助理會計師;多年的積極投入和努力, 2002年4月榮登公司總裁的寶座,統領兩萬多名員工。 2005年5月,他被診斷出罹患末期腦癌,僅剩3~6個月的生命;6月,他告別服務30多年的工作崗位;2005年9月平靜安詳地離開人世。 他在生前創立「尤金.歐凱利癌症生存者基金會」,為那些需要關懷的癌症患者提供財務上的援助。

基本資料

作者:尤金.歐凱利(Eugene O’Kelly)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ViewPoint 出版日期:2009-05-07 城邦書號:BU3011X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