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平家物語 犬王之卷(湯淺政明✕松本大洋《犬王》動畫原著)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平家物語 犬王之卷(湯淺政明✕松本大洋《犬王》動畫原著)

  • 作者:古川日出男(Furukawa Hideo)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22-06-02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周年慶/外版有看頭

內容簡介

◉湯淺政明✕松本大洋✕野木亞紀子——《犬王》動畫電影原著小說! ◉台版獨家!特別收錄松本大洋的動畫人物設定彩稿 ◉《平家物語》最新版譯者古川日出男,重新詮釋歷史的脫胎換骨之作 ◉馬欣(影評人)、盛浩偉(作家)推薦,譯者高彩雯專文導讀 盲人琵琶法師✕怪物猿樂師 室町亂世中,一段因「能樂」而展開的友情物語 追求極致之美,站上技藝頂峰後,等待兩人的是……? 本書是日本知名小說家古川日出男在重新翻譯經典《平家物語》之時,以能樂家「犬王」為題材延伸出的原創小說。犬王(?-1413)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物,在當時與現今享譽盛名的能樂師世阿彌雙雄鼎立,但卻沒有留下任何作品,箇中原因成謎。作者古川日出男透過精彩的想像,創作了這本書。 故事背景設定在室町時代,平家滅亡後150年左右,小說中的兩位主角分別是:原為海人一族的盲人琵琶法師「友魚」,以及總是戴著面具的猿樂家之子「犬王」。一個為了尋找父親的死亡之謎,踏上說唱平家故事之途;一個想要擺脫身上詛咒,日夜修練著能樂之藝。兩人的相遇,開啟了數十年的友誼,更牽引彼此登上技藝頂峰,但他們的選擇,卻迎來截然不同的命運……。 往復於現實與虛構 從戰爭史詩《平家物語》誕生的私小說 《平家物語》是一部以戰爭為題材的長篇歷史小說,與《源氏物語》齊名,一武一文,並列日本古典物語文學巔峰。古川日出男翻譯《平家物語》時,共譯出一千八百張稿紙,寫壞兩支鋼筆。過程中一度肋骨痛到起不了床、膝蓋像是被弓箭貫穿般疼痛,他說「我知道這是《平家物語》的作祟」,譯者只能「以身體承接詛咒」。譯完半年後,本書問世。但古川並非「翻完」古文《平家物語》才回頭「創作」,他在現實和虛構間不斷往復,從戰爭史詩中產出自己的原創小說,用個人的方式試圖淨化鎮魂。 《平家物語》的作者不詳,百年來透過琵琶法師的口傳逐漸成形。古川也仿照琵琶法師說唱故事的方式寫成這部作品,以第三人稱敘事,穿插友魚和犬王各自的人生,同時又透過友魚的說唱來表現犬王告訴他的故事。藉由重複短句、增加改行、使用倒置等具有節奏感的文字敘述,讓讀者在閱讀時彷彿聽見琵琶法師的表演,甚至腦中也能浮現清晰的故事影像。

目錄

目錄 導讀 琵琶聲響,走入《平家物語》的狹縫/高彩雯 序 故事之章 一 海之章 二 幻經之章 三 宮廷之章 四 生之章 五 音之章 六 靈之章 七 小鬼之章 八 面具之章 九 足之章 十 變亂之章 十一 葫蘆之章 十二 葫蘆之章 十三 名之章 十四 當道之章 十五 十年之章 十六 靈之章 十七 琵琶之章 十八 術之章 十九 生之章 二十 面具之章 二十一 足之章 二十二 群靈之章 二十三 新作之章 二十四 計策之章 二十五 平氏之章 二十六 美之章 二十七 魚類之章 二十八 獎賞之章 二十九 陷阱之章 三十 名之章 三十一 無面之章 三十二 有名之章 三十三 將軍之章 三十四 天女之章 三十五 墓之章 三十六 故事之章 譯者後記 翻譯碰到鬼:從《平家物語》到《犬王之卷》的古川日出男

導讀

【導讀】琵琶聲響,走入《平家物語》的狹縫
◎文/高彩雯(本書譯者) 昔位極人臣,今海底波臣:盛極而衰的平家一門 《平家物語》和《源氏物語》並列日本古典物語文學巔峰,不過《平家物 語》不像《源氏物語》一樣成於一人之手,《源氏物語》的主角是平安時代貴 族,而被稱為古典軍紀物語的戰爭文學《平家物語》,其「成書」則是經過無數 人長期編修整理的結果。 平家權傾一時的「盛」世象徵是平清盛,他和中國來往,利用海路累積鉅富,修築嚴島神社。平清盛權柄當世無匹,以武將之身位極太政大臣之位。當時 朝中高官多為平家貴胄把持,一時盛傳「不是平家人,連人都不是」的說法。 在平清盛之女德子為高倉天皇誕下皇子不久,高倉天皇被逼退位,擁有平家 血脈的小天皇三歲即位,平清盛架空了天皇權力,凌駕藤原等攝關家貴族,是以 武家身分,往下開展了鎌倉幕府、室町幕府乃至江戶幕府,七百餘年武家政權的 起點。 不過,在《平家物語》裡,從一之谷大戰大敗後一路向西逃,短短兩年,摧枯拉朽,平家陡然滅門。隔年,在壇之浦(今日山口縣下關附近)上演了悲壯無比的 戲碼,最擅長海戰的平家,卻在海上輸給了騰躍自如的義經。窮途末路之際,平 清盛之妻二位尼,腰間插著三神器之天叢雲劍,一手抱著勾玉,一手抱著安德天 皇。天真無邪的小天皇,還問「尼要帶我去何方」,二位尼只能安慰小天皇「海波下亦有都城」,接著縱身躍入海底。將士女眷見情勢如此,紛紛跟著投水。皇 權象徵的神器入海不返,引發了往後數十年皇位繼承的風波,所謂「一天兩帝南 北京」的局面。 短短十數年,權勢傾天的家族,以最戲劇性的方式被殲滅殆盡,煙消雲散。《平家物語》開頭,試圖用佛教的無常思想和「盛極必衰」的普世態度,解釋這 個家族的敗亡,寬慰戰爭中的血和淚,並在敘述他們的故事時,不吝對高貴的失 敗者寄予無限同情。 祇園精舍之鐘聲,有諸行無常之響; 沙羅雙樹之花色,顯盛者必衰之理。 驕奢者不得永恆,彷彿春宵一夢; 跋扈者終遭夷滅,恰如風前微塵。(鄭清茂譯文) 收入中學課本的這一段文字,是日本人耳熟能詳的名文。而編入《平家物語》中的許多故事,也在能劇、淨琉璃、歌舞伎等演藝裡被一再改編。到了近代,因為大河劇等傳播方式的推波助瀾,成為膾炙人口的題材。平家紅旗和源氏的白旗,在日本人的認知裡,早就是不變的對戰色彩。 為亡者鎮魂:說故事的琵琶法師 琵琶法師,在十一世紀漢學家藤原明衡的《新猿樂記》中已有紀錄,和「咒師、侏儒舞、田樂、傀儡子……」等雜耍並列,是市井中的娛樂。他們也會在年 節時分彈唱「千秋萬歲」賀詞,並在法會時誦唱「地神經」祈福,是下層的「宗 教民」。平家滅亡之後,琵琶法師快速察覺了人們對平家故事的需求,不論是大 眾娛樂、寺廟法會的餘興或是貴族之家召喚他們上門說故事,手持琵琶的盲僧 「說平家故事」,既發揮宗教上的超渡功效,是賺錢行當,又滿足了人們窺探/接近上層武家社會的欲望。死亡,而且是短時間的大量死亡,以及身居高位者的不自然死亡,在怨靈信仰深植人心的平安時代,造成了人們的憂懼不安。《平家物語》第十二卷,以 「地震」開頭,京都「山崩河埋,海傾陸沉,土裂水湧」,三十三間堂倒了十七 間,大地震就發生在平家滅門三個半月後,平家「怨靈」作祟之說不脛而走。如 何解釋災難的意義?如何對處災難世的來臨? 《徒然草》作者兼好法師,認為《平家物語》的誕生與比叡山延曆寺有關。位於京都東北鬼門的延曆寺,是鎮守都城最重要的寺院。四度任天台座主的慈鎮 大師收留了博學多才的信濃前司行長,據說行長便是創作《平家物語》,教導盲 僧說唱平家故事的人。 這位慈鎮大師,在後鳥羽上皇(安德天皇異母弟)的時代,因深恐多年來 「滿天怨靈」未得救度,發心建設大懺法院,供養數十年來的亡者。其上請文如此寫著:「保元以後,亂世之今,怨靈滿於一天,亡靈遍在四海。然則未聞救濟 德政……滿布怨靈亡者之國,依作善之回向,捨邪歸正……以佛神之冥助,轉禍 為福,令得安穩泰平。」 保元,指的是保元之亂,事關後白河法皇與崇德天皇的爭權政變,崇德天皇因此被流放至隱岐島,抑鬱以終。平家從大興到絕滅,圍繞著多場戰爭,京都陷 於兵燹、火災、饑饉中,又發生了毀滅性的大地震,而前有崇德天皇、後有安德 天皇的不自然死亡,兩者都迅速被認證為「國家級」怨靈。慈鎮大師發願安定怨靈與民心,主辦大型超渡法事,並在行長的幫助下,初步編纂出《平家物語》。 像《平家物語 犬王之卷》故事中的友魚一般,琵琶法師以超凡的說故事能力超渡怨靈,滿足人們聽故事的慾望,學者兵藤裕己認為這樣的傳承延續到明 治時期。小泉八雲的《怪談》裡有一則精彩的〈無耳芳一〉故事。芳一因善彈平曲(專門彈《平家物語》的曲子)被平家怨靈相中,夜夜請他上門(上墳)說平家故事。芳一如泣如訴的琵琶彈撥,讓怨靈為之感動,也為過於悽絕悲壯的一族故事 落淚哀啼,幾乎進入了共鳴的重現體驗。為死靈彈奏的芳一,被數百年前逝去的平家貴族們賞識,差點被拉到彼岸世界…… 統一的琵琶座,遙想曾經眾聲喧嘩 《平家物語》很早就成了當紅的流行曲/劇目,因涉及故事版本和演出利益,盲人集團中出現了藝能「座」(組織團體)的派別。不過,在室町幕府的足利義滿將軍一聲令下,京都的琵琶法師統合入覺一檢校的當道座,百花齊放的說唱 版本,漸趨一統。統一了南北朝的大將軍足利義滿,只需要一種典範轉換期的武 家興衰史。 這樣的歷史緣由,也催生了《平家物語 犬王之卷》這部夾在虛實之間的創 作。「只有一個版本多無聊啊?」作者古川日出男這麼想:「在(琵琶法師受到統一管理的)前夕,琵琶法師與能樂師們該是多麼厲害的天才?透過想像來解答 這個謎團的,就是……拙著《平家物語 犬王之卷》。」

內文試閱

【序、故事之章】 那麼從引子開始。 所有的故事都有後續,像是續篇,像是異聞。為什麼會生出那樣的東西? 原因之一,或許可以這麼說,故事總是被說出來以後就消失,被說出來以後就消 失,被閱讀以後就遭遺忘。 然而,若僅是如此,豈非純然的虛無? 因此後續翩然而至。 這裡還有一個原因。曾經親耳聽到或親眼讀過的故事,其實在聽眾的心裡, 或者在讀者的身體裡,已經埋下了種子。這是因為人類這種生物,總是會發問的。「那是怎麼回事呢?後來怎麼了?」這就是埋下的種子自行發了芽。又或是,繁盛茂密了起來。於是誕生了續篇,異聞也被挖掘而出。 另外還有一種。正因其不為世間所知,於是有人希望他人能講述出來,是如 此祈願的人們所召喚出的真正異聞。平家物語,乃是滿門覆滅的故事。不過,與此一門連結相附的人們,並非盡皆滅絕。這裡即存在著異聞,以及續篇的種子。 看啊,又是種子⋯⋯ 這樣的種子萌發之時,與此之前迥然不同的人物也隨之登場,包括了與過 去的平家物語不相干的人們。但是,那些人理所當然地被創造於後續的故事本身 裡。例如被滅亡的一門之盛名所操弄;抑或是,例如被那些明明應該已經滅亡的 一族後裔們夢見。不,被他們夢見的夢所擺佈。 這裡也有那樣的人物。 有兩個人,都是藝能者。一個是琵琶的演奏者,另一個是猿樂(能劇)舞臺的演員。前者的名字從友魚、友一到友有,三度更名,後者以犬王之名為後世所知。 那麼,我們進入正題。 【一、海之章】 某處有一孩子。說是孩子,他的年紀也已是十三、四歲了。男孩。本是大海的潛水者,在族人中──其一族正是海人之屬──他是最年輕的。都城來的傢伙向孩子搭了話。「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希望你去潛水」如此拜託他,也給了地圖。孩子跟父親一起潛入海裡。這片大海,因為可以抓到平家蟹而知名。在螃蟹的殼上,現出了人臉,是怒氣沖沖的表情,也是充滿怨懟的面容。也就是說,那是附身到螃蟹上的怨靈之臉。不過,生活在陸地的人們大概不知道,平家蟹在水裡的時候,幾乎不會對任何人表現出怨恨之貌。這是為何呢?因為牠用小小的四隻腳抓住單殼貝,蓋在蟹殼上面。就像把雙殼貝剝開的單邊貝殼整個掛在臉上,如同戴著能樂面具般。 也就是說,在大海內部的平家蟹,對來到大海內部的人們,毫不怨憎。 不怨怒,也不詛咒。 怨怒和詛咒,是從出了水面以後。 回頭說,孩子從都城來的人們那裡,拿到了地圖。孩子和父親。父子從水底撈起某項遺物。父子倆都知道,那已是一百五、六十年前、昔日戰爭的遺物。因為至今為止,已經撈上了各式各樣的遺物,裝飾著鍬形前立的頭盔或是鎧甲之類。在海面,在船上,都城來的傢伙,光看著都心癢難熬地等待著。 父子撈上來的是劍。 長二尺五、六寸。是父親拔劍出鞘。都城來的傢伙遠遠地保持距離,窺看父子的情況。還有人手上緊握念珠,小小聲地念咒。 霹靂一閃。出鞘的刀刃上,發出了閃光。 孩子的雙眼轉瞬即暗。闇黑。鼻孔噴血。一看就知道是咻咻地大噴血。父親發出慘叫。父親這邊啊,可不是一陣眩暈就了事,如同生命被吸盡。而且,孩子果然也不只是眩暈而已。那孩子,竟然直視了刀刃。例如刀尖的另一邊,他看到了那裡有節。凹凸不平的木節。後來才知道,那是凡人絕不可直視的寶劍。畢竟 是事關皇位保證的物品。從都城來的傢伙們眾口同聲,叫著:「啊啊,神器。是 神器啊!」 劍返回大海。像是自己從船上飛了出去一樣。孩子的父親立即死去。孩子眼前一黑,在黑暗中,還流著鼻血,不如說,他感覺全身血液在體內持續沸騰,孩子叫著:「啊啊,眼睛。我的眼睛!」之後才過了幾天,孩子如「失明」一詞所示,失去了視野的光明。 發生這事件的海,名曰壇之浦。 (中略) 【四、生之章】 人。人。人。 好的,我們換個焦點繼續說下去。 某處有個孩子,孩子方才呱呱墜地,因此是一歲。是個男孩,但在還沒確定 性別是男是女的時候,產婆發出了淒厲的慘叫,母親也發出了淒厲的慘叫。無法再看兩腿之間到底是何狀況。實在太醜怪了,只覺得這是被硬生生丟到這個世界 的毀壞不全的身體。即使是毀壞得很徹底的五體,再怎麼說至少是連在一起,被硬丟到了這個世界。當然是有臉,有四肢,也有腳底。但是,從頭到腳,都被詛咒了。其實母親早就預期到可能會生出被詛咒的孩子。畢竟下詛咒的當事人就 是自己的丈夫,也就是孩子的父親,所以,母親多少有所覺悟。但,沒想到竟然 醜怪至此。沒能想到是這般模樣。 所以無法直視。 連是不是有陰莖,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能確認。 到了總算多少能正視這個孩子的時候,孩子已經開始成長了。母親不情願地 觀察。縮著身子,戰戰兢兢地去理解、去形容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孩子。像是不該 長出毛髮的地方,覆蓋著毛髮。像是左右齊備,而且應該左右對稱的器官,雖是 長了一對,不過長偏了、長壞了。又像是應該長出指甲的地方,有像牙齒一樣白 色的塊狀物。母親發出了「噫」的一聲,又發出了「嗚」的一聲。這樣的孩子也給取了名字,只是乳名而已,成人以後,自然會改名。不,那個孩子,就自稱犬王了。 所以,現在──從現在開始,已經決定那孩子的名字就是犬王了。 犬王,他的家族血統在近江國 ,而他出生於京都。 【五、音之章 】 壇之浦的孩子怎麼樣了呢?五百一族的友魚臥床不醒。那孩子,友魚明白自己失去了兩個重要的東西。第一個當然是父親。橫死的父親不會再回來,這件事 他很明白,因為母親在枕邊日夜不止地號泣。另一個失去的,當然是光。這件事 他曾有所期待,母親也一樣,當他躺在床上的第二天,雖然暗淡模糊,但能矇矓地感覺到視野裡的明亮,友魚期待著:「能治好吧?視力能回復吧?」不過,比起他,不如說母親更對此抱著一線希望。她說:「你的眼睛,現在只是被霧蓋住了而已。是吧?很快就雨過天青了。」沒有放晴,過了幾天,友魚知道自己完全 喪失了光明。 他小小聲地自言自語,這裡沒有光。 啊啊,這裡沒有光! 但是,有母親的聲音。還在哭,因為丈夫突然死了,孩子突然瞎了,哭也是理所當然。「從京城來的那些傢伙,說過那把劍是神器對吧?他們說過是神器 吧?」母親跟孩子再三確認:「然後你摸了它,也看了它吧?不,從劍鞘拔出 來,碰到劍的只有你父親而已吧?不,命令你們『拿在手上,看清楚,從海底撈 起來』的,是從京城來到此地雇用你們的人。不管是父親還是你,都沒想到那竟 然是草薙劍,你們完全沒有錯吧?啊!為什麼會出這種事啊!為什麼會這樣?」 哭聲響徹四周。 光明從眼中消失後,友魚的耳朵過度地清晰起來。越來、越來越清晰。「阿母!」友魚懇切地拜託。別那麼叫。阿母,耳朵,我的耳朵痛。 不是痛,友魚很快明白自己的耳朵發生了變化。從病床爬了起來,體力已迅速回復。雖然可以走路了,可是要朝著什麼走過去,卻還做不到。沒辦法,看不 見。但是,聽聲音,依靠聲音做些什麼,這種技術他倒是馬上學會了。也能聽聲 辨位,知道人在哪裡。鳥在叫,蟲子成群喧囂,草叢中發出聲響。而人聲,過度嘈雜,一旦進入耳廓內側,不會輕易消失。 母親說:「我們這一家,為何今時今日還被遠古以前的平家戰爭搞得這麼慘。今時,今日!確實我們的族人,列祖列宗世世代代在壇之浦的海底大肆搜刮。是報應,但是為什麼報應到你父親身上?又為什麼報應到兒子你的身上!光 是我身邊兩個重要的人啊。光是報應到你們兩個身上!」 她說「兩個」,指的是丈夫的性命和愛兒的視力。 然後她接著說:「我想知道原因。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要去找出來!」不斷地說著。而且嘴巴從不間斷。母親的聲音在前方,轉進了耳廓的深處, 這麼一來,後面也聽到了。左右同時聽得到,最後,聽得到她餘音不斷「去找、 去找、去找」的指示。所以友魚說:「好,去找吧。」他拜託:「阿母,幫我準 備木杖。」堅固的木杖就可以了,能讓我走到京都的東西就好了。 「你要上京城嗎?」 「我會在諸國之間旅行,沿路走到京都。」 「你如果到了京都,」母親說:「聽好了,如果是要說明自己是五百一族時,你要說得清清楚楚。也就是,不單是友魚這樣卑賤的名號,你要自報名號是 『五百友魚』。」 「知道了。」五百友魚回答,將木杖的前端牢牢地頂住大地,傾聽那個聲音。是「叩、叩」的聲音,也是「鏗、鏗、鏗」的聲音。這裡雖然沒有光,卻有 這麼多的聲音。 (中略) 【九、足之章】 犬王出生於近江猿樂一派比叡座的家庭。生為劇場領袖之子,沒有人教過他 任何演藝的行當,也沒有任何人要他練習。他就被放在屋外,戴著毫無表情的木 雕面具,整張臉完全被覆蓋,任其自生自滅。 夏天,是很嚴酷的。 梅雨季也是。 暑氣返蒸的秋天也是。 犬王想要赤腳。犬王受不了襪子。想要解開下面的束縛,從下半身到腳掌, 不,雙腿就算了,但迫切想要解放膝蓋以下的地方。全部被包覆,實在好悶,太 悶了。太不舒服了,他「嗚嗚嗚嗚」地呻吟。 犬王有三、四位兄長。這些孩子從幼時就勤於練習,被認為其中之一總有一 天會當上比叡座的大夫 。如果是長男、次男,在演出時也會被分派上孩子的角色。在京都,近江猿樂與出身及傳統──亦即演出風格完全不同──的大和猿樂大力較勁。大和猿樂有四個劇團,近江猿樂有上三座與下三座,比叡座乃是上三座之首。 這個時代,比叡座技壓其他劇團。 犬王父親身居棟梁的比叡座,人氣漸漸凌駕其他劇團,不論是近江或大和出 身。在內容上,則早已超越其他劇團。 要說哪裡好嘛,題材極為新鮮。從平家一門滅亡的故事題材來說,聽者或不知典故出處,然而充滿了逸事。 想赤腳,殷切地想打赤腳的犬王,有一次偷窺了排練場。不知為何,但他興起了一股想法,跟著那麼做就行了。在還是三、四歲的幼兒犬王的身上湧現這種想法。幾乎還不能說是語言,但湧現了。就行了,就行,就是那樣。進不去練習 場裡面,所以偷窺,觀察兄長們在做什麼。練習優美的舞步。啊,他想那是腳。 這時他過於年幼而無法用確實的語言表達──真的無法訴諸言語,但犬王覺得這可 是個好機會。練習場中,傳來了笛子的聲音,還有鼓聲。配合這些聲音,兄長們踏出腳步。其中一位兄長身著戲服。隔天有演出,所以著裝練習。那一類的華美 裝束,從未給過犬王。犬王也沒試穿過。美,在與犬王懸隔甚遠之處。不如說,犬王被美隔絕了。被斥退到遠處了。兄長們踏腳,再踏腳,踏出了腳步。犬王模仿著。 在練習場外模仿著。 在確實的步行技術指導下,兄長們腳步的動作相當優雅。沒有任何手把手的教學,犬王偷學步。 一邊像是要唱歌般地念著「腳、腳、光腳」。誦念著「那雙光腳」。結果,某一天犬王的雙腳出現了變化。從膝蓋以下,即使脫掉襪子也無所謂的那種正常的腳,從左右兩邊誕生了。 (未完)

延伸內容

【譯者後記】 翻譯碰到鬼:從《平家物語》到《犬王之卷》的古川日出男
《平家物語 犬王之卷》(以下簡稱《犬王之卷》)作者古川日出男是《平家物語》的最新譯者。在二十世紀以來,許多日本作家,如中山義秀、尾崎士 郎、吉村昭等人,先後嘗試將這部十三世紀成書的龐大「軍紀物語」(戰爭故 事)翻譯成現代文,臺灣亦有鄭清茂先生譯作。 顧名思義,《平家物語》說的是平家一門的故事。平家本為皇族後裔,是桓武天皇之孫高望王的後代,賜「平姓」為武士家族。平安時代末期,院政的紛亂引發了皇權危機,京都戰爭紛起,各地也亂事頻仍,說是「末法衰世」並不過 分。平家物語主角平清盛,在平治與治承之亂後,抓緊了實權,卻驕奢使氣,種 下敗因。唯一能勸誡他的兒子──平家棟梁平重盛死去後,平家在木曾義仲進京和源賴朝率領的關東武士的壓力下,節節往西敗退...... 「翻譯者」古川日出男提到他翻譯《平家物語》,共譯出一千八百張稿紙,寫壞兩支鋼筆。翻譯到壇之浦大戰的當天,他肋骨痛到起不了床,譯完全書後 的某天,膝蓋又像是被弓箭貫穿般疼痛。他說「我知道這是《平家物語》在作 祟」,書中「至少有一千個出場人物」,他們曾經真實活過,又在戰場上被殺死,「其中必然有誰膝蓋中了箭」,譯者只能硬生生地「以身體承接詛咒」。 在譯稿完成半年後,虛構小說《犬王之卷》問世。但古川並不是「翻完」古 文《平家物語》才回頭「創作」,他在現實和虛構間不斷往復,從戰爭史詩中產出自己的小說,用個人的方式試圖淨化鎮魂。他強調《犬王之卷》「雖是平家物語外傳,但完全是我的原創作品」。而身為福島人,古川日出男也在翻譯《平家 物語》時,再次確定了大災難的時代,創作者不得不面對的「鎮魂」課題。 《犬王之卷》講述了友情的故事,描寫主角琵琶法師壇之浦友魚與一代能樂明星犬王的相遇、兩人的成長和互相救贖的過程。故事背景設定於室町時代,從 中能看到那個時代「說故事」的樣貌。小說《犬王之卷》充滿了與《平家物語》 的互文和暗用,是創作上的「奪胎換骨」,將說故事的技藝精煉到極致的古川, 重新解釋了《平家物語》在歷史上統一版本(覺一本)的出現,把故事升華到權 力與話語控制的向度,非常精彩。 「本篇《平家物語》/續篇《犬王之卷》」、「譯本/異本」、「作者/譯 者」、「歷史人物犬王/虛構角色友魚」、「上位的統治者/下位的藝能者」、 「貴/賤」、「美/醜」、「清淨/污穢」、「兩天皇」、「紫雲來迎傳說的兩 人」......各種雙人舞般的對位設計,讓人看得非常過癮。而作者古川也提到一種看法,《犬王之卷》可以讀成他的「私小說」,關於那些身處卑賤地位的人,是 如何淨化與創造出自己。 可算多產作家的古川日出男,得過日本 大獎、三島由紀夫獎、讀賣文學小說獎等,可惜因作品未翻譯為中文,在臺灣少有人知。他的一部分作品可歸類為廣義的「後設小說」(元小說),正是用翻案改編的手法重寫經典的作法。譬如以女性視角叩問《源氏物語》的《三百女人的背叛之書》,發揮了他身為後設小說家的絕招。他的敘事語調輕快饒舌,但前後設計周全,一絲不苟。「日本文學全集」的譯本大系主持人池澤夏樹,形容古川翻譯的《平家物語》「藉由重覆短句、增加改行、使用倒置及巧妙利用句讀的方式,再現了平曲的聲響技法」。 從《犬王之卷》也可以看到,他在書寫時同樣使用了這種技巧,再現說唱的聲腔,成為本書的一大特色。

作者資料

古川日出男(Furukawa Hideo)

一九六六年生於日本福島縣。一九九八年以《十三》出道成為作家。擅長使用後設的翻案手法創作,二○○二年以《阿拉比亞的夜之種族》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及日本SF大獎。此作於二○○七年受《月刊PLAYBOY》選為近十年最佳推理作品第一名。二○○六年以《LOVE》得到三島由紀夫獎。二○一五年以《女性三百人的背叛之書》獲野間文藝新人獎,該書以紫式部的怨靈重新講述宇治十帖的故事,可稱為古川版「源氏物語」,並於二○一六年獲讀賣文學獎(小說獎)。 提倡作品朗讀,經常舉辦個人作品朗讀活動,也發行朗讀CD和DVD。二○一一年東日本大震災後,出版了《獻給春天前方的春天 獻給震災的鎮魂歌/讀宮澤賢治〈春天與修羅〉》CD書。同年年底,古川主演與劇本創作的《銀河鐵道之夜》,在日本各地巡迴表演。 二○一六年翻譯《平家物語》全本(「池澤夏樹=個人編輯 日本文學全集」系列第六卷),掀起了巨大話題。另著有《貝魯加,不會叫嗎?》、《聖家族》、《南無rock and roll二十一章經》、《試試陪冬眠的熊睡覺》、《或者是修羅之十億年》等作品。 受賈西亞・馬奎斯魔幻寫實作風影響,亦深愛村上春樹。在二○二二年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的《犬王》展覽介紹中,原作古川日出男亦頗受矚目,被評為「日本現代文學的重要角色……某種程度上,可說是村上春樹精神上的繼承人」。

基本資料

作者:古川日出男(Furukawa Hideo) 譯者:高彩雯 繪者:松本大洋(Matsumoto Taiyo)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R 出版日期:2022-06-02 ISBN:9786267118351 城邦書號:A1400654 規格:精裝 / 部分彩色 / 220頁 / 13.5cm×19.5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