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

  • 作者:路嘉怡
  • 出版社:啟動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7-2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有時候幸福就是,雖然有很多討厭的小事 還是可以找到方法,一笑置之的往前走下去 她為愛而生,她不玩會死,她是最懂愛的女人。 她盡情地在旅行、生活與愛之間,從少女到人妻,她幸福,然而,幸福就是完美的全部嗎? 路嘉怡最新兩性散文《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讓我們更深刻地了解愛的定義,從朋友的戀愛故事、共同的青春回憶、婚後的點點滴滴,一起成長後的面對的改變課題。 在這場人生的競賽中,她也下了許多有趣的註解,跟用生命探索來的體悟: ◎結婚好不好? 「結婚好不好?」當然結婚好,但結了婚還是一樣有著那些談戀愛的困擾啊,也多了些結了婚才懂的甜蜜與安定啊,我老是這樣回答。這個問題就跟「談戀愛好不好?」是一樣的意義,它沒有必然的答案。 把婚姻生活當作一輩子的雙人心靈成長營,好像也不錯,畢竟老妹就是很愛追求什麼心靈成長、跟靈魂和解之類的事,這樣,剛好而已。 ◎曖昧是什麼? 曖昧就是,嗯,比靈魂誠實的身體會不由自主地想跟他有些肢體碰觸,看到他會有點開心(但也只有一點),什麼事都很容易想到他,也許還不到戀愛感,但跟他在一起總是感到安心滿足。 ◎不對的戀愛 有些時候,我們總是花了很多的時間,談了不對的戀愛,浪費了好多的精神氣力。其實女生心裡隱約是知道的,當你看到他身邊一些很小很細微的關鍵事物,你就大概猜得出男人是個什麼樣的人了。只是,那就像是傻呼呼的遇上了詐騙集團,一腳踏了進去,越陷越深,直到後來發現不對時,反而會希望詐騙集團說的理由是千真萬確的,就算狗屁不通也矇著眼捂著耳信了。 ◎給年少時代 是那時候不懂,為何我們如此相愛,卻又如此令對方心碎。那時候也不可能知道,生命自有美妙安排,所有過程像是一塊塊拼圖那樣、缺一不可的,拼成了今日的你我。 ◎生命的和解 跟生命和解的方式有很多,當然你也有權利選擇停留在原地、怨恨著老天爺這一切的不公平,或者,你更可以用正面積極的態度和行為補償自己,弭平心裡那個巨大的缺口,而不致遺憾。 ◎那些愛的練習 先道歉的人其實一點都沒有輸,我們必須時刻提醒自己,先道歉的行為絕對是愛情中值得被尊敬的隱形寶藏,雖然沒有令人印象深刻、盛氣凌人的氣勢,看來是如此的卑微謙遜,那卻是愛情當中最寶貴的練習,對自己,對你愛的人,對於彼此,都是。 除了體悟之外,還有她丟下甜姐兒形象的深刻告白,戲稱到了四十歲後已經到了「老娘」階段的路嘉怡,讓讀者更明白在青春的過程中,那些拚命努力又不是那麼OK的過程裡,我們如何,盡情地去過每一天。

目錄

Ch1. 於是你們找我討論愛情 於是你們找我討論愛情 他可愛的時候很少 幸福傳染病 如果這都不是戀人,那什麼才是戀人? 十二星座的四字箴言 為何不說想念了? 小壯弟的推銷文 他的自私與刻薄 壞掉了的男人 現在都沒了,我們要說什麼未來? Ch2.人生的競賽 我想寫篇文章來安慰你 人生的競賽 雪地中的yes I do! 乾兒子 你好不好? 從男人變爸爸 過盡千帆的愛情 有一種愛情叫做進元與美麗 Ch3.老娘的自白 受虐者人格 少在那邊 四十歲,不可怕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 老妹的信仰 老娘的自白 一夕變大人 長大很煩 明天的太陽依然會照常昇起 Ch4.你像個孩子似的 寫依賴 天空很大的地方 每個男人的內心都住著個小男孩 禮物大戰 白沙發 有一種愛情練習叫做道歉 你像個孩子似的 客家媳婦的除夕與清明初體驗 惱羞成怒 情人眼裡的一粒砂 Ch5.撿起散落一地的青春 後青春期 撿起散落一地的青春 我把青春留給了你 青春無畏

序跋

作者序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是當我開始著手寫這本書時,最難以克服的關卡。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是我最常跟編輯好友拖稿的理由,很無賴卻是真實。      她總是體貼的點點頭說,「好,我可以等你」。只是我想,三十出頭的她,一定無法真正暸解,這箇中充滿掙扎的、有無奈也有欣喜的,人生的新階段。      有時就像那隻又被毛線球纏住的貓咪,也是自己愛玩,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蹈覆轍,雖是不同捆花色材質的毛線球,卻依舊被困住了。      這回被什麼困住了呢。也許是婚姻,或者是年紀。而庸人自擾不已。      首先來說婚姻這回事。      那許多來自於別人的故事、關於失敗婚姻的心理恐嚇,並不會因為自己結了婚、甚至感覺婚姻幸福而消失。那些恐嚇如同深夜裡的鬼故事般,總是會在你感覺脆弱的時候,從腦海中發酵、擴大、進而全面席捲你的意識。甚至你會願意像個悲劇英雄般的相信,這的確是個詛咒,我們的愛情,就如同那些人所說的,在踏上紅毯的那一刻,也走進了墳墓。      也許只是為了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這麼自導自演、按著別人口中的劇情走法,把輕鬆愛情生活小品編成了一齣淒美史詩浪漫大悲劇。回頭一看,觀眾早已全都打著哈欠跑光了,只剩下自己那樣可笑的顧影自憐。      其實,從結婚之後,就有很多身旁朋友急著問我,「結婚好不好?」當然結婚好,但結了婚還是一樣有著那些談戀愛的困擾啊,也多了些結了婚才懂的甜蜜與安定啊,我老是這樣回答。這個問題就跟「談戀愛好不好?」是一樣的意義,它沒有必然的答案。如果一定要我給個答案,我只會說,「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嘗試的進階戀愛方式,有趣也充滿挑戰。」      當然可以選擇在婚後把所有戀愛的問題都推給婚姻這只合約,或是你說,這樣的形式。但同樣的,我們也可以選擇在婚姻裡面解決所有愛情的困難。說實在的,很多時候,「婚姻」背上了好無辜的黑鍋,連我都曾經困惑。      只是轉念之間,撥雲見日之際,終於是還了婚姻關係一個清白。      再來,關於年紀。      四十歲聽起來是個好可怕的數字,比三十可怕多了。四十歲代表了身體機能包括健康美貌身材一定毫無疑問的走向下坡,是緩降坡或陡降坡就靠自己努力了。四十歲代表(無意外的話)人生過了差不多一半了,什麼夢想呀抱負呀即將成為腦中空洞的絕響,對未來好像也沒什麼好期盼的了。最可怕的是,四十歲的女人,你再不好好考慮生孩子的事,可能就快要沒有機會了。      不論是生理上或心理上,四十歲的確可以是一個把人逼向絕境的數字。      只是當我環顧身邊那些快樂豁達的姐姐們,我又看到一個全新的美麗世界。「如果說,過了三十歲後你會活得更篤定,那麼過了四十歲,你就會更淡定了。」姐姐們如是說。      漸漸地,四十歲過了半年,終於嗅到點兒那樣的味道,慢慢體會雲淡風輕的心境,很多事情沒有年少時的堅持,那尖銳傷人刺蝟的刺軟化成像是矽膠的彈性,容易放過別人也更加能夠放過自己,這世上沒什麼大不了的,所有的情緒開始朝向內在尋求解決的方法。簡單點來說,「學會和世界和解的方式」應該是比較貼切的表達。      然後開始吃中藥調養身體,於是開始努力健身創造從未有過的漂亮體態,決意放棄那長久以來自恃的美好天賦而努力著,這是我四十歲的開始,從未體驗過的美好,那走過低潮幽谷後的向上爬升,比天生的優勢更加迷人踏實。      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這狀況一定會持續在生命中發生,只是我終於懂了,這是人生的常態,無關婚姻,也無關年紀,而現在的我,可是又多了一點智慧來面對困境。   

內文試閱

  【壞掉了的男人】   Blaire最近變了,習慣纏繞眉宇間的憂鬱緊張被甜甜的笑容取代了,一種戀愛的氣味,像季節限定的草莓蛋糕那樣的,總是在經過她身邊時,撲鼻而來。她說才沒有呢,只是最近跟那個叫做大介的寵物店老闆走得比較近。喔,原來是那個老是綁著個馬尾,笑聲很大,愛穿叩叩叩皮鞋被我們笑說假搖滾客,單身至少一個世紀之久的,大介啊。   Blaire是個好女人,我的意思是說,她雖然也有情緒失控的瘋狂時候,但是在戀愛裡面,她是個勇於付出、衝鋒陷陣的聖鬥士,甚至,遇上了那些艱難痛苦的過程,她也沒在怕的,「吃苦當吃補」這句格言,用在她戀愛的歷程中,好像再恰當也不過。   只是那個大介,似乎是個豔福不淺的男人,遊走於風流倜儻與酒店男公關一線之隔間的帥氣造型,開朗外向又交遊廣闊,身邊想當然爾的圍繞著各型各款的女人,可也確實從沒見過他,真正認過了誰。   本以為,Blaire的出現終於可以改變大介的單身漂泊生涯,只是這件事啊,可沒我們想像得那麼簡單。   就算遇上了一個相處總是歡樂愉快、有共同興趣嗜好、願意體貼包容,甚至照顧他的女人,而這女人不僅有才華、聰明風趣也充滿迷人魅力,但他依然不願意投身於一段穩定關係之中啊。   「你有沒有想過,你是不是壞掉了?」有一天我忍不住這樣的問了大介。   「蛤……?」他標準的「蛤式回答」,問五句話裡一定至少有三句「蛤」,「蛤」所代表的背後意義並不是聽不懂或是沒聽清楚,而是不知該怎麼反應,於是用拖長音的「蛤」來延遲回答的時間,或是更多時候,直接用「蛤」來裝傻就混過去了。   「我說,你是不是壞掉了,失去了談戀愛的勇氣與能力?」蛤式回答對我完全不管用,翻完白眼後,我是一定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多話的他難得沈默了半响,看著我,「嗯,我想有可能吧!」   得到了向來浮誇的男人異常誠懇的回答,霎時間我有點不太習慣,閉上了犀利的嘴,竟覺得有點茫然。   壞掉了,真的是壞掉了嗎?   環顧周遭朋友圈,仔細思考,真的有些「壞掉了」的男人啊。對,壞掉的大部分都是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單身的女人通常只是在期盼著真愛降臨的那一天,永遠對於愛情懷抱著綺麗夢想,遇到喜歡的人,即使曾經在戀愛中是如何如何的遍體鱗傷,都還是依舊有飛蛾撲火的勇氣和衝動,一次又一次、不屈不撓的,為著自己的愛情努力著,也成就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美麗故事。可是男人啊,儘管外表看來比女人強壯多了,可是他們的那顆玻璃心,一碰碎了,就要花上好長好長的時間修復,或者,大多數的,他們選擇不再進入任何穩定感情關係當中,因為,在愛情裡面受的傷,對不懂如何療傷的男人們而言,真的太痛太痛了。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那個每次分手就痛徹心扉、使盡所有浪漫絕招來挽回前女友、可是真的交往時候又看來最不在乎的小羅,那個終於想要定下來、已經訂婚卻在婚前和平分手的阿山,那個離開了不堪回首的婚姻、交往了一個全天下最美也最好的女朋友、卻怎麼也不想再踏上紅毯的老王,那個從結束八百年前的感情關係後、就開始玩世不恭的Michael,還有那個那個誰誰誰,好多愛逞強、愛裝沒事的臉孔開始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他們的笑容裡,都同樣藏著還未痊癒的悲傷。   傷心的Blaire去旅行了,寄了一張明信片給大介,她寫著,   綠野仙蹤裡的錫人是沒有心的   但世上並沒有桃樂絲可以拯救他   只有錫人自己可以打開心   才會讓自己跟他人不再哭泣   我們都沒有辦法孤獨終老   壞掉了的男人,只有自己才修得好。   【有一種愛情叫做進元與美麗】   愛情到了幾十年後,到底會長成什麼樣子呢?   我們常常有著這樣的疑問,尤其是看著父母或是叔伯阿姨們的相處模式,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五花八門的精彩程度可一點兒也不輸給二十啷噹的年輕孩子們。終於,我們也走到了開始會在長輩身上找尋自己未來的想像的年紀,其實有點擔心。   好像那些愛呀,隨著歲月摧殘、年華老去,似乎都消磨殆盡了。又或者是,上一代的人們,比較不擅於把愛掛在嘴邊,而是放在內心最深處,然後就這樣互相埋怨著、鬥嘴著,也就過了一生。總之,愛情到了後來,好像變成了一種很隱晦、被壓抑、甚至不能說出口的情感,辜負了那「直教人生死相許」的偉大形容。   直到我認識了進元與美麗。   進元與美麗是好朋友的爸爸和媽媽,一個溫柔感性巨蟹座男人和開朗霸氣獅子座女人的完美組合。雖然在輩份上當然是長輩,可是好像自然而然地,我們這群老大不小的孩子們全都大剌剌的直呼他們的名諱,只有撒嬌耍賴的時候會跟著好友喊著「爹地媽咪」。也許是因為,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的,是比我們還強大的年輕活力,以及一種粉紅色的戀愛光芒。   對,就是粉紅色的戀愛光芒,不但一點兒都沒褪色,還散發出耀眼的霓虹光暈。   美麗說著年輕時候,才氣縱橫的進元開了一家唱片行,務實負責的美麗在紅極一時的保齡球館任職會計大總管,兩人忙歸忙,日子裡也兼具了理性與感性的平衡美好。而在那之前,美麗也曾經是拍廣告的漂亮模特兒,進元對她是一見鍾情的猛烈追求,當年可是帥哥美女的般配情侶。而現在的他們,共同經營著一家,假裝是火鍋店、其實比較像酒吧,的餐廳。每天送往迎來、杯觥交錯,每一個客人都像是家人一般,在這熟悉的地方,交換著所有快樂與悲傷的心底事。   通常進元主廚炒完菜,脫掉了那條充滿主婦感的圍裙後,就拿起了自己的酒杯,一貫的嘻嘻哈哈,開始從第一桌聊到最後一桌,話題什麼都能聊,我們的工作、家庭、愛情、娛樂,他們的爬山、旅行、家人、兒女的戀愛,偶爾酒興來了,甚至聊聊他和美麗的私生活,直到美麗豎起耳朵,他就會像個孩子般調皮地笑著說,「噓!媽咪來了,我們先不要講好了!」然後跟著我們一起哄堂大笑,獨留滿臉狐疑、斜眼瞪著他的美麗。   但通常這麼一輪過後,就會看到進元默默的找了個無人的沙發,先呼呼大睡了。   接著美麗才開始華麗登場,舉著自己的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秀氣的抿著,卻聲勢比人強的哄人「你要乾杯啦!」,或是乾脆用撒嬌的,「唉喲~媽咪想跟你喝一杯嘛!」她揉著身體的那股嗲勁,不論男生女生、男人女人,可是沒人抵擋得住。   這樣你怎麼能夠把他們當長輩啦。   我常常看著他們,想像著以後的我們是不是也能夠這麼快樂放肆。每年美麗或進元生日時,所有客人也好、朋友也罷,全都自動聚集到火鍋店,吃飽了,夜深了,大燈關了,打開藍色迷幻氣氛燈,音響播放著好品味女兒的精選搖滾樂,蛋糕端出來的那一刻,音樂立刻轉換成路易斯阿姆斯壯的爵士版生日快樂歌,他倆就會站到桌上,手牽著手,在不是太寬敞的桌面上跳起了浪漫的雙人舞,全場也同時沸騰。   那種沸騰是直達心裡的。不是像是聚集在廣場跨年那種,也不是在球場看球得勝的那種,那是很細膩、很感動,甚至是很自我投射的沸騰。為這種越陳越香的愛情,熱烈滾燙的沸騰。   兩個人牽手了幾十年,彼此已是生活與工作上最緊密的伴侶,什麼小缺點壞習慣都暸若指掌了,卻也不那麼在意了。每次講到對方,總露出了青春期男女的曖昧難解,說著抱怨的話,表情卻是甜如蜜糖。這輩子,一直在愛裡面的兩個人,好幸福。   如果有一天,我們對愛情感到絕望了,一定要提醒自己,有一種愛情,叫做進元與美麗。   【每個男人的內心都住著個小男孩】   你還是個孩子呀,只是裝大人裝得太像了,總讓人忘記,你其實,只是個孩子。   在一個工作應酬結束的夜晚,你回到家,很少看你喝那麼醉,晃晃搖搖的從大門晃了進來,像隻被射了麻醉槍的大象,舉步維艱。你一向不喜歡喝酒,天生海量如你,卻一點兒也無法想受喝完酒的放鬆與瘋狂。你自律甚嚴,總希望在外表現出最好也最精準的一面,所以不喜歡喝醉,除非是為了工作交際的緣故,否則少有這樣失控的場面。   你駝著背,坐在客廳那張印度製的、民族圖騰的地毯中間。記得我在挑選這張地毯的時候,是希望不論往後生活如何忙碌折磨,我們都別忘記內在那顆自由自在、流浪不羈的心。你雙腳打開開的平放,在身體前方呈現出一個大大的V型。不發一語,看不出是開心還是悲傷。接著,你慢慢流了眼淚,我知道你的眼淚只有在這樣的時刻才能稍微得到釋放空間,我說,「哭一哭對你好,流流眼淚可以釋放腦壓,人也會比較放鬆,就用力哭吧,哭是很好的運動呀。」好像得到無敵通行證那樣,眼淚就這樣撲簌簌地、不客氣地用力往下用力的流了。   「其實我是太開心了!」你終於說了話。在工作上又往前邁了一大步,完成了一項心所嚮往的目標,就像是在德州撲克的牌桌上,一把好牌到手,把面前好不容易累積的大疊籌碼往底池通通推去,霸氣的喊聲「Allin!」那樣的,是賭博,是冒險,更是對夢想的挺進。「跟我合作的人年紀都比我大了許多,他們有些甚至沒那麼了解我,卻可以如此信任我,我好開心,更覺任重道遠。」我看著你目光炯炯的說出了這番話,如同日本漫畫中男主角要出發決鬥前,那樣充滿鬥志的眼神與決心。   我抱抱你,想把你像個孩子般抱進懷中,可惜我全部的肢體永遠只足夠抱住你的上半身。天生體型長得比較高大的孩子,就是必須比別人堅強,因為他們永遠無法體會被整個環抱住的溫暖包覆。這一刻,我想好好疼你,給你安慰和鼓勵。   我知道你還是個孩子,只是大家都以為你是大人了。即便你早已磨練出一身超乎大人的本領與技能,也有著大人的智慧和努力,但是在回到最內在的心智與感受,你也不過是個需要別人關懷安慰的小朋友而已。   每個男人的內心都住著個小男孩。不僅是在平日瞎扯胡鬧時候的幼稚行徑,也是在卸下工作盔甲、筋疲力盡後回家的放鬆時刻,小男孩也許只有在最親密的人身邊,才會願意試探性的展現自我。   記得我第一次看到男人撒嬌時簡直是嚇傻了。從小印象中,男人不就都是雄壯威武、力拔山河的嗎?男人本來就該保護女人,男人的天職就是疼愛女人,撒嬌是女人專屬的權利,這些來自於普世價值的既定概念,讓我在第一次看到男人撒嬌的時候感到極度衝擊。那時我只能保持冷靜,甚至是冷漠,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該溫柔呼呼他嗎?還是要板起臉孔請他不要這樣子?甚至,我不禁開始懷疑,面前這個男人究竟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人格缺陷。   男人娓娓道來,他說,只有在他們很信任、很相愛的女人的面前,他們才會願意表現出小孩子的一面,對彼此而言,那其實都是個很冒險的舉動。男人以身試法的測試著,面前這個女人,是否能夠無私寬大的包容自己所有的優缺點;女人也在這樣時刻必須面對了,男人也會有脆弱無助的一面,女人有時也必須要使勁兒撐起他的一片天。   在年紀漸長之後,看過了無數個表面事業有成、威風凜凜的大男人,私下面對親密的另一半,那如同小貓咪般的撒嬌姿態,我才開始真正暸解,撒嬌雖是年輕男孩放不下的矜持,卻是成熟男人不可或缺的壓力出口。   在一段健康的愛情關係中,沒有誰或是什麼性別是應該永遠擔任照顧者的一方,每個人都想成為被「疼愛」而不只是被「愛」的角色。於是我們的角色不斷互換,愛人與愛人、哥哥與妹妹、姊姊與弟弟、母(父)親與孩子、同事、夥伴、甚至敵人,每天的角色隨著不同外在因素影響而自由轉換著,雙方適時給予著對方此刻所需要的滋養與潤澤,如此同甘共苦的互相依存著。這也許才是愛情最完整的樣貌,絕非三言兩語或是共度幾個春夏秋冬就能學會的事呀。   聽來雖不容易,但若是放任愛的情意泛濫成河,你也會發現,這是在愛裡的人所與生俱來的本能,無需大腦理性分析思考,只要從愛的角度出發,每個人都可以適時扮演好給予或是接受的那一方,稱職而妥切。   我想到我的朋友小哈,婚前到婚後,他一直無條件給予深愛的美麗妻子優渥且無憂無慮的生活享受。直到前陣子,工作上出現了些瓶頸,手頭上也無法像之前那樣寬鬆恣意,他擔心的,不只是自己事業上的危機,更是害怕無法繼續提供妻子相同的生活水平,婚姻的幸福似乎也快要失衡。幾個禮拜前,在忠孝東路上巧遇,一樣的名牌西裝筆挺,神色匆忙的他說還要繼續拜訪客戶,說最近拼業績實在辛苦,我看著他疲憊的身影匆匆離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如果在情感關係的維繫之中,我們可以拿去保守觀念中男強女弱的尊嚴,在角色轉換之間多些彈性與體諒,也許大家的日子都可以過得比較輕鬆快活。如同男人曾經問我的,「我孤注一擲賭下這一把,如果沒有成功的話,我們怎麼辦?」,我笑笑地說,「那我們就搬去台東啊,終於可以實現我們理想中的簡單生活了,你每天衝浪發呆,我每天煮飯寫稿養狗,生活再愜意也不過了!」誰也都想成功,誰也不一定會搬去台東,這時候這些言語,不過是披上了代表永遠支持的信念,讓人無後顧之憂的朝夢想前進。   而看看現在身邊的你,終於哭累了,願意躺上床了,嘴中還是含糊唸著「我真的很努力呀!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隨著漸趨平緩的心跳聲,我輕拍著你的胸膛,像哄著小嬰兒入夢那樣的,「好好好,大家都知道,你真的累了,快睡個好覺吧!」   儘管鐵證如山,我相信大部分的男人還是不會承認的。就像我家的那位,一定會說,這一切不過是我母愛滿溢而生的虛構幻想,但沒關係,女人們,我們懂,就好(會心一笑)。   【我把青春留給了你】   如果要說青春,說實在的,大半是留給了戀愛、留給了你吧。   我把所有從小到大對愛情的幻想、那些小說裡電影裡演的愛情,在最青春的時光裡面,以最用力的姿態,送給了你。   那時的你幸運嗎?我可一點也不這麼覺得,甚至有一點點倒楣吧。只是在那大無畏的年少中,我們莽撞而幼稚的愛,確是為現在身為大人的愛情打下了一些聊勝於無的良好基礎。在一點一滴愛人與被愛的過程中,在每次互相折磨或取悅的淚水與歡笑裡面,我們終於開始學習愛情這門道理。愛情,還真不是你愛我、我愛你就足夠天長地久的。愛情,總是因愛而始,但可能也因更宏大的愛而終。這些道理,是青春教會我們的事。   是啊,我把青春留給了你,你也把青春給了我,多麽公平。   想想那時候的自己,總是一頭熱地愛著,用我喜歡可你不一定喜歡的方式,霸道的愛著。我們強硬的想把彼此變成彼此想像中完美的人,生活裡、思想中、行為上,都有一套「我說了算」的標準。「因為我愛你」和「你是不是不愛我了」這兩句話被無限上綱到一切事物反應上,大起大落的劇烈情緒起伏曲線,總是逼瘋你也逼瘋自己。可那是一種專屬於青春的顏色,大力潑灑過的油彩,好像印在身上一輩子都洗不掉。   當然青春也是甜美的。那樣牽著手一起對世界的探索,共同累積著所有第一次的新奇經驗,每天都充滿了未知的驚喜。容易哭也容易笑,容易滿足更容易感動,就這麼輕易的、毫無防備的把自己交到了彼此手中。那是個不會害怕受傷的年紀,那是個跌倒了拍拍身體可以馬上站起來的年紀。那也是個混酒不會宿醉、熬夜兩三天還是生龍活虎的青春年少。   只是那時候不懂,為何我們如此相愛,卻又如此令對方心碎。那時候也不可能知道,生命自有美妙安排,所有過程像是一塊塊拼圖那樣、缺一不可的,拼成了今日的你我。當時的青春,哪裡懂得,愛一個人最好的方式,是要用他喜歡的方式讓他快樂,讓他成為最完整的自己。當時的年少,如何可以暸解,愛一個人,就是要欣然接受全部的他,愛一個人,首先要有健全快樂的自我。愛的形式有很多種,愛是擁有更是付出,愛有時也是道別與真心祝福,這是長大了以後才能體會的海闊天空。   嘿,我把青春留給了你,你也把青春留給了我,而現在的我們,是多麽美好。

作者資料

路嘉怡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一直都在旅程中,實質上或精神上的,都很好。 曾出版《搖滾我吧,寶貝》、《Beauty Talks》、《不愛會死》、《不玩會死》、《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

基本資料

作者:路嘉怡 出版社:啟動文化 書系:On Chic 出版日期:2015-07-27 ISBN:9789869166065 城邦書號:A1350060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