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漫畫館 > 輕小說
烈火的血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烈火的血族

  • 作者:夜光花(Hana Yakou)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1-10-2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直覺告訴我,我一定要得到你才行。」 桀驁不馴的狂氣少爺 × 身懷祕密的天然少年 伴隨驚天真相的學院生活,就此開幕—— ※※※ 在這個只有五大名門才能使用魔法的國家,所有人都憧憬進入唯一能夠學習魔法的羅恩軍官學校。十八歲的瑪荷洛,為了尋找失蹤的齊格飛也來到這所學校,並意外結識備受學生仰慕,出身名門聖約翰的少爺,諾亞。 唯我獨尊的諾亞,對吊車尾的瑪荷洛十分感興趣。而為了獲得情報,不得不接近諾亞的瑪荷洛,卻在不經意間逐漸習慣他的觸碰,甚至湧上了一股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感覺……? 於此同時,失蹤的齊格飛卻以從未見過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他頂著那張和禁忌之人相似的臉孔,對瑪荷洛發出邀請—— 「抱歉。因為你很可愛,害我很想吻你。」 「可愛的瑪荷洛,你什麼也不必擔心。只要待在我身邊就行了。」 日本人氣BL小說家,Amazon BL排行榜常勝軍——夜光花 波瀾壯闊的新《血族系列》,堂堂登場! ■ 角色介紹 ■ 瑪荷洛:心臟遭人埋入能增強魔法威力的石頭。深受諾亞吸引,但也十分重視齊格飛。 諾亞.聖約翰:火魔法一族的直系子弟。擁有迷人的美貌與才能,嘴巴很毒。溺愛瑪荷洛。 齊格飛:闇魔法一族的直系子弟。從小將瑪荷洛養在身邊。與諾亞敵對,想伺機奪回瑪荷洛。

目錄

1 人體實驗 2 羅恩軍官學校 3 入學典禮 4 校園生活 5 齊格飛的幻影 6 不開放的房間 7 關係的變化 8 真相的黑暗 9 我思,故我在 10 賦禮

內文試閱

  1 人體實驗      我叫做羅傑.鮑德溫,直到五年前都還是大醫院的醫師。      自從五年前不慎發生醫療疏失後,我的人生就開始失控了。當時,我因為連日超時工作而精疲力盡,才會不小心把手術器具遺留在患者體內,犯下這種不該發生的失誤。無論之前拯救了多少位患者,我依然因為一次的醫療疏失,被大醫院趕了出來。而且也沒有一家醫院願意僱用,被貼上「醫療疏失」標籤的我,從此以後我每天都過著遭家人與親戚鄙視的日子。      雖然也可以選擇從事其他職業來養家活口,但我就是堅持要當醫師。從小自己就是光榮的鮑德溫家族一分子,我無法想像領低薪過活的人生。於是,妻子跟我離婚,等到積蓄花光後,孩子們也離我而去。      就在生活陷入困頓之際,對我伸出援手的是同族的中年男子——山繆。我跟山繆之前並無往來,也不曾在親戚的聚會上見過面。      某天,山繆突然造訪我家,對我這麼說。      「羅傑,我信任你的醫術,想要僱用你。」      山繆身上穿戴的服裝與飾品全都是高級貨,看得出來他的手頭相當寬綽。山繆說,他一直在找技術很好的醫師。由於他提供的報酬比在大醫院任職時的薪水還多,走投無路的我二話不說便接下這份工作。      我在山繆的邀請下,前往建於杳無人煙之處的研究所。這棟建築物警備森嚴,出入都要接受持槍警衛的檢查。抵達研究所後,我被帶到了地下室。      「羅傑,這裡發生的任何事,全都不准洩漏出去。」山繆臉上掛著笑容,一再叮囑我。      在他將受試者送來之前,我並不曉得自己要做什麼。如果知道他要幹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我應該會回絕這份工作吧。我可以對天發誓。我雖然犯下了醫療疏失,但本性真的很善良。      「好了,開始工作吧。」      山繆將受試者送到位於地下的手術室。我拿出病歷,核對躺在手術臺上的受試者。那是個膚白如雪的十歲男孩。其他的醫療人員彷彿戴上了面具一般,面無表情地著手幫男孩麻醉,進行手術的準備。      「我要你將這顆石頭,埋進這名少年的心臟。」      山繆拿出一顆直徑約七公分,閃爍著七彩光芒的石頭。我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你在說什麼……?」我輪流看著石頭與山繆,露出僵硬的笑容。      山繆叫我把石頭埋進少年的心臟。不消說,要是做了這種手術,少年一定會死吧。將異物埋進心臟,絕對會引發排斥反應。      「羅傑,你已經無法離開這裡了。除非實驗成功。」山繆這麼說,臉上沒有一絲笑意。      原來我真的沒聽錯。山繆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叫我把石頭埋進活人體內。我告訴他,自己不可能動這種手術,並打算離開這個地方。豈料下一刻,山繆就掏出手槍對著我。      「是嗎。既然如此,你已經沒有用處了。」      山繆的眼神是認真的。我覺得自己有生命危險,無可奈何之下只能聽從指示。躺在手術臺上的少年臉蛋還很稚幼。幸好送過來的時候他就沒有意識了。      於是我將那顆石頭,埋進了活人的心臟。      手術結束後,我隨即被帶到另一個位在地下的房間。房間上了鎖,裡面沒有窗戶,給人一股封閉感。從這天起我便開始過著只能往返這個房間與手術室的生活,不過當時的我還很有骨氣,總想著要乘隙逃出這裡。      第二天,那名少年死了。      心臟對石頭產生排斥反應,少年劇烈痙攣後就這麼斷了氣。那顆散發七彩光芒的石子並不是普通的石頭。事後解剖遺體時我才發現,那顆七彩石竟沾黏在心臟上。明明是礦物,卻像活物一樣改變形狀附著在心臟上。      「這顆石頭究竟是……?難道是魔法石嗎?」      取出屍體裡的石頭後,我如此詢問山繆。那顆石子一取出來,就再度變回原本的形狀。      魔法石是能發動魔法的礦物,在這個國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能從礦山開採出來的魔法石數量極為稀少,因此十分貴重,效果則依顏色而異。一般常見的有紅色、白色、藍色、黃色、黑色,但眼前這顆石頭卻是前所未見的彩虹色。      「這不是單純的魔法石。它可是賢者之石喔。」山繆著迷地注視著那顆七彩石。      賢者之石——那是中世紀歐洲的鍊金術師夢寐以求的祕寶。這種石頭有著各種啟人疑竇的傳說,例如能把普通石頭變成黃金,或是可讓人長生不老等等。我以為山繆在開玩笑,但不得不承認這顆石頭確實很神奇。      「我會再準備下一名受試者給你。」山繆一邊說,一邊將散發七彩光芒的石子收進玻璃盒。      我只能向上天祈禱了。自己原本從事的是救命工作,為什麼現在卻被迫成為殺人幫凶?雖說犯下醫療疏失,但我可沒害死患者啊。早知道要做這種事,我就不會聽信山繆的花言巧語。咒罵自己愚蠢的同時,我也後悔不已。      兩週後,山繆送來了另一名受試者。      這次是一名身材瘦弱的七歲少女。少女跟上次的少年一樣,全身的色素偏淺,頭髮是帶點金色的白色。      我再次拒絕山繆,但他拿槍威脅我,逼得我只能不情不願地進行第二場手術。      少女存活了三天左右,最後依舊發生排斥反應而死亡。      「山繆,請讓我回家。」被迫參與人體實驗的恐懼與悔恨,使得我哭著懇求山繆。我拚命向他保證,絕對不會洩漏在這裡看到、聽到的一切。但是,山繆不相信我。我不斷找機會試圖逃出去,可是每次都被走廊或出口的警衛逮住。除了動手術以外,其他時候我都被銬上手銬腳鐐,這樣的監禁狀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由於關在沒有窗戶的建築物裡,我逐漸搞不清楚目前的季節,時間感也開始錯亂。起初我還抱著一絲期待,以為前妻或孩子們或許會來找我,但這點期待也隨著時間煙消雲散。      我在這間研究所,過了大約一年的監禁生活。      這段期間進行了十場人體實驗,我忙著處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山繆不知從哪兒帶來這些受試者,當中有才幾個月大的嬰兒,最大則是十歲左右的兒童。想必他是用不正當的手段送來這些孩子的。從第五場手術以後,我就喪失感情,只是機械地完成作業。      所以,當那個孩子送來時,我同樣抱著「反正最後還是會死吧」的冷漠態度。      話說回來,做出這種惡魔般的行徑,山繆到底在想什麼呢?      冷靜完成手術的第二天,那個孩子的生命徵象很穩定。      我抱著些微希望,但也告誡自己不要期望過高。之前也有孩子撐了三天左右,但最後依然發生排斥反應而死亡。      過了三天、五天、一週之後,我驚訝地診察那個孩子。      心臟分明埋入了石頭,那個孩子居然還活著。不僅沒有心雜音,呼吸也很正常,完全沒有不適的症狀。      「終於成功了!」      山繆隔著玻璃望著那個孩子,情緒頗為激動。由於孩子仍待在無菌室裡,意識也尚未恢復,現在就斷定成功為時尚早,不過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啊啊,他是那一族最後一個孩子!這誠然是上天的巧妙安排——。總算達成其中一項條件了……!!」      山繆過於興奮,吶喊到破音。雖然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總之自己的任務終於結束了,我鬆了一口氣。      為何那個孩子沒發生排斥反應呢?這實在很不可思議。      病歷上寫著「瑪荷洛」這個名字,現在是五歲十個月。山繆帶來的受試者全是色素偏淺的孩子,其中這個孩子更是全身雪白。頭髮是純白色的,睫毛也是白色的。若說他是妖精,我甚至會點頭認同,覺得也許真是如此。      「哎呀……?」      進入無菌室,正在為少年檢查生命徵象的我皺起眉頭。      因為少年——瑪荷洛坐了起來,圓滾滾的大眼睛看向白色牆壁。彷彿那裡有什麼似的。      「導師……我沒事。我會解開那道鎖。」      瑪荷洛宛如作夢一般,對著牆壁說話。我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心裡覺得毛毛的,於是探頭察看瑪荷洛。      「我是勒克斯……的、一族的……,必須防止滅種……」      瑪荷洛露出空洞的眼神嘀嘀咕咕,喃喃自語。不久他閉上沉重的眼皮,癱倒在床上。呼吸很平順。看樣子是睡著了。      山繆究竟要如何利用這個孩子呢?      望向睡著的瑪荷洛,我不禁同情起他來。想必瑪荷洛沒希望過正常的生活了。山繆想利用這個孩子去做某件事,但我不願去思考他想做什麼。我已是墮落地獄之人。害死了十名無辜的孩子,今後大概再也沒辦法踏上外面的土地吧。      我的人生究竟是哪一步走錯了呢?為什麼沒發現,家族裡竟然存在著如此可怕的男人呢?      既沒勇氣自殺,也沒能力逃出去的我,這輩子只能在這間研究所裡度過了吧。      我不禁向上天祈禱,最起碼要讓這名存活下來的少年能夠得到幸福。      2 羅恩軍官學校      從小我偶爾會看見如光漩渦一般的東西。      那個東西總是緩慢地靠近我,散發溫暖的柔光。很久以前我就覺得,那團光是對自己而言很重要的某個人。因為我聽到了聲音。      『瑪荷洛,打開那道門。』每次一定會聽到,那團光傳來的這句話。      『打開那道門,是你的使命。』那聲音一再這麼說,光芒也隨之逐漸消失。我嘗試觸碰那團光,或是跟它說話,但那團光並沒有任何反應。      我詢問其他人是否同樣看得到那團光,但大家都表示沒看過這種東西。那團光到底是什麼呢?      將來會有得知答案的那一天嗎——?      這座島四面都是懸崖峭壁。唯一能夠上岸的地方架設著棧橋,不過持槍的士兵就站在那裡嚴密監視,嚴格管控進出這座島的人。      (好像一座巨大的要塞喔……)      瑪荷洛下船站在棧橋上,在眼神銳利的士兵俯視下,懷著膽怯的心情拖著行李箱邁開步伐。與瑪荷洛同齡的青年們同樣下了船。等距排成一列的他們跟瑪荷洛不同,全都自信大方地走在士兵面前。儘管年紀相仿,但這些青年的體格都很健壯,個子嬌小只有一百五十公分的瑪荷洛在隊伍當中顯得格格不入。      棧橋的終點,有身穿軍服的士兵向每個人收取文件進行查核。      輪到瑪荷洛後,他將文件遞給士兵。這份文件就是羅恩軍官學校的入學許可證。一個月前他參加了羅恩軍官學校的測驗,順利獲准入學。      (沒想到我竟然能來到這麼了不起的地方。)      瑪荷洛一點真實感也沒有,趁著士兵查核文件的期間東張西望。      在杜蘭德王國,年滿十八歲的國民有義務就讀軍官學校。他們必須進入其中一所位於主要都市的軍官學校,花四年的時間學習有關國防的知識與技術。當中最與眾不同的軍官學校,就是位在這座克里姆森島上的羅恩軍官學校。為什麼要建在本土之外的離島上呢?原因跟杜蘭德王國自古傳承下來的特殊力量——魔法有關。      杜蘭德王國存在著合稱五大世家的傑出貴族,分別是聖約翰家、愛因茲沃斯家、拉瑟福家、杰曼里德家,以及鮑德溫家。      這五個家族擁有特殊的血統。他們能生出具備特殊魔法迴路的人,使用該家族傳承下來的魔法。國家規定具備魔法迴路的人,全都必須就讀羅恩軍官學校。換言之,羅恩軍官學校是教導魔法的學校——是扛起這個國家的五大世家子弟所就讀的特殊學校。      生於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有義務在出生後一週內接受檢查,以判斷是否具備魔法迴路。若判定具備魔法迴路,就會獲得國家頒發的證明書。由於擁有五大世家的血統卻不具備魔法迴路的人不在少數,是否具備魔法迴路也攸關在家族中的地位。      原本只有五大世家的族人具備魔法迴路,但無論哪個家族都沒辦法永遠維持與血親通婚的做法。家族當中不乏沉迷於一夜情、或是自由談戀愛的人,如此一來血統自然會淡化,但五大世家以外的家族也因此有極低的機率誕生出具備魔法迴路的人。為了將這些孩子一個不漏地挑出來,所以出生後才要進行檢查,而具備魔法迴路的孩子年滿十八歲,就會被送進羅恩軍官學校。      他們在羅恩軍官學校不只學魔法,也學習兵法。羅恩軍官學校堪稱是只要能從這裡畢業,必定會有大好未來的精英學校。      據說全世界只有杜蘭德王國,存在著能夠使用魔法的人。也有人說,杜蘭德王國能在諸多鄰近大國的環伺下倖免於侵略,都要歸功於魔法。      (嗯……不擅長爭鬥的我,有辦法在軍官學校生存下去嗎……)      瑪荷洛心不在焉地看著排成一列前進的螞蟻,覺得有些忐忑不安。      「你擋到我了。」      背後有人「咚」的一聲撞到瑪荷洛的行李箱,害他往前踉蹌一下。好險、好險,幸好沒踩死螞蟻。      「對不……」瑪荷洛邊說邊回頭看向撞到他的學生,結果發現對方凶巴巴地瞪著他。站在他身後的是,穿著打扮就是貴族的金髮青年。金髮青年將文件遞給士兵,用「你有什麼意見嗎」的眼神俯視著瑪荷洛。      瑪荷洛畏怯地縮起脖子。不知為何,他很容易被這種擺架子耍威風的傢伙盯上。得小心一點才行。      「你好!你是新生嗎?」      總之先以開朗的聲調打招呼。這是瑪荷洛學到的處世之道。果不其然,金髮青年隨即別過頭,好像有點被瑪荷洛嚇到。      「你不也是新生嗎。」金髮青年冷淡地說,收下士兵遞回的文件。      先交出文件的人分明是瑪荷洛,但金髮青年的文件似乎查核得比較快,收下文件後他就趕緊離開了。      (早知道就問他叫什麼名字了。算了,沒關係。從今天起,我得加油才行!)      他必須在羅恩軍官學校有所長進,以回報將自己送來這裡的鮑德溫家家主山繆。除此之外,瑪荷洛還有另一個目的:為了自己敬愛的齊格飛。      為了他,瑪荷洛在這裡有非做不可的事。      「文件確認無誤。歡迎來到羅恩軍官學校。」      士兵終於看完所有文件,向瑪荷洛敬禮。瑪荷洛拖著行李箱,從身穿紅色制服頭戴黑帽的士兵旁邊通過。      前方看得到蜿蜒傾斜的石板路、大型噴水池,以及位在遠處的那片磚造建築物。這個國家最有名的學校——羅恩軍官學校,就建在這片遼闊土地的山崗上。      終於來到這裡了。瑪荷洛心中感觸良多。      瑪荷洛是在六歲那年被接回山繆.鮑德溫的宅邸。家主山繆說,瑪荷洛擁有鮑德溫家族的血統,山繆一直在尋找他的下落。據說瑪荷洛的雙親意外身亡後,因為沒有人願意收留他,便將他送進了孤兒院。瑪荷洛完全沒有被鮑德溫家收留前的記憶,無論是雙親的事,還是雙親去世時的情形,他全都不記得。      收留瑪荷洛的是擁有廣大領地的鮑德溫家。宅邸裡住著家主山繆.鮑德溫與他的妻子瑪格麗特,以及兩人的獨生子、大瑪荷洛三歲的齊格飛。瑪荷洛最初的記憶,便是管家牽著他的小手,頭一次與這三個人打招呼當天的情景。      搶在中等身材的山繆夫妻之前,先向瑪荷洛伸出手的那個人,是九歲的齊格飛。      「你好呀,瑪荷洛。叫我齊格就可以了。」      齊格飛是個黑髮藍眼、散發理性與知性氣質的少年。他有著白皙的膚色、直挺的鼻梁、修長的手腳,以及看透一切般充滿神祕感的眼眸。齊格飛對著還搞不清楚狀況、呆呆愣愣的瑪荷洛露出微笑,握住他的手。      「從今天開始你要為我而活喔。你要聽我的話,只服從我一個人。」齊格飛用溫柔但不容反駁的語氣,這麼告訴瑪荷洛。      瑪荷洛聽山繆說,當初是齊格飛拜託他收留自己,因此從那天起,瑪荷洛就決定要為齊格飛而活。他待在齊格飛的身邊,並且向齊格飛的家庭教師學習學問。對沒有親人的瑪荷洛而言,這樣的環境相當美好。雖然父母雙亡,但山繆與瑪格麗特都待瑪荷洛很親切。      瑪荷洛覺得自己很幸運,很感謝他們。      生於名門世家的齊格飛,是個無愧於血統的全能少年。別人說的話,他只聽一次就能全部記下來,還會講好幾個國家的語言,藝術方面的表現也很出色。      只要是為了鮑德溫家,瑪荷洛願意做任何事,他對齊格飛更是盡心盡力。      齊格飛滿十八歲後,便進入羅恩軍官學校就讀。      羅恩軍官學校是四年制軍校,專門給擁有魔法迴路的人就讀。領土形狀宛如展翅之鳥的杜蘭德王國,是由歷代的王族所統治,目前掌握實權的是七十歲的維多莉亞女王。王族並不具有魔法迴路,但聽說他們具備王族獨有的特殊能力。      富裕的杜蘭德王國自古就遭受鄰近諸國的覬覦,而阻止這些國家入侵的正是魔法,這是具備五大世家血統之人才擁有的神奇力量。為了保護國家,具備魔法迴路的五大世家子弟一定要就讀羅恩軍官學校,發誓愛國並且效忠國家。因此五大世家的人自羅恩軍官學校畢業後,大多在軍中擔任要職,或是從事保護王家的工作。當中也有極少數人選擇從事毫無關聯的工作,不過緊急時刻一定要接受徵召。      齊格飛既是鮑德溫家的少爺,又具備魔法迴路,所以通過測驗後便獲准入學。      羅恩軍官學校採全住宿制,入學後不得離開學校,只有暑假與寒假例外。      「可愛的瑪荷洛,我們會有一陣子見不到面了,你要保重喔。」離別時,齊格飛抱緊瑪荷洛這麼說。      然而三年後,齊格飛的身影卻從學校消失了。

作者資料

夜光花

夜光花 HANA YAKOU 這次是新的系列。懇請大家多多支持!

基本資料

作者:夜光花(Hana Yakou) 譯者:王美娟 繪者:奈良千春 出版社:尖端 書系:藍月小說 出版日期:2021-10-25 ISBN:9786263160422 城邦書號:SPP7C000094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281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