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乾脆躺平算了!?:關於翻身,那些沒說的故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乾脆躺平算了!?:關於翻身,那些沒說的故事……

  • 作者:張慧慈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6-27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85折 255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非文學類

內容簡介

翻不了身,就只能躺下嗎? 童話故事的結尾,總是「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現實不是童話,努力讀書就可以翻轉也只是神話或「幹話」。走出校園,社會更是一所巨大的學校,身在其中猶必須繼續爭取更多的學分,以嚮往一直一直來的未來。或許你依然相信,堅持夢想達成的未來有多璀璨;也可能會警覺,如果自己偷懶不行動,可能會有什麼樣的結局。然而,關於翻身,那些沒說的故事,卻真實告訴你,當你義無反顧地追求夢想的時候,中間或許會發生始料未及,也措手不及的狀況,甚至攸關存活。 「擁有選擇的多元想像,以及不自我設限的勇氣後,我們就能出發面對人生的挑戰。但挑戰的嚴峻,可能超乎想像。許多跟我一樣想要翻身的人,在翻身的過程中,常常不知道自己可以休息,只是不停地鞭策自己往前進,不成功便成仁,很怕再度回到過去的生活。然而,是時候該告訴我們自己了,走累了就休息吧!休息也可以是個選擇。」 年輕人在這個年代啊,要翻身,真的不太容易,或許更需要一點點運氣;當然,要翻身墜落,也需要一點點意外。張慧慈繼《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發揮社會學所學,從自己的遭遇出發,想要跟大家說說,那些翻身到一半的故事。也想要跟大家聊聊,那些不小心翻身墜落的故事。 從每一個故事,看見當代青年的困境,不只是階級,還有性別,也歸納、展現特屬於年輕世代的生存法則,雖然這些法則或許解決了當下的困境,卻也可能影響後續的處境以及加諸年輕人的刻板印象。年輕人的困境,究竟只是環境造成?還是他們對待自己的方式,也是讓自身陷入困境的原因?

目錄

自序 只想好好躺下來 1‧還是可愛最無敵 2‧只想有個平凡生活 3‧成功,就是可以每餐兩百元 4‧我也希望被照顧 5‧媽媽們的翻身 6‧我要活下去

內文試閱

【成功,就是可以每餐兩百元】 我做的工作,是很難掌握上下班時間的政治工作。有時候難得在七點以前走人,就會很想去吃個什麼好吃的犒賞自己。 通常,會陪我去的,就是尚恩。 和尚恩一起吃飯,一直都是件紓壓的事情。特別是在過去因為工作壓力,導致腸胃出問題之後。有時候過度進食導致嘔吐,有時候其實點了滿桌卻吃不下,這在他人眼中很荒謬的行為,在尚恩面前我都不用掩飾,我們就是這樣的友誼。 尚恩是個很會吃、也很喜歡吃美食的人。更精確來說,他喜歡吃CP值很高的食物,能夠吃飽,對我們兩個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能夠吃「好」,則是我們兩個得以證明自己已經跟過去不一樣的關鍵。那種午夜夢迴會被自己的夢驚醒,打開錢包和存摺,現在還可以打開線上銀行的app,確認自己真的有錢可以吃東西,也可以踏進「高級的」單點店,消費得起一塊兩百八十元的蛋糕,喝得起兩百二十元的單品咖啡,吃得起以「貫」計價的握壽司。 這時候,我總會想起尚恩問過我的:「阿慈,你吃過鵝肝壽司嗎?」 在高級的日式料亭裡面,一道破千的懷石料理,擺在尚恩的眼前。尚恩曾經和我一道道詳細簡介過,每一道都是精緻、天然、要價不菲,對於大三的我們、甚至對於現在的我們而言,仍舊是「高級料理」。尚恩從未忘記過當時的情境。 那是他在網路上認識到的一個約會對象,為了能夠開展網路上的約會,尚恩還存錢買了一台照相機。或許是堅持買日本製造,這台相機直到現在,其實還勉強堪用。這台相機也創造了高CP值──幫尚恩帶來很多約會機會,這可能也託福尚恩長得真的很不錯。還原當時尚恩自己的語氣,那看似帶著小小的驕傲,其實隱含著對自我否定的口吻說:「當時我遇到的約會對象,真的都很有錢,超乎我能夠想像的有錢。」 帶他去吃鵝肝壽司的對象,在知名的電子公司服務。這也不奇怪,畢竟我們讀的是科學園區附近的理工大學,整個學校就像是完全中學一樣,保障的不是升高中或是大學,而是原則上保障畢業即就業,可以去旁邊的科學園區賣肝。許多人從大學一進去後,再離開已經是白髮蒼蒼,身體慘慘,攜家帶眷了。但高收入高社會聲望的工作,仍舊讓人趨之若鶩。就連讀文組的我們,在科學園區能夠找到的行政工作,薪水也高出外面許多。我的大學同學畢業後的起薪,比我在台北念完碩士後的起薪還要高,就知道有多誘人了。文組尚且如此,理工科更不用說了,年薪百萬比比皆是,早個十年,甚至股票利息都可以讓自己買下房子了。 而鵝肝壽司人(姑且讓我這樣稱呼)就是月入數十萬,每週飛國外出差,聽說和歐巴馬吃過飯,年輕時長得很不錯,約會對象一個換一個,錢大把大把撒的富人。尚恩告訴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鵝肝壽司人就送他一個CHARLES & KEITH的錢包,在當時,我記得我還問尚恩:「CHARLES & KEITH是什麼?」尚恩回答我:「CK,很多有錢人會用的」,我們還互相看著對方驚呼了一下。 是CK啊,有英文名稱的高級貨,和LV或是NIKE一樣呢! 對於二十一歲的尚恩來說,這是個很大的衝擊,他覺得自己瞬間變得很有價值,也認為是大學帶給自己這樣的氣質,才能遇到很多很多這樣的約會對象。雖然鵝肝壽司人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沒了年輕時的美貌,但終究還是有著專屬氣質,一種能夠掌控自己人生的氣質。對於尚恩來說,經濟獨立就是一種傲氣,代表著他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 第二次約會,他們就去了一間高級料亭。尚恩曾經說過那間料亭的名字,但我記不得了,或許再問一下就會想起來,但當下聽到的時候,閃過心頭的是羨慕和嫉妒,還有不甘心,羨慕和嫉妒的,當然是尚恩得以去吃高級料亭。不甘心的是,如果我長得再漂亮一點,是不是也可以和這樣的人交往,甚至被包養,不用擔心下一餐在哪裡,不用每天辛苦的打工,賺取微薄的薪資,以及為了獎學金努力讀書呢?我和尚恩不同的是,他真心喜歡念書,而我並沒有那麼喜歡讀書,我只是功能性的以知識換取名次,以名次換取獎學金而已。 總之,那是個清幽的料亭。外表相當不起眼,隱身在一般民家裡面。車開到門口,會有泊車小弟幫你把車停好,尚恩才得以看到店家的外觀。石頭鋪設的牆面上,只有小小的門牌,用日文寫著店名,沒有多餘的裝飾。就像是台灣中南部的有錢人,看起來就像是個一般人,但腳上踩的可能是歐美昂貴品牌的拖鞋,身上一件看似不起眼的POLO衫或許就要好幾千,褲子上的皮帶,一條就高過基本薪資,我想起曾經陪朋友幫她弟弟買一條皮帶,踏進忠孝復興站綠色的那棟復興館,整棟一樓都在賣高級精品,LV、HERMÈS、Chanel等等,落地的窗面上只寫著他們的品牌英文,沒有多餘裝飾,裡面的商品標價後面都好幾個零。那是我第一次踏進愛馬仕(請容我用中文譯名,我對於英文品牌名真的很不熟),朋友告訴我,這也是她第一次走進台北的愛馬仕,覺得滿不友善的,好像只看外表穿著就決定要不要服務你一樣,很台北氣息。但我不知道哪裡不友善,也不知道什麼是台北氣息,只害怕自己背上的大包包碰髒了這裡的櫥窗,或是碰壞了這邊的商品。朋友挑選東西相當快,比服務人員包裝的速度還快,也比我賺錢的速度還快,一條上面寫著大大H的皮帶,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就這樣被打包帶走。那一條,含稅兩萬八千元,當時的基本薪資,還比這條皮帶少了快一萬。 或許那塊門牌──上面只有用毛筆寫著店名的門牌,也要這個價錢,甚至更高吧?幸好尚恩沒有和我一起被帶著去買皮帶,不然他大概會像我一樣,想開口問那塊門牌的價錢。 被引導進去的,是吧檯的座位。看著經過的一間間和室包廂,安靜異常,尚恩很想知道裡面用餐的都是怎樣的人,或許也是穿著昂貴西裝、洋裝的上流人士吧?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從容地坐在裡面,但我們至今仍然做不到,我們離那樣的氣質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在吧檯的座位上,尚恩端正的坐著。這也是鵝肝壽司人喜歡他的原因之一,不只是因為尚恩有著出色的外表,也因為他的氣質乾淨。鵝肝壽司人問尚恩有沒有什麼不吃的,尚恩靜止了片刻,看似在深思自己有什麼不吃的,實際是看不到菜單和價目,讓尚恩多少有點緊張不安。尚恩隨口說了,不喜歡太清淡的食物,鵝肝壽司人笑著說:「可惜了,這裡的食材很新鮮,簡單的蘿蔔、山藥泥點綴,就很好吃了。」然後轉向吧檯和師傅說:「這個孩子的,味道重一點吧,還年輕嘛。」尚恩恨不得割下自己的舌頭,感覺自己好像不小心散發出了貧窮的味道。 每一道料理都超好吃,這是尚恩後來和我說的,那個時候他也只能說出好吃,其他的形容詞也說不太出來。但最好吃的,是鵝肝壽司。 吃到一半的時候,一旁傳來異常的香味。鵝肝壽司人轉頭看了看,問了問師傅後,和尚恩說:「有吃過鵝肝壽司嗎?味道不錯,點一貫試試,還吃得下吧?」 尚恩點點頭,他聽過鵝肝,知道很貴、很好吃。 師傅拿起一片新鮮的鵝肝,切成適當的大小。接著拿出一塊石板,將鵝肝放上,立即竄起奔騰的白煙,並傳來陣陣香味。師傅口中念念有詞,迅速(卻從容)的打開木桶,抓起一小撮高級日本壽司米煮成、拌上壽司醋的白飯,捏成適當大小,放置一旁,隨後轉身將鵝肝翻面……口中念念有詞的是數秒,單面只能炙燒數秒,才能鎖住最多的鮮汁。被烤得深褐色的鵝肝,放在剛剛捏成的壽司米糰上,最後圈上海苔,盛在在另一塊石板上,擺到尚恩面前。 「趁熱吃!」鵝肝壽司人彷彿下了指令,尚恩也怕錯過賞味期限,立即用手捏起壽司,放入口中。只吃過爭鮮迴轉壽司,以為也會是很鬆散,容易掉東掉西的壽司,以至於力道有點過了,捏出了指痕,這是事後尚恩最為懊惱的一點。他告訴我,真正的料亭壽司,是可以優雅、不費力的吃──無論手或口。 鵝肝壽司真真是入口即化。肥美的鵝肝瞬間在舌頭融化,壽司飯吸滿了它的汁液,不僅讓氣味猶存,更傳遞著鵝肝的味道。 「阿慈,鵝肝壽司真的很好吃,不需要任何文化資本和品味,就是好吃。而且,它一貫六百,肯定好吃!」 【瀝青味道的特大碗滷肉飯】 每個人小時候,應該或多或少,都有想要和哪一個動畫、漫畫或是日劇的人物結婚吧? 日本曾經有一個針對三十代日本女子的投票活動,是關於小時候最想和哪一個動畫/漫畫男主角結婚。投票結果,獲得前幾名的是《玩偶遊戲》的羽山秋人、《惡作劇之吻》的入江直樹,以及《幽遊白書》的藏馬。得獎者都有幾個共通點:聰明、五官精緻、身材細瘦,以及高冷。 第一次看到尚恩,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是讀人文社會科學系的,一般來說,是男性佔比較低的科系,加上是理工科大學,總體男女比例懸殊,不過因為是文科,女生還是多於男生。也因此,一開學,長相清秀、斯文,氣質又高冷的尚恩,很快就奪走許多女生的目光──我也不例外。不過,那並不是什麼戀愛的感覺,只是覺得尚恩長得很好看,是我身邊很少看到的類型。但可能是因為學程選修的關係,跟尚恩相處的機會變多了,但也僅止於課堂上。因為當時覺得自己和這個「高級」學校格格不入,每到週五就往台北的家裡跑,錯過了許多「觀察」尚恩的機會。 而尚恩因為太高冷了,加上有興趣的學程也冷門,在一個同學幾乎都是剛從男校、女校被解放出來的學校裡,大家忙著體驗以前被禁止的戀愛、熬夜、夜唱、社團等等活動,久而久之,尚恩便不再是萬眾矚目的焦點,反倒讓我們有更多的聊天機會。真正開始敞開心扉的聊天,要到隔年迎新宿營的晚上,因為一起守夜,才發生的。 或許守夜太無聊了,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一開始是聊到班上的同學,已經當了一年的同學,講八卦,講別人壞話,總是會有源源不絕的話題。尚恩突然問我,知不知道他跟班上的某位同學,高中不只是同校,更是同班。我跟他說我不知道,因為他跟那名同學是不同掛的。甚至我們隱隱約約都很討厭那名同學,總覺得他散發出看不起我們的感覺。 他跟那名同學有過一段不愉快的過去。 在高中的時候,總是名列前茅的尚恩,順利的考上這間學校。那時,有另外一個同學也跟他考上同一個系所。那名同學過去成績普普,在最後一年,靠著家教、補習等方式,衝刺成功,跟他一起推甄進來。他們之間其實一點都不熟,但因為考上同一個系所,未來還要相處四年,所以開始有聊天的機會。有天,那名同學的爸媽邀請尚恩一起去吃飯,就選在家裡附近的飯店吃Buffet,在餐桌上,同學的爸媽仔細地詢問尚恩父母的職業、收入、平常都做什麼、家中的狀況等等,在快結束的時候,同學的爸媽跟尚恩說:「你一定很努力,才能跟我們家哥哥一樣考上這間好學校,祝你成功囉。對了,這麼高級的Buffet,我猜你以前應該沒吃過吧?要多吃一點喔。」 跟該名男同學不愉快的過去說完了,但這只是其中一樣,尚恩接著開始說起自己的故事。如果這時候是電影場景的一部分,語末,大銀幕前應該會傳來啜泣聲吧?只是這終究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真實生活,只是當時的我們都沒有流淚。在成長過程中,我們身邊有更多比悲傷還要悲傷的故事在發生著,我們何其幸運,怎麼可能會悲傷。直到上了大學,從課本讀到我們所遭受的,其實是一種名為「社會建構的不公不義」,才突然悲從中來。也才知道,原來,我們可以叫苦。但在此同時,我們也清楚的明白,我們的腳步不能停下來了。曾經以為上了大學就OK了,那是我們當時所能做的最長遠的規劃,就是長大,因為長大就等於可以有好生活。但透過教育上了好學校才知道,要想有好生活,除了長大還要努力,因為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有錢、有資質的人都在努力,你憑什麼休息」,這句話沒有告訴我們的是,有條件的人就算暫時休息也沒關係,他們再出發的起跑點,我們可能跑十年也追不上。 尚恩的高冷其實是一種陰鬱,這種陰鬱,來自於相當多的層面,有心靈上也有身體上。尚恩之所以鮮少和系上同學一起吃飯,是因為不想被別人發現,他出身貧困的工人家庭。系上女同學,自助餐只夾三十元左右的菜,飯也只吃半碗就吃不下了,那樣的搭配可以用減肥帶過去,但發生在生理男性的尚恩身上,除了貧窮,什麼都說不過去。那一晚揭露彼此後,我們常常約一起吃飯。菜夾一點點,飯卻一定點最大碗的,淋上一旁附贈的滷汁,即使沒有任何肉塊,純粹滷汁也能吃個飽肚。尚恩最窮的時候,曾經請我點兩碗飯,他就只吃淋滷汁的飯,是我硬塞給他一些配菜和肉。尚恩本來是不吃的,因為自尊心不允許,倒是我這個打從國中就吃愛心便當、秉持有得吃最重要的人,早就已經沒有這樣的尊嚴,只好用吃不下的名義,請尚恩「幫忙吃」,他才勉強接受。 學校餐廳有兩間,一間在教室門口附近,聘用身心障礙的孩子做料理,口味偏清淡,主要客群是老師,一客餐點一百多塊,或許負擔得起的同學不少,但對我和尚恩來說還是貴了。像我們這樣的人,在學校佔比應該不到一成吧?從助學貸款的申請時間、人數可見一斑。所以我們只在偶爾非常非常饞或特價的時候,才會去買一塊十五元的手工餅乾(但真的滿大塊的)當點心,但也是偶爾、偶爾。 另一間餐廳,則是我們的心頭好,主打的就是便宜、量多,一枚五十元銅板就能吃飽,對於食量正大的我們來說,撐到晚上不成問題。缺點就是不好吃,真的不好吃,所以很多同學會叫外送,或是大老遠的下山去吃。我們和餐廳阿姨感情很好,可能是兩人不太會抱怨,又總是吃得一臉滿足,讓阿姨印象特別深刻,常常會幫我們加飯。 我們兩個最常點的是滷肉飯,特大碗。特大碗的滷肉飯不宜用碗裝,適合用盤子,用學校自助餐特有的白色大盤子。阿姨用飯匙盛起一坨坨白飯,堆疊在盤子上,看得到阿姨手腕彎曲的角度,就知道那坨飯有多沈。堆得高高的白飯像一座山,接著,阿姨打開滷肉鐵桶,用快炒店會有的湯勺撈起滷汁,一勺、兩勺、三勺,淋上白飯。 「同學,你們一人三十五元,旁邊的湯也可以喝。」阿姨面帶笑容說。 純白的白飯淋上黑色肉汁,就像富士山噴發出岩漿,只剩下靠近底部看得見白飯。我們通常很早就去吃午餐,因為這時候湯裡還充滿各式各樣的菜,昨天自助餐剩下來的食材,加上豆腐和番茄,但作為免費供應的湯,算是相當佛心了。用湯碗盛起滿滿的湯料¬¬,第一碗不撈湯,只撈料,反正等一下都會只剩湯,更何況湯的味道會更凸顯剩菜的五味雜陳,不喝也罷。滿滿的湯料,是我們的配菜,多出來的十五元,還可以喝杯飲料,幸福得像天堂。當然,這麼便宜的滷肉飯,味道真的不怎麼樣。那黑黝黝的滷汁,幾乎毫無滷肉的香味,死鹹死鹹的,如果岩漿有味道,應該也是跟這個相去不遠。但沒什麼好抱怨了,有肉、有菜、有飯,基本營養是有了,也就不苛求了。直到現在,我們有時候還會想起那樣的滷肉飯,尚恩總是露出嫌棄的表情說:「那個滷肉飯就像鋪路的瀝青一樣,是沒有人要的東西。」 尚恩小時候家裡很窮。爸爸高職畢業,媽媽國中畢業,客家農村出身,後來搬到三重。爸爸曾經在砂石場工作,因為循規蹈矩,從零工變成固定上下班的工人,也被傳授了開堆高機的技巧,儘管沒有執照,在當時不甚嚴法的時代,還是因此賺取了高薪,月入十數萬,只是沒有正式的聘雇關係,也沒有勞健保(當時還沒有健保)等保障。但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縱使身體是鐵打的也受不了,因此終究還是離職了。後來舉家搬到太太的姐姐家。阿姨家開工廠,生活富裕。尚恩一家住阿姨家三樓,平日爸媽就在一樓的工廠工作,姐姐上幼稚園,尚恩常常一個人在家。

作者資料

張慧慈

七年級生,生命的進程卻像歷史課本裡面,加工出口區那個年代的生活。 從以前就很愛寫東西,因為寫東西不用成本。也很愛講話,多次因為講話受到處罰。使用語言,進而文字,是屬於我這個階層,這個世代,最簡單的事情。 為了讓文字跟語言更有創意,發揮雙子座的性格,學這個學那個,曾經擁有就好,不在乎要學到長久。存錢買廉價機票,出國去玩,去工作,去做一切CP值最高的嘗試。不停的修練,提高熟練值,努力通過各式各樣的副本。相信自己最終一定可以破關,成功完封。

基本資料

作者:張慧慈 繪者:BIGUN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9-06-27 ISBN:9789862139868 城邦書號:A14005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8cm×2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