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死相學偵探 02:四隅之魔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唰、唰、唰—— 黑暗中逐漸進逼而來的腳步聲, 究竟是誰向你走來,而你又是向誰走去? 轉子只是平凡的大學生,卻加入了熱愛靈異事件的「百怪俱樂部」,和社員們一同挑戰各項與「恐懼」相關的活動:觀賞靈異照片或影片、尋訪靈異地點、搭乘遊樂園的恐怖驚叫設施、恐怖小說的讀書會…… 今天,他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下室舉辦「四隅遊戲」。濃密的黑暗伴隨深深的恐懼籠罩著成員們,在不知不覺中,未知的第六人似乎從異界中悄悄現身。緊接而來的一連串死亡事件,逼迫著轉子,並將她推往「死相學偵探」的事務所門前…… 傲嬌死視偵探弦矢俊一郎,是否能破解引發連續死亡疑雲的靈異遊戲? ——日本讀者恐懼好評—— 「全黑的房間裡到底會出現什麼呢?讓我不敢關燈了啦!」 「恐怖+推理,讓人看得很滿足,但我為什麼要在睡前看?(哭)」 「晚上讀完後,忍不住檢查了房間四個牆角才敢去睡覺……」 「沒想到都市傳說被寫得如此真實又可怕,該不會那些傳說都不只是傳說?」 【本書特色】 ★「刀城言耶」系列作者、「本格推理大賞」作家驚悚推理系列力作! ★「本格推理大賞」作家驚悚推理系列力作!系列銷量突破180,000冊! ★融合本格推理與恐怖懸疑,開啟偵探小說的全新可能性。 ★都市傳說恐‧怖‧升‧級,讓你從此害怕黑暗……

內文試閱

一 百怪俱樂部
  入埜轉子之所以會加入「百怪俱樂部」,全都得怪她那極為罕見的名字。至少可以說那是部分原因。她作夢也沒想到會因此而遇見那種恐怖的事情……      「哦,土轉子呀。」      正當轉子在城北大學學生宿舍「月光莊」二樓的二〇五號房,整理剛搬來的行李時,從敞開的房門外的走廊上,傳來奇異的男子聲音。      咦?這裡是女生宿舍吧,怎麼會……      她從已經拆封的紙箱中抬起頭,戰戰兢兢地探頭查看走廊的情形。      「午安,我要進去囉。」      一個高挑修長、難得一見的美男子突然從房門的陰影現身。      「你、你、你是誰?」      「哦抱歉,我是宿舍的學生代表會長戶村茂。」      「啊,原來是會長呀。」      轉子鬆了一口氣,連忙低頭敬禮,同時一邊自我介紹。      「我是剛轉到文學院本國文學系二年級的入埜轉子。」       不過或許是完全沒有聽到轉子的自我介紹吧,茂逕自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妳是入林吧?土轉子是念作Tsuchikorobiko嗎?」      「什麼?」      「就算是念成Dotennshi這麼難念的發音好了,無論是誰來看都絕對會認為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土轉(Tsuchikorobi)之子(Ko)呀。」      「那個……你究竟在說什麼呢……?」      茂對轉子招招手要她到走廊上來,轉子一走出房門就看見茂指著二〇五號房的名牌。      她仔細一瞧,發現因為字跡比例太過失衡,誰都會把上面寫的「入埜轉子」看成「入林土轉子」。姓氏從「入埜」變成「入林」,這樣的話名字就變成了「土轉子」,這到底應該怎麼念呢?      轉子總算理解誤會在哪了,重新對茂申明自己正確的名字。      儘管如此,茂卻對「土轉子」情有獨鍾,提議要把這個名字當成轉子的綽號。      「怎麼這樣……我不要。」      雖然慢了好幾拍,此刻轉子終於感到有些不對勁。      就算戶村茂是學生代表會會長,也應該是男生宿舍那邊的,女生宿舍應該有女會長才對吧?為什麼他會特地過來女生宿舍,而且還是到轉學生的房間來呢?何況他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馬上就想幫對方取奇怪的綽號。      這個人,好像有點可疑……?      轉子正打算轉頭離開時,茂又沒頭沒尾地吐出無厘頭的言論。      「土轉這個妖怪,絕對不是壞東西喔。」      「咦……?」      「反倒來說,我們或許該加以疼愛才是。」      「不、不是那個問題——」      「我說的沒錯吧,健太郎?」      茂朝走廊方向發問的同時,有一個外表和他正好相反、身材微胖的男生走了過來,突然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話來。      「旅人沿著山間小路下山時,有東西尾隨在後。旅人心中恐懼油然而生,加快腳步跑了起來,此時某種好似敲打稻桿的槌子般的——我這樣說明妳應該還是聽不懂吧——話說回來,那種形狀的東西要怎麼滾下來,我個人是有點難以想像啦。」      「呃……」      「啊、抱歉。然後那東西就追過旅人,在山路下方等待著。不過,就算旅人從旁邊經過,它也沒有要加害對方的意思。反倒是如果避開它前行的話,就會在山裡迷失方向。這就是——土轉。」      「啊……?」      「所以不只能寫作『土轉』,也能寫作『槌轉』喔。」      茂向轉子介紹,這位津津有味地解說漢字的人,是建築學院建築系三年級的田崎健太郎。順帶一提,茂也是同一個學系。      「不過話說回來,轉子這名字也很少見呢。」      茂覺得稀奇。轉子在內心暗自嘀咕,這名字比土轉子正常多了吧。不過她當然沒有說出口。      轉子這個名字是爺爺取的。她快要出生前,爺爺從骨董店買了一座印度神祇「轉輪王」的神像。這位神明從天獲贈金、銀、銅、鐵的輪寶,並藉此治理天下。據說爺爺命名時從神祇名諱中取了一個字,就成為「轉子」。      這是叫我要統治天下嗎?      每次講到爺爺這件事,轉子都會偏頭表示疑惑。對此媽媽是說:「妳爺爺那時應該已經有點癡呆了吧。」這樣的話就不要把我的名字交給爺爺命名嘛……年幼的轉子忍不住在心裡偷偷抱怨。      結果轉子被他們說服,以放棄土轉這個綽號作為交換條件,加入了這個奇特的社團。      「百怪俱樂部?那是什麼?」      「是我們城北大學建築學院引以為傲、擁有悠久傳統的社團喔。我是社長,這傢伙則是副社長。」      但無論茂怎麼解釋,轉子都還是無法理解。只是,在這所大學中,建築學院是公認唯一的精英學院。事實上,這個學院不僅有相當多轉學生,還有不少人是從其他學校的建築系畢業後再進來就讀。想進入本校學習建築的學生,可說是不計其數。      在這層意義上,像轉子這樣會轉入文學院本國文學系的人可說是極為稀有,其實她暗自擔心會被當成怪人看待。      「有女生成員嗎?」      「這一點妳不用擔心。不但有溫柔體貼的學姊,也有和妳同年級的可愛女生喔。而且她們兩人也都住宿舍,妳們一定很快就能熟起來了。」      茂的這句話,讓轉子的內心開始動搖。      雖說這是自己選擇的道路,但轉子心裡一直隱隱擔憂會被旁人以異樣眼光看待——這個特地轉到文學院的怪胎。她實在不想有一個奇怪的綽號,從一開始就太過顯眼。      這個社團的社長是建築學院的,又擔任宿舍學生代表會的會長,應該不至於太亂來吧?而且成員裡也有同樣住在宿舍的女生。一邊如此思量,轉子在內心仍存有一抹不安的情況下答應加入。她本人並沒有注意到,其實此時她已經因為戶村茂和田崎健太郎超乎常理的言行舉止而呈現呆滯狀態了。      兩人離去後,隔壁二○四號房的女生馬上就來到房間。      「妳好像跟我中了同一招呢。」      這個女生叫作今川姬,她自我介紹說她念文學院英文系二年級,就是方才茂曾提及的那個和轉子同年級的可愛住宿生。她似乎一直在隔壁房間聆聽轉子和茂他們的對話。      「不過我那時,幾乎就是照原本的名字啦。」      「什麼意思?」      「一般來說,不是會在姓氏『今川』和名字『姬』中間留個空白嗎?結果我的名牌上面變成『今』和『川姬』被分開來寫,戶村就大驚小怪。」      「咦?我聽不太懂耶……」      「田崎說有一種會出現在河邊的妖怪叫作『川姬』,年輕男子只要靠近她,精氣就會被她吸得一乾二淨。聽說是個美豔女妖喔。」      「什麼!妳是美豔女妖,我可是土轉耶……」      轉子一臉不滿地嘟噥著,姬開懷大笑說:      「別太在意啦,反正還不都是妖怪。」      轉子和今川姬一下子就熟稔了起來。兩人雖然科系不同但年齡相仿,再加上姬說她是京都老字號旅館的獨生女,轉子頓時覺得很有親切感。      入埜家代代守著京都的一間和菓子店,轉子身為家裡的獨生女,從小就不斷被叮嚀長大後要招贅繼承家業。也許是因為這樣不斷洗腦的關係,連決定升學時,轉子也一路順從雙親的期待,高中就讀當地的私立女校,大學則選擇了步行可至的短期大學家政學院食物營養學系。      然而,轉子在那裡遇見了將成為她一生摯友的人——素來有「關西飯店大王」美名的天滿路家的千尋。兩人因為經歷和背景相似,立刻一拍即合成為好友。但還不到半年,她們身上就出現了意料之外的變化。      那就是,她們開始對父母決定的人生道路產生質疑。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會覺得她們都已經念到大學了又何必……但對兩人來說,這是遲來的自我覺醒。自己真正想學的究竟是什麼呢?她們每天都在談論這個話題。      最後,轉子和千尋分別決定要重考東京城北大學與當地鴨川女子大學的文學院。雖然都是文學院,但轉子想念的是本國文學系,千尋則是志在哲學系。      不出所料,她們兩人的決定在兩家引起軒然大波。兩家父母當然是強烈反對,不允許她們轉學。要是轉子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或許在父母曉以大義之後就會乖乖聽話,繼續讀短大直到畢業。      但是,她有天滿路千尋在身旁,這位夥伴的存在帶給她無比的力量。這點對千尋來說也相同。兩人在父母面前展現了出生以來從未顯露的決心與毅力,持續堅持自己的想法。      不過,雙方父母到最後還是無法認同寶貝獨生女的想法,還放話威脅她們要是執意轉學,將完全不再提供學費或生活費。父母們認為這兩人成長過程中從沒吃過一點苦,一定無法招架這樣的情況。      但這是個徹底的失誤。轉子和千尋都有為數不少的存款。她們過去想要什麼父母都會幫忙買,所以零用錢和壓歲錢自然都存了下來。加上兩人想念的大學都有學生宿舍,雖然她們遲早還是得去打工,但一開始在學業或生活上暫且都不至於遇上燃眉之急。關於這點,她們老早就暗地盤算好了。      到頭來,兩家父母還是妥協了。大學時代她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畢業後就得回老家,未來要招贅繼承家業。在這個交換條件之下,兩家父母終於接受了兩人的決定。      無論轉子或千尋,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大學畢業後要乖乖聽話回老家,她們假裝接受父母提出的條件,不過是圖個眼前的方便。兩人經過這次的家庭革命,內心逐漸茁壯、堅強。      在搜尋眾多資訊之後,兩人都決定要轉學到新學校。因為大一課程主要是通識,有些在短大取得的學分可直接抵免,接著只要在新學校修習一些必要課程,就可直接從大二開始就讀。      一切進展相當順利,轉子和千尋都通過了轉學考,四月起就要搬進新學校的宿舍了。      即使如此,轉子要去東京前,心裡難免還是有些遲疑,她至今從不曾離開家裡生活,更何況是要在一個人都不認識的東京獨自過活。      「如果是點子的話,一定沒問題的。要踏出嶄新的一步,不管是誰都會害怕的吧?」      「嗯、雖然是這樣……」      「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跟我聯絡不就好了嗎?」      這時推她一把的,是千尋鼓勵的話語。即使兩人分別身處東京和京都,還是有天滿路千尋這個好朋友會支持我。這個想法讓她變得勇敢。      順帶一提,「點子」是轉子從小學開始的綽號。      當時有一部電影叫作《冰淇淋的滋味》,電影主角是家境富裕、家人感情卻很淡薄的女孩點子,與家境貧困、但親子關係緊密溫暖的男孩安東。這部電影透過這兩個孩子來描述「家人」究竟為何?學校老師在課堂上放映了這部電影,將其作為教學的輔助教材。      看完電影之後,轉子自然而然就被叫成點子了。因為名字的讀音相同,所以聽起來也不覺有異,不過就連朋友寄來的賀年片,上面經常也不是寫「入埜轉子」,而是「入埜點子」。      這部電影的原著作者是德國詩人兼作家——耶里希‧凱斯特納。短時間內,轉子自然地就去找了他的《小偵探愛彌兒》、《飛翔的教室》和《天生一對》等書來看。      不過,千尋幼時看的凱斯特納作品似乎是《消失的畫》、《雪中的三個男人》和《從一杯咖啡開始》。      跟了自己多年、和自己最親暱的綽號,差點就得變成以「土轉」這個妖怪為名,又因此加入百怪俱樂部,一口氣認識好幾位學長姐和新朋友……轉子的生活突然間變得充實豐富了。      兩人聊完一輪京都的話題之後,姬告訴轉子一件驚人的事實。      「我話可說在前頭,其實百怪俱樂部沒有被學校認可為正式社團喔。」      「不會吧……」      「頂多算是社長戶村和副社長田崎這兩人,因個人興趣而持續的活動吧。」      據姬的說法,他們認為百怪俱樂部的理想總人數是,包含社長和副社長要有十三個人,因為十三在西方是不吉利的數字。因此只要一有人退出社團,茂就會趕緊尋找新成員。只是,要找到十三個成員這件事似乎本來就很困難,轉子加入時社團內也只有九個成員,而且大概只有一半的人會頻繁出席。      戶村茂(二十一歲):建築學院建築系三年級,百怪俱樂部的社長。      田崎健太郎(二十歲):建築學院建築系三年級,百怪俱樂部的副社長。      澤中加夏(二十歲):文學院本國文學系三年級。      今川姬(十九歲):文學院英文系二年級。      這四人再加上轉子總共五人,就可說是社團的主要成員了。      百怪俱樂部是茂在一年級時拉著健太郎一起創立的,那時最早加入的是跟他們同年級的澤中加夏。姬說她認為加夏喜歡茂。      「所以呀,我被戶村社長說動而加入社團時,加夏學姊並不是很歡迎我。」      轉子聽了姬的話,內心浮現不安。澤中加夏是文學院本國文學系的學姊。轉子說出自己的擔心之處後,姬以稀鬆平常的口吻回說:      「或許一開始加夏學姊會稍微欺負妳吧,但我想也只會在一開始。因為總之社長就是喜歡調戲女生呀。」      「咦……?」      「啊、不過社團活動他們倒是很認真在弄,這點用不著擔心喔。」      說到這個認真的社團活動,幾乎都是在舉辦怪談大會。基本上就是社團成員每兩個禮拜一次,聚集在一起輪流談論靈異事件。不過每個人知道的故事總是有限,所以成員們平時都肩負「蒐集採訪」的義務。從家人親戚或鄰居、學長姐學弟妹或朋友、到打工認識的人等,總之只要是看起來能聊上幾句的人,就得探詢對方是否曾有過什麼恐怖經驗。或是對方是否知道其他可怕的故事。再來就是必須透過電視、雜誌、書籍等管道收集各種恐怖故事。      因為百怪俱樂部並非獲得學校認定的正式組織,當然也沒有社團辦公室,平常都是用月光莊大廳的交誼室當作臨時的聚會場所。這種方式之所以可行,是因為這間學生宿舍的管理原本就相當鬆散。雖說戶村茂是學生代表會會長,但從他這個男生居然可以自由進出女生宿舍這點,就能看出這間宿舍的管理有多隨便。      城北大學位於郊外,學校旁邊就有一棟名為「日光莊」的氣派宿舍。只是,宿舍空間逐漸不敷使用,學校才又在世田谷區成井買下當時正在求售的音響公司員工宿舍,作為第二間學生宿舍「月光莊」。      「不過,因為到學校要花上一段時間,沒什麼人想住這邊。而且——」      姬講到一半就停了下來,轉子催促她繼續說下去。      「原本一直到去年三月為止,這邊都是由島原夫婦管理。島原先生擔任男生宿舍的舍監,他老婆則是女生宿舍的阿姨,但後來因為兩人年事已高就退休了。接著來的,就是那個怪人。」      「怪?」      「咦?部長沒有跟妳說嗎?現在的舍監——佐渡賢人的事情。」      讓今川姬變成「川姬」、入埜轉子變成「土轉」,那位字跡隨興過頭的始作俑者,就是月光莊的舍監。      轉子搖搖頭後,姬就壓低聲音繼續說。      「島原夫婦親切又溫柔,但現在這位老是一臉不爽的表情又不愛講話,完全沒辦法比呢。這傢伙根本不適合當舍監吧。」      「如果跟學校反應的話——」      「萬萬不可。那傢伙至少該做的工作都有做,就算我們跟學校說想換舍監,學校也不會理我們。」      「他是一個認真的人嗎?」      「才不是,他只做最低限度的工作,那傢伙簡直就是惡劣公務員的模範。」      「聽起來真討厭耶。」      「沒錯,我在猜呀,那傢伙該不會背後藏著什麼見不得光的祕密,才躲到這裡來的吧……?」      「咦……?」      「哎呀,只是有一點這種感覺啦。不過,他好像會偷偷摸摸地窺探學生的動靜……」      「他該不會會偷窺女生宿舍吧?」      姬似乎察覺到轉子的害怕,連忙搖頭說:      「沒有這種事情啦。只是因為那傢伙真的很奇怪。戶村部長說過『那傢伙不是賢人,是怪人』。這句話不知什麼時候傳遍了整個宿舍,每個人都開始在背後偷偷叫他怪人。」      「這樣的人,感覺有點討厭。」      「是呀。而且我們就是因為這個怪人,才會差點被取那些妖怪綽號。不,我就算了,居然讓點子妳也遇到一樣的倒楣事,我去幫妳罵他兩句。」      「等一下……要是妳去講他——」      「沒問題的,因為那傢伙好像對我有意思。」      「這、這不是更有問題嗎?」      雖然轉子認為不要跟對方扯上關係才是上上策,但姬馬上就帶著她去找舍監,滔滔不絕地開始抗議。      不過舍監真的有把這些抱怨聽進去嗎?他只是咧嘴笑望著兩人——特別是姬——他一直無所顧忌地盯著姬看,一句話也沒說。看起來反倒是因為姬來找他說話而感到開心,即使姬只是來找他抗議的……      過了許久,姬終於也講不下去了,兩人返回女生宿舍。      「舍監是那個樣子,學生也住不久吧。」      轉子一臉憂鬱地說。      「從去年夏天開始,月光莊的人數突然銳減。」      「女生宿舍也是嗎?」      「嗯……比男生宿舍還要嚴重喔。」      「女舍的阿姨呢?」      「這一年裡總共也有四個人了吧……換來換去的。」      「為什麼?」      「誰知道……一定都是因為跟怪人處不來,她們才會一個接一個地辭職吧。」      現在剛好也在等新任女舍阿姨上任。      就算是這樣,一年換了四個人,這替換速度還是有點太頻繁吧?真的都是那個舍監害的嗎?      轉子內心浮現疑惑。但姬似乎滿腦子都是新任宿舍阿姨的事情。      「希望這次會來個好人呀。」      她的這個願望,真的實現了。      大學開學後幾天,轉子上完課回到宿舍時,姬向她介紹年紀約莫介於五十五到六十之間,身材嬌小、溫和沉穩的新任女舍阿姨。      「點子,這位是月光莊女生宿舍的新任女舍阿姨——里美貴子阿姨。她的興趣是看書。貴子阿姨——啊、這樣叫沒關係吧?她叫作入埜轉子,是文學院本國文學系二年級的學生。」      「請多多指教。」      轉子帶著好感打招呼後,新任女舍阿姨表情有些困惑,戰戰兢兢地低頭回禮。通常這種回應態度會讓人覺得靠不大住,但在接觸過冷淡無禮的舍監和稍嫌輕薄的學生代表會會長後,這樣反而討人喜歡。      實際上,這位新任女舍阿姨工作十分認真。她話雖不多,但為人非常溫柔親切,總是細心關照住宿的學生們。她也同意百怪俱樂部使用交誼室,在舉辦定期怪談大會時,她還會端出飲料給大家喝。      轉子非常享受嶄新的大學生活,每天過得十分愉快。第一次離家生活的不安,也因為喜歡照顧他人的女舍阿姨而煙消雲散。她與難得成為知心好友的天滿路千尋分開的寂寞心情,也因為和今川姬逐漸熟絡而被治癒。      一轉眼間,春天悄悄結束,時序步入夏季。      其中最讓人感到不可置信的是,百怪俱樂部的活動居然相當有趣。雖說她是勉為其難才加入的,但似乎是十分合拍。原本她對恐怖故事沒特別感興趣,但自己開始蒐集資訊之後也逐漸覺得有趣了。除此之外,副社長田崎健太郎也是原因之一。      轉子一開始對健太郎的印象只有「一個喜歡恐怖事物的奇怪宅男」。講好聽點,他可說是社長戶村茂的軍師,但兩人感覺起來半斤八兩。不過,這個印象隨著轉子深入社團活動,逐漸起了變化。      雖然說以怪談大會為主要聚會內容,但活動種類當然不僅於此。觀賞靈異照片或影片、尋訪靈異地點、搭乘遊樂園的恐怖驚叫設施、恐怖小說的讀書會或看恐怖電影等,有各式各樣的活動。      對茂來說,只要活動內容夠有趣他就覺得心滿意足,他的想法是越恐怖越好。但健太郎就不同了。不管要做什麼,他都絕對不會輕忽其歷史背景,一定會事先做好詳盡的調查,並在社團內發表讓大家知道。原本他就對各種怪奇領域有相當深入的了解,但仍然打算繼續鑽研。這種認真的態度——雖然認真的方向有點奇特——在不知不覺間讓轉子覺得非常感動。      或許就是茂的自由隨性和健太郎的堅定認真,湊成一組完美搭配引領著百怪俱樂部,所以社團活動才會讓人感到這麼開心吧。      沒錯,直到遇上那件極為駭人的事件之前……

作者資料

三津田信三(Mitsuda Shinzo)

在經過多年編輯工作後,2001年以三津田信三系列第一作《忌館--恐怖小說家的棲息之處》出道。 喜愛恐怖小說、電影的三津田,寫作風格融合恐怖和推理,以及豐富的民俗學知識,創造出充滿獨特風味的民俗學偵探刀城言耶系列,廣受讀者歡迎。在多次入圍後,2010以《如水魑沉沒之物》獲得第十屆本格推理大獎。刀城言耶系列至今已有10部長短篇作品。 相關著作:《七人捉迷藏》《赫眼》《百蛇堂─怪談作家述說的故事》《蛇棺葬》《忌館-恐怖小說家的棲息之處》

基本資料

作者:三津田信三(Mitsuda Shinzo) 譯者:莫秦 繪者:田倉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文學放映所 出版日期:2016-12-21 ISBN:9789864734368 城邦書號:A286016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7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