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卡謬佬的青春小鳥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卡謬佬的青春小鳥

  • 作者:卡謬佬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07-08-07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5折!售完不補,先搶先贏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129有找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YAHOO人氣部落格「有電勿近」! ◆榮獲 2007年中時嚴選部落格! ◆榮獲2006年華文部落格大賞‧幽默趣味組年度最佳推薦優格! 超級黑色幽默,為苦悶人生減壓! 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 看禿頭、鬍渣、厚眼鏡、缺牙的卡謬佬,他那始終質疑世界的理直氣壯與莫名其妙、不時搬演著人生的肥皂劇的冷眼旁觀……,讓人又憎又笑,又愛又恨,起伏矛盾…… 但重要的是,如果你發現讀到最後,這個「怪老頭」好像沒有他自己說的那麼低級、無聊、可憎,而且所有你的憤世嫉俗隨著爆出一聲「哈」,就這麼飛向九霄雲外……然後,開始喜歡上這個又老又色又呆又醜的卡謬佬,甚至產生共鳴…… 那麼,恭喜你正式加入黑色幽默俱樂部! 【自序摘錄】   「從小開始,任何一個官樣的嚴肅的場合都會讓我不由自主的發笑,而且經常笑不可遏。這包括我國小、國中時,各有一次被推派在上千個學生面前演講,我才剛唸完題目,還沒進入嚴肅的主題,便在開始講台上無法控制的大笑起來,最終一個字也無法再講下去,然後被趕下臺。   世間的種種矛盾與荒謬,常常使我們的人生變得左右為難或舉步維艱。但如果看得開想得遠,何妨就笑一笑,即使是搖頭苦笑;進一步的,我建議用力嘲笑。   我一直相信,「嘲笑自己的世界」是生存下去的美妙藥方,至少就我自身而言,也勵行在荒唐與折磨中尋找快樂;世間的悲苦是必然,但在悲苦中尋求快樂則是身為人的義務。   在我學會嘲笑道德的虛假,尊敬生命的無常以後,即使處在高處不勝寒的寂寞境地,我也能抖擻的面對群峰,漂撇的朝著山卑灑泡尿,即便犬儒,不也讓我自己輕飄虛幻的偉大起來。當一切都在我腳下,我只需淡淡的欣賞眼前一圈美麗的夕陽,緩緩沉淪的姿態。   人間的規矩太無聊,我報以嘲笑。   時間的流動太無情,我謙卑以對。 」 【淚中帶笑推薦】 ◎「卡謬佬的《有電勿近》部落格,身處在一片青春洋溢的網路世界中,乍看是格格不入的存在;彷彿是原本應該做成小開本漫畫的成人幽默,跨越時空來到網路媒體的時代。或許正因如此,它讓我們看到部落格除了年輕的無厘頭圖文之外,也能容許具有深度的笑罵人生相;更重要(卻也更糟)的是,他的內容讓天天努力裝年輕的吾輩感嘆:原本自己不過是另一個卡謬佬!」~2006中時全球華文部落格大賞評審、資深部落客工頭堅 ◎「卡謬佬的作品處處透著生命的蜷曲彎轉。一頁頁翻閱下去,你發現自己正對著裡頭的似曾相識(deja-vu)會心一笑。」~2006中時全球華文部落格大賞評審、資深部落客迴紋針 ◎「卡謬佬守著自己的處世哲學,困在自己的異想世界,不畏饞言,無懼毀謗。買本《卡謬佬的青春小鳥》吧,也算「日行一善」。」~《給我報報》總編輯、作家馮光遠 ◎「當幽默染上一層黑,只有歷練過的人笑得出來,笑的背後,還有一點點苦苦的、酸酸的。因為曾經痛過、傷過、吃虧過,當有人跳出來自嘲反諷,自然知道它是在提哪樁,心有同感的笑了,既使有時傷口悽悽然地,仍然有點痛。」~摘自《PC-HOME》,記者蔣婉庭報導 ◎「暱稱為「卡謬佬」的格主,顯然是個腦內異常活耀的男子,經常寫出一些近似天馬行空的文字,有時卻有犀利的點出讓人心有戚戚焉的生命處境,他把自己畫成一個老態龍鍾的阿伯,只因據說他最大的煩惱就是日益ˋ稀疏的三千煩惱絲。」~摘自《愛上 blog特選101專刊》

目錄

〈自序〉

◎澀橄欖的滋味
許多已被封存的不堪過往,如同浸泡多年的酸澀橄欖。
多年以後,你也許具足了勇氣,願意開啟封蓋,一探這多年的醞釀。
你小心的夾了顆青綠色的回憶,放入口裡品嘗。
一如預期,表皮的酸澀讓你全身起了痙攣。
甚至你將無力承受,拿指甲在地面用力摳抓來消去這款煎熬。
但是,在你啃食所有的橄欖果肉剩下果核時,將獲得甜美的回甘。

.對不起很多次
.肥皂劇
.集體迴游
.L先生
.西城男人
.口膠
.安全帽
.絕命美味

◎惡夢總是會醒
在地鐵裡,雖然像是死豬般被吊掛著,但總算也朝著你要的目標前進。
在公司裡,雖然像是奴僕般被使喚著,但總算也能領得薪資與獎金。
在夜裡,你通過麥克風吶喊出你的壓抑,釋放出混合著酒精的慾望。
回到家裡,吵不休的政論節目清楚的告訴你,這世間根本不存在真理這種東西。
你告訴老婆,方才拋掉一整天的煩囂與糾纏,請她饒你一命。
雖想一覺到天明,何況你的八字也不算輕,但奇怪老被惡夢糾纏直到嚇醒。

.小月台風景
.電梯驚魂
.啟示
.世界之王
.城市的兩個角落
.一路往南
.這個世界
.一路靠北

◎慢慢要你命
即使看來不動聲色,時間,仍舊悄悄的改變一切,你不知不覺。
看著我前幾年的照片,那豐密混亂的黑髮,何以至今日的簡單清朗?
該不會是一覺醒來,就跟著口水和夢境遺留在枕頭上!
也不會是洗一次頭,就隨熱水泡沫流動到他方?
更不可能是打個噴嚏,就能把所有煩惱都拋光!
都不是!都不是!!
那是日復一日的寧靜革命,好像是北風,一粒一粒搬動著沙丘,終究消失無蹤。
生命啊,也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正在被搬動著吧。

.斑駁之美
.老賴要吃飯
.得與失
.使用前後
.黑幕重重
.愛在日落前
.明天你要嫁了嗎
.同學會

◎追憶似水年華
偶然間,腦門上方的靈光一閃,你開始想要追憶屬於自己的似水年華。
卻像徒步追逐北返的候鳥,頂多看到個遠遠糢糊的鳥影。
也許登高極目遠眺,能看到全貌,但細微處卻掩在一片霧氣下。
或者喚醒了某個色彩或局部味覺的清晰記憶,卻不知其來何自。
也總是意圖望穿浩瀚的時空,想找到你的來處你的歸屬。
結果往往一無所獲,而且讓你忘了要活在當下。

.縫隙裡的光
.點仔膠
.點舌成金
.薪傳
.惡童日記
.黑白郎君
.全城公敵
.大嘴的畫像

◎會有那麼一天
從能快速的移動雙腳開始,你就學著跨越層層障礙。
也許有人呵護著你,所以總是能通過重重難關。
更進一步的,你學會如何優雅的跨過,把恐懼收拾得不留痕跡。
漸漸你感到,這個世界已經不存在著考驗,你總是過關斬將。
但是總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
你將體會到跨下受到撞擊時,難言的痛楚。

.過時的設計
.爛泥巴與牛仔帽 
.太三八寶粥
.丁字褲
.可惡的小吃店

序跋

【自序】

  自己寫序,大概就像法庭給你自我陳述或辯解的機會,你當知好好把握。所有委屈無辜、苦難心酸,都該趁審判終結之前一吐為快,當法槌敲落以後,多說也沒啥意義了。

  這自序是為著這本書寫的,然而,作者如何評價自己的文章呢?即便是導讀也極為不妥。閱讀這檔事是極其私人的,閱讀的過程與讀後的感受都是讀者的個人領域,不容侵犯。

  那就說說這本書的緣由好了。

  就在二○○五年底,我在雅虎部落格(Yahoo-Blog)開啟了一個名為「有電勿近」的部落格(當時恰好看到窗外的電線桿上,有塊寫給麻雀看的紅色鐵牌:有電勿近),而部落格的作者暱稱,我取名字叫做卡謬佬(書架上擺著多年的書《異鄉人》--卡謬,就在眼前);就這樣,我用卡謬佬作為第一人稱,開始在網路上講起、畫起形形色色、虛實交錯、荒謬悲喜的故事;反正漫漫歲月,總有說不完的趣事、苦事、無聊事。

  人生最荒謬的情境,就是你哭著時全世界都在笑,你笑著時全世界都在哭。本來我這「有電勿近」部落格,是要用來製造憂鬱的氛圍(你知道的,憂鬱總與氣質脫不了關係);很不幸的卻引來笑聲;通過圖畫與文字,我越是努力的把人生裡所見所聞的、各種艱苦荒謬的際遇給呈現出來,大家就越努力的嘲笑。

  向來走嚴肅文學路線的麥田出版社,也許就在這個時候聽到了久違的笑聲,找了我出版實體書(希望引起更多人的嘲笑?)這又讓我陷入半年之久的苦難期,揮汗擒淚的編寫出這本在你手上的書--《卡繆佬的青春小鳥》。

  書中的第一男主角:卡謬佬,禿頭、鬍渣、厚眼鏡、缺牙的嘴臉......即便與我現在的樣貌不完全相像,但我相信那是我人生最終定案的玉照;通過時光隧道,我預先把他請出來擔綱本書的男主角。讓這老傢伙回想搞怪的童年、取笑道德的荒謬、驚訝性別的矛盾、感慨青春的衰敗。

  在本書裡,那些看起來可笑的圖畫或文字中,隱然所包含的苦澀、質疑、悲涼或矛盾,其實只是釋放些許人生中不可抗力的黑色因子,揮之不去也無法掩飾;事實上,一切可笑的本質也由此而來,從而證明我們所活著的這個人世間,有著千百種矛盾在糾纏著我們,你我無可逃避。

  我在書中想表達什麼?

  不就是惡搞耍賤嗎?的確是,那是我與生俱來的DNA;但文章中酷帥的男主角卡謬佬面對各種事件,可能與你的遭遇有類似之處,因為我們都是生活在同一個地球,呼吸著相同的空氣。看著他暴跳如雷、傷心落淚、挨打被整,你應該心情愉快,對!就是心情愉快。

  多數人在質疑人生的意義,追尋生命的真諦,大量飲用易開罐的心靈雞湯意圖解決生命的難題。但我想,所謂「說教」、「講道理」這類偉大的行為,其藥效實際上比威而鋼還差勁,甚至大多是徒然。與其逼著人去面對諸多的錯誤與懊悔、道理與方法,倒還不如輕輕搖搖無奈的頭顱、長長噓嘆鬱悶的鳥氣,如果能面對困境放聲大笑,那最是對健康有益。

  從小開始,任何一個官樣的嚴肅的場合都會讓我不由自主的發笑,而且經常笑不可遏。這包括我國小、國中時,各有一次被推派在上千個學生面前演講,我才剛唸完題目,還沒進入嚴肅的主題,便在開始講台上無法控制的大笑起來,最終一個字也無法再講下去,然後被趕下臺。

  世間的種種矛盾與荒謬,常常使我們的人生變得左右為難或舉步維艱。但如果看得開想得遠,何妨就笑一笑,即使是搖頭苦笑;進一步的,我建議用力嘲笑。

  在陽光下看似邏輯秩序、正大光明萬事萬物,一到黑夜便在幽暗中無聲的騷動起來,盤古開天或創世紀以來皆是如此,白天因黑夜而見偉大、警察因盜匪而能存在;這個世界只是一個粗糙的騙局,我不敢提供一定的方法態度面對這荒謬不堪的麻瓜世界。我的方法是--先取笑一番,然後憐憫。

  我一直相信,「嘲笑自己的世界」是生存下去的美妙藥方,至少就我自身而言,也力行在荒唐與折磨中尋找快樂;世間的悲苦是必然,但在悲苦中尋求快樂則是身為人的義務。

  在我學會嘲笑道德的虛假,尊敬生命的無常以後,即使處在高處不勝寒的寂寞境地,我也能抖擻的面對群峰,漂丿的朝著山卑灑泡尿,即便犬儒,不也讓我自己輕飄虛幻的偉大起來。當一切都在我腳下,我只需淡淡的欣賞眼前一圈美麗的夕陽,緩緩沉淪的姿態。

  人間的規矩太無聊,我報以嘲笑。

  時間的流動太無情,我謙卑以對。

  二○○七年七月七日,卡謬佬在台中

內文試閱

安全帽

形式主義的真諦就是,耗費大於實質的力氣, 然後只是做做樣子。

   開美髮店的NECO 嫂對我素來言聽計從,我在朋友之間所顯現的狡詐,多數人皆不堪其憂,但是NECO 即使被我陷害多次,亦不改其樂。

   在幾年前,開始雷厲風行的強制機車騎士要戴安全帽,兩個月下來,NECO的美髮店生意因此一落千丈。主要顧客──歐巴桑都不來燙爆炸頭了,原因是燙了爆炸頭無法戴安全帽,雖然歐巴桑都痛恨安全帽。

   NECO 堅信我是個智多星,打電話來給我訴苦,希望我幫她想想辦法。

   我走訪了她的美髮店,給她做個中肯的分析與建議:「你的主要顧客是歐巴桑,歐巴桑的主流髮型除了圓滾滾的爆炸頭別無其他;而妳的技術專長也在於處理這種爆炸頭,妳的技術切合市場需求,你不應該轉型作其他的髮式。」

   「這我知道,但是我的顧客大多是騎機車的,騎機車就得要帶安全帽!現在,路上的騎士都戴安全帽了, 不戴就很容易被看到、 被攔下來開罰單的。」她接著說:「而且我拿手的這種爆炸頭,安全帽根本容不下,就算有那麼大的安全帽,也會把燙好的頭髮壓扁啊……」

   「所以,因為這個新的政策,導致妳生意大幅度流失?嘿嘿,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妳要不要聽聽我的對策?」我見她猛點著頭,便指著她店裡牆壁上的髮型海報接著說:「你看圓滾滾的爆炸頭是不是很像安全帽?」

   「……然後呢?」她虔誠的問。

   「其實馬路上有千百個機車騎士,交通警察只能用概略用目光掃描。我的意思是,妳的美髮店可以推出一種看起來很像安全帽的爆炸頭,歐巴桑頂著像安全帽的爆炸頭騎車出門,大家都是圓滾滾的頭,根本無法分辨啊!」

   「這差太多了啦!安全帽除了圓滾滾,都嘛有花色。」沒想透的她還是搖著頭。

   「這不難,染色就可以囉,你可以推出幾款顏色與花樣,這會讓歐巴桑更加花俏艷麗!如此一來,不但重新挽回歐巴桑燙爆炸頭的意願,更可以幫助歐巴桑丟掉討人厭的安全帽,利己利人。」

   「也對!」她終於覺醒了:「這樣一來,鎮上的歐巴桑不就全部湧到我這裡來做頭髮了嗎?」

   「那當然。妳不是想發展成連鎖店嗎!你有了這項獨門絕技,還怕開不成連鎖店嗎?」

   她眼裡重現光彩:「哈哈……對!對!對!……可是,要怎麼開始?」

   我義務幫NECO 做了幾個標準海報樣板,貼在店門口以招徠顧客。

   兩個星期後,我打了電話問NECO 嫂生意如何?

   她告訴我:「只有一個歐巴桑啦!還是在折扣的誘惑下,嘗試這款新型的安全帽爆炸頭,但是才過三天,便吵著要求要恢復原狀。」

   「啊!為什麼,妳燙得不夠圓?」我提醒她要燙得夠圓滾細密才像。

   「已經很圓很精緻了啦,還染了一道從前額到後腦杓的紅色!」

   「那就沒問題了呀!」我提高聲調。

   「結果還不是被警察攔下來! 說她安全帽沒有繫好帶子,開了罰單。」

   「喔……這可就麻煩了,歐巴桑通常是沒有絡腮鬍可以偽裝成帽子的扣帶……」

   我一面思考著應變方式:「有了!這也是一種新的髮式喔。聽著!在燙頭髮之前,兩鬢給留出兩把直髮,然後呢……歐巴桑要騎車出門之前,就可以把那兩撮的直髮,拉到下巴打個結綁起來……」嘿嘿嘿……還有啥麻煩可以難得倒我?

   「幹!你實在有夠聰明啊……」NECO 囋嘆不已呢。

   面對邪惡政策的無情打擊,我們雖然無力對抗,但是只要冷靜用心、善用巧思,一定也能闖出一條康莊大道的。絕命美味

劇毒與美味相鄰,高潮與死亡相依。

  許多年前的一個冬日,我和同事老K被派到東京拜訪客戶,會使用的問候日語只有五種,所幸同是亞洲人,英語溝通不太困難。

  參訪對方的公司以及開完會後,天色已晚。對方的社長帶著部長,請我們到古老的日本料理店用餐,那家料理店不大也不豪華,但從服務以及菜色的水平,就知道是昂貴的日本料理店。

  社長應該是常客,服務生、嬤嬤桑都熟識他而相當禮遇客氣。在一個不算小的包廂裡,我們席榻榻米而坐,隨即送來熱騰騰的火鍋,以及許多生菜及海鮮。其中有一大盤,上面排列著一圈薄薄的白色肉片引人好奇。我問部長那是什麼肉, 部長卻結結巴巴試圖描述,半天咿咿哇哇,我們也聽不懂。

  我以台語對同事老K說:「肉片切得這樣薄,在台灣早就被客人罵死!」

  老K還表演客人很生氣、罵老闆吝嗇的樣子,我們這樣自得其樂是認為日本仔反正聽不懂。

  我夾起一片白色的透明薄片肉,涮過火鍋吃下後,馬上對老K驚呼說 :「喂!這個好吃!」

  也轉頭對社長及部長說:「歐伊系爹死捏」。

  老K迫不及待也吞下一片, 立刻囋嘆不已。社長見我們一副飢慌嘴臉,示意要我們儘管吃,雖然他一面批評台北的市容景觀很糟、交通混亂、汽車外表髒污,我們一面吃一面點頭稱是。這白肉實在太美味了,於是和老K不顧形象的搶起來。

  我筷子出動一次叉了四片,老K一次叉到五片略勝我一籌。一旁的部長文風不動,只是盯著我們微微冒汗。

  整盤肉由我和老K包辦吃個精光,經驗中應該未曾嚐過此種美味。

   我們離開東京以後,搭上新幹線往京都,見我定居日本的妹妹。我和老K都對那盤白肉有著懸念,於是在見到我妹後,便問起那種肉。

   老妹大聲說:「那是高級的河豚肉耶!很昂貴, 連日本人都捨不得吃說。」啊……原來是這就是河豚肉的美味。

   我們走訪清水寺, 然後一路下坡漫步在寧靜的古老京都,走到鴨川時,天色漸晚。

   老K忍不住問了我妹:「京都念慈庵到底在哪裡?」

   老妹:「你喉嚨不舒服嗎?其實我在這裡住得不算久,真的沒聽過。」

   我還是想起那盤白肉:「河豚是有毒的吧!」

   老K驚恐的插話:「那毒性多久會發作?」

   老妹:「是有劇毒沒錯,所以殺河豚是要有執照的。」

   我:「有人因為食河豚而死吧?」

   老妹:「在日本幾乎每年都發生因河豚中毒而死的事件,大部分是私宰河豚所導致。」

   我:「既然知道河豚有毒,為何還會去吃那有毒的部分?」

   老K:「是吃太多嗎?我吃掉半盤算多嗎?」

   老妹:「河豚肉很珍貴,即使是靠近有毒的部分,私宰的人捨不得割捨丟棄太多。」

   老K用兩手畫一個圈表示盤子:「像這樣一盤有多貴呢?」

   老妹:「如果在高級餐廳,應該在台幣一萬元以上! 」

   老K:「賺到了!昨晚我至少吃掉六千元。」

   老妹:「吃河豚致死的另個原因是,越靠近有毒的部位肉質更佳,甚至有一種麻痺的口感」。

   我:「昨晚吃的,倒是沒有麻的感覺。」

   老妹:「被毒死的大都是吃河豚的老手,他們每殺一次河豚就會越往有毒的部位靠近……。」

   老K:「為什麼?」

   老妹:「上次吃了沒事,而且比其他部位更好吃,這次就再靠近一點切,最後……就是死亡。」

   天色漸晚,華燈初上,鴨川旁邊佈滿各種大大小小酒館。老妹指著河川邊的高灘地說:「到天氣放暖了,河邊都是露天飲食座,很熱鬧,你們夏天再來時,就可以到河灘去吃頓飯了。」

   偶見藝妓白著一張大臉,踏著又快又小的步伐穿梭在巷弄間。

   在極毒的部位有著絕命的美味,誘惑著凡人一步步挨近死亡邊緣。我想,不獨吃河豚肉是如此。在各種行為慾望裡, 都有人不斷挑戰著死亡邊緣, 試圖尋求致命的快感吧? 世界之王

這城市因為太擁擠, 吶喊流淚通通不可以。

   你記得鐵達尼號這電影吧?你在電影開演多久掉下眼淚?三十分鐘或五十分鐘後?我呢……不必等到四個小提琴樂手,在船身已傾斜的絕望中繼續拉琴(如果當時你在劇院的黑暗中回頭,便可看到點點的淚光閃爍),更不必等到傑克泡在北大西洋的冰水中,對蘿絲的結巴斷續愛語(如果你當時稍加自我控制,便可以聽到整個劇院成百上千的鼻涕聲響)。

   事實上,當傑克靠著賭博贏得船票,登上鐵達尼號,那龐然大船開出港口駛向另一個新世界時,傑克跑到船的最前端倚著船首的欄杆,握拳對空大喊:「I am a king of the world !」時,就已喚出了我年輕時意氣風發的靈魂,流下英雄所感相同的眼淚……那也不過才開場後十分鐘而已吧!

   過了些年。我終於在最重要的客戶的總公司裡,得到我從業以來夢寐以求的大案子,這是努力了幾年下來的重大成果,當我強忍著即將崩潰的興奮告退後,便急著登到那大樓的頂樓,俯瞰這腳下的城市。

   回想著這些年以來辛苦奮鬥的經歷,到今天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才幹,終於能在激烈的競爭裡征服這家偉大的公司,感到無比的驕傲。站在這個城市的頂端,我忍不住為自己落下英雄的眼淚。

   低頭看著樓底下街區螞蟻般的芸芸眾生,然後,一些如螞蟻的人群開始聚集,仰頭對我觀望,我想起梵諦岡的教宗,在皇宮高樓窗前對底下的群眾的演說,我也好想對他們說:只要你們好好努力,你們也可以跟我一樣……

   午後的風吹得我飄飄然,我是這個城市之王、世界之王……眼前這大樓的欄杆一如鐵達尼號的船首,我想到李奧納多所飾演的傑克,雖然我的頭髮比他少。但是,一如他當年登船後,志得意滿的相信自己已經征服世界的快感。對著大樓底下吐了幾口痰以後,感覺更像傑克了,我終於忍不住倚著欄杆放聲狂笑,止不住胸中一股向上衝的豪氣,對空握拳大喊:「I am a king of the world !」

   對我自己……我真是太感動了。

   忽然之間,來自我的後方……對我的一陣暴力拉扯……等我回過神,我已經被壓制在這樓頂的地板上。我的臉被壓貼在發燙的水泥樓板、我的嘴吃著地上的泥沙與青苔、兩隻手被使勁往後扣住、我的下半身被某個壯漢騎乘著……大樓底下響起一片歡呼與掌聲。

   「都有勇氣死,為什麼會沒有勇氣活下去?」壓著我的人在背後這樣責備著我。

   「要死了!放開我……」我勉強把嘴抬離地面說。

   另一個帶著繩子的傢伙在幾步遠的後方幫著腔:「唉,果真死意堅定。」

   「快把他帶走吧……剛剛上面通報,關渡大橋還有一個。」 使用前後

我們都試圖對抗時間,其實那不過是無意義的掩蓋。

   美容保養品或其他的保養妙方,不管是吃的還是抹的,動刀還是電波,只要能變得更美,花些錢是算不了什麼的,這個大家都可以接受。

   所謂更美,是指有個過去的對照基礎,經比較以後而得到的結果,這毫無爭議,不論是速效型整型手術或是緩效型美容商品,經過前後對照或時間的考驗,總要呈現出它的結果如何。因此,所有的美容商品廣告,無不在強調使用前與使用後的差異對照。

   數十年前,我就已經開始採用當時最夯、最HITO、最高檔、最IN的白天鵝美顏霜, 當初能用得起這種保養品的大概就屬蔣宋美齡或白嘉麗等等大牌。我這數十年以來不間斷的塗抹,效果非常顯著,白天鵝美顏霜的用量逐日增加,而相對的洗髮精的用量卻逐日減少,一開始只是塗抹到額前髮際,如今則要一直要塗抹到後腦杓,連手掌都快搆不到。關於這點,我也沒有啥怨言;重點是它能夠讓我的皮膚晶瑩剔透。特別是額頭以上部分,讓我相當滿意。

   生產白天鵝美顏霜的廠家──桃花鄉化工廠,今年為了慶祝創辦七十週年,特別邀請白天鵝美顏霜的資深使用者參加此一盛典,雖然有些使用者早已經駕鶴西歸,但如我等還健在的,可以為白天鵝美顏霜的效果做活見証。  

   酒會籌備期間,桃花鄉化工廠特別向我索取使用前後的對照相片,準備用來在媒體上大肆宣傳,讓全國民眾一起見證桃花鄉的悠久歷史, 以及白天鵝美顏霜的神奇功效。我特別翻出兩張相差數十年的照片作比對,雖然,那張早年尚未使用白天鵝美容霜的照片看起來土氣十足,對照使用幾十年之後的我,現在膚色可要比使用前紅潤多了,嘴巴雖有點合不攏,但是那股桀敖不馴的英氣尚在,整個人看起來的確比較好看。因此決定, 就以這兩張作為使用前和使用後的比對吧…… 

   舉行PARTY前兩個月,公司方面派了個公關主任心怡小姐過來找我。

   「對不起啊!卡先生……你那使用前和使用後的照片……有點不太像同一個人……」她委婉的說。

   我生氣的反問:「妳是認為我做假嗎?使用前那張我有底片!使用後這張我保證絕對沒有修片!」

   「不是啦!嗯……公司的意思是……我們想把你那使用前和使用後的照片對調……想徵得你同意。」

   我當然嚴詞拒絕:「不行! 這太假了,那張使用前的照片,一看就知道年代久遠,怎麼看也不像現在的我!」

   「那好吧……要不然……兩張照片不要差幾十年,好不好?」

   我想,那畢竟是她的工作,更何況心怡長得也清秀可人,不好太為難她,於是依她所要求的,我再度拍了一張照片,這次,我特別把頭髮弄得服貼一點,並擺出自信的笑容。
 
   過了一個月後,我再補拍第二張,一前一後用來映證白天鵝美顏霜在一個月內所發揮的神奇功效。

   這兩張照片,因為那個月因發生感情波折,給左手臂上弄了一個「恨」字的刺青比較明顯外,其實仔細看,臉上的膚質變得細嫩有彈性,皺紋也平復了許多,色澤也更加紅潤呢! 黑幕重重

沿海國家都會劃定二百浬經濟海域,也有人會創造二百公分個人領域。

   午夜,輾轉難眠。

   外出到達戲院外時,尚有滷味小攤的燈火在風中飄搖,無法入睡的我踏上這暗夜的寂寥,在瀏覽看板上的海報後,無奈的選擇了一部鬼片。也許這鬼電影會把我給嚇得全身打哆嗦,然後逃回家瑟縮在棉被中,因此就能快快的睡去也不一定。

   買票進了這戲院,夜半觀影的人也僅兩兩三三, 我隨意找個中間的位置坐下。趁著影片尚未開演之前,閉著眼調息一陣子。

   感覺到戲院裡的燈光已經暗了下來時,預告片也已播送完畢,我便慢慢睜開眼睛。但眼前猶一片漆黑,然而電影開演的聲音仍持續著。

   我懷疑是否眼睛昏花所致,拿下眼鏡揉了揉眼睛,戴回眼鏡後,發現情況依然如故,眼前除了一片黑,我什麼都看不到。其實,在早年的電影院裡,放映師可能出了某些錯誤,經常發生只聽到聲音而看不到電影的狀況。這個時候,觀眾通常會吹起尖銳的口哨音,提醒放映師注意到而迅速給予補救。

   因而,我吹起高音的口哨。但卻引來兩旁觀眾轉過微怒的眼神,只好安靜的等著。時間一段段的過去,依照我所聽到的聲音,那電影不但配樂、劇情對話都顯示影片已播放了大半,然而何以看不到丁點影像,難道早年的電影曾經有過黑白默片的啞劇,現在流行起全黑的瞎劇了?那不如聽廣播劇算了,何必花錢進電影院,心中正要燃起憤怒之火。

   但是當我偷偷的觀察著在我左右以及後方少數的稀落觀眾,又好像不是如此。從那些人臉部表情的專注看來,他們的眼睛幾乎都聚焦在前方,也就是說,他們的確是正在「看」著這部電影。

   這簡直太詭異了,難道這電影的畫面可以送到他們眼裡,而我卻無法看到?突然間感到一陣陣的冷氣襲來,渾身打起哆嗦。我惶恐驚疑是不是等一會兒,那些觀眾會青著一張臉,面無表情安靜無聲的站起來,然後平舉著雙手一步一步對我形成包圍……。

   我極度清醒,正設想著一切可怖的後果,無論如何,我必須儘快逃離這恐怖戲院。於是我先偷偷觀察那些陌生的觀眾,他們似乎並未注意到我行將脫離的企圖,於是我悄悄起身,拔腿想奔出戲院,但……離開座位後卻發現,那……電影的畫面居然在此刻跳出來,亮晃晃的呈現在眼前。

   這……到底是?我呆立不動一陣子,慢慢的,眼前下方出現了一大團毛茸茸的黑東西,而且微微的晃動著,我悄悄的挪移腳步,慢慢走出我所坐的那排椅子,然後勇敢的咬著牙回望我的座位……就在我的座位前一排正面,是什麼時候?我竟不知道有一個爆炸頭的女生,她的頭髮爆炸範圍超乎尋常的大……。

   反正電影前半段也沒看到, 後半段的劇情也銜接不上,加上鬼電影沒看到也已嚇出一身冷汗,也該回家睡覺了。

   但是我要提出嚴正的呼籲:
  一、禿頭是對社會是有正面意義的。
  二、燙爆炸頭雖然很有時尚感,但是也要拿捏分寸。
  三、政府應該立法對爆炸頭課徵空間稅。
  四、還有,電影院的地面至少應該傾斜四十五度以上吧? 黑白郎君

都說是人定勝天,可是老天可從來沒有敗過,所以,只要你自我感覺良好就算贏了吧!

   在我成長到就讀國中時,和大多數人一樣,骨架身材、生殖器官等,應該變化的都起了明顯的變化,而和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是,我的膚色從中間縱切成一半,一邊是黑的,一邊是白的。我的左臉、左鼻、 左耳、左手、左腳、都是正常的白;相對的,我的右臉、 右鼻、 右耳、 右手、右腳卻都是不正常的黑,所以有了「黑白郎君」的稱謂。我並不喜歡這種外號,雖然聽起來很酷、很陰、很難招惹。

   這「黑白郎君」的外號,根本就是因為,我的臉看起來一半白、一半黑,而且對比越來越明顯;同學正面看著我講話的時候,眼神經常左右飄動,我猜他們應該是在左白與右黑之間難以抉擇。

   媽媽擔心我是不是得了啥怪病,帶我到處尋訪各科醫生,卻也沒檢查出什麼異樣。最後那位醫生只說了:「你臉比較黑的那一邊有曬傷的跡象。」

   曬傷?為什麼只曬到右邊?醫生和我媽都搖頭,覺得不可思議。

   曬傷……喔!我懂了!原來如此……我實在太聰明了。我上學與放學的方向是南北向,而太陽的升起與落下是東西向的緣故。

   我家在面向太平洋的台灣東岸,而所念的國中也是, 但是, 家在南邊、學校在北邊,而我是每天都沿著海邊的公路上學的。

   每天早上,我沿著濱海的道路,朝著北方徒步走路四十分鐘上學;炙烈的太陽,在東邊太平洋的海平面上升起, 全照在我右邊的臉上、手上、腳上。

   每天下午,我還是沿著濱海的道路,朝著南邊徒步走路四十分鐘回家,炙烈的太陽繞了半圈跑到西邊, 依舊全照在我右邊的臉上、手上、腳上。

   因此,我的右半邊永遠日照過度,而我的左半邊永遠日照不足,於是右黑、左邊白的對比就越來越明顯了。

   然而,我們並沒有要搬家的跡象、學校也沒有遷移的可能、道路不會變成東西向、太陽也不會改成南北向走。
  
   我的改善對策是:上學時間比較緊迫,所以用正常的姿態向前快走,讓自東方升起的太陽充分照在我的右半邊。然而,下午放學回家時間比較充裕,我就倒退著慢慢走,這樣,已經繞到西邊的太陽就能充分照著我的左半邊。

   漸漸的,我的左右兩邊色澤終於慢慢取得均衡,一整年走下來,黑白分界日趨模糊,終至到高中時,恢復成一個「漂丿ㄟ」男子漢。這全拜我聰明過人以及堅強的毅力,勇敢的克服環境上種種困難所賜,所以說, 沒有醜男人,只有懶男人,你說是吧? 太三八寶粥

只要誠懇低調,不計形象,即使語言不通,仍舊能化解一切衝突。

   在地小人眾的台灣,你一定經歷或看到過車與車的小擦撞、小追撞事故,車體表面甚至看不到一丁點損傷,兩造雙方卻在馬路中吵個不休、僵持不下,然後把一整個上班的道路給堵住,聽不到其他焦急的咒罵聲。

   以市區裡的車行速度,偶有些小碰撞,也不過是都是千把元的車體損傷,但卻可以霸著馬路吵他個半小時、一小時,而把千百人的時間與行程給耽誤了。這未免是不符比例原則,但又隨時隨地在發生著的怪事。

   我認為,以我們的國民素質之高,只要一方拿出誠意道歉,通常被撞的車大多也應該會放棄索賠。我願意舉出曾發生的實例,用來證明我所說,如此不但能很快速的解決問題,不耽誤自己也不霸佔馬路,更重要的是,你可以不必花一毛錢賠償。

   去年的農曆七月,某個燠熱的夜, 買了罐我常用的飢餓補充品──太三八寶粥後,駕著我的愛駒四處閒逛,這種含有五穀顆粒的甜粥,經過冷藏後風味絕佳,我經常在車上飲用這種甜膩的糊狀物。

   打開密封的鐵蓋後,插入它所配送的塑膠湯匙。我可以在紅燈停車時,一匙一匙的吃出秀氣,也可以在行車時單手拿起鐵罐牛飲出豪邁的氣魄。此次,我肚子真的餓了,而且一隻手尚需抓方向盤駕駛,只能展現出我一飲而盡的魄力,便把那罐粥湊到嘴邊,但那黏糊物的流動速度實在太慢,於是,我把頭向後仰,把罐子抬到最高。

   首先,這種角度,那根塑膠湯匙的柄剛好插入我右邊的鼻孔,我無暇處理,其實這也沒啥關係,等一下再拔出來就好了。

   如果你吃過此物當知道,那塑膠湯匙柄有著ㄩ型的溝槽,黏糊物除了緩緩的流入口中,也沿著塑膠湯匙柄的溝槽注入我的鼻孔。於是,很快的我右邊鼻腔內注滿甜蜜的涼意,雖說很涼快,但事實上這很令我呼吸困難,而且很嗆。罐子與嘴巴接合處,則因為黏糊物尚在流動與堆積,一時間無法分離,否則拉出芶芡及滴落到衣服上,並非我所樂見。

   於是我的下巴被迫抬高的朝向前方,以期黏糊物流得快些;當然,這對於行進中的車輛來說相當不利。也可以說,這樣很危險。所以,我撞上了因紅燈而停的他車屁股。

   因為牛頓第一運動定律,我的臉隨同太三八寶粥的罐子撞上了擋風玻璃;對了,還有那支湯匙,它的柄就更深入的插在我的鼻孔裡,然後,我感到一陣滾燙的熱血從鼻孔與嘴邊湧出, 混合著冰涼的黏糊物。這讓我想到一種草莓刨冰的狀態,也想到在冰島常出現的地熱岩漿流到浮冰上的感覺。

   這也還好,麻煩的是我真嗆到了,我因此咳個不停。那帶點鮮紅色黏糊物被我噴得到處都是。此刻我理解到,雖然我正處於痛苦與混亂當中,但畢竟我已經撞到別人的車,現在也顧不得自己,應該立即趨前表達歉意,這是彌補錯誤的不二法門。

   強忍著鼻孔與口腔的痛楚,慢慢移動身體,才感到胸腔與腿部因為碰撞也非常疼痛,兩條腿因為突發的遽變而發抖起來,我仍努力的走出車外。

   那個車主也已開了門走出來, 正觀察著他車屁股的損壞情況。我感到相當抱歉,開口想先說聲對不起……才發現我喉嚨間因粘糊物的阻塞而無法出聲,只能發出低啞的:「喂……物……宜……呃……咳……嘔……」

   我艱困的慢慢一步一步挨過去,一面繼續表達歉意的:「喂……物……宜……呃……咳……嘔……」

   很快的,那車主似乎已了解到我的誠意,於是阿莎力二話不說,快速進入車中然後加速絕塵而去。

   我怔怔的望著那一地破碎的塑膠片,想到他那麼快就放我一馬,於是忍痛對著已狂飆到幾百公尺遠的他說聲謝謝:「…耶…耶……咳……嘔。」

   所以, 我沒有說錯吧,我們都必須在衝突發生之前放低身段, 最好能不計形象。你看! 我這不就把千把元的碰撞修理費給省了下來嗎? 可惡的小吃店

據說聖經文字裡隱藏著密碼,其實市井招牌間也有密碼。

   這幾個年頭的蕭條,我別無選擇的從魚翅牛排館轉到小吃店。

   小吃店提供一般性的各種台灣小吃,其實都很物美價廉,也比較符合我的STYLE。

   但是,並非所有小吃店都值得讚揚,這裡我就要揭發這家可惡的店。

   這是一家位於中華路夜市一家不甚起眼的小店。

   傍晚時分,我飢腸轆轆來到這店家。

   看著貼在牆上沒有標價的菜色, 我坐了下來:「老闆!來份……臭鹹肉。」

   那老闆頓了半晌臭著臉說:「沒有。」

   我肚子真的餓了:「那……先來個麵粉凍好了。」

   那傢伙依然:「也沒有。」

   我想,那就先喝湯吧:「那來碗腐肉湯吧!」

   他口氣越來越惡劣了:「對不起,沒有!」

   我也不太高興,抬高音調再問:「捲雞雞呢?」

   他大吼:「沒有!你點的都沒有!」

   我忍不住從矮凳子上跳起來,指著牆上的菜色破口大罵:「你這是什麼店?什麼都沒有,敢貼出來就要燒出來給客人。」

   接著,我頭也不回的轉頭就走。

   我發誓,再也不踏進這家店一步。

   天涯何處無小吃,何苦單戀這一家店,真的。

作者資料

卡謬佬

卡謬佬,男,生於台灣南投 學歷:台北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 經歷:汽車設計、行銷企劃、智慧財產權 【有電勿近】YAHOO-BLOG版主 .部落格於2005年11月至今,平均每日瀏覽人次2000~3000 .雅虎精選十數次 .中時嚴選部落格 (LOGO01) .2006年全球華文部落格大賞. 年度最佳幽默趣味推薦獎(LOGO02) .聯合報、爽報、PC-HOME雜誌、愛上 blog特選101專刊報導。 .U-PAPER捷運報每月兩個版面連續登載作品中。 .預計2007年4月在《無名小站》開版。 部落格網址: .雅虎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elton-blog/ .無名小站:http://www.wretch.cc/blog/eltonshiou

基本資料

作者:卡謬佬 出版社:麥田 書系:bloger 出版日期:2007-08-07 ISBN:9789861732770 城邦書號:RB3003 規格:膠裝 / 全彩 / 200頁 / 14.8cm×20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