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四部.卷四:千騎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四部.卷四:千騎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12-3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武則天高升楊帆為千騎將,是慧眼識英雄?還是另有策謀? 眾多日碼萬字的歷史大神中,只有 月關 穩穩稱霸排行榜 烽火戲諸侯,廬陵回王座;千騎,領精猛衝鋒! 武則天靜靜聽著侍女報告廬陵王的回宮歷程,聽聞驚險之處也不免動容。報告完畢之後,武則天慢慢張開眼睛,慨然讚許楊帆謀略十足,決意讓他破格擔任前所未有的新職務:千騎將。 千騎人數更勝百騎十倍,也更精壯勇猛,嚴格來說就是元首警衛隊裡的裝甲師,武則天心腹中的心腹!所以等到召兵令一起,各大世家權貴、魏王梁王、甚至武則天的面首都使勁地想在其中安插人馬,歷劫歸來的楊帆該如何平衡各方勢力、協調眾議呢? 邊疆一戰讓武家後裔盡露窘態,武則天自知年紀老邁,民心向李,於是讓武家掌兵李家主政,用這招妙棋彼此制約,希冀長保江山。只是四朝老臣狄仁傑去世,皇族世家的爭鬥越演越烈,新創的千騎會成為大周最強武力,還是會讓大周提前分崩離析? 全系列:五部共25卷,目前出版到第19卷,預計2015年4月出版完畢。

目錄

第八O九章 這才是謎底! 第八一O章 護法 第八一一章 天魔 第八一二章 烽火戲諸侯 第八一三章 八仙過海來 第八一四章 巧舌 第八一五章 如簧 第八一六章 很天真的女孩 第八一七章 紛至沓來 第八一八章 太平到,不太平 第八一九章 欲設鴻門宴 第八二O章 夜宴 第八二一章 再生一計 第八二二章 夜驚魂 第八二三章 菩提本非樹 第八二四章 暗度陳倉 第八二五章 大局已定 第八二六章 移花接木 第八二七章 皇帝不賞我來賞 第八二八章 從此良家女 第八二九章 千騎將 第八三O章 平衡的支點 第八三一章 一樹小桃枝 第八三二章 招婿如招兵 第八三三章 招兵買馬 第八三四章 非誠勿擾 第八三五章 長街邂逅 第八三六章 擁吻緋聞 第八三七章 妒火中燒 第八三八章 父謀於權,子迷於色 第八三九章 戶部為難 第八四O章 秀才遇見兵 第八四一章 鬧戶部 第八四二章 尚書上牆 第八四三章 不要武鬥 第八四四章 飛來艷福 第八四五章 色迷心竅 第八四六章 三人行 第八四七章 梁王家宴 第八四八章 再起波瀾 第八四九章 變本加厲 第八五O章 一場交易 第八五一章 唐僧肉 第八五二章 太平宴 第八五三章 象徵 第八五四章 情挑 第八五五章 山東來人 第八五六章 崔太公的算計 第八五七章 將你一軍 第八五八章 智克雙王 第八五九章 大閱兵 第八六O章 張易之的橄欖枝 第八六一章 白家宴 第八六二章 各有所圖 第八六三章 阿藏的心事

內文試閱

第八一九章 欲設鴻門宴
  李裹兒輕扭小腰身,對鏡顧盼,舉止俏皮。   她的住處有一座落地銅鏡,而那身民女的裝束其實遠遠談不上如何的華美豔麗,但是對於住在黃竹嶺上,從小就只能撿姐姐們的舊衣服穿的李裹兒來說,只憑一件新衣就足以令她歡喜不禁了,更何況這款式與顏色,對她來說已經美如仙衣霓裳。   這位小影后在前殿成功地騙過武三思之後,回到自己所住的配殿,便把那塊玉佩興致勃勃地掛在腰間,對著鏡子扭擺著小蠻腰,欣賞效果,只是這玉佩雖然貴重,卻不是女兒家身上戴的環佩,而且她穿的又是一身民女裝束,佩在身上很不協調。李裹兒顧盼半晌總覺得不太合適,只好遺憾地摘下玉佩。剛剛爬到榻上把玉佩藏好,門外便傳來了楊帆的聲音。楊帆的語速很快,好在他還刻意把聲音壓低了些,在此刻風聲鶴唳的龍門山上,太平公主只當他是緊張所致,並未多想。   「太平公主?」   李裹兒自然是聽說過這位姑姑的,還知道她是皇帝祖母最寵愛的女兒。皇帝爺爺活著的時候,也最是寵愛這個女兒,聽說她成親的時候,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樹木,為了讓寬大的婚車通過,甚至不得不拆除了坊間的圍牆,這一切都讓李裹兒心嚮往之。   她趕緊從榻上爬起來,快步跑去打開房門。   太平公主站在門前,看著面前這個叫人眼前一亮的小美女。   烏亮亮的秀髮梳成了雙丫髻,頭髮梳成了兩大股,細細整齊柔滑。挽成對稱的雙髻後,從兩側各自垂下一束,飄灑在她的肩上,一直垂搭到胸前。一件淺紅暗紋窄袖的對襟短襦,一條百褶碎花的絹裙,細細小腰身。   那宛然如畫的五官,令太平一看便眼前一亮,明眸皓齒,靈氣逼人,太平公主臉上不禁露出了喜愛的笑容:「妳就是裹兒?嗯!不愧是我李家的女兒家,生得當真俏麗無雙!」   李裹兒也看著太平公主,眼前這個女人有種令人一見便自慚形穢的高貴氣質。她從未看過高高挽起,顯得無比複雜而高雅的髮髻樣式;髮髻上的明珠和金鳳步搖更讓她有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頎長的頸子、高聳的胸膛、質料華美鮮豔,美麗的叫人屏息的彩衣華服,一切的一切都讓李裹兒有種窒息般的感覺。太平微笑地看著她,她的眸子正越張越大,充滿了豔羨之色。   太平微笑著喚道:「裹兒?」   「啊!啊啊!公主!呃……姑姑……」   裹兒被太平公主成熟嫵媚、高貴迫人的氣質震懾住了,說出話來不由自主地結巴起來。   「不錯,我就是太平,妳的姑姑!」太平公主挽起裹兒的手,上下打量一番,越看越是喜愛,頻頻點頭道:「漂亮!漂亮!小小年紀便已出落得這般美麗。姑姑年輕的時候被人稱為洛陽牡丹,可是今日瞧見了妳這般美貌,姑姑可是比不上,今日我李家可也出了一朵天下牡丹!」   李裹兒被她讚得臉都紅了,乖巧地道:「裹兒只是個黃毛丫頭,哪裡比得了姑姑的美貌,方才一見,裹兒都被驚呆了。裹兒是個女子尚且如此,那天下間的男人見了姑姑,真不知要如何神魂顛倒了。姑姑仙子般的人物如果都說老了,那天下還有正當妙齡的美人兒嗎?」   太平公主被李裹兒一番話逗得哈哈大笑,捏捏她的粉腮道:「這張小甜嘴,尤其可愛!」   「姑母、侄女,侄女,姑母,我到底算誰的?這兩人可是相差一整個輩分啊!」楊帆一邊瞧著,冷汗都冒了出來。眼見二人談笑盈盈,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嗓子眼癢癢,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太平公主只道他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和李裹兒互相吹捧,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板起俏臉道:「幹嘛?」   楊帆忙心虛地道:「沒啥,哦!是這樣,梁王方才說今夜要請廬陵王吃酒,臣恐其中有詐,還請公主務必小心。」   李裹兒把二人神情舉動看在眼裡,心中暗想:「看楊哥哥的模樣和我姑姑也是極熟稔的,姑姑跟他說話毫不見外的樣子。嗯……,他是祖母皇帝心腹中的心腹中的心腹中的心腹,跟姑姑熟稔倒也正常。爹爹雖然回京,可是看這樣子武家那班人還是不肯放過他的,今後我家要倚仗楊哥哥處還多著呢,呀!幸虧我做了他的女人,這個男人……我真是要抓住呢。」   李裹兒想到這裡,忽然便想起了在藤蘿洞中的旖旎風光。她年紀尚小,於男女之事並不熱衷,一路奔波又常在兇險之中,倒也無暇去想這些事情,這時忽然想起,俏臉不由一紅,再望向楊帆的目光便有些滴出水來的意思。幸好此時太平公主已經被楊帆的話所吸引,根本沒有注意她的表情,否則以太平公主的閱歷和慧黠,恐怕要看出幾分端倪了。   「你說武三思要設宴款待我家兄長?」   「不錯!我怕是宴無好宴……」   「武三思設宴必是鴻門宴無疑。不成,不能遂了他的心意,你馬上叫人整治幾桌酒席,要喝酒就請他過來喝吧!」   「好!」楊帆站在這對玉人面前,真有心驚肉跳的感覺,一聽這話如蒙大赦:「我這就去安排!」   太平公主點點頭,又道:「廚下務必小心,要用可靠的人,還要著機靈些的人盯緊了!」   楊帆道:「我知道!」說罷匆匆離去。   太平公主轉身挽起李裹兒的小手,笑微微地道:「今晚妳爹設宴,要來赴宴的人物可多著呢,你是我家堂堂郡主,穿這麼一身可不行。走,姑姑在這龍門湯監有存一些衣服,去給妳挑幾件來。」   李裹兒方才看著太平公主那華美無比的衣衫已經兩眼直冒星星,一聽這話欣然應允。   「楊帆!楊帆!孤王念你昔日之功,一再寬容,想不到你執迷不悟,本王已對你推心置腹,你還要試圖誑騙於我!那太平李顯的妹子是你楊帆的姘頭,她會不知道你策劃的真相?她會認不出自家兄長?她肯捨了真李顯到這龍門山上來?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武三思坐在專門屬於他的那間宮室中,憤憤地捶著桌子,鬚髮虯張,已然有化身黑臉張飛的態勢。   他的一眾走狗打手分列兩旁,一見主公大怒,不禁噤若寒蟬。   武三思眼珠一轉,喝道:「姬祖冰!」   「屬下在!」   一名身量修長、臥蠶眉、丹鳳眼、赤紅面龐、頭戴綠頭巾、頜下五綹長髯的武士立即趨前抱拳,瞧他形象面目宛如漢壽亭侯關雲長,所以有個綽號叫「美髯公」,可惜不是使刀的,他用的是劍。   武三思道:「今夜本王設宴款待廬陵王,命你堂前舞劍以助酒興,到時候你……」   姬祖冰大驚道:「王爺!太平公主在、姚相公在,眾目睽睽之下只怕不妥。」   武三思瞪眼道:「誰說要你刺殺他了?」   姬祖冰鬆了口氣,滿臉笑容地道:「只是舞劍,有何不可?屬下的劍術,曾經得長安裴將軍指點過一二,說起來也算是裴將軍半個弟子,想當初……」   武三思不耐煩地揮揮手,道:「好啦好啦,不要說這些沒用的,本王命你舞劍時,你假意利劍脫手,宰了廬陵王……」   姬祖冰大驚道:「那不還是刺殺?」   武三思道:「怎麼能算刺殺呢?失手!懂嗎?這是失手!是他命當如此,活該倒楣!皇帝那裡只要有個藉口、有個臺階下,管他天下人信不信呢,她都得承認是失手,難道還要公告天下,說她親侄兒覬覦皇位,殺了她的兒子不成?」   姬祖冰訥訥地道:「那……那失手之後呢?」   武三思道:「還有什麼之後,失手之後他就死了呀!」   姬祖冰期期地道:「屬下是問,屬下怎麼辦?」   武三思揚手一隻酒杯擲了過去,姬祖冰身形一側,酒杯擦著鼻尖飛了過去,身手當真不錯。   武三思咆哮道:「你沒長腿嗎?失手闖了大禍當然要逃之夭夭,等事情平息之後再回來。等本王當了皇帝,還會少了你的功勞嗎?」   姬祖冰面色如土地道:「劉秀用過的法子,恐怕廬陵王不會上當吧?」   武三思大怒道:「放屁!不學無術的東西,這是劉秀用過的法子嗎?這是劉邦……這是項羽……這是範增……我跟你說這些做什麼,你個貪生怕死的東西!」   武三思一看酒杯沒了,抄起酒壺又砸了過去,姬祖冰再一側身,又躲過去了,身手果然很好。
第八二O章 夜宴
  武三思氣瘋了心,怒吼道:「你敢躲?你還敢躲?」看他左顧右盼的樣子,再找不到東西扔就要連案几也丟出去了。   旁邊一名身材瘦長、膚色蒼白的侍衛實在看不過去了,上前勸道:「王爺息怒。王爺這一計確實太過明顯,畢竟廬陵王先前遇到了重重狙殺,他也明白那些刺客是王爺您派的,豈能不加提防?王爺也說他身邊高手眾多,只消有了提防,舞劍失手是不可能成功的。」   這人說話倒有條理,武三思漸漸消了怒火,瞟了他一眼,道:「陰長生,你有什麼妙計不妨說來。如能成功,本王便記你大功一件!」   陰長生冷冷一笑,道:「屬下以為,與其鬥力不如鬥智,所以何不用毒!王爺只需在杯中下毒,然後當面敬與廬陵王,他不敢公然與王爺翻臉,這酒喝是不喝?只要王爺做的巧妙,叫他看不到疑點,縱然心中有所懷疑,也得硬著頭皮往下喝,那時……」   陰長生得意地道:「酒中有毒不假,可誰感懷疑是王爺下的毒?所以我們可以稱說是刺客嫁禍王爺!而皇帝為了事情的隱祕,宣召廬陵王回京的事還沒有公示天下。這樣一來,如果天下人有所懷疑,會懷疑誰?皇帝對廬陵王可一直不甚重用啊……」   一眾侍衛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姬祖冰欣欣然道:「妙計!妙計!陰兄果然不愧是小諸葛,此計甚妙!到時候皇帝說不清道不明,天下人都會以為是皇帝陛下對廬陵王不放心,這才宣他回京,命侄兒出馬,代賜以一杯毒酒。到時候就算只為陛下自己的清譽,陛下也得全力幫王爺洗脫。妙計!妙計啊!」   「妙個屁!這法子如果管用,本王不如放個屁崩死他!」武三思氣得發抖:「就因為他對本王戒備甚深,本王才不得不予行刺,行刺未成才想筵前舞劍,以想舞劍失手的法子來殺他!不要說敬酒,本王便是幫他挾一口菜他也是堅決不會吃的,想推脫,法子有得是!再者說,毒藥呢?你們誰隨身揣著毒藥了?」   眾侍衛面面相覷。   武三思罵道:「都是一群沒用的廢物,平時吹噓得自己無所不能,本王真用到你們時……」   武三思正罵得起勁,有人進來稟報:「王爺,廬陵王派人送來請柬。」   武三思一怔,奇道:「請柬?他送什麼請柬?」   那侍衛將請柬雙手奉上,道:「廬陵王與太平公主設宴,邀請王爺赴宴!」   武三思兩眼登時直了起來……   廬陵王李顯所在居處院裡院外都掛起了燈籠,照得一片通明。李顯依舊由女相撲手扶著,和太平公主一起站在院門口迎接武三思。   武三思悻悻然地道:「七郎遠歸,應該本王設宴為七郎洗塵,怎麼倒要七郎相請了。」   太平公主笑吟吟地代答道:「都是自家親人,何需那些禮法?七郎回京本是一喜,巧遇梁王又是一喜,其實說起來今夜乃是太平作東,呵呵,山上簡陋,梁王莫挑太平的不是就好。」   武三思皮笑肉不笑地道:「怎麼會呢,廬陵王行走不便,咱們這便進去吧。」   「哈哈哈,梁王先行了一步啊。廬陵王、太平公主,姚某這廂有禮!」   武三思剛要舉步,姚崇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蹦了出來,好像剛剛趕到似的,滿面春風地向他們作揖。太平公主和古竹婷忙不迭又向這位貴客還禮,武三思站在一邊瞥看著他們,真是好不耐煩。眾人客套完到廳中坐下,先上了些鮮果閒坐聊天,只聊了片刻,有人來報,魏王武承嗣、宰相魏知古到了。   李顯兄妹再度出迎,武三思看看對面的姚崇,嘿然一笑,道:「姚相今日來得可真是巧啊!」   姚崇微微一笑:「何止姚某來得巧,梁王來得也巧啊。這不,魏王和魏公也來了,或者……就是天意讓你我於此相聚吧。」   武三思冷哼一聲,剛要回答,院中便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兩人一起扭頭望去,就見李顯和太平公主陪著武承嗣和魏知古剛好邁進門檻。武承嗣讓一名侍衛扶著,正拿手帕捂著嘴巴咳嗽。武三思和姚崇便站起來,大家又是一通寒喧,魏知古很自然地坐到姚崇旁邊去了,大家同為宰相,但他年長一些,姚崇連忙避席禮讓,請他上座。   武承嗣則被人扶到武三思旁邊,武三思大剌剌地坐在那裡不動,武承嗣自忖是武三思的堂兄,他偏坐在自己上首,心中大是不悅,只是兩人如今有共同的對手,這番心思倒是不便說明了。   眾人又聊幾句,太平公主便吩咐開宴,因這筵上不是王爺就是宰相,都是長輩,李唐皇家又沒那麼多嚴謹的規矩,李顯便吩咐把李裹兒請出來,陪在自己身邊。   李裹兒已經換了太平公主的一套衣衫,雖然試穿的時候顯得大了一些,就算後來叫針女及裁縫調整了一下,卻依舊不是十分貼身。可是如此鮮豔美麗的衣服,比那民女裝束大有不同,裹兒可不捨得換回去。好在她的麗色容光實是無以倫比,不要說這套衣裳只是稍顯大些,便是給她披個麻袋也掩飾不住她那奪人的光彩。如此麗人,往李顯身邊一坐,眾人眼前一亮,真有滿室生輝之感。   裹兒向各位長輩一一行禮,乖巧可愛的樣子惹得兩位王爺、兩位宰相連聲誇讚,裹兒還從未得到這麼多大人物的誇獎,尤其是魏知古和姚崇都是滿腹才學的宰相人物,措詞用句優雅華麗。裹兒以前從未聽人這般品評自己,只喜得心花怒放,臉蛋一紅,倒是愈增了幾分顏色。   待她乖乖回到父親身邊坐下,便是這三個王爺、兩位宰相再加一位公主的陣地了。   武承嗣剛到,還沒來得及和武三思通氣,免不了還想試探一番,想確認一下這個李顯究竟是真是假。不過只看太平公主等人都守在這裡,他心中已經認定了七分,有太平和裹兒這群大小妖精在旁幫襯著,古竹婷哪會露出什麼破綻,武承嗣強忍咳嗽試探了一陣,也沒有發覺任何異狀。   酒過三巡,突然又有人來報,說是狄仁傑上山了。   李顯一聽,忙率妹子、女兒一同出迎,趁著他們出去,武承嗣才側身對武三思低語道:「如何?」   武三思陰沉沉地道:「你不用試了!這個李顯是真的!」   「哦?」武承嗣也顧不及問他理由,武承嗣自己心中也已認定此人就是李顯,武三思既然這麼說,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武承嗣道:「太平既然來了,恐怕皇帝也就知道了。」   武三思惡狠狠道:「這個小蹄子,嫁作我武家的媳婦,胳膊肘卻往外拐!」   武承嗣曬然道:「此時說這些沒用的做什麼,皇帝既然知道了,恐怕明日一早就會派人來接,到時候天下皆知。廬陵回城,內有這班百騎和內衛以及太平公主的人護持,外有宮裡派出的儀仗,路途又短,時間緊湊,就算其中有我們的人也沒機會下手了。」   武三思道:「不錯!要想動手,惟有今夜了!」   武承嗣道:「你可有了主意?」   武三思搖搖頭,武承嗣眉頭一皺,撫著鬍鬚沉思起來。   對面,姚崇也對魏知古低語道:「公主已經把廬陵到京的事面稟於皇帝了,皇帝馬上就會派人來,不過此時是不可能回城了,且不說城中已然宵禁,就算破例為廬陵開城,一則趁夜而行兇險更大,二則堂堂皇子都到了皇城根兒下,居然還要連夜進城,朝廷丟不起這個臉面。我看,今夜怕是要宿在這龍門山上了。」   魏知古冷笑一聲,道:「皇帝不但猜忌之心更重、虛榮之心更盛,而且由此觀之,她對國朝的掌控力也已……」   姚崇微微一笑,道:「這對我們來說不是一件大好事嗎?不過暫且不去說它,只說今晚,我等在這裡會讓他們有所顧忌,我怕他們會鋌而走險。」   魏知古蹙眉道:「我們總不能把這場酒筵開上一宿吧?」   姚崇道:「開上一宿也沒用,他們若使刺客來,大可推脫於己無關,而這般大開酒筵,反而更易叫他們的人混進來,龍蛇混雜中更易動手。公主說已然有所安排,公主睿智,且依公主之計行事吧,只消捱過今夜,明日一早你我護送廬陵回宮,大事成矣!」   魏知古心中不安,卻也別無良策,只得沉沉點頭。   魏知古鎖著眉頭,暗自一嘆:「這一夜,不好過啊……」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12-31 ISBN:9789863840282 城邦書號:A101026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