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五部.終卷:太平(完結)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五部.終卷:太平(完結)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3-2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當楊帆平息宮廷狼煙之際,無意發現滅村仇人竟然是…… 破億讀者追捧跳坑推薦,只有 月關 擁有地表最強號召力!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月關系列作品之最!近三百萬人推薦,總點閱率破千萬! 新皇做魁儡,群龍爭顛峰;太平,夢裡尋真情。 唐中宗李顯自登基後做盡蠢事,放任韋后與安樂公主拉攏派系、貪贓枉法,導致軍心盡失。親手參與兩次政變的楊帆決心要在退出政壇之前做最後一件事:把他親手抬上皇位之人再度拉下龍椅! 但就在政變的非常時刻,太平公主竟也密謀稱王,調動禁軍意欲血洗紫禁之巔。楊帆一手護持李隆基創立新朝,一手阻擋太平公主自毀宮城,卻不知在廟堂風雲詭譎之際,楊帆的最終仇人,昔日桃源村的滅村真凶也呼之欲出…… 女帝武曌日月凌空、上官婉兒稱量天下、太平公主巾幗英雄!在大唐女力盛世中,智如狄仁傑、貌如馮小寶等眾多男性也只是陪襯。楊帆從身負滿門血債的小乞兒到盡享世家富貴,一路攀藤附葛踏青雲成為傳奇,直到看透帝王榮寵猶似鏡花水月,才了解醉枕江山其實不輸權傾天下,平凡人能談笑乾坤更勝出將入相。 全系列:五部共25卷,已全部出版完畢。

目錄

第一一五七章 入道 第一一五八章 授籙 第一一五九章 機鋒 第一一六O章 坐籌 第一一六一章 祕密 第一一六二章 慶壽 第一一六三章 敢與貧道搶漢子 第一一六四章 芳心可歌 第一一六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一一六六章 國不國 第一一六七章 灞上川 第一一六八章 二郎三郎 第一一六九章 謀國 第一一七O章 東施效顰 第一一七一章 獸窮則齧 第一一七二章 密相會 第一一七三章 廷對 第一一七四章 和事天子 第一一七五章 摘葉飛花 第一一七六章 情不知所終 第一一七七章 心城無鑰 第一一七八章 彈劾 第一一七九章 跋扈 第一一八O章 孱主懦夫 第一一八一章 警號 第一一八二章 後事 第一一八三章 遺詔 第一一八四章 極樂 第一一八五章 制變 第一一八六章 貓和老鼠 第一一八七章 說客 第一一八八章 黃雀 第一一八九章 究竟誰是黃雀 第一一九O章 引蛇出洞 第一一九一章 狩獵 第一一九二章 狀況頻頻 第一一九三章 錦囊妙計 第一一九四章 如此順利! 第一一九五章 義不容辭 第一一九六章 勢如破竹 第一一九七章 樹未倒,猢猻已散 第一一九八章 殺人者,馬橋! 第一一九九章 城頭變幻大王旗 第一二OO章 好事多磨 第一二O一章 玉殞香消 第一二O二章 一物降一物 第一二O三章 風雨不休 第一二O四章 只因女兒身 第一二O五章 太平皇帝 第一二O六章 儲君、郎君 第一二O七章 失之交臂 第一二O八章 飛蛾 第一二O九章 親情權力 第一二一O章 推心置腹 第一二一一章 三策敗太平 第一二一二章 歸來 第一二一三章 乍相逢 第一二一四章 天註定 第一二一五章 決戰紫禁之巔 第一二一六章 乳虎撲食 第一二一七章 山傾 第一二一八章 雷雨 第一二一九章 真相 第一二二O章 地久天長

內文試閱

第一一五九章 機鋒
  李持盈正合十受籙,沒有看到楊帆,可金仙公主卻看到了。金仙公主已經出家,法號無上道,和李持盈是同一位師父。兩人既是親姐妹,如今也是師姐妹了。今日金仙是陪師父崇玄真人為妹妹授籙,眼見楊帆出現,金仙公主很是驚訝,悄聲對李持盈道:「十娘,楊帆怎麼來了。」   「他來了嗎?」李持盈心中一喜:「是我邀請他來的。」說著便向台下急急望去,只一眼便看見楊帆正站在那裡。玉真臉上登時露出欣慰的笑容,楊帆微微一笑,向她頷首致意。   金仙公主輕輕搖了搖頭,低聲埋怨:「妳真不懂事!這一回,妳可替楊大將軍招惹禍事了。」   李持盈訝然道:「怎麼了?」   金仙公主道:「妳我拒不和親,先後出家,把皇帝的臉面掃得一乾二淨。妳看今日除了太平姑姑,還有哪個皇親國戚肯來觀禮,畢竟誰不怕得罪皇帝呀!妳偏把楊大將軍請來,皇帝知道了怎還得了!」   「啊!糟糕!」   李持盈雖然聰穎,終究還是一名天真爛漫的少女,如何能夠明白人情世故。此時她才知道自己的邀請是一種政治風險,楊帆將因此得罪這天下間最有權勢的人:皇帝!可是他卻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想到這裡,李持盈心懷激蕩,悄悄再瞟一眼楊帆。不知怎麼,李持盈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延嘉殿上,李顯已經氣不起來了。金仙出家、玉真也出家了,相王只剩下小女兒霍國。看相王這意思,如果自己再逼迫下去,霍國很可能也要出家,那時天下人會如何看待自己?李顯可以預料只要他敢再指定由霍國和親,霍國一定會馬上效仿姐姐出家入道;李旦對此並不反對,而且很可能這一切就是李旦自己在搗鬼。李顯想到此事就有一種挫敗感,因為雖然他作了皇帝,可終究不能為所欲為。   韋后冷靜地道:「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還是另指一名宗室女吧。」   李顯咬著牙根,絲絲地吸著冷氣道:「我不甘心……」   韋后道:「夫君,這一次相王是明擺著鐵了心要反抗你,你如果再指定霍國,也不過是再多受一次羞辱,於事何益,而且還會激起天下人的唾罵!」見李顯依舊心有不甘的樣子,韋后輕輕嘆了口氣:「不甘心如今也得忍著,如今你知道你這個兄弟並不是那麼恭順了吧?若咱們要整治他,機會多的很,卻不是如今。」   李顯心臟不太好,這一番氣怒嘴唇都紫了,胸口更是憋悶的厲害。他撫著胸口呼呼地喘了幾口大氣,這才稍稍緩和過來,無可奈何地道:「罷了,就依娘子。那妳看看有哪名宗室女合適,就封為公主嫁去吐蕃,早早了結這件事吧。」   剛說到這裡,一名小內侍走進來,對李顯和韋后道: 「聖人,娘娘,安樂公主殿下和駙馬求見。」   韋后道:「叫他們進來。」   片刻功夫,安樂公主和武延秀自外面走來。一見李顯和韋后,安樂公主便笑嘻嘻地打招呼道:「阿爹,阿娘!」   眼見李顯神色不愉,安樂公主吐了吐舌頭,挽住韋后的胳膊,小聲道:「娘,阿爹好像不太高興呀,誰惹著他了?」   韋后哼了一聲道:「還不是因為相王府十娘要出家的事情!這件事讓你爹爹大失顏面,他能高興的起來才怪呢。」   安樂公主一聽,憤憤地道:「相王真的是有些得寸進尺了,也就是爹爹仁厚,才會這般讓著他,不過相王如此目無君上,這件事誰不看在眼裡?此次十娘出家,皇親國戚裡頭除了太平姑姑就沒其它人來觀禮,這就是公道人心。爹爹啊,你就別生氣了!」   韋后睨了李顯一眼:「太平觀禮再自然不過,人家太平和相王是兄妹,和你爹爹也是兄妹,可人家那對兄妹可比你爹這對兄妹感情好多了!」   安樂眼珠一轉,突然道:「對了,女兒剛才來的時候,還看到輔國大將軍楊帆也為十娘觀禮去了。嘻嘻,滿朝文武裡邊就他這麼一人敢去觀禮吧?這位大將軍,真不把阿爹這個皇帝放在眼裡呢!」   李顯一聽,登時臉現怒色:「楊帆去觀禮?」   安樂眨眨眼睛:「是呀,女兒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自從上次長街相遇,再次受到楊帆的冷落之後,安樂一直以來積壓在心頭的羞辱和怒火終於爆發了。她知道不管用什麼法子,都不可能讓楊帆臣服於她的石榴裙下了,幻想破滅之後,安樂尤其的痛恨楊帆,如今終於抓到了楊帆的把柄,自然要趁機中傷。   肅立於旁的武延秀突然微笑道:「輔國大將軍敢這麼做,自然是有所憑恃。且不說神龍政變以及太子謀反時,輔國大將軍相繼立下大功,就說這萬騎吧,當年不過是區區一名百騎,是在楊大將軍手中變成千騎、萬騎。大將軍如今雖然不在軍中,可一手打造的軍隊依舊對大將軍景仰不已呢。」   李顯聽到這裡,臉色更加陰沉,眼中出現一抹殺機。   法壇上,李持盈受八籙三洞紫文靈書,佩五老真印,杖八威神策,這都是當時道家最為神奇上乘的祕法。按照道家的說法,公主得崇玄真人傳道,三位得道真人證法,受此靈寶,頃刻間就連升四級仙階,算是得道的女修了。   授籙佩符已畢,李持盈披上八寶道袍,隨在師父與師姐背後走下法壇。經過楊帆身邊時,李持盈突然站住腳步,向他鄭重地稽首一禮,楊帆一見趕緊還禮。李持盈向他調皮地一笑,又看了父親與親人,這才隨崇玄道人走向牛車。   楊帆看著玉真天真爛漫的笑臉,心中忽然有些酸楚,這名十六歲的小姑娘,大概還不甚明白出家修行意味著什麼吧,從此後,青春歲月將葬於道觀之中,眼看那青絲,絲絲成雪。他喟然一嘆,意興闌珊地轉身向相王和太平公主行了一禮之後便大步離去,相王對楊帆今日出現在觀禮臺上感到非常的意外,同時也非常的感動,一見楊帆行禮,忙也鄭重地還了一禮。太平公主對相王低語幾句,疾步向楊帆追去。   「二郎!」   楊帆聽到呼喚聲,馬上停下腳步。等到太平公主趕到身邊,這才並肩向外走去。   太平公主道:「二郎今日怎會來參加十娘的入道禮?」   楊帆道:「李持盈說她出家在即,邀我觀禮,我就來了。」   太平公主嗔道:「女娃兒不知輕重,你也不知輕重?你知不知道今天對皇帝來說意味著什麼?」   楊帆淡淡地道:「當然知道,不就是失去聖心嗎?其實在我極力撇清太子之死的時候,就已經失去聖心了。如今我已賦閒在家,陛下還能怎麼樣,殺了我不成?」   太平公主吃驚地看著他,變色道:「二郎,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楊帆站住腳步,回身凝視著她:「當然,妳看我的樣子像是喝醉酒了嗎?」   太平公主急急向左右一看,走近楊帆,低聲道:「二郎,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楊帆舉首望向天空,烏雲遮蔽天空,目前只露出一個淡淡的太陽輪廓。楊帆沉默少頃,低聲道:「妳說被烏雲遮住的這輪太陽,如果它再出現時,會不會還是原來那輪太陽?」   太平公主道:「當然是。」   楊帆微笑道:「是嗎?那麼妳說,白馬是馬嗎?」   太平愕然,楊帆哈哈一笑,大步離去。   太平公主望著楊帆遠去的背影,忽然想到了什麼,不禁倏然色變。   安樂公主和武延秀在皇帝面前給楊帆上完了眼藥,便糾纏著李顯要去內庫尋寶。原來前兩天韋后的寵臣宗楚客大宴賓朋,將他精心收藏的王羲之、王獻之父子二人的書法裝裱成十二扇屏,炫耀於眾。   如此瑰寶的確少見,令武延秀眼熱不已,回到公主府便對安樂說起此事。安樂最喜出風頭,想起大內瑰寶甚多,說不定會有力壓宗楚客的寶貝,於是就和武延秀來到了宮中。   李顯對這名寶貝女兒確是寵溺之極,實在捱不過她的央求,只好道:「罷了罷了,你便與駙馬去內庫裡看看吧,有什麼喜歡的只管拿去。」   安樂大喜:「多謝爹爹,爹爹對裹兒最好啦!」   李顯笑道:「妳這丫頭,爹不疼妳,還能疼誰啊。」   安樂目的達到,喜孜孜地向父親母親告辭,拉著武延秀興沖沖地闖去大內寶庫。她此去就為和宗楚客一別苗頭,到了內庫只管在書畫寶物裡挑選,只小半個時辰,就挑選出二十多幅王羲之、王獻之父子的真跡,其中最為寶貴的是那幅《蘭亭序》真跡。   得了這樣的寶貝,自忖必能蓋過宗楚客的風頭,兩夫妻這才興高采烈地離開了皇宮。
第一一六O章 坐籌
  在相王府一連兩名女兒出家之後,皇帝李顯已經無法繼續壓迫相王了。再這麼下去他依舊不能達到目的,只會讓自己原本不佳的聲望更降一階。無奈之下,李顯只能把雍王李守禮的女兒李奴奴收為養女,加封號金城公主,再讓她遠嫁吐蕃。   李奴奴沒有膽量像金仙、玉真一樣出家,只能逆來順受。雍王李守禮也沒有膽子跟李顯叫板,於是十四歲的金城公主李奴奴很快就由左衛大將軍楊矩護送入蕃,嫁給了六歲的吐蕃贊普。   此事之後,皇帝李顯與相王李旦的關係真是降到了冰點,甚至連市井小民都知道皇帝與相王交惡。只是李旦如今兵權已經交出,每日連府門都不出,只在王府謹慎度日。他立過大功,如今沒有犯過差錯,李顯也奈何不得他,一時倒是個相安無事的局面。   楊帆自從成為輔國大將軍,除了大朝會的時候上朝露露臉,基本上就算淡出了朝堂,每日陪伴妻妾子女,看起來倒是其樂融融。偶爾他還會陪著很同情公主遭遇的小蠻,一起到玉真觀撚香拜佛。   玉真觀就在隆慶坊,而且就建在隆慶池邊。本來這裡叫三清觀,因為李持盈急著出家,來不及給她蓋座新道觀,所以就把這裡匆匆收拾了一下,把原本的道士趕去別的道觀,換了塊牌匾,就成了李持盈的修行之所。   雖說是修行,但李持盈的生活與以前並沒有區別。她依舊是錦衣玉食,僕從如雲,只是每日多了個做功課的時間。飲食上,如果她不想吃齋,她身為住持,觀中眾女冠都是她帶來的宮娥,又有誰肯多事勸諫。   今日李持盈設宴款待楊帆夫婦,叫人備下的宴席上就有酒有魚,只是她一名年輕女子本就吃的清淡,倒是沒有太多葷腥之物。金仙公主此時也在玉真觀,這兩姐妹時常見面,說她們是修行,倒不如說她們是把這道觀當成相王府的另一處下莊別苑,在這裡修身養性更合適。   酒宴之後,金仙和玉真陪著小蠻這位二品誥命夫人去後院閒坐,烹茶論道去了,楊帆就帶著古二、任威漫步於竹林之中消食。此時已是深秋時節,竹葉開始泛黃,失去了修竹飄逸的味道,秋氣濃重。   楊帆漫步一陣,對任威道:「孫龍、裴堯、鄭裡等人可按我的吩咐趕去潞州 了?」   任威道:「遵照宗主的吩咐,這幾人已分別趕到潞州。如今先到的人正在潞州交結當地官府與權貴,置地買宅,開闢糧、布、鹽、馬等行當店鋪。」   楊帆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幾個人的身分可有保密?」   任威道:「宗主放心,這些人若不是近幾年才被我顯宗吸納,就是原本就有極隱祕身分,隱宗斷然不會察覺他們的真正身分。」   楊帆微微一笑:「這就好。臨淄王李隆基如今正在潞州任別駕,你可讓鄭裡想辦法巴結他。此子心氣不小,是有心要在地方上作出一番大事業之人,如果他知道鄭裡要在潞州建一處大馬場,一定會全力支持。臨淄王喜歡什麼就給他什麼,財帛女子,有求必應。這是我們與潞州官方搭上線的最快辦法,只要鄭裡能成功,我們就能在潞州立足了。」   任威答應一聲,有些不解地道:「宗主,屬下不明白。潞州並非商貿發達之地,咱們為何要花大力氣在潞州紮根呢?」   楊帆道:「正因為潞州不是商貿發達之地,所以隱宗在潞州的勢力非常淺薄,而這就是我們的機會,否則你以為我們能順利插手,輕易從隱宗手裡搶走這麼一大塊地盤?」他睨了任威一眼,忽然笑道:「難道你覺得潞州對我們而言,只是一塊雞肋?」   任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楊帆收斂笑容,正色道:「錯了,潞州對我們非常重要!這京畿道如今是都城所在,咱們要和隱宗鬥個你死我活,決不能選這裡,否則一旦被朝廷察覺,大家馬上一起完蛋。所以我們還能選擇哪裡呢?」他伸出一隻手,在空中隨意地點了點:「西邊是隴右,是隱宗的根基之所,傾我顯宗全力,也休想拔掉它,要打敗隱宗,只能採取將它逐步削弱的辦法。我們在東南兩方的實力比隱宗強大,只要一動手,很快就能把他們的勢力清除出去。所以對我們來說,最難啃的就是河北道這塊硬骨頭。」   任威略有所悟,道:「屬下明白了,宗主是想控制潞州,從而把隴右道與河北道割裂開來。」   楊帆頷首道:「不錯!河北道不但是隱宗極其重要的地盤,而且還聯繫著隱宗與高麗、日本的貿易。我們什麼時候能牢牢控制潞州,什麼時候就能對河北道的隱宗發動攻擊,只要吃掉了河北道……」   楊帆冷冷一笑,任威會意,馬上接口道:「那時我們顯宗就可以挾大勝之威,集北、東、西三面之兵,圍殲隴右。就算滅不了它,也可以把他們趕回隴右,讓他們龜縮不出,從此由我顯宗一統中原!」   楊帆哈哈大笑,任威摩拳擦掌地道:「屬下明白了,屬下一定全力以赴,務必為宗主經營好潞州。」   楊帆點頭道:「嗯!鄭裡等人能否完成使命至關重要,以後有什麼吩咐,我會直接下令給你,由你和他們聯繫,他們的身分是絕對機密,萬萬不可假手他人,務必保證他們不會引起隱宗注意。」   「是!」   盧賓之看罷一張小紙條,輕輕一彈,把它投入火盆,紙條迅速化成了一團灰燼。盧賓之傲慢而得意地道:「顯隱二宗,終究還是要鬥起來了啊。」   丁躍用竹勺為他盛出一碗茶湯,輕輕推到他的面前,笑道:「公子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盧賓之莞爾一笑:「是啊,早就迫不及待了!不過……我也清楚,他們是不會這麼快動手。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他們必會做出充分準備才會思量出手,而之後就是我們的機會了。   以顯隱二宗勢力之龐大,勢力之隱祕,就算是動用大軍剿殺也是無從下手。兩宗之間動用一些江湖人打打殺殺,更是不傷元氣。他們真正的戰場是不見血的地方,卻也是最傷根本之處,那時他們的實力才會真正暴露出來。我們就可以坐山觀虎鬥,等顯隱二宗鬥個兩敗俱傷再出面收拾殘局,由我們接手,重組繼嗣堂!」   丁躍興奮地道:「屬下明白,那顯隱二宗秣馬厲兵的時間內,咱們是不是不要介入以免打草驚蛇?」   盧賓之頷首道:「當然,不過……」盧賓之摸了摸下巴,沉吟地道:「倒忙當然是不能幫,可若是一點忙也不幫,似乎又沒盡到盧家地主的本份。」   他的笑容有些陰險,丁躍忍不住問道:「那公子打算……」   盧賓之道:「讓咱們在潞州方面的人,盡可能地給楊帆的人提供些方便,幫他們早日在潞州立足!」   丁躍會意地笑了起來:「屬下明白!」   楊帆和小蠻在玉真觀做客至傍晚才告辭,夫妻倆驅車回到自家府邸。剛進府門,莫玄飛就在楊帆耳邊小聲稟報道:「阿郎,上官昭容到了。」   楊帆點點頭,對小蠻交待了一聲便徑往後花園裡行去。後花園裡有一座小樓,這是婉兒出宮後與楊帆幽會之處。鄭氏夫人雖對楊帆有些委曲了女兒不太滿意,可女兒一顆心都放在楊帆身上,她也只好聽之任之,把自己的宅子當成兩人的掩護。   楊帆到了後花園,漫步來到小樓前。一見楊帆到了,一名侍婢忙向他蹲身行了一禮,復向樓上一指。楊帆會意地一笑,舉步登樓。   婉兒已經沐浴完,換了一身輕軟的長袍,正懶洋洋地靠在被上看著書。聽見樓梯聲響,婉兒凝神一聽,馬上躡手躡腳地下了床榻,汲上軟底的鞋子,悄悄閃向屏風後面。   可楊帆是何等身手,她的動作哪能瞞得過楊帆。她正貼著屏風等著楊帆出來嚇他一跳,卻不想楊帆忽然從屏風的另一邊閃出,一把攬住了她的腰肢,倒把她嚇了一跳。   楊帆哈哈大笑著倒在榻上,拉著她偎在自己身邊,問道:「今日怎麼沒把黛兒帶過來呢?」   婉兒嘆了口氣:「那丫頭漸漸大了,性子也野了,整天跟著她吉哥哥東跑西顛,我要帶她過來陪我,她還挺不樂意。以前還能給她講些故事,如今她也聽的膩了,真是氣人。」   瞧她一臉幽怨的樣子,楊帆忍不住就笑,婉兒嗔怪地打了他一下:「你還笑,還不是你養的好女兒。沒良心的,你如今算是遠離廟堂,得其所哉了,可人家怎麼辦?你也不想想辦法。」   「別急,快了,我正在想辦法呢。」楊帆抱著她安撫一番,問道:「如今宮裡情形如何?」   婉兒嘆了口氣:「還能如何?君不君,臣不臣;夫不夫,妻不妻,真是令人大失所望。」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5-03-25 ISBN:9789863840480 城邦書號:A101029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