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從洞穴進入宇宙的意識旅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從洞穴進入宇宙的意識旅程

  • 作者:麥可.哈納(Michael Harner)
  • 出版社:新星球
  • 出版日期:2016-01-21
  • 定價:440元
  • 優惠價:85折 374元
  • 書虫VIP價:34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30元

內容簡介

必讀的薩滿權威之作 《薩滿之路》作者麥可.哈納睽違34年的重要著作 揭露了2500人造訪意識聖境的旅程 「麥可.哈納被公認為是世界上最早教導薩滿的先驅,對於學術及世界皆有深鉅影響。哈納為薩滿所做的,如同尤迦南達大師為印度教、鈴木大師為禪宗一樣,將薩滿傳到西方世界,並意識到薩滿傳統的豐富內涵。」 麥可.哈納這位全球促進薩滿復興運動的先鋒,將「薩滿」這個地球上曾一度快要消失的古老智慧,以及有效整合現代人身心靈的療癒方法,介紹到西方。在這等待已久的著作中,他綜合個人經驗與超過2500個西方其他個案的報告,發現了驚人的相似之處,顯示他們所遇到的天地鬼神確實的存在。他在書中教導這套薩滿方法,引領讀者透過這種簡易實用的方法,進入超意識,自行連結聖靈、宇宙的靈性老師們,直接獲得身體療癒或靈性啟發。 【對麥可.哈納的讚譽】 「麥可.哈納為薩滿所做的,如同尤迦南達之於印度教義、鈴木大拙之於禪宗的貢獻,——他將薩滿的傳承與其豐盛帶到西方世界。麥可.哈納受廣泛公認為全球在體驗與實踐薩滿上最具權威的人,對於學術及庶民的世界都有巨大的影響。」 ——引自由羅傑.瓦許(Roger Walsh)及查爾斯.葛羅布(Charles S. Grob)所著之《更高智慧》(Higher Wisdom) 「精彩、迷人……哈納果然有真材實料。」 ——卡洛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 「這是一本深入而實用的手冊,引導你進入薩滿療癒的藝術及神聖技術。麥可.哈納不僅是一位研究薩滿的人類學家,也是一位真正的白人薩滿。」 ——史坦尼斯拉夫.高福(Stanislav Grof)(《自我發現的冒險之旅》(The Adventure of Self-Discovery)作者) 「在學術和實務薩滿上,哈納都擁有無懈可擊的經歷與資格。(自米西.伊利亞德於近期過世後)哈納無疑是在薩滿研究上的首要權威人士。」 ——納維爾.杜瑞(Nevill Drury)(《薩滿元素》(The Elements of Shamanism)作者)

目錄

推薦序一 每個人都有靈魂飛行的能力——凱文.唐納 推薦序二 打開意識之門,進入薩滿的頻率次元——陳貞攸 中文版自序 現代薩滿的上升旅程 前言 我們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了 引言 充滿驚奇的薩滿旅程 三十年來的薩滿實踐和教導/五千多人超越時間的旅程/薩滿旅程帶來的挑戰/邀請你親身經驗薩滿旅程/與另一個實相世界相遇 第一章 靈性力量與洞穴力量追尋 靈性力量的保護/具有力量的靈性存有/尋求靈性力量:力量追尋與靈境追尋/我的洞穴力量追尋 第二章 靈性存有確實存在! 奇蹟一:一對新的十分錢硬幣/奇蹟二:接受不可能的療癒及說夏威夷語/奇蹟三:說芬蘭語/奇蹟四:說古挪威語/奇蹟五:醫生無法提供的療癒 第三章 半世紀的薩滿追尋之路 薩滿是精神病患?/從學術象牙塔到亞馬遜雨林/卡洛斯寫下巫士唐望的教誨/《迷幻藥與薩滿》/認知鼓的力量/鼓聲和藥物是通往相同靈性領域的不同途徑/鼓聲能影響心智的科學文獻/音效-視覺驅動/核心薩滿 第四章 什麼是薩滿?有哪些靈性存有? 薩滿的一些專有名詞/中部世界裡麻煩的靈性存有 第五章 前往其他世界的薩滿旅程 薩滿的三個世界/薩滿知識保存所 第六章 西方人士的初次旅程:下部世界與力量動物 力量動物的幫助與智慧/前往下部世界/遇見動物的旅程/動物占卜的旅程/了解力量動物給予的答案 第七章 薩滿上升旅程:歷史、民俗與知識 為什麼薩滿會消失了?/西方民俗傳說中的天境旅程出發點 第八章 擊鼓過彩虹:西方人士的上部世界旅程 上升旅程的準備工作/西方人士的經驗是想像的嗎?/西方人士的上升旅程 第九章 給予忠告的慈悲靈性存有 其他觀察/隱喻式溝通 第十章 給予療癒的慈悲靈性存有 導師為什麼不來我們的世界療癒? 第十一章 解體、合體與療癒力量 解體是薩滿入門儀式嗎?/解體、重構與合體/意圖解體/意外的解體/療癒力量的追尋 第十二章 靈性存有、天界與靈性自由 科學能解釋靈性存有嗎?/薩滿解脫束縛的重複實驗/探訪天界/看見天書/古代天書/下部世界並沒有地獄/上部與下部世界都找不到痛苦/薩滿的鼓聲是敲響靈性的自由鐘聲 後記 為後人留下的洞穴圖像 附錄A 上升到上部世界的比較經驗 首度拜訪上部世界的操作指南/上升旅程的行前準備/由中部世界的出發點起程/探索上部世界/上部世界的其他實踐 附錄B 下降到下部世界的比較經驗 附錄C 訓練資源 附錄D 核心薩滿與療癒:給醫生及健康照護專業人士的資訊 核心薩滿主要概念/一、對自然與人類的假設/二、健康與疾病的發病機制/病因/三、診斷/四、治療/五、核心薩滿的訓練與實務工作 未來展望 聖境研究資料貢獻者 註釋 參考書目

導讀

充滿驚奇的薩滿旅程
  自從我上一本書《薩滿之路》在三十多年前出版以來,我的教學一直以口傳為主,以符合古老的薩滿傳統。然而,要公開回應某些亟需在當代獲得更廣泛關注的問題的時候到了。有兩個重要的問題:實相世界(reality)是否不止一個?以及我們需要獨立解開存在的挑戰嗎?      這本書從數千名西方人士的故事,選出其中一些,描述他們如何運用古老的薩滿方式,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包括透過擊鼓,「飛越彩虹」(over the rainbow),發現驚人的天界正等著幫助他們。他們也發現新的靈性自由,這是一種「知道」的自由,而不再只是「相信」或「不相信」。   三十年來的薩滿實踐和教導      已故的傑出比較宗教學者米西.伊利亞德(Mircea Eliade)強調薩滿們在世界靈性傳統中屬於相當獨特的一群,因為他們具有飛到天界等其他世界的能力。薩滿們在伊利亞德所謂的「狂喜」(ecstasy)狀態,或「意識的轉換狀態」(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ness)中到達那些世界。他說這些狀態是「透過鼓的音樂魔法」達成,使薩滿們得以「到達天界最高處」。不過,關於「音樂魔法」的性質,他並未加以著墨。      鼓在西伯利亞薩滿的照片中無所不在,這些薩滿們尤其以飛離這個世界的飛行著名。許多學者認為鼓在薩滿工作中只是用來創造「戲劇效果」,有些學者甚至宣稱西伯利亞薩滿們的意識並沒有改變。其他學者繼黴菌學者葛登.瓦森(Gordon Wasson)之後,認為服用影響精神狀態的毒蠅傘(Amanita muscaria),是使西伯利亞薩滿們相信他們能飛抵其他世界的真正原因。      鼓在那些照片中的無所不在,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在一九六○年代末期開始進行鼓的實驗,看看它是否能夠促成那些魔法飛行。在許多實驗之後,我興奮的得出以下結論:每分鐘二○五到二二○下的穩定敲打節奏,是改變意識的完美韻律,如果具有薩滿知識,則可飛行或旅行到靈性存有的世界。這是一種「聽覺驅動」或「音波驅動」,完全不用藥物,是典型的薩滿方法。      為了回應人們的請求,我的擊鼓練習促使我開始教導一小群人,如何運用擊鼓來改變意識狀態,不僅用來造訪其他世界,也將薩滿的幫助和療癒帶回日常生活中。人們對於這項知識的需求與日遽增,我的妻子姍德拉.哈納和我在一九七九年創辦了薩滿研究中心(Center for Shamanic Studies,也就是薩滿研究基金會的前身),作為教導薩滿的管道。當時,我也實驗性的錄製了薩滿鼓聲,讓人們可以在手邊沒有鼓時也能進行旅程。(在此需注意的是,一個人進行薩滿旅程的練習,並不會使他因而成為薩滿,但這是學習和練習薩滿非常有用的步驟,因為透過旅程,你可以直接且快速的向靈性存有學習。)接著,我在一九八○年出版了《薩滿之路》,這本書興起了全球性的薩滿復興運動。      我透過在部落的田野工作,以及在半個世紀前接受了仍存活的原住民薩滿的訓練,再加上我自己的薩滿練習,並且閱讀了數百種文化的報導後,我找到了、學習、實驗,並復興了許多薩滿實踐方式。從這些經驗中,我發明了「核心薩滿」(core shamanism)——包括薩滿中那些共通、近乎相同、以及常見的各項特點,加上通往其他世界的薩滿旅程特色——作為教學方法,將薩滿帶入當代生活之中。這意味著現代人縱使缺乏了原住民那種對尋常世界及非尋常世界的明確認同,也能識別這兩個世界;從尋常世界進入非尋常世界時,通常要將意識改變成我所謂的「薩滿意識狀態」。這種意識轉換可以透過學習來達成,並且可到達不同的深度。      時至今日,世界各地已有成千上萬人能夠和傳統西伯利亞薩滿們一樣,運用核心薩滿及聽覺驅動,進入另一個實相狀態,旅行到其他世界,同時在這個世界裡工作,提供療癒及其他薩滿式的幫助。   五千多人超越時間的旅程      過去超過二十多年來,薩滿研究基金會贊助了一項計畫,進行薩滿知識的蒐集與建檔,其中包括了五千多份西方人士在薩滿旅程中進入非尋常世界時各種發現的報導,這些旅程被稱為「超越時間的旅程」。「西方人士」一詞,單純是方便用來包含當代美國人(這是基金會資料庫未出版紀錄中最大的族群)、加拿大人及一些歐洲人。      這份「西方」資料是本書報導的主要來源,世上獨一無二。它是「非尋常世界地圖繪製」計畫中的一部分,屬於薩滿研究基金會在北加州的薩滿知識保存所,其中也包括了世界各地上百個社群的原住民薩滿的相關文獻。      多年來,我一直不願意太早出版這份知識;擔心它一旦「問世」,可能會讓新學員和其他西方人士失去了不受影響、全然自主的經驗。不過,現在透過基金會以訓練課程和工作坊進行的口傳教學,以及其他種種管道,「消息已經傳開了」。為了避免事前受到他人經驗的「汙染」(因而使通往未知的旅程無法真正保有新鮮度與自發性),薩滿知識保存所已停止接受新的西方薩滿經驗報導;透過本書的出版,揭露這些發現中的部分樣本,時機似乎已經到了。      本書收錄了一些西方人士進行的上升旅程(ascensions)經驗,他們前往許多薩滿研究學者所謂的上部世界(the Upper World),也下降到下部世界(the Lower World);這兩個世界是相對於我們所居住的中部世界(the Middle World)。上部世界與下部世界完全存在於非尋常世界裡,只屬於靈性存有的領域;而我們所居住的世界,除了有我們可以輕易感知到的尋常面向,也有屬於靈性存有的領域,以及沒有薩滿訓練就比較不容易感知到的非尋常面向。      上部世界和我們在尋常世界裡抬頭可見的現象,以及太空人在太空觀察到的現象,非常不同。即使是宇宙中最遙遠的銀河系,依然不是薩滿們所知的上部世界。同樣的,當西方人士下降到下部世界時,也不會穿越地質學家指出的地球內部岩層,他們進入的是在我們世界之下靈性存有的純粹領域,那是一個沒有物質限制的領域。      這本書裡提供了西方人士在這三個世界裡的非尋常經驗,主要是在上部世界,部分原因是當代西方對如果「上面」有什麼的話,會有怎樣的靈性存有最感好奇。換句話說,真的有天堂嗎?或者天堂只是一個幻想或是一種隱喻?      我們的證據顯示,這個問題的答案要取決於哪個世界,是尋常世界或非尋常世界?在非尋常世界裡——要透過典型的薩滿技術,包括聽覺驅動才能到達——毫無疑問的,上部世界裡有天堂、天界聖樂、神靈和其他靈性存有、靈體。證據也顯示,在我們自己的世界(中部世界)也有靈性存有。   薩滿旅程帶來的挑戰   這本書裡從上升旅程經驗得到的證據,挑戰人們心中只有一個天堂的信念,以及人們認為只有少數古代先知、已逝的聖徒、偉大宗教的創始者才可往返天堂與人間。同樣的,這些報導也挑戰了無神論者的信念,無神論者認為天堂是想像虛構出來的。即使在今日的基督教中,有些神職人員也認為天堂只是一種感受,而非某個地方。      很多年前,我在《薩滿之路》一書中,將前往下部世界的薩滿旅程介紹給西方人士,過去三十年來已有許多人透過旅程到達那裡。這是本書對於下部世界的強調不如上部世界多的原因之一。不過,《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的最後一章,將提出某些西方人士在下部世界新發現的驚人訊息。      由於本書收錄的宇宙學報導,是薩滿知識非常重要的文獻。在本書有限的篇幅中,我不會拿來與瀕死經驗生還者的描述、或是與原住民薩滿們的親身旅程做比較;原住民薩滿們的資料出乎意料的相當稀少。我同意這些資訊及其他比較研究的重要性,並且積極主張我們需要執行這些工作。包括你手上的這本書在內的各種作法,就是鼓勵人們展開這類調查。      我還要說明的是,我並不打算利用這本書連結不同學科。我是人類學家、薩滿學家(shamanologist)、一個薩滿實踐者;在本書中,我也是西方薩滿經驗的宇宙學家(cosmographer)。如此而已。想要將薩滿和心理學等其他學科融合的人,應該試圖抗拒使用《北非諜影》(Casablanca)這些電影中「把慣犯都抓起來」這種標準的化約主義方法。我並不反對化約主義,但我認為只有真正精熟任何要被「化約」的領域後,才可進行。就薩滿來說,應該要歷經大量的第一手經驗、實驗和研究,在熟悉薩滿之後,並且同樣精通於比較的領域。不可否認的,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然而,認真的學術研究何曾容易?   邀請你親身經驗薩滿旅程      多年來我們在工作坊和課程中,花了很多心思教導想要學習核心薩滿的西方人士如何前往其他世界,我們除了給予基本指示外,並不提供多餘訊息。我們邀請你親自運用同樣的薩滿旅程方法,將自己的經驗與書中的描述做比較。不過,附錄不是「如何使用」的工具書,而是要給讀者一個機會,親自測試書裡收錄的西方人士在上部世界(及一些下部世界)所發現的實相世界和本質。      不幸的是,一旦你閱讀過這本書,你對上升到上部世界、或下降到下部世界,就不再保有純真無知的狀態。即便如此,如果你接受了上述邀請,你可以期待自己將會有驚人的發現,包括你不必再倚賴他人的報導,可以親身體驗那裡有什麼或沒有什麼。經歷過核心薩滿後,你可能不再同意教會、國家和科學宣稱的宇宙論鐵律。      我在寫這些文字時,已經八十三歲了。我在上半個世紀所學到關於薩滿的一切,早已歷經各種評估與內化,成為我個人的知識,並透過許多演講口傳給他人,許多往事回憶已在時間的流沙中失落。書中有部分內容是來自於我在這三十多年間對學員和大眾的演講。      有一個安全的閱讀方式:認真的讀者可以透過自己的薩滿工作,以親身經驗來測試我對薩滿的描述。我在本書裡提供的主要內容,是新的資訊以及證實它們的方法。如果你發現書中某些內容讓你覺得曾在別的地方讀過或聽過,也不用太訝異,因為我已親自將薩滿及薩滿旅程的原則和方式傳授給數千名學員。其中某些人已將我部分的口傳教導出版了,但不含本書提出的新資訊。      我在將薩滿帶回西方世界的工作中,包括鼓勵你對自己的靈性權威更具自信。即便只是閱讀這本書,我也希望能促進你的靈性自主性。雖然我對某些西方人士的報導有個人的評論,但許多報導卻是故意以極少、甚至沒有個人評論的方式呈現的,這是為了促進你自己的獨立思考。      已經有夠多人在佈道壇上、在各種宗教的會眾前,對於各大宗教創始者的經驗,重複述說著同樣的故事,或將之分析到枯竭了。現在,是你擁有屬於自己這類經驗的機會。就這點來看,本書的報導無論多麼有趣,都無法取代真實的事物——你自己的親身經驗。同樣的,這本書也不是寫給學術界的傳統學術書籍,而是透過揭露新的資訊和概念,激勵讀者能如實的到達新的高度。   與另一個實相世界相遇   我這裡要呈現的新資訊——也就是他人經驗的紀錄及其提供的啟發——是這本書的主要任務與貢獻。我徹底搜尋了薩滿研究基金會的資料庫,尋找在非尋常世界裡的普遍經驗,這些都是我們有潛力到達的範圍。搭配上述的核心薩滿原則,這些紀錄——為我們身為人類所處的情況提出了重要觀點——能為有興趣的讀者擴展視野。   我選擇在我有限的時間裡,在本書收錄了我認為真的重要、乃至緊急的訊息,帶到當今危急的世界裡——我們一直根據古老故事中的基本信念,對靈性事物爭執不休。薩滿是第一手知識,而非故事(就算是我的故事!);在許多原住民文化中,薩滿就是「知者」。      我希望讀者覺得這本書有助於減少自己對組織性宗教的宇宙論教條的依賴。我希望激發你在薩滿旅程中,與另一個實相世界相遇,或受到更進一步的鼓舞,因為在那裡我們可以找到不可思議的慈悲、幫助和療癒,這是我們這個世界所急需的。就某種程度來說,這本書是資料導向的靈性自主證詞;也是一項邀請,邀你利用這些知識和自由,為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帶來更多智慧、慈悲和喜悅。

序跋

自序 現代薩滿的上升旅程
  《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延伸我前一本著作《薩滿之路》(The Way of Shaman)的意圖,將帶領你前往更高的隱喻與實際的境界。透過接下來的閱讀,你將知道現代的核心薩滿如何藉由鼓聲的驅動,在薩滿旅程中,上升到上部世界的天界。在天界裡,你可以獲得有助於日常生活的智慧與慈悲的指引;你也將體驗重要的療癒,甚至學會療癒其他人的方法。書裡引述一些現代西方人士的故事,是我從上千個個案裡挑選出來的,這些故事描述了現代薩滿上升到上部世界的力量與價值。   現代薩滿和中國幾千年前的薩滿,運用的療癒方法與占卜方式息息相關。薩滿之鼓在現在的薩滿訓練工作坊裡,又再度宏亮的響起了,不過我們也可以使用一種新的輔助設備:薩滿旅程的鼓聲光碟。這種鼓聲光碟讓居住在都市的薩滿實踐者,在戴上耳機後,就可以私下的上升到上部世界的天界,並安全而返。現代薩滿透過當代科技的幫助,將天界慈悲的智慧與療癒力量帶回擁擠的都市。無論是透過現場的鼓樂演奏,還是播放光碟鼓聲,薩滿的上升旅程都是將天界的和諧更進一步帶回我們的地球。
前言 我們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了
  我還是社會研究新學院(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研究所的人類學教授時,開了一門研討課,修課的研究生為了要更深入了解原住民薩滿的經驗,都要學會進行薩滿旅程。這門課每星期都要交作業,學生要在家裡聽著薩滿旅程的鼓聲錄音自行進行薩滿旅程,並將經驗寫成報導。      上課第二週時,有一位只因為這門課剛好適合她的空堂而來選修的女學生,在完成第一次回家作業後,羞怯的舉手發問。她不是真的要問問題,而是提出了觀察心得:「哈納博士,從此我們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了,是不是?」      她可能是對的。

內文試閱

Chapter 1 靈性力量與洞穴力量追尋(節錄)
  【我的洞穴力量追尋】   撰寫《薩滿之路》幾年後,我得知在維吉尼亞州的仙納度河谷(Shenandoah Valley)中有個可行的洞穴。我希望自己已經擁有足夠的資訊了,我決定去那裡進行洞穴力量追尋,尋求一種特殊的薩滿療癒力量,並且看看在沒有改變意識狀態的植物或聽力驅動的協助下,會發生什麼事;因為帕克或克萊恩都不曾提及有使用這些東西。   【一場賭注】      我終於在一九八二年的某個夜晚,獨自來到洞穴入口,心中默默召喚靈性存有對我心懷憐憫,在我協助療癒他人的工作上賦予我更大的力量。我利用手電筒下降到洞穴內偏遠深處凹陷的平台上,這大約花了十五分鐘。我在那裡關掉燈光。眼前一片漆黑而安靜無聲。接著,根據我所得知的線索,我應該開始睡覺,睡到午夜醒來時,吃一點點食物,接著不要再睡,直到有情況發生為止。      坐在冰冷的岩床上一段時間後,我按下手錶上的按鍵,看看微弱的光下顯示的時間。大約是晚上九點。我進入洞穴後已經過了兩小時。根據我所獲得的資訊,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在黑夜完全結束之前不能有燈光。然後我就可以離開洞穴,因為古法的規矩之一是追尋者只能在隔日黎明之後離開洞穴。否則,還不如完全不要進入洞穴。在這夜結束之前,我還有其他事情得做。      被闃黑包圍著,我感到與生機盎然的陸地完全隔離。我內在有兩種恐懼搏鬥著。較輕微的恐懼是在這地底獨處的夜晚,什麼都沒發生。畢竟,我並不屬於用這古老方式獲得特殊靈性力量的洛磯山脈西側北美原住民。或許,沒有他們的文化背景或沒有我之前在修爾族(希瓦洛族)的經驗中所使用的強烈致幻物質,想有任何靈性力量接近我,是一種痴心妄想。而且,我心想,事前不需斷食,甚至還得吃個午夜點心,這是哪門子的靈境或力量追尋呀?換句話說,這樣能吸引靈性存有?      黑暗已變得有些泛紅,感覺像是正在逼近的死亡,安靜而耐心的等待著。我更深層的恐懼是我可能會因此喪命,獨自在這巨大的岩石墓穴內死去,成為自己魯莽行為下的受害者。我多年前在亞馬遜瀑布旁的靈境追尋經驗,明白靈性存有可能會盡全力嚇唬我,並且測試我對祂們的信任。在亞馬遜時,至少我有修爾族的夥伴保護我不犯下致命的錯誤。不過,這回在洞穴內的追尋,可沒有活生生的指導員能幫我了。誰也不能在此陪伴我。這是個全然獨處的實驗——一場賭注,賭我已經有足夠成功的資訊,靈性存有也在那裡並且願意幫助我。      最後我爬進睡袋裡嘗試入睡,這是在洞穴裡要做的下一步。在岩床上,放在我的頭旁的是我帶來要在子夜時分吃的三明治。我提醒自己要在午夜醒來,希望我不會一睡整晚,導致失敗。      睏意逐漸向我襲來,我長期的背痛使進入洞穴成為一趟艱困痛苦的跋涉,我的身體想休息了。我睡著了,仍然擔心著我可能無法在接近子夜時醒來。   【靈性存有現身了】      我根本無須擔心。一根羽毛輕撫過我的臉頰,把我驚醒。我全身充滿一股興奮感。我按了手錶上的按鍵,微弱的數字顯示還有兩分鐘就十二點了。我在被羽毛撫醒的震驚中,同時也因為及時從沉睡中被喚醒而能遵循子夜的指示,鬆了一口氣。我在黑暗中摸索著三明治,找到並吃掉了。現在我計畫保持清醒,直到某種重大事件發生為止。      我坐在那裡,精力充沛且神智清醒,對於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保持警覺。十五分鐘過去了,半小時過去了。我開始感到失望。或許什麼也不會發生。      突然間,遠方洞口的方向傳來隆隆蹄聲。聲音越來越響亮,顯然是一群動物。我不敢相信我所聽見的聲音。      牠們奔騰的聲響越來越近。這根本不可能。然而那聲音大到我得摀住耳朵。我會被亂蹄踩死嗎?我蹲下身。接著轟隆的蹄聲從我兩側飛奔而過,往洞穴更深、更遠處衝去。雖然我看不見牠們,當牠們奔騰而過時,我聽見牠們的噴氣聲。「我們是馬。」牠們以類似心電感應但更強烈的方式和我溝通。      接著又有一群較小群的動物快速跟上,牠們的呼吸和蹄聲不如之前那麼大聲。「我們是美洲野牛。」牠們說道。然後牠們也離去了。      洞穴再度恢復安靜。我狂喜不已,全然的狂喜。喜悅和感謝的淚水流下我的雙頰。這是個奇蹟。這不是夢,因為我仍然完全清醒。      接著,當我坐在那裡時,一股強烈到難以描述的力量,從牛馬群來的方向朝我衝過來。但這一次既沒有聲音也沒有警告。牠像是一列貨運火車勢不可擋的衝來,穿越我的身體。一股強大的力量充滿了我的全身,使我震驚不已。力量來了!隨之,那動物也走了。      當牠無聲無息的穿越黑暗,遠離洞穴凹壁的同時,回頭對我喊道:「我是XXX,XXX,XXX!」牠說:「我是一與萬有。你和我是一體的。」然後,一切只剩下寂靜。      我感受到不可名狀的敬畏與感謝之情。      幾分鐘後,我努力回想起傳統薩滿知識,接下來要做什麼及不可做什麼。我應該繼續睡覺,接收夢境,夢會教導我如何使用新獲得的力量。我不可以做的是直到我非常、非常老邁之前,都不可直接揭露滲透我全身的動物力量的身分。   【伊萊絲】      我興奮得睡不著,但我還是爬回睡袋裡,大約一個小時後,我打起盹來。結果,我又被喚醒了。我躺在睡袋裡慢慢的四處張望。我覺得自己並非獨自一人。泛紅的黑暗又更濃密了,但儘管如此,我似乎可以看見洞穴裡最大的那面牆。在牆的高處,一個真人尺寸的人類形象逐漸顯現,就像被模糊投影到電影銀幕上一般。那形象慢慢的變得越來越亮,最後我看出那是一位有一頭深色長髮、帶著微笑的苗條年輕女子。她似乎有點面熟。      我相當困惑。這會是誰呢?彷彿是要給我答案般,正微弱的傳達她的名字給我。我最初感覺那似乎是個英文名字;接著,它更強烈的演變成發音類似的某種不知名語言。      我等著那名字再度變形,因為它感覺不像是真實的名字。至少不是我能認得的名字。但它並未改變。這是真正的、也是最終的名字,她傳話說。      有一、兩分鐘時間,她以誘人的姿態性感的緩慢扭動著。不知怎麼的,我對於她沉默的邀請倍感警惕,由於她的出現具有某種威脅性,我並未回應。那女子又微笑了一回,然後消失無蹤。我又是單獨一人。這個經驗強烈到我仔細的背誦起那奇特的名字,伊萊絲(Elieth),雖然它對我來說不具任何意義。      我又等待了一會兒,再也沒發生其他事情。我按了手錶的按鍵。時間是早上六點三十五分,已經過了我認為可能是日出的時間。      不過我在原地又坐了更久一會兒,以免我太早離開洞穴。我不想冒險觸犯追尋的規則,因而喪失稍早傳送給我的動物力量。在等待時,我注意到此刻的黑暗很舒適,而且不再重要,幾乎像個幻覺般。      我找出手電筒,在抵達洞穴裡的這個位置後,這是我第一次打開燈光。我捲起睡袋,往上朝洞口走去。前一天的背痛已經消失。      朝洞口往上爬了十五分鐘後,我看見天光和洞穴外的森林綠意。我爬上去,走出洞口,走進了令人眼盲的溫暖陽光中。能回到家,回到有陽光賜予萬物生命的家真好。      在洞口下方的坡地上下坡時,我伸手觸摸了植物和灌木叢美麗的葉片。能夠回到充滿綠色生命與陽光的地球表面,感覺像是一份大禮。我感謝靈性存有們的協助,並且允許我重返這個世界。      我知道我已經轉變了,因為XXX的力量已經確確實實的與我合為一體。   【後記:誰是伊萊絲?】      雖然我的洞穴力量追尋很成功,我對於那位現身試圖引誘我,名為伊萊絲女子所代表的意義一直很困惑。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我從閱讀中得到的結論是,她可能是古希伯來女神萊莉絲(Lilith),雖然名字有些差異。      我興致盎然的發現根據各種古老的後《聖經》猶太資料,萊莉絲以洞穴為家;她是所有動物的情婦,也是嬰兒殺手,以誘惑單獨睡覺的男人聞名。      根據某些力量追尋的傳統,在遇到動物力量之後,接著將會做一場夢。我在洞穴時的確發生了,只不過我可以保證那並非入睡時的夢境。在那場夢或事件中,追尋者的協助力量通常是祖靈以人形顯現。然而,也有人說在極罕見的例子中,靈性存有的第二次出現可能不是來協助的存有,而是企圖妨礙尋求者的追尋過程的有害存有。      我一直認為伊萊絲可能是這類妨礙的力量,利用我在洞穴裡的開放狀態意欲占我便宜。因中揭露她的身分。在薩滿中,一般認為這種公開的聲明,加上想要斷除連結的意圖,通常會送走個人的力量靈性存有。      在這同時,我一直景仰XXX,並且對我與XXX的關係保密。不過,我已經老了,我們姑且拭目以待,看XXX還要匿名多久。   【最後一項觀察:古歐洲人的洞穴力量追尋】      這或許是繼古歐洲人數千年前進行過的洞穴力量追尋後,第一筆由西方人士進行洞穴力量追尋成功的紀錄。不過他們已經先出版了成果——就印在洞穴岩壁上!
Chapter 5 前往其他世界的薩滿旅程(節錄)
  薩滿旅程(有時也稱為「魔法飛行」或「靈魂旅程」)是去另一個實相世界,到達我們之上和之下的世界,是相對於其他靈性傳統,薩滿最獨特的面向。這些旅程的主要目的,是為他人或自己在其他世界取得非凡的知識與協助。      因此,薩滿旅程經常成為薩滿的重心,用以請求其他世界裡全然慈悲之靈在療癒和占卜上創造「不可能」(即奇蹟般)的結果。在這項工作上,薩滿不只是一個積極請求靈性幫手為他人去除苦難與疾病的請求者。透過這種短暫卻親密的結盟,原住民文化的薩滿們被族人期待能創造的療癒及協助成果,是單純倚靠祈禱所無法達成的。   【薩滿的三個世界】      薩滿旅程涉及三個世界:在我們之下的世界,一般稱為下部世界;在我們之上的世界,通常稱為天境(heavens,編註:也就是上部世界);以及這兩者之間,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也就是中部世界。一九六○至六一年,我在祕魯東部的烏卡亞里河(Ucayali River)地區的科尼波族居住並學習薩滿,第一次覺察到這些世界之間差異的重要性。      多年後(一九六四年), 我在閱讀米西.伊利亞德著作的英文新版本時,發現一個普遍跨文化概念的存在,這個概念有時被稱為「三個宇宙地帶」(three cosmic zones),沿著世界軸心(Axis Mudin)或世界樹(World Tree)層層相疊。我不用三個宇宙「地帶」,長久以來我一直稱作「三個世界」,是因為在非尋常世界裡,在我們之上的確還有一整個世界有待我們去發現,也還有一整個世界是在我們之下;每個世界裡都有許多層或區。因此,我們通常會說這些是上部世界、(我們的)中部,以及下部世界。      此外, 中部世界與上、下部世界之間的交接處, 還有我所謂的「交界世界」(interworlds),這是一片有特定靈性存有存在的狹小帶狀區塊。我在一九七○年代進行找回靈魂碎片的工作時發現這些地帶。過去的討論中,也不排除中部世界的盡頭有其他世界的存在,或者上部與下部世界在我們周圍連成一體,形成某種宇宙球體。一場對非尋常世界精彩刺激的探索,不斷召喚我們。   【每個世界裡有多少層?】      各文化認為每個世界裡有多少層的差異很大,個人經驗及文化的限制會影響算出來的數目。在許多沒有文字的族群中,人們很少需用到超過十根手指頭來算數,或許一部分是因為稅收及買賣這類文明化的計算需求不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在祕魯的亞馬遜部落等地,薩滿們似乎只數到上部世界和下部世界的幾層而已。相反的,與算數技能已經充分發展的主要文明(如中國)有緊密接觸的薩滿們,數到最多層。在亞洲內陸和西伯利亞社會的薩滿們,在上部世界最多數到四十九重「天」。      給這些層「正式」的數字或特色,不在核心薩滿的方法論內。相反的,不別的薩滿旅行者透過親自調查的結果,各有適用的結論。隨著人們自行展開薩滿旅程,他們將逐漸熟悉上部世界或下部世界各層的順序,以及在什麼狀況下可以找到什麼。   【過渡地帶或屏障】      就像核心薩滿的一般狀態,以下資訊是經過跨文化研究、實驗和實踐後,歸納出來的。薩滿工作中的兩個實相世界裡有三個主要「屏障」(barries)。這些屏障有時也稱為「過渡地帶」(transition zone)。受過訓練的人通都可以在聽覺驅動的協助下,相對輕鬆的穿越。然而,少了薩滿協助,靈性存有通常無法穿越這些屏障。值得一提的例外是力量動物,一般來說祂們似乎都能輕鬆穿越所有的屏障。      首先是尋常世界與非尋常世界間的重要屏障,稍早曾提過要超越這道屏障,需要從尋常意識狀態轉變到薩滿意識狀態。透過適當音量而重複的鼓聲,每分鐘約兩百二十下的擊鼓頻率,加上對薩滿有基礎的認知,以及有計畫性的目標,想要進入其他世界的認真意圖,百分之九十左右的西方人士都能藉此跨越這道屏障。      一旦進入非尋常世界,薩滿工作可以以中部世界為主,就像某些特定類型的療癒工作是進出非尋常世界,並且召喚來自其他世界的協助,或自己前往其他世界。如果選擇後者,則我們要面對的是第二種屏障,也就是中部世界與其他世界之間的屏障。      這聽起來或許既老套又俗氣,但前往上部世界的屏障通常是一層雲或某種薄膜,有時則是一個洞。這大多可以輕鬆穿越,不過也需要一些練習。      第三種屏障是在上部世界之內,往往是以另一層雲或薄膜的形態呈現。通常,穿越第三種屏障的困難度最低。第三種屏障沒有固定的數量;每個人都得各自去探索。而且有時這些層會像手風琴似的,一下子擴張或一下子疊起。      下部世界的屏障,情況也很類似。第一道分隔中部世界與下部世界的屏障,通常是土地或水域,可以隧道為通道。之後的屏障大都很容易穿越,一般是使用隧道。就像上部世界樣,每個人也得自行探索下部世界有多少屏障。   【出發點是每位薩滿的宇宙中心】      薩滿們的地圖都在他們的心裡。因此,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知道起點在哪兒,就像勘測員必須有個基準點作為參考點,用這個基準點作為起點來完成所有地圖。當薩滿們從同一出發點進行的旅程越來越多後,他們在心裡的地圖上也會添加越來越多的細節。      出發點是薩滿在尋常世界裡親自去過的地方。一般而言,每位薩滿都會有一個前往上部世界重複使用的特定出發點,還有另一個出發點則用來前往下部世界。這些出發點會成為薩滿心裡固定用來觀想的點,以便能用最準確的方式進入非尋常世界的浩瀚宇宙。      無論薩滿使用的出發點在哪裡,它都將成為薩滿各自的宇宙中心,因為之後所有的地圖繪製工作都從此開始。如果一位薩滿使用某個地方作為前往上部世界的出發點,使用另一個地方前往下部世界,那麼在繪製自該點出發的旅程地圖時,每個點各是那個世界的宇宙中心。由於薩滿們知道這兩個出發點在中部世界的距離與方向,他們可以輕易將自己在上部世界和下部世界的發現,與這些點的相對關係畫出來。有時,薩滿們只用一個特殊的出發點通往上部和下部世界。如果如此,就更容易畫出上部與下部世界相對位置的地圖了。      在這些旅程中,薩滿們可以旅行到通常無法察覺的「時間之外」的宇宙,多數人透過夢境和神話才得知。「時間之外」是個偶然的用詞,由傑出的俄羅斯民族學家威爾德莫.波苟拉斯(Waldemar Bogoras)所創,他在二十世紀初期出版的文獻中以此描述西伯利亞原住民薩滿們的旅程。雖然並無證據顯示波苟拉斯受過薩滿訓練或進行薩滿工作,他對於薩滿旅程經驗到的深層宇宙本質似乎相當理解與尊重。      西伯利亞恩加納桑族的已故薩滿圖比亞古(Tubiyaku),曾經請我的俄羅斯民族學家朋友,已故的尤里.西姆琴柯幫他弄一台電腦,因為他聽說了電腦的能力。由於圖比亞古的記憶日漸衰退,要記憶他在薩滿旅程所發現的一切,是需要協助的。然而沒有電,也不懂電腦,他無法用電腦記錄下記憶。      如今圖比亞古早已離世,他的知識也隨之消失了。不過,現在我們大多人都有電力和電腦可用,因此可以記錄及繪製個人的發現。這就是薩滿知識保存所的功能了。

延伸內容

每個人都有靈魂飛行的能力
◎文/凱文.唐納(Kevin Turner)(薩滿研究基金會亞洲地區執行長)   自從有人類意識以來,薩滿旅程——亦稱為「靈魂旅程」(soul journey)或「以靈的形態旅行」(journey in spirit)便是人類經驗的一部分。在中國神話裡,就有飛天、上升到天庭的天門等豐富的傳說。由中國薩滿流傳下來的道教,認為人可以「羽化登天成仙」。道士有時也被稱為「羽士」或「羽衣」等,這些都說明薩滿有進行上升旅程或靈魂飛行的能力。   很開心有越來越多的中文讀者,對直接親身接觸靈性世界感到興趣,而且能有機會讀到麥可.哈納博士的新書《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的中文版。哈納博士是薩滿實踐工作的大師,也是薩滿研究領域的知名學者,相關領域無人能出其右。   現在每個人都可以輕鬆參與上升到上部世界的薩滿旅程,當然這種旅程從來就不是具有某些特殊天賦的少數人所專屬的。這本書中有各種啟發性的靈魂飛行,都是來自於眾多現代的薩滿旅程,以及薩滿療癒實踐者的親身經驗,其中有許多人甚至只是薩滿的初學者而已。   另外,亞洲地區成千上萬的薩滿追尋者,現在也有機會透過薩滿研究基金會亞洲分會提供的核心薩滿(Core Shamanism)課程,來學習探索其他世界。我深感榮幸,能參與眾人重新找回個人靈性主權的過程。
打開意識之門,進入薩滿的頻率次元
◎文/陳貞攸(Michelle)(核心薩滿實踐者 )   如果說哈納博士的著作《薩滿之路》是協助我們進入下部世界意識旅程的指南針,他最新著作《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則是引領我們前往上部世界意識旅程的羅盤。薩滿所認知的上、下部世界並非物質性的地域,而是經由意識的轉換才可踏入的頻率次元。進行薩滿旅程也並非少數人的特權,而是所有人與生俱來的能力與權利,只要擁有正確知識、練習與嘗試的意願,任何人皆可跳出意識的框架與限制,安全的進入古老薩滿們認為比我們這物質實相更真實的世界裡。 在那裡,我們將獲得指引、教導、療癒、力量與智慧。哈納博士所創始的薩滿研究基金會的主旨之一,就是協助現代人找回個人靈性的自主權,透過自身的體驗與探索找答案,尋求的是知道(knowing),而非相信(believing)。   《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這本書是哈納博士數十年的教學經驗及上萬名學員薩滿旅程報告的精華整理。除了指引我們如何透過鼓聲前往上、下部世界,哈納博士藉由學員們的經驗分享,說明了薩滿的宇宙觀與意識狀態,釐清可能發生的旅程問題,也描繪了經驗的個人化與多元性。如果你想了解薩滿療癒的層次與範圍,知曉薩滿如何診斷及提供療癒,哈納博士也在這本書裡有很清楚的陳述,是薩滿實踐者的必讀。薩滿療癒在靈性上的運作,可以作為現代西方醫學的互補,那也是哈納博士與薩滿研究基金會一直努力不懈的推廣方向。   在課堂上,老師常說薩滿是石器時代或更早的智慧。對於住在現代都市的我們,雖然回不去舊時代,但內在深處對這些古老智慧卻是相當熟悉的。選擇打開這扇意識之門與否,取決於每個人的自由意志,但那扇門永遠會為你的選擇而開。

作者資料

麥可.哈納(Michael Harner)

麥可.哈納博士是一位人類學家,自1961年開始進行薩滿活動及薩滿療癒。具有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博士學位,曾擔任紐約新學院社會研究教授與系主任,並於哥倫比亞、耶魯、柏克萊大學任教。1979年起,深入全世界薩滿的跨文化調查、實驗及個人練習,創辦非營利的薩滿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hamanic Studies),旨在致力保存地球上的薩滿知識,並教導人們將薩滿的基礎理念應用於現代生活。著有《希瓦洛族》(The Jívaro)和《致幻植物與薩滿》(Hallucinogens and Shamanism)等經典之作。目前為美國加州米爾谷薩滿研究基金會的創辦人及會長。

基本資料

作者:麥可.哈納(Michael Harner) 譯者:達娃 出版社:新星球 書系:The Other 出版日期:2016-01-21 ISBN:9789869203548 城邦書號:A13200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