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其他宗教相關
解密!CIA通靈部隊:監控核武、拯救人質、刑偵破案,美國「星門計畫」及遙視能力開發的真實記錄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解密!CIA通靈部隊:監控核武、拯救人質、刑偵破案,美國「星門計畫」及遙視能力開發的真實記錄

  • 作者:羅素.塔格(Russell Targ)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3-11-29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贈紅利14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外版人氣新書不錯過!

內容簡介

遙視教官親自說明訓練過程╳機密實驗資料及珍貴照片 隱藏30年的異能隊伍首次完、整、公、開 沒有人能阻擋的異能隊伍,各國都想延攬的諜戰武器 他們潛入心靈,開啟人類從未想像的廣闊視野 遙視能力者能夠透過意識投射,看見遙遠距離以外的事物,不受空間阻隔。他們甚至能突破時間限制,看見未來。在冷戰時期,遙視等超能力也是美、蘇兩國激烈軍備競賽的一環。 CIA秘密成立了一隻遙視能力隊伍,迅速發展成為廣為人知的「星門計畫」。這群通靈間諜的工作內容,從遙測敵方秘密基地抽屜內的密碼和核武研發進度,甚至進展到觀測外太空星球。 本書作者既是遙視能力者也是這隻異能隊伍的訓練者,他將首次揭露「星門計畫」的訓練細節,以及執行任務的秘辛。 書中也將告訴你如何開發遙視能力,透過善加練習,也許你也能開啟第三隻眼!

目錄

圖表索引 推薦序 前 言 第一章 遙視始祖英果.史旺 第二章 19世紀的超能力女性赫蓮娜.布拉瓦斯基 第三章 超能力刑警派特.派司 第四章 實驗室的對照組赫拉.哈米德 第五章 擁有超能力的工程師蓋瑞.藍弗特 第六章 代號001的公職遙視員喬.默尼格爾及其遙視同事 第七章 未卜先知7 第八章 培養超能力 第九章 將超能力融入生活 附 錄 佛教高僧 蓮花生大士 致 謝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遙視始祖英果.史旺 我們的超能力潛能相當驚人,遠遠超過大多數人想像。 ——英果.史旺 英果.史旺畢生從事靈媒一職,同時也是史丹佛研究所的遙視始祖。史旺是來自紐約的幻視藝術家(visionary artist),教導我們如何將通靈訊號從心中的雜訊中分離出來,以便接受資訊。心中的雜訊,英果稱之為分析性阻礙(analytical overlay),它是由於說出目標物的名稱,或抓取心靈影像時造成的混亂。雖然剛開始的分析性阻礙可能包含有價值的資訊,但部分可能會受其影響而被屏蔽。 讓我們用一位新手遙視員來舉例這種情況,他將肉眼可見的事物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出來,而非單純描述他的經歷。他說:「我知道他在哪,他在梅西百貨。」我問:「這聽起來不太像遙視。告訴我是什麼感受讓你覺得是梅西百貨?」該名新手遙視員說:「我看見一排衣架掛在桿子上。」我隨後請他畫下他感知到的內容。他畫了一排衣架,這與他描述的真正目標極為相似——一座行人天橋(詳見P.66,圖19 )。 心中的雜訊一詞最初是由佛教高僧蓮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在他從印度遷居至西藏後,約於西元800 年撰寫的著作《藉見赤裸覺性得自解脫》(Self-Liberation through Seeing with Naked Awareness)中提出。英果.史旺於1200 年後傳承他的衣缽,並將之思想發揚光大,亦即說出目標名稱、猜測、體認、記憶、分析及想像,這些雜訊都會干擾你接收通靈訊號,以及阻礙觀察遙視目標的能力。在這之中,猜測目標及說出目標名稱的成功機率微乎其微。 英果向我們說明「通靈三要素」的重要性,亦即智慧、感覺/情緒感知,以及直覺。這三要素必須以平衡及和諧的方式共同運作,才能引領學員意會通靈的奧義。 蓮花生大士教導我們尋求無條件且永恆的覺知,而非有條件的覺知,有條件的覺知是以自我中心為主的冀望及恐懼的覺知,轉成無條件且遼闊的覺知與自由。遙視可被視為一種永恆的覺知,其與教義無關。僅需深呼吸數次,閉上雙眼,觀察出現在心中覺知的影像。因為人的本質是永恆的,故不受因果制限。 在兩名中情局探員前來研究所,要求英果發掘未來三天在一個特定的地理座標會發生什麼狀況時,英果運用遙視向我們展示了這種穿梭於時間的自由。 英果靜下心來,並請他人準備色筆,運用超能力畫下類似放煙火的景象。他說:「我看見亮色的彩帶直衝天際,背後有一排卡車,很像在慶祝國慶日。」從他的描述中,中情局探員了解他描述的其實是一次失敗的原子彈測試,沒有蕈狀雲,只剩在空中燃燒的鈾。三天後,中情局締約官證實了這項寶貴的資訊。 在1973 年5 月29 日發生了一重大事件,英果.史旺遙視到座落於西維吉尼亞的舒格格羅夫(Sugar Grove)一處最高機密的國家安全局建築。該區為政府監聽蘇聯衛星通信的秘密監聽站。根據《紐約時報》報導,這個基地攔截並處理幾乎所有進入美國東部的國際訊息。 中情局分析師基特.格林博士(Kit Green)對我們的工作相當有興趣,亦擔任我們的締約官。他給了我們一組地理座標用來執行遙視試驗。該目標物是位於樹林中的小木屋,巧合的是,小木屋位處國安局的秘密建築附近。英果遙視到的並非小木屋,他反而說:「我看見連綿的山丘、草坪及旗杆。另有數座舊地堡,類似一座地下蓄水池。這很有可能是某種軍事基地。」 英果在該地理座標描繪出一個圓形建築物,後來確認是一座巨型抛物線球面天線,這才是該建築的實際功能。英果、派特.派司(Pat Price)及當日在研究所參與試驗的另一名遙視員,都將遙視重心放在此秘密基地上,而非小木屋。 英果運用在他意識中出現的影像,描繪出舒格格羅夫建築的秘密位置及佈局。另一方面,派特.派司則以不同的方式感知。他在1,500 英尺的高空中俯瞰該建物,並運用心像(mental imagery)找到一處地下工作室,用超能力打開檔案櫃的抽屜,讀取到數份標上代碼的最高機密文件。這些代碼都與撞球術語相關,一一標示在檔案夾上:「母球」、「八號球」、「四號球」、「十八號球」及「擺球」。 桌子上另有其他標示著代碼為「捕蠅器」及「密涅瓦」的綠色文件,這些文件被歸類為特殊存取計畫(Special Access Program)內的最高機密文件,另外就連整棟建物的機密代碼「乾草叉」也被偵測到。 這些文件及代碼後來被中情局及國安局證實為當時使用的代碼。在我的紀錄片《通靈部隊》中,中情局探員基特.格林及肯.克雷斯(Ken Kress)亦於影片中證實,這些特殊存取計畫的代碼在史丹佛研究所裡被準確地遙視到。 我們擅闖國安局的建築引起軒然大波,引發國安局憤怒地與中情局對峙。他們憤怒的點是中情局竟鼓勵加州的靈媒監視他們擁有最高機密的建築。 三天後,兩方各派人員至史丹佛研究所調查遙視員能擷取到這類最高機密檔案的原因。 我頻繁地被問到:「若是遙視員能在地下室的保險櫃中,遙視到最高機密的代碼,何嘗不能輕易遙視到總統口袋裡的核武代碼呢?」這的確是我們整個研究計畫當中,最令情報單位害怕的。 事實證明,我們遙視舒格格羅夫基地的成功使中情局與我們簽訂第一份合約,資助我們未來22 年的研究。 國安局官員想知道為何派特與英果一樣同時注意到該基地,而非原本設定的小木屋座標,因此特意在當時詢問派特。派特回答:「當你將注意力放在你愈想隱藏的事情上時,在特異功能人士眼中,它就像燈塔一樣光亮。」 英果在完成糖園基地任務後,被派遣執行另一項試驗,要求他單靠地理座標來進行遙視。 他又一次繪製一張地圖,而這次同時精確描述出一座小島。他詳盡地繪畫出多岩石的海岸線,左側的山脈,以及右側放有儲油罐的小機場。 英果精準描繪出的島嶼是凱爾蓋朗群島(Kerguelen Islands),這是一群位於印度洋南部的偏遠群島。由於無法確認該群島的細節,我們必須至中情局核實該處是否有機場及跑道,而這絕非英果能事先得知或查找得到的,當時中情局沒有透露任何資訊給他,即使現在上Google 地圖及Google 地球查找,也找不到該機場。因此,英果的遙視試驗的成果又再次獲得中情局證實非常精確。 1973 年4 月,我們拜訪來自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的締約官亞特.瑞茲(Art Reetz),他同時也是新計畫的承辦人員。 亞特、英果以及我當時在測試我研發出的超感官知覺的教學機器,這臺機器是用來幫助別人意識到自己何時成功運用超感官知覺能力。運用成功時,機器上的小鈴鐺會響起。 我為此開發兩個應用程式:「超感官知覺訓練器」,可至蘋果應用程式商店支付0.99 美元,或至Google Play 商店免費下載;另一個為「星門超感官知覺訓練器」,僅能從蘋果應用程式商店下載,需支付0.99 美元。 在某個時間點,亞特問英果是否想看看木星,看看新的先鋒號(Pioneer)太空船在七個月後抵達前,是否能先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 英果靠在椅子上抽著雪茄,吐出一口煙,要了一個夾板及筆,接著他描述並畫了一個過去我們聞所未聞的冰晶圓環圍繞在木星周圍,距離地球大約8 億公里遠。 亞特問他是否將土星誤認為木星,英果回答:「我這一生都在窺看太陽系,我非常清楚木星及土星的區別。」 圖6a 是航太總署先鋒號歷經七個月抵達木星拍回的照片,顯示出新發現的環狀結構及冰晶,結果正如英果當時所描述的。 我的好友史帝夫.肖茲(Stephan Schwartz)是名遙視研究員,與英果.史旺及共同好友兼靈媒赫拉.哈米德(Hella Hammid)共事超過10 年(赫拉的故事,請參閱第四章)。 史帝夫大方表示能為本書貢獻數段內容,講述這些既厲害又熱誠的通靈人士。下述為他對英果的看法: 在我們排定好進行遙視聖卡塔利娜海峽(SantaCatalina Channel)的深度探索研究幾天前,兩名原本要與我合作的遙視員臨時不能參與。出色的靈媒艾倫.沃恩(Alan Vaughan)得了重感冒,另一位資深的遙視員喬治.麥克穆倫(George McMullen)在克萊斯勒經銷商上班的同事突然請假,喬治得代替他上班。 在最後一刻,我在史丹佛研究所經由物理學家艾德. 梅(Ed May) 的介紹下認識了英果. 史旺。他、艾德及哈爾. 帕洛夫在當時都是山達基教徒(Scientologists),一同前往加州好萊塢山達基名人中心(Scientology Celebrity Center)與我會面。 我曾聽聞羅素.塔格提起英果,亦很開心能與他相識。我們很快喜歡上彼此,因此當亞倫和喬治退出研究後,英果便是我心中的不二人選,他亦推薦赫拉一同參與。自此,英果成為了我的研究團隊——墨比爾斯協會(Mobius Society)的遙視員。 他以前來洛杉磯山達基中心時,常常住在我家。我們一起度過很多時光。他非常有趣、既聰明又擅長寫作,出版過數本有趣的著作,亦是一位出色的遙視者。 他是名同性戀者,小時候曾遭欺凌。作為一名男人,這給予他優勢,讓他能不遲疑地保持堅定。後來接受陸軍軍方聘請並教授遙視時,他與哈爾制定一套座標定位遙視協定(Coordinate Remote Viewing),這套協定與史丹佛研究所的星門計畫相關。 英果是這些以前有可能霸凌過他的軍人眼中的專家級人物,他看得到這諷刺的意涵,並從中得到滿足。 英果塑造出的遙視形式甚至比我們這些科學家來得更多,因為他是發明遙視這一詞的人,亦教導我們了解其運作方式,說英果.史旺是遙視始祖一點也不為過。

延伸內容

保羅.史密斯博士(美國陸軍退役少校) 猶他州雪松城 我是美國陸軍的通靈間諜。是真的!我是名陸軍通靈間諜。在軍隊服務幾近七年,擔任美國陸軍上將,亦是第一批訓練利用超感官知覺(ESP)能力,投射自我意識來窺視國內外地點的人。在受訓之前,我未曾發覺自己擁有這些能力。確切來說,我現在是在談一種稱為「遙視」或簡稱「RV」的超能力。 正如羅素在本書前半段提及的這個詞「遙視」(remote viewing),遙視一詞是由紐約一名傳奇的藝術家及超自然心理學學者英果.史旺(Ingo Swann)命名的。(公開致意:史旺教會我使用遙視,我對他及挹注資金於本研究的納稅人表達衷心感謝。) 簡單來說,遙視是人類擁有的一種意識,人人皆有此能力,其能讓我們經歷、覺察與描繪人類、地點,以及因為距離、隔閡,甚或過去、未來(某種程度而言)而被隱藏的事物。我常將此能力視為「透過訓練得來的超能力」(disciplined clairvoyance)。 我是在數名軍官、服役的士兵以及政府雇員之中,學習此超能力來監看蘇聯的研究機構、高階武器及科學實驗室的成員之一。我們「窺視」遭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劫持的人質、追捕在美國海岸附近的毒販、「觀察」中國核武測試、「侵入」克里姆林宮,以及探索「我國及他國」研發的新興防禦技術。 特異功能當然有不準的時候,但特異功能在很多情況下效果極好,有時更是令人驚艷(這本書中也將提及諸多令人讚嘆的結果)。當某些懷疑論者嘲笑超感官知覺論無用時,我們提出的具體證據數量,使我們能笑到最後、笑得最大聲。 我能成為通靈間諜很大一部分得歸功於本書作者羅素.塔格(Russell Targ)。羅素及其同事在加州備受景仰的智庫——國際史丹佛研究所(SRI International)工作,在傳統科學一門獨大的潮流下,他敢於逆流而行。 羅素團隊的任務是補足美國情報單位(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無法自行補全的防禦技術。如果他們當初未能成功地填補缺漏,我永遠沒有機會成為通靈間諜。 在1960 及1970 年,中央情報局(CIA)對於蘇聯軍隊挹注大筆資金在西方「學者」普遍嗤之以鼻的「超自然」(paranormal)領域上感到擔憂(對他們而言,「超自然」等同於「魔幻」)。正是因為這種擔憂,促使中情局在1972 年秋天,登門拜訪在史丹佛研究所任職 的物理學家哈爾.帕洛夫(Hal Puthoff)。中情局探員開了一張五萬美元的支票作為種子基金,要求他設立專責調查超自然現象的團隊,研究蘇聯已先行開始的超自然領域。 羅素長期以來一直關注這些議題,與哈爾在當時剛認識,在「該計畫」實質的推動下,順勢進入史丹佛研究所與哈爾共事,最後進展成稱為「星門」(Star Gate)的通靈間諜計畫。星門計畫由美國政府發起,進行23年,一直到冷戰結束後才停止,但此舉足以揚名後世。 這篇序主要是想以簡短的方式向你介紹這本鉅作,解釋書中脈絡,並為後續章節鋪陳。 在媒體一開始撰寫有關「中情局星門計畫」的報導時,他們常感困惑,甚至一頭霧水。媒體認為計畫僅有一種名稱,顯示這名稱代表整體,但他們誤會了。 首先我得強調,星門是後來的稱呼,在被稱為星門前,這個計畫是以各種不同的神秘名稱代指,例如斯勘涅(Scanate)、熾火(Grill Flame) 及太陽之紋(Sun Streak)等等。星門之所以被沿用,是因為這個名稱廣為大眾所知。 如果你將星、門解讀為兩條平行卻相織的線——如同一顆樹分離的兩根樹幹,你就會更加了解這個名稱的意思。第一根樹幹代表星門的研究左右手,用來調查超能力現象,特別是遙視。星門計畫始於史丹佛研究所,在美國本土執行且由羅素及哈爾主掌,起初是與中情局簽訂合約資助,為一切超能力研究的基礎。 1975 年,中情局迫於壓力不得已放棄星門計畫,資金來源及指導單位才改由國防部下轄機構承接,起初是由空軍部、其次是陸軍部,到最後的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羅素時常提及對詹姆士.威廉斯中將 [Lieutenant General James Williams] 的敬意,因為國防情報局在他的指導下,長期致力於發展遙視試驗。) 諷刺的是,中情局從未再次「接掌」星門計畫,即便大家都認為這是中情局專責的項目,然而它扮演的唯一角色僅是在1995 年6 月中止這項計畫。對我們這種心繫著星門計畫的人而言,無疑是將心愛的小狗給信得過的鄰居認養,但鄰居一認養後便射殺他,這感覺是不是很五味雜陳?難免會有點吧。 星門計畫確定好由誰接掌後,史丹佛研究所(後來轉移至由艾德.梅爾博士領導的科學應用國際公司[Science Applications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亦稱SAIC)的任務是呈現他們的研究調查給其客戶國防部,以提供給執行星門計畫的其他單位,亦即軍方的「通靈部隊」使用。史丹佛研究所確實發現了一具體的研究進展,但羅素與其研究所同事大部分做的事情都是以科學實驗為主。因此,本書的出版旨在將羅素進行過的實驗結果和經歷,並闡述這種能力如何幫助我們的世界。 服役於萊特派特森空軍基地(Wright-Patterson Air Force Base)的空軍民用分析師戴爾.克雷夫(Dale Graff)曾短暫的負責過星門計畫,後來於1970 年末才由馬里蘭州米德堡專責處理,中間歷經數次轉折(在此就不贅述乏味的官僚細節了)。 最初由陸軍情報暨安全指揮部(Army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and)管理,後來該單位的行政所有權於1986 年初移交至國防情報局總部位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波林空軍基地(Bolling Air Force Base),但實際進行遙視的人員仍留在米德堡。 我們這群遙視能力者為24 個情報單位及軍事機構執行超過2,500 項情報蒐集任務,這些機構包括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美國特勤局(US Secret Service)、緝毒局(DEA)、駐韓美軍司令部(U.S. Forces Korea)、陸軍情報威脅及分析中心(Army's Intelligence Threat and Analysis Center),以及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諷刺的是,我們承接最多任務的單位,竟是最後中止星門計畫的中情局。 國會將星門計畫轉移至中情局前(同前所述,導致該計畫慘遭扼殺),國防情報局指導並資助我們在史丹佛研究所的研究(後來是科學應用國際公司)。星門計畫大幅推進遙視及其他意識科學研究的發展。世人欠羅素及其同事一筆大恩情,因為他們深謀遠慮,我們才可能從中受益。 羅素做事有自己的規劃。1982 年,他向待了10 年的史丹佛研究所告別,目的是為了尋求一個更自在的狀態進行意識科學研究,與以往得按政府合約要求,進行令人窒息的機密研究相比,更加快活。羅素離職後涉足不同領域,持續前進,不曾回頭。 當與羅素談及星門計畫時,他總形容其為「遙視繪本」。導演兼製作人蘭斯.蒙吉亞(Lance Mungia)拍攝的紀錄片《通靈部隊》(Third Eye Spies)大獲成功,由於羅素於該片飾演核心角色,從而促使其有出版一本姊妹作的想法。因此,本書恰如其分地沿用這個名稱,匯聚及補充影片裡出現的小插曲及訪談。 本書將有些未曾公開過的遙視故事及照片集結,以比影片更觸手可及的方式呈現。畢竟,停電的話,我們可以隨時從書櫃挑本書來喚醒記憶或提醒自己熱愛書中哪些部分。試著對電影採取同樣的策略吧。 或許本書中最引人入勝的內容是未卜先知(亦即「預知」未來的事件或訊息),以及如何自己開發基本遙視能力。後者能特別嘉惠許多想嘗試卻苦於不知從何開始的素人。羅素憑藉平易近人,更重要的或許是易於上手的指引,幫助從未嘗試遙試但對此感興趣的素人邁出第一步。他會提供你在無數現場工作坊及公開場合當中成功運用過的基本技巧,協助從義大利的家庭主婦到美國商人,獲得首次自主遙視體驗。 羅素明白他的人生已步入遲暮之年,但我們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衝勁,是一種一旦意識到我們毫無預警地受到年紀增長帶來的挑戰,記錄種種過去不同的個人重要經歷時,會更加顯著的衝動。本書值得翻閱的理由太多太多,邀請你給本書一個應有的機會。

作者資料

羅素.塔格(Russell Targ)

羅素.塔格是一名物理學家兼作家,亦是雷射及雷射應用領域開發的先驅。他擁有皇后學院物理學學士學位,並曾於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物理學研究生課程。塔格因其在雷射及雷射通訊方面的發明和貢獻,獲得過兩次由美國航太總署頒發的獎項,並發表過上百篇有關雷射、電漿物理學和超感官知覺研究的科學論文。 在1970到1980年代,塔格加入史丹佛研究所,接受中情局資助,並與其同事共同創立通靈能力調查項目。他將這稱為「遙視」的新興領域的研究成果,發表在《自然》、《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期刊》,以及《美國科學促進會》上。塔格於退休前擔任洛克希德飛彈與太空公司的資深科學家,他在此開發了用於探測風切的機載雷射系統。 近期,塔格在獲獎導演蘭斯.蒙吉亞拍攝的熱門紀錄片《通靈部隊》中登場。這部紀錄片記錄了塔格畢生研究超感官知覺的歷程。塔格的著作有《超感官知覺的現實面》、《無限的心靈》,以及《你能看到我所看到的嗎?一名盲人摩托車手的回憶錄》,其亦與他人合寫《心靈境地》、《心靈競賽》、《心靈奇跡》、《心靈之心》和《苦難的終結》。塔格目前與妻子派翠莎定居於加州帕羅奧圖。個人網站為 espresearch.com。

基本資料

作者:羅素.塔格(Russell Targ) 譯者:曾建盛 出版社:高寶 書系:New Window 出版日期:2023-11-29 ISBN:9789865068585 城邦書號:A52A12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