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鬼吹燈Ⅱ之五:巫峽棺山(上)(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鬼吹燈Ⅱ之五:巫峽棺山(上)(下)

  • 作者:天下霸唱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15-02-25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85折 306元

內容簡介

【唯一正版,絕非改編】 「《鬼吹燈》豐富飽滿的想像力,成為它最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美國《時代週刊》 ◎東方奇幻文學經典代表作! ◎華語文壇恐怖小說的先河,二○○六年名列百度搜索風雲榜網絡小說榜單第一名! ◎糅合現實與虛構、風水與靈異、盜墓與探險的網路小說,堪稱盜墓小說開山之祖、執牛耳之作! ◎一部劇力萬鈞、驚動萬方的怪談小說! ◎中國版的古墓奇兵+神鬼傳奇+法櫃奇兵=鬼吹燈系列的奇異歷險 ◎二○一四年由萬達、華誼、光線三大影視龍頭合力打造《鬼吹燈之尋龍訣》全新影像視野,二○一五年盜上大銀幕! 觀山指迷之術當真玄妙難測, 重疊迂迴的棺山,迷宮般詭譎的地宮, 要直搗黃龍盜取屍丹,難如登天, 一行五人這回要橫穿巫峽、強渡棺山, 等在前面的,可是毀天滅地的極惡詛咒…… 前往巫山鎮尋找「地仙古墓」的胡八一、Shirly楊、胖子跟孫教授等人,一趟入川行真是天災人禍不斷,好不容易在布滿懸棺的「棺材峽」裡找到了觀山太保精心打造的地宮。 孰料「觀山指迷」之術極為詭異,與「摸金倒斗」、「分山卸嶺」之藝甚為不同,致使眾人在地宮中迭遇驚險,並牽扯出一個又一個的古老傳說。究竟這些傳說與這地宮有何關係? 一行人能否順利找到「屍丹」,挽救危在旦夕的多玲,甚或能否重見天日、全身而退呢? 【燈迷百科】 ◎九死驚陵甲 一種守墓防盜的犀利機關,須是用三代年間的古老青銅器,以「屍血」漚浸出一種特殊的銅蝕,其狀好似銅性受侵所生的「銅花」。那些布滿倒刺的銅蝕花,遇著活人就會受驚暴起,將接近陵墓的一切生物絞殺飲血,最是無法防範。 ◎捆仙索 不同於便利盜取明器的捆屍索,捆仙索是綁縛行屍、飛殭的套索,雖也只是一根繩索,但有一十六個活扣,收縮自如,抖將開來猶如天羅地網,即便是大羅金仙也難逃。蜂窩山裡也有這一門手藝,不過不叫捆仙繩,而是稱為打銷器繩。 ◎棺材蟲 又稱「蚳蟲」,是棺木槨壁間生長的蛆蟲變化而來,色如松皮,身具肉翅,生有七對螯牙,專啃噬腐朽,小者如米粒,但是最大的,則可生長到七、八歲孩童的手掌大小。 ◎九死還魂草 學名卷柏,此物專生長於深山窮谷之地,在水土養分不足時,就會萎縮假死,所有的新陳代謝全部暫停,但不多久便能回魂重生,所以才有「九死還魂草」之名,亦稱「長生不死草」或「千年草」,外用可做為金創藥,內服能化瘀散毒,消解深入骨髓的陰沉腐朽之氣。

目錄

《鬼吹燈Ⅱ之五:巫峽棺山(上卷)》目錄 第一章 燒餅歌 第二章 觀山盜骨圖 第三章 九死驚陵甲 第四章 死亡——不期而至 第五章 天地無門 第六章 砲神廟 第七章 緊急出口 第八章 噩兆 第九章 棺山相宅圖 第十章 奇遇 第十一章 盤古神脈 第十二章 忌火 第十三章 隱藏在古畫中的幽靈 第十四章 秉燭夜行 第十五章 櫺星門 第十六章 告祭碑 第十七章 萬分之一 《鬼吹燈Ⅱ之五:巫峽棺山(下卷)》目錄 第十八章 捆仙繩 第十九章 焚燒 第二十章 怪物 第二十一章 在劫難逃 第二十二章 啟示 第二十三章 移動的大山 第二十四章 超自然現象 第二十五章 懸棺 第二十六章 龍視 第二十七章 天怒 第二十八章 沉默的朋友 第二十九章 千年長生草 第三十章 金點 第三十一章 鬼帽子 第三十二章 最終回——帳簿 外傳第一章 帳簿之金盆洗手 外傳第二章 物極必反 外傳第三章 起源

內文試閱

第十二章 忌火
  古墓乃幽冥之地,蠟燭則是命脈的象徵,常言說「不是厲鬼不吹燈」,摸金校尉是最忌諱「吹燈」之事。蠟燭一滅,房間裡立刻變得伸手不見五指,胖子勃然大怒,一拍登山頭盔,他那盞關掉的戰術射燈頓時亮了起來,隨即抬手揪住孫九爺喝道:「孫老九你活膩了,敢吹胖爺的燈?出門也不打聽打聽──上次吹滅胖爺蠟燭的粽子是什麼下場!」   孫九爺一臉神經質的表情說:「王胖子你才活膩了,地仙村裡不能點蠟燭!」   我攔住胖子,對孫九爺說:「先前不是你讓點蠟燭嗎?怎麼又突然變卦吹滅了命燈,你到底心在哪裡、意在何方?」孫九爺先是搖了搖頭,又馬上點了點頭,他說:「點蠟燭是我的主意,但我今天心裡太急,像是被豬油蒙了腦子,始終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自從進了這座棺材山,我就感到周圍有些地方不對勁,實在是太不正常了,但我卻說不出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直到剛才點了蠟燭,才猛然想了起來。」   Shirley楊問道:「孫教授,您指的反常之處是……燈燭?」孫九爺點頭道:「沒錯,看來楊小姐妳也留意到了,棺材山中地仙村的布置格局處處都與青溪古鎮一致,每處房舍宅院和人間無異,但還是有一個很隱密的區別,這裡所有的宅院中……都沒有蠟燭和燈臺、燈油,甚至廚灶中也沒有柴火。」   我沒能立刻領會孫九爺言下之意,奇道:「地仙村有陰陽兩層,陽宅裡沒有火燭燈盞,這說明什麼?難不成那夥觀山太保都是耗子成精變來的人──地底下愈黑看得愈清楚?」   孫九爺說:「雖然沒有燈燭,但在藏骨樓和各處宅院裡,都備有一種陽燧燈筒,陽燧是種可以發光的礦石,當年的人們應該是使用礦物光源來照明。聽祖上傳下來的說法,在青溪古鎮是從來沒有用陽燧取亮的習俗,地仙村裡很可能有某種禁忌,在棺材山裡不能點蠟燭。」   Shirley楊說:「封師古留下的幾幅圖畫中,有一幅稱作〈秉燭夜行圖〉,圖中所繪的情形是許多人點著燈燭進入古墓,如果棺材山裡有禁火忌燭之事,那些人為什麼要在墓穴裡點蠟燭?」   我聽到此處,心中一沉,隱隱覺得當年藏在地仙村裡的人們,所點燈炬皆為「冥燭」,那是一種殉葬者捧燭而死的舊俗,而他們正是全部去墓中殉葬的,進墓之後又是怎麼死的?   孫九爺讓我們將〈秉燭夜行圖〉取出來,他再次看了看,更是確信無疑。「你們看看,圖中畫得很清楚,進入墓穴的這些殉葬者,凡是走在地下石階的人,手中才有點燃的蠟燭和火把;而在高處墓門前的人們,所持燈燭都是熄滅的。」   我問孫九爺:「就算是棺材山裡確實有不動火燭的風俗,卻不知點了蠟燭會出什麼事情?我看附近也沒有反常之兆,咱就別自己嚇唬自己了。」   孫九爺說:「我跟古物、古籍打了一輩子交道,稀奇古怪的事沒少見過,搞階級鬥爭那會兒也禁受過考驗,論膽量見識可都不比你們遜色,絕不是自己嚇唬自己,咱們剛才點了那支蠟燭,怕是要惹大麻煩了。」   我和胖子對此不以為然,對他說:「有什麼麻煩也都是你惹出來的,再說現在面臨的麻煩還小嗎?虱子多了不咬,帳多了不愁,除死無大事,咱們這夥是專做摸金倒斗事業的,點根蠟燭算什麼大事?」   Shirley楊說:「老胡,你別掉以輕心,先讓孫教授把話說完,如果點了蠟燭,棺材山裡究竟會發生什麼?」   孫九爺說:「地仙村的格局形如無火燈臺,我稍微懂些上古的風水,這應該是個忌火的布局。」   我平生所學皆出自摸金校尉的十六字風水,是一門以古風水為筋骨、融合江西形勢宗祕術為血肉的「青烏風水」;而觀山太保的觀山之術,其根源則是出自棺材峽懸棺中的骨甲,是古風水術的一支,雖然與青烏風水出自一脈,卻也存在不少差別,所以我不太懂「忌火」之說,只是看〈棺山相宅圖〉中的地仙村輪廓,確實正如一盞無火銅燈。   只聽孫九爺又說:「風水上的事情只是其一,其二地仙村與明末青溪古鎮格局相似,封氏蒙受皇恩發跡是在明代初期,歷大明一朝兩百餘年,不斷擴建祖宅,所以說青溪古鎮的形勢根基都是從那一時期所定,後世經歷滿清、民國,直到解放後都沒有太大的變化。我以前從沒仔細想過青溪鎮為什麼要做成忌火滅燭的格局,或者說根本沒想到那一層,要是往深處琢磨──這肯定是與永樂年間觀山封家設計毀掉發丘印、摸金符之事有關。」   相傳後漢年間,曹操為求取軍餉,曾舉兵盜發梁孝王之墓,當時還沒有發明炸藥,而梁孝王的陵寢深藏石山腹中,以當時的器械和手段,即便有數萬兵馬也難輕易發掘這種巨型山陵,所以曹操就特意從民間網羅了一批精通倒斗祕術的人,將他們收入軍中,設「摸金校尉」、「發丘中郎將」之職。   古代軍事編制的稱謂與現代相似,現代軍隊的軍銜有「將、校、尉、士」,其中每一級又分「少、中、上、大」,例如「少將、中將、上將」。在古代,「將」屬於高級軍官,「校尉」則屬於中級軍官,曹操手下的盜墓部隊,為首的是發丘中郎將,又稱「天官」,其下有摸金校尉,並配以符印做為信物,所以才留下了發丘印、摸金符。漢末的亂世結束後,發丘摸金之輩流入民間,不再做官盜的勾當,專一地倒斗取財,以濟世間窮苦之人。   中國人自古就注重名分,所謂「名不正,言不順」,於是發丘、摸金這套官家的名號沿用了幾千年,那枚刻有「天官賜福百無禁忌」八個字的發丘印及穿山摸金的古符,都是代代相傳的信物憑證,共有「九符一印」。   由於摸金校尉倒斗之術出自《易》,《易》又為群經之祖,擅長以「望」字訣辨識天星地脈,是倒斗行裡最重傳統的一支,故此民間歷來都有「七十二行,摸金為王」之說,摸金校尉之魁首為發丘天官。但到了明朝永樂年間,皇室為求皇陵穩固,由觀山太保設下詭計,毀了發丘印和六枚摸金符。   也許是天道有容,不該摸金倒斗的手藝從此斷絕,最後仍是有三枚摸金符下落不明,有道是「一日縱敵,萬世之患」。觀山封家擔心此事敗露出去,早晚會有摸金校尉捲土重來大肆報復,特別是封氏祖墳都埋在棺材峽,所以思量起來,時時都是寢食難安,但這件事最終並沒有走露風聲,後來也就逐漸放心了。   孫九爺說:「現在想來,觀山太保最忌憚的始終就是摸金校尉,地仙村的建築布局暗合九宮八門之理,其輪廓又有忌火之象。在觀山風水中,忌火之地不能點燭,點了蠟燭生門也要變作死門,這不正是專門對付摸金校尉的嗎?」   我對孫九爺說:「我看您是有點過度敏感、草木皆兵了,摸金校尉與觀山封家過去有什麼恩怨,那早都是歷史的塵埃了,沒必要再去掰扯舊帳,僅僅是我們和你之間的這筆帳就已經算不清了,現在咱們別想多餘的,還是先想法子把地仙封師古從棺材山裡挖出來才是正事。」   孫九爺見我不信,只好說:「但願是我多慮了,你們先看看地圖找出行動路線來,我再翻翻這本《觀山掘藏錄》,這裡面的〈棺材山〉一篇中,詳細記載著地仙村裡的大事小情,說不定還能找到些什麼。」   我也正有此意,便接著去看封師古留下的圖畫典籍,深埋地底的棺材山是條屍脈,這種地脈只在最古老的風水傳說中才會存在,而青烏風水對群龍無首的屍脈則是「有名無解」,很難說地仙借屍身脫煉形化之事是真是假。我和Shirley楊商議地仙墓中的事情,都覺得封師古謀算深遠,他做的事鬼神難測,對於群仙出山之言,我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絕不能讓這墓中的古屍重見天日,否則肯定要出大亂子。   正說著話,就聽守在窗前的么妹忽道:「院子裡好像有啥子東西在動……」此時半空中血霧瀰漫,山裡仍然是漆黑莫辨,遠處有什麼動靜只能以耳音去聽。我走到窗閣子側耳一聽,果然有些異動,聲音密集紛雜,只是並非在院子裡,而是出自地仙村外的棺板峭壁附近,好似滾滾潮水,正向著藏骨樓這邊湧動而來。   其餘幾人也都覺奇怪,「棺材山裡沒有半個活人,怎會突然出現這種動靜?聽上去數量不小,而且也不是九死驚陵甲那種銅蝕蠕動摩擦的聲音,雖然來源不明,卻肯定是來者不善,有些很可怕的東西要湧進地仙村了。」   孫九爺聽得清楚,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匆匆把書卷向前翻了兩頁,猛地從地上站起身來,失聲叫道:「咱們得趕快找地方躲起來,這聲音……肯定是《觀山掘藏錄》中提到的棺材蟲!」   這座棺材山盡得造化之奇異,山裡這條盤古脈形如屍身,就像那些酷似「臥佛」的山丘般,但沒有腦袋平躺在棺材裡,無論怎麼看,都是個斷首的凶地,可實際上又是條凶中藏吉的「奇脈」。   奇就奇在這裡的土層中有暗泉流動,泉水腥臭如同屍血,在倒斗這一行裡,把棺中流出清水的現象,稱為「棺材湧」,墳中有泉更是藏風聚水的寶地,所以說棺材山是個奇絕的所在,它與真正的棺材一模一樣,既然有混濁似血的「棺材湧」,那麼在棺壁間有「棺材蟲」出現也是理所當然。   棺材蟲又稱「蚳蟲」,是棺木槨壁間生長的蛆蟲變化而來,色如松皮,身具肉翅,生有七對螯牙,專願意啃噬腐朽,其小者如米粒,但是最大的,可以生長到七、八歲孩童的手掌大小。倒斗的人大多見過此物,但在那些尋常的古墓裡,即便是一墓多屍,棺槨的數量也比較有限,所以即使出現棺材蟲,也從來不會太多。   可在《觀山掘藏錄》的記載中,棺材山石壁上有天然生就的紋理圖案,近似攀龍棲鳳的古樸紋飾,這些岩隙裡藏納了許多木質懸棺,滿坑滿谷的盡是絲籐、泥苔、朽木、屍骸,其中寄生著許多啃噬泥苔碎木的棺材蟲。由於數量極多,當年的觀山太保也難以將之盡數剿除,所幸牠們不離山壁懸棺,於地仙村古墓無礙。   但今天大概不是黃道吉日,棺材山裡出現了種種反常的異象,四周的九死驚陵甲穿破岩層直薄棺壁,將藏在岩縫裡的棺材蟲盡數逼了出來。此刻聽樓外全是蚳蟲爬動之聲,就知是有成千上萬的棺材蟲,從四面八方湧進地仙村裡來了。   孫九爺催命般地說:「棺材蟲不像烏羊王地宮裡的那些屍蟲,被牠們啃了連骨頭渣子也剩不下,咱們得趕緊找個地方躲避,我知道你們都是膽大心狠、不把生死放在眼裡的人,可么妹這丫頭是不相干的,別連累她跟著一起送命。」   胖子冷哼了一聲說:「老胡你聽聽他這話,說得太感人了,看來咱們先前全誤會了,原來孫九爺他……也有一顆紅亮的心呀。」   這時我雖知事態緊急萬分,被成千上萬的棺材蟲堵到屋裡就只有死路一條,可是「一步不著,步步難著」,貿然行動的結果只會使處境更糟,於是我嘴上對胖子說:「單憑孫九爺剛才那番話,我也差點將他當作是毛委員派來的人了。」心中卻在想:「地仙村裡各處房舍都與尋常人家一樣,並非鐵壁無間,哪裡有什麼可以讓人藏身避禍的所在?」   孫九爺沒理會我和胖子的挖苦,匆匆把封師古手書的幾本冊子塞進包裡,指著樓下說:「地仙村下面有陰宅……這座藏骨樓的下方肯定是個墓室,咱們躲進地底,不僅能避開棺材蟲,還可以順著墓道去找地仙墓,否則被困在樓中怎麼得了?」   Shirley楊攔住孫九爺說:「墓道裡更危險,我先前看到地仙村陰宅的墓牆中多有縫隙,棺材蟲無孔不入,未必擋得住牠們。」   我聽Shirley楊這話很有道理,棺材山中的陰宅縱橫相連,一處處不同朝代的古墓疊壓在地下,每座墓室的結構和建築材料各不相同,導致墓道間存有縫隙漏洞,倘若大批棺材蟲鋪天蓋地而至,在狹窄封閉的墓室中實是難以應付。   耳聽遠處蟲足爬行之聲漸漸逼近,越發使人心中發慌。我沉住氣想了想,那幅〈棺山相宅圖〉中詳細描繪著棺材山各處地形,在地仙墓入口處,繪有幾道金屬圓環圍繞的標記,雖然在圖中看不出究竟有什麼名堂,但既是位於墓穴入口,古時又有「天圓地方」的概念,圓為生、方為死,在卦圖中圓弧暗含「生」意。按理推想這幾道圓環應為墓前斷蟲、防盜之物,退入其中或許能夠躲避棺材蟲的襲擊,這樣做也屬「以退為進」之計,總好過困守孤樓獨宅。   這時顧不上地仙村裡是否真有忌火的舊例,我立刻招呼胖子等人一齊動手,掄開鏟子拆了幾張木案、木椅,又扯碎了些布條裹在上面,要點燃了當作火把驅蟲。   孫九爺見狀急得嗓子都啞了,扯住我的胳膊聲嘶力竭地說:「不能點火,地仙村各處宅院裡的木料全是老殤樹,火頭一起,非把地層裡的九死驚陵甲引出來不可。」

作者資料

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本名張牧野,中國最具想像力的作家,對古物收藏與《易經》有獨到的研究。其創作的《鬼吹燈》系列風靡華語世界,是繼金庸等人的武俠作品以來,在華人間傳播最廣的小說。天下霸唱的創作將東方神祕文化與世界流行元素融為一體,為類型小說開創出新的大局面。 他的一系列探險小說所關注的,永遠是人在充滿未知的環境中的思考與行動。古老的傳承,神祕的遺跡,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跌宕起伏的故事、幽默精練的語言、豐富多彩的民間文化,使他的文字構建出了另外一處「江湖」。

基本資料

作者:天下霸唱 出版社:高寶 書系:戲非戲 出版日期:2015-02-25 ISBN:9789863611240 城邦書號:A52A28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