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無限的i【下】: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無限的i【下】: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 作者:知念實希人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1-05-31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9折 342元
  • 書虫VIP價:34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2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強推79折!

內容簡介

日本Bookmeter網站 最想看的書No.1! 一部顛覆想像、撼動五感的全新「體感型小說」! 空前的閱讀體驗!只讀上集完全無法體會真正精采之處! 別擔心,有我在。 就算惡意終將腐蝕所有的希望與冀盼, 我依舊是你生命中永遠的陪伴。 一睡不醒的病患、撲朔迷離的連環殺人事件……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源自於超越人類智慧的怪病——「ILS」特發性嗜睡症候群。 透過靈魂救贖儀式「瑪布伊谷米」,女醫師識名愛衣終於成功喚醒了兩名ILS病患。可是當她試圖了解特別病房中那位神秘患者的身分並為他進行治療時,卻受到院長與前輩的百般阻撓。 無奈的愛衣只好先對另一名病患舉行儀式,沒想到卻在那名病患的「夢幻世界」中,驚見23年前引發社會恐慌的殺人魔「少年X」的身影。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恐懼在心中竄生,莫大的衝擊造成儀式失敗,當愛衣的意識返回現實,她也瞬間不省人事。 甦醒後的愛衣宛如經歷了一場幻境消融的過程,但「少年X」三個字卻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這麼多年了,為何「少年X」會在此刻現身?他究竟是誰?難道當前的連環命案也與他有關? 就在此時,愛衣突然完全聯絡不上她的父親,就連傳授她「瑪布伊谷米」的祖母也莫名失去消息,她趕回老家一探究竟,然而眼前的景象卻令她大吃一驚…… 名人推薦: 【人氣日本影劇粉絲團「哈日劇」版主】Kaoru 【小說家.親子教養作家】李儀婷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 【諮商心理師】許皓宜 【作家】肆一 【作家】盧郁佳 感動推薦!

內文試閱

夢幻的天空 (接續上冊摘文) 手貼在胸前吐了一口氣,我敲了敲掛著「院長室」牌子的門。隔著做工精細的厚重門扉,裡面傳來一聲「請進」。 「打擾了。」 打開門進入室內,眼前是一間約五坪大小的房間,散發出高級感的沙發套組後方,擺放了一張仿古木桌,桌子內側有一名正值壯年的男性正在閱讀報紙。 纖細的身形好看地穿著典雅的西裝,剪得稍短的頭髮因為比同齡者帶有更多的白髮,整體看起來像是灰色的;挺直的鼻樑和擁有堅強意志的細長雙眼,許久不見的他,帶點熟男氣息的魅力,讓我的心臟重重地跳了一拍。 「喔,是愛衣醫師啊,有什麼事嗎?」 折起報紙,身為精神科醫師也是這間醫院院長的袴田聰史醫師揚起了嘴角。 「那個……我有點事情想和您商量……」 不知道該怎麼啟齒的我,話說得吞吞吐吐,袴田醫師滑動般離開位置,從桌子的陰影處出現一台輪椅。我抿緊了嘴脣。 「現在推得很順手了吧!我的手臂還因此變得比發生意外之前更壯了呢!」 靈巧地操作輪子向我推近的袴田醫師,開玩笑地隆起肌肉。 「您的身體還好嗎?」 「非常好,腰部以上的話。」袴田醫師輕輕地敲了敲自己的腿。 幾個星期前,他發生了車禍,被休旅車撞擊全身受了重傷,意識陷入昏迷,雖然幸運地保住一命,但車禍的痕跡也深深烙印在他的身上。 「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走路?」 我小心翼翼地詢問,但袴田醫師只是浮現一抹帶著哀愁的笑容。 像是要揮去凝重的沉默般,袴田醫師輕拍了下手掌,「啪」的清脆聲響迴盪在房間中。 「好了,那我就來聽妳說有關ILS病患的事吧。」 「……什麼?」 「不是嗎?我以為妳是因為煩惱該怎麼治療ILS,所以才來找我商量。」 「是、是的,沒錯。但是您怎麼知道?」 「我聽到妳負責治療ILS病患之後,就想到了這個情況。因為那個疾病的症狀可能會讓妳想起過去的心靈創傷,所以我甚至想過要不要阻止妳。」 「……那您為什麼沒有阻止我呢?」 我的聲音帶著責怪的意思。身為臨床醫師,能夠負責治療全球罕見的疾病患者,這的確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但是如果沒有成為他們的主治醫師,覆蓋在我心中傷口上的結痂就不會脫落,傷口也不會流血了。 「因為我認為現在的妳一定可以克服。」 袴田先生薄脣的兩端向上揚起,我反問道:「我克服得了嗎?」 「在我多年來為妳諮商後發現,妳的心靈創傷並非完全消失,妳只是學會了如何將它鎖進心底深處的抽屜裡,只要出現某個契機,抽屜就會打開,讓妳再次深受PTSD發作之苦。」 「……替ILS患者治療就是那個契機。」 「沒錯,那個疾病的症狀和讓妳感到痛苦的根源極為相似,我覺得自己該為此負責,因為是我協助妳將創傷藏在抽屜之中的,可惜以我的能力,目前只能做到那樣,真的很抱歉。」 袴田醫師低下頭,我連忙在胸前揮動兩手。 「怎麼會……我很感謝您,因為您的幫助我才能重新振作起來。」 如果沒有袴田醫師,我大概會整個人崩潰吧,我一直這麼深信不疑。 大約十年前,我考上了東京的醫學大學,離開原生家庭成為我崩潰的開始。與家人分隔兩地在住不慣的東京都心生活,還有醫學系繁重的課業,這些壓力都是PTSD一口氣惡化的原因。 「那個時候」開始頻繁閃現,我被診斷為PTSD引發的恐慌症,好幾次因為過度呼吸而進進出出急診室。我開始害怕發作而避免外出,也開始經常請假不上課,即使到精神科門診就診,醫生開了安定的藥物及輕微抗憂鬱藥物,也幾乎沒有什麼效果,負責我的精神科主治醫師認為我對大學生活的適應障礙是根本原因,因此勸我暫時休學回老家。 一想到我為了實現成為醫生的夢想,拚命讀書考上醫學系,現在卻可能不得不放棄,這股不安讓症狀更加惡化,我的精神、我的世界開始一點一滴腐化,這時候我遇見的,就是在我當時就讀的醫大附設醫院裡,擔任精神科副教授的袴田醫師。 據說身為PTSD專家的袴田醫師,在聽到我的事之後自己主動要求擔任主治醫師。 於是我成為副教授的門診病患,在我緊張地第一次踏入診間時,袴田醫師微笑著說道:「初次見面,妳是識名愛衣同學吧。」那時的身影仍如昨日之事歷歷在目。 袴田醫師以諮商為主,慢慢地花時間為我治療,他教會我如何謹慎地面對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怪物,還有馴服牠的方法。 我在接受袴田醫師的諮商後,症狀逐漸改善,到了大一快結束時,就算不吃藥,也能夠順利過著學生生活。 之後我仍定期接受袴田醫師的諮商,即便在他離開大學附設醫院,到神研醫院擔任院長後依然如此。而四年前醫師國家考試及格的我,來到這間神研醫院當實習醫生,我想要在日本關於治療神經疾病最好的醫院裡學習,在這麼冠冕堂皇的申請動機之下,無疑有著我想作為一名醫師和袴田醫師一起工作的私心。從那之後四年,我如願在這間醫院擔任神經內科醫師。 忽然,我和袴田醫師對到眼,我反射性地將視線往下移。 ──想將他當成戀愛對象可就要小心了。 不久前,華學姊丟來的一句話在我耳邊響起。 才不是那樣。同為醫師,我只是很尊敬袴田醫師而已……我在心中反覆這麼說著,卻不知為何體溫緩緩上升。 「妳的確是重新振作起來了,而且還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醫師,也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讓妳可以真正克服心裡的創傷。」 聽到袴田醫師的聲音而回過神的我,抬起了臉。 「克服……嗎?」 「沒錯,這十年來妳已經變得非常堅強,有足夠的能力從正面對抗並瞭解這份創傷,而負責治療ILS患者,我想就是一個契機。」 我挺直背脊仔細聽著袴田醫師的說明。 「這個過程將伴隨著痛苦,但是只要忍受並克服了之後,妳就能夠真正地獲得解脫,從那個一直束縛著妳的過去枷鎖中解脫。所以妳要竭盡全力為患者們治療。」 真正地從那個可怕的經驗中獲得解脫。這份期待讓我的心臟使勁地鼓動,往全身送出滾燙的血液。 「對了,」袴田醫師語氣一轉,輕快地問道,「所以妳想問我什麼?我雖然不是神經疾病的專家,但會以精神科醫師的立場回答我所知的一切。」 「是,其實……」 喉嚨發出輕微的咕嘟聲,我吞了一口唾液,慢慢開口。 「事情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在我解釋完之後,袴田醫師帶著凝重的表情點了點頭。 「ILS的原因可能和精神方面的因素有關……嗎?真是嶄新的想法。」 「我在仔細讀過論文之後,發現許多ILS病患過去曾有憂鬱症病史。」 聽完我的補充後,袴田醫師摸著下巴。 「ILS的病患身上可以看到明顯的身體異常,他們處在快速動眼期,陷入持續的昏睡,如果這是受到精神方面的影響而引起,就常理而言也不難想像。」 「但是過去以一般常理的治療方式,都沒有辦法找出ILS的特定原因,所以……」 「所以,必須轉換最根本的想法是嗎?」 交叉雙臂低著頭的袴田醫師沉默了數十秒之後,小聲地喃喃道。 「……共有型精神病疾患。」 「嗯?您說什麼?」 「共有型精神病疾患。意思是罹患精神疾病的的病人對身邊的人產生影響,導致那些人也出現精神疾病,常見的案例像是因精神疾病而產生幻覺的病人,他的親人也陷入那樣的幻覺中,而從該親人的行為舉止來看,只能判斷他們也罹患了精神疾病。」 「您的意思是這和ILS很像嗎?」我微微地歪著頭。 「沒錯,極為罕見的疾病患者,同時有四個人住進了我們醫院對吧?也許是其中一名患者對其他人產生了影響。」 「但是這些患者彼此完全不認識啊。」 「但這僅限於病患的關係人提供的說法,對吧?就算在家人不知道的地方,四人之間有某些接觸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不,如此罕見的疾病,這四名病患又在同一天發病,這樣才是比較自然的想法。」 「但是這四個人發病的地點完全不一樣……」 我畏怯地指出這點,袴田醫師豎起食指抵住額頭。 「我記得所有人都是在自己家裡,由注意到病患早上了卻沒有起床的家人,或是沒去上班而覺得奇怪的公司同事發現的吧?」 我點點頭:「對,是這樣沒錯。」 「愛衣醫師,這麼想如何?這幾位病患在被發現昏睡的前一天,所有人都在某個地方遇到了引發ILS的某件事,但是他們沒有當場陷入昏睡,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沒有察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就回家了,然後晚上入睡,進入快速動眼期時,ILS終於發病,於是他們就這樣直接陷入昏睡中。」 「也就是說……」我在腦海中咀嚼袴田醫師的說明,「即使遇到引發ILS的某個契機,也不會馬上發病,而是進入睡眠之後才會開始出現症狀嗎?」 「這充其量只是一種假設,不過我認為這麼想是合理的。」袴田醫師大大地點頭。 「而您認為發病的原因,有可能是像共有型精神病疾患那樣屬於精神層面的問題?」 「這我不知道,只是不論幫病患做多少檢查,都沒有檢測出藥物成分,從這點來看,不能否定有這樣的可能性。」 「假設真的是這樣好了,但該怎麼證明……?」我將手抵在脣邊,不停思考著。 「最簡單的大概就是調查患者在被發現昏睡的前一天以及更早之前的行蹤了吧,不過這已經超過醫師的職責,是警察或偵探的工作了。」 袴田醫師輕輕地聳聳肩。離開醫院仔細調查病患的行蹤,這的確不是醫師的工作,但如果是為了治療ILS……。 「愛衣醫師,妳可別太衝動行事了。」 袴田醫師彷彿看穿了我的想法般,先對我提出了警告。 「正面對抗心靈創傷,讓現在的妳失去了冷靜。為了不讓自己的思考範圍被限縮,妳應該要放輕鬆,這是妳的主治醫師給妳的建議。」 「就算您叫我要放輕鬆……」 我渴望能夠盡早獲得線索,以便知道治療ILS的方式,以及克服自己的心靈創傷。這股渴望正驅動著我。 「這樣啊……妳要不要回老家一趟看看?」 「咦?回老家嗎?」意料之外的建議讓我提高了音量。 「想辦法安排一下就可以回去了吧?對妳來說,家人比任何藥物都來得能夠穩定精神。妳最近都沒有和家人見面吧?」 「是,確實是這樣……」 我最後一次回到老家是什麼時候了呢?時間已經長到我無法馬上想起來。 鄉愁之情極其突然地從身體深處湧上,不知為何還伴隨著胸口被緊緊勒住的痛楚。我忽然非常想見家人一面。 「……那我和父親聯絡看看。」 聽見我這麼回答,袴田醫師露出滿意的微笑。 「這樣很好,休息一下也許可以擴展視野,讓妳發現原本沒有注意到的線索。」 「在您百忙之中還給我這麼多建議,真的很謝謝您。」 我深深地鞠躬道謝,袴田醫師若有似無地勾起兩端脣角。 「不會不會,我也很開心。身體變成這樣之後,副院長老是丟一堆文書作業給我,我都沒能做一些醫師的工作,大學那邊也叫我暫時好好休息。」 擔任神研醫院的院長之後,袴田醫師仍然持續每週一天,到位於狛江市的母校醫大附設醫院看診,但是意外發生後,那邊似乎也中止了。 「我是很感謝大家這麼顧慮我的身體,但老是做文書作業也太無聊了,所以我剛剛正好在看報紙轉換一下心情。」 我不經意地將視線移到袴田醫師腿上的報紙,上面斗大地寫著煽情的標題「發現男性遺體 難道是連續殺人事件?」。我不禁喃喃自語道:「這是……」 「啊,這個啊,妳應該也知道吧?就是最近這附近頻繁發生的殺人事件。從犯案手法來看,應該是同一兇手所為的連續殺人案。」 袴田醫師拿起報紙。 「深夜在杳無人煙的地方遭到襲擊,然後被殘忍殺害。被害者男女老少都有,遺體被蹂躪到看不出原形。」 「看不出原形……」 我啞然無聲。最近心力都用在ILS病患的治療上,我並不知道事件的詳細情形。 「這是可怕的暴力,絕非人類所為,簡直就像野生的猛獸。而且已經發生了好幾起這樣的事件,卻都沒有目擊者,像煙一樣突然從現場消失,這麼異常的犯罪,甚至還有傳言說那些人是被從動物園裡逃出來的猛獸攻擊的。」 「您也認為這不是人類犯下的行為嗎?」 「不,這絕對是人類的行為。」袴田醫師緩緩地揚起嘴角,「我對這個事件很有興趣所以仔細調查過,媒體雖然只報導了『遺體遭到破壞,完全看不出原形』,但有一件事讓我很在意,妳覺得是什麼?」 這個語氣就像在對學生提問的老師,讓我想起了醫學生時代,在精神科那門課,上過袴田醫師的課,我記得那堂課的主題是「精神疾病與犯罪」。 曾經以精神科醫師的身分為許多罪犯進行精神鑑定,袴田醫師的授課風格生動又詭異,但又充滿了妖異的魅力,讓每個人都伸長了脖子仔細聆聽。 那是一種彷彿在窺探蠕動於晦暗深淵中的異形深海魚般,讓人毛骨悚然的危險魅力。 「這個嘛,是有沒有猶豫的痕跡……之類嗎?」 「不,不是這個……」袴田醫師微低下頭,「是遺體有沒有被啃食過。」 「被啃食……」我的喉頭一緊,聲音產生了震動。 「沒錯,動物殺死對方的原因,不外乎為了保護自己,或是當成食物。如果是前者,在殺死對方的那一刻即已達成目的,因此不會再有更進一步的攻擊;而如果是後者,牠們會急於啃食捕獲的獵物,因此遺體會留下極大的損傷。假如是受到動物襲擊,『遺體看不出原形』的話就是這種情形,所以我透過一些管道,蒐集了有關遺體狀況的情報,主要是有關遺體司法解剖的結果。」 「遺體……有被啃食嗎?」 「沒有,他們沒有被啃食。」袴田醫師緩緩地搖了搖頭,「遺體只是單純被破壞,為了破壞而破壞,蹂躪遺體本身才是對方的目的。而會這麼做的生物,就我所知,在這個地球上只有一種……就是人類。」 我呆立當場,繼續仔細聽著袴田醫師的解釋。 「這個犯案行為顯示的是『憤怒』,熊熊大火激烈的憤怒,想要將這個世界燃燒殆盡的憤怒。」 說完這句話的袴田醫師,低著頭舔了舔嘴脣。 「而且即使內心隱藏這麼激烈的『憤怒』,這個兇手依舊沒有露出破綻,他犯下了多起案件,卻沒有落下任何東西,也沒有被人目擊到身影……也許這個兇手確實不是人類。」 「咦?這是什麼意思?您剛剛還說兇手是人類。」 「我的意思是,連自己都要燃燒殆盡的『憤怒』,以及完全沒有被看到身影的『冷靜』,吞噬了這兩種矛盾情感的存在,已經超出了『人類』的範疇,就算說他進化成了『怪物』也不誇張。」 「怪物……」 「身為一名專家,我還真想見見那個『怪物』,探一探他的本質呢!」 袴田醫師彷彿幼兒看著自己抓到的昆蟲,浮現出既殘酷,卻又天真無邪的笑容。 --- 一睡不醒的怪病、詭譎的連續殺人事件,還有神秘的靈魂救贖儀式「瑪布伊谷米」……謎團一波波迎面襲來!敬請期待連續三年入圍「本屋大賞」、當前最被看好的新世代實力作家知念實希人的最高代表作《無限的i》!

作者資料

知念實希人

1978年生於日本沖繩縣,目前居於東京。畢業於東京慈惠醫科大學,為日本內科醫學會認可專科醫師。2011年以《存在理由》(レゾンデートル)一作獲得第四屆「島田莊司評選玫瑰城福山市推理文學新人獎」。2012年,處女作更名為《為誰存在的刀刃》(誰がための刃),於此年出道。目前著作有《血脈》(ブラッドライン)、《飼養溫柔死神的方法》(優しい死神の飼い方)、《天久鷹央的推理病歷表》(天久鷹央の推理カルテ)等,為備受矚目的醫學推理作家新秀。

基本資料

作者:知念實希人 譯者:林佩玟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21-05-31 ISBN:9789573337331 城邦書號:A130057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