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傲慢與偏見》出版200週年全新中譯本 沒讀過這本書,別說你懂愛情! 文學史上最著名的歡喜冤家 珍.奧斯汀最膾炙人口的一部作品 「你的短處就是看誰都不順眼。」伊莉莎白說。 「而妳呢,」達西笑著說,「就是喜歡誤解別人。」 然而,在愛情的面前,他們都得放下傲慢與偏見 毛姆(英國著名小說家和戲劇家)譽為「十大小說名著之一」 英國圖書館員最愛的百大小說Top1 英國BBC票選對女性影響最大的文學作品Top1 英國BBC「大閱讀」(The Big Read)讀者票選世界50大小說Top2 美國《時代》雜誌票選十大浪漫小說Top1 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票選百大永恆經典Top9 澳洲讀者票選史上最佳一○一本書Top1 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 Mail)票選j五十本最偉大書籍之一。 挪威圖書俱樂部舉辦由百位作家票選之百大永恆經典Top8 ◎愛情故事經典原型 《傲慢與偏見》雖非愛情小說的濫觴,卻是此文類的發揚與奠基者,各種經典橋段一應俱全:錯誤的第一印象,懸殊的家世背景,從中作梗的親戚,誤解引起的衝突,戲劇性的重逢場景,令感情增溫的意外事件……。無怪乎自問世以來數度被改編為影集、電影、舞台劇,許多知名作家都相繼投入各種續作、仿作,將角色原型套用到現代故事,例如暢銷書《BJ單身日記》、電影《電子情書》都是以它為本。 ◎不只是愛情小說,也是本描寫人際交往和婚姻相處的妙書 珍.奧斯汀曾謙虛地說她的寫作是「在兩吋的象牙上進行雕刻……寫鄉村的幾個家庭」,然而正是這樣精細的筆觸與聚焦的寫作範圍,讓她將生活上的微小細節和種種人情世故一針見血地描寫出來。例如: 「虛榮和驕傲完全是兩回事,偏偏常常被混著用。驕傲的人不一定虛榮。驕傲關乎的是對自己的看法,虛榮則牽涉到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美滿的婚姻全憑運氣。如果婚前就摸透了對方的脾氣,或是兩人的個性十分相似,都對婚姻幸福一點幫助也沒有,只會導致婚後愈走愈遠,把該吵的都吵完了才算呢;既然是要攜手共度一生,缺點當然是知道的愈少愈好。」 「世事看得多了,不滿也就多了。我日漸相信人心善變,看來是長處的未必是長處,看來講理的未必就可靠。」 ■60年來79種傲慢與偏見譯本,我該讀哪個? 本經典新譯特色: ◎以珍.奧斯汀研究中,最權威的David M. Shapard註解本為底,參考國外研究者的精心考據,務求中譯本文字之精確。 ◎奠基於前人翻譯心血的全新「創作」。 ◎台灣譯界新生代以前輩為師,發揮獨特感性與表演慾,創造出不同以往譯本的調性、敘事節奏與生動對白,忠實卻不古板,賦予經典嶄新的復古面貌。 【專業推薦】 馮品佳〈交通大學外文系特聘教授〉 陳國榮〈中正大學外文系教授〉 陳超明〈實踐大學應外系講座教授〉 黃裕惠〈世新大學英語學系系主任〉 賴慈芸〈師範大學翻譯所教授〉 這本中文譯本,從一開始,譯者就緊緊抓住那幽默、輕快、又處處顯露機伶的文字風格,試圖拉近十九世紀英國與台灣讀者的距離。 ——陳超明(實踐大學應外系講座教授) (譯者)思婷適時引領讀者時空穿梭,模擬兩百年前中文優雅含蓄語言世界,讓每種身分的角色按照奧斯汀調配說出妥當「時代話語」。 ——黃裕惠(世新大學英語學系系主任) 翻譯小說的成敗,就繫諸聲音與節奏。思婷這本譯作,節奏輕快俐落,找回了古靈精怪的珍.奧斯汀,是很精彩的一次演出。 ——賴慈芸(師範大學翻譯所教授) 為每一本經典,找到在當下重新閱讀的理由; 給每一本經典,內容與形式上的雙重新貌。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有條人人信以為真的真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覺得自己缺個太太。   至於這單身漢怎麼想、心裡是什麼感覺,大家也不去管,只要方圓百里內出現這麼一號人物,這條真理立刻在附近人家心裡活動,理直氣壯把對方當成自家女兒的財產。   「班奈特先生,」這天太座開口了,「你聽說沒有,尼德斐莊園終於租出去了。」   班奈特先生回說沒有。   「但真的租出去了,」她又說,「隆格太太剛才來家裡坐,一五一十告訴我了。」   班奈特先生沒搭理她。   「你不想知道是誰租的嗎?」太座不耐煩了。   「妳想告訴我,我也不反對。」   這就算是歡迎她說下去了。   「哎呀,親愛的,我跟你說,隆格太太說啊,這尼德斐莊園,是給個有錢的青年租去了,聽說是北方人,禮拜一乘著私家馬車下來看房子,看得高興了,當場就跟莫里斯先生談妥,說是九月底以前入住,下週末先差家僕過來打掃。」   「姓什麼?」   「賓利。」   「結婚了還是單身?」   「哎!是單身哪,親愛的,我都打聽清楚了!是個有錢的單身漢!每年光利息收入就有四、五千鎊。這下我們家丫頭可好了!」   「怎麼說?這跟我們家丫頭有什麼關係?」   「班奈特先生,」太座回他,「你這人也真討厭!難道你不知道我是在想他娶我們家丫頭嗎。」   「原來他搬來打的是這個算盤。」   「打什麼算盤!胡說八道!不過人家是真的有可能看上我們家丫頭哪,所以他人一到你就去走動走動吧。」   「我看沒這個必要。妳跟幾個丫頭去就好,不然叫她們自己去更好,否則妳這麼漂亮,跟丫頭不相上下,說不定賓利先生最中意妳呢。」   「親愛的,你太抬舉我了。我漂亮是漂亮過,但現在也無心假裝出眾了。女人家啊,女兒都大了,就不該只想著自己的美貌了。」   「到了這節骨眼,女人家也沒多少美貌好想了。」   「反正親愛的,你非去見賓利先生不可,他一到你就去。」   「我才不攬這事兒呢,我跟妳說真的。」   「你也替那幾個丫頭打算打算吧。要是這婚事真的成了,那可不得了。盧卡斯爵士和夫人都打定主意要去了,為的不就是這個?你哪次看過他們拜訪新來的了?真的你非去不可,你不去,我們怎麼去。」   「妳想太多了。我敢說賓利先生一定很樂意接見妳;我還會寫幾句話讓妳帶去,好讓他安心,知道我是打從心底歡迎他娶我女兒,不管看上哪一個都好;不過我要多幫我的莉西美言幾句。」   「我看不要吧;莉西哪裡比其他丫頭強了?她不及珍一半漂亮,也不及麗迪亞一半好脾氣,偏偏你最疼她。」   「那幾個丫頭,看來看去都差不多,沒什麼好誇獎的,」他接著說,「既沒腦筋、又沒心眼,跟外邊的女孩沒什麼兩樣;但是莉西就不同了,她比那幾個丫頭伶俐多了。」   「班奈特先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的親生女兒?你就是愛氣我。也不體諒體諒我神經衰弱。」   「妳誤會我了,親愛的。我怎麼敢不尊重妳的神經?我跟妳的神經認識那麼久了,又常常聽妳煞有其事地提起,少說也聽了二十年有了。」   「唉,你哪裡知道我難受。」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但我是真心希望妳好起來,這樣才能看著年收入四千鎊的青年一個個都搬來做妳的鄰居。」   「那有什麼用,就算來了二十個,你也不會去拜訪人家。」   「你聽我一句,親愛的,要是真的搬來二十個,我一定一個一個都去拜訪。」   班奈特先生這人就是這麼複雜,為人機伶,說話諷刺,寡言內斂,難以捉摸。班奈特太太跟他做了二十三年的夫妻,還是摸不透他的個性。她的個性倒是不難瞭解。這女人家頭腦不好,見識淺薄,陰晴不定,一有不如意,就假想自己神經衰弱。她每天為了幫女兒作媒而奔忙,最高興的就是拜訪鄰居和道聽塗說。   * * *   第二章   班奈特先生還算是打了個頭陣,早早就去拜訪賓利先生。他一直有這個打算,只是嘴巴上拗著太座,說什麼還是不去的好;那天晚上拜訪回來,太座還蒙在鼓裡。當時事情是這樣的,班奈特先生看著二女兒在一旁裝飾帽子,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莉西,妳這頂帽子真漂亮,要是賓利先生喜歡就好了。」   「我們哪裡知道賓利先生喜歡什麼,」孩子的媽忿恨地說,「連面都見不到哪。」   「不過妳忘啦,媽,」伊莉莎白說,「舞會上就見得到了,隆格太太答應說要幫忙引介呢。」   「我才不相信隆格太太那麼好心,她自己有兩個姪女,人又自私,說一套、做一套,像她那種人,不說也罷。」   「我對她也是無話可說,」班奈特先生說,「真慶幸妳不用靠她幫忙。」   班奈特太太不打算理他,但是又管不住自己的嘴,這下倒罵起女兒來了。   「別再咳了吧,凱蒂,我拜託妳!妳也體諒體諒我衰弱的神經,簡直要給妳咳壞了。」   「凱蒂咳得不知好歹,」孩子的爸說,「也不知道要挑時機。」   「我又不是咳來尋開心的。」凱蒂沒好氣地說。   「舞會什麼時候,莉西?」   「半個月後。」   「唉,可不是嘛,」孩子的媽說,「隆格太太要等到舞會前一天才回來,我看也別指望她引介了,她連他的面都沒見過呢。」   「唔,親愛的,這下妳倒佔便宜了,不如由妳引介賓利先生給隆格太太認識吧。」   「想得美喔,班奈特先生,你想得美,我跟賓利先生又沒交情;哪來你這種促狹鬼?」   「我很佩服妳能這樣審慎。只認識兩個禮拜確實稱不上交情。要認清一個人的真面目,兩個禮拜是不夠的。不過就算我們不冒這個險,別人也是肯的;畢竟也要給隆格太太和人家姪女一個機會啊;隆格太太知道妳是一片好意,所以如果妳不幫忙,我只好親自出馬了。」   幾個丫頭都拿眼睛盯著父親。班奈特太太直嚷:「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這樣嚷嚷是什麼意思呢?」他也提高了音量。「是說妳認為這引介的規矩、和對於規矩的講究,全都是胡說八道?我可不這麼想。妳說呢,梅蕊?爸知道妳這丫頭思想深,專看磚頭書,還做摘錄筆記呢。」   梅蕊想說幾句聰明漂亮的話,但力有未逮。   「趁梅蕊整理思緒的時候,」他繼續講,「我們回到賓利先生的話題上。」   「我受夠賓利先生了。」太座嚷起來。   「妳這麼說真是太令我難過了;妳也不早說?要是妳早上就告訴我,我也用不著去拜訪他了。真不湊巧。這下去都去了,想撇清關係也來不及了。」   眼前太太小姐的詫異正好稱了他的意。班奈特太太的詫異或許更勝一籌。等到最初的歡天喜地一過,她立刻改口說她早料到事情會是這樣。   「這才是我的好老爺嘛,班奈特先生!就知道我遲早能說動你的。你這樣寵女兒,怎麼捨得放過這樣一個好人家。哎呀我真是太高興了!你這人也真好玩,既然早上就去了,怎麼現在才說。」   「好啦,凱蒂,這下妳愛怎麼咳就怎麼咳啦。」班奈特先生一邊說一邊走出交誼廳,真累人啊,看這女人高興成這樣。   「爸爸真好呢,丫頭,」門一關上,班奈特太太立刻介面。「我真不曉得妳們以後要怎麼報答他,或是怎麼報答我,畢竟這事我也是出了力的。我們活到這把年紀,這可不是好玩的告訴妳們,還要我們天天出去交際應酬;但是為了孩子,爸媽什麼都肯做。麗迪亞,我的心肝寶貝,妳雖然排行老麼,但是賓利先生肯定會邀妳共舞的。」   「喔!」麗迪亞篤定地說,「我才不擔心這個。我年紀雖然小,但個子比姊姊都還高。」   整個下半夜,幾個女人家都在推算賓利先生什麼時候會回訪,議論著什麼時候可以邀請他來家裡用晚膳。   * * *   第三章   這件事,班奈特太太能問的都問了,五個丫頭也在一旁敲邊鼓,但還是沒辦法從老爺口中套出個所以然,無從得知賓利先生的德行樣貌。太太小姐發動各式各樣的攻勢,大剌剌的也有,旁敲側擊的也有,捕風捉影的也有,全給老爺一一化解。女人家最後不得不向鄰近的盧卡斯夫人打探二手消息。夫人對賓利先生讚譽有加。盧卡斯爵士對他很是滿意,說賓利是個相貌俊美的青年,待人極為和氣,而且錦上添花的是,他打算下次舞會要帶一群先生小姐來。這真真是件可喜的事!熱愛跳舞是戀愛的前兆。人人懷著熱望,都想擄獲賓利先生的心。   「要是大丫頭能當上尼德斐莊園的女主人,」班奈特太太對老爺說,「剩下幾個也都嫁得同樣風光,我這個當媽的就別無所求了。」   過了幾天,賓利先生到班奈特府上回訪,和班奈特先生在書房裡坐了十分鐘。原本他期待獲准見到小姐,盛傳五姊妹花容月貌,到頭來卻只見到班奈特先生的面,反不如幾位小姐好運氣,從樓上窗戶能看見他穿藍色外套、騎黑色駿馬。   邀宴的請柬不久就發了出去,班奈特太太張羅好菜色,勢在贏得賢慧的美名。這時回柬來了,一切只得順延,賓利先生次日得去倫敦一趟,恕難接受府上邀宴盛情云云。班奈特太太心裡很不是滋味,他才剛到赫福德郡沒幾天,在倫敦那邊能有什麼要事?她開始擔心他行蹤不定、來去翩翩,不肯安分在尼德斐莊園定居。盧卡斯夫人一席話讓她寬了心,說他這趟上倫敦,為的是要接人下來參加舞會;不久便有傳聞說,賓利先生會帶十二位小姐和七位紳士回來;女人家聽了心裡一沉,這人數會不會太多了點;但到了舞會前夕又放心了,聽說不是十二位—賓利先生這趟去倫敦,只會帶六位小姐下來,五位是自家姊妹,另一位則是表親。待到這一行人走進會場,前前後後加起來也不過五位:賓利先生和賓利家兩位小姐,另外則是大小姐的丈夫和一位青年。   賓利先生是位儀表堂堂的紳士,面容和藹可親,舉止隨和大方。賓利家的小姐雍容閒雅,一派大家閨秀風範。至於另外兩位男士,姊夫賀世特先生徒具紳士外表,而友人達西先生卻迅速抓住全場目光。達西先生溫文儒雅,體格修長,相貌英挺,氣質高尚,抵達不過五分鐘,場內便盛傳其家業利息超過一萬鎊。鄉紳誇他英姿煥發,太太小姐讚他俊美更在賓利先生之上,他受人垂青了大半夜,下半夜卻因不懂禮數而人緣盡散。大家說他驕傲自負、難以取悅。饒是他在德貝郡的家業再大,也免不了要惹人非議,說他面目可憎,不配與其友人相提並論。   賓利先生三兩下就跟會場上的要人熟稔起來;他的個性直爽活潑,跳起舞來是一支接著一支,還氣惱舞會散場得早,說來日要在尼德斐莊園再辦,為人厚道自不在話下,和其友人南轅北轍。達西先生只和賓利先生的姊妹跳舞,先和已出嫁的賀世特太太跳,再和未出嫁的賓利小姐跳,對於人家介紹其他女賓的好意一概回絕,整個晚上就在舞會廳裡閒逛,偶爾和賓利一家人聊個一兩句。這下大家都認清他的為人了。世界上怎麼會有人像他這麼陰陽怪氣、不可一世,最好永遠都別再踏進赫福德郡一步。群情憤慨之中,又以班奈特太太最為激動,她本來就看不慣達西先生的舉止,後來對他的態度更是從厭惡轉為怨恨,誰教他冷落她女兒呢。   伊莉莎白.班奈特因為男賓少,只得休息兩支舞,坐下來的時候,達西先生剛好站在附近,正在那邊跟賓利先生搭話,湊巧讓她聽見。賓利先生暫離舞池勸他朋友下場跳舞。   「來吧,達西,」他說,「你非跳不可,我看你一個人站著也無聊,不如跳支舞吧。」   「真的不用了。你知道我討厭跳舞,熟人另當別論,像這樣的場合我實在沒理由跳。你兩個姊妹都有舞伴了。其他女人要我跳簡直是處罰我。」   「誰像你這樣講究,」賓利先生朗聲道,「挑肥揀瘦的!說真的,我生平第一次在舞會遇上那麼多可愛的小姐,其中還有好幾位絕代佳人。」   「你的舞伴是全場唯一稱得上漂亮的。」達西先生看了看班家的長女。   「喔!她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小姐!她妹妹就坐在你後面,長得也很漂亮,而且,我敢保證,人見人愛。我請我的舞伴幫你引介引介。」   「你說哪一位?」說著他回過頭,瞧了瞧伊莉莎白,和她對上了眼,便收回視線,冷冰冰地說:「她還可以;但沒有漂亮到讓我心動;我也沒心情去抬舉受人冷落的小姐。你還是回舞池欣賞你舞伴的笑臉,別在這裡跟我窮耗時間。」   賓利先生回到舞池;達西先生走遠了。伊莉莎白坐著不動,對這個人無甚好感,不過還是興高采烈地把這段經過跟親朋好友說了。她生性開朗活潑,但凡好笑的事情都不放過。   班奈特一家稱得上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尼德斐莊園那家人對大女兒的賞識,班奈特太太都看在眼裡。賓利先生邀珍跳了兩次舞,賓利小姐對珍也是另眼相看。珍因此很得意,稱得上跟班奈特太太一樣得意,只是不像班奈特太太那樣露骨而已,連伊莉莎白也感染到她的歡愉。梅蕊聽見人家在賓利小姐面前提到自己,說她是鄰近一帶的才女。凱瑟琳和麗迪亞運氣不錯,整個晚上都有人邀舞,在她們看來,參加舞會最要緊的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於是太太小姐歡歡喜喜地回到朗堡,班奈特府上就住在這個村子裡,還是這地方的名門。到家時,班奈特先生還醒著。這人平常只要一拿起書就忘了時間,這天晚上則是因為太想知道舞會的結果,畢竟大家期望那麼高。本來以為太座會對賓利先生失望透頂,但他隨即發現事實和他想的完全兩樣。   「喔!班奈特先生,」她一進門就嚷嚷,「今天晚上真是太好玩了!舞會真是太棒了!要是你也在就好了。看看我們家珍多受歡迎,我簡直不知怎麼說才好。大家都誇她漂亮;賓利先生也覺得她很美,還邀她跳了兩次舞。兩次耶,親愛的!他真的和她跳了兩次!場子裡人那麼多,他就只和她跳了兩次。他最初先邀請盧卡斯家的大小姐,我氣得肺都要炸了,看他們兩個在那裡跳的!不過,但是,他根本不中意她,誰有辦法喜歡她啊,你說是不是。接著珍和舞伴從排頭跳到排尾,他一見驚為天人,四處請教珍的芳名,託人幫忙引介,邀請珍跳了接下來的兩支。再來兩支他和金恩小姐跳;接下去兩支他和瑪利亞.盧卡斯跳;然後他又邀了珍跳了兩支;再邀莉西跳了兩支;接著的法國快舞—」   「這人也不可憐可憐我,」老爺不耐煩了,「好歹也少跳幾支嘛!我的天,別再跟我說他的舞伴了!他怎麼不跳個一支就扭傷腳踝呢?」   「喔,親愛的,」班奈特太太繼續說,「我好喜歡賓利這孩子,長得好生俊俏!姊姊妹妹也漂亮,身上穿的禮服是我看過最華麗的,我敢說賀世特太太禮服上的蕾絲—」   說到這裡她又給打斷了。班奈特先生對華服不感興趣,她不得不另外找話茬兒,於是便加油添醋地刻薄起達西先生的無禮惡行。   「不過我告訴你,」末了她又補上一句,「我們家莉西也沒損失,不合他的意又怎樣?再沒見過這麼面目可憎的人,用不著拿熱臉貼他的冷屁股。那麼高傲又那麼自負,誰受得了!整個晚上這裡逛逛,那裡走走,自以為高高在上!不夠漂亮不屑共舞是吧?要是你在就好了,親愛的,可以好好羞辱他一頓!實在太可惡了這個人。」

作者資料

珍.奧斯汀(Jane Austen)

英國文學史上公認的才女,卻四十二歲便英年早逝,終生未婚,留下六部不朽的長篇小說,包括:《傲慢與偏見》、《理性與感性》、《艾瑪》、《曼斯菲爾德莊園》、《勸導》與《諾桑傑寺院》。 她世居平靜的鄉村生活,過著當時英國中產階級的家庭生活,絕少與外界接觸,故其所描寫的作品,均以她所熟悉的英國鄉村社會的風俗習慣、男女交往、戀愛、婚姻等,述及的層面雖狹小,卻充滿生動、真實和機智,字裡行間洋溢古典氣息。其中《傲慢與偏見》是她最風行的小說,也是贏得人們喜愛和聞名後世的不朽作品。 相關著作:《傲慢與偏見》

基本資料

作者:珍.奧斯汀(Jane Austen) 譯者:張思婷 出版社:漫遊者 書系:經典 出版日期:2015-09-10 ISBN:9789865671655 城邦書號:A10202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3.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