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三部.卷四:殺欽差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三部.卷四:殺欽差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10-29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人民無法接受只懂掠奪的官吏,自立自強才能抵抗惡行!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月關 榮登新世代武俠大神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貪婪豺狼至,官逼掀民反;欽差,土蠻不服從! 黃景容藉欽差之名製造流人謀反假象,不願童年惡夢再次發生的楊帆,只好暫時協助當地山寨抵抗大唐軍隊。也因為楊帆的好心指點,才使土蠻了解不是每個欽差都只會燒殺奪掠。 而民心盡失的黃景容為了扳回局勢,設下鴻門宴要刺殺楊帆。酒杯一落,站在背後的護衛便同時動手,一刀斬向楊帆,另一口飛刀刺向土蠻首領,只要其中一人身亡,西南局勢將拖垮大唐! 認清了有毒的東西,就等於找到了良藥。土蠻今日遭受不良官吏的擄掠,清白女子也受玷污,但楊帆的「倒戈力挺」才讓土蠻對大唐生出信心,但楊帆這良藥可以及時阻止安西四鎮的靡亂嗎?又該如何躲過狙擊,除惡務盡「殺欽差」呢? 全系列:共25卷,預計每月出版1~2卷。

目錄

第五四三章 鬼域 第五四四章 生天 第五四五章 扁人 第五四六章 宰了那鳥人 第五四七章 兄弟同心 第五四八章 斯文掃地 第五四九章 來了還想走? 第五五○章 一個都不能少 第五五一章 你敢?你真的敢! 第五五二章 各有所圖 第五五三章 我要殺了他 第五五四章 千里來相會 第五五五章 較量 第五五六章 別開生面的接風宴 第五五七章 小子,聰明! 第五五八章 喝喝酒,殺殺人 第五五九章 歸去 第五六○章 意外 第五六一章 惡人我來做 第五六二章 膽大包天 第五六三章 權高震主 第五六四章 溫柔鄉,平康坊 第五六五章 蝴蝶風暴 第五六六章 規矩與她如狗屁 第五六七章 官與女人會作戲 第五六八章 劍客與刀客 第五六九章 野蠻師姐 第五七○章 別來滄海事 第五七一章 高門 第五七二章 來去匆匆 第五七三章 曲池赴宴 第五七四章 江上佳人江畔虎 第五七五章 橋上殺 第五七六章 獨孤寧珂 第五七七章 莫名老者 第五七八章 稀泥和不得! 第五七九章 我的命,我作主! 第五八○章 反客為主 第五八一章 酒色財氣 第五八二章 殺一人不如刨其根 第五八三章 烽火戲諸侯 第五八四章 金鱗豈是池中物 第五八五章 風雲再起 第五八六章 弱不禁風的楊二郎 第五八七章 世家代理人 第五八八章 傾城一笑 第五八九章 驕傲的孔雀 第五九○章 男兒當自強 第五九一章 騙吃騙喝一潑皮

內文試閱

第五四三章 鬼域
  「狗欽差回城了!」   遠遠看見城外大道上飄動出現的欽差旗幟,巴江縣城裡就像晴天打了個霹靂,趕集買東西的百姓扶老攜幼紛紛走避,賣東西的小販慌慌張張地收起東西一溜煙逃的不知去向,店鋪掌櫃慌忙招呼夥計上門板打烊。   一眨眼的功夫,大街上就只剩下幾隻掉了底的破竹筐和一堆爛菜葉子,再也看不見半個人影了。   一隻癩皮狗從一條小巷子裡踱出來,狐疑地看看空蕩蕩的大街,慢慢放輕了腳步,看來它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它弓著脊背,謹慎地走出幾步,低低嗚咽兩聲,突然夾起尾巴竄進了另一條小巷。   破破爛爛的城門,劉光業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傲然走進城門洞,在他背後緊緊跟著兩批馬,馬上分別坐著一人,他們都是從御史台隨同他前來的執役,跟著劉光業出這趟公差,財帛賺了無數、女人想玩就玩、一言決人生死,兩名御史台執役此刻神采飛揚的彷彿他們才是欽差大臣。   再後面就是宋楚夢派給劉光業的那些士兵了。   士兵的竹矛上面挑著一顆顆血淋淋的人頭,有的在一桿長矛上串了足有三四顆人頭。那些人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保持著怒目喝罵的表情,有的緊閉雙目一臉哀傷,還有小孩子的人頭,面部依舊保持著驚恐號啕的模樣,只是他的嘴巴雖然大大地張著,眼睛雖然驚恐地瞪著,卻再也哭不出聲音,流不出眼淚。   路邊一個雜貨鋪子裡傳出「咕咚」一聲響,店掌櫃的好奇地趴在門縫上向外看著,結果一名懶洋洋的士兵正好從他門前走過,矛尖上的那顆人頭正好映入他的眼簾,那是一名老嫗,滿臉皺紋,血染後的模樣彷彿厲鬼。   她雙眼怒凸,彷彿死魚的眼白,直勾勾的,黏稠的鮮血從她脖子下面拖曳下來,拉長、變細,在血線的盡頭又彙聚成一滴,吧嗒一聲落在掌櫃的門前,嚇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撞翻了一簸箕野刺梨。   難怪街頭人人如避蛇蠍,雖然此刻正是豔陽高照,可任誰看了這一幕不心如抱冰?這一幕,簡直就如鬼王出巡一般恐怖、陰冷。   最後面,士兵還押著一群俘虜,這是一群謝蠻。謝蠻也就是後來所稱的苗族,當時因為其首領大多姓謝,所以被稱為謝蠻。被抓起來的這些謝蠻據說是因為有包庇流人之嫌而被抓回來的,但是從他們的年紀來看,卻顯得有些古怪。   這些俘虜男的歲數都不大,最大的也才十一二歲,只是一群少年和兒童。女子都很年輕,大約都在十四五歲上下。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黔中道雖是山窮水惡,可養育出來的人卻是別樣俊俏,仔細看去,被劉光業抓回來的這些男女個個眉眼清秀,沒有一個難看的。   無論男女,他們的穿著都是五彩斑斕。這時的謝蠻服裝男女差異非常小,都是土布的衣裳,土染的色彩,頭包赫色花帕,身穿花衣繫百褶裙,腳下一雙船形花鞋。然而經過他們的巧手裁製,卻能給人一種瑰麗鮮豔的感覺。   他們不管年紀大小,都用一種仇恨怨毒的目光盯著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劉光業,看那樣子,他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像一群狼似的撲上去,把劉光業撕成碎片,可是周圍士兵肩上鋒利的長矛和腰刀,卻提醒著他們不可輕舉妄動。   刺史府在城西,劉光業進城後卻穿過長街直奔城南,城南是巴江縣城最荒僻的地方,那片地方根本沒有幾戶人家,自他來到以後,更是把那裡變成了一座人間地獄,再也沒有人敢住在那裡,甚至沒有人敢經過那裡。   南城那片荒地裡,如今有無數的木樁豎在那裡,有的上面綁著一具完整的屍體,有的因為處斬犯人的地方太遠,搬運屍體困難,就只攜了人頭回來插在上面,時當正午,陽氣正旺的時候,這裡卻給人一種陰森至極的感覺。   無數的烏鴉黑壓壓地撲在屍體上啄著他們的血肉,若是偶爾有人經過,會驚得那些烏鴉聒噪著飛起來,也許會有腥臭汙黑的血點從空中落下來,也許它來自烏鴉的喙爪,又或者就來自它們口中叼著的不捨放下的一塊人肉。   劉光業先要把他的戰利品帶去南城掛在那些空木樁上,他希望當他離開蠻州的時候,這裡的屍體已經被烏鴉啄個乾乾淨淨,他就可以用森森白骨,在這裡搭一座「京觀」。   當然,他帶著俘虜前去的方式也是想恐嚇這些謝蠻,他打算把這些年紀不大的小童都閹了,帶回京去進獻給皇帝充作宮奴;而這些美麗的謝蠻少女,不管是留下自己享用還是拿去送人,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南城,孫宇軒和胡元禮伏在車轅上吐得一塌糊塗,已經快把苦膽都吐出來了。馬橋雖然看著還算平靜,可是一張臉烏青烏青的,也已看不出一點人顏色來。   他們聽宋萬遊說出劉光業令人髮指的暴行後怒不可遏,可惜劉光也已經出城,他們也不知該往何處去尋他晦氣,聽說劉光也已把南城變成修羅場,成了他炫耀殺人惡跡的地方,三位欽差忍不住要來看看,回頭也好上表彈劾於他。   結果三人一來,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宋楚夢和宋萬遊的臉色也很不好,這裡的空氣彌漫著一股屍臭,熏得他們腦瓜特別的疼。雖然這些血跡斑斑的惡行都是劉光業一手所為,可是動手殺人的卻是他們的士兵,他們到了這裡,就彷彿看到無數的冤魂圍繞著他們哭泣哀號,他們的臉色又怎麼好得起來。   可是他們也沒有辦法,謝蠻雖也是個大族,但是各峒各寨各溪之間互不統屬,力量過於鬆散,東南謝蠻等等大族所居住的地方隔著無數大山,很難互通聲息。   其實他們當初也曾威風過的,隋末時候,謝蠻大首領謝龍羽擁兵數萬,稱霸一方。李淵招安謝龍羽之後,委官刺史,又封爵夜郎郡公,然後又把另幾個大酋長如趙國珍等盡皆授予並不低於謝龍羽的官職。   等到李世民成了皇帝,跟他老爹一個法子,又把謝強、謝元深、趙磨以及巴江宋氏分封為刺史,大家平起平坐,誰也不能統屬於誰,就更加難以形成合力了。是以時至今日,反倒以謝蠻最為安份。   雖然劉光業倒行逆施,可是只要沒把這些族長頭人們逼到絕路上,宋氏家族是鼓不起勇氣對抗代表著朝廷的這位欽差的。   胡元禮「嘔嘔」了半天,實在沒有東西可吐了,喘息著剛直起腰來,一抬頭便看見一顆人頭孤零零地頂在一根木竿上,一個眼窩黑洞洞的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另一隻眼球被烏鴉啄了出來,掛在眼框下面,忍不住又伏轅乾嘔。   宋楚夢嘆息一聲,從車上取下一個水葫蘆遞過去,胡元禮接過水葫蘆,艱澀地道:「楚夢兄,你車上怎麼還帶了這東西來?」   宋楚夢訥然道:「方才我勸兩位欽差不要來,你們不聽,我就知道你們必然會有這般反應,所以特意備了清水。實不相瞞,宋某第一次來時,與兩位一般狼狽。唉!兩位欽差,咱們還是回去吧。」   胡元禮連連點頭:「好好好,咱們這就回去。」   那邊,孫宇軒也由宋萬遊扶著漱了口,臉色難看地道:「明公,還請你盡快派人來收斂了這些屍骸擇地安葬,讓亡者入土為安。再者說,天氣還有些炎熱,這麼多的屍體,久了恐有疫毒傳播。」   宋萬遊面有難色道:「可是……劉欽差那裡……」   胡元禮截口道:「劉光業那裡自有我二人分說!明公不必擔心!」   宋萬游欣然道:「既如此,萬遊謹遵兩位欽差吩咐!只是……這些屍骸,唉!便是杵作也不願收斂的,這麼多的屍體,怕是……」   馬橋插話道:「運些乾柴來吧,把這裡付之一炬,否則餘毒未清,恐會禍及全城。相信……這些亡靈不會怪罪我們的。」   他說話的時候,一直強忍著喉頭欲嘔的衝動,沒敢往兩邊看。   宋楚夢也不願將自己的城池化身鬼域,一聽這話連連點頭。   胡元禮和孫宇軒匆匆登上車子,放下車簾,不敢再向修羅地獄般的路旁多看一眼,眾人便急急離開,趕向宋氏府邸。眾人剛剛離開「墳場」範圍,迎面便撞上了劉光業的隊伍。   胡元禮和孫宇軒在車中剛剛平息了胃裡的翻騰,一聽劉光業來了,二人立即衝下車去。一見劉光業以及他背後士兵肩上扛著的那些人頭,胡元禮便禁不住簌簌發抖。   他戟指點向劉光業,怒不可遏地喝道::「劉光業!你竟幹下如此慘無人道、喪盡天良之事,這民風淳樸的桃源之地竟在你手中變成了人間鬼域!你你你……你殘虐亂權,肆無忌憚,屠戮無辜,傷天害理,我要彈劾你!我胡元禮拼了這份前程,也要彈劾你,彈你彈到死!」   第五四四章 生天   劉光業一見胡元禮,不由暗吃一驚。   胡元禮與他同為御史,雖然一個是御史左台的人,一個是御史右台的人,兩台勢同水火,但是同在一個衙門當差,彼此自然是認識的。   劉光業驚訝之下,竟然忽略了胡元禮對他的斥罵,駭然道:「胡御史!你怎會在這裡?」   胡元禮怒道:「本官奉旨出巡諸道,專為察緝爾等草菅人命的不法之事!劉光業,你在蠻州犯下的樁樁血案,害死的縷縷冤魂,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本官一定據實上奏朝廷,不將你劉光業繩之於法,還公道於天下,胡元禮誓不甘休!」   劉光業聽說朝廷另外派有人監察他們的行動,心中更加吃驚,可是一聽劉光業如此指控,劉光業拂然不悅,暫時壓下心中的驚慌,把臉一沉,道:「胡御史,你身為朝廷大臣,豈可信口開河,誹謗本官!本官奉旨辦案,何罪之有?謀反之叛逆,自當處斬,懸屍以示眾,是為了震懾宵小,你無端誹謗,有何憑證?」   孫宇軒下車後,一見劉光業又攜來許多人頭,後面還押著許多童子少女,已經氣得臉皮發紫,只是讓他背書他可以滔滔不絕,讓他罵人卻遠沒有胡元禮的嘴皮那麼利索,讓他一口氣羅列這麼長的罪名更非他之特長,所以他只在一旁怒目而視,由胡元禮開口說話,如今聽到劉光業當面還敢狡辯,孫宇軒悲笑一聲道:「憑據?你還要憑據?」   他顫巍巍地向前走了兩步,孫宇軒正當壯年,倒不是身體老邁,只是一想起方才所見那種種慘不忍睹的情形,這位埋首案牘,從未見過如此慘無人道的場面的書呆雙腿就突突地發顫。   「依朝廷律法,縱有謀反者,雖至親不殺老父幼子及婦人,我在那邊親眼看見那些屍體,有白髮蒼蒼的老者、有不及十歲的稚童,還有許多婦人女子,死者之中十之七八都是些老幼婦孺。   劉光業!難道年逾七十的老翁也要造反?難道襁褓中的嬰兒也要造反?難道那些婦人女子也要造反?劉光業,你!你該死啊!你罪孽如此深重,便是死一萬次也難贖你在蠻州犯下的累累罪行!」   劉光業鎮定下來,坐在馬上輕輕鼓掌,微笑揶揄道:「好!說的好!罵得好!慷慨激昂啊!兩位紅口白牙,一唱一和,真比唱戲還好聽!」   劉光業裝模作樣地仰天大笑三聲,又把臉一沉,哼道:「你說我有罪我便有罪嗎?本欽差奉旨辦案,自思所作所為,一切都是為了朝廷,絕無半點私心,本官辦案至公,何懼你二人詆毀!」   他不屑地瞟了二人一眼,又道:「本官奉旨而來,辦的是流人謀反的案子,既然你們身負監督之責,那就在一旁看著好了。本官做事,問心無愧,皇帝面前,也不怕與你們打這一場筆墨官司!」   劉光業把衣袖一拂,聲色俱厲地命令道:「走!把謀逆者的人頭掛上竿去,以儆效尤!」   那些士兵是當地官兵,凡事也得謹守法度,可是自從跟了這個劉欽差,殺人越貨、欺男霸女,比土匪還土匪,那日子當真快意已極。人的欲望一旦失去約束,心中的善念也就被貪婪侵蝕的所剩無幾了。   一開始撥付到劉光業麾下聽他指派時,這些士兵還頗為反感劉光業一個外人騎在他們頭上作威作福,嘗到甜頭之後,卻已對他言聽行從,服貼的很,一聽他有吩咐,馬上押解人犯,就要繼續前行。   兩下裡的這番對答,那些被俘的謝蠻聽在耳中,其中有些不精漢話,不甚明瞭雙方在說什麼,有些雖然聽懂了,但是怯於士兵的刀槍也不敢言語。   可是其中有個聽懂了雙方談話內容的女子,聽說這兩人也是欽差,聽他們語氣又與這個劉光業是對頭,知道機會難得,馬上衝了出來,尖聲叫道:「欽差大人,我們冤枉!我們冤枉啊!劉光業濫殺無辜、草菅人命,請欽差大人為我們主持公道!」   竟然有人敢當面拆臺?   劉光業勃然大怒,扭頭一看,見那衝出人群喊冤的少女正是他此行擄獲的最滿意的一名女子。這女子是這些苗女中最美的一個,他本想收入自己房中的,可是既然這苗女如此不識抬舉,劉光業又何惜一殺。   劉光業臉色一沉,厲聲道:「放肆!」   傍在他左首的那名執役聞聲知意,盤在手中的蛇皮鞭子倏地放開,抖手炸開一個鞭花,便向那苗女狠狠抽去。   「住手!」   孫宇軒一聲大喝,攔到了那個苗女身前,那名執役收手不及,「啪」地一鞭抽在他的肩頭,痛得孫宇軒一個激靈,夏日衣衫薄,肩頭立即現出一條血印。   劉光業見他阻攔,心中戾氣更盛,一指那苗女道:「給我殺了她!拖屍遊街!」   兩名士兵立即拔出尺餘長的腰刀,衝向那名苗女,孫宇軒忍著痛楚張開雙臂護在她身前,厲聲道:「誰敢動手?」   胡元禮見劉光業當著他們的面還敢肆意殺人,也不禁氣得渾身哆嗦,厲聲道:「劉光業,你好大膽!當然我們的面還敢肆意殺人!」   馬橋此番陪同他們來南城只帶了四個士兵,五人本來一直待在一側,看著這幾位朝廷大員交涉,眼見如此情形,馬橋的手「啪」地一聲搭上了刀柄,緩緩抽刀出鞘。四名士兵一見旅帥有所行動,立即也把長槍向前一指。   劉光業把三角眼一翻,凜然道:「怎麼?你們要刺殺本欽差嗎?」   胡元禮大聲道:「本官不止負有督察你等行事之責,亦負有查勘流人謀反一案真相的責任。你濫殺無辜、草菅人命,本官懷疑其中別有隱情,有權制止你之所為,查明真相!」   劉光業眉頭一挑,說道:「方才怎麼不見你說?胡御史,你等真的負有聖命嗎?須知,假傳聖旨可是死罪!」   胡元禮道:「我等自然有聖命在手!」   劉光業懶洋洋地伸出手來,說道:「那就請出聖旨勘合,叫本欽差看個清楚!」   聖旨與欽差的勘合都在楊帆手上,胡元禮如何拿得出來?他手中雖然另有一道密旨,可那道密旨也是給楊帆的,他可不敢擅自啟封觀看。   胡元禮神色稍一遲疑,劉光業坐在馬上看得清楚,心中頓時起了疑竇:「莫非他根本不是奉旨欽差,只是另有公務,偶經此地,見我行事,便虛張聲勢地來誑我?」   劉光業想到這裡,雙眼微微眯了起來,沉聲道:「胡御史,聖旨呢?勘合呢?你……不會是誑騙本官吧?」   宋楚夢和宋萬游叔侄聽了也不覺緊張起來,他二人迎出城去,看見數百名官兵護擁著,哪還會懷疑胡元禮和孫宇軒的身分。再說他們是當地土官,並不像朝廷官員一樣在乎規矩,是以竟未請出聖旨一觀,如果這兩個人真是假貨……   叔侄倆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退了一步。   胡元禮道:「本官自然是貨真價實的欽差!只是,本官乃欽差副使,欽差正使是刑部郎中楊帆。聖旨與勘合都在他那裡!」   劉光業一聽還有一個楊帆,此人正是御史台的大對頭,心中已經信了七分,緊張之下脫口問道:「此言當真?楊帆如今何處?」   胡御史是個方正之人,不會撒謊,聞言一窒,方訥訥答道:「楊欽差……與我等分頭行動,先赴姚州查探流人情形,如今……想來正在趕往蠻州途中。」   劉光業心中大定,仰天大笑道:「哈哈哈,那也就是說你們並無可以證明你們身分的東西,是嗎?」   劉光業自馬上俯首,瞪著胡元禮,冷冷地道:「你無聖旨勘合在手,憑什麼約束本欽差的行動?哼!本欽差的行止,你最好不要妄加干涉,否則,我劉光業認得你,我劉光業手中的劍可不認得你!」   劉光業示威般的目光從胡元禮、孫宇軒和馬橋身上一一掠過,看到馬橋時,他的目光定在馬橋半出鞘的鋒利兵刃上,譏諷地一笑,最後又狠狠地瞪了宋觸夢叔侄一眼,兩叔侄一臉不安,根本不敢與之對視。   劉光業微微仰起下巴,倨傲地道:「牛一郎,還不把那小賤人給我砍了?」   胡元禮又驚又怒,可是他一下子說漏了嘴,如今無法證明自己的身分,竟是奈何不得。他畢竟是混跡官場多年的人,如果是楊帆在場,即便沒有聖旨在手,也敢命人先把這個囂張的酷吏拿下再說,可是在胡元禮的思維之中,根本不敢越矩。   馬橋固然恨不得一刀砍下劉光業的狗頭,可是眼下不成。這是光天化日之下,幾百號人都在這裡,如果他這麼做無疑於造反。他有高堂老母,有嬌妻和未出世的孩兒,如何能這麼做。   牛一郎就是方才揮鞭的那名執役,他聞聲下馬,拔刀出鞘,眼見他要行兇,久未說話的孫宇軒又挺胸站了出來,往那苗女身前一擋,冷喝道:「此人殺不得!」   劉光業睨了他一眼,並不認得他是誰,便冷冷問道:「怎麼,你要阻撓本欽差辦案?」   孫宇軒道:「本官從職於刑部,這個蠻女既向本官喊冤,本官接下了她的狀子,此女自然由本官負責!」   劉光業打個哈哈,冷笑道:「任你巧言詭辯,尋找藉口,無奈她是本欽差的俘虜,本欽差所負責的是謀反大案,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置喙。此女生死,只怕你管不得!」   劉光業把馬鞭向那苗女一指,大喝道:「將這叛逆朝廷的蠻女,給我就地處斬!」   話音剛落,就聽一個聲音森然喝道:「他管不得,我管得嗎?」   劉光業聞聲回頭,愕然望去,剛一張目,就見一隻大腳淩空飛來,靴底「噗」地一聲吻上了他的嘴巴,把他一腳從馬上踹了下去。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10-29 ISBN:9789865723934 城邦書號:A10102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