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五部.卷二:上官婉兒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五部.卷二:上官婉兒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2-1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宮廷醜聞竟讓武則天戴綠帽?大唐第一才女為誰生死兩拋? 破億讀者追捧跳坑推薦,只有 月關 擁有地表最強號召力!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為愛不吐實,護子不惜死;婉兒,巾幗女宰相! 陽光將麗春臺內照耀的通透敞亮,可這明亮的光卻照不清武則天臉上,那股既羞又怒的神情。大唐第一才女上官婉兒長跪在地,不肯告知懷中胎兒的父親是誰。武則天失望至極,猛地抓起裁紙甲刀,狠狠向上官婉兒擲去…… 安樂公主因為向楊帆求歡不成,自此心生怨恨,便想利用上官婉兒的醜聞讓楊帆身敗名裂,卻陰錯陽差的讓武則天也戴上綠帽。心態鄙俗的安樂公主不知自己的作為已引起世家忌憚,一步一步地引火上身。 正所謂「一動一靜皆風雲,一喜一怒皆雷霆」,皇帝無家事,連帝王身邊的侍寵私事都可能造成政壇動盪,重新分割權力版圖。儘管武則天還沒遷都,但雷霆風雲已然移往長安;身處風暴中心的楊帆,一家大小能夠全身而退嗎? 全系列:五部共25卷,目前出版到第22卷,預計2015年4月出版完畢。

目錄

第九八三章 與子同仇 第九八四章 潑油救火 第九八五章 調停?挑釁? 第九八六章 雌虎靈狐 第九八七章 鐵鎖橫江 第九八八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九九O章 分贓 第九九一章 魚群 第九九三章 撒網 第九九三章 收網 第九九四章 清洗 第九九五章 「收官」 第九九六章 後手 第九九七章 殺手鐧 第九九八章 馬放南山 第九九九章 置宅京都 第一OOO章 如海之深 第一OO一章 湖上煙波 第一OO二章 青梅煮酒論英雄 第一OO三章 好事難成 第一OO四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一OO五章 不堪進補 第一OO六章 順水行舟 第一OO七章 巾幗宰相小女人 第一OO八章 攜美樊川遊 第一OO九章 興教寺風波 第一O一O章 窺間伺隙 第一O一一章 攔驚馬 第一O一二章 寶馬美人 第一O一三章 小家碧玉 第一O一四章 辱人者自辱 第一O一五章 我要了 第一O一六章 我還要! 第一O一七章 千金引一笑 第一O一八章 莫測女兒心 第一O一九章 暗室私心 第一O二O章 一拍即合 第一O二一章 求打臉 第一O二二章 試探性接觸 第一O二三章 節外生枝 第一O二四章 眼看他起高樓 第一O二五章 左鄰右舍 第一O二六章 自取其辱 第一O二七章 賣俏行奸 第一O二八章 機心械腸 第一O二九章 尋蹤覓源 第一O三O章 十日危機 第一O三一章 投石問路

內文試閱

第九八三章 與子同仇
  張易之在奉宸監主持編撰《三教珠英》,這些日子往武則天那裡去的也少了,可是今日皇帝僅因幾句閒言碎語就杖斃皇太孫和武氏郡王,事情太過聳人聽聞,消息還是飛快地傳到了奉宸監裡。   滿堂墨香文稿叢中,忙碌不休的張易之聞訊大驚失色,慌忙趕到麗春台。當他衝進麗春台時,幾名小內侍正好抬著李重潤和武延基的屍首向外走,張易之一看登時暗暗叫苦不迭。他進宮見到武則天,對答沒有幾句,皇太子李顯就跟瘋了一樣闖進來,張易之好言幫他勸說幾句。息了武則天的雷霆之怒,答應赦免李仙惠,李顯又狂奔而去。武則天雖是替張昌宗撐腰出氣,可一下子打死一名孫子一名侄孫,還有如今生死未卜的孫女兒,殿上氣氛不免怪異,張易之便尋個由頭帶著張昌宗告辭。   張易之沉著臉,領著張昌宗回到奉宸監,一路無話。到了二人時常獨處的小書房坐下,張易之才冷峻地道:「六郎,這一下子我們可得罪武李兩家了!」   張昌宗悻悻然道:「五郎,如果有人辱及令堂,你會怎麼樣?」   張易之凜然道:「誰敢辱及我母,血濺五步而已!」   張昌宗道:「這就是了!他們搬弄唇舌戲辱於我,這且不算,就連咱們早已亡故的祖父都加以侮辱,我若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豈能不還以顏色?」   「你……」張易之重重一嘆道:「小懲也罷,何必鬧出人命。這一下,你我兄弟就是眾矢之的了。」   張昌宗滿不在乎地道:「那又如何?有聖人寵著,誰能奈何得了咱們?」   張易之壓低聲音道:「怨仇太深,不可化解。聖人年事已高,一旦有個三長兩短,你我兄弟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張昌宗聽了不覺動容,仔細想想卻又憤憤起來:「廬陵一家得以回返洛陽並成為太子,我們兄弟倆可是出了大力的,若是沒有我們在聖人面前為他們美言,他們哪那麼容易回來,但他們居然還瞧不起咱們,這口氣我實在嚥不下!」   張易之森然道:「如今還說這些作什麼?仇已結下,只能想辦法面對了。我們必須加快攫取權力的過程。聖人的寵愛不足為恃,咱們必須得有自己的力量才能自保,不過眼下你得先出去避避。」   張昌宗瞪起眼睛道:「為什麼?」   張易之道:「為了幾句風言風語,你便慫恿聖人殺了皇太孫和郡王,這事情還小嗎?就算李顯李旦不敢言語,不代表太平公主也會視若無睹,朝中有些大臣難免也會彈劾你,武氏族人更會兔死狐悲;雖說有聖人庇護,你暫且避避風頭也是好的。」   張昌宗聽了,悻悻的道:「避開?我能避到哪去?」他低頭想了一會,忽然道:「啊!我想起來了,方才我去見聖人,聖人御案上有份奏章,正是處置楊帆遇刺案的,不如我向聖人請旨前去督辦此案?」   張易之神情一動,連忙問起細節,待他得知武懿宗被免職調回京城的消息後不由眼睛一亮,脫口道:「好去處!我留在京裡,繼續編撰《三教珠英》;你去長安接替武懿宗,趁機掌握兵權,到那時你我兄弟的地位便穩如泰山了。」   張昌宗大為歡喜,道:「那好,我這就去跟聖人說。」   「且慢!」張易之一把拉住他,意味深長地笑笑,道:「不可讓聖人明白我們的心意。」 東宮,李顯夫婦一夜未眠。   御醫進進出出,東宮燈火通明,半夜的時候,年僅十七歲的李仙惠產下死胎。將近天明時,她油燈盡枯,這位年輕美麗的公主耗盡最後一絲生命,緊隨剛剛死去不久的丈夫和孩子,一起離開了世界。   李顯形容枯槁地坐在殿上,彷彿一夜之間就老了十歲,頭髮都白了許多。韋妃的親生兒子和親生女兒在一日一夜間相繼喪命,哭得她雙眼紅腫如桃。 天亮了,則天門上威嚴洪亮的鐘聲響起,一記記鐘聲,掩埋了東宮隱隱的哭聲……   魏王府,武承嗣的臥房中,武延義、武延安、武延壽跪在榻前,武承嗣臥於榻上,面如金紙。武承嗣有六子,其中第五子早夭,長子武延基昨天被杖斃,幼子武延秀為了和親出使突厥,結果被扣在大草原上到如今還沒放回來,身邊只餘三子。   三名兒子含淚看著他們的父親,武承嗣當年被武則天流放振州時便因環境惡劣生活貧苦留下了病根,這幾年痼疾發作,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如今又被兒子被殺的事情一刺激,也已到了彌留之際。早已骨瘦如柴的武承嗣像乾屍似的躺在榻上,渙散的眼神仰視著帳頂,喃喃自語:「我的父親……死在她的手上!我的兒子,死在她的手上!這個惡婦,這個比蛇還毒的惡婦,咳咳咳咳……」   武延義不安地道:「父親!」他向外揮揮手,把伺候的下人都趕出去,含淚道:「父親,人死不能復生,大兄已去,父親還請保重身體!」   武承嗣已經處於彌留之際,他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兒子說的話,只是凝視著帳頂,臉皮子脹紅了一陣,突然大喊起來:「她是天煞孤星!她是天煞孤星!這個惡婦刑夫剋子,刑親剋友,她是天煞孤星!」   「父親!」   武承嗣甩開武延義的手,聲嘶力竭地詛咒道:「這個毒婦,她註定要六親無緣,孤獨終老,註定要晚年淒慘,眾叛親離!她不配做武家的女兒、不配做李家的兒媳,即便到了幽冥地獄,她也無顏面見武李兩族親人,做鬼她也是孤魂野鬼!」   「父親,請不要再說了!父親!父親?」   武延義呆呆地看著武承嗣,武承嗣雙目怒突,瞪著空蕩蕩的帳頂,竟已氣絕身亡!   清晨的八百記鐘聲敲到最後一響的時候,一輛華貴的馬車駛上了定鼎大街。   流蘇垂幔輕輕擺蕩著,端坐車中的太平公主面沉似水。   她這幾天住在梓澤苑,昨天發生在宮裡的事情雖有人及時告訴了她,但當天她已來不及回城了,是以今日一早她便趕回來,太平公主一進城就吩咐車伕直趨宮城。   車廂寬敞,側首坐著一位黑袍老者,鬚髮半白,容顏清瞿,神情氣質於儒雅之中透著沉穩果毅。   老者輕撫及胸的長鬚,沉聲道:「一早天子要臨朝視事,公主此時入宮,未免有咄咄逼人之勢,以老朽之見,公主不該如此急躁,遇事莫慌,否則必自亂陣腳!」   自得到武則天的默許,太平公主行同建衙開府,可以收納門下,自成一方勢力以後,她的勢力迅速擴張,每日裡需要處理的事情也越來越多,縱以太平的精明強幹也大感吃不消。她府上管事李譯之流只能聽命跑腿,做不了這種事,投效太平門下的大臣各有公務,也不可能時時過府議事,所以太平急需得力的幕僚,這位老者就是太平公主目前最為倚重的一位幕僚先生。   老先生姓莫,莫雨涵。福州人氏,原為吳王李恪之子李千里的幕僚,李千里奉調回京時把他帶了來。李千里在地方上原為一州刺史,軍政一把抓,雖說他為了避免引起武則天的猜忌,政務一概不理,但是總些事總需要他審閱用印的,這些事就俱由莫大先生負責。   如今李千里回京,做了禁軍將領,身邊本就不再需要這麼一位幕僚,有一次赴太平公主家宴時又聽說太平公主正在用人之際,便把這位老先生引薦給了太平。莫大先生學識淵博,智慮深遠,甚得太平器重,如今已成為太平身邊第一幕僚。   太平公主聽了莫大先生的話,有些不悅地瞥了他一眼,道:「莫大先生意思,本宮不該理會此事?」   莫雨涵沉聲道:「不該!至少不該做這急先鋒!若說該出面的,太子和相王無論如何也該比公主先出面,天子一早要臨朝視事,公主一早便闖宮見駕,豈非有恃寵而驕之嫌?   公主請不要忘了,那是公主的母親,也是當今天子!再者,皇帝只因些許言語冒犯,便杖斃皇太孫和郡王,鳳子龍孫命如草芥,此事勢必震動朝野。百官必會在今日朝會上有所動作,如果公主一早先去見皇帝,皇帝會怎麼想,難保不會認為這些官員全是得了公主授意?公主,小心弄巧成拙啊!」   太平公主怵然一驚,車行轆轆,太平頭上的步搖微微顫動著,忽然,太平公主揚聲道:「調頭,回府!」莫大先生見太平從善如流,肯接納自己的諫議,微笑著捋鬚點了點頭。   馬車已到天津橋頭,應聲停住,折向尚善坊,車仗進了尚善坊行不多久,閉目養神的莫大先生倏然睜開雙目,朗聲道:「停車!」   太平公主訝然看向莫雨涵,莫大先生道:「前方就是梁王府,公主殿下不想去探訪一下嗎?」   太平公主的雙眼慢慢銳利起來,道:「先生是說……」   莫大先生一字一句地道:「二張之害,漸已不可控制!李武兩家,至少在這件事上是可以合作的。」
第九八四章 潑油救火
洛陽西北角,隔著一條洛河與宮城右掖門面面相對的洛濱坊,曾經遭過水災滿地泥汙的庭院早已收拾的乾乾淨淨。如今正是春暖花開日,滿院芬芳,蝶飛蜂舞,一派鬧春氣象。   沈沐徘徊於草木蔥綠、鮮花盛開的庭院之間,幕僚藍金海陪伴於側。面前就是洛河,水面上來往的舟船稀稀落落,大型漕船一艘不見,與往年熱鬧無比的漕運場面比起來冷清了許多。   「二郎的傷勢怎麼樣了?」   「長安剛剛送來消息,說他已脫離危險,如今正著手促使灞上漕運恢復正常。」   沈沐鬆了口氣,微笑:「那就好,這個小子還真是福大命大。不過呢,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是真不該輕身涉險的。他自恃武功就難免大意了,你看我從不輕蹈險地,每每出入,明裡暗裡必侍衛如雲。呵呵,我可怕死的很。」   沈沐說笑幾句,神色復轉嚴肅,道:「二郎中箭垂危,幾乎導致我們的計畫全盤失敗,幸好他性命垂危時還能設下一計,再造一場『刺殺』,化不利為有利,這一來我們原先的諸多安排都可以棄之不用了,可以快刀斬亂麻!」   藍金海頷首道:「宗主說的是,只是不知宗主打算何時啟程赴長安?」   沈沐笑了笑道:「有二郎在長安,又有阿卜杜拉暗中輔助,官面上的形勢如今對我們也非常有利,我便不去又何妨。」   藍金海道:「可是宗主想不去怕也不成了。楊帆巧化逆勢,雖然使得朝廷整治長安的力度加大,卻也打草驚蛇了,各大世家如今已經察覺若任由局勢發展會嚴重影響利益,必會要宗主您平息此事。」   沈沐冷笑道:「這是朝廷的事,我能有什麼辦法?朝廷派去接替武懿宗的人是張昌宗?」   「不錯!」   「哈!那就更妙了!此人好大喜功,又無城府心計,很容易就會被二郎擺布於股掌之上。當初延州之行成全了他一段功勞,此人嘗到了甜頭,這次必然故技重施,背後又有二郎推波助瀾,嘿嘿……」   藍金海輕輕嘆了口氣,道:「因為此人殺了皇孫和郡王,還有身懷有孕的公主,朝中已是人人自危,正義之士憤慨莫言,他們不好直接攻訐天子,便紛紛彈劾張昌宗,誰料張昌宗明為避禍,卻被委以如此重任,真是出人意料。」   沈沐的目光投向河對面的重重宮闕,陽光下,那斗拱飛簷金光閃閃,宮殿前的天樞巨柱,明堂頂上的丈二金鳳清晰可辨。   沈沐沉沉地道:「進言訴屈的人是張昌宗,可殺人的卻是那位女皇帝,如此毒婦世所罕見。雖說最是無情帝王家,可是似她這般狠辣,僅因一番言語冒犯就施如此辣手的,實是前所未有。」   沈沐沉默有傾,嘴角輕輕一翹,道:「皇太子和相王都沒有彈劾張昌宗?」   藍金海臉上也露出輕蔑譏誚的神色,道:「沒有,倒是一向與武承嗣不合的武三思卻糾結多人上表彈劾張昌宗,力請嚴懲奸佞。」   沈沐道:「武家人自己鬥的再怎麼凶,也是自家的事,他們不想看見武家的人被人像狗一樣殺掉,武三思這是兔死狐悲了。皇太子和相王如此表現,想必太平公主一定失望的很了。」   藍金海冷笑道:「太平公主早該對她這兩位無能兄長感到失望了。」   沈沐嘆了口氣道:「也不能這麼說,女皇四子,李弘、李賢、李顯、李旦。李弘李賢皆機敏敢言,有帝王風範,但他們結果如何?李旦和李顯早被兩位胞兄的慘死嚇破了膽,如此情勢下,他們明哲保身,也不算錯。」   藍金海道:「不過,這一次太平公主的反應倒是出人意料,她也只是學著武三思上表彈劾了一下,並未親自入宮面君哭訴,換作以往,太平公主斷然不會如此,這不似太平公主一貫的為人。」   沈沐輕輕點了點頭:「我已得到消息,說服太平不要入宮並勸她和武三思聯手對付二張之人,是她的一名心腹叫莫雨涵。這個人,你注意一下!」   藍金海應了聲「是」,這時一名侍衛急急走來,欠身道:「公子,清河崔林求見!」   沈沐回首,笑對藍金海道:「你看,催我去長安救火的人來了!」   長安坊,長安老店。   斑駁的招牌訴說著它悠久的歷史,這是一家真正的老店。掌櫃的百無聊賴地坐在櫃檯旁,看見熟人便打聲招呼,帳房坐著高腳凳,趴在櫃檯上劈嚦啪啦地撥著算盤,雖然這段時間並沒客人。   羅嘉昊到了店前,先機警地四下看看,把竹笠壓到眉梢,這才快步走進老店。他一口氣要了二十張胡餅,三斤滷驢肉、三斤醬狗肉。生意上門,後廚裡立即叮叮噹噹地忙碌起來。   掌櫃的用一雙老眼輕輕瞟了他一眼,馬上就移開了,但是他的心裡已經起了疑竇。   羅嘉昊這是第二次來這家店裡買東西,他每次都盡可能多買一些,避免頻繁到店裡去,而且每次都去坊裡不同的飯館,避免總在同一家飯館買東西,如此舉止不可謂不小心了,但是這個坊比較偏僻,陌生客人並不多,所以他雖隔了多日才來第二回,還是引起了老掌櫃的注意。   老掌櫃的憑著他豐富的閱歷和過人的眼力,馬上就分析出了很多東西:這位客人買了很多吃食,說明不是一兩個人吃用的;他事隔多日再度來買東西,說明這一群人在這坊裡已經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不是某戶人家的客人,因為如果他是客人,主人不會讓他自己來買吃食,也不會不陪他來……   老掌櫃悠然踱進後廚,當羅嘉昊匆匆離開後,一名小夥計換好衣服,悄然跟在他後面。   坊裡有裁縫店、小食店、雜貨鋪子,也有書畫、碑貼、花木、頭面鋪子,來來往往的很是熱鬧,那小夥計看起來就像個半大孩子,穿行在人群中,根本不引人注意。   羅嘉昊到了第二曲巷口飛快地閃了進去,那個小夥計追到巷口馬上蹲下,那裡有幾個孩子正蹲在地上玩遊戲。在孩子看來,這名小夥計是在看他們玩遊戲;在回頭看來的羅嘉昊眼中,那名小夥計就是玩遊戲的孩子。   羅嘉昊放心地叩開院門鑽了進去,很快,那名小夥計也離開了。   車船店腳牙一向是聯繫最為密切的幾個行業,灞上漕幫發了狠要找到刺客,這些城狐社鼠、魚蝦鱉蟹發揮力量起來也是非常驚人的,官府做得了的事他們做不了,官府做不了的事他們卻能做到。   很快,消息就送到了灞上,五行會馬上派出了一批好手,急赴長安城!   隆慶坊位於長安城東,這個坊本來與其它坊一樣,也有許多人家,齊齊整整的街道巷曲、規劃整齊的房舍建築。但是前些年,隆慶坊裡一戶人家打水井,結果觸及地泉,泉水噴湧,地面下陷,幾年之後,竟形成一處十頃地大小的水池。   被水淹及的百姓人家紛紛搬離,世家豪門對城中出現這樣一處水景卻是欣喜不已,紛紛在湖水周圍建設住宅。水中有一片凸出水面的地方,形成湖中一座小島,只有一條道路與陸地相連。這個湖心島更成了寸土寸金的地點,如今這座島上只有長安府令柳徇天和另一位侯爺建了別墅,餘此再無其它住家。島上遍植林木,綠草如茵,百花似錦,又伴以湖中碧波蕩漾,成了一方風景宜人的盛地。   楊帆傷情穩定之後,屢屢前往探視的柳徇天便盛情邀請他到自己的別墅居住調養,隆慶池風景宜人、環境優雅,而且地處長安城中,出入方便,適合調養。而且如果楊帆一直住在軍營,顯然是對長安官方心存戒備,這對急於撇清自己的柳徇天甚為不利。柳徇天急於表明態度,更需要楊帆有所回應。   楊帆知其所想,又知道這隆慶池湖心島確實環境優雅,兼又三面環水,島上清靜,不管是調養身體還是安全防務都很方便,便慨然應允了,是以如今楊帆就住在隆慶池湖心島上。   當一群暗揣利刃、殺氣騰騰的漕幫高手奔赴長安坊的時候,一行快馬也到了隆慶坊。後方八匹馬,馬上八位黑衣騎士猿臂蜂腰極是矯健;中間四匹馬,馬上四位青衣女騎士,容顏清秀、一身勁裝。最前面卻只有一人,一身紅衣如血。   一共十三騎,俱都肩負長劍,劍長如太阿,佩在肩頭,血紅的劍穗迎風飄灑,八面威風。紅衣勁裝女挺胸直背、倍顯精神,一馬當先地走在前頭,十三騎氣勢所懾,似乎充塞了整條長路。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公孫府大小姐,公孫蘭芷!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5-02-16 ISBN:9789863840428 城邦書號:A101028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