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目前位置: > > >
別讓情緒毀了你的努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別讓情緒毀了你的努力

  • 作者:劍聖喵大師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0-01-22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國際書展正式場/外版也好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非文學類

內容簡介

暢銷書《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作家李尚龍、壹心理創始人 黃偉強 ★傾情推薦★ ★失控的情緒會傷人。比起死,你更該怕被情緒左右。★ 對大多數人來說,失敗不是因為不夠努力,而是因為沒有理解與掌控自己的情緒。 其實,每一次情緒的產生,都是一個覺察自我的時刻。 想讓你的情緒有價值,請別錯過覺察自我、改變認知的機會; 想擁有高情商,你得先學會好好說話; 想掌控情緒,請別放任情緒失控傷己傷人; 想在關係裡獲得幸福,你則需要從心理學的角度重新認識情緒,從此不再被情緒左右。 ☆發洩錯誤的情緒,毀掉的人可能你的人生。正確解讀負面情緒,就能徹底告別失控人生。 ☆情緒都是有價值的,就像一顆顆子彈必須不斷打磨,不斷微調尺寸和強度,才能深度精準掌控,讓你的每一分努力都有價值、有意義。 ★傾情推薦★ 人生是一門功課,探索與成長。喵大師用這本書告訴我們,人生的智慧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需要你用心去瞭解,質問,欣賞與精進。 ——壹心理創始人 黃偉強 強者從不被情緒左右,他們控制情緒。劍聖喵大師的這本書提供了認識和管理情緒的方法,助你成為生活中的高手。 ——暢銷書《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作家,青年導演、編劇 李尚龍

目錄

十年前的你,願意犧牲多少來改變命運?  PART 1 想讓你的情緒有價值,請別錯過覺察自我的機會 學會「發脾氣」吧!  想成功,先騙過自己的大腦  「被欺負」的本事  人脈就是「把別人裝在心裡」 我的朋友圈招惹你了嗎?  喂!不要在朋友圈裡閃耀,好嗎? 別讓刪除你的人占用你的心裡空間 沒錯,我就是個廢物  有嫉妒心才好啊!  世上沒有人有責任和義務為你的不愉快負責 堅持很難,但別無選擇  PART 2 想擁有高情商,你得先學會好好說話 「有話不說」正往你的心口插刀 情商高就是懂得「好好說話 」  為什麼不回我?  這世界需要故事   PART 3 想掌控情緒,請別放任情緒傷己傷人 我會忘記你,但不原諒你  有些人就是配不上你的善良  別做「好人」,學著「得罪人」  請當經常做好事的壞人,而不是不能做壞事的好人  讓情緒走一條他該走的路 148 你的情緒也需要開會  優秀的人,是不能輸給情緒的  PART 4 想在關係裡獲得幸福,你需要…… 我化好了妝,卻沒有約會  戀愛終極法則:別拿著放大鏡找愛情! 談感情,先認真做好自己 如果放不下前任,請放過現任  婚後,有一種心理病正在毀滅女人  成熟的婚姻,不是精神和經濟的單方面扶貧 一生都在和原生家庭對抗的人,始終沒有擺脫原生家庭  媽媽情緒穩定,是對孩子最好的教養  過年不傷人,我們還是親戚  華人家庭式「潑冷水」,會吃人

序跋

【自序】十年前的你,願意犧牲多少來改變命運?
十七歲高三那年,班主任走進教室,大家都看到她背後拿著我的週記本,同桌的女生笑兮兮地和我說:「恭喜你啊,老班又要表揚你了。」 誰知班主任講了一會兒課就開始說:「當語文老師這麼多年,我最恨兩種人,一種是心思不在學習上的人,另外一種是韓寒那樣狂妄的人。我們班恰好有一個這樣的人,他沒有韓寒的才華,卻有韓寒的盛氣淩人。」 我想起我在昨天的週記裡引用了韓寒的名句:「在這個社會裡,囂張的人必定有自己的絕活,因為沒絕活的人,囂張一次基本上都掛了。 」 班主任接著說:「你有什麼絕活?上來表演給大家看看!」 我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班主任討厭了,我在臺上表演了一個︽三國戰記︾裡張遼的飛踢,這是下課後練了好久的絕活。 全班哄堂大笑,班主任趁機嘲諷道:「有些人啊,街上的電子遊戲機打多了,腦子不正常了,還囂張呢,估計和韓寒一樣大學都考不上。 」 我氣極了,我討厭老師當眾侮辱我曾經的偶像,我回敬她:「妳一個破語文老師,有什麼資格評價韓寒,妳有他賺的多嗎?」 班主任叫我滾出去,我在教室門口哭了一節課。 自此,我遭受了全班的孤立。也許大家都以為成績全班第一應該更受老師喜愛才對,這話不盡然,像我這種怪胎就不一定了。 某天,歷史老師從我身旁路過時,悄悄在我耳邊講了一句話:「你們班主任快調走了! 」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就快步離開了。 兩週後,班主任被調到其他學校去了,聽說是得罪了學校主管。 晚上睡覺時,某男生陰陽怪氣地說:「老班被人擠走了,你們知道嗎?有些人真是牛啊,背後花了多少錢也不知道,真他媽小人。 」 我反駁了一句,他立馬一拳就打過來,我立即和他扭打起來。室友立馬來勸架,不過他們勸架是有選擇性的,就是我被打時,他們是放手的,我剛想還手,他們就來拉。 第二天,新的班主任幫我換了宿舍,她覺得我有機會成為韓寒一樣的人。 高完大學公布分數那天,我考了全校第一名,我親眼見到有幾個男生當著我的面把書砸在地上。 十八歲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大一那年我作為志願者攙扶了一位老教師進場演講,和藹的老人笑嘻嘻地問:你念什麼專業的? 「心理學! 」我告訴他,說我將來要成為佛洛德那樣的心理大師。 老人說他相信我,希望我再接再厲。 老人進場演講時,他說了自己的名字,我那時才明白,他就是學校裡傳說中的盧老,心理學大師皮亞傑的中國學生。 十九歲是沉淪迷茫的時期,大二下學期那年,因為受到點今天看來微不足道的挫折,就自暴自棄躲進了網路世界裡。那時,在魔獸世界裡活得一塌糊塗,我至今都記得拉格納羅 斯的名言:「讓烈焰吞噬一切」。 我學會蹺課、逃寢,跑到學校對面網咖玩得昏天黑地,我絲毫不感覺自己頹廢,因為我是全伺服器最大公會「失樂園」的會長啊,我靠賣遊戲裝備換金幣,一天可以賺八十塊人民幣哦,剛好抵我的網路費和伙食費。 二十歲大三那年,我已經有八門課都不及格,全班只有一個人還理我,那就是學習委員蓓竹。她雖然是系花,但我給她取名老妖婦,因為她總是在我玩遊戲的時候打電話來。 後來,遊戲打得太沉迷的我,錢包被人偷了,我無奈只有請蓓竹來網咖救我。當我提出想還錢的時候,蓓竹說:「明天有省首席心理專家趙教授的課,你去上一節,這錢就不用還了! 」 這事改變了我,蓓竹和趙老師用了一個小小的陰謀,把我從沉迷遊戲裡拯救了出來。 你問我當時為什麼不追蓓竹,我覺得我這樣人,實在是配不上她吧! 二十一歲大四,我在馬政經老師家門口蹲守了一天,就為了讓她給我補考。用她的話說,我實在是太奇葩了,開卷考都不來。 馬政經老師請我給她個理由,我把我的故事吹噓給她聽了,她老公無比感動地說:「這孩子浪子回頭,妳就幫他補考吧! 」 二十二歲,我考上了趙老師的研究生,我跟著他走遍了雲南的所有地方去演講,他的講座風格非常特別,我除了幫他提包包和做簡報,還悄悄把他的演講技巧在腦袋裡學得滾瓜爛熟。 某天趙老師告訴我,男人獨當一面的象徵就是「街上看見什麼館子,價格都不用看,可以直接帶著人進去吃 」! 「老師,我三十歲就可以達到這個目標。 」我趕忙表現自己。 「你還嫩著呢! 」他不屑一顧地打擊我。 二十三歲,我跟著趙老師做一項省級課題,跟隨一群領導來到某中學調查研究時,見到了當年高中調走的班主任,她看見我也無比震驚。 她悄悄和我說:「你飛黃騰達了嘛,你和教委的主管很熟嗎? 」 我連忙糾正她:「這不是教委,這是教育廳的人,我是跟著趙老師來做課題的。 」 她疑惑不解地問:「什麼課題?就是寫教材嗎?能把我寫進編委嗎?老師老了,職稱上不去很著急! 」 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她。 二十四歲,我在某中學當實習心理老師,一個女生在週記上這麼寫:老師他憨豆似的外表下,有一顆別人看不見的雄心壯志。 我第二天把她叫出來談話,說不準幫老師取外號叫憨豆。她像個小精靈似的笑了,我也被她逗的笑了起來。 她離開辦公室時,我不斷地在想,果然家境好的頂尖中學女生就是不一樣啊,這麼醜的校服都能穿出美感,簡直清新脫俗。 二十五歲,我進入大學工作,剛好省裡面第一次舉行高校心理學教師教學比賽,我就報名參加了。也許大家的教法都太嚴謹了,我深得趙老師武功的真髓,把整場氣氛調動的很好,成功奪得了第一名。 二十六歲,我在邊疆貧困地區支教,我中文數學英語都教,但學生學習積極性太差了,尤其是英語。 班上有個男生說:「老師,我學英語幹什麼?我難道放羊時,對著羊說Go !Go ! 我這一輩子就想留在鄉里,這裡有優酪乳喝。」 我說:「你不要想著總在鄉里,你將來還會去昆明,去北京,甚至去到巴黎,英語很有用的! 」 男生說出了一句話把我噎得半死,男生說:「那老師,你怎麼還從昆明下來這。 」 你要老師怎麼解釋給你聽,什麼叫職場人際鬥爭嗎? 二十七歲,我在支教的地方寫書。 二十九歲時,我在新書簽售會上看到了很多讀者,那一剎那我以為自己是歌星。一個長得很像林志玲的女生問我:「喵大師,如果你能見到十年前的自己,你會對那個自己說句什麼話? 」 告訴他五百萬彩票中獎密碼?告訴他一定要追蓓竹?告訴他一定提醒人們在地震之前趕緊去避難?我不知道答案,我陷入苦思中。 我隱約看到一個人,他灰頭土臉的,鬍子很久沒刮了,飽經風霜的臉上有一雙堅毅的眼神,但眼神裡充滿了疲憊也充滿了溫柔。 「你是誰? 」 「我就是十年後的你啊! 」 「我才不想成為你這樣呢! 」 「那好啊,就看十年前的你,願意犧牲多少來改變命運囉。 」 我突然想到答案了,我告訴台下的讀者,如果我見到十年前的自己,我會問他:「你願意犧牲多少,才不會成為十年後的這個自己? 」

內文試閱

我會忘記你,但不原諒你 有句話廣為流傳:「原諒別人,就是放過自己。」 又有句話叫做:「你原諒了整個世界,結果就是傷害了自己。」 似乎大家都搞不清楚,原諒到底是一種是一種自我解脫,還是一種對自己的折磨。 可以說,「原諒」這件事,不僅是一個人最自己情緒的極致控制,更是他內心強大的重要體現。 其實,困擾我們的,並不是「原諒」這件事,而是原諒背後的一些東西。 原諒,是把委屈藏在了心裡;不原諒,是把仇恨刻在了記憶中。 你需要讓委屈和仇恨兩種情緒在內心中做一個平衡,而不是單方面消除某一方,這樣才最不傷害內心的平衡,才是真正的放過自己。 有一個人,他的母親貴為公主,他的父親戰功赫赫,他更是才華橫溢,文武雙全,是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 然而在他十九歲那年,梅嶺慘案,赤焰軍遭人陷害全軍覆沒。他不僅武功盡失,身中火寒之毒,病骨支離,年壽難永。 但他依舊以一介布衣之身返回帝都,眼如利刃,算無遺策,以江左盟主身份翻轉眾人命運於股掌之間,在他的幕後操控下,帝都形勢大變,他不僅徹底為王朝進行了刮骨療毒,還成功為赤焰軍昭雪沉冤。 這個人就是胡歌飾演的梅長蘇,當他改頭換面,忍辱負重,最終打敗當年製造慘案的罪魁禍首—梁王時,梅長蘇與下跪的梁王之間,有了這樣一場感動無數觀眾的戲。 在這場對峙裡,梅長蘇有著一系列的心理變化,胡歌表演的十分到位。 當梁王說:「你要相信,朕是受了小人的矇騙!」,接著下跪時,梅長蘇心裡這麼想:「你倒是繼續演啊,你因為皇權因為猜忌,就濫殺無辜,剛才還振振有詞,現在居然說自己受了小人的矇騙,想換得我的同情,你做夢吧!」 當皇帝接著說起梅長蘇的父親和母親時,梅長蘇的眼睛不斷閃動,說明這對他有所觸動。 當皇帝說道,他曾經抱過他,陪他騎過馬,陪他放過風箏時,梅長蘇的眼中包含淚水,此刻童年的回憶戳中了他的內心。 皇帝從詭辯和咄咄逼人到苦情戲,無非就是想以情感動梅長蘇,希望獲得梅長蘇的原諒,為自己的失敗扳回一局。 然而,梅長蘇動情了幾秒鐘後,收拾了臉上悲傷的表演,依然絕然、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宮殿,皇帝看到他離開時,頓時萬般失落。 這段戲深刻反映了,一個情商高手是如何看待原諒這件事的。 委屈和仇恨都都不斷在梅長蘇心中激盪,可他用了幾秒鐘的時間審時度勢,為兩種情緒的鬥爭達成了和解。 他不會因為全家的血海深仇就對皇帝痛下殺手,因為他知道,這樣做了不僅會陷即將登基的靖王於不義,更會讓赤焰軍和祁王的枉死再也得不到平反。 但他也不會因為皇帝和他拉拉親戚關係,回憶一下童年的恩惠,就立即委屈和不滿宣洩而出,衝上去抱成一團,大聲疾呼:「舅舅啊,沒事了沒事了,都是自己人,過去的就讓他過去了,是外甥錯了,外甥冤枉你了。」 如果他真這麼做,不僅會中皇帝的下懷,會讓自己迄今以來的努力付之東流。他知道,一旦皇帝再次得勢,皇帝無論如何也容不下他,只要他站在朝堂上,皇帝就會成為天下人的笑話。 當他深刻認識了自己情緒發生的原因,也明白了放任情緒宣洩可能帶來的後果之後,「委屈」和「仇恨」在他心中達成了一致。 梅長蘇如此決定:「我不殺你,但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克制情緒這件事,從來都不靠忍,而是靠對「情緒產生的深層原因」、「情緒發洩的後果」、「各情緒之間的相互關係」進行充分的認知後,大腦皮層做了一個平衡理性和感性的決定。 原諒這件事,靠的不是心軟,不是親情友情愛情的羈絆。原諒這件事靠的是智慧,靠的是對當年形式的審時度勢。 當你對人心有了一定瞭解,在人情世故上有了一定智慧後,情緒沒有那麼難駕馭,也就不存在「不能原諒」和「不能忘記」等問題。一切事情都逃不過「道」與「理」的迴圈,順理成章,道法自然。 「原諒」這種事,是具備了傷害「被原諒的人」的能力,才談得上原諒。 而是否原諒對方,取決於原諒到底會導致對方「適可而止」還是「得寸進尺」,取決於「原諒」和「報復」,究竟哪一種策略能阻止對方的進一步侵害。 Ellard 基於公平理論 (equity theory) 認為 ,寬恕意味著被冒犯者放棄對冒犯者的不滿和怨恨,這種「放棄」的行為使得冒犯者覺得他們對被冒犯者有更多的虧欠,從而導致他們產生對被冒犯者的內疚。 而內疚、悔恨等情緒則被認為是修復人際關係的重要因素 (Ferguson, Brugman, White, & Eyre, 2007) ,在雙方關係得以恢復的基礎上,再次傷害的可能性自然就降低了。 朋友尹維楚分享過一個故事,一個老教授當年被自己的學生誣告,被人打斷了一條腿,整個人生也被毀滅。 時隔多年後,他再次站在講臺上時,他原諒了當年批鬥他的所有學生,唯一沒有原諒的就是當年誣告他的那個。 當學生哭著跪求原諒時,老教授對著他說:「從今往後,我們再不相見,我不恨你,但我也不原諒你!」 老教授這樣做除了他心胸寬廣之後,還有一些必然原因,那就是他意識到,哪怕離開了某些年代的特殊環境,教師這個職業是必須「佛系」一點的。 最近新聞殺師辱師事件頻頻曝光網上,有女生污蔑老師性侵,只因老師批評了她幾句。曾經我也在校園霸淩事件上太過認真,在學生的考勤上嚴厲過,在獎學金的事情上絕對公平過。我覺得我所做的是一個教師該做的。 但我發現被處罰的學生是如何地歪曲事實,本該維護公平的學校相關部門是多麼重視「和諧穩定」,我拼命幫助的人是如何的冷漠和逃避,那些學校裡看不慣你努力的同事們是如何地借機打擊你。 以後遇上問題,我只能原諒了,只能寵辱不驚,只能不悲不喜,沒什麼不甘心的。我寬恕了學生,學生會因為內疚稍微克制自己一點。我懲罰了他,就代表我職業的毀滅。 我原諒就因為我想活著,就是如此簡單。 心理學家Kelln 發現,很多人選擇原諒,不是因為他真的認為原諒是一種好策略,而是「原諒」比「報復」要省事,心理和現實資源消耗少,也不需要勇氣。 一旦一個人這樣的想法,被侵犯者偵測到,那麼「得寸進尺」就成了一種必然。侵犯者認為,把你的資源掠奪得越乾淨,尊嚴打擊得越徹底,你就越沒有辦法還擊他,那他就越安全。 北大留學生寫萬字書信控訴父母「罪行」,而這一切都源於父母的「過度關愛」,他不僅十二年不回家過年,還決定「刪除父母」。 從小家長把他當女生養。 學校舉辦活動要求穿短褲,家長逼迫他只能穿長褲。 不管出了什麼事情,全都把責任推到孩子身上。 孩子被開玩笑不知道怎麼回應,陷入尷尬,家長竟然事不關己毫無反應。 嚴格管控孩子的日常生活。甚至到了大學,大姨還私下聯繫孩子的同學去打探消息。 有人說,父母生他養他,他應該原諒父母。實際上,他選擇不原諒的做法是對的。 心理學家Wenzel, Woodyatt 和Hedrick 表示,當你選擇原諒後,對方在表達他的歉意和懺悔時,不能夠對受到損害的人際關係作出重新的思考,那你可以斷絕這份關係隔離傷害。 其實這位北大留學生最初並不想和父母決裂,還把自己心理諮詢的結果寄回家中,甚至想考心理學博士來自我治療。 可是父母不以為然,父親還認為心理諮詢師「挑撥離間」,讓孩子遷怒家人。 父母不認為自己控制過度,只認為自己存在一些「方式方法上」的問題。 他們這麼認為:「我們在期待一個契機,給他時間和空間。」倆老內心期待著兒子的回歸,希望與兒子重新建立起親密聯繫,他們認為在關係的重建上,主動權仍在兒子那邊,家的大門永遠打開。 我看,這樣的家不回去也罷。建議家長看看紀伯倫關於孩子不是你的財產相關的表述,重新定義下家庭關係。 太輕易說出原諒的人,是因為他不懂得仇恨;太輕易選擇報復的人,是因為他不珍惜自己。 亦舒說過:最佳的報復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發出的冷淡,幹嘛花力氣去恨一個不相干的人。 這樣的原諒才能真正讓你的敵人惱火,因為他無論怎麼做都傷害不了你。 我不原諒你,但我會忘記你,這會讓我有更多時間,去記得別人的好。 過年不傷人,我們還是親戚 從我懂事以來,「親戚」就不是一個友好的詞彙,以致於我越來越害怕回家過年。 相見時,他們身上沒有一點關懷,反倒熱衷於強行價值觀灌輸。 無論我做出了多大的成就,都比不上二狗子在小鎮當了個公務員有成就,都比不上三麻子已經要生第二胎有出息。 我想多讀幾本書,多看幾場讓我熱淚盈眶的電影,去幾個讓我終身難忘的地方。如果我開口說這些,他們一定會我說「讀書讀傻了」、「眼高手低」、「不務正業」、「不孝順的白眼狼」。 至於我現在還單身,那可是大逆不道的罪惡啊,親戚們輪番上陣勸你回頭是岸。我們這一代人,有一些東西比鐵飯碗重要,有一些夢想比結婚生娃要優先,有一些情懷比當官更值得追求。他們不懂,他們也不想懂,他們陶醉在用自己的標準要求別人的虛偽成就感裡。 人生有太多的可能性,我可不想活成他們嘴裡的「成功人士」。 我是多麼懷念我的外公,他就像一個無所不知的說書先生,和你說曹操、說程咬金、說李鴻章。即便自己家裡不富裕,每次來串門都要我大包小包帶東西走。臨走時還悄悄塞給我一點錢,囑咐你去買你最喜歡的遊戲機。 遺憾地是,這樣的親戚不多了。 很多親戚是這樣的:來往不多,管的到挺多;生活品質不高,對你的要求挺高;格局不是很大,但口氣卻非常大。 古人說:富貴不還鄉,如衣錦夜行。可是現在,我們回家過年,哪敢露富? 快遞小哥,月入過萬,可是回家只敢告訴大家月入只有兩千,因為害怕別人借錢;明明幾千塊錢買的錶,都只能告訴親戚是三十塊錢買的,為的是不想替自己惹麻煩。 回家過年,親戚都愛問收入,其實是為了確認你活得是不是比他們差。若是,他們會數落你;若不是,他們會心懷怨恨。 有時候,你不得不感嘆,親戚比陌生人更難相處,因為我們可以選擇朋友,卻不能選擇親戚。 北大留學博士發長文與父母斷交,人很多時候都不同程度受到原生家庭的傷害,而原生家庭的觀念自然是來自原生家族。 但我們不能都選擇「出家」、「斷交」,因為「家」不是某個地方,也不是某一群人,家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它是一段記憶,和一段成長、別離、團聚的中國式人生。 窗外喧嘩的鞭炮聲,盛宴過後一片狼藉的鍋碗瓢盆,更象徵了一個你這輩子無法逃離的漩渦,它的名字叫「中國式倫理」。 所以,親戚不是一句「別理他們」就沒事的,在家族這張人情網上,你需要學會和他們周旋到底。 可以說,過年,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戰國策.五策》蘇秦說齊閔王曰:「臣之所聞,攻戰之道非師者,雖有百萬之軍,北之堂上;雖有闔閭、吳起之將,擒之戶內;千丈之城,拔之尊俎之間;百尺之沖,折之衽席之上。」 大概意思是說,這個世界最大的戰場,其實是在酒桌的方寸之間。過年時,當親戚開始進攻你的內心領地的時候,你便要學會正面反擊。 網路上給出的策略是這樣的。 如果親戚開始對你說教,你就開始共情:「七姑八姨,我知道你關心你,你從小都對我很照顧,你的心意我會記在心上的。」 其實這種做法不完全正確,它只適用於那些真正關心你的親戚。 可是,我們都知道,有些親戚對你的說教並不是關心你,而是為了壓過你。 那這個時候「我知道你關心我」,就成了一句十足的謊話。 本來就不是一個真實的情緒,我們為什麼要表達自己理解這個情緒,這種共情叫騙情,這不僅會讓親戚「關心你」這個虛假理由合理化,也讓自己顯得虛偽。 最要命的是,如果他也覺得他是在「關心你」,那這個話題停不下來了。 網路上又有策略說:「你可以轉移話題啊!」 事實證明,話題很難轉移過去,別人會用「這個事不著急,要優先解決你的XX問題」這個句式繞回來。 而且,你轉移的這個話題要是也是觸及對方敏感地區,對方很可能會更加不屈不饒。 他們向來這樣,侵犯你的私密時,他們渾然不覺;一旦被輕微冒犯,他們會一直記在心裡。 其實,不要怕被人記恨。兩個人真正做到彼此相互理解,那一定是經歷了多次的衝突 與和解這個迴圈。無論是你和親戚,還是你和你的童年夥伴,都是這樣。 但反擊親戚,就要更加藝術一點,因為他有「長輩」這個道德盾牌。同時,也有很多觀眾,他們多半不講道理只講倫理。 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有三個技巧: 1.情緒上要表達憤怒和不悅,但語言上不能有攻擊性詞彙。 有一個小夥子被姨媽嘲諷不結婚,還得出結論「讀書沒什麼用」,而姨媽自己的孩子卻已經離婚兩次。 小夥子這時候回答:「原來您孩子不讀書,是為了多結幾次婚啊?」 雖然踩到了姨媽的痛處,但姨媽竟一時找不到理由反駁。 2.用對方原本的邏輯,把話題的矛頭由自己,轉移到對方身上。 有網友分享了自己回擊親戚惡劣玩笑的經驗: 我剛結婚的時候,跟老公的親戚吃飯。那邊的惡趣味就是喜歡開兒媳婦跟公公的玩笑。剛坐下一個男的說:「哎,坐妳公公腿上去啊。」 我立刻笑了:「哦?你老婆當初也是坐你爸腿上的?」 他愣了一下說:「都要坐都要坐。」 我說:「你急什麼,以後你女兒結婚了,有的是機會坐啊。」 3.用影射的方法回擊,避免矛盾擴大。 某叔叔(沒什麼印象),聽說已經上三十歲後,突然語氣狂躁地說:「三十歲,存款也該有一百萬了吧,我姑爺今年剛三十,已經有五套房了,新買的特斯拉還沒有到貨。」 本不想搭理,恭維兩句走人,但他的下一句話徹底激怒了我:「讀什麼研究所啊?我女婿大學沒畢業就出來工作了,現在什麼教授博士,在他面前跟狗一樣!」 我立即反擊道:「您看您這麼崇拜你女婿,提起錢眼睛都放光,就好像您說的那什麼似的。」 要想鼓勵一個人的行為,你要讓他得到滿足。要想阻止一個人的行為,不是靠求饒或者威脅,最好的方法,還是讓他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用在人際關係裡,那就是自討沒趣。 任何一段關係要想舒服,都依賴一個詞「深刻」。 學會對出口傷人的親戚反擊,不是為了宣洩情緒,而是用一種直觀的態度告訴對方:我們必須重新審視我們的關係。 世上最悲哀的,莫過於被上一代操縱的人。 路遙在《平凡的世界》裡說過:人和人之間的友愛,並不在於是否是親戚。 是的,血緣不是一個人的枷鎖。雖說夏蟲不可語冰,但對於那些無視個人發展,只看重傳宗接代的親戚們,你還是需要和他們理一理。 一來你可以考驗下你長久以來所堅信的東西會不會被輕易打垮,二來你會珍惜你現有的生活,你會明白時代變遷導致的階級固化,是有多麼的厚重和不幸。 願你有一群親戚,更有一群親人。

作者資料

劍聖喵大師

本名周若愚,心理學教師、科普心理學作家。文章曾被中國人民日報、思想聚焦、十點讀書、有書等公眾號轉發;<真正的情商高手,從不主動表現自己>、<唯有斷交、才能至交>等高情商系列文章風靡網路,著有《不被情緒綁架的日常》《我們不要委曲求全了》,引發「高情商」話題狂潮,獲得「京東2017年度影響力作家」、「當當2018年最具正能量作家」等稱號。 文字理性、犀利,以科學的視角帶大家重新認識情緒,提高情商,掌控人生。

基本資料

作者:劍聖喵大師 出版社:高寶 書系:高寶文學 出版日期:2020-01-22 ISBN:9789863618003 城邦書號:A52A8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