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親子關係 > 教養/育兒
喚回失落的溫柔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特別活動
新書分享會&體驗、嬰幼兒二手衣交換:
2016/3/6@桃園平鎮晴耕雨讀
2016/3/19@新竹綠市集

內容簡介

懷孕、生產,應該是女性的本能天賦,但因醫學發達,如今卻反而生不由己,成為現代醫療體系中,宛如工廠般的生產線流程;目前,台灣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孕婦都到醫院生產,剖腹率更高達33%,高居全球第三名!大多數孕婦必須躺在冰冷的手術檯上,接受禁食、剃毛、灌腸、吊點滴、剪會陰、催生、剖腹……,並以為這是唯一選擇。 但是,這些醫療處置真的是必要的嗎?是正常現象嗎?是否每一位產婦都有必要承受?甚至,這些處置究竟是為了方便醫院或醫療人員,還是產婦?產婦對於自己的生產方式,是否有自主選擇權? 經過女權、婦女團體多年努力,2014年,福利部也已將溫柔生產列為婦女健康方案之一,並透過林口長庚醫院等醫院,帶動另一波溫柔生產風潮。 所謂溫柔生產,是在婦女生產時將產婦當作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機器,也不是一個製造嬰兒的容器;回歸以產婦為生產過程的主體,重視產婦的需求和選擇,讓婦女有參與權和自主權,且避免不必要的醫療措施,以與生俱來的奧妙生理機制,在愛與關懷的環繞下,自主創造一個充滿尊嚴、安全、有力量的生產經驗,喜悅迎接新生命的誕生。 作者林宜慧和梁淳禹,一對年輕的新手父母,以切身的經驗,娓娓述說從懷孕,感受新生命在體內成長,到選擇由助產士相伴的居家溫柔生產,甚至漫長艱辛的數十小時的陣痛過程中,所遭遇到社會主流價值對婚姻、孕婦、生產方式、女性賦權、身體自主……等的質疑與異樣眼光,以及他們自我的堅持與選擇。 【編輯小語】 「溫柔生產讓身體帶領我們重新找回過去一世代被遺忘的生產本能,就像我們要找回被遺落在歷史裡,自己建房子、自己生火煮食的能力一樣;生產更是與生俱來,人類的本能與天職。男性在旁,透過心理及身體的實際支持與陪伴,女性則跟隨著宮縮的力量,讓一次又一次的陣痛,帶領自己與寶寶相見。這是生命中第一次,一定能夠帶領你與此生珍愛相見的約會。」 【好評推薦】 萬美麗(助產師)

目錄

推薦序 生命的自我探索 文╱萬美麗(貝斯特助產所所長) 自序 革自己的命,找回自己身體的本能 歡憂交集 妳歡心地來了 樂樂妳好嗎? 願,無懼 樂樂聽話地躲開醫生 全新的生活 住在山的旁邊 手砌,一道牆 辛苦的定義 阿納絲塔夏,謝謝妳 生命的神奇與賦權 奇異的孕期恩典 找回生產主導權 愛的勇氣 溫馨的產前共識會 收穫前的難耐 樂樂降臨 寶寶的愛,我的紮根 快樂新手爸 一個爸爸的誕生 新生寶寶的布吉納法索機票 太早被生出來的胎兒 吃人肉進補的媽媽 瘋狂討奶人的侍者 月子爸的廿四小時 脫光光做月子 身為討海人,你考慮過海的心情嗎? 老婆說,我不當女人實在太可惜了! 嬰兒也有人權 嬰兒的人權 想跟寶寶當好朋友,一樣要慢慢來啊! 超心碎,為何小肥每晚都要大哭兩小時? 母熊與小熊 母嬰分離的焦慮 循著光,一起向前行 出生第六一八小時,小肥樂變小壯妞了! 我是哺乳類 全球樸門大會的新星——小肥樂

序跋

革自己的命,找回自己身體的本能
  生產是女性與生俱來的本能與天職,而溫柔生產所追求的,是讓自己的身體帶領自己,重新找回被遺忘一個世代的生產本能,就像找回被遺落在歷史裡,自己搭建房子、自己生火煮食的生命本能。   溫柔生產的當下,身分即將轉變成父母的男女,各有分工。男性陪伴在旁,給予伴侶心靈的撫慰及身體實際的支持,女性則跟隨著宮縮的力量,讓一次又一次的陣痛,帶領自己與寶寶愈來愈靠近。這是一場充滿愛與期待的約會,以順應自然的溫柔態度,等待生命中的珍愛降臨現身。   在助產經驗豐富的美麗姊陪同下,在有著柔和光線與溫暖空氣的家中,我們的小寶貝——樂樂誕生了。當樂樂誕生在地球上,我們一家三口同時放聲大哭,慶祝這個人生蛻變的重大時刻,因為「哭」,正是生命最原始的情緒表達。   其實,溫柔生產不限於居家生產,而是讓產婦選擇自己舒服、喜歡的方式來生產,現在台灣有幾間醫院也能接受這樣的生產方式,並有健保特約助產師能夠進產房陪產。   選擇溫柔生產,並不代表我們否認醫療系統對於生產的幫助,相反地,我們非常肯定現代醫療對於人類健康與幸福的正向作用,但是過度的醫療介入,卻極有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侵入性傷害,甚至造成難以撫平的心理創傷。因此,我們希望大家都能獲得充分的資訊,掌握自主權以規劃、選擇適合自己的生產方式及醫療介入程度。   為了讓更多人瞭解溫柔生產,親身經歷過的我們,曾受邀分享奶爸經驗,分享現場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場的男性聽到陪產過程時,驚訝之餘,還非常認真地做筆記;他們瘋狂地渴求各種生產及陪產的知識,也正是這個社會沒有給予我們的。   我認為,處於適產年齡或有需要的男男女女,應該充分獲得關於生產方式、生產醫療的各種資訊,讓人們能夠重新把生產的主導權力及天賦能力找回來,讓每一對準備迎接新生命的父母,不再「生」不由己。

內文試閱

找回生產的主導權
  也許跟現在的妳/你很相似,對之前的我而言,有太多的理由都可以把生育這件事往後順延。   我從媽媽那邊聽來的生產經驗是慘烈的,在台灣的女人被制式化地規定在生產時都要剪會陰、灌腸、剃陰毛等,生得眦牙裂嘴,除了慘痛,要不然就是打無痛分娩或是選擇剖腹產般,無感地生下小孩,讓我也無法接受。更想要躲掉想要生育下一代的趨力:還年輕沒有玩夠、還想要再爬更多的山、事業還沒有成就等。之前我還沒懷孕生小孩也是因為還沒遇到想一起生養小孩,而生命理念又接近的伴侶。   而前幾年我玩得差不多了,大概看見自己的生命走向之後,也剛好遇到一位想跟我生養小孩的伴侶。但是懷孕之後,首先所面臨的問題卻是,要怎麼面對也許很可怕的生產呢?   好朋友 Claire Lin 首先借了我《溫柔生產》《呼叫助產士》等書,讓我看見了溫柔生產的可能性,我也開始搜尋居家生產的援助團隊/助產士。因為因緣際會而搬到了宜蘭內城,我開始跟住在30分鐘車程的五結鄉助產士:萬美麗聯繫。   沒想到其中的收獲不斷,我和伴侶一同參與了美麗姐舉辦的賦權生產課程,讓我了解到所有醫院系統都不會主動告訴孕婦的,而卻造成了許多女性、寶寶、家人的身心靈因為生產而留下的痛苦傷痕。這些事實是:   ——我的身體天生就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就可以生產(就像是狗貓牛羊也都會自然生產哦)   ——生產的時候不適合採後臥姿式,會壓住尾底骨造成寶寶的胎頭無法下降通過骨盆腔(即醫院產房的生產檯所引導的姿勢)   ——生產的時候不需要用力,對,不需要「特別去用力跟推擠肚子」。只要產婦的姿勢是正確的,上半身採直立式,胎頭會自然下降通過骨盆腔。   ——初產婦所需要的產程時間就是要10多個小時,這很正常。但只要放鬆慢慢來,相信自己的產道是鬆軟寬大的、足夠讓寶寶通過的,等寶寶準備好了就會自動下降的,但前提是產婦所採用的姿勢要正確!   ——以往像鼻孔大小的陰道口就是可以在產程中打開到10cm,足以讓寶寶通過的,這是真的哦!   ——還有很多其他的信心支持,以及爸爸該怎麼做來支持產婦,都讓我們對於生產更安心了。   我跟K因為美麗姐的專業知識,了解到的生產的原理過程。也觀看到許多的生產影片,被「溫柔對待」的產婦所得到的經驗相較於台灣的制式化生產系統來得有人性許多。但同時,是的,我也看了很多在醫院被剪會陰的過程、寶寶被用力拉出產道、媽媽的肚子一直被推擠的影片,我真的不想要被這樣子對待。   想要選擇溫柔並且居家生產的我也很清楚居家生產的風險考量何在,在醫院生的時候若有任何的意外,能支援的團隊是很強大的。但我為什麼要因為那機率很小的風險,而去假設我的生產過程會充有意外?因此要自己去忍受醫院生產所帶給我的不溫柔對待?   而我剛好又沒有住離醫院過遠(開車只要30分鐘),若是在家生產發生了意外,我們只要安排好後送醫院,助產士美麗姐就會協助就醫,到時候也能在醫院好好把孩子生下來。   數據顯示,居家生產只占了台灣 0.1%的比例,所以你可以不用在聽到我說要居家生產時,就呼嚨我說:「哦!現在很多人都這樣子做。」雖然我不清楚自己與寶寶的情況到了生產的那一天是否還適合居家生產,但當我已經知道了怎麼樣對自己跟樂樂都比較好,我就無法不替自己爭取。   這就像是,明明知道垃圾食物不好卻還一直吃它般,人可以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選擇對自己合理的生產方式。   只要你願意愛自己,而你的伴侶也這麼愛著你,就好好準備並期待自己的生產吧!   我相信自己可以把樂樂生下來,就像是菜園裡的菜總能在土地上高聳而起,就像是貓狗能夠找到安全住所來生產,是一樣的事情。總而言之,生產就跟打噴嚏或排便一樣,只是過程拉得很長,而且還非常的痛,不過仍然是屬於人體可以辦到的自然現象啊。
一個爸爸的誕生
  「做愛是會搞出人命的!」雖然一直都知道精子跟卵子結合會蹦出小孩子,但是只有自己經歷過一次,才能夠深刻地了解吧。   為了對自己搞出來的人命負責,我們選擇了居家生產,讓我們全家能夠共同參與生產的過程。而生產真的是超累的一件事,為了把一家三口生出來,我跟E經歷了二十多個小時的陣痛(她的陣痛是因為子宮的收縮,我的陣痛是因為要一直挨揍)。進入第二產程時,E決定採蹲姿,而我在後方用手撐住她,時不時地要把她跟樂樂抬起來,過了四十多分鐘,樂樂終於出來的時候,E整個虛脫,我的大腿跟小腿也都快抽筋了。   而歷經了廿多個小時擠壓才來到地球的樂樂,非常適應這個不怎麼完美但非常迷人的星球,出生沒多久就在我身上開始尋乳反應(rooting),同時學到:這個平坦的小乳頭是沒有奶水的。對此她非常地生氣,後來在媽媽的身上喝到奶之後,立刻就露出滿意的表情睡著了。除了第一次被尋乳之外,我還同時達成了第一次被尿在身上以及第一次被大便在身上(然後我還自己很開心地用手去接)的成就。   現在回想生產完的第一天,我都不太確定是怎麼過去的。只知道樂樂從下午開始,就不停重複著喝奶—睡覺—尿尿—大便的過程;一個晚上喝了五次奶、大了六次便、拉了七泡尿,於是今天前庭就掛滿了尿布們。同時誕生的媽媽除了餵奶之外,其他的時間都在休息與睡覺。而我就是不停地重複著洗東西-晾乾的過程:從生產時用來墊的布,生胎盤時用來墊的布,排惡露時用來墊的布,一直到樂樂的布尿布們。   說到尿布,我想應該很多人沒有摸過胎便:這玩意超級黑,黏黏的,很有彈性,還會牽絲,一開始助產師有建議我們胎便還是用紙尿布就好,因為洗起來太麻煩。但我還是靠著意志力與水晶肥皂,以及胎便遇水會自成一團的特性,把尿布們洗得雪白雪白!   小傢伙(a.k.a. 樂樂、小寶貝、大便王、小老頭、小猩猩)自己帶著便當來,所以一出生就有奶吃,而且每一餐都吃得心滿意足,就直接睡著。目前觀察到她最困擾的事情是尿尿,每次要尿尿前她都非常不開心,一定要哭幾聲才有辦法排尿,應該是因為小腸胃剛啟用,所以對膀胱脹脹的感覺很不適應吧。另外為了幫助自己入睡,隔四到六小時會需要運動(大哭)五至十分鐘,但運動夠了之後就會自動停止,然後睡覺。胎便在前半天就分成四次排掉,目前已經進入黃色便便階段,現在一天六次,每次可以生產約兩到三個指節量的便便,如果想知道還有沒有更多,可以按一按肛門,有沙必思的時候自然就會很阿沙力地給你。   現在我們還在享受一家人獨處的時光,我們的助產師每天會來產後訪視,依我們的需求提供協助,教我們可以怎麼觀察寶寶的需求,以及該怎麼滿足她。樂樂第一晚的表現也很好,目前的睡眠循環大約是2~3小時,所以我們還算有足夠的睡眠。   身為一個剛被生出來的爸爸,要做的事非常多,需要很多的祝福與陪伴。

作者資料

林宜慧

2000~2010年間,攀登過半數台灣百岳,也因熱愛登山與自然, 2011年到荷蘭瓦罕寧恩修習人文地理與生態旅遊後,更走訪英國、菲律賓的生態村,了解各國與自然互動的差異。2013年回到台灣,曾在以立國際服務設計生態x志工旅遊案,帶領志工前往泰國、尼泊爾、柬埔寨各地服務。近年來,除定期參與身心靈課程之外,更與伴侶梁淳禹成立「樸谷工坊」,推廣食農教育與樸門設計,希望讓台灣的環境改善,好好培育自己的下一代。

梁淳禹

台大工管系畢業,曾任社會企業「以立國際服務」營運長,2012 年轉入樸門設計的學習、曾帶著志工走訪緬甸、孟加拉、柬埔寨等地,推廣有機農業。2013年起開始在台灣多處農場,以「帶著技能,環島播種」的技能交換方式,練習樸門設計,並了解農村中的人口外移問題。2014年開始,更試著用食安講座,來推廣自身對於土地正義的維護。2015年初,因伴侶林宜慧懷孕,為了給孩子好的生活環境,搬到宜蘭,過「半農」生活。

基本資料

作者:林宜慧梁淳禹 出版社:遠足文化 書系:生活者 出版日期:2016-01-20 ISBN:9789865787974 城邦書號:A68005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