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天才‧田中角榮:他建設了日本,卻因為貪腐下台。二十年後,昔日政敵選擇為他平反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天才‧田中角榮:他建設了日本,卻因為貪腐下台。二十年後,昔日政敵選擇為他平反

  • 作者:石原慎太郎
  • 出版社:光現
  • 出版日期:2018-01-10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9折 288元
  • 書虫VIP價:27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日本狂銷九○萬冊! 石原慎太郎×田中角榮 作為領導者,他不靠剝削拚經濟, 而是全力為戰後的日本,找尋最多發展的可能。 他改造日本、在經濟政策上與美國對抗、開創外交新局。 他深諳政治並非只靠清高或純潔就能成事, 也因此留下操弄「金」與「權」的貪腐罵名。 「理想」的「政治」,應該是什麼模樣? ◎「田中角榮」是誰?他有多厲害? 田中角榮是日本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四年之間的首相。雖然擔任首相的時間僅八八六天,卻影響日本至今。 他出身貧困農家,小學畢業。是日本唯一一位不出身豪門或名門,連大學學歷都欠奉的首相。他提出「日本列島改造論」,主張利用新幹線、高速公路、本州四國聯絡橋來打通日本任督二脈,改善日本都市人口過度集中的問題,並促進地方工業發展。現今所見的日本,可說受他的規劃與遠見極深的影響。 此外,在他任內,決定台日斷交、中日建交。蔣中正罵他為背信忘義,周恩來讚他的勇氣超越尼克森,鄧小平視他為好友。同時,他也是日本戰後四大醜聞之一——洛克希德案的主角,更因此背上貪腐罵名。 他善用「金」與「權」,下台後仍在幕後操控政局。對他來說,政治的目的遠比清高或純潔更重要。然而,是什麼讓石原慎太郎在他死後二十年為他平反,稱他「天才」;並讓過去曾大力批判田中的《文藝春秋》推出「日本需要田中角榮」特輯;日本民間更興起「田中角榮熱」? ◎石原慎太郎——「反田中急先鋒」,二十年後為他平反 與田中不同,石原慎太郎是一橋大學法律系的畢業生,大學時期即以《太陽的季節》獲芥川獎。曾多次當選參、眾議員,四次當選東京都知事。他曾是「反田中急先鋒」,不但指責田中角榮為「國賊」,以反中著名的他更是與促成中日建交、台日斷交的田中角榮立場相左。此外,他更在《文藝春秋》撰文指責田中角榮的「金權政治」,為拉扯田中下台開了第一槍。 但二○一一年的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時,石原慎太郎表示:「這種時候如果田中角榮還在的話就好了」。二○一六年時他出版《天才》,不但為田中角榮平反,更讓日本的「田中角榮熱」達到最高峰。 ◎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二○一四年,石原慎太郎因為選舉失利而退出政壇。二○一六年時,他重拾小說家的身分,以第一人稱自傳風格的形式,發表《天才》一書。本書中,他把自己代入政敵、對手,甚至是與他出身完全不同的田中角榮的角度,重新省視他曾經大加撻伐的台日斷交、中日建交、洛克希德等事件,事隔二十年後,石原慎太郎看著日本歷經經濟疲弱、國力下滑,以及緊接而來的三一一大地震。作為田中角榮最重要的對手之一,石原慎太郎選擇在此時重新省視田中角榮,並重新評價田中角榮的功績與人格。 是什麼讓他決心為田中角榮平反?是田中角榮的人格特質?或是他勇於任事的精神?田中角榮再度在日本引發熱潮,是不是也能讓我們重新思考:究竟人民期待的,是什麼樣的政治家?國家需要的,又是什麼樣的掌舵者? ◎5種角度+全面註解,一次看懂當時的政治家如何爭、怎麼拚! 要實現自己的想法,光只有理想與形象是不夠的!石原慎太郎透過田中角榮的視角,以及自己在政壇的經歷見聞,完整回顧田中角榮如何建構自已的日本藍圖,如何透過「金」與「權」爭取盟友、擊敗敵人。因此,本書不但是田中角榮的傳記,更是一篇小型的日本現代政治史。書中出現的人物,無一不對現在的日本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 為此,編輯部不但邀請重量級學者審訂所有註解,解說《日本列島改造論》;並帶領讀者分別從台灣、中國、日本的角度探究田中角榮的政策造成什麼樣的效應;看懂當時的政治家如何布局、攻防;以及石原慎太郎與田中角榮在政治鬥爭外的交誼。版面也經過特殊設計,上下對照讓讀者不需要來回翻頁,同步掌握重要的背景資訊、立刻看懂政策與策略全貌與目的、影響。 【重要事件】 二○一六年日本圖書銷售榜首

目錄

導讀.《天才》無價 導讀.因為宿敵,才懂得對手是天才──石原慎太郎筆下的田中角榮 導讀.石原慎太郎《天才》一書為什麽掀起軒然大波? 本文

導讀

因為宿敵,才懂得對手是天才 ——石原慎太郎筆下的田中角榮
◎文/林翠儀(作家)    《天才》是一本以主角獨白的方式所寫的自傳體小說。作者為現年八十四歲的前東京都知事、作家石原慎太郎,小說主角為日本第64、65代內閣總理大臣田中角榮,換句話說,《天才》是石原為田中所寫的傳記小說,「天才」二字也是石原對田中最高的評價。   2016年1月這本書出版後在日本引發了不小的話題,整年發行量超過90萬本,登上2016年ORICON年度排行榜BOOK綜合類第1名。《天才》會引發話題並且成為暢銷書,除了搭上了日本近年出現的「田中角榮熱」之外,最大的爆點在於石原擔任國會議員時是出了名的「反田中急先鋒」,事隔近半世紀後,竟以「天才」來推崇當年被他罵為「國賊」的政敵,這種180度大轉彎難免令人錯愕,也令人感到好奇。   關於石原為何會以小說的方式為宿敵做傳,他在本書後記中,花了不小的篇幅解釋其中緣由,在此無庸贅述,不過倒是可以先補充一下兩人的梁子是怎麼結下來的。   事情必須從1972年開始說起   1972年9月29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和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簽署《日中共同聲明》,展開兩國的正式外交關係,日本也在同時宣布和中華民國斷交。日本在戰後的冷戰體系中,成為西方民主陣營的一份子,高舉反共大旗,認定中華民國為代表中國的正統政府,所以田中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靠攏的舉動不但震驚國際,也在國內引起嘩然。   自民黨內有部分國會議員對田中的「背叛」行為義憤填膺,其中有31名年輕的保守派眾參議員在1973年組成「青嵐會」,力挺蔣介石政權並且極力阻止日本與中華民國斷交。「青嵐」意指「冷鋒」,希望以冷冽的氣流吹醒渾沌停滯的政局,命名者為石原慎太郎。   石原擔任「青嵐會」幹事長為該會的核心人物之一,他對田中砲火全開,成為反田中的「急先鋒」,74年9月石原在《文藝春秋》發表評論文章,標題為「你可別把國家給賣了」(君、国売り給うことなかれ),指控田中在該年7月舉行的參院大選中,撒下大把銀彈為黨籍參選人助選,石原痛批田中的金權政治和親中立場,甚至嗆罵他為「國賊」。   1932年出生的石原,23歲時以小說《太陽的季節》獲得第1屆文學界新人獎,隔年的1956年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芥川獎》得主,《太陽的季節》在同年拍成電影也捧紅了自己的弟弟石原裕次郎。   石原以戰後新生代作家及電影工作者的身分,成為文化界年輕世代的意見領袖,1968年他當選第8屆參議員而走入政壇,72年轉戰眾議員當選。相對的,1918年出生的田中,不但比石原年長14歲,當時已擔任眾議員超過4分之1世紀,而且還位居一國首相。   石原以初生之犢之姿嗆罵政壇大前輩為「國賊」,很快地受到世人的矚目,他指控田中大搞金權政治雖然不是造成田中下台的直接因素,但刊在《文藝春秋》上的評論卻為媒體開了揭弊的第一槍,同年的11月號《文藝春秋》加碼推出田中角榮大特集,評論家立花隆的「田中角榮研究─金脈與人脈」及資深編輯兒玉隆也撰寫的「孤寂的越山會女王」,深入追究田中家族企業購地弊案,並且暴露田中與帳房佐藤昭的不倫關係,這份揭弊特輯為政壇投下震撼彈,田中也在同年12月內閣總辭黯然下台,在任時間886天,不到2年半。   石原批判田中的金權政治,以反田中急先鋒自居,論輩份或實力或許稱不上是田中的「政敵」,但至少兩人是處於對立狀態,這樣的印象也深植人心,可是就在2011年日本發生東北大地震時,石原卻說了一句話「這種時候如果田中角榮還在的話就好了」。震災過後,石原因為一句「海嘯是天譴」引起社會嘩然,所以沒有人去細究為何在那種非常時期,石原會去提起一位過去被他鄙視的政敵。   2012年10月底石原與前自民黨保守派系大老平沼赳夫、與謝野馨等人的「奮起日本黨」結合共組「太陽黨」,黨員平均年齡為73.5歲,時任民主黨政府文部科學相的田中真紀子公開批評石原等人為「醜態畢露的暴走老人」。田中真紀子是田中角榮的長女,繼承了父親的急智與大姊頭架勢,石原被罵不但不以為忤,還在組黨記者會上自嘲「我是暴走老人石原」,石原尊稱田中角榮為「角桑」,他說「角桑不愧是天才,女兒也不遑多讓」。   石原稱田中角榮為「天才」,在當時很多人的耳中聽起來是帶有一點酸味的,所以根本沒人能料想到,他竟然會在2016年以《天才》為書名出版田中角榮的傳記小說。   政治家石原筆下的田中   田中出身於新潟山村的農家,只有高等小學畢業的學歷(相當於現在的初中二年級),靠著經營土木建築公司發跡,進入政壇後迅速爬升到首相的寶座,被媒體封為「今太閣」,意指現代版的豐臣秀吉。相對於此,石原雖然大半輩子在政壇打滾,但也是位堂堂的暢銷作家,畢業於名門的一橋大學又有文人的身分,自然帶有幾分精英意識。石原在日本政壇算是出了名的「毒舌」,政壇上能夠讓他心服口服的人並不多,而他卻打從內心推崇田中是位不可多得的天才政治家,這或許也是需要經過一番歲月粹煉才能到達的境界。   靠著土木建築工程發跡的田中,原本只是扮演政界「金主」的角色,但在1946年從抬轎者變成坐轎者,47年當選新潟3區的眾議員,當時才年僅29歲,進入政壇後雖然不斷受到一些弊案的波及,但他愈走愈穩。當時不論是國會議員或政府官僚要不出身於王公貴族、政治世家,要不就是畢業名門大學的精英,平民出身又是低學歷的田中算是政壇的異類,但他非常懂得攏絡人心,具有高超的政治手腕和的執行力,馬上就受到當時首相吉田茂的賞識。   田中進入國會第2年就被吉田茂提拔為法務政務次官,還當過自由黨的副幹事長,成為吉田茂心腹,人稱「吉田十三人眾」的一員。對於永田町內那群自識甚高的政治精英而言,使命必達的田中是一位非常「好用」的人,所以即使岸信介、池田勇人、佐藤榮作,或多或少嫌棄田中「出身低、教養差」,但仍要仰仗田中幫忙喬定大小事,1957年田中被岸信介內閣任命為郵政大臣,成為日本戰後第一位30幾歲就入閣的政治家,之後他在池田勇人內閣擔任大藏大臣、佐藤榮作內閣擔任通商產業大臣,在此期間田中在自民黨內也歷經政調會長、幹事長等重要黨職。   1972年累積足夠政治本錢的田中,從佐藤派分離自成田中派,同年7月擊敗了佐藤與岸支持的嫡系子弟兵福田赳夫成為自民黨總裁進而組閣。這是日本政治史上相當有名的「角福戰爭」,這場自民黨內的權力鬥爭從70年代一直打到80年代後期。田中為「親中派」,福田為「親台派」,石原屬於福田陣營,所以青嵐會的組成,石原對田中火力全開,也可視為廣義的「角福戰爭」一部分。諷刺的是,1978年日本國會廢除與中華民國的友好和平條約,並且通過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的「日中友好和平條約」,當時的內閣就是福田內閣,石原甚至在國會中投下贊成票。   田中讓石原心服口服的部分,不只在他擅於運用錢與權,而是田中當權後致力於日本的建設。1947年田中初次當選眾議員時,他在當選感言中對新潟鄉親誇下海口,要將阻擋家鄉發展的三國峠鏟平,讓新潟不再被冰雪封閉,用鏟下的土石填入日本海,這樣佐渡島也能與陸地相連,未來家鄉子弟不用再離鄉背井出外謀生,而是讓東京人來新潟幹活。   72年他打算角逐自民黨總裁寶座時發表了「日本列島改造論」,以積極的財政擴大高度經濟成長路線,田中積極整建全國的高速公路網、新幹線延伸線、一縣一機場、核電廠,透過交通建設縮短雪國與都會地區距離,重點發展日本海沿岸地區的二次產業,田中為家鄉新潟開闢了關越自動車道和上越新幹線,為了僅有60戶人口的山村聚落花了10億圓打通隧道。田中雖然只有高等小學畢業的正式學歷,但他有超強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傳聞他背熟了整套六法全書、國語辭典與英和辭典,他參與的議員立法法案超過100件,其中親自提案立法的法案超過30件。   田中從72月7月組閣到74年12月內閣總辭,在任時間不到2年半,下台導火線是立花隆與兒玉隆也在《文藝春秋》發表的兩篇揭弊報導,下台後的田中並未放棄復出的念頭,但76年發生的「洛克希德事件」,讓他再度捲入官司也對復出形成牽制,即使如此,田中對日本政治仍具有絕對的影響力,他位於東京目白的私邸天天有訪客上門請益,因此田中也被稱為「目白的闇將軍」。田中從1947年當選眾議員,到1990年宣布引退,擔任眾議員長達43年、當選16次,其中因洛克希德案一審被判有罪的1983年,田中還是在新潟3區拿下史上最高的22萬票。   洛克希德事件與昭和電工事件、造船醜聞事件、里庫路特事件並列日本戰後四大弊案。田中被指控在日本採購洛克希德客機過程中收取了5億圓的回扣,石原認為美國政府用利用洛克希德事件整肅田中,因為田中發展資源外交試圖脫離對美國的依賴,被美方視為心腹大患欲去之而後快,田中在74年7月舉行的參院大選中全面操盤,提供每位黨提名參選人3000萬圓競選經費,總金額達300億圓以上,即使巨額競選經費中包括了這5億圓,但唯獨這筆5億圓被追查明顯不成比例,況且當時洛克希德賣給日本的不只有巨無霸客機,還有P3C反潛機,之後日本向美國採購E2C早期預警機,被指涉收取秘密資金的岸信介、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陣營人馬卻相安無事。   小說家石原筆下的田中   身為小說家的石原仍是充滿感性的,他透過主角的回想、獨白,安排田中生命中所有重要的女性在《天才》裡登場。田中15歲高等小學畢業後,在新潟柏崎的土木派遣所擔任職員,當時柏崎的電話很少,必須透過接線生轉接,因為工作需要經常與市公所連絡,市公所電話為「三番」(3號線),負責的接線生是一位聲音很好聽的女性,大家稱她為「三番君」,田中後來和「三番君」混熟了,兩人經常約出去看電影,這是田中的初戀。   田中說自己是非常喜歡看電影,可能和他波瀾萬丈的人生有關,他很喜歡人群,對別人的人生也很感興趣,但他不可能當面對著別人問東問西,也沒有多餘的時間閱讀小說,所以看電影是了解人與人生最快的方法,直到後來他擔任要職,仍會偷偷溜去看電影。   田中和「三番君」的初戀因為田中離開家鄉前往東京而結束,出發當天「三番君」的身影並沒有出現在送行人群中,火車離站後,一股淡淡的哀傷湧上田中的心頭,但沒想到火車停靠下個車站時,「三番君」竟然佇立在月台上目送他離去。   長大成人後的田中,除了元配之外,至少有兩位情婦,而且各幫他生了數名子女,嫡出長女真紀子為此對田中非常不諒解,這也是田中父女長年不和的主因。   田中後來返回故鄉新潟參選,有一次在柏崎舉辦的個人演講會場,看到「三番君」抱著年幼的孩童坐在台下,兩人四目相接時,田中對「三番君」點頭示意,「三番君」也報以微笑,田中說他演講到一半,突然有一股灼熱發麻的感覺讓他的胸口揪成一團。在田中輝煌的情史中,他和「三番君」的初戀是最清純的一段回憶,像透明的肥皂泡泡一樣。   田中角榮的重新評價   2018年是田中角榮生後100週年、歿後25週年,近幾年日本吹起一股「田中角榮熱」,坊間不但出版了不少和田中有關的新書,出版商看到這股熱潮也將一、二十年前的舊書拿出來重新出版,石原在準備寫《天才》的過程中,也發現了田中的相關書籍多到驚人,他說戰後的政治家大概沒有人能出其右。   日本很多媒體探討「田中角榮熱」的背後代表著一種對現今政治人物不信任感,民眾期待強而有力的領導人出現,渴望打破停滯與沈悶的政治現況,因此田中角榮被重新評價,過去曾大力批判田中的《文藝春秋》在2016年的5月號推出「日本需要田中角榮」特輯,反田中急先鋒石原出版的《天才》成為暢銷書,多少也驗證了這樣的說法。

內文試閱

  日本各地接受我的想法,開始為改造準備全新的基礎建設。      接著要解決懸而未決的大問題——日中建交。自由民主黨是保守黨,反共主義者為數眾多,包括岸、佐藤以及受其薰陶的福田都是親台派。因此他們對美國突然無視日本而親近中國一事都非常氣憤。      如果我帶著大平以「日中邦交正常化」為目標出訪北京,想必會出現反對聲浪。因此我認為不能在黨內討論,甚至決定直接推行。      在那之前,我們調查了一些情況,包括為什麼美國總統尼克森會突然訪中並發表美中聯合聲明、為什麼越戰期間中國明明與美國激烈衝突卻又輕易接受美國釋出的善意。沒想到答案意外簡單——      中國對美國因宇宙開發技術而擁有的軍事情報感到自卑。      當時美國國務卿季辛吉比尼克森早一步抵達北京,並帶著貴重的資訊——據說與中國、蘇聯僵持已久的國界問題有關——做為伴手禮。中國曾趁夜突襲中蘇邊境烏蘇里江(黑龍江支流)裡的珍寶島並插上國旗,蘇聯軍隊見勢大舉反擊。當中國軍隊再次以整個師重奪珍寶島,蘇聯發射十二個衛星分布於偌大國境的上空,並以每小時的頻率監測同一地點。之後蘇聯於一個霧茫茫的夜晚動員大量戰車包圍島嶼,隔天清晨同時發射炮彈擊殺中國士兵。接著戰車登陸輾斃中國士兵,無論中國士兵是死是活。      中國政府看了相關影像,判斷往後只能仰賴美國發展宇宙開發技術。在那之前,或許毛澤東曾為了討好蘇聯而於韓戰時選邊站,並習得氫爆技術。不過當兩國同時進行霸權路線,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會出現變化。      畢竟日本鄰近中國,日中關係與日美關係絕對有本質上的不同。日中邦交之所以無法正常化,是受到日台關係的影響。美國於冷戰時期後重視台灣,並直言將積極干涉台灣海峽事務。日本起而效尤,也非常重視台灣。然而當美國與中國建交,日本也得在兩片西瓜之間選擇——取大或取小了。      日中建交後,日本與台灣的邦交也就自然失效。如果不妥善處理,即使是日本國內也會出現諸多紛爭。為此,我想「日中邦交正常化」應該先發表聯合聲明,之後才根據此既定事實,提案至國會討論。外務省對此順序有些猶豫,但我還是決定先斬後奏。      前往協商時,我請大平外務大臣、二階堂進官房長官與橋本恕中國課長等八人隨行。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舉行第一次高峰會議。中國方面的出席者包括周恩來總理、姬鵬飛外交部長、廖承志外交部顧問等,也是八人。      當時我的發言摘要如下:      「我相信日中建交的時機已成熟。過去日中邦交之所以無法正常化,是受到日台關係的影響。日中建交後,日本與台灣的邦交也就自然失效。日本得面對這個現實問題。使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同時,日本必須充分思考此事對台灣的影響。」      大平的發言摘要如下:      「我期待日中邦交正常化有助於穩定日本內政。就此觀點來說,問題有二——首先是我可以充分理解中國認為日本與蔣介石政權之間締結的《中日和平條約》違法,因此無效。然而此條約已通過當時的國會議決、政府批准。如果現在政府改變立場,轉而同意中國,難免得背負長年欺騙國民與國會的罵名。      因此我希望中國可以理解《中日和平條約》的任務將於日中邦交正常化後告一段落。      再者日美關係對日本來說很重要,我希望日中邦交正常化無損日美關係。此外,我希望釐清日本與台灣的邦交自然失效後,雙方如何維持現實關係。」      對此,周總理的回答如下:      「田中總理所言甚是。中日邦交正常化應該一氣呵成,並以此為基礎建立兩國世世代代的和平友好關係。中日建交不僅符合兩國國民的利益,也能緩和亞洲的緊張情勢、對世界和平有所貢獻。此外,中日關係的改善不應該排他。      我們贊成在這次中日高峰會後,以聯合聲明來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而不簽訂條約。中日建交後,再來簽訂和平友好條約。和平友好條約必須根據和平五項原則,擬定尊重長期的和平友好關係,互不侵犯、彼此尊重的條款。」      話說得很好聽,但我不知道能維持多久。無論如何,我為了避免日本國會事後出現紛爭而發表的言論,中國都接受了。這表示現階段的確成功了。      隔天,也就是九月二十六日,周總理提了一個微妙但相當嚴重的問題——他認同日本企圖以政治途徑取代法律途徑,解決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問題。然而那場戰爭導致中國犧牲數百萬人,儘管日本也損失慘重,但他無法接受我說:「日本給中國添了麻煩」。「添了麻煩」在中國是指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他認為這句話一定會招致中國人的反感。      儘管我不認為自己是來向中國乞討,必須卑躬屈節,但我畢竟不清楚語感的不同,因此表示我將會留意自己未來在正式場合的言論。雖然我不知道中國是否真的犧牲了數百萬人,但日本當時的確基於某些原因而必須擴大在大陸的戰線。話雖如此,當蔣介石政府最後逃至重慶甚至昆明,日本不需要也不應該深入追擊。      導火線為美國空軍指揮官杜立德(James Harold Doolittle)出人意料地命令航空母鑑搭載十餘架B-25中距離轟炸機突然空襲日本。當時數架轟炸機因無法返回航空母鑑,只得在空襲東京、大阪後離開日本,前往大海另一端的中國。      空襲造成的傷亡損失不在話下,而首都東京遭受空襲更是日本軍隊的奇恥大辱。日本軍隊解除了駐紮在橫須賀的太平洋司令官平田(昇)中將的職務,要求他對警戒鬆懈負責。      日本必須擴大在中國的占領版圖,深入轟炸機無法抵達的地區,避免美國空軍在空襲日本後還能在中國待命。日本與中國的傷亡損失因此大幅增加。      「雙方建交的問題如果與『中日和平條約』與『舊金山和平條約』有所牽扯就難以解決。      中國如果肯定這些條約,等於承認蔣介石政權才是正統而共產黨不合法。我希望日本政府在充分理解中國『三原則』的情況下,迎接即將面對的困難。」      周總理的說法是儘管中國在戰爭中遭受重大傷亡損失,也不希望此時要求日本國民承擔沉重的賠償。田中總理為中日建交親自訪中,因此中國考慮放棄賠償以促進兩國國民的和平友好關係。      不過中國不接受日本外務省認為蔣介石已放棄賠償而如此即可的想法。這對中國是一種侮辱。或許有違於田中、大平兩位代表的觀點,而為顧及日本的面子,周總理當場仍點頭稱是。      「至於日美安保條約,我想我們不會以武力解放台灣。一九六九年佐藤.尼克森聯合聲明的責任不在你們,而且佐藤引退了,我們不認為那會是問題。我想日美關係並不礙事,維持現狀即可。我們也不打算讓美國頭痛,中日友好沒有排他的性質。」      周總理特別這樣表示,使我看破他們其實也很心急。周總理甚至說:      「我想日本交涉日蘇和平條約也會遭遇諸多困難,我寄予同情。關於北方領土,毛澤東曾說千島列島是日本的,惹蘇聯不高興。雖然報紙會說茅台酒比伏特加好喝,或說威士忌、科涅克白蘭地也比伏特加好喝。不過中國沒有這些問題。」      我聽了大笑出聲。其他人說笑時一定要笑,以肯定對方。      最後我說:      「我能理解你的重點。為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日本必須處理成堆的現實問題。我此次訪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開啟和平友好的關係。儘管日本國內、自民黨內都有人主張在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前,必須先具體解決現有的問題,但我和大平都認為應優先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我們相信此舉不僅符合兩國國民的利益,也符合整個亞洲、整個世界的利益。」      周總理也說:      「有別於自民黨內的聲音,我完全贊成你認為中日建交應一氣呵成。」

作者資料

石原慎太郎

一九三二年出生於日本神戶市。一橋大學畢業,日本政治人物、作家,曾任東京都知事、眾議院議員、日本維新會代表。 一九五五年以「太陽的季節」獲得第一回文學界新人賞(當時仍就讀一橋大學法學部)。翌年,以同一作品榮獲芥川賞。踏入政界後,歷任眾議院議員、環境廳長官、運輸大臣,並四次當選東京都知事。擔任眾議院議員時,石原是出了名的「反田中急先鋒」,近半世紀後,竟以「天才」來推崇當年被他罵為「國賊」的政敵,並為田中角榮翻案。

基本資料

作者:石原慎太郎 譯者:賴庭筠 出版社:光現 書系:Speculari 出版日期:2018-01-10 ISBN:9789869521697 城邦書號:A40400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