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北緯43.5度,心的國度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北緯43.5度,心的國度

  • 作者:蕭語謙
  • 出版社:廣場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2-04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北緯43.5度,是目標與希望的所在,但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地方,除了僅知的雀巢咖啡樹屋廣告拍攝所在之外,一無所知。 為了呼應內心難以抗拒的呼喚,作者和日籍夫婿放棄在台灣每個月六位數以上收入,舉家遷徙北海道,只為找到一處可以實踐BD農法的農場,從道東、道南、道央到道北,至少奔走了一萬公里路,卻一路被拒絕、否定。就在絕望、不安、走投無路之際,終於來到天寒地凍的北緯43.5度,一座全日本最冷,不可能種出農作物,卻是作者夫婦夢寐以求的天使之城。 北緯43.5度,心的國度,紀錄這一路追逐夢想的足跡,內在真實自我的喚醒過程。 【本書特色】 將BD(生機)互動農法的源頭與哲理,透過作者夫婦親身踐行,從實做中,體驗也傳達終生致力於「人類心靈智慧學」(anthroposophie,簡稱「人智學」)探索,同時也是BD農法創始者,魯道夫.史代納博士,結合古老的農耕藝術與天文、科學,以靈性的觀點關注農業,並將宇宙運行的原理帶回農場的哲思。 這是一本關於理想的追尋,也是一本思索何謂幸福、何謂生活的檢視之書。

內文試閱

天使的城市
  二○一二年,決定舉家搬遷到北海道時,根本不知道我們要去什麼地方;每晚,孩子們入睡後,我們開始上網搜尋北海道的城鎮。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們,就從我名字好聽的城鎮開始找起。搜尋過程,找到了陸別町網頁,上面的介紹文字寫著:「全日本最冷的城市,極光壟罩的北方之城,銀河與星光的陸別……」想像被極光壟罩的炫目,當時我半開玩笑地跟佐藤先生說:「搬去陸別好了啦!那裡可以看到極光!銀河的城市耶!」   佐藤先生冷冷地回我說:「佐藤太太,那裡很冷,而且什麼都沒有。我們是要去實踐BD農法,不是去養老的!」碰了一鼻子灰的我,之後再也沒開口說要搬去陸別町了。   第一次前往陸別町,則是在二○一三年十月份左右。因為從學校老師那裡得知,陸別有全日本最大的星體觀測望遠鏡,於是我們就帶著孩子拜訪了這座城市的天文台。   那一天,初次踏上陸別町,還記得小兒子說:「這是一座無人之城。」我則是完全被這座城市的安靜震撼到,也嚇到了。當時我們所在位置是市中心,也就是市役所、學校、車站、農會、郵局……等,應該是人來人往的鬧區才是。但是,沒有往來車輛,也不見路上行走的人影,我們一家子不由自主,小聲地異口同聲說道:「好安靜!」   帶著孩子到台文台觀察過金星後,返家途中,我跟佐藤先生說:「我們搬去陸別吧!我喜歡那裡。」佐藤先生說:「是啊!真是不可思議的城市,等我們要養老的時候吧!」   當我們心念轉變,這個最初被我們放棄的城市,又重新回到我們心中。從知床往陸別町前進路上,思緒不斷往前追尋對於陸別的的初始意念,不斷在心裡問自己:「不會吧?!難道老天爺真的要讓我們搬到陸別!?」   中午,將近十二點,開了幾小時車程,總算抵達了陸別町役場(類似台灣的鄉鎮市公所)前。擔心打擾到公務員的休息時間,於是佐藤先生又打了一次電話給負責要和我們見面的先生,想和他約下午見面的時間。結果,電話那頭的津田先生一聽說我們已經到達,馬上叫佐藤先生不用等了,立刻進去。我心想:「他們不用吃午餐嗎?」   佐藤先生赴約洽談,我則帶著ㄚ美將在役場旁的公園等著。和第一次來到陸別時的感受一樣,這座城市散發出來的氣氛就是「寧靜」,一個小時都不見有一台車經過。ㄚ美將說:「媽媽,這裡應該是神隱的村莊喔!」我點點頭,心裡也不禁想著:「到底為什麼?這地方的空氣會那麼不一樣呢?」——後來我才知道,不是我神經敏感,而是,陸別町不只是全日本最冷的城市,同時也是全日本空氣最好的城市,所以這裡有全日本最大的天文觀測站,以及日本各天文研究大學所設置的研究站。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點鐘左右,我和ㄚ美將肚子開始餓得咕咕叫了,但還是不見佐藤先生出來的蹤影。兩點半,ㄚ美將忍不住了,說一定要去上廁所。我四出張望了一下,公園角落立著一座像是公共廁所的建築物,趕緊帶著ㄚ美將前去。   走近才發現,這建築物是閉鎖狀態。又急又無奈,只好東張西望,考量著是否直接進到役場裡借廁所。這時,看到前方大約兩百公尺處,一位穿著西裝打領帶的先生很快速地朝我們跑了過來,我心頭一驚:「咦!?這座建築物莫非不能靠近?!」   沒一會兒,這位先生已氣喘吁吁站在面前問我:「打擾你了!請問你們是否在找廁所?」我心想:「不會吧?!專程從那麼遠跑來帶我們去廁所?」一邊客氣地向這位先生說:「真不好意思,的確是。」於是,他帶領著我和ㄚ美將前往距離約兩百公尺左右的一棟大型建築物,一邊跟我解釋,公園裡的那座廁所因為整修,所以封鎖起來,前面這棟建物是活動中心、診療所圖書室……等的會館,也有廁所可以使用。而他方才正好從會館裡的辦公室望出來,看見我們母女倆繞著關閉的廁所打轉,所以立刻跑出來帶我們。   上完廁所,感激地向這位先生再三道謝。ㄚ美將抬頭跟我說:「媽媽,這個村莊住著很多天使。」我望著陸別清澈的天空,也由衷想著:「真的是不可思議的城市呀!那位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朝我們飛奔而來的先生,不是天使是什麼?!這真是一座住著天使的城市。」   三點鐘,當我已忍不住想著佐藤先生是否被綁架時,手機響了起來。佐藤先生說,農會和役場的人要帶他去看看住的地方,所以要我們再等等。我忍不住問他:「他們都不用吃飯喔?」佐藤先生說:「對耶!都沒人說要吃飯!你們餓了,先去找東西吃吧!」我望著正開心地在公園裡盪鞦韆的ㄚ美將,心想:「果然,這裡住的都是天使,所以都不用吃飯。」   和佐藤先生通過電話後,過了一會兒,我才想到,佐藤先生說,他們要帶他先去看住的地方,那就表示——那就表示——我們——他們——我們可以實踐自己的理想了!?他們認可我們的想法了!?然後,莫非——我們真要變成陸別町的村民了嗎?   四點多,佐藤先生總算出來了——衝出來,劈頭第一句話:「這裡太不可思議了!」他說,因為農業目標役場的人對於我們的想法不太瞭解,所以乾脆請農協負責人直接和佐藤先生對話,而那位先生第一句話就是:「把你想做的事,完完整整說給我聽!」於是,佐藤先生將心目中理想的農場遠景與BD農法的觀念,娓娓訴說了一個多小時,而對方竟然也從頭到尾沒打斷地仔細聆聽。   最後,這位農協的負責參事黑沼先生對佐藤說:「那就這麼做,照你想做的做;這是原來農業的原貌,只是在達到你的理想目標前,你要填飽肚子,你的妻子、你的小孩也要填飽肚子。在你能收成前,這片土地,還有你,都有一段要跨越的上坡。如果你願意接受,那麼我會建議你從陸別町的本業『酪農』開始。你要做的農場也需要牛,那麼,牛就會是你農業的同伴。」   聽到這裡,我張著大大的嘴,「ㄚ……」驚訝地說不出話來。而佐藤先生仍繼續在我耳邊說著:「那些話跟你說得一模一樣,那位參事想的,竟然跟你一樣耶!這是不可思議的地方?不可思議的村莊!」   第一次有農協高層願意聽佐藤先生說那麼久的話;第一次有政府部門人員沒有否定我們的想法;第一次有素昧平生的人竟將我不斷在思考的事說出來給佐藤先生聽。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   「新規就農」資格的鑑定會及面試,就決定在三天之後的早上九點整,地點是陸別町JA農業協會的議事廳,我和佐藤先生都必須出席,而對方——包括:北海道道廳農業輔助理事長、JA陸別農協參事黑沼先生、農會會長、陸別役場代表人員津田先生與另一位代表、JA酪農協會會長、JA農會融資負責人員……等,共十人,他們將對我和佐藤先生進行正式質詢,從而判斷我們是否有資格「就農」。   面試當天,佐藤先生問我緊不緊張?我告訴他,我從沒不緊張過。就這樣,佐藤先生帶著他手寫的計畫書與自我介紹,和我一起踏進了議事廳。迎面而來,一位頭髮半白,臉上堆滿親切微笑的老先生對我伸出手:「願意從台灣來到這裡,真是辛苦妳了。我是黑沼。」——原來,這就是黑沼先生,就是講出我腦袋在想的事的人——望著黑沼先生的笑臉,我的緊張也消了一半。   質詢開始進行,黑沼先生仔細讀過佐藤先生的計畫書和介紹之後,說了一段開場白:「通常,新規就農希望者的自我介紹上都有一大串的履歷資料,可是佐藤先生的資歷寫著:農業研究、日文老師、牧場一年,僅此而已。我再仔細閱讀了佐藤先生一絲不苟的毛筆字所寫的文章,老實說,真的讓我這六十幾歲的人都感動。你對自己目標的堅持,以及如你所寫的,對地球環境的關注等,都讓我敬佩。我可以知道你是一位意志堅定的人,但同時我也想說,你這些想法一不小心就容易掉入宗教,或只是在天空飄的人。」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在那麼嚴肅的議事廳上,真的忍不住還是笑了出來。佐藤先生微微點了頭,朝著黑沼先生說:「是的!我太太也總是這樣提醒我,多虧了我太太。」每個人也都笑出聲來。於是,黑沼先生轉頭問我:「如此說來,佐藤太太也是這麼想囉!那麼,你都怎麼做呢?」我回答:「我只是偶爾在他飄得太高時,拉他一把,提醒他,我們還是必須靠雙腳,一步一步走在大地上才行喔!」黑沼先生說:「太好了!」   整個質詢過程就在這種不可思議的溫暖氛圍中進行。為什麼要就農?BD農法和慣行農法及自然農法最大的不同是甚麼?對於酪農的接受度?為什麼選擇北海道?……最後,黑沼先生問我們兩人是否有想提出的問題?佐藤先生說:「沒有。」隨即大家的眼光又飄到我身上,我說:「我有很多問題,但目前還沒想到。」黑沼先生說:「我喜歡這個答案。」   質詢會議結束,出了議事廳,黑沼先生送我們到門口,對我們說:「其實我孫女和貴家小女兒是同班同學!在上士幌的小學校。」我立刻想起來ㄚ美將的好朋友sachi,也就是轉學到上士幌小學第一天,將自己的桌椅搬到ㄚ美將旁邊坐下的那個女孩,她也姓「黑沼」。   我和佐藤先生立刻朝黑沼先生深深一鞠躬。黑沼先生笑著對我們說:「緣份真的是不可思議的事啊!北海道很大,但是也很小。」我忍不住問:「我們被很多地方拒絕,也被很多地方否定我們的就農想法和計畫,甚至,我們沒有任何資金又不想貸款。我知道我們有點癡人說夢話,雖然,我還不知道陸別町是否會接受我們的計畫,但是為什麼您願意聽我們說?」   黑沼先生笑著說:「陸別町只有一間診療所,叫做『關寬齋診療所』。關寬齋也是開拓陸別町的第一人,如果你去找他所寫的陸別開拓日記來看得話,你一定會找到答案!」   告別了黑沼先生,坐在車上,佐藤先生仍然不斷重複著:「陸別都是ㄧ些不可思議的人哪!」我則想著:「sachi的正義感,原來是像她爺爺啊!」而在陸別町町長的認同許可電話來臨前,我和佐藤先生開始進入了精神導師關寬齋先生的開拓時代,我們也總算知道,為什麼會來到陸別町!

作者資料

蕭語謙

在台灣,是家庭主婦,是日文老師,喜歡享受貴婦般的生活。 在日本,是家庭主婦,是凌晨四點半出門為牛擠奶的農婦;不再有咖啡廳、名牌包,卻有著全新、身心完全自由的自在生活。

基本資料

作者:蕭語謙 出版社:廣場出版 書系:生活者 出版日期:2015-02-04 ISBN:9789868962279 城邦書號:A1680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