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四部.卷一:瘋狗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四部.卷一:瘋狗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11-2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來俊臣回京再掀密告風雲,失去武則天寵愛的楊帆能自保?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月關榮登新世代武俠大神 失寵丟高位,惡犬欺猛虎;瘋狗,能囂張幾時? 來俊臣瘋了!處心積慮討好武則天的來俊臣,得償所願,回京擔任合宮尉,他一進京城就如夜梟般似哭似笑地怪叫。楊帆冤家路窄與他相遇,雙方嘴角皆淡淡一笑,心中自有城府。 隨後武則天指派來俊臣調查司馬參軍謀反一案。意想不到的是,來俊臣如今敵我不分,陷害自己的同盟,將其關入大牢!正當朝廷又為了來俊臣一事而掀起密告風波之時,武則天的情夫薛懷義卻在此時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荒唐事…… 躍升為顯宗宗主的楊帆如今不管在哪,權力已是前所未有的龐大,甚至來俊臣對他也不再具有威脅,但高官厚祿從未讓他忘卻鬥垮姜公子,以及奪回被夾持的幼女的決心。只是面對瘋狗般亂咬的來俊臣與姜公子,楊帆能順利讓一家人團聚嗎? 全系列:共25卷,目前出版到第16卷,預計2015年5月出版完畢。

目錄

第六四二章 神棍 第六四三章 放狗 第六四四章 此事必有蹊蹺 第六四五章 天樞大典 第六四六章 女馬夫 第六四七章 天注定 第六四八章 冤家聚首 第六四九章 女兒 第六五○章 棋子 第六五一章 狩獵 第六五二章 失寵 第六五三章 拋餌 第六五四章 風波起 第六五五章 風暴之眼 第六五六章 家國交易 第六五七章 溫泉莊主 第六五八章 走馬上任 第六五九章 弼馬溫 第六六○章 事後諸葛 第六六一章 遲來的陷阱 第六六二章 監守自盜 第六六三章 來也匆匆 第六六四章 再生事端 第六六五章 瘋狗出籠 第六六六章 迷霧重重 第六六七章 錦衣夜行 第六六八章 神仙打架 第六六九章 老奸巨滑 第六七○章 意外來客 第六七一章 來少卿駕到 第六七二章 別人笑我太瘋癲 第六七三章 皇室的客人 第六七四章 男性本能 第六七五章 打,情,罵,俏! 第六七六章 誓不兩立 第六七七章 小別勝新婚 第六七八章 最佳人選 第六七九章 男後的野望 第六八○章 又是一年上元時 第六八一章 囂張重現 第六八二章 先下手為強 第六八三章 三隻腳 第六八四章 一根藤 第六八五章 上元大法會 第六八六章 混亂大廟會 第六八七章 恩寵有盡時 第六八八章 焚心以火 第六八九章 真相 第六九○章 財帛迷人心 第六九一章 作死不覺啊 第六九二章 朽木難雕 第六九三章 潑皮,朋友 第六九四章 名節重泰山 第六九五章 馬腳 第六九六章 偶遇 第六九七章 虎牢關

內文試閱

第六四四章 此事必有蹊蹺
  當官這個職業,從古到今都是最熱門的行當。因為競爭激烈,所以人緣太差、資歷太淺、名聲太糟糕、才幹太缺乏的人,肯定不在考慮之列。但是才幹人品這一類的東西也肯定不是最重要的選擇標準,身世、背景、靠山、人脈,這些才是決定性因素。   然而新任天官郎中楊帆負責的不是一名官員的空缺,而是一批官員的空缺。這件事太引人關注了,在這種情況下,很少有人敢從中大作手腳,即便想照顧某一方勢力也不會太肆無忌憚。   這種情況下最可能的做法就是給他想照顧的一方多安排幾個職位,但是程度絕不可以超過其他勢力容忍的底限;其他勢力也能有所斬獲,雖然吃不飽,卻也不是沒得吃,這樣大家才不會撕破臉皮,只在暗裡較勁。   但是楊帆卻不是這樣,在他親自看過的人員履歷當中,出身寒族和出身世家的人都只占極少的一部分,武三思和李昭德派系的人占了絕大多數。這些人本來也是出身寒族或者世家,又或者是官宦世家,但是他們身上如今都有一個最明顯的政治標籤:武三思或李昭德。   姜公子失去顯宗之主的位子後,勢力大為削弱,已無法隨時瞭解楊帆的動向,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一份楊帆調閱過的官員檔案名單。一看這份名單,姜公子就茫然了。   他本以為這份名單會以世家子弟居多,然而從這份名單看來,分明就是只對武三思和李昭德兩方勢力有利的,可見楊帆分明就是李昭德的人或者武三思的人。眾世家把楊帆捧上位,給了他那麼大的權力,就是為了讓他給武三思和李昭德服務的嗎?   姜公子反覆地看著名單,每看到一個名字,都結合他掌握的資料仔細分析一番這個人的身世背景,他足足看了一個多時辰都還沒有放下。   袁霆雲一直站在他的背後,窗外修長的竹子在秋風中偶爾還會搖曳一下,他卻始終紋絲不動。可是一個多時辰後,他也有些按捺不住了。袁霆雲輕咳一聲,儘量把聲音放的很輕微:「公子,難道其中有什麼蹊蹺?」   「有蹊蹺,大有蹊蹺!」   姜公子以前從來不用這種語氣說話,如今走下神壇,比起當初的高高在上,似乎平易多了,居然難得地幽默了一回。   姜公子點著手中那份名單,沉吟地道:「楊帆一定在打什麼主意!在沒有摸清他的目的之前,我們不可輕舉妄動。這已經是我們最後的機會,必須慎重,如今我們只要靜觀其變,以靜制動!」   姜公子說了句「以靜制動」,房間裡便真的靜了下來。姜公子不再說話,袁霆雲也不再詢問,姜公子捧著那份名單繼續鑽研,想要從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但是靜謐只持續了片刻,就被一陣嬰兒啼哭聲打破了。   孩子的哭聲響亮而有力,伴隨著哭聲,還有一名中年婦人低低的哄勸聲:「喔,喔,乖寶寶,不要哭,大娘陪你玩球球喔,你看!咕嚕嚕,咕嚕嚕,這球滾得快不快?」   孩子的哭聲停止了,但是木球打在牆壁上,又發出「咚咚」的聲音,姜公子懊惱地把名單摔在案上,沒好氣地吼道:「叫她把孩子帶遠一些!」   楊家大宅裡,小小的楊念祖躺在搖籃裡,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瞪得溜圓,正手舞足蹈地想從阿奴姨姨手裡搶過那枚紅色的鞠蹴球,他的小嘴不之為何突然一扁,也「哇哇哇」地大哭起來。   小蠻正興致勃勃地擺弄著一件剛栽好的孩子衣服,聽見哭聲急忙扭過頭來。阿奴趕緊把雙手一舉,很無辜地道:「不關我的事,我可沒欺負他!」她一面說,一面鬆開手,那枚紅球便飛快地滑進了她的衣袖。   「把球給我!」   小蠻惡狠狠地撲了上去,幫她的寶貝兒子搶球,她從阿奴的衣袖裡掏出紅球,嗔道:「妳還有點正經嗎,成天就知道欺負我兒子!」   小蠻彎下腰,把球塞到她的小寶貝手裡,柔聲道:「寶貝乖喔,是阿奴姨姨不好,寶寶不要理她。球球是寶寶的,喏,拿住了。」   小傢伙用兩隻肉乎乎的小手捧住紅球,只捧了剎那,球就滑到了一邊。小傢伙努力地搖擺著藕節似的小胖胳膊,小胖腿也跟青蛙似的一竄一竄,只要一碰到那球就嘎嘎大笑。 天官衙門,考功郎中的簽押房裡,楊帆認真地翻閱著手中的案卷,時不時地會提起筆來,在旁邊的紙張下仔細地抄下一個名字。他已經初步調閱了有關人員的履歷之後,正在進行初步的篩選。   一名執役忽然走進公事房,向他施禮道:「楊郎中,有位姓馬的龍武衛旅帥,說是您的朋友,請郎中一見。」   「哦?」楊帆從案牘中抬起目光時,眼神還有些茫然,隨即便清醒過來,欣然道:「馬橋?」   他把抄錄到一半的名單往一本履歷中一夾,便大步迎了出去。   簽押房的門剛一關上,正伏案疾書的令史李征虎就站了起來,手中的毛筆都來不及擱下,一個箭步便竄到了門前,貼著門縫偷聽外邊的聲音。   只聽門外傳來楊帆哈哈大笑的聲音:「橋哥兒,你又尋個由頭從軍中溜出來了?」   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道:「就只你楊郎中恪盡職守嗎?明天便是天樞落成大典,本將軍是奉調回京執行軍務的!軍務辦完,才來看你。」   楊帆啊了一聲:「明天便是天樞落成大典嗎?我都忙昏頭了!哈哈,你來的正好,眼看就要散衙了,咱們一起走。你我二人越來越忙,難得相聚一回,該當好好喝上幾盅。」   二人的說笑聲越來越遠,李令史喜上眉梢,連忙竄到楊帆的公案後面,打開那份卷宗,一看上面的名字便趕緊扯過一張白紙,匆匆謄錄起來。   箕州別駕劉思禮坐在書房裡,嘿嘿地樂了半晌,才大夢乍醒般跳起來,高聲喚道:「萬遊,快快快,叫人準備車輛,老夫要去拜見張老神仙!」   他剛剛接到朝廷敕旨,原本生龍活虎刺史林錫文竟一夜之間便患了重疾,朝廷竟然真的下旨讓他升遷為箕州刺史。這絕不可能的好運氣,居然真的落到了他的頭上。   這位張道人,是真正的世間奇人啊!何況這位邋遢道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朝廷、讓皇帝都陪著他一起作假!   他真是遇到活神仙了!
第六四五章 天樞大典
  朝廷要在天樞落成之日舉行盛大慶典,這件事早就安排下來了,整個儀程是宰相李昭德親自安排的,場面十分盛大。   除了文武百官、致仕榮休的名臣、京中名宿名士、皇親國戚、勳卿功臣,還有許多四夷酋長也趕來恭賀。   此刻,高聳入雲、壯觀無比的天樞就矗立在端門之外,舉城皆見,一柱擎天!金光閃閃的蟠龍和麒麟栩栩如生,如騰雲駕霧一般緣柱而上,「大周萬國頌德天樞」八個大字金光閃閃,站在天津橋頭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皇帝還未到場,教坊司已經安排了美麗的童女,打扮成散花天女,她們頭戴花蔓,眉心點紅,身披纓絡,纖細的小蠻腰裸露著,肚臍處撲了金粉,赤著一雙雪白的足,雖然身體秩嫩嬌小,居然別有一種嫵媚的風情。   天女們都挎著盛滿小小絹花的竹籃,一邊跳著曼妙的舞姿,一邊把花瓣揮灑著漫天都是。還有一些教坊司的少年,都打扮成金童模樣,手裡捧著香煙嫋嫋的香爐,分佈在整個慶典現場,以致於整個廣場到處都是檀香彌漫。   一群身著袈裟、神態莊重的高僧整齊地站在氣勢恢宏的天樞前面,頌經聲彙聚成一道讓人心弦震動的氣浪。無數洛陽百姓身著整潔鮮麗的衣裳,成群結隊地來到天樞前面,頂禮膜拜,然後退到一旁,眼巴巴地看著……   女皇陛下已經派人拉來整整十車銅錢,他們看到魁偉有力的武士,正把一箱箱的銅錢背上城樓,沉重的錢箱壓彎了他們的腰。當大典結束的時候,女皇陛下會叫人把銅錢一把一把地抛灑下來,所以今日來的許多百姓都是家裡的壯勞力。   皇宮裡面也在做著準備。大赦天下的詔書已經準備妥當,祭天的華文已經由上官待制用金粉書寫完成,都盛在鋪了紅綢的託盤裡,由侍禮太監捧著。   大將軍王孝傑等武將個個盔亮甲明,一身戎裝,顯得威風凜凜。解瑟羅等各族首領都穿著民族服裝,一時間各種皮帽和雉尾濟濟一堂。馮元一跟在高公公後面跑前跑後,臉蛋一片緋紅。   在宮裡他是伺候人的差使,可是這裡本就是太監應該待的地方,至少沒有人用怪異的眼光看他。他沒有注意到,他的姐姐正站在一群華裝女子中,一雙凝著淚光的眸子正在注視著他。如眉大師站在隊首,正在緊張地背著女皇親筆所寫的「萬國頌德賦」。   薛懷義已經很久沒有機會進宮了,作為護國法師兼國公兼大將軍,今天這麼盛大的日子他終於進了宮,可惜並沒有機會見到女皇,他只能站在那裡,偶爾和楊帆聊上兩句,更多時候只是不耐煩地左顧右盼。   金水橋畔始終瀰漫交頭接耳的嗡嗡聲,直到女皇的步輦出現,但御輦居然出現了兩副,文武百官、皇親國戚們神情一肅,還以為是皇太子殿下承恩得了一副御輦。   待那御輦到了面前,他們才發現前面御輦上坐的是一身隆重的袞冕冠服的女皇陛下,後面步輦上坐著的卻是身著大紅牡丹霞帔冠服的太平公主。在女皇的步輦左右,才是步行隨行的上官待制和皇太子李旦。   眾臣子先是有些詫異,隨即恍然:公主殿下有孕在身,這是女皇憐惜女兒呀。   「楊帆,近前說話。」   吉時還差片刻,宮門還未大開,武則天的步輦要在這裡稍停片刻。   步輦一停,武則天便笑微微地向臣子們掃了一眼,不想這一掃,恰好撞見薛懷義幽怨的眼神,武則天怕這莽夫按捺不住衝上來說話,萬一說些不妥當的言語,在此盛大場合未免尷尬,眼神一錯,恰好看見楊帆,武則天想也不想,便喚了他的名字。   楊帆沒想到女皇會喚他,心中著實有些意外,忙上前踏出幾步,薛懷義本來確實想上前施禮搭訕的,一見女皇召見臣子,不好再上前去,只得氣呼呼站住。   楊帆走到武則天御輦前,拱手長揖道:「臣楊帆,見過聖人。」   武則天本是情急之下隨意喚人,把他喚到了面前,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心中急急一轉念,才含笑問道:「南疆邊陲乃國之重地,一日不可沒有牧守,故南疆選官刻不容緩,此事你辦的怎麼樣了?」   楊帆叉手道:「臣遵照陛下吩咐,正日以繼夜進行篩選,初選不日就將結束,介時會將名單報政事台,請眾宰相再行檢視。」   「嗯……」武則天如今根本就是沒事找事,故意拖著楊帆說話,免得她那個失寵的情夫上前「撒嬌」,聞言微微頷首一笑,又問:「楊卿選官,標準為何?」   楊帆不明白她為何當眾考較自己,「四善」、「二十七最」,一向是朝廷選官的標準,一名小吏都能把這些條例背出來,他當然不能刻板地照著條例說這些東西,是以微一猶豫,朗聲答道:「臣任職天官,為陛下選士,秉承三項原則,第一就是忠心!」   在場不但有文武百官、還有皇親國戚、四夷酋長,女皇到了不理別人,只喚楊帆上前考較,在百官心中自然各有一番解讀。他們都認為,女皇把南疆選官這麼重要、這麼肥的一件差使交給楊帆,足見女皇對他的寵信,如今當眾考較,怕也是出於女皇的寵信,心中又妒又羨,免不了側耳靜聽,一時間鴉雀無聲。   楊帆道:「臣為陛下選士,第二條才是才幹。陛下英明神武,乃古今罕有之盛世明君,百官百姓,對吾皇陛下莫不忠心耿耿,要說這忠心的臣子,那是比比皆是。在此基礎上,就要有官聲、有政績、有才幹的人了!」   武則天頷首道:「嗯!那麼第三,又是什麼?」   楊帆道:「南疆原有官吏,有許多因不稱職而被罷免,究其緣由既不是對陛下不忠,也不是沒有才幹。臣仔細揣摩,他們之所以沒有做好份內的事,有許多是因為對地方全不熟悉,又因為性格秉性的緣故,不能放下身架,同南疆地方酋領溝通瞭解。   陛下的臣子當中,人才濟濟,夠資格擔任一方牧守的大有人在,因此臣先篩選出許多幹員,又從這些人之中,挑選那些遊歷廣泛、施政經驗豐富、性情爽朗善言的人,以為陛下選用!」   武則天呵呵地笑起來,轉首問站在百官之首的李昭德:「李相以為如何?」   李昭德早知道楊帆篩出的備選官員之中,他的人和武三思的人一半一半,是各方勢力中最多的一支,對楊帆滿意之極,一聽女皇垂詢,立即拱手答道:「楊郎中年紀雖輕,卻是一名幹練之才,臣為陛下賀!」   武則天哈哈大笑起來。   楊帆聽武則天同李昭德說話就知道奏對結束了,這才直起腰來。一抬頭,正看見穿著大紅牡丹霞帔冠服的太平公主,霞帔冠服把她的臉蛋襯托的嬌美無雙,只是肚腹微隆,體態略顯臃腫。   楊帆前幾天才見過她,那水蛇腰也不知有多銷魂。如今這般模樣,不知道她衣服下面塞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此時,鐘鼓齊鳴,端門大開,武則天肅然坐正,吩咐道:「起駕!」   薛懷義好不容易捱到李昭德話音一停,剛剛向前擠出兩步,大典的時間就到了,女皇已端坐御輦,目不斜視地從他面前過去。薛懷義站住腳步,嗒然若失,眾官員紛紛從他身邊過去,薛懷義心神恍惚,竟然一動不動。   薛懷義此番進宮,只帶了弘一弘六兩名最喜歡的弟子,他們也穿著袈裟,站在遠處,兩人都看到師父的這番舉動,心中也替他難過。他們擠到薛懷義身邊,弘一撓撓頭,為難地道:「師父,咱們走吧!」   弘六眼珠轉了轉,卻對薛懷義道:「師父,女皇很喜歡熱鬧呢,咱們白馬寺可是很久沒有做盛大法事了。」   「嗯?」一聽他提到女皇,薛懷義回了魂,急忙道:「你小子有什麼話就說,不要婆婆媽媽的。」   弘六對他附耳說了幾句,薛懷義沉鬱的臉色一掃而空,興沖沖地道:「好主意!咱們回去就準備,嘿嘿……」   薛懷義笑顏逐開,追著文武百官去了,弘一急忙扯住弘六,追問道:「老六,快告訴我,你對師父說什麼了?」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11-26 ISBN:9789863840046 城邦書號:A10102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