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五部.卷四:殯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五部.卷四:殯天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3-2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二張之禍再掀政變,武則天卻重病彌留,誰能繼位皇權? 破億讀者追捧跳坑推薦,只有 月關 擁有地表最強號召力!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月關系列作品之最!近三百萬人推薦,總點閱率破千萬! 神龍爆政變,武曌勢難回;殯天,黨爭更激烈! 因為武則天屢次縱容張昌宗擾亂國政,於是群臣藉太子之名發起神龍政變,逼迫女皇禪位。久病體弱的武則天只好交出皇權,武周王朝正式謝幕。 新皇帝李顯的個性軟弱無能,在韋后的垂簾干政之下,李顯先罷免功臣,隨後又想削減相王與太平公主的勢力,兄弟反目一觸即發!卻在此時,皇宮中傳出武則天病重彌留。一代女皇,生命也即將到達終點…… 武則天十三歲入宮,一生轟轟烈烈;但隨著武曌殯天,政局波瀾卻沒有因此停歇。李顯權力薰心,連東宮太子都被他斬首示眾,更何況非李氏族人的大將軍楊帆。如今楊帆除了得應付朝廷黨爭,還得找出是誰造成顯隱兩宗生死對立;明裡暗裡腹背受敵,楊帆能否躲過這最後一戰,即將揭曉! 全系列:五部共25卷,目前出版到第24卷,預計2015年4月出版完畢。

目錄

第一O九四章 漫長一日(六) 第一O九五章 漫長一日(七) 第一O九六章 漫長一日(八) 第一O九七章 漫長一日(九) 第一O九八章 漫長一日(十) 第一O九九章 漫長一日(十一) 第一一OO章 漫長一日(十二) 第一一O一章 排排坐,分果果 第一一O二章 論功行賞 第一一O三章 革命尚未成功r 第一一O四章 李顯要自強! 第一一O五章 牝雞司晨 第一一O六章 天下共逐之 第一一O七章 風起雲湧 第一一O八章 微服私訪 第一一O九章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第一一一O章 一拍即合 第一一一一章 金風未動蟬先覺 第一一一二章 利字在中間 第一一一三章 倚榜門戶 第一一一四章 擐甲執兵 第一一一五章 生死博奕 第一一一六章 苦諫 第一一一七章 漩渦 第一一一八章 神龍再變 第一一一九章 示恩 第一一二O章 捧殺(上) 第一一二一章 捧殺(下) 第一一二二章 告誡 第一一二三章 作戲 第一一二四章 幽會 第一一二五章 幕僚 第一一二六章 危機 第一一二七章 沉沐與胡椒 第一一二八章 拔劍 第一一二九章 拭鋒 第一一三O章 雙龍會 第一一三一章 示恩 第一一三二章 女皇之殤 第一一三三章 亂象 第一一三四章 有王者之氣 第一一三五章 農夫與蛇 第一一三六章 千鈞一發 第一一三七章 循索追兇 第一一三八章 出師不利 第一一三九章 孤注一擲 第一一四O章 坐看風雲起 第一一四一章 行至水窮處 第一一四二章 魚遊沸鼎 第一一四三章 純武陣營 第一一四四章 一屈一伸 第一一四五章 危在旦夕 第一一四六章 奪門之戰 第一一四七章 城下之戰 第一一四八章 方寸之戰 第一一四九章 逋逃之戰 第一一五O章 終南之戰 第一一五一章 未雨綢繆 第一一五二章 賦閒綢繆 第一一五三章 鳳鳴岐山 第一一五四章 佈局謀篇 第一一五五章 步步為營 第一一五六章 下套

內文試閱

第一一OO章 漫長一日(十二)
  武則天靜靜地躺在寢宮榻上,自從張柬之和崔玄暉等人擁著太子離去,她就再也沒有睜開眼睛。   她聽到張柬之在外堂喝令宮監交出御璽和虎符的聲音,聽見甲胄碰撞,知道那是在她寢殿門口安排了侍衛,但她始終未發一言。事到如今,她還能做什麼呢?   她緊閉著眼睛,眼淚依舊從眼角滲出來,武則天便轉過身去,她不想讓宮娥看見她流淚的樣子。實際上,宮娥們此刻正蜷縮在角落裡提心吊膽,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動靜。   武則天的心中滿是悲涼,這一刻來的太突然了,以致她還沒有時間靜下心來去反思自己的一生,沒有時間去想她這一輩子害過多少人,那些人每一個的下場都比她淒慘十倍,所以她覺得異常的悲憤。   她早晚要交出皇帝的寶座,所以她並不戀棧權力。令她傷心的是,一手締造的武周帝國勢必要一世而終了,她的兒子既然發動兵變奪回皇位,就一定會恢復李唐的名號。   武則天覺得身上一陣陣的寒冷,她忽然想到了張易之和張昌宗偎依在她身邊的溫暖,而那兩名情夫此刻已經變成冰冷的屍體。她還記得不久前,自己信心十足地承諾保護他們;她本以為在她死後才會有人不能容納張氏兄弟,可她沒有想到她還活著,那些人就已經如此倡狂。   用二十年殺戮無數生命,殫精竭慮才建立了她的帝國,創業艱辛啊,但毀滅卻只需要一晚……   「阿母……」   背後突然傳來一聲輕喚,武則天連忙拭去腮邊的淚水,冷冷地道:「令月,妳也背叛了我,是嗎?」   背後沒有傳來太平的回答,只是感覺臥榻微微一沉,便知道她在榻邊坐下了。武則天凝視著面前霧一般的帷幔,喃喃地道:「朕這個皇帝,真的這麼失敗嗎?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妳們念念不忘恢復李唐?」   武則天不管如何都是她的親身母親,如今武則天已經成為一名失敗者,不管是在國事上還是在家事上,太平公主都不想再指責她的過失。太平公主只是無言地坐著,許久才輕輕勸道:「阿母,不要傷心了。」   「呵呵……」武則天冷漠地笑了笑,緩緩轉過身,凝視著她的女兒:「我沒有傷心,傷心有什麼何用處?我這一輩子都在鬥,在家族,入宮後,當皇后、當太后、當皇帝……,無時無刻不在與人鬥、與天鬥。只不過我鬥了一輩子,最後一仗,我輸了而已。   我這一輩子就輸了這麼一仗,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我太老了。我疾病纏身,沒有精力去注意他;我大限將至,所以一些人開始別覓高枝。我是敗給了歲月,而歲月是任何人都無法打敗的對手!」   太平公主想要反駁她,可是思緒異常的混亂。考慮到母親所受的打擊已經極其沉重,太平公主也不想再說什麼重話,於是她似乎認可了武則天的結論,輕輕點了點頭。   武則天看到她點頭,臉上露出欣然的神色,像個孩子似的笑了:「女兒,妳們以為把我囚禁在這裡,我就可以任由妳們擺布了?不,不可能!我是武曌,古往今來、獨一無二的武曌!如果我決意赴死,照樣能給你們製造無窮的麻煩,不是嗎?」   太平公主有些不耐煩母親的自鳴得意了,她毫不留情地反駁道:「母親,妳以為自盡可以讓哥哥擔上弑母罪名,從而受到千秋萬代的唾罵?這座迎仙宮已經被哥哥控制了!如果母親決意赴死,明天您依然會『活在』宮中。即便這個消息瞞不住世人,朝廷也可以偽造罪己詔,宣佈妳是一死以謝天下!」   武則天的心頭倏然掠過一絲寒意。她是皇帝,這些手段她再清楚不過,她知道女兒說的每一句話都完全可能成為現實。她怔怔地楞了半晌,忽然呵呵地笑了起來。   她不想死了以後還被人擺布,那她就只能屈辱地活著!她失去了她的帝國,失去了她的寶座,失去了她的情郎,連她自己的生死,如今都由不得她自己選擇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武則天放聲大笑,她憤懣地捶著床榻,笑得滿臉是淚。太平公主默默地坐在榻邊,任由武則天發洩著,過了半晌,武則天才喘息著躺回榻上,疲憊地閉上眼睛,低聲問道:「外邊情形如何?」   太平公主道:「尚還平靜,九城已在相王掌握之中。宮裡面,六尚二十四司和內侍省的人會一如既往地安排好宮裡的一切,北城各路禁軍也沒有蠢動……」   武則天打斷她的話,問道:「沒有人死難嗎?」   太平公主想了想,答道:「幾乎沒有什麼傷亡,除了在這迎仙宮中……。他們為了盡快趕到您的寢宮,所以動手殺死幾十名張氏兄弟的人,不過他們本來就不會被放過二張的死黨。」   武則天心中一陣失望,她沒想到以皇帝之母的身分,也用許多年時間殺掉那麼多人、流放那麼多人,才能坐上皇帝的寶座。可是在她的權力交替的時刻,居然沒有一名死士站出來?   太平公主看著母親蒼老的容顏,她的牙齒已經掉光了,兩頰明顯的凹陷,顯得那麼衰弱。她的眼睛閉著,眼球也沒有一絲轉動,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以致於太平有種無話可說的感覺。   她張了張嘴,還是覺得此刻向母親提出禪位制書之事有些難以啟齒,於是她又抿上了嘴巴,心裡想著或許讓母親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向她提出這件事會更好些。但是武則天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為難,慢慢張開眼睛,淡淡地問道:「他們讓妳來見我,不僅僅是為了探望我這個老婆子吧?」   太平公主垂下了眼睛,低聲道:「母親……」   武則天轉動了一下眼珠,喃喃地道:「他們還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呢?哦!他們……想要朕下退位詔書,是嗎?」太平公主咬著下唇,輕輕點了點頭。   明明大局已定,完全可以像太宗皇帝時一樣,幾個月後再讓女皇退位,既可以保全君臣母子的顏面,又可以更平穩地接掌政權。可如今卻要如此迫不及待,這讓太平很是不快,向母親坦承此事時也有些難為情。   「呵呵……」武則天譏誚地笑起來:「他們太性急了!妳不用覺得難為情,娘知道這一定不是妳的主意。如果妳是太子,是不會決定如今就逼娘退位,妳比妳那兩個沒出息的哥哥都要強。可惜妳是女兒身啊……」   太平公主心中一陣激動,受到母親的器重和讚賞,總是會讓兒女感到愉悅,更何況她的母親是前無古人的一代女皇。但是這種激動剛剛湧遍全身,就像潮水一般泄了下去,太平突然心中凜凜:「母親真的讚賞我的才幹嗎?五哥的暴斃或許是個不解之謎,可六哥呢?他可是明白無誤地死於母親之手!可惜我是女兒之身?五哥和六哥是有才幹的賢明太子,身為男兒的結果又如何?七哥和八哥如今這般懦弱無能,難道母親就能脫得了關係?」   想到母親這麼說可能對她包藏的禍心,太平公主突然不寒而慄。她的沉默使武則天有些不安,武則天不自然地扭過頭,避開了女兒深沉的目光,低聲道:「妳告訴顯兒,我會下達退位詔書……」   一夜的變亂,在黎明前結束了。   宮廷裡的鐘聲,和往常一樣準時響起。這意味著兵變者已經完全控制了宮廷,雖然它的女主人已經淪為階下囚,但它一如既往地正常運作著。新皇帝正在紫宸殿裡等著登基,這個世界沒有誰是不可取代。   一早起來,渾然不知昨夜宮中事的長安百姓們,驚訝地發現朱雀大街上挑起了五顆人頭,張柬之的確沒有大開殺戒,他只下令殺了張易之、張昌宗、張同休、張昌儀、張昌期這五個標誌性的人物,沒有其它張家人。   張同休三人本來是地方官,過年的時候回京與家人團聚,因為有張氏的背景,所以他們滯留不歸。本打算過完正月才回地方上去,結果昨夜兵變,他們便追著張易之和張昌宗下了九泉。   張柬之是八十高齡才被任命為宰相,在這一點上,大概只有那位渭水垂釣的姜太公才能與他媲美。在他之前,不知多少仁人志士前赴後繼地要終結武周王朝,可是他們不斷添柴加油,武周這鍋水就是燒不開;直到張柬之這把柴填進去,武周王朝,謝幕了!
第一一O一章 排排坐,分果果
  神龍元年正月二十三日的黎明,朱雀大街上赫然挑出了張氏五兄弟的人頭。這個消息剛剛傳遍長安城,又一個驚人的消息傳來:女皇已經宣佈由皇太子監國,總統萬機。   長安百姓對李唐的歸屬感較之洛陽百姓尤勝三分,聞聽這個消息,萬眾歡呼。無數百姓湧上街頭,彷彿又回到上元節時的熱鬧場面。樊川杜敬亭更趕到朱雀大街,擺下香案,就在張易之五兄弟的人頭前面擺下香案,祭奠亡兒,一時間老淚縱橫。   皇太子李顯旋即下令,任命相王府司馬袁恕己為風閣侍郎、同平章事;分遣十名使者,奉監國太子的璽書,宣慰十道各州。   如果此時讓武則天繼續頂著皇帝的頭銜,是非常有利於政權平穩交替,他們可以打著武則天的幌子把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解決,一些不宜由太子出面的事情打著皇帝的旗號先行處理好。但是因為張柬之和桓彥範的自作主張,設想中的數月過渡期被一下子縮短為一天,朝廷於正月二十四日就宣佈女皇退位,禪位於皇太子。這一來不但許多計畫中的事情無法實施,而且當即就產生了新的問題。   突然改變兵諫計畫的直接結果就是立即造成了兵諫集團的分裂,勃然大怒的武三思憤然向皇太子告病,閉門不出。武氏一族身具軍職的子弟們全部遣往軍中,就連武攸宜也被放歸羽林衛。   相王李旦和太平公主也先後向皇太子稱病,一時間把李顯弄得焦頭爛額。可他當時禁不住立即登位的誘惑,已經答應了張柬之等人,而且已經貿然宣示全國,豈能出爾反爾?   萬般無奈,李顯只得放下身段,親自登門慰問。李顯與兄弟、胞妹私下密談時,竭力撇清自己,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了張柬之和崔玄暉一群人身上,相王和太平公主心知這事既已成為事實,是不可能逼著皇太子再改變主意,他們只是心氣難平,鬧些情緒。如今皇太子主放下身段軟語央求,二人發了一通牢騷也就答應出席登基大典了。可武三思卻不給李顯面子,任他好話說盡,武三思執意不出。   如今雖然是相王李旦掌握著南衙諸衛,只要他答應出席登基大典,支持太子登基,就可以保證九城的安全。但是李顯可不放心,儘管張柬之再三向他保證,說武氏一族此時此刻絕不敢冒天下之大諱再生事端,他還是提心吊膽。   於是李顯又掉轉車頭,再度回到太平公主府,厚著臉皮央求胞妹以武家媳婦的身分出面,勸說她的大伯武三思。太平公主只好出面說項,一番協商之下,武三思這才勉勉強強地答應下來。   正月二十五日的登基大典,雖然因為過於倉促而顯得有些簡陋,但是眾多實力派人物紛紛出席,自然讓人覺得皇太子登基天下歸心、實至名歸。但是一些熟諳朝廷典制禮儀的官員和儒生們,還是能從中察覺一些特殊情形。   照例皇帝登基有一套固定的流程,有一些事情也應該在登基當日宣佈,譬如既然是禪位,新皇對先皇如何安置;年號為何,新帝有何重大國策,對文武百官有什麼任命和調度等等……   不過因為李顯登基太過倉促,而且涉及到重大利益的方面,政變集團內部還沒有協商一致,無法立即宣佈,導致李顯時隔二十年再度登基之時,竟然在登基大典上只宣佈了一件事。而這件事在皇帝登基當日慣例程式中,本應是最後一條,而不是僅有的一條,那就是:大赦天下!   李顯宣佈,自文明 以來獲罪的人,除了徐敬業、越王李貞、琅琊王李沖及其反逆魁首,以及二張一派的死黨,盡皆昭雪,子女配沒者盡皆赦免。   張易之一黨遇赦不赦倒是情有可原,為何保唐反武的徐敬業還有越王李貞、琅琊王李沖這兩位有血性的李唐王爺都不能得到赦免呢?追根究底還是因為張柬之的突然勸進,打亂政權交替的節奏。   張柬之或許是為了抑制宗室和外戚勢力,或許只是為了讓功臣集團獲取最大的政治利益,外人無從得知他究竟是怎麼想。但他倉促勸進,沒有留出一個政變的緩衝期,絕對是犯了政治上的大錯誤。就是因為張柬之的冒進,這三個最該平反的人無法得到平反。因為這三個人當初起兵打起的旗號都是反武則天,而李顯是以武則天禪位的名義登基稱帝的。他如果為公開打起反武旗號的三個「反賊」平反,那不就是變相承認他也是反武的嗎?自己打自己耳光的事他不能做,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幾樁公案的解決本應該放在皇太子監國期間,找機會拿出武則天的名義「下詔」赦免。可是因為計畫突然改變,懸而未決的事情何止這麼幾件。   正月二十六日,武則天搬出皇帝寢宮,徙居上陽宮。正月二十七日,李顯率文武百官至上陽宮拜謁武則天,上尊號「則天大聖皇帝」。為了表示自己對母親的孝心,李顯還當眾宣佈,每十天他就要率領百官拜謁一次,就算大權被奪的武則天不會喜歡這種安排,但她已無權要求,自然也無權反對。   新朝氣象,新帝登基了。群臣都知道這一次皇太子是在清君側、誅二張的背景下才提前登基稱帝,那就必然有功臣存在,對功臣的封賞不能無休止地拖下去。所以張柬之、敬暉、桓彥範等把持了朝政的五大臣這幾天最忙碌的一件事就是協商功勞分配的問題。   正月二十八日,第一批封賞功臣的名單出爐。李顯宣佈,以張柬之為夏官尚書、同鳳閣鸞台三品,崔玄瑋為內史,袁恕己為同鳳閣鸞台三品,敬暉、桓彥範皆為納言,以上五人皆為宰相,皆賜爵國公。   李多祚已經是羽林大將軍,官職上升無可升,賜爵遼陽郡王;王同皎作為皇帝的女婿和擁立的主要功臣,封右千牛將軍、賜爵琅邪郡公;李湛封羽林大將軍、賜爵趙國公;楊帆封冠軍大將軍,賜爵忠武侯。   從楊帆受封的爵位來看,李顯並沒有忘記他把自己從房州救回京城的大恩,反倒是在這次兵變中,李顯和功臣集團並不認為他有關鍵作用。不過李顯依舊讓他掌握千騎,也算是對他表示信任。從官銜上來說,楊帆也快爬到武職巔峰了。在他上面,只剩下驃騎、輔國、鎮軍三個大將軍銜,而其中前兩個還是虛銜。掌實權的軍銜中,楊帆只差一步就能登頂,獲封鎮軍大將軍了。   至於其他功臣,因為各派勢力角逐激烈,寸土必爭,每一個名額都不願放棄,一時之間還沒有結果。不過從先封功臣,且張柬之五人俱封國公、俱都拜相的舉動來看,張柬之的勸進確實取得了絕對性的效果,朝政如今由他們把持了。   封賞完功臣就該封賞參與政變的皇親國戚以及其他人員了,首先要加封的當然是出力甚巨的相王和太平公主。相王李旦以並州牧、左衛大將軍、太子衛率兼安北大都護、相王的身分,進號為安國相王,官拜太尉,參知政事,加食邑一萬戶。太平公主則進號鎮國公主,加實封五千戶,參知政事。一個安國,一個鎮國,這兩兄妹的江湖地位可想而知。至於武三思……,很不幸因為時間緊急、協商未果,這老頭被排到下一批準備封賞的功臣裡去了。   以上種種封賞,自然不是李顯一人決定,而是由從政變當天,懷抱傳國璽護持太子入掌紫宸殿開始就已經控制了政權的張柬之、崔玄暉等人主導,排斥武氏家族也是他們的決定。   在他們看來,皇帝已經登基,大局已定,南衙已被牢牢控制,北衙這段時間也在被分化滲透著,武氏一族已不足為慮,假以時日,可以輕而易舉地把武氏家族徹底踢出政壇,無需再看他們臉色。   武三思被利用完就像破抹布似的被丟在一邊,這可把他氣壞了,他先是氣的磨牙,接著氣的磨刀。當初說是誅殺二張,結果張柬之那老賊臨陣變卦,提前擁太子登基了。好,這他忍了。接著為了讓他答應出席登基大典,李顯那混帳東西親自登門,低聲下氣好話說盡,接著又捧出太平公主說情,他給了面子,出席了登基大典。如今該論功行賞了,他卻被排到第二梯隊,「叔可忍嬸不可忍啊!」   且不提氣的跳腳的武三思,這次扶保李顯登基稱帝,還有一名大功臣。此人居功甚偉,不可不賞,可是對眾功臣一番論功行賞後,輪到她時,卻讓皇帝和五大宰相犯了難,因為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賞……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5-03-25 ISBN:9789863840473 城邦書號:A101029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