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聖誕月
目前位置:首頁 > 漫畫館 > 輕小說
花嵐的血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花嵐的血族

  • 作者:夜光花(Hana Yakou)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1-10-2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看來這個有某種缺陷的男人,無法缺少你這塊零件吧。」 桀驁不馴的狂氣少爺 × 身懷祕密的天然少年 三方爭奪的光之精靈,最後的歸處是—— ※※※ 十八歲的瑪荷洛在學習魔法的羅恩軍官學校中,與火魔法的血族——諾亞相遇後,不僅成功逃出自幼掌握他的齊格飛與鮑德溫家族,更得到諾亞與其一族的庇護。 但隨著瑪荷洛的蹤跡和身分曝光,唯我獨尊的諾亞似乎無法再像之前一樣,將小小的他綁在自己身邊,兩人的距離漸行漸遠……. 心臟埋著魔法石的瑪荷洛與光和闇魔法一族的枷鎖尚未解開,而齊格飛與其同黨的魔爪逼近的同時,風魔法一族的友人奧斯卡,居然也想加入搶奪瑪荷洛的戰局—— 「當時我想,與其被那小子搶走,不如把你殺了。」 「我喜歡諾亞學長……但是,我不曉得那是不是愛。」 日本人氣BL小說家,Amazon BL排行榜常勝軍——夜光花 充滿禁忌和秘密的《烈火的血族》,第二集颯爽開場! ■ 角色介紹 ■ 瑪荷洛:心臟遭人埋入能增強魔法威力的石頭。深受諾亞吸引,但也十分重視齊格飛。 諾亞.聖約翰:火魔法一族的直系子弟。擁有迷人的美貌與才能,嘴巴很毒。溺愛瑪荷洛。 齊格飛:闇魔法一族的直系子弟。從小將瑪荷洛養在身邊。與諾亞敵對,想伺機奪回瑪荷洛。

目錄

1 接班人 2 賦禮 3 悄悄接近的暗影 4 在羅恩軍官學校的生活 5 古道 6 賦禮――第二個真相―― 7 導師 8 風之精靈 9 自動傀儡

內文試閱

  1 接班人      ——奧斯卡.拉瑟福第一次見到風魔法的地點,是在祖母的宅子裡。      奧斯卡的祖母——愛蜜莉.拉瑟福,是一名身材高䠷、肌肉發達的女性。她是個不輸給男人的女中豪傑,個性強勢,不只對父親與朋友直言不諱,就連上司都敢頂撞。講好聽點是受人敬畏的女性,講難聽點就是遭到疏遠的傲慢女人。      祖母有個年長一歲的姊姊,她跟祖母相反,是一名柔弱的女性。臉上總是掛著溫柔的微笑,無法拒絕別人的請求,而且明明是姊姊,卻老是躲在妹妹的背後,興趣是賞花與刺繡,總之一切都跟祖母完全相反。從小周遭就常拿姊姊跟祖母比較,據說她們的父母也老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以一個女人來說,是姊姊比較幸福。當初妳要是生為男兒就好了。」      祖母那位柔弱的姊姊很早就結婚生子,後來卻因為產後恢復不佳而去世,得年二十一歲。反觀祖母生了五個孩子,今年六十八歲的她身體依然硬朗。什麼身為女人的幸福,這種東西拿去餵狗就好——這是祖母一貫的主張。      這樣的祖母亦是一位風魔法師。      在杜蘭德王國,孩子一出生就要立刻檢查有無魔法迴路。他們會讓嬰兒握住魔法石,看看精靈是否會聚集過來。      身為拉瑟福家直系子弟的奧斯卡,出生後第三天就接受這項檢查,並且成功將風之精靈吸引過來。在五大世家血統者當中,擁有魔法迴路的人並不罕見,但奧斯卡的姊姊無法使用風魔法,因此這件事讓他的父母格外開心。      由於能夠駕馭風魔法,從小奧斯卡就常受邀到祖母家玩。祖母是拉瑟福家族的族長,亦是數一數二的風魔法高手。因此父親告訴他,要學魔法就找祖母學。      「奧斯卡,看仔細了。這是我們家族傳承的風魔法喔。」      五歲那年,祖母將奧斯卡帶到自家庭院,對他這麼說。原本平靜無風的庭院,忽然颳起了一陣風。杜蘭德王國雖然嚴禁國民私自使用魔法,卻特別准許五大世家的人在自宅內施展魔法。族長會教導兒孫以及有血緣關係的族人,如何施展其家族所駕馭的魔法。      當時祖母拿著法杖,對著天空畫出某種符號,隨後花瓣便乘風而至,宛如活物一般跳起舞來。花瓣在空中自在地飛舞飄動,時而轉圈,時而排成一列。      「好厲害!」      奧斯卡看得雙眼閃閃發亮,突然間有東西撞上他的後背。原來是風壓害他的身體往前撲。就在他以為自己要跌倒了的瞬間,整個人驀地浮上了半空中,彷彿坐在肉眼看不見的飛天魔毯上。      「怎麼樣,很厲害對不對?」祖母得意地說。      轉動手中的法杖,她運用風魔法,讓奧斯卡時而在空中旋轉,時而被花瓣圍繞。      「奶奶!妳好厲害!好厲害喔!」奧斯卡興奮大叫,揮舞著小手。      他剛被送上高處,立刻就旋轉落下。沒有比這更好玩的遊戲了,奧斯卡樂不可支地拍著小手。不久祖母便將法杖轉了一圈,讓奧斯卡輕輕降落在草坪上。      「怎麼樣?風魔法很厲害的,你也想試試看對不對?」      祖母面露得意的笑容問道,奧斯卡大聲回答:「我想試試看!」      「奶奶一揮動法杖,就有好多小人飛起來喔!」奧斯卡抱住祖母這麼說,祖母一臉訝異地摸著他的頭。      「這樣啊。看樣子你擁有看得見精靈的『眼睛』呢。能夠使用魔法,又看得見精靈的人可是鳳毛麟角。太好了,你能成為我的接班人呢。」祖母滿意地說,親吻奧斯卡的臉頰。      「奧斯卡,奶奶接下來說的話很重要,你要仔細聽。」      她跪下來與奧斯卡平視,露出認真的表情。      「想將這股力量發揮到極致,秘訣就是與風之精靈同心合意。聽好了,從今以後你可以不做討厭的事,只做喜歡的事就好。只要隨風而行,活得隨心所欲,你的風魔法就能施展得比任何人都要厲害。不過,做任何事都必須出於愛。沒有愛的行為會玷汙你的靈魂,所以不可以做喔。」      祖母這般諄諄囑咐。由於內容太過深奧,年幼的奧斯卡聽不太懂,但是「可以不做討厭的事」這句話深深烙印在奧斯卡心中。祖母可是族長,又是家族顧問,她說的話准沒錯。自己要活得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從那天起,祖母就成了奧斯卡的風魔法老師。嚴厲歸嚴厲,不過祖母跟他很合得來,即使學一整天的風魔法,奧斯卡也不覺得苦。      「奧斯卡,你對我的朋友下手了吧!」      奧斯卡正在露臺喝著管家泡的香草茶,度過優雅的午後時光。這時姊姊米蘭妲氣沖沖地來到奧斯卡面前,朝著正在品茶的他怒吼。奧斯卡闔上看到一半的書,露出和氣的微笑。米蘭妲有雙鳳眼,容貌看起來略顯凶悍,年紀比奧斯卡大上兩歲,今天穿著很適合初夏的紅花洋裝。      「嗨,姊姊。妳是指茱麗安塔嗎?我們還沒上過床啦,只有約會和接吻而已。我先聲明,是對方主動搭訕我的。」      見奧斯卡不以為意地回嘴,米蘭妲漲紅了臉,搶走擱在桌上的書。她拿知名詩人的精裝書拍打奧斯卡,打得他揉著頭喊痛。      「既然知道那是我的朋友,就別輕易答應她的邀約啦!反正你們很快就分手了!之後我會很尷尬耶!」米蘭妲氣得七竅生煙。      奧斯卡不僅是五大世家的貴族少爺,而且長相俊俏,身材頎長,學業也很優秀,還是一名風魔法師,因此異性緣非常好。初夜發生在十四歲那年,啟蒙他的是一位年長的美麗大姊姊。從此以後,奧斯卡的風流緋聞便不絕於耳。      「米蘭妲小姐,要不要來杯香草茶呢?喝了之後應該能讓情緒平靜下來。」      管家這般詢問氣得握拳的米蘭妲。大概是聽了沉穩嗓音的建議,讓她稍微恢復冷靜,米蘭妲重重地坐在奧斯卡的對面。雖然是五大世家的貴族千金,米蘭妲卻不怎麼端莊文靜,一生氣就立刻毆打奧斯卡,這或許就是姊姊的特權吧。儘管奧斯卡的力氣早就比姊姊還大,但他不想傷害親愛的姊姊,所以總是不躲也不閃,乖乖給她打。      「對不起喔,姊姊。我並不是出於玩樂心態才跟她交往的。茱麗安塔很可愛。」      米蘭妲將管家泡的茶喝光,奧斯卡笑咪咪地對著她解釋道。      「說歸說,你還不是每次都馬上分手嗎!既然知道你之前的情史,我哪能把重要的朋友交給你!我也這樣勸過茱麗安塔,但不知為何這種時候,女人總是自信滿滿地以為『如果是我一定能交往長久』……」      米蘭妲簡直一個頭兩個大。      「我也不是以分手為前提跟她們交往呀。剛開始交往時,我都覺得一定能跟這個人順利走下去。但是交往一段時間後,對方就變了。」      奧斯卡朝著中庭裡的園丁揮手。中庭裡的白玫瑰正是盛開的時候。玫瑰容易長蟲,園丁一天得照料好幾次才行。米蘭妲見狀扯著奧斯卡的耳朵,要求他講話時要看著她。      「到底是為什麼呢……只要跟我在一起,精靈就會消失不見……」奧斯卡一副惋惜的口氣喃喃自語。      一遇到覺得可愛的對象,奧斯卡就會毫不猶豫地搭訕對方。無論對方是貴族千金還是平民女子、是男人還是熟女,他全都不介意。不過,這些人都符合一項條件。那就是:身邊必定伴隨著精靈。因為他覺得身邊圍繞著精靈的人全都很可愛,看起來也很耀眼。然而一旦開始跟奧斯卡交往後,對方身上的精靈過一陣子就會消失不見。於是,奧斯卡的熱情也就隨之消退,對這個人失去興趣。      茱麗安塔的身邊也伴隨著精靈。所以儘管知道她是姊姊的朋友,奧斯卡依然受到吸引。      「這是因為跟你在一起,情緒就會變得亂七八糟啦。精靈不是只會跟隨心靈純淨的人嗎?跟你交往後,她們不是嫉妒別人或是遭人嫉妒,再不然就是擔心自己是否被你所愛,一顆心變得不再單純了呀。我弟弟的道德觀念究竟是怎麼回事啊?跟你交往後精靈依然存在的人,若不是非常遲鈍,那就只剩笨蛋啦。」      聽完米蘭妲的辛辣指摘後,奧斯卡捶了一下手掌。      「原來是我的錯呀?之前交往最久的對象,的確是個頭腦有點笨的人呢。因為話不投機,最後還是分手了。」      見奧斯卡點頭贊同自己的意見,米蘭妲的鬢邊暴起了青筋。      「啊啊,真想把這杯熱茶潑在這小子身上……」      米蘭妲氣到肩膀顫抖,管家見狀低聲勸解:「小姐,請您忍一忍。」      「不過奶奶的身邊一直都有精靈陪伴耶?要是遇見那樣的人,我想把她娶回家。」      想起祖母的風魔法,奧斯卡不禁莞爾。身兼風魔法老師的祖母,身邊總是伴隨著精靈。所以只要待在她身邊,心情就會很放鬆,讓他捨不得離開。      對了,週末就去祖母家玩吧。茱麗安塔也可以一起帶去。      「你還真是喜歡奶奶耶。不過這樣總比拐騙女人要好上幾百倍就是了。我看不如拜託奶奶整治你這顆花心蘿蔔算了。」      米蘭妲也想起了祖母吧,她的表情多了幾分柔和。      「好啊,一起去探望奶奶吧。還要帶上茱麗安塔。」      「別鬧了。我很瞭解茱麗安塔。她的精靈也會在幾個月內消失不見吧。」      米蘭妲的這句話有如預言一般,最終成了事實。      幾個月後,奧斯卡與茱麗安塔的戀情劃下句點。他自認很有禮貌地提出分手,但依舊鬧得不歡而散。米蘭妲與茱麗安塔也因為這件事交惡,事後米蘭妲臭罵了他一頓。      祖母叫他活得自由自在,所以奧斯卡多年來都奉行這句話,可唯獨在戀愛方面始終談得不順遂。大部分的事他都能獨自處理得盡善盡美,但必須跟別人一起做的事他就不拿手了。      十八歲那年,奧斯卡遵從國家的規定,進入羅恩軍官學校就讀。由於那是一所男校,米蘭妲以為這下子再也不會聽到奧斯卡的風流緋聞,高興得拍手稱快。然而實際上,奧斯卡只是改跟男人或教師談戀愛罷了,他的生活幾乎沒有改變。      羅恩軍官學校只准擁有魔法迴路的人就讀,而魔法迴路只會出現在具備五大世家血統的人身上。所以無論直系還是旁系,學生基本上都流著五大世家的血。直系與旁系的差別,在於出生以後有沒有人教導他魔法。有些直系子弟入學前就已經會使用魔法了。奧斯卡的朋友諾亞是聖約翰家的直系子弟,不僅體能很強,學業也完全沒有不拿手的科目,此外還是相當厲害的火魔法師。      初次見面時諾亞的身邊就有火之精靈陪伴,勾起了奧斯卡的興趣。而且,他還擁有美到連奧斯卡都有些害怕的容貌。      「你就是風魔法一族的奧斯卡吧?久仰大名。我曾經跟你家的族長愛蜜莉見過面。」      第一次交談時,諾亞的臉上掛著微笑,深褐色的秀髮披垂在肩上。諾亞的微笑具有懾人的氣勢。他真的只是普通的火魔法師嗎?奧斯卡覺得這個人沒那麼單純,想跟他成為朋友。本來看諾亞擁有那樣的美貌,覺得當作談戀愛的對象也是無可挑剔的,但才開口五分鐘奧斯卡就立刻發現,諾亞對自己沒那種興趣。不,他對其他人也是如此——      諾亞其實非常孤僻,只是他本人似乎沒有自覺。      有著一張那麼漂亮的臉蛋,自然會吸引許多人想跟他攀談,但他卻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若是另眼相看的人物,諾亞會以禮相待,但對其他人的態度實在過分得可以,甚至讓人懷疑他是否把對方當人看。      「欸,諾亞,我想問你有關格鬥術課的事……」      「諾亞,這次休假要不要一起到森林走走?」      「諾亞,可以讓我看看你的魔法嗎?」      從學長到學弟,各式各樣的人都來找諾亞說話。這種時候,諾亞是這麼回答的。      「不知道。去死。」      「自己去吧。肥豬。」      「休想。蛆蟲。」      多麼尖酸毒辣,實在無法想像這些話出自那張漂亮的臉蛋。      諾亞說不定是把所有人都當成馬或羊看待。任何的花言巧語或粗言謾罵,他都會像這個樣子回敬對方。這樣的人通常會遭到疏遠或憎恨,但或許是因為家世,抑或全年級第一的能力,不,多半是因為他的美貌吧,無論諾亞說出多麼過分的惡言惡語,也沒人討厭他。      看來人真的會拜倒在完美無瑕的美麗之前。      「諾亞,你為什麼對追求自己的人這麼冷漠呢?對他們露出一點笑容又何妨?這樣一來,他們應該就會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吧?」      剛開始跟諾亞往來時,奧斯卡曾向他提出這個單純的問題。當時奧斯卡與諾亞是室友,兩人經常各自坐在雙層床的上下鋪聊天。      「無聊。你倒是經常做出那種討人喜歡的舉動哪。明明本性就跟我一樣。」      聽到諾亞這麼說時,奧斯卡很是吃驚。因為他實在不認為,對任何人都很溫柔的自己,與對任何人都很冷漠的諾亞,兩人的本性是一樣的。      羅恩軍官學校不只有魔法科,其他方面的表現也很出色,在國內是頂尖的軍官學校。因此,優秀學生也不少。同年級當中,有個名叫里昂.愛因茲沃斯的金髮男學生很引人注目。他是個看起來聰明伶俐又一本正經的男人,亦是一名水魔法師。里昂跟諾亞合不來,兩人老是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但是,既然能讓諾亞跟他吵架,即代表諾亞對他另眼看待。雖然里昂是個對規則很囉唆,非常厭惡不正之事的麻煩男人,不過施展水魔法的能力是一流的。      除了他以外,還有另一名男學生也很醒目。那名男學生叫做齊格飛.鮑德溫,來自土魔法一族。他是大奧斯卡一屆的學長,長得伶俐聰敏,個性文靜沉穩,但渾身散發著不怒自威的氣勢。齊格飛同樣隸屬於魔法社,諾亞很討厭他,但奧斯卡對他並不反感。      齊格飛的身邊有著類似精靈的東西。      那到底是什麼呢?由於他自請退學後行蹤成謎,答案也就不得而知了。雖然那玩意兒類似精靈,卻給人些許不祥、黑暗的感覺。奧斯卡並未告訴任何人自己看得見精靈,所以沒有人能跟他討論圍繞在齊格飛身邊的東西,他只好獨自一人抱著這個疑問。      「奧斯卡,你看得見精靈嗎?」      某天,諾亞察覺到這件事。有那麼一瞬間,奧斯卡很煩惱到底該隱瞞還是據實以告。看得見精靈的人不多,要是看得見的事曝光,畢業後就得被迫加入軍方的魔法團。所以參加入學測驗時,他也是裝作看不見的樣子通過測驗。奧斯卡擁有看得見精靈的眼睛,是家人才知道的祕密。祖母也叮囑過他,在自行決定未來的時刻來臨之前都要保守這個祕密。      「差不多就是那樣。」      奧斯卡不認為自己瞞得過諾亞,於是簡單帶過這個話題。      「這樣啊。你就是靠這個能力來分類他人吧。」      見諾亞一副了然的模樣點頭這麼說,奧斯卡頓時心頭一驚,屏住呼吸。之前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不過自己的確是以身上有無精靈作為判斷標準。無論是喜歡的對象,還是結交的朋友,他們的身邊全都伴隨著精靈。      「討厭啦,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是無情耶。」      「會嗎?有什麼關係。我看不見,但是感覺得到……」      諾亞似乎不是靠眼睛,而是憑感覺掌握精靈的存在。      「諾亞,你是如何區別可認真對話的人,以及用不著理會的人?」      奧斯卡突然納悶地提出這個問題,諾亞思考了片刻後這麼說。      「憑感覺。只要看對方的眼睛,就能區分他是人還是害蟲。」      奧斯卡忍不住笑了出來。原本以為諾亞隨便應付的對象,在他眼裡多半是馬或羊,沒想到居然是害蟲。再怎麼說也太過分了。      「你這樣有辦法喜歡上人嗎?」      奧斯卡邊笑邊說,諾亞聞言皺起眉頭,擺出不屑的態度。      「——要對人感興趣是很困難的事。」      諾亞脫口而出的這句話,給奧斯卡的內心帶來不小的震撼。因為他確信,那是諾亞的真心話。他非常好奇,假如這個無法對人產生興趣的男人有了喜歡的對象,那會是怎樣的人呢?比諾亞還美的人可不多見。      諾亞是聖約翰宗家的次男,母親在他年紀還小時就去世了。他生長在衣食不缺的優渥環境,而且兄弟之間的感情聽說也不差。為什麼他會變得這麼孤僻呢?真是令人百思不解。奧斯卡向諾亞問起這件事,他只說自己生來就是如此。      在奧斯卡看來,諾亞與齊格飛有著相似的氣質。兩人都具備立於人上人的條件,而且不信賴他人,也都擁有自己的價值觀。      (這就是所謂的同類相斥吧。)      奧斯卡對那兩個人的看法就是如此。      奧斯卡一直很好奇諾亞會喜歡上怎樣的人,當他在羅恩軍官學校邁入第三年的新學期後,答案終於揭曉了。那個對象是全身的色素偏淺,身材嬌小,而且有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不像十八歲的新生。      就算要恭維也實在稱不上是能言善道的人,奧斯卡認為他跟嘴巴很毒、腦筋動得很快的諾亞並不登對。諾亞提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例如自己在他身上感覺到魔法石啦,只要前往自己在意的地方一定會遇到他等等,總之簡單來說,諾亞就是對他一見鍾情吧。這還是奧斯卡頭一次見到諾亞對他人如此執著。      這位名叫瑪荷洛的新生,身上同樣圍繞著精靈。美麗無比的光芒在他的周圍飛舞,假如他不是諾亞心儀的對象,奧斯卡說不定已經下手了。      後來經常看到瑪荷洛與諾亞一起行動,奧斯卡以為不久之後,瑪荷洛身上的精靈也會消失不見吧。就像精靈離開了自己的戀人那樣,總有一天瑪荷洛也會改變吧。      然而,瑪荷洛身上的精靈並沒有消失。非但如此,光芒還不斷聚集到瑪荷洛的身邊,簡直就像個受精靈所愛的孩子。      自己與諾亞有什麼不同呢?      為什麼瑪荷洛沒有改變,依舊閃亮耀眼呢?      奧斯卡不明白。這個小小的疑問就像一根刺,深深扎在心裡拔不出來。

作者資料

夜光花

夜光花 HANA YAKOU 我是眼罩愛好者。

基本資料

作者:夜光花(Hana Yakou) 譯者:王美娟 繪者:奈良千春 出版社:尖端 書系:藍月小說 出版日期:2021-10-25 ISBN:9786263160446 城邦書號:SPP7C000095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257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