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少爺:夏目漱石半自傳小說,日本國民必讀經典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日本「國民大作家」夏目漱石半自傳體小說 日本國民必讀經典 大膽揭露教育界黑暗面,打碎知識分子的虛偽假面具 夏目漱石早期最犀利真誠,詼諧諷刺代表作。 特別收錄《少爺》特輯: ◎歷久不衰的跨世紀經典 .《少爺》的多樣化改編 .《少爺》文學獎:跟著漱石歪歪頭 ◎《少爺》文學之旅 .搭乘少爺列車 .入住道後溫泉 .感受小說場景 .品嘗少爺美食 .尋找「少爺小島」 ◎《少爺》與台灣的羈絆 我本來就缺乏經驗啊。在履歷表上也寫了,年齡是二十三歲又四個月大。所以,少拿大人那一套人情世故來嚇唬人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哪來什麼中間灰色模糊地帶! 覺得我脾氣硬難相處? 還不是因為你們一天到晚只會鞠躬哈腰,連怎麼挺直腰桿做人都忘了? 笑我是不諳世事的小少爺? 拿別人的單純和直率來取笑,這樣的社會根本已經沒指望了。 我本是無憂無慮的江戶小少爺,雖然父母早逝,哥哥不疼,但有善良的老僕人阿清關愛;雖然總是胡鬧調皮,但個性坦蕩,該認錯時從不推拖。這樣正直純真的我,卻受生計所迫,千里迢迢到那窮鄉僻壤當什麼中學老師,還得和一群牛鬼蛇神苦苦周旋!老師們裝模作樣,滿口仁義道德,手裡幹的卻是骯髒事;房東們看似和藹,卻都是想騙錢的勢利鬼或吝嗇鬼;本該天真無邪的學生,居然連跟蹤、散播謠言這些低級招數都幹得出來!人說窮山惡水多刁民,大抵因為這裡是鄉下地方,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光怪陸離的事吧。要是再待個一年半載,保不準連純真無瑕的我,也得跟著同流合汙咧……  夏目漱石以辛辣幽默的手法揭穿成人世界的偽善經典之作。穿越百年時空,夏目漱石的幽默小品如今看來依舊寫實,難怪至今仍能在日本中小學語文教材中占有一席之地,成為日本國民人人都讀過的經典作品。

內文試閱

  從小,我這傳自父母的魯莽性子,真害自己吃足了苦頭。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有一回,我從二樓的教室往下一跳,摔傷了腰,疼了快一個星期。或許有人要問,「為何要做這種傻事?」說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理由,只不過是我從剛落成的二層樓校舍朝下探看時,班上有個同學促狹地大聲嚷嚷,故意激我是個膽小鬼,說是諒我膽子再大,也絕不敢從這裡跳下去。後來,校工把我背回家,父親當即橫眉豎目地罵道:「哪有人從區區二樓跳下來就摔傷腰的?」我回嘴說:「那下次跳一趟漂亮落地的給您看看!」   又有一回,我向朋友們炫耀一把親戚送的西洋小刀,刀刃在陽光下閃耀著亮晃晃的光澤。其中一個朋友說這小刀雖亮,看起來卻不怎麼鋒利。我拍胸脯說沒那回事,儘管拿任何東西來切給你瞧。那朋友說,那就拿你的手指頭來試吧。我當場回他們說,這把小刀用來切根指頭簡直不費吹灰之力,話還沒完,刀子已朝右手拇指的指甲斜著劃進去了。幸虧是把小刀,加上拇指的骨頭又硬,因此這根指頭到今天還連在我手上,只是留下來的這道傷疤,怕是跟定我一輩子了。   家裡的院子往東走二十步,有一塊面南的小菜圃,地勢較高,中央栽有一棵栗樹,我把這樹上的栗子看得比自己這條命還要緊。每逢栗子成熟的時節,我一起床就溜出後門,撿拾落在地上的栗子帶去學校吃。緊挨著這塊菜圃西邊的是一家當鋪的院子。這家當鋪的店號是山城屋,有個約莫十三、四歲兒子叫勘太郎,膽小如鼠,卻敢翻過方眼籬笆來這邊偷栗子。有天傍晚,我躲在折疊門的後面,終於把勘太郎給逮個正著了。勘太郎一時無路可逃,竟沒命似地往我飛撲過來。他大我兩歲,膽量雖小,力氣倒是挺大。他那顆大扁頭朝我心窩扎過來,又撞又頂的,不巧滑了一下,那顆腦袋瓜就這麼一骨碌地鑽進我夾衫的袖筒裡了。我這隻手一下子被絆住,沒法使喚,急得胡亂揮臂,勘太郎的腦袋瓜就這麼在袖筒裡左甩右盪的。到最後,他終究捱不住了,在袖筒裡狠狠咬了我的胳膊,疼得我把勘太郎推到籬笆上,伸腳一勾,撂倒了他,使他往前方摔了出去。山城屋的地面比菜園這邊矮了六尺,於是勘太郎一個倒栽蔥,「啊唷」一聲跌進自家的院子裡,還把籬笆壓垮了大半。   勘太郎跌下去時順勢扯掉了這只袖子,這下我的胳膊總算恢復自如了。當晚,母親到山城屋賠不是,也把我夾衫的那只袖子一併取了回來。   不單如此,其他的惡作劇我也做過不少。有一回,我領著當木匠的兼公和開飯館的阿角一起踩壞了茂作的胡蘿蔔田。田圃裡的胡蘿蔔秧還沒長齊,上面鋪著一層稻草,我們三個在那裡玩了大半天的摔跤遊戲,把整片胡蘿蔔秧全都壓壞了;另一次是我把古川家田裡的那口井給填了,氣得人家找上門來興師問罪。那口水井是砍下粗大的孟宗竹,挖通竹節,深埋進地底引水給附近的稻田灌溉用的裝置。可當時我不曉得那是做什麼用途,就把石子、木片等雜物統統塞了進去,直到竹筒不冒水了才回家吃飯。結果一家子正吃著飯時,古川就漲紅著臉衝進來罵人了。印象中,後來好像是賠錢了事的。   父親對我毫不疼愛,母親同樣只喜歡哥哥。我哥哥長得格外白淨,又喜歡反串旦角唱戲。父親每每見到我,總說這傢伙不會有出息的,母親也說我成天闖禍,為我的前途憂心。事實上真讓他們料中了,我的確不成材,活著只差沒去坐牢了,也難怪他們擔憂。   母親病逝前兩三天,我在灶房裡翻筋斗玩,一不小心撞上了灶台的邊角,胸肋疼得要命。母親極為惱火地說「再也不想看到你這孩子了」,並且要我去住親戚家,怎知道後來竟在那裡接到了母親的死訊。我實在沒想到母親那麼快就走了,早知她的病情那麼嚴重,自己真該老實一些。一回到家裡,哥哥便責怪我不孝,說母親是被我早早氣死的。我氣不過,搧了哥哥一個耳刮子,惹來父親狠狠訓了一頓。   母親過世以後,留下父親、哥哥和我三個人過日子。父親成天無所事事,見了面老是數落我樣樣不行,簡直成了他的口頭禪。直到現在,我依然不明白究竟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合他的心意,天底下就有這樣莫名其妙的老子。哥哥說什麼要當企業家,努力用功學習英文。他的性情本就陰柔,鬼黠狡猾,我們處不來,差不多十天裡總要吵上一架。一次下棋時,他卑鄙地埋了一著伏棋,見我左支右絀,便得意洋洋地冷嘲熱諷。我一氣之下,將手上那只「飛車」棋子朝他眉心扔了過去,棋子劃破了皮膚,出了一點血。哥哥向父親告了狀,父親氣得揚言要和我斷絕父子關係。   當時我心想,這下只能等著父親把我逐出家門了,結果一個在我家待了十年的女傭阿清,哭著替我向父親求情,父親總算息了怒。不過,我沒有因此懼怕父親,倒是對阿清感到過意不去。聽說阿清出身名門,明治維新時期家道中落,只好出來幫傭,現在已是個老婆子了。不知什麼緣故,這老婆子對我分外疼惜,真教人猜不透。因為不單母親在離世前三天對我失望透頂,父親更是終年拿我無計可施,就連街坊鄰居都嫌我是橫行霸道的牛魔王,唯獨阿清一人當我是個寶。我自知生性不討人喜歡,所以即使不被人看在眼裡,也沒當一回事,阿清的百般溺愛反而令我不解緣由。阿清時常趁著灶房裡沒人時誇獎我:「少爺秉性好,做人正直。」可我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假使我秉性真有那麼好,那麼除了阿清,其他人應該也會對我好一些才是。因此每逢阿清這樣稱讚時,我總對她說自己不愛聽恭維話,結果這個老婆子又喜上眉梢看著我說:「就是因為這樣,才說你的秉性好呀。」瞧她的表情,宛如炫耀我是她一手打造出來似的,那感覺讓我有些頭皮發麻。   自從母親過世後,阿清更是疼愛我了。我當時年記小,對於她的格外疼愛十分納悶,有時覺得她真多事,別來煩我反倒圖個輕鬆;可有時又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過意不去。儘管我這麼想,但是阿清對我的疼愛依然不減,時常自掏腰包送我豆餡煎餅和梅花餅,還會私下買來蕎麥粉,在寒冷的夜晚沖一碗蕎麥粉熱湯悄悄地端到我的枕邊,有時甚至會帶湯麵回來給我吃。阿清不單給我買吃的,還送過我襪子、鉛筆,以及筆記簿。在我大了些以後,她甚至曾經借過我三圓。並不是我開口問阿清借錢的,而是她自己送來我房裡,說是知道少爺正愁著沒零花錢,讓我儘管拿去用。我當然說不要,可她非讓我拿著不可,只得當作向她借下了,其實心頭喜孜孜的。我把這三圓收進小錢包揣在懷裡,去了趟廁所,一不留神竟掉進茅坑裡了,無奈之下只得磨蹭著出來找阿清一五一十講了經過,她很快找來一根竹竿,說要幫我把小錢包撈上來。不多時,我聽見嘩啦啦的沖洗聲從水井那裡傳來,走出去一瞧,阿清往掛在竹竿尖上的小錢包不停地潑水。   接著她打開錢包察看,只見那些一圓鈔票全被染得褐黃,上面的圖案也看不清楚了。阿清把鈔票拿到火盆上烘乾後交還給我,說是這樣就行了。我湊鼻聞了聞,嫌鈔票臭,阿清說那就交給她去換吧。也不曉得她是上哪裡去、又用了什麼法子的,總之最後她帶著三枚銀幣回來。我已經不記得這三圓後來拿去做了什麼用途,當時只說很快就會還她,但始終沒有償還。時至今日,縱使想給她十倍的金額,卻再也沒有辦法了。

作者資料

夏目漱石(なつめそうせき(Natsume Soseki))

一八六七年生於江戶的牛込馬場下橫町(今東京都新宿區喜久井町)。東京帝國大學英文科畢業後,從事英文教職數年。一九○○年在政府安排下前往英國留學兩年,留學期間據說曾罹患極為嚴重的神經衰弱。 回國後,曾在舊制第一高等學校(現納入東京大學教養學部)、東京大學擔任教職。一九○五年(明治三十八年)發表小說《我是貓》獲得廣大好評。隔年繼續發表引人矚目的作品,包括《少爺》與《草枕》。 一九○七年辭去東大教職,進入報社,專心從事小說創作,連續發表了《三四郎》、《後來的事》、《行人》以及《心》等在日本文學史上大放異彩的傑作。一九一六年在創作最後一部大作《明暗》的期間因胃潰瘍惡化,不幸去世,享年四十九歲。 活躍於日本從近代邁入現代的關鍵時期,夏目漱石不僅發表多篇文學創作,也在報紙、雜誌大量撰寫文藝評論,奠定日本現代文學之基礎。日本近代文學館亦肯認夏目漱石對於日本文壇發展的深遠影響,如芥川龍之介、有島武郎等白樺派作家、津田青楓、岸田劉生。身處東亞文藝圈的魯迅也深受夏目漱石的啟發。近年更有學者探討夏目漱石留學英國時,與愛爾蘭文藝圈的互動,足見其在世界文學史的重要地位。 儘管夏目漱石逝世前未能為《明暗》畫下句點,這部未竟的遺作在出版百年之後,依然是日本文學版圖裡,無法被忽視的參照座標之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確立《明暗》「發明了日本現代小說」的重要地位。日本文學研究權威白根春夫指出《明暗》是「日本現代文學最吸引人的作品之一,也代表日本小說發展的關鍵轉折。」日本當代思想家柄谷行人從世界文學的角度指出,夏目漱石身處明治與大正時期劇烈的文藝運動與價值辯證之中,讓他的文藝創作「在這種呈現時間差的、扭曲的時間狀態裡,致力於照亮那些被掩蓋的東西。」 相關著作:《三四郎:日本最早的成長小說(全新譯本,中文世界最完整譯注,夏目漱石人生三部曲之一)》《後來的事:漱石文學熾烈愛情經典(全新譯本,中文世界最完整譯注,夏目漱石人生三部曲之二)》《門:夏目漱石反自然主義代表作(全新譯本,中文世界最完整譯注,夏目漱石人生三部曲之三)》

基本資料

作者:夏目漱石(なつめそうせき(Natsume Soseki))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文豪書齋 出版日期:2015-05-13 ISBN:9789863840626 城邦書號:A1010306 規格:平裝 / 全彩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