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心理韌性訓練:德國心理教練帶你平靜面對每天的挑戰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球風行的「RQ」最佳入門!德國讀者口碑延燒! 內心平靜的人勝出! 歐美商業教育界正風行的「RQ」(心理韌性商數),是成功、幸福和健康的關鍵心理素質! 本書傳授你10種提升RQ的方法,助你在每個挑戰中聰明運用有限資源,做最好的決定。 企業界最信賴的心理訓練專家預言:心理韌性將廣泛運用在企業的健康管理及員工挑選與訓練上! 有成就的人士顯然具有一種不同於他人的特質:內心平靜。 他們能克服生命中的困境,不受人際問題的影響,即使處於高壓環境也不會表現失常。 這種優質的心理韌性,讓人有明確的努力目標,有行動的貫徹力與自制力,並能快速降低生活遭遇的負面性,並因此獲得個人成就與身心健康。 德國心理學博士、韌性訓練專家穆藍納透過本書,帶領你展開一場通往自我生命的精采旅程,成為具有高度心理韌性的人。 高「RQ」者的特徵 ◎煥發著自信、樂觀的精神。 ◎具備良好的理解力與判斷力,能透徹分析情況。 ◎整體表現很平衡,很了解自己。 ◎擁有內在的平靜。 ◎會設定清楚的目標,並以堅持不懈及高度自律,持續朝目標邁進。 ◎懷有同理心,願意放下既定的想法,傾聽他人的心聲。 ◎有幽默感,能把負面事物當成生活的一部分。 無須臥薪嘗膽更不必苦練木人樁, 連國家代表隊球員都驚嘆: 提升心理韌性,竟然一點都不難! 面對一場艱困的比賽時—— 不該把注意力放在對手的長處,或自己的短處上, 而是加緊回想自己的強項,讓曾有過的出色表現歷歷在目。 比賽進行時—— 專注於當前的活動,不受任何驕傲自滿或灰心沮喪的想法牽引。 中場休息時間—— 要徹底擺脫比賽的壓力,下半場開始時,身心便能處於最佳應戰狀態。 此外,不斷提醒自己—— 比賽獲勝並不是一切,而是應該讓自己展現最好的一面, 然後昂首闊步離開球場。

目錄

〈推薦序〉逆轉困局最關鍵的心理素質 〈作者序〉不只是一套心理訓練法 〈前 言〉茫然面對無盡的選擇,是現代人普遍的困境 1 為什麼需要心理韌性? ——人如果無法在自己的處境裡發現意義,便幾乎落入了人生最慘的景況。 大屠殺倖存者教我們的事—心理韌性的優異個案 真正的成功者未被發現的強項 2 你有多少心理韌性? ——高心理韌性者,能精明地運用本身有限的資源,準確找出產生負面情緒的原因,不會把資源浪費在無法改變的事物上。 你當然擁有心理韌性 心理韌性的七大組成要素 「調整情緒」代表高RQ 者追求幸福的意志 3 達到真正成功的基本前提 ——心理韌性並非努力的目標,而是重要的心理能力。如果不曾問自己成功究竟意味著什麼,提升心理韌性就白費工夫了!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五項人類基本心理需求 人類基本心理需求與心理韌性 為什麼基本心理需求無法均衡地得到滿足? 改變自己,而不是外在的環境 4 提升心理韌性的十種技巧 ——請不要把十種技巧當成一整套訓練計畫,奮力逐項訓練自己。可以輕鬆當成靈感的泉源,從中挑選適合自己的開始進行。 我們能有更強的心理韌性—神經生物學研究成果 提升心理韌性的十種技巧 技巧一 愛它、改變它或離開它 技巧二 檢視自我能力的影響範圍 技巧三 形塑新思維的能力 技巧四 測知情緒的變化 技巧五 融化心海裡的冰山 技巧六 避開思維的陷阱 技巧七 覺察事物的正面性 技巧八 提升專注力 技巧九 建立與他人的連結 技巧十 發揮仁愛的精神 5 賈伯斯的心理韌性指數有多高? ——在你的性格裡,有多少「賈伯斯」? 賈伯斯與七大心理韌性要素 賈伯斯最強的心理韌性要素 賈伯斯最弱的心理韌性要素 賈伯斯與五項人類基本心理需求 另類思考—心理教練師的一些建議 〈後記〉不是結語,而是期許與祝福

序跋

不只是一套心理訓練法
  二○○九年六月,我和心理諮商所的工作伙伴萊侯德.普萊斯一起搭乘飛機,風塵僕僕地前往美國亞利桑那州首府鳳凰城,全程飛行時間長達十四個小時,而且夜間在達拉斯轉機時,還等了三個鐘頭。我們抵達目的地後,由於長途飛行而顯得相當疲累,而且還必須忍受炎夏的高溫,當時我內心完全沒有預期,即將在這個乾燥酷熱的沙漠城市裡,被「心理韌性」這個主題深深打動。   在我們設於法蘭克福的心理諮商所裡,普萊斯是最早對於心理韌性這個領域懷有真正熱情的諮商專家。他當時主張,我們應該和總部設於鳳凰城的「適性化學習系統諮商中心」通力合作,因為這家美國私人機構不僅在企業心理諮商方面非常著名,它所開發的心理韌性訓練,還位居全球領先地位。普萊斯雖是一位長期從事企業諮商服務的經理人,但我知道,他對於這套心理韌性訓練的關注,遠不只因為它能為我們的心理諮商所帶來獲利的商機。一開始,我個人則盤算,投入心理韌性這個新領域,一方面可以為我們的心理諮商所開拓客源,另一方面,我還可以透過這個新的主題,在德國的企業員工教育訓練以及內部組織發展的心理諮商領域裡,重新定位自己。   我們從德國啟程前,已事先與適性化學習系統諮商中心的兩位負責人迪恩.貝克和安德魯.夏帖約好會面的時間,於抵達鳳凰城的隔天,在我們下榻的飯店碰頭。接下來幾天,他們向我們介紹心理韌性這個領域的專業知識與訓練方法。我當時聽得很興奮,因為我知道,這家諮商機構的共同負責人夏帖是這方面的權威,曾在國際知名的心理學教授馬丁.賽利曼和阿宏.倍科領導的賓州大學研究團隊裡,從事心理韌性研究前後長達十年之久。我曾在心理學研究所攻讀認知行為治療,就我所知,這兩位學者至今仍被奉為當代心理學先驅,而且全世界各大學的心理學系,幾乎無不教授他們所開創的心理學理論與方法。 夏帖後來決定離開賓州大學,與貝克著手修改賽利曼教授的研究團隊所開發的心理韌性訓練,以因應企業界在人力資源與教育訓練方面的需求。這套經過他們調整過的訓練方法,之後確實在應用層面上收到廣大的效果。我們雙方在鳳凰城碰面後,夏帖便積極引導我進入心理韌性這個新領域,他對我說的話,至今我仍記憶猶新:「穆藍納,心理韌性是一個人能否獲得成功、幸福和健康的關鍵,這種心理特質,其實不只是一套心理訓練或某種教育、某種能力。」   當時,我對於夏帖這番話充滿懷疑。我是專業的心理學家,已取得博士學位,為何對於能讓人成功、幸福和健康的心理韌性只是略有耳聞?為何那時的德國心理學界熟知這個領域的專家寥寥無幾?這是否又是美國人(但夏帖其實原籍澳洲)打算大力推銷這種新款心理諮商產品,所想出的行銷花招?   接觸心理韌性這個領域多年後,現在的我,對於夏帖起初向我介紹心理韌性時所說的那番話深信不疑,因為,我已在密集從事個人及團體心理韌性訓練的過程中,親自驗證了那些話的真實性,而且還透過這方面的自我訓練,讓自己變得比以前更成功、幸福和健康。特別要在此一提的是,我和普萊斯、貝克以及夏帖還發展出深厚的情誼,我們分別在大西洋兩岸推動心理韌性的訓練,也拜這項跨國合作之賜,才有本書的撰寫與出版。   在本書中,我除了盡獻我所學的心理學知識,更想呈現適性化學習系統諮商中心對於心理韌性的研究成果。除了本書第三章〈達到真正成功的基本前提〉,在第四章〈提升心理韌性的十種技巧〉中的第八項技巧「提升專注力」和第十項技巧「發揮仁愛的精神」的討論裡,不斷提到適性化學習系統諮商中心的訓練方式與實際運用的經驗。   此外,我還要指出,《構成心理韌性的要素》這本由夏帖和凱倫.里維屈合著的英文書籍,為我在這方面提供相當重要的知識基礎。在此,我要特別感謝貝克和夏帖對我的信任,以及連繫我們彼此的那份友誼。   最後,我要對我的同事普萊斯表達謝意,他那不凡的洞察力,讓他比同業更早意識到潛藏於人類內在世界的那股強大的心理韌性。

內文試閱

【前言】茫然面對無盡的選擇,是現代人普遍的困境
  身為西方人,應該正視這樣一個明確事實-西方的先進國家對於如何促進人民的成功與幸福,已達到前所未有的理想狀態:我們擁有相當完備的教育系統,連貧窮家庭的子弟也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絕佳的醫療保健體系已延長了平均壽命;還有各式各樣的商業及社會保險,可以讓一個人即使處於艱困的生活境況,也能得到起碼的生存保障。此外,現在還有許多職業選擇的自由,已不像先人那樣,一輩子只有一、兩種就業的可能性。   照理說,現代西方人的生活滿意度應該居高不下才是,然而,實際的情況並非如此。許多人往往必須去過落後國家度假之後,才能深切體會自己身為西方人的幸福。當兩個星期的海外假期結束、整裝返國,他們便紛紛把自己在第三世界所經歷的現實拋諸腦後,再度把注意力放在鄰居那輛新買的車子、同事被上司提拔……這些令自己羨嫉不已的事情上。   儘管西方人的生活條件明顯優於落後國家的人民,但最近這幾十年來,西方人罹患心理疾病(比如恐慌症,尤其是憂鬱症)的比例卻不斷攀升,似乎未見減緩的趨勢。西方世界雖已為人民創造促進幸福與成功的外在基本條件,看似擁有了一切,可以充滿希望地迎向未來,但憂鬱症卻也悄悄蔓延;人越來越憂傷,越來越覺得沒有希望。   德國猶太裔精神分析學家暨人本主義哲學家弗洛姆,在三十幾年前發表的著作《占有還是存在》,對於當前的現代社會而言,反而更有啟發性。這位大學者曾在晚年對世人提出這樣的警告:現代社會的人高度專注於自己所「占有」的東西,到頭來可能會發現,人生或許不只是「占有」,它還是一個「存在」的過程!   提到人的「存在」,或許你會跟我一樣,馬上想到笛卡兒的名句「我思故我在」。我現在所要討論的,卻不是這位十七世紀哲學家對於存在的思辨,而是現代心理學的一項相當重要的研究成果:我們的思考方式,對於我們的存在狀態有關鍵性的影響。當個體遭遇困頓的處境,並認為自己無法改變時,便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如果還以這種心態過生活,就會讓自己變得更抑鬱煩悶。   然而,有些身處逆境的人卻能積極努力,重新振作自己。許許多多例子可以證明,這種正向思考的人生態度,與個體實際遭逢的境況或承受的命運並無關連。美國汽車大王亨利.福特曾說過一句名言:「不管你認為自己能,或者你認為自己不能,你的想法通常都是對的!」這句話千真萬確,因為,我們的思維會影響事情的發生與演變。   前所未有的自由竟成為沉重壓力   為何最近這幾十年,我們透過許多努力,希望人類能更幸福、更有成就,最後卻適得其反?為何會出現這種弔詭的現象?對此,許多專家學者曾解釋,這是因為現代社會的複雜度和機動性與日俱增,而讓人覺得力不能勝。從前我在進行團體諮商時,經常對學員們提出這個看法,往往會有許多人毫無異議地贊同這個觀點。不過,我後來卻另有不同的見解:讓現代人備感壓力的,不是生活的複雜度與機動性,而是他們可以獲得從前的世代未曾擁有的自由,但正是這種高度自由,讓現代人覺得不堪負荷,甚至因而失去盼望。   為何會出現這種演變?因為,在現代社會裡,所有的機會和可能性已對個體開放,所以,個體幾乎只能把自己的失敗歸咎於自我能力的不足,當個體無法達到更理想的目標時,只能自己負起責任。   難道不是如此?在規畫完善的社會環境裡,造成個人困頓的外在原因-諸如對女性的壓迫、嚴重的社會歧視、戰爭或權威結構等-已逐一消失,個人對於自己遭逢的挫折與磨難,已無從推諉責任。   相較於上述那些不公不義的對待,高度的自由對於現代人的影響更大,而且涉及的面向完全不同。誠如維也納猶太裔精神醫學家維克多.弗蘭克所言:「人類最後的自由,就是可以自行決定自己對於人事物的態度。」沒錯,我們現代人已取得前所未有的自由,已成為自我人生的幸福或不幸的打造者。有鑒於此,人類需要進一步擴展自我,也就是建立全新的自我意識,然而,人類真實的生存狀態卻如同奧地利動物行為學家康拉德.羅倫茲曾寫下的一句話:「我們其實還處於猿猴尚未完全演化成人類的過渡階段。」   所謂的自我意識,就是指個人覺得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已足以獲得幸福,而且「有能力」避開媒體與外在環境所宣揚的那些價值觀對個人所造成的成就壓力。 具有自我意識的人應該關注生命的充實,而不是一味講求效益,一如弗萊堡大學心理學教授沃夫岡.羅特所說的:「為了拯救人類的世界,我們不宜再提出關於人類思考與行動的效益問題,而應該討論如何讓人類獲得生命的充實,亦即撇除周遭盛行的消費文化,轉而探討:人如果要實現自我,到底真正的需要是什麼?」   即使我們可以用十足的勇氣和決心,以及樂觀的精神,從存在於現實的數千種途徑中擇一前進,然而,這樣的自我意識卻也無法避免選擇錯誤的風險。因此,許多人認為,這種選擇的自由根本不是什麼人生的機會,而是沉重的負擔。甚至還有不少人為了逃避這種選擇的自由,而希望回到從前那個選擇較少的時代:男人子繼父業,女人二十一歲結婚,二十二歲生下第一個孩子。當時的人雖然選擇的機會不多,至少對於人生還擁有明確的方向感。   在這裡,我倒希望你不會有這種念頭。新斯多噶學派的希臘哲學家愛比克泰德,早在西元第一世紀初期已經為我們指出:真正重要的,不是讓我們有所感觸的事物本身(即選擇的對象),而是「我們對於事物所抱持的觀點」。   現在的年輕人在面對許多選擇時,如何知道該走哪一條路才是正確的?如果跟隨絕大多數的人,努力走上大眾傳媒每天向我們不斷灌輸的那條風光大道,難道不更理所當然?   媒體總是不斷對我們疲勞轟炸-為了過一個幸福而成功的人生,你必須擁有這個和那個-而且這類觀念還會進一步強化大眾對於人生的方向感與掌控力。在這樣的思維脈絡下,我們這個世界的英雄並不是為公眾無私付出的人,而是功成名就的人士,像蘋果公司前執行長賈伯斯、臉書創辦人祖克柏,以及各大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這些可能被刊登在雜誌封面的成功企業家。   人總是盲目豔羨這些富豪,與他們的法拉利跑車、私人飛機,以及身上穿著的那些昂貴的訂製西裝。然而,有些人會在某個時候覺得,不能再用這種態度過生活;會在某個時候發現,自己其實忽略了內在深切的需求,或因為奉行社會的主流價值而危害他人,或幾乎無法掌握自己與人生;有些人會在某個時候耗盡自己,發現自己已無法繼續走下去,或在某個時候體認到,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或該朝哪個方向前進。   以上就是我多年從事心理諮商與訓練時,經常面對的個案情況,這些案主往往因為無法符合社會流行的價值觀,而深感挫敗或困惑,有時我還會碰到一些心理癱瘓、茫然無助的人,他們的狀態就像四腳朝天、動彈不得的甲蟲,或甚至為了自我保護,而像極了裝死的蟲子,早已放棄選擇的自由,或甚至不再有任何行動,不再為自己張羅什麼。   這些人經常是自己人生不幸的塑造者,不過,他們大部分的人對於這一點並不自知,這些負面的遭遇也未能增強他們的自我意識。   整體上來說,每個人的每項決定都含有犯錯的風險性,選擇的可能性越多,就越可能出現錯誤的決策。這或許可以解釋:全世界有數百萬名外型亮麗、善解人意的單身男女,為何遲遲無法找到合意的伴侶。他們並不是沒有婚配的機會,而是因為選擇的機會過多,總期待下一個對象會更理想。試想,幾十年前,愛情與婚姻方面並沒有像現在有這麼多的選擇,況且這種自由也違反了當時社會普遍的規範與價值。
1 為什麼需要心理韌性? ——人如果無法在自己的處境裡發現意義,便幾乎落入了人生最慘的景況。
  最黑暗的心理風暴   請你假想一下,自己現在正獨自駕駛一艘帆船,在茫茫大海中航行。   你有高超的駕駛技術和豐富的駕駛經驗,曾多次克服疾風暴雨中的驚滔駭浪。幾個小時前,你開始在航行中經歷有生以來最猛烈的暴風雨:風力九至十級,浪高八公尺。現在已是夜晚,氣溫酷寒,在這片黑暗、冷冽,波濤洶湧且危險四伏的海面上,你不僅好幾次差點翻船,後來甚至徹底失去方向感。   由於已二十小時未闔眼入眠,你覺得非常疲累,體能已完全耗盡。但最糟糕的是,你察覺到,內心的絕望感和放棄努力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你看著這些負面感覺逐漸產生,它們也曾出現在前幾次你碰到海上風暴的那些危急時刻。截至目前為止,每次在這種岌岌可危的關頭,你總是可以讓自己擺脫負面的感覺,而且還能繼續奮鬥,以克服難關。你會用「困難總是會過去的!」或「再撐幾個小時就過關了!」這幾句話鼓勵自己,不過,你現在卻漸漸感到,自己最後僅存的精神與肉身的力量逐漸在消退中。   絕望感不斷在你的內心蔓延、擴散。隨後,你開始對自己說一些負面的話:「或許我已經累過頭了⋯⋯」「這都是我自己的過錯⋯⋯」「現在你必須為自己的輕率付出代價⋯⋯」「你就是這樣⋯⋯」   除了絕望感之外,你現在也變得焦慮不安,只能盡最大的努力,控制內心的驚慌。不過,情勢真的很嚴峻,一切似乎已經完蛋了!   後來你抬頭遠望,忽然在兩道巨浪之間,看到燈火出現在遠處的地平線上,此時的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希望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看到燈火,便等帆船再次升上波峰時,往遠方看個仔細。   沒錯!你確實看到幾海里外有座燈塔正發出溫暖的燈光,指示你航向它所在的避風港。 同時你還發現,自己的精神又重新振作起來,似乎擁有無限的活力,已不再感到困倦,內心的絕望與焦慮在瞬間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希望、樂觀與積極。   你並不清楚,這股內在力量乍然來自何處,不過,你可以確定一點:最遲在一小時後,你的帆船就可以抵達那座安全的港口。   大屠殺倖存者教我們的事-心理韌性的優異個案   對於許多正面臨最黑暗的心理風暴的人來說,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弗蘭克教授,或許就是那座帶給人希望的燈塔。   一九四二年,這位奧地利猶太裔精神醫學家,和他的父母及妻子同時遭到納粹逮捕,並被送往位於捷克的特雷津集中營。隔年,父親死於該集中營後,他的妻子便被轉送德北的伯根-貝爾森集中營,後來喪命於該營區,他和母親則被送往波蘭南部的奧許維茲集中營。當他的母親在毒氣室被謀害後,他又被納粹押送到慕尼黑北方的達豪集中營,最後終於在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被抵達的美軍從這座人間煉獄裡解救出來。   弗蘭克教授獲釋沒多久,便著手撰寫他在集中營遭受納粹迫害的經驗,並以書名《向生命說YES!:一位心理醫師在集中營的歷劫記》發表出版。這本德文著作後來成了膾炙人口的全球暢銷書,曾被譯成二十六種語言,英譯本的書名改為《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當時光是在美國的銷售量便高達九百萬冊。   弗蘭克這本著作以及他的生命故事,都是人類精神力量與其不可思議的心理韌性最強而有力的見證。特別是弗蘭克分析他和少數的牢友,能在納粹集中營那種極不人道的環境中存活下來的原因時,更能凸顯這種心理強度。   弗蘭克教授認為,他之所以能在這場浩劫中生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其實不是心理韌性,而是幸運。不過,如果我們仔細閱讀他在納粹大屠殺期間的親身經歷,就會發現,包括他在內的那些倖存者,都擁有高心理韌性者所具備的多項特質。弗蘭克特別提到,在集中營裡,那些對於未來抱持某個目標,而且必須達成該目標的囚徒,擁有較高的生存率。   根據弗蘭克本人的現身說法,他在充滿劫難的集中營裡能大難不死,主要是受一個意念支撐:他當時一直在腦海裡策畫,如何在獲釋之後,向他的學生們談論自己在集中營的經歷與經驗。他不斷地想像未來將出現這樣的場景,因而讓自己承受的一切折磨與苦難獲得了意義感。有些同伴的生存意志力,則來自有朝一日能與親人重逢的期待,所以,他們願意讓自己忍受眼前的痛苦。   而那些懷抱不切實際的希望的囚友,一旦期待落空時,死亡率便立刻竄升。舉例來說,在他被關押的集中營裡,從一九四四年的聖誕節到一九四五年元旦這一週之間,有許多猶太同胞紛紛亡故,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生前都曾殷切期盼能在年底回家過聖誕節。這個期待確實曾增強他們的生存意志力,不過,當事實的發展不符合預期時,他們會立刻喪失最後僅存的生命力!   弗蘭克還在集中營裡發現一種很有效的心理策略:他會讓自己退回內在世界,在心裡感受已不在身邊的妻子的溫暖與愛意,假想自己仍與她相守在一起。同時他還發現,那些與自己被關在一起的同伴,如果能保有務實的樂觀精神,存活的機會就比較高,即使只是隔天能在湯裡吃到一塊馬鈴薯,他們便能受到莫大的鼓舞。他還記得某天晚上,當伙伴們要求他發表談話時,他曾把這個有助於活命的心得與他們分享。其實不只是弗蘭克,所有被關押在集中營的人都知道,那些喜歡把「我對於人生已經沒有期待」這句話掛在嘴邊的人,存活下來的機率真的很小。   弗蘭克提出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見解:   人如果無法在自己的處境裡發現意義,便幾乎落入了人生最慘的景況。   有誰能比從納粹集中營遇劫歸來的弗蘭克更有資格說這句話?他在獲得釋放後,一躍而成為西方重量級心理學家,在心理學界享有極高的聲望,然而,終其一生,他始終維持這個看法,而且在他往後對於一些極具療效的治療方法的討論中,比如一些關於意義治療的論述裡,不斷提到這個觀點。   弗蘭克當時在集中營裡把自己淒慘的遭遇視為一種心理學實驗,他試圖說服自己,如此極端的生活處境,可以讓他經歷並研究人類的行為,這樣的想法也成功地讓他的受苦獲得了意義。一位囚友曾對他說:在集中營裡忍受這些苦難的意義,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家人和後代可以不用再遭受這種痛苦。   顯然,這個生活目標後來賦予他的囚友繼續活下去的動力,也讓他願意承受這些非人的折磨。弗蘭克認為,這種受難者的心理現象,是以有尊嚴的方式承受生活的煎熬,並把它視為重要的人生任務。他還在該書中非常貼切地引用俄國大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一句話:   我只害怕一件事:我配不上我所遭受的苦難。   弗蘭克教授藉由這句話表示,集中營的生活雖然慘絕人寰,卻仍有人可以為自己保留最後的生存尊嚴,而且任何人都無法從他們身上奪走它,亦即個人最後的那份內在的自由。這位享譽國際的精神醫學家,也從這個觀點發展出他那句名言:   人類最後的自由,就是可以自行決定自己對於人事物的態度。   在這個世間其實還存在無數的類似案例,這些案主們都能克服情緒上最難以負荷的情況,並從這些深刻的認知中獲益,最後還能讓自己從逆境中順利脫身。他們的生命故事全都彰顯出,人類本身其實蘊藏著不可思議的精神力量。這種力量,就是「高RQ 者」最具決定性的特質之一,它可以讓個體在遭逢挫敗、面對不明情況或處於壓力狀態時,保持冷靜沉著與樂觀積極的情緒,不至於喪失生活的目標。   請你仔細思量,在自己認識的人當中,有誰曾成功地克服某個艱困的人生關卡?又如何度過這個難關?如果可以的話,也請你回想一下,自己是否曾經歷某幾個困頓的人生階段?本身是否還有未發揮的能力,讓你可以克服這些人生的挑戰?這些自我詢問,就是幫助你發現自己本有的心理韌性的第一步,而且希望你往後能更有意識地善用這種心理能力。   〈心理韌性訓練.核心問句〉   我曾經克服哪個人生風暴?   當時是什麼樣的內在能力,讓我得以超越這莫大的困境?

延伸內容

逆轉困局最關鍵的心理素質
◎文/穆斯塔法.鈞格(德國國家橄欖球隊隊長)   兩年半前,我認識了心理諮商專家丹尼斯.穆藍納,並接觸了他所倡導的「心理韌性」。當時我擔任德國國家十五人制橄欖球隊隊長,由於我們的球隊戰績不佳,在該年度球季的歐洲國家盃橄欖球賽裡,正面臨被降入第二級聯賽的危機。在穆藍納首次為我們這些橄欖球國手進行心理諮商的三天之後,我們必須在分組賽的最後一場比賽對抗強敵西班牙國家隊。   在此之前,我們在分組賽裡一再吞敗,而且我們知道,即將對壘的西班牙隊是一支實力相當堅強的隊伍,德國隊那時不僅必須贏球,而且比分至少要有十二分以上的差距,才能免於從第一級聯賽被降級的命運。當時我們的總教練魯道夫.芬斯特勒用盡一切可能的方法,希望隊員們能在這場比賽裡有最好的表現,全力扭轉國家隊的劣勢。   當他對全體隊員宣布,一位曾踢過橄欖球的心理諮商專家,要來國家隊舉辦一場三小時的團體諮商工作坊時,隊員們反應不一,有些很贊成-特別是效力於國外職業球隊、已熟悉運動心理輔導的國手們-有些比較沒有參賽經驗的新進球員倒覺得這種活動多此一舉,根本沒有必要。身為隊長的我,態度比較中立,既不贊成也不反對。我當時認為,參加這種活動其實也沒什麼損失,而且還對這位心理專家以及他即將提出的討論主題感到好奇。   心理諮商師穆藍納以兩個非常簡單的問題,展開這場團體諮商,並帶動隊員們參與討論的氣氛。首先,穆藍納請大家回想自己曾打過的一場戰績最好的比賽,並思考當時能有如此優異的表現,究竟該歸因於本身的球技、體能,還是心理狀態?接下來,他再請我們回憶自己參加過的一場最糟糕的球賽,並請我們說出,我們認為造成那場球賽挫敗的原因。結果顯示,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隊員覺得,勝敗的關鍵,全在於他們當時的心理狀態。   當時國家橄欖球隊的教練們,對於「運動心理學」這個領域所知甚少,更甭提我們這些隊員了!後來我們才知道,除了我們的體力、球技與戰術能力之外,還有另一個與比賽輸贏息息相關的因素,也就是所謂的「心理強度」或「勝利者心態」,而且並非每位球員都擁有這種心理特質。當然,球員們如果球技或體能不佳而徒有心理強度,並無法讓球隊漂亮地贏球;反之亦然,球員們如果在體能、球技與戰術方面都非常出色,卻缺乏心理強度,同樣無法在比賽時克敵制勝。   根據我本身參與球賽的經驗,我清楚地知道,參賽隊員的抗壓性與心理的堅韌度,對於講求快速的橄欖球至關重要,因為隊員在飛快節奏的比賽裡,只要稍有閃失,比如在傳球時由於手部顫抖而把球傳偏半公分,就有可能讓對方奪球成功。或因為稍微遲疑,沒有及時在剎那間下判斷,便錯過了進一步突破的機會。在我看來,球賽的勝負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受到球隊集體心理狀態的影響。   前德國國家籃球隊總教練德克.鮑爾曼在二○一一年接受《南德日報》專訪中,曾談到目前效力於NBA達拉斯小牛隊的德國籍大前鋒德克.諾威茨基,於二○一一年度率領該隊奪得NBA總冠軍,並獲頒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獎的優異表現,而他在七回合的總決賽最後一場比賽一開始,其實表現得很糟糕。當採訪記者接著請教鮑爾曼教練,這位德國籍職籃明星在這場關鍵性比賽中,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他答道:「諾威茨基在經過上半場球賽低落的表現之後,開始展現內在的抗逆能力,耐心地等候自己回復原本的打球節奏。當己方的球隊處於落後狀態,還能這麼冷靜,這相當不容易。面對這麼巨大的壓力,最後還能逆轉獲勝,這絕對是一項了不起的能力。」   我認為,鮑爾曼教練對於諾威茨基的稱許恰巧說到了本書的重點:「心理韌性」。這項相當正面的心理特質,不只關乎事情的成敗,它甚至還可以讓個體在艱困的、承受高度壓力的情況下,繼續相信自己與自己的能力,保持從容、鎮定的態度。看過這篇報導後,我經常在腦海中回想我認識的那些很優秀的橄欖球員,不論是曾並肩作戰的隊友,或曾在場上對打的對手,事實確實如此:這些球員都有一個共同特徵,他們在碰到困難時,都能沉著應戰,奮起直追,最後逆轉球賽而獲得勝利。   知道自己具備突出的心理強度,對我和所有隊友來說,十分重要。穆藍納博士曾半帶鼓勵地提醒我們這些橄欖球國手:「如果沒有卓越的心理強度,你們的表現根本不可能達到目前的水準。」   這本書對於每位期許自己能有所超越的優秀運動員極具吸引力,因為書中的分析與建議,鼓舞他們訓練並強化自己的樂觀精神、情緒的調控以及目標的設定等心理韌性的組成要素。通常運動員會期待一個不同凡響、前所未聞的方法來改善自己的專業表現。當他們知道,提升心理韌性的方法其實很簡單時,幾乎都大失所望,不過,還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進行這些練習。 比方說:   ◎面對一場艱困的比賽時,不該把注意力放在對手的長處或自己的短處上(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應該加緊回想自己的強項,以及曾有過的出色表現,用仔細而清晰的回憶讓它們歷歷在目,如此一來,便能立即在自己身上動員當下迫切需要的、正面積極的能量。 ◎比賽進行時,必須專注於當前的活動,不讓自己受到任何驕傲自滿或灰心沮喪的想法牽引,這一點非常重要。   ◎中場休息時間,應該徹底擺脫比賽的壓力,等下半場比賽開始時,身心便能處於最佳的應戰狀態。   ◎此外,參賽的運動員還必須不斷提醒自己,比賽的獲勝並不是一切,而是應該讓自己展現最好的一面,然後昂首闊步地離開球場。   這種心理彈性大多時候可以讓球員們逆轉艱困的賽局,贏得最後的勝利,它就是本書所謂的「心理韌性」。擁有這類優質的心理能力,不只對於球賽的競技,甚至對於求學、就業和人生等方面都很重要。   以上的說明,就是我本身一直惦念「心理韌性」這個主題的第二個原因。   橄欖球在德國並不是熱門的球類運動,然而,我在青少年時期所接受的橄欖球訓練卻對我的性格產生了關鍵性的影響。打橄欖球就跟從事大多數的團體球類運動一樣,球員不僅要鍛鍊必要的技巧,還必須克服本身的焦慮與恐懼,當自己的球隊得分落後時,還得積極凝聚團隊的向心力,因此,在這種專業體育訓練下,他們通常都擁有成功人士具備的正向心理特質。   當我有機會仔細拜讀穆藍納博士這本著作後,我才明白,他在書中討論的心理韌性七大組成因素,其實和我從前接受的青少年橄欖球訓練所強調的精神不謀而合。就我所知,德國的青少年橄欖球員必須學習團隊精神,並在協助隊友的要求下,培養本身的同理心,以便知道如何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他們還必須在訓練中加強情緒與行為的掌控力,因為,他們在比賽中可能因為一句錯誤的言詞或手勢,被判離場,最後讓球隊因為損失球員而輸球。   此外,教練團隊還必須培養球員分析及解讀球賽的能力,讓他們可以精確掌握球賽屈居下風或戰敗的原因。這些青少年球員們也必須自我檢討,球賽失利是因為裁判主觀判斷的緣故,還是因為沒有全力改善自己的技巧與體能?是否認為自己是裁判不公的受害者,還是願意為自己的疏忽與錯誤負起責任?我們當然期待接受橄欖球青訓的球員能更樂觀、更有自信,並希望他們明白,可以透過自己的行動與冒險的勇氣,為團隊帶來決定性的貢獻。對這些年輕球員來說,橄欖球的訓練也是一門人生的功課,他們不只應該懂得踢球,還應該穩穩地把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我們希望,他們能為球賽及生活目標而努力,並用自律與自信心-而非傲慢-堅持不懈地達成這些目標。總之,我們希望提升這些青少年球員的心理韌性,並期待這些新生代以後能成為橄欖球界的後起之秀,同時還是幸福、性格成熟、有成就的成年人。   回頭來說我們德國橄欖球隊在歐洲國家盃那場對上西班牙隊的比賽。我們這些橄欖球國手在接受穆藍納博士的團體心理諮商後,雖然還是以些微的差距落敗而被降級至第二級聯賽,但我隊在比賽時的實質表現已出現大幅進步,甚至在該場球賽的最後階段,比數還一度領先對方。之後,穆藍納博士還接受由我擔任隊長的德國國家七人制橄欖球隊(奧運採用的新式橄欖球賽)的委託,為我們這些國手提供運動心理學的輔導與諮商服務。   二○一一年,我們這支國家隊在海德堡舉行的那場橄欖球比賽裡,竟然戲劇性地逆轉得勝,重新晉級原本已不期待能進入的歐洲國家盃第一級聯賽。到了二○一二年,我們這支國家隊的比賽表現已達到相當高度的專業水準,並在第一級聯賽裡站穩了腳跟。我認為,我們這支隊伍後來能有長足的進步,應該歸功於穆藍納博士為隊員們進行的心理韌性訓練與相關的輔導。   你在本書中讀到的內容,或許不全是新穎的心理學知識,不過,卻能具體地讓你在面對生活與各種競賽時,擁有一個全新的架構與方向感,這也是本書除了生動有趣的內容之外,最富有價值的訊息。就請大家跟隨穆藍納博士的帶領,一起進入「心理韌性」這個豐富的主題,享受這場美妙而扣人心弦的學習之旅!

作者資料

丹尼斯.穆藍納(Denis Mourlane)

德國明斯特大學病理心理學博士,是知名心理治療師,也是體育教練協會的心理諮商顧問。 1990年代在法蘭克福開設心理諮商所,專門為跨國企業提供員工教育訓練,及內部組織發展的輔導與諮商服務。 美國的「適性化學習系統諮商中心」是心理韌性訓練與教練式輔導的先驅,全世界已有大量受惠於這套心理訓練的企業員工與主管。穆藍納在法蘭克福的心理諮商所,是這家諮商中心在德國唯一的合作伙伴。這套以研究成果為基礎的心理訓練,以及長期從事心理諮商的經驗,讓穆藍納成為德國和歐洲企業界最活躍、最出色的心理韌性訓練專家。 網站網址:www.mourlane.com E-Mail: dm@mourlane.com

基本資料

作者:丹尼斯.穆藍納(Denis Mourlane) 譯者:莊仲黎 出版社:究竟 書系:心理 出版日期:2015-12-28 ISBN:9789861372143 城邦書號:A490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